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所以……

我終於能向債務說bye bye啦!

 

赤霞,究竟是何種

妖道通緝、仙界不容,他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然而,看透了他的芙蓉,最後的決定是……?

 

東王公淡定笑:芙蓉,妳的努力和成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芙蓉仙傳之甜心女仙我最優!

芙蓉仙傳之甜心女仙我最優ss  

----------------------------------------------------------------------------------------

 

《芙蓉仙傳》精采完結篇——

 

大戰在即,芙蓉欲點名天宮武力前十大的天將下凡助陣,

一名貴客突然登門,正是來自地府的秦廣王,

他帶來了東嶽帝君的「關懷問候」……

天知道她小芙蓉哪承受得起啊!º•(˚ ˃̣̣̥᷄⌓˂̣̣̥ )‧º

正當芙蓉驚得跳腳之際,

綁架犯赤霞現身,以寡擊眾對戰塗山、雷震子等仙人;

武力值過低的芙蓉只能擔當救助歲泫的職務,

卻不料她過度消耗靈氣,陷入了昏迷!

護女心切的玉皇幾欲暴走,東王公親臨凡間主導戰事,

一場仙妖大戰,一觸即發……

 

——「看不到凡間的夜空,妳會掛念嗎?」

——她知道自己該做出抉擇了。是要留下,還是回仙界……

 

 

 

 

已出版集數

芙蓉仙傳之打工女仙我最大!

芙蓉仙傳之打工女仙我最大!-封面_RGB2

芙蓉仙傳之保鑣女仙我最威!

芙蓉仙傳之保鑣女仙我最威!  

芙蓉仙傳之神探女仙我最讚!

芙蓉仙傳之尋寶女仙我最行!

芙蓉仙傳之元氣女仙我最嬌!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02

書名:芙蓉仙傳之甜心女仙我最優!

作者:竹某人

畫者:MO子

上市日:2014年6月25日一般書店上市,7月1日7-11超商上市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全省7-11超商、金石堂門市、墊腳石書店、誠品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試閱文】

  「你原來還待在這裡沒走嗎?」

  房裡的氣氛在赤霞說完這句話之後僵住了,而門口站著的那人聽了這話,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不過這對歲泫而言卻是好事,因為赤霞總算願意鬆開掐著他脖子的手,歲泫連忙貪心的大口大口的吸氣,雖然房間裡的薰香味仍然很重,但他怕了窒息的感覺——他總算體會到呼吸有時候也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赤霞鬆手後,整個人又躺進床上的軟枕中,斜眼瞟了一記開門進來的灰衣人。

  後者只是低著頭把帶來的東西一一張羅在圓木桌上,並沒有回赤霞的話。要是平時,赤霞必定冷嘲熱諷,但今次他卻沒說任何話,只是一直看著灰衣人的動作。

  歲泫好不容易喘完氣、爬起身,兩名妖道間的詭異氣氛他也有所覺,不過首要的事是趕快連爬帶滾的離開這張床遠遠的。

  此時赤霞沒有攔他,似乎在灰衣人進來後,赤霞也失了玩興。

  房間內除了灰衣人的動作會帶起一些聲音外,到處都靜悄悄的。終於,這份壓抑般的沉默被歲泫肚子發出的聲音打破。

  歲泫的視線不由自主盯著桌上的食物看。從被抓走後到現在,歲泫一直水米不沾,肚子早就空空如也,現在圓桌上放滿了食物,雖然大半都是他不碰的葷菜,但只要有一碟炒青菜和白米飯,他已經滿足了。

  「赤霞大人,人質不能餓死。」

  灰衣人進來後好久才開口說了這一句,他嘴上雖然說著為了人質,但卻沒有看過歲泫一眼。他的話像個藉口,好糊弄掉赤霞對他的提問。

  無聲的轉了個姿態,赤霞打量了灰衣人好一會兒才移開視線,嘴邊多了道剛才沒有的嘲諷笑容。

  「也對,不養胖也沒肉好吃。」

  歲泫開始考慮還是絕食好了,不然身上多長了肉真的會便宜了食人妖怪。可惜一切想法在赤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行事作風下,一點用都沒有。

  只見赤霞翻了個身下床,在歲泫逃開前,他的魔手已經抓住了歲泫、將其拖到圓桌旁坐下。在赤霞眼神示意下,灰衣人連忙塞了一碗熱騰騰的米飯和筷子到歲泫的手裡,兩個妖道森冷的眼神在無聲警告著歲泫最好把桌上的東西都吃完。

  在監視的目光下,歲泫抖著手夾青菜,不知道那種家畜被人塞著吃得肥美時,是不是和現在的自己有同樣的心情?

  歲泫是餓的,但是被人強迫著吃飯養肥還是太恐怖了,而且整桌子這麼多食物,他們不會是真要他將那盤白斬雞和燒乳豬吃下去吧?

  這些食物給六、七個人吃都足足有餘,讓他一個人吃的話,一定會活活撐死的。

  房間又回復了沉默,歲泫一邊吃、一邊覺得胃痛,他的左手邊是百無聊賴支著頭盯著他的赤霞,右手邊是一副必定會監督他把食物全吃完的灰衣人。這兩個人明明彼此之間有些什麼,但誰都不說話,歲泫覺得自己再笨也不會嗅不出當中的問題。

  好不容易解決了白米飯後,立即被塞了一個蓮蓉包子,在四道視線下,歲泫不敢不吃,咬了第一口後,他不禁想起了芙蓉,這種甜包子正是姑姑的心頭好。

  「在想什麼?」

  「姑姑……」

  「哦!原來在想芙蓉嗎?」

  「你……」

  「我什麼?」

  赤霞故意很突然的湊過去,嚇得歲泫向後避時凳子一翻,人重重的摔到地上。

  見對方如此狼狽,赤霞嗤笑一聲:「呵!你也有點像她,所以欺負作弄起來才有趣。」

  「你到底想對姑姑做什麼?」

  「沒什麼呀!那些……這些……那樣……這樣……吧?」

  赤霞蹺著二郎腿,單手支著頭,一副色痞流氓的樣子,害擔心芙蓉來救自己會不會出事的歲泫臉都白了,他很憂心姑姑來救自己時會害她遭到赤霞的毒手,這種事絕對不能發生!

  「你現在好好吃飯,別餓死,不然在你餓死前,我會先吃了你,這樣那樣的吃掉!」

  說罷,赤霞像是很期待的向歲泫拋了一記媚眼,後者坐在地上一臉死灰的僵硬了。

  沒了逗玩的對象,赤霞的注意力落回灰衣人身上。

  真正的身分是被妖王派來赤霞身邊的灰衣人九鱗,此刻的心情十分複雜。赤霞在曲漩這裡的行動他本應向妖王報告,但事發至今,九鱗心裡完全沒這個打算,妖王那邊都已經追問了好幾次,他也想盡辦法的迴避。

  為什麼呢?

  妖王和赤霞兩者之間,九鱗無法分辨誰是誰非,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九鱗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們兩邊都在打算著什麼。作為妖道的一分子,九鱗不是不知道妖王和赤霞之間的關係不算良好,但這些事自己管不著、也不必去管太多,他累了,什麼都不想去想。

  但現實卻不讓他去逃避。

  「赤霞大人……如果你是妖王,像我這樣的棋子,你會怎樣處置?」

  「殺了,不然當成棄子用用就好。」

  赤霞沒有要安撫九鱗的意思,他坦白的明說九鱗就是一只棄棋,他回去妖王那裡最後也是死路一條。

  九鱗沉默了一下,赤霞開誠布公的話並沒有嚇壞他,反而讓他安了心。這就是九鱗想要聽的答案,因為他心裡早有了疑惑,所以他不想回妖王那裡,更不想繼續向妖王通風報信,但他自己的懷疑沒有證據,所以他想要別人給他一個藉口。

  「赤霞大人當屬下是雜役就好。」

  「說得真是理所當然呢!你想留,我就得讓你留嗎?」

  氣氛凍結,赤霞一臉不愉快的轉過頭,冷眼看著謙卑的站在一旁的九鱗,他越看表情就越冷,最後竟然抄起桌上一鍋湯潑到九鱗身上。

  微燙的湯汁從九鱗的頭髮、下巴滴落,這一幕讓歲泫從混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他心想果然妖道都是喜怒無常的,而且潑茶潑水的不是女兒家吵架才做的嗎?

  歲泫不禁偷看了赤霞一眼,但這一看,嚇得他狼狽的移開視線。

  「既然要留下,就替我把人質看好,保證他吃好住好,不然帶出去太失禮。」

  赤霞扔下這句話後便無聲的消失,歲泫甚至看不到他是從門口離開還是翻窗走的,只知道人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憑空消失掉了。

  等等!作為一個人質為什麼還要顧及會不會失禮?

  「放心,這件事屬下一定會做好,人質絕不會失禮的。」

  為什麼要糾纏在失不失禮這一點上?歲泫在心裡吶喊,接著望向眼前這名留下來的妖道。

  如果說赤霞的接近是危機,那這個看上去陰沉的灰衣人同樣是個莫大的危機!這人的眼珠子雖然沒有讓人覺得不安的詭異銀圈,但卻是一雙嚇人的蛇瞳呀!

  凡間有關蛇精、蛇妖的傳說很多,除了白娘子比較浪漫之外,歲泫懂得的都是屬於比較血腥的類型。比起正體不明的赤霞,九鱗帶來的可怕想像還比較現實一點。

  九鱗把歲泫抓回餐桌落坐,見歲泫不動手,九鱗把幾盤肉食推到他的面前,眼一瞪,示意他快吃。

  「我已經飽了。」歲泫看著那一碟碟的大魚大肉,別說他不吃肉了,即使他能吃葷食,也沒可能一個人吃得下這桌豐富的膳食呀!

  「飽?」九鱗表現得十分疑惑,似乎不相信歲泫是真的飽了。

  「是的。」

  「整隻雞都沒吃。」

  「對不起,因為我是吃素的。」歲泫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說,深怕惹怒了眼前這個蛇瞳妖道。

  「暴殄天物!你們修道的還有仙界的都愛假惺惺!」

  「不……師父沒強迫我吃素的……不過從小因為家貧根本買不起肉,不然小時候師父也說孩子要多吃點肉的……」

  歲泫感到非常尷尬,他的養父兼師父不是不想給小時候的他吃肉,但無奈他們太窮了,道士不殺生,小歲泫也沒能力去打獵,想要得到肉就只能靠賺錢來買,但若是他們有買肉的錢,也會先用來買材料補屋頂。多年下來,歲泫早就習慣茹素,要他吃一口肉,恐怕還會受不了的吐出來。

  「……」九鱗聽了後,認真的打量了歲泫幾眼,然後非常真心誠意的送上一記同情的眼神。「凡人討生活也不容易呢!」

  歲泫不知道該說謝謝還是裝傻比較好,他竟然被一個妖道同情了!

 

      ※      ※      ※

 

  當天色完全亮起來沒多久,難得顯現的陽光慢慢的重新被烏雲遮蓋,那漫天的魚鱗雲漸漸隱沒在厚重的雲層後。過了一會兒,烏雲下開始看見數道一閃而過的電光,整個天空都是雷雨前蓄勢待發的狀態,完全和某處的情況如出一轍。

  赤霞來襲時砸了的廳室目前等待修整,芙蓉一行人要聚集就得擠在另一邊面積較小的偏廳,不知道是不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近了許多,磨擦也跟著多了起來。

  天空傳來幾聲悶雷,正在互瞪的兩人不約而同把凶狠的視線轉到一個滿手包子的青年上,那凶狠的視線簡直像是要把青年盯出幾個洞似的。

  「不是老子!老子人就在這裡,那雷聲不關老子的事!」雷震子大呼冤枉,只差沒有氣惱得把手上的包子扔到瞪他的兩人身上。但眼見姓敖的兩人已經一觸即發了,他要是真的丟包子就等同是向他們倆宣戰,他穩死的。

  在暴風圈旁邊小心翼翼觀察風向的芙蓉和潼兒交換了一記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後他們倆放輕手腳閃身出了偏廳。

  一出到外面,兩人立即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這時他們才覺得舒服多了。

  芙蓉從百寶袋中摸了兩張小板凳來到庭園旁的廊簷下,擺好板凳坐下,只差沒準備茶水點心而已。

  「不知道要鬧多久呢!」潼兒靠在芙蓉旁邊坐下。

  偏廳中正上演高階仙人間的暗戰,芙蓉和潼兒一致認為他們只是仙界中的弱勢婦孺,對敵時挺身而出還說得過去,但自己人內鬨時不趕快置身事外就是笨死了。

  「鬧到這雨能下出來的時候吧?」芙蓉說完,和潼兒又再次對望,然後一起嘆了口氣。

  一大早陪浮碧去滾樓梯結果變成跳城樓,這已經讓他們背負了沉重的心理負擔。雖然浮碧總算記起一切,還當眾表演了一幕騰龍升天,但原本勉強說是滿好的天色,卻告訴大家一剎那的光輝並不是永恆。轉眼,當浮碧回來後,他的表情嚇得芙蓉和潼兒抱作一團,連搭話也不敢。

  浮碧咬牙切齒又陰沉的臉色是因為記起了龍宮裡已經犧牲的同胞們,芙蓉明白他的心情,但圍繞在浮碧身邊的低氣壓實在讓人喘不過氣。

  她和潼兒還好,但當時從她的百寶袋中冒出來的小倩卻驚得哭了起來。芙蓉多怕小倩這一嚇,會不會就這樣哭到魂飛魄散。

  芙蓉同意公道是要去討的,一整個龍宮的人命不能不理,但被抓的歲泫她也不能不救。歲泫已經被赤霞抓走一個晚上,也不知道那個變態會不會對歲泫做些什麼,芙蓉很擔心在她把人救出來時會缺了手腳。而且妖道大都有食人或吸人精氣的惡習,赤霞一看就知道是個變態,所以絕對不是她想多了。

  人要快點救出來,但該去哪裡救人?如何救人?

  現在門板後在爭吵的就是這個問題。

  浮碧說即使在曲漩城挖地三尺也要找出赤霞的所在地,敖瀟則認為這樣做打草驚蛇且沒有效率;而不懂迴避尖鋒的雷震子就坐在他們兩人旁邊看好戲,絲毫沒有自己有可能變成催化劑的自覺。

  敖瀟和浮碧兩人互相壓著怒火,以聽得人頭痛的文字遊戲爭論著,芙蓉無法說哪方是錯,敖瀟和浮碧所持的理據都說得通,只不過是大家的出發點不一樣而已。但越爭辯就越有火藥味,芙蓉和潼兒直覺再不避開就快要開打了。

  暴怒狀態的浮碧令他們心有餘悸,芙蓉不禁想像著自己認識的仙人……那些有著儒雅氣質的友人生氣時會不會也和浮碧一個樣子?就像是死火山突然爆發似的。

  可能不只個性儒雅的類型,平常表現得很冷靜淡然的仙人,氣起來也會一樣恐怖。

  「潼兒,你說平常東王公比浮碧大人還要沉靜,萬一生氣,會不會更可怕了?」

  「東王公才不會呢!」潼兒不用一秒就斷然否定。

  作為東王公的絕對擁護者,潼兒是不會相信東王公有暴怒的一面。而且東王公又不是敖氏一分子,自然不會和廳裡那兩位敖氏成員一樣怒形於色。

  不過潼兒稍稍想像了一下,如果有一天東王公在東華臺生氣拍桌子的話,會是怎麼樣的情況?他的怒氣會像東嶽帝君那樣把整個宮殿都凍結?或是讓原本滿布彩霞的天空變得烏雲密布、風雨欲來?

  不!

  潼兒猛的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想像甩出腦袋,他該想的不是東王公生氣會產生什麼樣的附帶效果,而是該先考慮東王公生氣時是否仍是那淡淡的表情?要是真的與平時一樣,他到底要從什麼地方判斷東王公是在生氣?

  「玉皇的話,我倒是看過他在大殿上罵人,而王母萬一冷起臉來也很可怕……」

  「我們現在不應該想這些吧?」芙蓉說得潼兒打了個大寒顫,這些大人物就算是挑一下眉毛也不是像他這樣的小仙童能招架的呀!

  「難道潼兒認為裡面的人未得出結論前也會放我們出門?再說,即使我帶著你偷溜,單憑我和你也不可能救出歲泫。我需要打手!越多越好,最好是能把那個變態揍成豬頭的強大打手!」

  芙蓉一邊說,主意一邊打在自己那些已經寫好的短箋上。短箋轉眼被她分成兩份,潼兒探頭一看那一小疊短箋上的名字,雖然司職有別,但論個人實力卻是天宮武力排行前十大的天將。

  潼兒有點無言的瞟了芙蓉一眼,心裡小小的腹誹著芙蓉的鬼主意:這麼龐大的戰力,仙界怎麼會隨便讓芙蓉全部都喚來集中在一個地方?能叫來一、兩人已經很厲害了。

  「見到妳就好了,芙蓉姑娘!」

  一聲如同得救般的聲音把芙蓉和潼兒的注意力引了過去,只見從前廳半跑著過來的掌櫃一臉緊張,急行的身軀在經過小偏廳窗子能看到的位置時矮了下去,靈活的貼著牆壁橫著走到芙蓉這邊,那動作看上去就像一隻急行的螃蟹。

  原來掌櫃不是水晶宮的魚精而是蟹精嗎?

  這個不合時宜的問題不約而同的掠過芙蓉和潼兒的腦海。

  「掌櫃怎麼鬼鬼祟祟的?」

  為了配合表現得形跡可疑的掌櫃,芙蓉也從板凳上下來蹲到地上,兩個人就像那些專門聽牆角、但又拙劣到一眼就讓人看穿的笨傢伙。

  掌櫃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仍不時傳出爭論的偏廳,然後把聲音壓得很低的說:「有客人到訪,但現在實在不是通報的好時機……」

  芙蓉皺了一下眉頭,既然來客是會勞煩掌櫃前來通報,想必來的不會是珍寶閣一般的客人。想到客人說不定來自仙界後,芙蓉兩眼爆出星光般閃亮的眨呀眨,剛才萌生的增援計畫迅速滋長了。

  看到芙蓉轉轉眼睛一副另有所圖的樣子,掌櫃不禁有些冒冷汗,他開始擔心這位姑奶奶會冒出什麼折騰死人的鬼主意了。

  「掌櫃,既然敖瀟不方便,那不如我先代他招呼一下客人吧!」

  掌櫃有些遲疑的點頭。這本來是他的原意,芙蓉樂意幫忙應該是件好事,但聽到她的回答後,掌櫃反而生出一絲不安了。

  沙啦沙啦的聲音突然響起,天空上積壓許久的烏雲終於灑下雨滴,活像從天上一大盆一大盆的往地上潑水。傾盆大雨中,被風吹歪的雨點打在芙蓉他們身處的廊簷上,三人連忙往前屋走去,順便避避雨。

 

      ※      ※      ※

 

  迎客一事結果由芙蓉拍了板,她低頭摸出手鏡,確定頭髮整整齊齊的,裙子也平順得沒有走樣後,擠出人見人愛的笑容跟著掌櫃出了鋪面,但在待客的地方卻沒客人在。

  「人呢?」

  「剛才那位大人說出去等著。」理應待在這裡招呼客人的伙計一臉為難,他剛剛奉了茶,那位客人才喝了一口就說要在外面待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好讓客人不高興了。

  「這麼怪?有好茶不喝跑出去淋雨?」芙蓉狐疑的看了看窗外的天氣,這種時候跑出去不弄得一身濕就怪了,難道說仙界出了什麼愛淋雨的怪人而她不知道?

  「出去看看!」芙蓉說了聲後就興致勃勃的出了大門。

  珍寶閣大門匾額下方正好是個避雨的好地方,芙蓉以為自己應該會在這裡看到人的,但是當她走到這裡,還迎面吃了一陣被風吹來的雨粉,就是沒看到客人。

  見鬼了?

  芙蓉拿手絹出來抹臉,滂沱大雨像是一道水簾般讓街上的景色朦朧不清,但還不至於看不到人吧?

  「呀!客人在那邊!」被安排招呼客人的伙計也跟著出來,他突然指著一處喊著。

  芙蓉看過去,果然看到有人撐著傘站在大街中央,但那人將傘子拿得很低,芙蓉沒看清他的樣子。

  但剛才明明沒有人在那裡的!

  芙蓉嘴邊的笑容開始僵硬了。現在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那個客人要在這種傾盆大雨下,站在大街中央背向自己拜訪的目的地?接下來該不會發展成此人原來是小倩的同類,不敢在珍寶閣裡面等候是怕被這裡的仙氣所傷?

  這個假設實在是太貼切,芙蓉差點就相信了自己這無憑無據的猜測。

  「好像是位公子呢……書生般的打扮……」從芙蓉背後探頭的潼兒好不容易看清對方的身影,可也只能從衣飾認出對方是男性。

  「書生?」聽到關鍵字,小倩又驚又喜的從芙蓉袖子中飄了出來,她頂著一張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瞇著眼看向那雨中的人影,希冀著那是她的意中人。

  但她的意中人根本不知道她死了還留在凡間吧?不過要是那個人真的是小倩日思夜想的意中人,這就太戲劇性了!

  雨聲很大,雨中那人像是留意到身後的動靜般緩緩的轉過身,候在珍寶閣門前的所有人不禁屏息靜氣,有人更開始嫌對方轉身轉得慢,想快點把來人的身分掀盅。

  那個人轉過來,偏偏傘子的邊緣仍把最重要的臉遮住,他一步一步朝珍寶閣走來,但那速度實在讓芙蓉心裡焦急。

  一步……兩步……

  芙蓉和小倩眼睛都隨著那人走近而越睜越大,當客人臉容曝光的那一刻,她們兩人的表現更是兩極化。

  來人不是小倩的意中人,所以她一臉黯然的嘆了口氣想著自己真傻。小倩正回過頭打算和芙蓉說一聲後就躲回百寶袋中,轉頭一看卻看到芙蓉很精采的表情變化。那驚嚇、震驚的表情活像看到閻羅王親臨般……雖然小倩還沒有見過閻王爺,但她想像一個大活人突然看到閻羅王應該也是差不多的樣子。

  芙蓉差一點就尖叫起來,但想到小偏廳那三人還在吵著,她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她必須要控制聲量,但開口時聲音還是因為驚恐扯高了八度。

  「為什麼會是你!」

  與其說這是質問,不如說是悲鳴。

  芙蓉大大的退了幾步,努力和對方拉開距離,但珍寶閣始終是一家店,即使店面再大,空間也有限,她退得再大步也不可能拉開多寬的距離,所以她不禁怨懟的看了掌櫃一眼。

  芙蓉認得出來,自然潼兒也一樣,他的反應好些,只是驚訝了點,但卻沒有很意外。不過潼兒還是來不及向對方先行禮問好,因為他要緊跟著芙蓉,免得她突然在珍寶閣店面做出擺蠟燭陣這種蠢事。

  果然芙蓉一雙眼四處張望,停留之處全都是燭架、燈臺之類的東西。她仍然深信不疑蠟燭陣能驅趕某些她忌諱的人物。

  「芙蓉,要面對現實。」

  「不要!」芙蓉這次忘了壓低聲音,驚慌失措的叫著,她人已經縮在櫃檯之後,和還站在門外撐著傘的客人遙遙相對。

  掌櫃一臉茫然,雖說他知道來者是和仙界相關的人物,但具體是誰他並不曉得,因為他之前沒與對方見過面,而來客不自報身分他也沒辦法問太多,但現在看芙蓉和潼兒兩者天差地別的反應,他都搞不懂來者是客、還是敵了。

  引發芙蓉過敏反應的青年終於走到珍寶閣的門口,他先是轉身把傘子收了起來。雨很大,可他全身上下卻完全沒有被打濕。

  當他真真正正轉過身來時,所有人總算看清他的臉——不太健康的偏白臉色,斯文的臉配上薄脣。不知是否膚色偏白的關係,他給人完全沒有多少陽剛的感覺。

  珍寶閣的人認不出他,潼兒突然發現這不正是自己難得有建樹的時候?

  「潼兒見過秦廣王。」

  「免了免了。」秦廣王隨手揮了揮傘上的雨水,揮了一番也沒打算把傘先交給掌櫃處理。

  帶著滴水的雨傘,秦廣王走進珍寶閣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