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變態靈異學院》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冰箱侵略者是女神候補?!》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書名:廢物少女獵食記01你聞起來好好吃

 

作者:陸山水

 

畫者:MIKI

 

上市日:2014年5月28日

 

永遠吃不飽又狀況外的囧系少女

傲嬌彆扭霸道且負情商的大少爺

永遠想要推倒對方,卻總是被對方推倒!

 

 

 

這是一個天然呆軟妹與窮凶極惡食物的浪漫激鬥!

 

為了「食物」──大膽前進吧少女!

 

 

 

 

【試閱文】

 

 

第一章 特別能吃小姐

 

  「看!211來了!」

  「是兩一一啊,我們再去饞她去好不好?」

  「好!」

  幾個孩子一拍即合,拿著零食,迎上紮著小辮的白嫩小女孩,在她旁邊轉圈。

  「兩一一、兩一一!看我們有吃的!妳想不想吃?」

  「妳學狗叫我就給妳吃!」

  「不,讓她學貓叫,她學貓叫可像了!」

  每到這種時候,梁依依就會死死盯著頑皮孩子們手中的零食,極力想嚐嚐它們的味道,希望它們就是自己想吃的那種食物。

  在尚未建立價值觀的幼年時期,不管小朋友們是讓她學貓叫還是學狗爬,她統統都會照做,從六歲起她的節操就在食物面前碎了一地。當然,長大之後這種情況也沒有太大的改善。

  但無一例外的,每當她拿到零嘴送進嘴裡吃兩口,就會沮喪的把食品包裝袋往地上一扔,說「不是這個」,然後淚奔回家,摸著肚子扒在門邊對她媽說:「媽,我好餓啊!」

  對梁任嬌女士來說,這句話就是她十幾年來的噩夢。

  當年孩子她爸戰死,懷著遺腹子的梁任嬌女士拿到撫卹名額,從條件惡劣的地球搬到了人類的新家園貝阿行星帶,自那時起,一切就朝著奇怪的方向開始發展。

  首先是她的女兒梁依依小朋友,從小天賦異稟,特別愛吃又極端挑食,什麼東西都是吃兩口就不吃了,成天只知道張著嘴喊餓,就算在梁任嬌女士的逼迫下吃得肚子滾圓,還是撫著肚子逢人就說吃不飽,街坊鄰居差點都以為她虐待孩子,可把梁任嬌氣得不輕。

  這讓人頭疼的小姑娘從嬰兒時期就知道咂吧著奶瓶東張西望,抓一切可吃的東西,一旦抓到就往沒牙的小嘴裡一塞,連梁任嬌女士二十四小時帶在身邊都看不住,讓她心力交瘁。

  待小姑娘長大一點後更饞嘴,路上見到吃的就賴著不走,看見別的小朋友吃東西就癟著嘴巴要吃,媽不給吃就哭給她媽看,可她吃到嘴裡又吐掉,轉頭又跟她媽說:「媽,我好餓啊……」

  每當聽到這句話,梁任嬌女士就想深吸一口氣大罵一頓:「餓餓餓!就知道餓!妳媽我都被逼得當廚師了!都學出十八般手藝來了!從地球到貝阿星這條行星帶上,但凡有能力弄到的東西,妳媽我都給妳絞盡腦汁搜刮過一遍了!我一個拿撫卹金的女廚師容易嗎我!早知道當初妳一出生,就該把妳掐死啊妳個蠢孩子!」

  當然,梁母的怒火也就一陣而已,只要梁依依小朋友軟軟的往媽咪懷裡一靠,低下頭奶聲奶氣的說「媽媽對不起,依依以後會努力,不餓……」,梁任嬌女士的脾氣就會像被戳破的皮球一樣全消掉,然後抱著她的饞嘴傻女兒,絞盡腦汁的想下一餐給她弄點什麼花樣。

  但是……金山銀山也頂不住梁依依這種嚐遍天下的吃法!更何況梁任嬌只是個拿國家撫卹金的小餐館女主廚。所以當依依熬到了十八歲,梁任嬌的亡夫梁為的直屬上司再次來看望她們這群軍人遺族,並且表示要推薦優秀的軍眷子弟進軍校的時候,她就向這位上司提到了女兒的異常和家裡的困難。

  上司當時沉默了,因為他心裡心虛啊!

  梁為那一批軍人都是第一代接受全方位生化改造的,很難講會不會對後代造成什麼影響,而且當時戰況混亂,梁為所在的聯軍在第一線抵禦羅門人的進攻,後方在向貝阿星系大撤退,混亂中遺落了很多人,其中就有梁任嬌。

  說起來,國家對他們是有愧的。那時候,地球被打成了篩子,輻射嚴重,環境極端惡劣,梁為與梁任嬌兩夫妻居然還能在這樣戰火紛飛的惡劣環境中抽空運動出了一個孩子,真是……咳,可歌可泣啊!

  上司想到這裡,咳了咳,正色道:「妳這個問題,我們一定會考慮的,梁為可是我的愛將啊,唉……」

  上司確實是個好人,考慮到梁依依好吃、能吃的程度已經讓梁任嬌負擔不起,且梁依依正是大學適齡,同時很可能身體上確實受到特殊影響的多方面情況下,本次的推優完全可以照顧她。

  所以他推薦梁依依進了天痕星區第一軍校做候補學員,那是貝阿行星帶上規格最高的軍校之一,規格之高不僅體現在軍校層級、學員水準、武器精銳度上,更體現在食物上,吃的絕對管夠管飽,而且免費;加上由於此處彙集了整條行星帶的精英,所以什麼食物都有,非常適合梁依依小姑娘的情況。

  至於梁依依的水準夠不夠格進去,或者進去了能不能正式留下來,或者留下來了能不能適應,就完全不在這位上司的考慮範圍之內了。畢竟,若實在不能當學員,培養成一個優秀的勤務人員也是不錯的嘛。

  ……所以梁依依就這樣,「吃」進了天痕第一軍校。

 

    ……★……★……★……

 

  「寶貝,這學校可不比一般學校,裡面都是些二代,沒一個是妳惹得起的,媽教妳的那些妳都記住啦?」梁任嬌女士一邊為寶貝女兒裝行李,一邊憂心忡忡的強調。

  「記得啦……」梁依依慢吞吞道:「裡面都是些二貨,沒一個……」她坐在床沿一邊吸Q比糖,一邊晃著小腿說。

  「什麼二貨?!是二代!軍二代官二代富二代!不光是地球的,還有整個貝阿.奈斯聯盟的!他們都是精英中的二代,二代中的精英!各個都很凶!妳給我低調吃飯、低調做人,別給我惹禍!被欺負了就忍著!要是在學校裡遇上像妳一樣沒用的,記得搞好關係團結起來,弱勢群體就要靠團結才好生存,明白嗎?」

  「明白……」梁依依低下頭,無意識的撥弄身上毛衣的毛球,她只是習性比較懶散,但她覺得自己還是頗具智慧的,老媽不用這麼事無鉅細、緊張兮兮的啦。

  梁任嬌盯著女兒白嫩的小下巴,望著她乖巧的側臉,滿心的憂愁,總感覺她的傻女兒不是去讀大學,而是要走進一個怪物的血盆大口裡,這可是女兒第一次離她這麼遠這麼遠啊……

  梁女士圍著梁依依團團轉,把她送到大運站、安置到座艙裡,又戰戰兢兢朝周圍望了望,仔細觀察有沒有敵對恐怖分子後,神秘兮兮的掏出一封信塞到梁依依手裡道:「喏,這錢妳收著,到那邊買點好東西去看看武叔叔,就是妳爸那個上司,總要感謝感謝他,也讓他好好照顧妳啊!妳老不長記性,這事千萬記得啊!」

  憂心忡忡的絮叨了很久,直到大飛船準備起飛了,不甘心的梁女士才被乘務人員趕下船。她站在安全黃線外依依不捨的張望,忍不住抽出一條花手帕擦了擦淚,一整個捨不得啊,她的寶貝兒啊,像豬一樣養到這麼大,容易嗎她……

  而在大飛船內,座艙的艙門終於合上了,待在不大的密閉空間裡,梁依依吁了一口氣,便拿出一包零食開始嗑,喀嚓喀嚓喀嚓喀嚓,然後是下一包,接著是再下一包……

  大飛船的主控室內,負責安全監視的工作人員終於受不了了,把耳塞一拔,指著全息螢幕上的梁依依道:「她一整個路上都在吃,這喀嚓喀嚓的能不能停下來啊!」

  一群怠忽職守的工作人員開始聚集在全息螢幕周圍,嘆為觀止的圍觀依依的嗑牙之旅,時不時發出「哇——」、「嘩——」、「天啊——」、「好像倉鼠啊……」這樣的聲音。

  無辜的少女對此一無所知,睜著茫然的雙眼,面無表情的往嘴裡塞東西,其實她只不過是有點緊張、有點無聊,又有點不捨和難過罷了,當遇上難過和緊張的時候就會想吃東西,想必大家都是這樣吧!

 

    ……★……★……★……

 

  五個小時的旅程終於被依依吃到了頭,梁媽給依依準備的食物也被她吃掉了冰山一角,所以當初準備一個可以壓縮空間的背包裝吃的,真是明智之舉……

  聽到大飛船的到站播報聲,梁依依拍了拍身上的零食碎屑,把垃圾老老實實收進垃圾袋裡,背上了大背包,興致勃勃的下船啦。

  下船後,梁依依拿出小地圖,東張西望一路走著。

  這顆叫安曼的大星球,明顯要比梁依依前十八年居住的小地方氣派得多,天上隱約可見密密麻麻的懸浮衛星城,像遙遠的海市蜃樓一樣美麗,路邊的建築每一棟都很講究對稱美,且據說這裡是天痕星區的區府,聯盟的六大軍事樞紐之一,所以……所以肯定有很多稀罕東西可以吃啦!

  梁依依睜大眼睛,像雷達一樣掃描著路邊小攤,可惜這一塊是軍民混用的運輸帶,好像不流行小吃攤,梁依依遍尋無果下,只好非常遺憾的向軍校的集合點走去。

  集合點那兒停著一艘有天痕第一軍校校徽的黑色飛艇,旁邊站著一個穿著聯盟軍裝的軍人。看到梁依依表情迷茫、搖搖晃晃的走過來,那位站得像標槍一樣的迎新人員眉頭一皺,在梁依依拿出來的通知書和校卡上掃了一眼,「啪」的一聲往旁邊一站,偏頭大聲說:「上去!」

  梁依依被嚇得一哆嗦,趕緊低頭爬上去。哎呀,剛剛那一聲跟打雷似的,嚇死她了嚇死她了。

  梁依依進去之後發現,這艘看似不大的飛艇內部空間其實很驚人,但裡面只稀稀疏疏坐了幾個人,梁依依一想也對,像這樣的學校,大部分學生估計都自己開飛船來報到,需要坐公共交通工具來的平民肯定很少,所以這艘接人的飛艇也肯定坐不了幾個人。

  梁依依想到梁媽要她和弱勢同學團結的教誨,梁依依趕緊從背包裡挖出幾包好吃的,探頭探腦走向一個埋頭玩手機的男同學,一屁股坐到他旁邊,清清嗓子說:「咳……你也來啦?」

  男同學單手握著手機,兩腿交疊斜坐在座位裡,抬起眼簾掃了她一眼,又視而不見的低頭玩他的愛瘋998

  梁依依略受打擊,不過她毫不氣餒——拜食物所賜,兩一一小朋友從小最不缺的就是厚臉皮——她熱絡的把手裡的汪汪汪巧克力遞到那男的手邊說:「吃點嘛,這巧克力可有意思了,吃了能學狗叫。」

  男同學玩手機的手停頓了一下,梁依依感到氣氛有點石化。怎麼回事,難道這位童鞋不喜歡吃巧克力?好吧,那偶還有別的,等著噢。她相當積極的在包包裡翻找。

  那位男生突然從嘴裡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一句:「塔本——」

  梁依依一愣,臉蛋瞬間就紅了。她可真是的,到了這裡跟人交流居然說地球話,而且還是中文……是說為了顯示她的國際風範,至少也要說一句英格利許啊!而為了彰顯星際風範,她當然得說通用語啊!

  梁依依於是兩頰緋紅,害羞的改口道:「阿、阿米恩(你好)。」

  男生眉頭挑了挑,低頭不再理她。

  梁依依再接再厲:「忙狗安迪無(吃點嗎)?」

  男生冷若冰霜。

  梁依依無奈了,這可是她唯一會的兩句通用語,向來有吃萬事足的她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在這種星際名校裡讀書,身為一個不會通用語的鄉下人該怎麼辦,怎麼辦?

  梁依依在旁邊輕蹙眉頭,扭來扭去,手足無措的發愁。

  旁邊的男生似乎終於忍無可忍了,他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個半指長的耳麥塞進梁依依耳朵裡,說:「我說,給我滾。」然後果斷換了個座位。

  啊?咦?呀!這耳麥可以翻譯啊,真好。梁依依還在感嘆高科技,許久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哦,塔本是讓她滾的意思啊,但是,他怎麼自己滾了?

 

    ……★……★……★……

 

  走進天痕軍校的人裡,估計只有梁依依的臉上是興致昂揚、滿懷好奇、興高采烈的,其他進進出出的人的表情統統都是——面無表情!

  各種精英的、霸氣的、面癱的、嚴肅的、禁欲的氣質,搭配天痕軍校的銀、藍、黑色系校服,莫不彰顯著這群人非凡的素質,人人的步履整齊有力,腳步沉穩扎實,大家都有一副擋我者死的氣勢。

  梁依依難掩興奮的調整著白賺來的耳麥,兩手抓著雙肩背包的帶子,毫無應該自卑的自覺,高興的東張西望,時而慢騰騰的流連,時而小碎步的快跑,時而忍不住蹦跳,絲毫不了解自己即將面臨的處境。

  「呀……食堂!」梁依依發現了讓自己興奮的地方,快走兩步趕到迎新人員的身邊,正想問問這個一日三餐的問題,卻發現這位傑克中士的表情異常嚴峻可怕,整個人環繞在低氣壓中,半邊臉隱隱抽搐。

  梁依依趕緊低頭退散,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是不是太高興了一點,其他人可都是相當沉默拘謹的。可是新生入學不就該這樣嗎?一群人嘰嘰喳喳、追逐打鬧,吃著這個那個,亂丟果皮紙屑,到處指著新奇的東西,然後有個揮舞著紅絲帶的迎新學姐,在開著迎新party的食堂門口親切的笑著說:「快來啊!就在這裡吃中飯!」

  梁依依頓時陷入了不合時宜的想像中。

  然而現實是沒有揮舞絲帶的親切姐姐,只有黑著臉的肌肉叔叔傑克中士,他帶著幾人報完到,領了制服和用具,一人發了一張據說包含天痕軍校一萬八千一百七十六條校規的資訊光碟後,就把眾人往候補學員樓裡一塞,大喝一聲「解散」,隨即馬不停蹄的走了。

  梁依依捏著校卡站在宿舍門口,略感迷茫和有點不能適應,她想所有的新生們一定都有很多的疑問,但是這位中士就這麼走了嗎?

  不過,不到半個小時,所有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因為親切的姐姐——她終於出現了。

  二年級的學生會副會長——穿著銀藍色軍裝的艾曼達,帶著一大票跟班,在這恰到好處之際出現在候補學員樓,彷彿計算好此刻正是新學員們安頓好自己的行李,然後感到迷茫徬徨的時候。

  她嘴角帶著得體的微笑,從一樓走到十樓,一下子就將本屆新到的候補學員像串糖葫蘆一樣串在自己身後,然後在學員樓的小會議室裡英姿颯爽的站好,道:「我親愛的戰友們,歡迎加入天痕軍校!」

  「啪啪啪——」只有梁依依同學乖巧的、軟綿綿的鼓起了掌,眾人的視線猛的朝她聚集過來,梁依依立刻意識到她又犯傻了,於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把手放下,囁嚅道:「手,沾了一點灰……」

  「嗤。」同屆的一位女新生朝她翻了一個白眼,毫不客氣的嗤笑一聲。

  艾曼達倒是對梁依依報以微笑,客氣的說:「謝謝妳的掌聲,但在天痕軍校,鼓掌是有規矩的。」

  隨後艾曼達對所有新生大致講解了入學須知、課業規矩、食宿要求等。

  梁依依確定自己很喜歡這位學姐,不僅因為她漂亮帥氣,還因為她聞上去挺好吃的……啊,不對,大概是很有親和力的原因,可是她的感覺為什麼是很好吃?這也太沒有出息了。梁依依陷入了羞愧的沉思。

  「……所以,接下來我會帶你們去做體檢和體能測試,有什麼問題嗎?」

  艾曼達掃視一圈,不出意料的收穫了一陣沉默,而後她滿意的笑了笑,帶頭走出小會議室,身後呼啦啦站起一群人,唯她馬首是瞻的先後跟了出去。

 

    ……★……★……★……

 

  通往體能中心的路上會穿過一片寬闊的廣場,廣場周圍矗立著一棟棟樓房,從廣場邊掩映的樹枝間,或者從高聳的樓宇上,都能清晰看見廣場上的一切動向,包括今年這一隊新來的、正在廣場上前進的候補生。

  陸泉穿著筆挺的四年級學生制服,頗顯隨意的解開最上方的釦子,彰顯精明氣質的眼鏡架在鼻梁上,左手捧著一本A4大小的全息觸控螢幕筆電,一邊對照著上面的資料,一邊觀察著新來的「羊羔」們。

  今年這屆除了安狄倫米奧家的表小姐和軍閥李氏掌權人的私生子李越之外,從背景上來看,並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人物;至於人才方面,有一個擅長催眠和一位擅長電頻入侵的人,可以介紹給少爺看一看……另外,好像也有一些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陸泉的手指停留在梁依依的照片上,照片上的傻妞頭髮有點亂,正露出青春無敵的陽光笑容,但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她的情況說明……什麼跟什麼?特長是特別能吃?

  陸泉忍不住伸手到鏡架下揉了揉眼睛,他懷疑自己看錯了字,比如特別能吃苦什麼的,但是再看一遍後,發現居然是真的?!他見過特長描述裡有能算的、能畫的、能裝拆的、能戰鬥的……但是特別能吃是怎麼回事?

  陸泉看向廣場,對照照片找到了某位特長獨特的小姐,然後再次忍不住蹙起眉頭。

  在這所學校裡,不對,應該說在整個貝阿行星帶,階級之間的上下等級劃分非常嚴重,你可以犯錯,但你絕不能逾矩——越靠近核心階層,這種金字塔般的層級觀念越發森嚴,如果你要挑戰這種層級現狀,那麼就要有相應的強悍實力和接受教訓的心理準備。

  在天痕軍校,下士絕不能反駁上士的命令,士兵絕不能走在軍官的前面,低年級的絕不能搶在高年級前面打飯,平民也絕不能在利益階層的面前有所違逆。這一切,都是由殘酷的宇宙生存法則所引申而來的社會制度。

  十幾年前,地球族裔抵擋不住羅門人的進攻,於是捨棄家園,撤退到貝阿星系,在加入貝阿.奈斯聯盟的時候,就默認接受了這樣的社會制度。

  財富高於貧乏,智慧高於駑鈍,有勢力高於單打獨鬥,武力高於一切……也就是說,富人高於窮人,智者高於庸人,貴族高於平民,軍閥高於一切。

  而這位「特別能吃小姐」顯然正在挑戰規矩,她時而越過安狄倫米奧家的表小姐,無視她的白眼和怒氣在前面晃來晃去,時而湊到李越旁邊說一句話,時而越過高年級的學長走到艾曼達旁邊提問……

  陸泉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嘆息一聲。算了,他不用想像都能知道這位特別能吃小姐晚上回到宿舍後,會遭到怎樣的教訓。

 

 

 

第二章 第一個,鳥朋友

 

  梁依依等人仍聚集在體能中心填資料。

  指導眾人填完不計其數的表格之後,艾曼達便離開了,新來的候補生立刻作鳥獸散,毫無目的的梁依依被落在了原地。

  所有課程安排都從明天開始,今天是留給新生做準備工作的,而梁依依當然知道現在正是吃飯時間,她的生理時鐘只有三個時間刻度,分別是早餐、中餐和晚餐,她從出生開始就被一種無法填滿的飢餓感環繞著,所以無論如何梁依依也不會有廢寢忘食的時候。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梁依依一點食欲都沒有。

  太可怕了,難道她要連唯一的特長——特別能吃——都失去了?

  形單影隻的梁依依在廣場邊來回逛了逛,順著路邊大樹的綠蔭走了幾公尺,隨即又停下,她怕隨便亂走會走到什麼「擅闖者死」的地方,畢竟是軍校嘛。

  梁依依蹲坐在路邊,把手機翻出來擱在膝頭,梁任嬌女士果然已經發來了無數條視訊,她逐一點開,周圍立刻彈出無數的全息小投影,無數個梁女士將她包圍了,用母親特有的溫柔關懷將她環繞,比如——

  「鈍頭豬腦的,到了回電話!」

  「死孩子!到了要給媽媽報平安啊,這都不知道嗎蠢東西!」

  「我剛給你們學校監察處打電話了,好妳個梁依依啊,早就報到了,還不知道先給娘報平安啊,妳知不知道當媽的會擔心啊?妳知不知道從左迦納到安曼有多遠啊?路上遇到隕石帶妳就死了啊,遇上海盜妳也死了啊,遇上恆星風暴妳也死了啊!妳是想急死我啊?我把妳養得這麼肥瘦適中的我容易嗎?妳腦子裡都是臭豆腐嗎?一點油鹽都不進。妳個死孩子,當初我就不該把妳生出來,浪費國家糧食!」

  「愁死我了,妳記得少吃飯多唸書,爭取在聯盟裡為國爭光blablabla……」

  梁依依默默的關掉視訊,她真想告訴老媽,餓死她也不能為國爭光,國家還輪不到她在聯盟裡出頭。

  捏著手機正想回個電話,又怕直擊梁女士的怒火,於是她找了個綠樹環繞風景不錯的地方當背景,將手機擺在前方,人端正的坐在樹下,錄視訊道:「媽,我已經到了。吃得好,住得好,環境好,宿舍是單人公寓,裝潢比你們餐館還好,食堂有好幾個,內部雖然還沒偵查過,但肯定是不錯的。一來就交了好幾個朋友,進行了各方面的測試,學姐還誇我智商高……」

  講到這裡,她不自覺的臉紅了。

  「嗯……那個……物質上妳就不用擔心了,精神上妳也從來沒擔心過我,所以,我,嗯……挺好的。」

  梁依依忍不住被自己的謊言羞赧了,默默關掉鏡頭,低頭發出視訊。

  她正準備進聊天群裡跟閨蜜們聊聊天,紓解一下寂寞的心情,卻聽到上方傳來一聲很不屑的笑聲,是從鼻腔裡嗤笑的那種,聲音頗具磁性。

  梁依依抬頭向上看,卻發現是樹上的一隻鳥。

  嗯?鳥?發笑的鳥?笑聲高貴冷豔的鳥?

  梁依依站起來走向牠。那鳥的翅膀翠綠,身體嫩黃,鳥嘴潔白如玉,喙尖部位有一丁點綠色,像一把染碧的白玉勾,頭上翹著三根弧度優美的白色羽毛。

  看到梁依依走近,鳥的一對鳥爪在樹枝上交替的握了握,身體挪得離梁依依更遠一點,低聲說道:「花痴,走開。我不會接受妳的。花痴,走開。我不會接受妳的。」

  梁依依笑了,頭一次見到這樣自戀的鳥,這鳥大概是會學人說話的,難得連聲音和語調都學得唯妙唯肖,類似鸚鵡,但明顯不是地球品種。

  梁依依仔細觀察了一下,回憶一番,認真鑑定道:「我沒吃過你這種鳥。」

  一聽這話,鳥立刻像被錐子扎了一樣立起來,翅膀呼啦一聲張開,激動的道:「哼!找死嗎?離我遠點!找死嗎?離我遠點!哼!」

  梁依依覺得真新鮮,想逗這隻傲嬌鳥玩,於是從口袋裡拿出巧克力,準備實行三步驟策略。她跟學校裡的人交不上朋友,總不會連禽獸都搞不定吧。

  「你好~~阿米恩——吃點這個嗎?可好吃了。」

  傲嬌鳥明顯很吃這一套,激動的翅膀慢慢收攏來,眼睛專注的盯向巧克力,兩爪交替的握了握樹枝,嘴巴咂兩下,身體遲疑的搖晃著。

  「你長得真帥,我可以叫你三毛嗎?」梁依依用手指了指鳥頭頂上的三簇翹毛。

  傲嬌鳥頗為驕傲的揚了揚腦袋,說:「我帥,我帥,我最帥!」

  「嗯,好,你最帥。」梁依依把巧克力掰碎點,遞到牠嘴邊:「給,三毛,吃一點。」

  一人一鳥進行了很和諧的交流,梁依依交到了讀大學以來的第一個朋友,一隻性格傲嬌、聲音磁性、名叫三毛的帥鳥。

  正當梁依依與三毛品嘗酒香芙口味和榛仁馬蹄果口味的巧克力時,三毛突然渾身一激靈,右爪上不顯眼的位置扣著的一截爪套發出喀啦喀啦的輕響,隨後三毛開始焦急慌亂的振翅離開。在空中,幾縷藍光從牠的右爪處溢出來,隨後灰金色的爪套迅速變形,一節一節的將三毛包裹住,三毛尖嘯一聲,以無法想像的速度飛走了。

  ……嗯?

  嗯嗯嗯?

  正蹲在地上嗑巧克力的梁依依有點茫然,睜大眼環顧一圈。

  盔甲鳥?變禽金剛?

  難道……遇到神獸了啊喂?

 

    ……★……★……★……

 

  天痕軍校的左翼縱深處,有一排離教官住宅區不遠,掩映在綠樹間的鐵灰色建築群。建築群的院牆外,崗哨林立,壁壘森嚴,衛兵雖然身著學生制服,但胸前除了天痕之鷹的校徽外,還別著另一枚徽章。

  陸泉夾著筆電剛走進院門,就看到一隻身披鎧甲、疾速飛回的鳥蠻橫的撞開前面幾個衛兵,衝進屋內。

  陸泉推了推眼鏡,道:「閃電,真是越來越有少爺的氣勢了。」

  「你是說一樣的蠻不講理嗎?」穿著白色實驗衣、手提氪壓冷凍箱的林棟說。

  陸泉:「別說得這麼直白。」

  林棟嘴角一抽,跟在陸泉身後大步走了進去。

  才到二樓,兩人就聽到了顏鈞低沉暗啞的怒吼——

  「誰餵牠吃巧克力了?!吃得滿嘴巧克力渣,不知道牠有糖尿病嗎?!」

  跪了一排的僕人們低著頭,無辜的承受怒火,滿身嘴沒處說。實在沒人會餵牠糖吃,誰不知道閃電除了糖尿病還便秘啊,餵牠糖吃,等會兒就等著幫牠揉菊花通便吧。

  剛訓練完的顏鈞明顯已經開啟了暴走模式,上身赤裸,身上熱氣蒸騰,眼角帶著一點赤紅,手臂上的靜脈有些暴起,情緒極其不穩定。而閃電已經脫了鎧甲,垂下頭好像認錯般在他手邊蹭了蹭,顏鈞一把推開牠,低喝一聲:「現在離我遠點!」

  隨後進來的陸泉與林棟忍不住皺眉,林棟上前一步敬禮,道:「少爺,請不要再這樣無節制的嘗試突破了,這很危險。」

  「哼。」顏鈞不作回答,坐進圈椅中,一手支住額頭,俊逸的輪廓藏進額髮的陰影中。他嘗試平復氣息,但不管怎麼努力,渾身都像血管暴漲一般痛苦,頭腦混沌,思維紊亂。

  林棟打開氪壓箱,小心的拿出一管散發寒氣的試劑遞給陸泉,躬身對顏鈞道:「這幾管是本季度的,我們已經竭盡全力去爭取,但也只有這麼多,所以……」

  「少爺,還須繼續忍耐,要知道停滯不前的不止是您。」陸泉接著取出半管試劑稀釋後,為顏鈞注射。

  注射後足足過了一個半小時,顏鈞的暴走氣場才慢慢退散。他輕吁一口氣,面無表情的任女僕為他套上襯衫,隨著襯衫鈕釦一粒粒被扣上,那一身高貴肅穆的氣質才漸漸回來。

  優雅、高貴、嚴肅的顏鈞少爺清醒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以農民蹲的姿勢蹲下來,收拾他的寶貝鳥。

  「沒用的東西。」他一邊刻薄的罵著,一邊一臉厭煩的將鳥毛裡的巧克力屑一粒粒拈出來。

  閃電毫不示弱的回嘴:「我帥,我帥,我最帥!」

  「不知節制……」

  「我帥,我帥,我最帥!」

  「敢再吃一次巧克力,讓你全身脫毛。」

  「混帳東西!混帳東西!」

  「等會兒讓阿連用巧克力棒捅你的菊花。」

  「你揍凱(走開)!」

  聽著少爺用低沉的、悅耳的、能令所有雌性酥麻的嗓音與這隻鳥深情對罵,一旁所有的男女老幼們再次淚流滿面,覺得沒指望了。

  總之就這樣吧,很久以前他們就對讓少爺保持表裡一致的優雅不抱希望,反正少爺這輩子也不可能找到人形的愛人了,也沒有女人有機會嫌棄他粗糙的內涵了,就讓他抱著從小養大的閃電過一輩子吧……

  讓閃電學他的嗓音,然後自說自話什麼的,真是太可憐了。

  「兩一一!兩一一!」

  女僕阿連走上去接過閃電,正準備拿棉花棒幫牠揉菊花時,閃電突然高聲叫喚起來。

  顏鈞眉頭一挑說:「牠說什麼?」

  大家紛紛搖頭表示不懂。

  閃電再接再厲的叫喚:「兩一一兩一一!」

  阿連與牠面面相覷,無法互相理解,只好拿起棉花棒去完成她未竟的事業。

  閃電撲搧著翅膀,相當激動。牠也非常費解,剛才廣場上那個妞,只要牠跟她學叫「兩一一」就有巧克力吃,難道這個妞跟那個妞不一樣?等等——這個妞要幹什麼?她拿著棉花棒要做什麼?離牠的花蕊遠一點!

  「花痴!滾開!我是不會接受妳的!滾開——!」

  「……兩一一?」顏鈞雙手環胸,一手摸著下巴,嘀咕道:「難道是一種暗號?」

  聯想到閃電經常莽撞隨意的闖入顏將軍的房間,顏鈞擔憂是否有暗號不經意的被牠洩露,於是顏大少與他的兩大侍從官一起,針對「兩一一」這個密碼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吃」進了天痕軍校的梁依依同學,究竟會如何「吃」下去?

聽說──她還「吃」下了男主角!

如此逗趣爆笑的精采故事,528日上市,別錯過囉!

在金石堂網路書店會有新書贈品活動,請隨時注意官網與FB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茉羽
  • 請問預計要出幾集呢?
  • To 茉羽
    預計三集完結噢^^感謝支持!!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4/05/19 1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