【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變態靈異學院》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冰箱侵略者是女神候補?!》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目前分類:來自外星的我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未成年外星人救了流行音樂小天王

二人血邂逅→蠢爹萌娃的同居生活→錄節目拍電影→

演藝圈最夯最萌父子檔,誕生!

 

來自蠢陛下的真情呼喚「謙寶~拔拔不能沒有你~」\(‵▽′)/

覺得這個人類有病的萌殿下謙寶?這什麼鬼?!Σ(  ̄;)

 

#真心不懂地球人對DNA的執著#

#愚蠢的人類啊,你不適合跟我一起玩#

來自外星的我01封面(提案)s.jpg

《來自外星的我多了個蠢爹?》

 

α星人1114祁謙)迫降地球後,面臨的問題有:

(V)飛船壞了要怎麼回家?  (V)該如何補充能量來長尾巴?

(V)地球好友快掛了怎麼辦? (V)莫名其妙多了個地球人蠢爹……

被流行音樂天王兼兒控的祁避夏好吃好喝的供著,

外星孤兒祁謙總算找到積蓄能量長尾巴的方法──狂吃薯條可樂巧克力。

不料,祁避夏那個蠢爹居然讓他改喝牛奶和吃青菜!

 

祁謙的地球日記:這大概就是地球人長不出尾巴的原因了,沒錢的人吃不起食物,有錢的人為了美而不吃食物。真是個奇怪的世界。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

https://ppt.cc/fuY9dx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66

書名:來自外星的我多了個蠢爹?

作者:霧十

畫者:瑞讀

上市日:2017927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 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 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922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來自外星的我多了個蠢爹?》一書,即贈瑞讀老師精心繪製的限量「來自外星的我超萌角色鑰匙圈」一個。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來自外星的我贈品sample(草圖).jpg

文章標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名:來自外星的我多了個蠢爹?
系列:飛小說
作者:霧十
畫者:瑞讀
上市日:2017927

 

來自外星的我01封面(提案)s.jpg

 

 

第一篇日記 天外飛來一個爸

 

  祁避夏最近有點小憂傷,因為他被綁架了。

  作為身價上億的「前」著名影視童星,現在紅遍全球的流行音樂小天王,祁避夏從未想過有一天他會被綁架。畢竟他為了躲避數以萬計的瘋狂粉絲,和比粉絲更加瘋狂、更具殺傷力的ANTI粉(注:反粉絲),每次出行,人前人後少說都會安排數十名退役特種兵保鏢保駕護航,綁架他什麼的,實在是一件很考驗綁匪專業技能的事情,一般的人或小組織是應付不來的。

  不過,對於「有人想綁架他」這點,祁避夏倒是毫不意外。自五歲出道以來,他那天怒人怨的毒舌嘴炮和張揚肆意的性格,就一直在孜孜不倦的為他拉著仇恨值,樹立了比比皆是的敵人。

  哪怕是長大後轉型失敗,專心開始改出唱片,祁避夏也依舊是個問題人物。抽菸酗酒、飆車招妓,甚至是涉黑吸毒,任何一個在聚光燈下長大的童星有可能存在的壞毛病他都有,可以說是五毒俱全。

  每每報紙媒體上提到祁避夏,都不忘以「昔日家喻戶曉的影視童星今已墮落」為開頭。

  這也是祁避夏在被綁架了三天、滴水未進的此時此刻,依舊沒能想明白到底是誰綁架自己的原因所在。

  ──仇人太多也是一件很苦惱的事情啊!

  最混蛋的是,那群綁匪就這樣放著他不管了!是真的不管了啊,沒人搭理、沒人送飯,更沒有人站出來宣布為此事負責。被蒙著眼睛、綁著手腳、橫躺在倉庫一角的祁避夏無聊的想著,這夥歹徒莫不是想活生生餓死他?

  ──愚蠢的人類啊,忘記少爺我是幹什麼的了嗎?偶像明星!餓個區區兩、三天算得了什麼?想當初為了保持身材,少爺我可是連經紀人阿羅人為製造的十八層地獄都闖過了!

  ──等等,難道他們是想無聊死我?還真是心思歹毒呢!

  這個時候,祁避夏發現他一直在努力耳聽八方的聽力好像出現了一些小問題,因為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人,已經悄然接近了他。不對,是兩個人!他們一起在努力拖拽著他向前走。

  祁避夏覺得就在今天,他的感知力也出現了問題。因為他明明感覺到拖著他的兩個人手很小,像是兩個孩子,但他們的力氣卻大得驚人,拖著好歹有一百八十公分的他跟玩似的。雖然祁避夏還不能確定自己被拖了有多遠,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已經離開了一開始關著他的倉庫。

  祁避夏屏息凝神,想假裝自己已經暈了過去,好讓對方放鬆警惕,提供一些有用資訊。

  等又走了一會兒,那兩人才終於開口說起了話,真的是小孩子的聲音!

  「阿謙,那些壞人肯定追不到這裡了吧?你和祁避夏先藏到這邊灌木叢裡,小心別被人發現,我去找公用電話報警救人。」

  「好。」名叫阿謙的小男孩言簡意賅的回答。

  他聲調毫無起伏,透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冰冷機械感,令人印象深刻,比剛剛說了半天話的小男孩A還容易讓祁避夏記住。

  祁避夏在黑布下努力想要睜大自己的眼睛,內心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震驚。這對話的信息量略大啊!意思是他被救了?被兩個貨真價實的小孩子救了?那還要警察何用!

  再之後,祁避夏就失去了意識。

  不是祁避夏的身體太弱,而是那個被留下來和他在一起的叫阿謙的小男孩,毫不猶豫給了他後脖頸一記手刀。這要是放在以前,祁避夏絕對不會相信有一天他竟然輕鬆的被一個小男孩放倒,但這就是現在的真實情況。

  閉眼前,祁避夏只來得及悄悄藏起他從小男孩A身上摸到的一塊銘牌。

 

    ◎◆◎◆◎◆◎

 

  等祁避夏再睜開眼睛,已經是隔天的事情了。

  刺眼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病房裡,祁避夏的經紀人阿羅,正擔心的坐在病床邊看著祁避夏,一臉緊張,語氣關切的問:「你沒事吧?」

  祁避夏虛弱一笑,「……我不過就是被餓了幾天嘛,能有什麼事?你看,我連聲音都沒有變調。」

  「真是……禍害遺千年啊。」阿羅的舌頭一向比祁避夏更毒,見祁避夏真的沒有事了,他也就放鬆了下來,嘴炮重啟:「也不知道你是什麼結構組成的,根本就是個妖孽,公路上那麼一大灘血,把我們嚇了個半死,結果你倒好,現在跟沒事人似的。」

  「公路?不是灌木叢?等等,不對……那個小孩呢?」祁避夏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來,該不會在他昏過去之後又發生了什麼吧?他沒事,路上卻有一灘血,那肯定是救了他的小孩出事了啊!

  「什麼小孩?」阿羅皺眉。

  「就是救了我的小孩啊!別開玩笑了,我手上還抓著那孩子的牌子呢!」祁避夏著急得不得了,他雖然素來囂張,卻也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特別是救了他的兩個孩子還可能命在旦夕!

  「你是說這個?」阿羅拿出了一個印有「天使小屋愛心捐贈4540101」字樣的銘牌。

  「嗯,就是這個!這是我從那孩子身上摸下來的,你去查查看,肯定能找到人的,我不騙你!牌子作證我沒出現幻覺,我真的是被兩個孩子救了!」

  阿羅開始覺得祁避夏也許不是沒有受傷,只不過傷的是腦子不好查出來而已。

 

  最後在祁避夏的堅持下,阿羅還是去查了一下,並且真的挖到了不少料──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很難讓人相信的猛料。

  等阿羅再次回到祁避夏的病房時,他臉色十分沉重的說道:「聽我說之前你必須向我保證,你會保持冷靜。」

  「我保證!」斬釘截鐵。

  「還真是毫無誠意呢。」

  「快別廢話了。」祁避夏的耐心一向有限。

  「好吧。」阿羅推了一下自己的金絲邊眼鏡,早在接手祁避夏這個問題兒童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自己不是來當經紀人,而是來當保姆的,「我從『天使小屋』著手查了下去,發現那是一個當地的公益組織,主要幫助的對象是社會上的苦難兒童。而有4540101牌子的那批物資都捐贈給了市裡的幾所孤兒院。其中的市立第一孤兒院,離你被綁架的倉庫只有幾百公尺遠。」

  「我就說那不是我的幻覺。其中有個孩子叫……叫阿謙,對,阿謙!你去核對一下孤兒院裡孤兒們的名字,之後把名字裡帶『謙』字音的都叫來,我肯定能聽出那孩子的聲音,他的聲線很特別,我……」

  「你答應過我不激動的。」阿羅壓下了掙扎著就要坐起來的祁避夏。

  「抱歉。」

  「那家孤兒院在你被解救的同一天晚上起了一場無名大火,孤兒院老舊,救火設施形同虛設,當時孩子們都在睡覺……」

  「結果?」祁避夏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他其實已經能猜到結局了,卻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希望故事能出現什麼轉機。

  「……據資料裡說,連工作人員和孤兒在內共計二十三人,無一生還。你節哀順變。那些歹徒窮凶極惡,國際警方已經介入了調查,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將人繩之以法了。」

  「人都死了,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祁避夏止不住的想,是不是因為那兩個孤兒救了他,才招致這樣的殺身之禍?等等,不對,「你說我被解救的當晚?具體是什麼時候?不要告訴我具體時間,就告訴我那場大火離警方接到救我的報警電話的時間遠近。」

  「差不多同時發生的吧。」阿羅皺眉,開始苦思冥想那幾個數字,「前後應該相差不到十五分鐘。」

  「也就是說大火有可能不是因綁匪而起!救我的那兩個孩子也沒有死!」

  「如果你確定的話,那麼那兩個孤兒去救你的時候或許正好躲過了大火,這大概就是另類的好人有好報吧。我這就去聯絡那家孤兒院的院長,她當晚並不在孤兒院裡,是目前已知的唯一活下來的倖存者。那孩子叫阿謙是嗎?」

  「是的,阿謙,我記得很清楚,但並不確定是哪個謙字。」

  「我知道了。」

 

    ◎◆◎◆◎◆◎

 

  就在阿羅和祁避夏為了找到那兩個陰差陽錯救了祁避夏的小男孩,將第三世界的B洲L市翻了個底朝天的時候,故事的主角祁謙同學,正抱著泰迪熊,茫然無措的站在一片焦黑的孤兒院火災現場,心想著完了,他和除夕藏在孤兒院裡的錢大概都被大火碳化了,這可如何是好?

  果然最後還是要走上動漫裡迫降地球的外星人都會走的那條老路──毀滅地球了嗎?

  新曆四五四年四月一日,愚人節。

  半年前,祁謙隻身一人迫降地球;半年後,祁謙抱著一個棕色泰迪熊,再次變成了孤家寡人。

  「Life is a bitch, until you die.

  祁謙在孤兒院最好的小夥伴除夕,曾用電視劇裡的臺詞這樣告訴祁謙。

  「現實很殘酷,命運很操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笑著過好每一天,氣死那群見不得我們好過的小婊子!

  祁謙深以為然。所以哪怕孤兒院被燒了,小夥伴除夕沒辦法再陪他了,他也要在未來努力活得更好。

  不過,在考慮「未來」那麼遙遠的事情之前,他眼下還有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待解決──他沒錢了,該怎麼活下去?

  政府以為整個孤兒院的人都死了,祁謙也不打算再站出來刷存在感,因為他其實不太喜歡孤兒院。在α星的時候,祁謙就已經受夠了孤兒院;來到地球後,祁謙之所以會再次選擇孤兒院,不過是因為除夕這個人。而現在沒有了除夕,他自然不會再於孤兒院裡待下去,他要換回自力更生模式。

  自力更生的想法,始自祁謙初到地球,那個時候他的光腦能量還沒有耗盡,很是認真的為他出謀劃策,規劃出了一個不錯的生活藍圖。

  現在不過是沒了光腦,且身體縮回了幼年期,但也應該沒什麼區別吧?祁謙不太確定的想著。

    未來的自力更生計畫。

    計畫的第一步,首先要有個地球的合法公民身分。

  其實祁謙雖然是非法移民地球的外星籍人士,但在光腦的幫助下,他在地球也是有合法的公民身分的,只不過那個身分是個孤兒,掛在市立第一孤兒院。祁謙現在不想和孤兒院扯上任何關係,勢必就要重新弄個身分證明。

  身分證明要怎麼弄呢?

  祁謙開始苦思冥想,他記得除夕告訴過他,要想有公民身分,就必須先上戶口。

  但這個叫戶口的東西又該怎麼「上」呢?交配嗎?

文章標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