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阿星系發生重大事故──

 

小鹿眼睛♀紅嫩脣瓣♀三角激戀♀吃貨誤國!(?)

 

全體注意,前有戀愛星人偷襲!

 

卡繆上將:你違反了宇宙教師保護法。

顏鈞:你侵犯了我的星際女人守護權!

梁依依:(⊙o⊙)

 

是男人就來打上一架吧!

 

 

廢物少女獵食記02我是她的男朋友!

廢物少女獵食記02封面(提案)ss  

----------------------------------------------------------------------------------------

 

 

身為盡責的飼養員,

除了提供宅子、正餐、零食、陪玩、陪睡(?)BLABLA

為了寵物的安全,顏鈞更竊聽了梁依依與其死黨的電話,結果……

──她的愛情口味竟是年長成熟的卡繆上將!?

怒火中燒的顏鈞下令十萬字的徹查報告,

沒有想到,此時蟲族海盜入侵。

眾人陷入惡鬥的當下,

卡繆上將抱著梁依依,如同偶像劇裡飄著花瓣的緩慢節奏從天而降!

混帳,吃他的住他的,竟還背著他亂來?

看他先揍死亂摸她的禽獸,再來揍死她!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04

書名:廢物少女獵食記02我是她的男朋友!

作者:陸山水

畫者:MIKI

上市日:2014年7月23日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等超商,或是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誠品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廢物少女獵食記02》試閱文

 

第一章 顏家的男人都容易讓女人痴狂?

 

  黑魔方內——

  一間大會議室內,刷啦投下了十來道實景的全息人影,有顏將軍的參將陸青、白立海和南迪斯,負責總務資源的費奧娜中將、軍工高科的新上任負責人白穆林上校、生化高科的負責人林昊中將等。

  「刷啦——」

  顏將軍高大魁偉的影像投下來,在主席座上出現。

  眾人立即起立,響亮整齊的敬禮和併腿聲響起:「將軍!」

  「嗯,坐下吧。」顏將軍已經五十多歲,但身居高位的氣勢、常年征戰的銳氣、刻苦不懈的訓練和巡航者的特質,讓他有如三十出頭的人,眉心深深的川字和鼻翼兩側的法令紋,讓人一見就知這是一位嚴厲苛刻之人。

  「三件事。」顏將軍的眼睫毛微微下壓,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表現。

  「第一件,與多德星系的戰爭已經進入收尾階段,我貝阿星系五大軍隊之中,戰功最彪炳者,在與多德人的戰後談判中自然列席更高,此役攸關重大,間接決定我們對周圍五個環繞星系的影響力,因此這段時間一切後方事宜的決斷權,全部交給顏鈞。第二件,這次戰爭中有一項重大的意外收穫……」顏將軍手指微動,投影並傳送資料。

  會議桌上方出現了兩男一女的全息影像。三人年紀都不大,均是藍色長髮,頭髮好像有自我意識般正在自然拂動,三人的額頭正中央有一塊微小的晶瑩鑲嵌物,不論男女都身材高挑修長,表情略顯傲慢,男性雅致俊俏,女性美麗精緻。

  「他們來自曼寧大星系群,是迪里斯星系的流亡皇室,途經貝阿與多德的朗尼戰場時,出手為貝阿星系提供了援助。」

  聽到這些訊息,眾人的表情便有些驚奇。

  迪里斯星系所在的曼寧大星系群,與貝阿星系所在的艾芙蘭大星系群的距離一點都不近,他們是怎麼流亡過來的?又是為什麼要不遠幾千萬光年的流亡?

  曼寧的文明分級要高於艾芙蘭,迪里斯在其中的地位不高,據說近乎是坎貝的附屬星系,由於距離比較遠,在座的人都不太清楚。

  「多的我不講了,我只提一點:這三位流亡到此的皇族身上帶著『奎拉』。」顏將軍頓了頓。

  眾人刷的抬起頭,顏鈞的拳頭驟然捏緊,就連老成持重的林昊中將也有些悚然變色。

  「以感謝他們的援助為名,聯盟力邀他們到貝阿定居,這件事基本上已經塵埃落定了。十天之後,他們會在聯盟官員的陪同下,到奈斯星區拜訪皇帝。我要求你們在最短的時間內,盡一切可能拉攏或者控制他們。」

  顏將軍眼睛微瞇,掃視一圈,對眾人鄭重的表情感到滿意,繼續道:「第三件事,蘭卡里布最近好像不太安分,注意他們,也注意一下西蒙。」

  話畢,顏將軍隨意揮揮手示意散會,似乎準備關閉加密眼,然後又略微停頓,轉向顏鈞道:「還有,我收到文夫人的傳訊,你那個林姚是怎麼回事?在電視上哭哭啼啼的,不成體統!」

  顏鈞愣了一下,腰板一挺正要回答,顏將軍突然又擺手道:「算了,你的私事我不管,你只要記住你肩上擔負的擔子。文夫人那裡為你挑了幾個非常有利的對象,甚至包括這位流亡公主,我看也是不錯的。你自己處理吧。」

  他看了一眼顏鈞那張肖似自己的英俊臉龐,突然有些感慨,又有些驕傲的道:「不過你的煩惱我是知道的,我們顏家的男人都容易讓女人痴狂……」

  陸青、費奧娜等人的表情突然微妙的僵了一下。

  「但是,你絕不能沉溺其中,這天底下的女人太多了,個個都愛哭哭啼啼糾纏不休,對付女人……」顏將軍的表情突然回味起來,開始興致盎然的向自己的獨子傳授一些鐵血的、種馬的大男人主義思想。

  顏鈞聽得非常認真,頗有心得,聽父親講到精采處,還忍不住拿出自己的戰略決策筆記本,在「對戰資源篇」後面寫上「對女人篇」,默默的做筆記。

  白立海參將忍不住別開頭,他真不忍心看這兩父子熱烈交流、好像全天下女人都已經跪舔的場景,難道他要告訴少爺你父親幾十年來就你媽一個女人,還被調教得團團轉,至今想起他都會悄悄躲在書房裡流痴情淚嗎?

  顏將軍以指點天下的豪情氣魄說了一陣,突然意識到旁邊還默默坐著一些對他知根知底的老部下,不禁老臉一僵,突然不高興了,板起臉陰沉道:「戰事吃緊,散會!」然後「刷啦」一下斷線了。

  陸青低頭揉了揉眉心,與林昊等人面面相覷一陣,轉向顏鈞道:「少爺,你該做指示了。」

  顏鈞還在回味筆記上的內容,那表情有些醍醐灌頂、若有所思兼洋洋得意,聽到陸青參將的提醒,他合上筆記本,板起臉思考片刻,眉頭微皺道:「林昊中將、白穆林上校,從現在起,請你們全力展示白羅生和庫尼的精銳科技實力。」

  「我要看到我們的高新武器和技術以每天一件的頻率占據艾芙蘭星系群的軍事界,比起不知底細的拉攏,我想這幾位流亡的皇室,應該更想知道誰才是貝阿星系最強大的力量。」

  「是。」白穆林明白少爺這是要暴兵亮肌肉了。流亡之人最想要的是一座牢靠的靠山以獲得安定,說不定心裡還懷揣著某些東山再起、光復失地的隱密想法,討好和拉攏是將選擇權交到對方手中,而展現實力和威懾力則占據了主動位置。

  「陸青參將、白立海參將,不管你們是出訪也好、交流也罷,等到那三隻皇族弱雞拜訪奈斯老皇帝的那天,我要艾芙蘭星系群的十六個星系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外交官是跟在我們的身後走進去的。」

  陸青與白立海點頭。

  「南迪斯參將,我將安排陸泉配合你進行情報收集工作。費奧娜中將,至於怎麼招待那三個人,我就全權交給妳了,我對這個不在行。那麼各自行動,散會!」

  十幾條人影起立敬禮,陸續消失。

  顏鈞關閉了加密眼,小圓桌邊依舊只有陸泉、林棟等人。

  林棟與白恩中尉湊到一起,小聲的討論起迪里斯的流亡皇族,兩人都對中間那位美麗高傲的公主挺來勁的。

  白恩把公主的全息投影一百八十度轉來轉去,讚道:「嘖,這妞真漂亮,有氣質!叼!」

  林棟摸下巴:「嗯……我覺得要想牢牢逮住這三位皇子公主、得到『奎拉』,最好使用傳統招數。」

  白恩:「什麼招?」

  林棟面無表情的說:「把少爺推進聯姻的火坑裡……啊不是,是推進美差裡,財色兼收,不算壞事吧?然後用少爺過人的魅力迷住美麗的公主,反正『顏家的男人都容易讓女人痴狂』……得到公主的身心和寶物後,再打著為皇室復辟的旗號,利用她進軍迪里斯星系,真是稱霸宇宙的好節奏啊!」

  白恩小聲笑:「嘖嘖嘖,科學家就是壞,叼!陸泉你怎麼看?」

  陸泉瞥了他們一眼,沒加入這種沒營養的討論,他摸著下巴,不知道正在考慮什麼。

  瑞恩坐在一旁,一邊回憶剛才的會議場景,一邊在實驗記錄上認真的為顏將軍畫肌肉結構剖面圖,並賦詩一首。

  顏鈞彎曲著手指,輕輕敲擊桌面,這一次會議的訊息量有點大,他也在整理著思路。突然他想起了什麼,對林棟說:「對了林棟,你那個可以追蹤、定位、監聽、防禦、變形、講冷笑話的多功能手機呢?弄一個給梁依依,讓她跟她媽聊去,省得煩。」

  林棟頓了一下,點頭稱是。他突然又想起心裡那點小疑問,考慮了一下少爺那深不可測的負EQ,忍了半天還是有點忍不住,問顏鈞道:「少爺,你跟……梁依依……我的意思是……」

  顏鈞皺眉斜瞥他:「什麼事說啊!你什麼時候這麼娘們兮兮了?」

  林棟想了想,怕少爺一激動把他扔出去,決定換一個照顧他面子的方向順毛問:「少爺,梁依依好像對你來說很不一般,我的意思是,你覺得有沒有可能……她喜歡你?」

  顏鈞愣了一下,表情微微一變,漸漸皺起好看的眉頭,他別過頭,有些深沉的看向窗外,感慨道:「你猜得沒錯,她早已對我情根深種了……」

  瑞恩畫剖面圖的手頓了一下,迅速掏出手機查詢情根深種的意思。

  「不過,……」顏鈞臉一冷,站起來豪情萬丈的對部下們道:「你們都知道我是不可能回應這些無聊的少女心事的。正如父親所說,女人,只不過是過眼雲煙和餐盤點綴,男人的歸宿永遠只有三個地方——天空、大海,和宇宙!」

  他瞇起眼,優雅又超然的仰望著天花板,他想,他是注定要走上父親那條鐵、血、無、情的老路了。

  「啪、啪、啪……」只有瑞恩鼓起了掌。

 

    ……★……★……★……

 

  七點十分,晚飯後的餐桌邊。

  長桌上擺滿了精緻的甜品小食,部分被吃光了,部分還剩一些邊角。

  梁依依坐在桌邊,幸福又尷尬的打了一個嗝,女僕們為她端上清口用的雪葩,並撤走她手邊揩拭過的餐巾,在她的膝頭重新疊放一條。

  她戀戀不捨的用叉子叉起餐盤中的一節大鰝龍蝦肉。大鰝龍蝦肉上面澆了清亮香濃的秘製調味醬,肉質鮮腴白嫩得幾乎在叉子上微微顫抖……可她實在是吃不下了,顏鈞又早早吃完回書房忙去了,不然可以給他吃,要知道浪費食物真的是一種犯罪。

  她無奈的放下叉子,揉揉肚子站起來,向一直在門邊侍應的主廚先生微微鞠個躬,以表達感激與讚美之情。她的母親也是個小主廚,關於吃這方面的風俗與禮節,她說得上是「略懂」。

  梁依依仔細擦乾淨嘴角,拿起桌上顏鈞給的新手機看一眼時間,對阿連道:「阿連,我現在可以去找顏鈞嗎?我們候補生的宿舍十點門禁,我想告訴他得早點開始訓練。」

  阿連頗為抱歉的鞠躬道:「很抱歉,依依小姐,現在少爺正在辦公,可以稍等半小時左右嗎?」

  「好的。」梁依依點點頭,在桌邊耐心等著,拿起手機嘗試功能。

  晚飯前她打了一通視訊電話給媽媽,一解思母之苦,現在她想打給薛麗景,試試新手機的冷笑話功能。

 

  書房裡,顏鈞正在檢查軍工建設兵團的生產成績,並來回比對兩張圖,一張是艾芙蘭大星系群的輻點礦源圖,一張是夜旗軍實際控制的礦脈圖,正當他在輻點圖上做批示時,桌上的監控器突然閃了一閃,「嘀嘟」一聲開始自動監聽。

  這是林棟給他手機時順手扔給他的監控器,作為多功能手機的配件,可以無視距離、不留痕跡的監聽通訊內容。顏鈞握筆的手頓了一頓,梁依依的第一通電話打給了媽媽,第二通電話會給誰他有點好奇,於是他拿起監控器上的耳麥塞進耳朵裡。

  那一頭的薛麗景正在詢問梁依依下午的去向,劈里啪啦語速很快:「妳還在外面玩?伯母跟妳在一起嗎?我晚飯的時候去找妳好幾回呢妳都不在,今天不回來嗎?膽子真肥!抓到會被罰的!」

  「對了,今天二食堂有大醬肘子和限量供應的豪華細骨龍排,是二食堂特地給林姚做的,我沾光吃到了一點,妳後悔吧!」

  梁依依慢吞吞的解釋:「不是呀,我今天沒有出去,在、在、在忙別的事吶。」

  薛麗景:「哎?妳這呆瓜能忙什麼事,怎麼不叫我幫忙呢?辦完了嗎?要不我過去找妳?我有一個特~大~喜訊要告訴妳!真是大事!」興沖沖的感覺。

  梁依依趕緊擺手,雖然對方看不見:「不行不行,現在不能過來,我、我、我在洗澡……」又騙了薛麗景一次,真不高興。

  薛麗景更興奮了:「這麼巧,我也在洗!」一旁響起配合的水聲和大力搓泡泡聲。「不如我們視訊共浴吧?好主意好主意,我現在就打開全息視訊,把場景投過去!」

  梁依依看一眼身後的女僕們,手擺得更凶了:「不行不行!不要,千萬不要,妳別打開啊!」

  薛麗景撇嘴:「怎麼啊,妳怕身材輸給我啊~呵呵呵!本人閱女無數,經過我的神眼鑑定,妳的身材還是可以的嘛,胸部不大不小,我的手雖然無法『把妳抓牢』,但是妳男人絕對可以滿滿的一手掌握哦!腰嘛軟軟的,屁股長得最好,是圓溜溜、翹嘟嘟、非常肉感的桃子屁股哦!我偷偷摸過,所以妳在害羞什麼啦!」

  正做資源分析的顏鈞被這鹹濕的對話突然襲擊,耳根刷的爆紅,筆差點掉在地上。智商太高的壞處就是想像力太強,他不可自控的開始腦補細節畫面……真是,真是太過分了,這種話、這種話透過耳麥聽到,真是……這個叫薛麗景的女人真是……一定要讓梁依依離她遠一點!他內心不自覺的咆哮起來。

  梁依依也被說得耳根泛紅,蚊子哼哼道:「薛麗景妳在說什麼啊……妳好好洗澡吧,我不跟妳說了……」她羞得只想掛電話,連想試手機冷笑話功能的初衷都忘了。

  薛麗景連忙說:「哎等一等、等一等,別掛嘛,我真的有重要事情要說啊!是關於一件很機密的事情。」她突然變得小聲:「這是某個與西蒙家族關係密切的高年級學姐透露給林姚的——」

  「蘭卡里布星系的內閣總理正在四處出訪,本週有可能會到貝阿星系,因為日程緊湊,所以只到白林學院參觀,我們天痕軍校會派精英學員到白林學院接受檢閱,與此同時……」薛麗景再度降低音量:「我們學校要出兩個節目,到白林學院參加會演,迎接總理大人!」

  顏鈞一頓,皺眉,這種消息低年級學生居然也能知道。

  梁依依愣了愣,想一想道:「這跟我有關係嗎?」

  薛麗景恨鐵不成鋼:「當然了,有節目就需要選學員當演員啊!在這麼重要的節目上露臉,意義重大啊!不僅本校的上層精英會看到,白林學院的帥哥們也能看到,這是一次寫進檔案裡的榮譽,更是數不清的勾搭機會哦傻瓜!」

  「妳不是也懷揣著釣金龜婿的願望嗎?不然妳當初怎麼會去撲……」發覺自己差點說漏嘴,薛麗景嚇得趕緊捂嘴,「哎呀總之妳懂的啦!我纏了林姚好久,靠她出面才為我們爭取到兩個重要角色,其他人真是羨慕不來的啊!怎麼樣?妳興、奮、了、吧!」

  梁依依沉思片刻沒什麼感覺,可能她還不清楚表演的方式吧。「那,我是要演什麼?」

  薛麗景再次亢奮:「是話劇,劇本是我極力推薦的!妳記得我們地球流傳了幾千年的著名愛情故事嗎?《梁山伯與祝英台》!」

  梁依依知道這個:「哦哦哦,那個我知道,好像是說祝英台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然後被梁將軍發現從而相愛的故事?」

  顏鈞皺眉:那不是《花木蘭》?

  薛麗景大手一揮:「妳記錯了!是說梁山伯和祝英台在舞會上一見鍾情,但是因為家族世仇不能在一起,私奔不成功,最後因緣際會相繼服毒自殺的故事!」

  梁依依:「哦哦對,是這個。」不停點頭。

  顏鈞挑眉:那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難道他祖上傳下來的地球書籍都是錯的?!

  薛麗景得意洋洋:「我們參演的就是那一幕——梁山伯在祝英台的窗臺下唱歌時,我演放哨的小廝,妳演窗臺下的那棵樹!妳的戲分太多了梁依依,那一幕裡,妳要時時刻刻站在臺上,時時刻刻喲!哇哈哈哈,興奮傻了吧!」

  梁依依也很驚訝,她感激道:「給我這麼重要的角色呀,我沒想到居然可以演到一棵樹,謝謝妳哦薛麗景,妳真厲害……」

  顏鈞:……

  薛麗景被表揚了有些害羞:「哎呀,我們是好朋友嘛……到時候妳就知道了,排演的時候肯定有好多優質帥哥,眼睛別看花哦!嘿嘿……對了,說到這個,妳最近的戀愛動向如何?有沒有喜歡上哪個男生?」

  顏鈞挑眉,豎起耳朵。

  「啊?沒有啦,怎麼突然問這個……」梁依依對這種話題有點害臊,手指在桌上畫圈圈。

  顏鈞:哼,撒謊。

  薛麗景:「咿——害羞了喔。對了,我們還沒有交流過戀愛史哎!這可是閨蜜必經的一步哦,同睡同洗澡,再加同聊前男友……快,妳先講,妳有過幾個男朋友?」

  顏鈞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咯登了一下,耳朵豎得更高了。

  梁依依遲疑的想了想——

  幼稚園的那個,是每天送麥趣糖給她的初戀,他們度過了美好的吃零食時光;小學三年級的那個,是經常用零食糾纏她、奪走她臉頰初吻的二戀,他們度過了美好的吃零食時光;還有小學四年級時,每天用棒棒糖拐她去看動畫片的三戀,他們度過了美好的吃零食時光……可是自從梁女士發現她容易被吃的拐跑後,就對她嚴加看管起來,後來再也沒有美味(?)的愛情(?)發生了。

  於是她羞澀的道:「差不多算是,三個吧……」

  顏鈞的表情突然凍住了,俊眉緊擰,雙眸微微睜大,眼裡燃燒起了莫名其妙的怒火。

  薛麗景捂嘴笑:「哦~經驗還算豐富哦~那最高程度到哪一壘?」

  梁依依想了想,是親臉:「嗯,親親吧。」

  顏鈞表情一癱,手裡的氪金遙感筆被他捏成了粉末。

  薛麗景想了想梁依依的喜好口味,信心滿滿的猜測:「我敢肯定,妳的男朋友個個年紀都比妳大。」

  梁依依疑惑:「咦,是啊,妳怎麼知道?」都大她半歲呢。

  薛麗景得意非凡,搓著身上的泡沫,順嘴歡快的說:「這還不好猜?一看妳喜歡卡繆上將喜歡到情不自禁就知道囉!口味是年長成熟……」她突然一驚再次捂嘴,媽呀,她今天肯定是洗澡洗暈頭了,說漏兩次!

  ……喜、歡?顏鈞的眉心擰成了一座山。

  ……卡?繆?!他緩緩將耳麥拿出來,不自覺的在指間捏碎。

  ——情?不?自?禁?……

  顏鈞慢慢抬起了逐漸陰沉的臉,凝重的盯著前方。

  喜歡,喜歡,喜歡……是的,他該注意的不止是「喜歡」兩個字,不止是這個,他應該注意的是,這短短一句話裡,蘊含著太多值得猜忌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