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噓!愛情保密中(全一冊)

作者:龍雲意

畫者:IKU

上市日:201457

 

暗戀、告白、牽手,是最心動的浪漫;

然而,她暗戀的對象竟是所有少女崇拜的偶像天團主唱!?

 

只能藏在心中,

少女的秘‧密‧戀‧曲!

 

《我的黑貓家教~Miaow!》作者龍雲意,又一青春校園喜劇

《小媽系列》繪者IKU,酷帥男孩與可愛少女的絕妙搭配

──即使是暗戀,也要元氣100%的勇往直前!

 

 

愛情試閱ss  

 

 

 

【試閱文】

 

 

第一章 天使原來是魔王

 

  安倩柔永遠記得那一天。

  「小柔,今天藤伯伯一家會來我們家玩哦,妳高不高興?」

  五歲的安倩柔皺起小小的臉。藤伯伯?她完全不記得有這一號親戚,叫她怎麼高興呀?

  媽媽一邊在廚房裡準備著豐盛的晚餐,一邊監督著站在一旁準備隨時偷吃的安倩柔。她在桌子上放好了亮閃閃的餐具碗筷之後,看了看時鐘,臉帶期待的說:「藤家的小孩真是一個比一個好看。小柔,妳還記得小御嗎?你們兩歲的時候感情好得不得了,大人們都說你們肯定是出生之前就認識了,妳這愛哭鬼,只有看到小御的時候才會笑。」

  五歲的安倩柔實在記不起兩歲時自己看見什麼會發笑。到了她十幾歲再度回想起這個詭異的情景時,她就猜藤龍御小朋友一定長得超好吃的樣子,因為以她口碑良好的記憶力,她記得自己只有在看見好吃的東西時,才會流著口水傻笑個不停。

  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饞嘴的安倩柔伸出胖胖的手去搆廚桌上的點心。

  媽媽轉過身來,輕輕的拍掉了她的手,還拉著她走到大廳裡,拿出陳年老照片,像迫不及待要對她進行優先審美教育似的,指著照片細心的對她說:「小柔還記不記得啊?妳看,這個就是藤伯伯,這個是良子姐姐,這邊這個就是我們可愛的小柔柔。」

  安倩柔瞪著一雙大大的眼睛分辨照片上面的人,那優生的視覺系統彷彿擁有特異功能般,讓她直接忽略上面一堆符號化的臉——在她眼中,照片上的人一個一個都沒有眼耳口鼻。

  然後媽媽玉指一點,對女兒說道:「小柔,記不記得站在妳身邊的這個小男生?他就是小御。」

  事實上,就像所有兩歲孩童特有的嬰兒胖,這個小男孩長得像麵糰似的,安倩柔覺得這長得跟叉燒包有幾分相似的男孩有種香香的味道。撈起照片,那香味就更濃了,安倩柔一邊流著口水,一邊就把照片往嘴裡塞。

  「我的天!小柔,照片是不能吃的!妳都五歲了怎麼還改不掉這習慣啊?」媽媽一臉哭笑不得,一把將碩果僅存的照片從安倩柔滿是口水的小嘴裡搶救出來,「藤伯伯他們快到了,小柔在客人面前可不能這樣丟臉。餓了的話就先吃一點餅乾吧?妳這小饞貓。」

  媽媽捧出親手烘烤的餅乾,放在安倩柔面前。

  有什麼美食能比得上媽媽的餅乾?小柔媽媽做的點心,在附近這一帶可是有口皆碑的好。

  安倩柔與其他同齡的孩子有一點點不同。她不太愛說話,瞪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卻總是三分鐘也不轉動一下;她老是表現得有點呆呆的,反應常常比別人慢上一、兩拍,唯獨對可以吃進嘴裡的漂亮東西感應尤其敏捷,而且總能準確的追蹤食物飄送香氣的方向。

  當時安倩柔就是這樣一個笨笨的、彷彿有點智障的小孩子。雖然住在隔壁陳太太那個同樣五歲的孩子已經過了鋼琴二級,又會吹長笛、跳芭蕾,但這都不關她的事。安倩柔就是安倩柔,是媽媽最疼愛的小寶貝,是安家的掌上明珠。

  五歲的安倩柔喀滋喀滋的吃著餅乾,媽媽就坐在一旁幸福的看著她。

  安倩柔的媽媽長得很美,這個年輕的母親有著氾濫的愛心和詭異的愛好,例如喜歡自製公主式服裝給親愛的小柔穿,上面總是掛著厚重的蕾絲滾邊,不分季節且與時並進,害得安倩柔一度以為自己與那些過分夢幻的服裝是同一路產品。

  而媽媽的蕾絲癖也影響著安倩柔的童年品味,這對母女坐在一起的話,只要是稍有童心的畫家,都會禁不住要為兩人繪畫出一本童話讀本來。

  在這麼一個浪漫而滿足的時刻裡,安倩柔正愜意的一邊舔著手指、一邊吃著餅乾,順便把餅乾屑掉得滿地板都是,還超沒儀態的把手指塞到嘴巴裡去挖那塊卡在牙縫間的餅乾屑,門鈴就在這個時候愉悅的奏響了。

  「一定是藤伯伯他們到了!」

  媽媽微笑的宣布,立即迎出去把大門打開,那從門外透進來的強烈光線,像通往秘境的一道聖光,第一次把安倩柔打敗了。

  那個小男孩站在門邊,彷如一道活生生的風景,徹底改變了安倩柔那遲鈍的審美觀。在截至目前為止僅短短五年的人生記憶裡,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人。

  這一刻,媽媽不見了,藤伯伯也不見了……安倩柔的視野自動過濾掉次要人物。

  旁人是完全無法感受到安倩柔當時所受到的震動,她在日記中曾這樣回憶道:那是怎樣的一個下午,那是怎樣的一種奇蹟,我終於相信,我看見了墮入凡間的天使!

  大家不必驚異於安倩柔輕易的就把這麼高的評價送給了別人。

  事實上,在那個時候,安倩柔眼裡的「天使」遠沒有蘋果派可愛,她生平第一次覺得有食物以外的東西可以占據她的注意力。

  藤龍御穿著一身白色的運動服,腳上也穿著一塵不染的潔白球鞋,陽光把所有最閃亮最溫曖的色調都賦予在這個站在門邊的男孩子身上。他乾淨可喜,眉目俊朗,渾身被一層淺淡的金色陽光所包圍,如同女神親手護送一般高貴。

  安倩柔彷彿看見他身後伸展出一雙輕柔的羽翼,似乎會隨時升空飛走。

  看呆的她,自此之後才開始懂得「美」這個詞。

  當然,她接下來馬上就學會了另一個詞叫「惡毒」,這一切也得拜門外這個如「天使」般可愛的男孩所賜。

  她正愣著的時候,媽媽已經把藤伯伯一家人請進門了。

  安倩柔那雙平時呆滯的眼睛,今天卻像X光般凌厲,一直追著藤龍御看個不停。

  這個兩歲就跟自己合照過的男生,怎麼變成這樣子?她印象中他只是一個冒著白煙的叉燒包而已。童話故事裡只有醜小鴨才會變天鵝,怎麼現在連叉燒包也有這種特別待遇了?

  安倩柔不懂。她疑惑的鑑定著藤龍御的真偽,甚至忘記了餅乾、忘記了自己仍保持著手指摳牙縫的姿勢。

  天使男孩很有禮貌,一直都笑容可掬,阿姨前阿姨後的喊得分外乖巧。一陣寒暄之後,媽媽便向安倩柔招了招手,她只好戰戰兢兢的站起來,一搖一晃的向那個閃著神聖光芒的圈子走過去。

  「呀,小柔柔又變漂亮了。」良子姐姐蹲下來,捧著安倩柔胖乎乎的臉蛋,無限愛憐的低叫道:「好可愛好可愛!就像個洋娃娃一樣!」

  以安倩柔比別人遲半拍的感知能力,她對別人的稱讚毫無感覺。她的眼睛仍然只落在藤龍御的身上,彷彿他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她哪根筋似的。

  藤龍御一直在微笑。那種淺淺淡淡、真心誠意、柔光一樣的笑意,深深的滲入安倩柔的心田裡,她的心怦咚怦咚的劇烈跳動。安倩柔覺得自己以前從未啟動的某種意識,今天突然得到命令,開始運作起來。

  藤龍御是打開安倩柔心竅的第一人,即使安倩柔老是覺得這對她來說不太公平。因為事態發展並不如她想像中的是天使和玫瑰的浪漫故事,而是地獄與荊棘的萬世惡夢。更何況,自此之後,她一直受到藤龍御來自各方面的精神迫害。她情願那一天反轉再反轉,改寫再改寫,她願意用任何東西去交換!她希望自己從來沒有認識過一個叫藤龍御的惡魔!

  不過,在那個開滿玫瑰的美好時光裡,安倩柔還無法預知到之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連串慘劇。她眼中映出的仍然是藤龍御無害的親切笑容,和那天使般令人無法拒絕的優雅風度。

  「小御,你還記得我家小柔嗎?」

  小柔媽媽半傾著身體,肩上滑落的長髮在安倩柔和藤龍御之間輕輕的晃蕩。

  那個時刻是珍貴而值得回憶的,安倩柔透過那漂亮的間隙,看到藤龍御臉上笑出一個無比迷人的笑容。

  他說:「我記得。小柔真是超可愛的。」

  安倩柔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像放在烘烤爐中的餅乾,被燒得有點不知如何是好。雖然以前就有許多人稱讚過她可愛,可是從來沒有一次讓她這麼的感動。

  「看來孩子們都相處得很好呢。」良子姐姐一臉放心的說:「那麼這段時間,小御就拜託你們了。」

  小柔媽媽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難得小御要來我們家住,我高興都來不及了。你們放心去旅行吧,我一定會把他照顧得好好的。」

 

  大人們一邊聊,一邊走向餐廳。

  藤龍御把一直戴在頭上的運動帽摘下來,用帽簷搧著風,他的眼睛骨碌碌的轉著,就看到安倩柔剛才掉得滿地的餅乾屑。

  安倩柔急於想討好眼前這個好看的小傢伙,搖搖擺擺的走到茶几前面——沒辦法,她穿著媽媽手工縫製的蓬蓬裙,總讓她走路時左搖右晃的,極具挑戰性。她把剛才吃剩下好多的餅乾捧起來,回到藤龍御的面前,有點怯怯的說:「請、請你、你吃……很、很美味……」

  安倩柔平時很少說話,再加上緊張,就有點結結巴巴的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把最心愛的食物分送給別人,她覺得好的東西是應該和最喜歡的人一起分享的。可她怎麼馬上就把藤龍御歸類為最喜歡的人啊?

  ——這是安倩柔後悔不已的、傳奇性的悲劇開端。

  「走開。」

  藤龍御的聲音不高不低,他重新把那頂造型有趣的帽子戴回頭上,對她翻了翻白眼說:「快點擦擦妳的口水,真是髒死了。」

  安倩柔一下子回不過神來,捧著盤子的手僵在半空,似乎聽不懂他說的話。

  藤龍御再度露出那個溫文的笑容,裡面卻多了一些安倩柔無法了解的鄙夷和嘲諷:「看妳穿得像什麼,沒事幹嘛把那麼多蚊帳掛在身上?又肥又醜,妳還敢吃這麼多?小心以後會嫁不出去。」

  一道雷劈到安倩柔的頭上!

  她面灰嘴白,雙手顫抖,她……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穿得很難看嗎?她真的很肥嗎?她會嫁不出去去去去去!

  安倩柔可以確信,自己後來的地獄式減肥惡夢絕對跟這個詛咒過她的男生有著莫大的關聯,雖然她很快就看清了藤龍御的真面目,卻無法阻止自己在日後一次又一次的陷入他無情的指控之中:她的衣著品味、她的裝飾配件、她的髮型、她的化妝、她的鞋子、她的談吐氣質與一舉一動……安倩柔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永無翻身之日了。

  最可惡的是,在大人的眼中看來,藤龍御對這個與他同年的兒時玩伴有著莫大的好感和體貼,他會在餐桌上與她聊天,然後告訴她自己的生活趣事,而且他也會像個小紳士似的處處讓著她。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在人前的表演,一旦私下單獨面對她的時候,他就完全不掩飾眼裡的輕蔑和不耐煩。

  他覺得她像個什麼也不懂的傻瓜。

  她也覺得自己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傻瓜。

  這是安倩柔憎恨藤龍御的開始,而她預感這種憎恨永無結束之日。在與他站在戰場上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注定是個輸家。

  而這種不平等關係,一直延續了十年。

 

 

 

第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和風送爽的美麗早晨,安倩柔早早的起了床。

  今天是個好日子,她推開窗戶,深深吸了一口外面新鮮的空氣。早起的鳥兒在樹上唱著悅耳動聽的小調,安倩柔滿足的伸了伸懶腰,眨了眨眼睛,開心的微笑起來。

  今天是安倩柔入學的大日子。

  從今天起她就是嘉和學院的一年級學生了。安倩柔拚了老命才考上這間學校,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貼在牆上的那個人……

  安倩柔爬到床上,再一次審視那張限量版海報。海報上的是一支正在表演中的樂團,她的偶像,她少女情懷如詩一般的夢。

  好幾年前,安倩柔偶然在電視上看到這支樂團,她無法解釋初見這支樂團時所感受到的震撼,她就這樣呆呆的坐在電視機前,源源的魔法自那狹小的箱子裡流送出來,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她心裡最易被攻陷的地方。

  這支名為「青嵐」的樂團只出現了短短數個月,卻引起無法估計的巨大迴響,那段時間無論她行經哪個地方,都可以聽到有人在談論著他們。就像安倩柔領受到那魔幻魅力的一瞬,所有人都被青嵐樂團出色的表演所感動。

  青嵐樂團成員共五人,他們神秘莫名,從不接受媒體訪問,也從不出現在任何綜藝性節目裡,但他們卻憑實力贏盡全城的注目,並成為大家熱衷的話題。

  安倩柔也是熱愛青嵐的龐大歌迷軍團的其中一員,她搜集了青嵐的所有作品。掛在床頭的青嵐海報,則是她站在指定的幾家唱片行前面、冒著風雨通宵排隊才得到的寶物。

  她對這張海報珍惜得不得了,比她藏在花盆底下的那本日記還珍貴。

  她在日記裡寫著:只要有一天,要是我能親臨現場看一次青嵐樂團的表演,我此生死而無憾!

  這是她十歲時的生日願望。

  現在安倩柔已經十五歲了,她的願望仍然沒有改變。

  但是,正如他們神秘的出現,在某一天,青嵐就這樣無聲的消失了。

  青嵐的消失引起極大的震動,歌迷們幾乎失控。媒體也對此事諸多猜測,有人認為這是青嵐樂團的最新宣傳手法,讓那張只有五首曲目的限量發行CD在半個月內售罄。

  那張限量CD,安倩柔並沒有搶購到,她以抄一個月的筆記和一個月的零食為條件,才從好友那裡拿到了原版CD的一份拷貝。

  「青嵐成員作品充滿活力,引起廣大年輕歌迷的喜愛,在稍露頭角之後卻驟然神秘消失,據多方資料顯示,一直不曾公開身分的青嵐樂團成員極有可能是在校學生,因迫於學業壓力而暫時放緩歌壇發展……」

  「青嵐的失蹤引起多方媒體關注,有知情人士透露,青嵐各成員現正就讀於嘉和學院……復出日期仍未商定……」

  對於這一猜測,許多人都願意接受。而身為青嵐最忠實的FANS之一,安倩柔當然義無反顧的把所有希望寄放在他們未來的復出計畫上。

  她那個「總有一天要站在現場看青嵐樂團在臺上表演」的願望又復活了,她誠心的每晚對著海報祈禱,對著劃過夜空的星星許願,並深深的相信,這一天終會來臨。

  而今天,是她入學的大日子。

  安倩柔把臉頰貼在海報上面,她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對它訴說自己當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鉅細靡遺,仔細得像是交代臨終遺言,卻又真誠得似濃情愛語。

  每天早晨起床,安倩柔還會先對著青嵐樂團道早安,然後告訴青嵐自己晚上所做的那些關於他們的夢,又或是接下來將打算實行的最新計畫,之後才展開她充滿活力和朝氣的一天。

  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多年,她從未感覺厭倦。

  而入讀嘉和學院這樣的大事,她當然更認真的對著青嵐的海報詳細報告了。

  安倩柔穿起嘉和學院正式的校服,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花式領巾,再拿起書包,慎重的對牆上的青嵐成員們說聲:「我上學了,我會儘早回來。」然後跨著輕快的步子,邁出房間。

 

   ……※…◆…※…◆…※……

 

  安倩柔不得不承認此刻她的心情是興奮而歡快的,就像那些從樹上掉落在她身上的花瓣一樣,輕鬆而飄飄然。一路上的風景和夏日的涼風,都令她心曠神怡。

  在快到學校的時候,她遠遠就看到了校園裡面那掛得高高的祝詞:歡迎新生入讀嘉和學院。

  此際正是最熱鬧的早上上學景象,大家走在校園寬闊的大道上,有的像她一樣是新生,也有好奇的張望著新生的高年級學長學姐們。

  安倩柔一邊走一邊看,對這所學校充滿期待。

  想當初自己決定要考這所學校的時候,幾乎她所有的朋友都勸她放棄,認為除非她被外星人抓去改造大腦,否則以她那吊車尾的成績還想高攀嘉和學院,那將是一個多麼沒有營養的笑話啊!

  安倩柔雖然一度也憂心忡忡,但她自小便是個死硬派,並不理會來自各方的嘲笑與壓力,她知道自己的腦子並不算聰明,但有的是耐性和毅力,她相信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結果,她以倒數百名的成績考上了。

  事實證明,她安倩柔還是可以的,只要耐心的等待,只要有毅力永不放棄,她相信即使是那個遙遠的夢,也會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的確有人正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一隻手搭上她的肩膀,安倩柔回頭看見來人時,嚇得幾乎當場大叫出聲。

  「你!怎麼你會在這裡?!」她指著眼前那個把手放在她肩上的人。

  「嗨,我們挺有緣的啊?又見面了。」

  藤龍御上下打量著她,嘴裡嚼著口香糖,用以遮擋陽光的新款墨鏡架到歪戴的帽子上。他也穿著嘉和學院制服,敞開的領子下面是雪白的襯衫,書包隨便的甩在肩後,一隻手還閒閒的插在褲袋裡。

  這傢伙又長高了,以安倩柔嬌小的身材,站在他面前簡直像獻在祭壇上的綿羊。

  「為什麼要讓我看見你!天啊啊啊啊啊啊……」

  安倩柔捧著頭,像受到莫大刺激一樣轉身飛跑,全學院的人都親眼看著這個神經質的女生突圍而出,衝進人群裡。不知情者還以為她遇到黑社會或是討債的仇家什麼的,而那個明明長得一點也不像黑道的男生卻仍悠哉的站在那裡,嘴裡嚼著口香糖,適時吹出一個又圓又大的泡泡。

  這時,很多女生偷偷的討論起來。

  於是,藤龍御以他出色的外表和醒目的打扮,輕易的成為嘉和學院新生中最受注目的人物。

 

  另一邊,全速逃逸的安倩柔卻像見了鬼似的,心臟亂跳個不停。藤龍御已經被她甩得遠遠的,就算追她的是飛毛腿導彈,現在大概也被她甩到西伯利亞去了。

  但她仍不能平靜下來……

  這叫她怎麼能平靜啊!只有她知道藤龍御是個災星,是大麻煩,是惡魔!這個上輩子跟她有仇的剋星,這輩子肯定是以整她為終極任務!

  安倩柔五歲前的日子過得是那麼的甜蜜和無憂無慮,正是這個叫藤龍御的傢伙把她提早推入萬惡的深淵,讓她早日認清了人性的險惡。

  一次又一次的忍受他無休止的作弄,她沒有見過比他更可惡的人了!

  小時候他因父母長年在外,所以有段時間常常住在她家。而作為父母相交至深的朋友家的兒子,安家一直對這個知書達禮又溫順懂事的小男孩充滿好感。

  只有安倩柔知道,這不過是藤龍御那天生活躍的演藝細胞在作怪。

  他從小就懂得演戲,虛偽至極。安倩柔不止一千遍一萬遍的唾棄他、蔑視他、踐踏他——雖然這個是不可能的,她也只能在心裡幻想一下——但她仍然一次又一次的遭到他的陷害。

  五歲時,她就已經知道他是一個嘴巴惡毒、態度囂張的壞小孩;六歲時,她更清楚的了解到他滿腦子鬼主意沒安好心,而且每次倒楣的肯定是她。

  小時候孩子們都愛玩,在安倩柔還不懂得記仇之前,她的確很羨慕藤龍御那敏捷的思維。他總是能想出很多不同的點子教她玩遊戲,而她也總是很習慣性的忘掉他上一次教她玩遊戲時對她所施的毒手。

  兩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孩一起玩耍,原本是一幅多麼天真無邪的畫面,在大人的眼裡,儼然就是人性最純淨真摯的一面。可大人們絕對不會想到,這幅看似純摯無邪的畫面裡,包含了多少陰謀、手段、迷惑和布局。

  安倩柔最喜歡吃餅乾,小柔媽媽手藝非凡,總是為了如天使般可愛的孩子們準備好每天的小點心。

  那天安倩柔也乖乖的坐著,等著要吃媽媽烘烤的小餅乾。

  她等呀等呀,在聞到香味的時候,口水都快要掉下來了。那個時候藤龍御正蹲在茶几旁邊觀察著她,一邊笑咪咪的組合著那套從他家裡帶來的超大模型船。

  點心送到的時候,小柔媽媽特別交代:「你們要好好看家哦,我出去買點東西,很快就回來。」

  媽媽走了之後,安倩柔伸出小手要抓碟子裡的餅乾。藤龍御還在另一邊組合他的寶貝模型,卻在那個時候對她說:「喂,妳見過阿正叔叔家的小雅嗎?」

  安倩柔腦子裡立即出現阿正叔叔家那個長得圓滾滾的胖小妞。

  「見過啊。」安倩柔點了點小小的頭,老實的回答。

  「妳有沒有見過她從小樓梯上滾下來的樣子?」藤龍御又問。

  安倩柔想了想,搖了搖頭。

  「我告訴妳哦。」藤龍御神秘的把身子移過來,順手把一顆放在旁邊的小皮球拿起來一扔,然後皮球就順著樓梯一跳一跳的滾到外面去了。

  「我那次去找小雅,看見她忽然捲成一團,像這個皮球一樣的滾了出去,因為她太肥啦,怎麼也站不起來,居然從樓梯上一直滾到街上去,大家都不知道那是團什麼東西,她就一直滾啊滾啊,滾到很遠的地方,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找得到她哦!」

  安倩柔瞪著眼睛,聲音也嚇得一抖一抖:「那麼你、你為什麼不、不救她?」

  「我有啊!」

  藤龍御一臉認真,而且他的樣子看起來十分沮喪:「可是她實在滾得太快了嘛,我一直追呀追呀,怎麼也追不上。」

  「那、那小雅怎、怎麼辦?」

  安倩柔雙手握成拳,都忘記吃餅乾了,她一邊想像著小雅在路上一直滾動的樣子,一邊擔心她撞到行人、欄杆、垃圾桶……那會多髒啊!自從藤龍御第一次見面時就罵她很髒之後,她一直對這個詞記憶猶新,並且深惡痛絕。

  「還能怎麼辦?現在小雅大概已經滾到哪個不知名的國家、躲在角落裡偷偷的哭吧!妳知道呀,她是個路痴,滾這麼遠她怎麼認得路回家啊。」

  安倩柔也是個路痴,所以她聽得特別的驚心,最恐怖的還是接下來藤龍御對她說的話。

  「不過我想,很快她就不寂寞了,因為有妳去陪她。」

  「為什麼?」安倩柔不明白。

  「因為妳很快就會像小雅一樣,滾到馬路上,一直滾到她那邊。」

  「為什麼?」安倩柔仍然不明白。但她已經忍不住開始想像自己滾動的樣子了。

  「因為妳很快就會變得跟小雅一樣胖,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滾起來。妳不知道吧?小雅在變肥之前,最愛吃的就是餅乾了,簡直跟妳一模一樣。她吃著吃著,就越變越肥,終於連路也走不動啦,只好用滾的了。」

  安倩柔瞪著眼睛,動也不敢動。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顫顫的問:「你、你在騙人吧……?」

  「我保證我說的是真的!」藤龍御舉起手來,宣誓般的莊嚴:「如果我騙妳就罰我變成皮球,滾到小雅那邊去。」

  安倩柔很委屈,她看著一碟香噴噴的餅乾,卻不敢染指,她豐富的想像力已經把小雅滾動流浪的鏡頭深入腦海,並特寫放大了。

  「妳怎麼不吃餅乾?」藤龍御一臉不解的問安倩柔:「放心啦,雖然妳一天一天的胖起來,但今天吃了應該還沒胖到可以滾動的地步,至少再吃個一個星期才會有效。」

  安倩柔倒吸一口冷氣。再過一個星期?只再過一個星期她就要胖成小雅那個樣子?她不要啊!小雅那胖得要瞇起來的小眼睛,和粗粗的手腳,小雅都不能穿短短的裙子,因為每次經過街角那幫可惡的國中生都會指著她哈哈大笑……

  一想到這裡,安倩柔顫抖著把手從餅乾上收回來,坐在那裡呆呆的看著藤龍御組模型船。

  「妳不吃呀?」藤龍御見安倩柔的視線落在餅乾上,卻一副欲吃不能的乖順和忍耐,他就忍不住要逗她幾句:「那好浪費哦。」

  說完,他自己取起一塊餅乾丟進嘴裡,喀滋喀滋的吃起來。

  安倩柔奇怪的問:「小御你不怕變胖嗎?」

  藤龍御就說:「男生的生理構造和女生不一樣,妳沒看見吵著要減肥的都是女生嗎?就是因為她們害怕一不小心會變成皮球滾到路上啊!」

  安倩柔被嚇得沒話說了,眼睜睜的看著藤龍御一口一塊的吃著餅乾。

  餅乾快吃完的時候,藤龍御突然想起了什麼,把最後一塊餅乾塞在她的手裡,說:「這塊留給妳。」

  安倩柔疑惑的看著他。

  他又說:「沒關係,一天只吃一塊,胖不起來啦。」

  於是安倩柔如獲至寶,熱淚盈眶,她珍惜的捧著最後一塊餅乾,輕輕的放到嘴裡,吃得異常回味。

  藤龍御看著小柔含情脈脈的含著餅乾捨不得吞,突然起了憐惜之心,他自旁邊取來一張乾淨的紙巾,輕輕的為她擦拭殘留在嘴邊的餅乾屑。而這充滿曖昧意味的動作,在剛進門的小柔媽媽眼中看來,是多麼的柔情密意。

  「小御好會照顧人哦~」

  小柔媽媽愉快的走近兩個小傢伙,還沒從這感動中轉醒過來,卻看到超貴的羊毛地毯上灑滿了餅乾碎。

  她痛心的看著安倩柔,說:「小柔!我記得我教過妳很多次了,妳怎麼老是學不會呢?吃餅乾不要吃得到處都是。妳看妳又來了!」

  「我、我沒有……」安倩柔冤枉的看著媽媽,她今天真的沒有啊,餅乾全都是藤龍御吃的。

  小柔媽媽一聽便皺起了眉頭,看起來更生氣了:「做了錯事還不承認?我剛才明明就看見妳嘴邊沾著餅乾屑,還要小御幫妳擦掉,妳羞不羞啊?吃個東西也吃不好。」

  「阿姨,都是我不好,只顧著自己玩模型,都沒有好好的看著小柔,妳不要罵她了啦。」藤龍御擺出一臉錯都在他身上的可憐模樣。

  安倩柔張著嘴巴無從分辯。

  媽媽對自己那麼凶,對著藤龍御卻一臉溫柔的說:「根本就不關你的事,都是小柔,她以前吃餅乾就有這毛病,我教了她很多次,還以為她都改好了,沒想到今天還給我變本加厲。」

  安倩柔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嗚嗚嗚的哭起來。

  做錯事的明明是小御啊,為什麼媽媽要罵她?那一刻她真恨不得自己變成一顆會跳的皮球,直接滾到小雅那邊算了。

  當然,在後來安倩柔對藤龍御這個人的了解越來越深之後,她便知道那一天他會好心的幫她擦餅乾屑,根本就是場預謀。他早就聽到了小柔媽媽從外面回來的聲音,才故意讓她看見最後的那一幕,媽媽果然很容易就誤會了餅乾都是安倩柔一個人吃光的。

  為此她還受到媽媽的責罵,說小孩子怎麼可以這麼貪嘴,自己一個人把點心都吃掉卻一點也不理會家裡的小客人。無論安倩柔怎麼解釋說其實餅乾是藤龍御一個人吃光的,媽媽都當她在說謊,而繼續教育她要當個誠實的孩子。

  後來安倩柔發覺,只要是跟藤龍御扯上關係的事情,媽媽一定會站在他那一邊,彷彿所有的錯誤都只可能並只允許發生在她身上一樣。

  藤龍御說謊的時候總是一臉的理所當然,彷彿他說的不是謊言而是真理,還會正大無私的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當然,這些「真相」裡也包括如果她再這樣呆笨、白痴、性格扭曲、毫無品味的話,那麼就一輩子也別想交到男朋友!

  ——拜託,性格扭曲的人是你吧!

  安倩柔真是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但她實在無法反駁他的話。

  她的確呆笨、白痴。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當年竟真的會相信他那個「小雅因為長得太肥,所以不小心就一直滾到路上」的謊話!妳的腦子是什麼構造啊安倩柔?!她真想對著鏡子罵自己一頓,怎麼這麼弱智的謊話自己也相信?

  最可怕的是,從那天起,她每次照鏡子都很留意自己的身材,害怕有一天真的長胖了。

  安倩柔絕對是過早體驗減肥惡夢的少數女性之一,她的減肥經歷自小學三年級就開始了。而她堅信這一創舉,全來自於藤龍御那個混蛋惡毒的詛咒和過分逼真的恐嚇。

  她的一生像是注定要被藤龍御壓迫似的,大小陷害接踵而來。

  直到藤龍御的家人從國外回來,真正把他接走之後,她的日子才勉強算是有點起色,終於回復到正常生活了。

  她不止一次在日記裡詛咒他變成一顆不會跳只會滾的皮球,又或者變成一塊只會掉得滿地都是的餅乾,然後這一輩子因太胖或突然變醜而交不到女朋友。

  然而,事實總是與願望背道而馳,藤龍御不但沒有變成皮球、餅乾,也沒有變胖,更加沒有變醜;他長得符合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那副模樣,臨風而立、俊俏挺拔,而他那張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引起回頭率百分之兩百的超帥氣臉蛋,使他更加無往不利。

  藤龍御對任何人都彬彬有禮、有問必答,唯獨對她展露出人性最邪惡的一面,言語挑釁毫不留情。安倩柔一直不明白,到底她身上哪一部分可以招惹出他性格中所潛藏的可惡特質,但她知道只要遇上他,她就注定是被犧牲的那一個。

  每當她聽到別人在她面前稱讚藤龍御的清俊雅度、優良品德時,她就會把準備好的血漿含在嘴裡仰頭就噴。

  安倩柔這一生從沒真正怕過什麼人,而藤龍御是她既痛恨又害怕、在十公尺外看見他就馬上繞道而行的人。

  但是前已言之,事實總是與願望背道而馳的。

  有許多事情彷彿是上天注定,也可能是她運氣太背,她總是可以無比迅速的、隨時隨地的與這個人相遇。

  就連她歷盡千辛萬苦、吐血三升的考進嘉和學院,這個對她來說一生中最值得慶祝、最值得歡呼和狂喜的日子,卻在一剎那因為那個恐怖分子的出現而變得面目全非。

  他居然跟她考上同一所學校!這是什麼天理?

  雖然她知道藤龍御一直是成績優良,十有八九可能是本校的免試保送學生,但她一想起竟要與他身處同一所學校,她就覺得人生是如此灰暗而悲愴。

  她已經受夠了!憑什麼她要被他一直壓迫、詛咒、踐踏、玩弄……安倩柔恨得幾乎仰天長嘯。

 

   ……※…◆…※…◆…※……

 

  走在校園中,安倩柔隱隱聽到身邊有些奇怪的女生在互通消息——

  「聽說一年級有一個超帥的新生,大家都在說呢!」

  「我們也去看看吧,不知道他會分到哪個班?」

  「如果能跟他同班就好了,人家好緊張啊。」

  「他走那邊了!我們快去看,聽他朋友好像叫他小御,好可愛哦,害我都想叫幾聲了。」

  安倩柔在外庭的露天洗手池裡洗了手,掏出手帕抹了抹臉上的冷汗。

  千萬千萬不要跟他同班啊!要她怎樣都可以,拜託拜託!千、萬、不、要、和、那、個、人、同、班!

  安倩柔離開了教學樓區,鼓起勇氣走到分班公告欄前面。許多新生都在那裡看分班表,她偷偷的擠到最前面,仔細的看過去……

  E班不是……D班也沒有……C班也好像不是……B班……也沒有……

  她終於在A班找到了該出現的名字,藤龍御被分在了A班。嗯,原來如此。

  安倩柔也弄不清楚幹嘛先找他的名字而不是先找自己。接著,她開始努力搜尋自己的位置了,其實一點也不難找,因為她的名字就在他下面。

  那風雲變色的一剎那,除了安倩柔以外,沒有人察覺得到。

  外面是晴空萬里、青天白雲,在她所站的那寸土之中卻是飛沙走石、旋風狂捲,間或還配以數記響雷,直把她炸得知覺全無,如行屍走肉。她絕望的想著,乾脆直接跳進公告欄後面的噴水池裡淹死自己算了。

  安倩柔走出重災區,彷彿一個窮途末路的難民。她呆呆的走過經過她身邊嘻嘻哈哈的學生們,呆呆的走過第二教學樓,一直走到校院的深處去。

  嘉和學院的風景清爽怡人,處處都是盛放的白蘭花樹,陣陣清香暗送,這一切是多麼的詩情畫意。

  安倩柔神不守舍的走過樹林,隱約中,她聽到樹林裡有人在說話,於是停住腳步,伏在樹旁偷偷張望。

  一男一女兩個學生模樣的人站在那裡。

  女孩留著長長的頭髮,臉垂得低低的,雙手還拿著一紙粉紅色的壓花信封,她正把信交給面前的男孩子。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表白嗎?安倩柔沒想到自己剛進學校就能馬上看到這麼經典的告白場景。

  男孩接過信,長髮女孩便紅著臉低頭跑走了。

  安倩柔在心裡在替她加油,她比較喜歡有情人終成眷屬和皆大歡喜的結局。

  原來學姐學長們都這麼的大膽啊!

  安倩柔的臉也不知不覺的紅了起來,雖然告白的人不是她,但是她其實也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人……而且那個人就在這所學院裡,她就是為了他而努力考上這裡的。

  柔和的春風一陣一陣的帶來濃郁的花香、翻起輕薄的衣裙,就在這緩緩流淌的時間裡,她看到了那個男孩的臉。

  安倩柔的心莫名的緊縮了一下。

  她終於看到他了,她終於找到他了……她一直一直期待與他見面的那個時刻,沒想到這麼快就來到了——

  就是他!

  安倩柔不敢閉起眼睛,生怕這一眨眼的時間他就會馬上消失不見。這個像風一樣安靜祥和的男孩,是她一直追逐的目標。

  為了他,她努力讓自己變得聰明,努力讀書,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她終於如願以償的進入了嘉和,她也終於如願以償的找到了他。

  ——青嵐。

 

 

 

哎呀呀~小柔竟然這麼快就找到夢中情人青嵐了!

但是!她真的能與青嵐面對面接觸嗎?

而那個討人厭的大魔王藤龍御,會不會又給她惹麻煩呢?XDD

敬請等待新書57日上市囉!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