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古人說過,人善被人(吃)欺,誠不唬人。

 

十字梟海盜團團長,甜甜‧碎石‧黑骷髏小姐駕到!

接觸→綁架→梁依依小盆友慘遭流放。

 

如果厄運和困難這種東西一定要找上她,

那,她就把它們全都吃掉!(握拳)

 

梁依依:阿門阿彌陀佛真主在上嘰哩咕嚕顏鈞保佑!!(╥﹏╥)

顏鈞:蠢貨,誰准妳被綁票的!

 

 

 廢物少女獵食記03(完)封面(提案)ss  

廢物少女獵食記03這輩子只想吃你

 

 

梁依依其實是戰鬥力成謎、防禦值最高的食物鏈霸主──獵食者?

眾人:開什麼星際玩笑!

即便令人不可置信,但面對眾世家的虎視眈眈,

以及顏老將軍「一定要生兒子」的任務命令,

負情商一根筋的顏鈞少爺打算進行攻克橋頭堡(丈母娘)的戰鬥──

從梁女士那獲得隨意使用梁依依身體產權的權力(?)

眼看他已經取得二分之一(下半身)下半生的幸福,可以再實行「Plan B」時,

卻不料十字梟海盜團從天而降,綁走了梁依依這個小軟妹!

──蠢貨!以本少爺的能力,妳跑到哪裡我找不到妳?!

──我只想躲到你心裡。(´//////`)

 

 

 

 

已出版集數

 

廢物少女獵食記01你聞起來好好吃

 

 

廢物少女獵食記02我是她的男朋友!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08

書名:廢物少女獵食記03這輩子只想吃你(完)

作者:陸山水

畫者:MIKI

上市日:2014年9月17日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等超商,或是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誠品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廢物少女獵食記03》試閱文

 

第一章 有顏鈞,so easy

 

  送走文大師後,顏鈞站在通道口,捏著下巴陷入沉思。

  陸泉等人也攢眉不語,各想各的。

  一會兒後,陸泉突然道:「我聽剛才文大師的敘述,雖然他講得玄之又玄,極盡讓人好奇,但對於所謂的『獵食者』卻講得不清楚。他所知道的都來源於塞厄的筆記手札,年歲很久遠了,他剛才之所以盡量誇張、一唱三嘆、一波三折、講講停停的,無非就是要引起我們的好奇與信服,讓我們不得不對他掏出實話。但即便知道他的目的,我們也沒辦法……正如他所說的,如果我們想研究梁依依,那麼,可能還是要靠他。」

  「獵食者……」林棟感慨道:「如果一顆未開化的星球上,在物種進化中強於其他物種的智慧生命,會占據食物鏈的上層;而在類似於貝阿文明這種程度的文明星系中,像少爺這樣的,最先發現並掌握高能級的β能量、並且適應了宇宙空間生存的巡航者,會占據食物鏈的上層。那麼……如果真的如同塞厄的見聞筆記中所寫:獵食者可以抽取巡航者的β能量,並且使用β能量就如同使用自己的身體一般流暢輕鬆,擁有匪夷所思的強大能力,那豈不是說……在這個宇宙叢林的金字塔中,獵食者是高於巡航者的?」

  「甚至是……」瑞恩用筆敲了敲下巴,補充道:「獵食者,狩獵巡航者?他們才是……食物鏈霸主?」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

  梁依依……強於少爺?!

  以霸主姿態坐在少爺的頭上?!

  眾人想像了一下局促無能的梁依依坐在金字塔的頂端害羞的俯視少爺的場景……不約而同的開始狂搖頭。

  「想多了,別開玩笑了。」羅奇銘道。

  「這不科學。」瑞恩道。

  「理論依據不足,僅僅只有相似性而已。」林棟道。

  顏鈞抱著手臂來回走了幾步,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一想起梁依依,滿腦子都是她那些莫名其妙的蠢話,還有她抓著他的手、仰起頭看他的弱雞樣子。真是怪了,看來過於靠近一個人,就像過於深入一座山,將無法客觀的分析它的全貌。

  顏鈞瞥一眼陸泉,就像在疏理思路一般沉聲問:「梁依依的特長?」

  陸泉微頓,腳跟一併,果斷回答:「吃!」嗯,沒錯吧,他當初可是全面研究過她的資料,「幾乎可以一整天不間斷的一直吃,而且不易發胖,消化能力……非常驚人!」

  顏鈞頓了一下,反覆想了想,他女朋友的特長就是「吃」?這樣就沒了?怎麼可能就這麼點內涵?!這讓顏鈞很沒有面子,他停住腳步,瞇眼斜看了陸泉一下。

  優秀的馬屁精,哦不,優秀的侍從官陸泉先生立即善解人意的補充道:「當然!梁小姐還善於品鑑全星系的美食(愛吃),擁有豐富的物種鑑別知識(能吃),而且擁有最挑剔高雅的味覺審美(會吃)……」那個排在最熱衷食物第一位的,估計就是少爺您了,「當之無愧是一位頂級的、淵博的、星際的美食家!」

  顏鈞勉勉強強的點點頭,「嗯,講得還算務實……繼續回顧。」

  陸泉繼續背誦資料:「梁依依值得注意的特殊點有幾個,一是她的父親梁為,他是地球聯軍第一代的生化改造人,基因上也許就此有了異變;第二,她出生在遭受戰創、嚴重輻射的地球,雖然梁家是軍人家庭,擁有完整的高抗輻射裝備,但地球的惡劣環境可能也是造成她異常的原因之一;第三,她幼小時期還經歷過一場星際磁暴。」

  「據梁母介紹,梁依依在胚胎期汲取的養分便異常的多,梁母懷她的時候也極其能吃,而且不得不什麼都吃,吃光了儲備的淨化食物後,不得不吃地球上被輻射的原生生物。但很奇怪,兩母女都沒事。地球人的體質本來就弱,在進入一級文明後雖然有大幅提升,但他們的基因有高度集成和易被改寫的特點,非常容易受到宇宙射線、高能粒子和輻射的影響,食用了重度汙染的水和食物,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幾乎沒有後遺症。」

  「嗯。」顏鈞點頭,示意他繼續。

  「如果套著獵食者的特點去分析,有幾大疑點,除了『吃』β能量,梁依依完全沒有體現出任何有用的能力,她不具備攻擊性,而且她的『吃』法,完全沒有狩獵優勢。」陸泉道。

  「或許……她是一名進化中的……」林棟思索道。

  聽到「進化」一詞,顏鈞一頓,驀地想到卡繆那個老東西讓梁依依做的「能量實體化訓練模型」……難道梁依依真的能練出能力?

  他思索半晌,一言未發,正準備抬腳回房,陸泉開口叫住他。

  「少爺。」

  顏鈞回頭。

  「加上文大師,已經有幾個人知道了梁依依的特殊,而且沒有一個人是我們目前可以控制的。且不說研究她的未來潛力,只說她現在的用處——能幫助巡航者突破超級閥這一點,就有可能引發戰爭了。」陸泉推了推眼鏡,道:「還有半年,勒芒.德普路斯會議就要召開了,我們不能讓任何個體巡航者有超過你的可能!那等於將大把的利益拱手讓出去,所以……少爺,請想想對策吧!」

  顏鈞點點頭,似乎早就想好了般,一字一句的道:「死遁吧。」

  「死遁?」

  「讓她『死』在某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人死了,總不能再叫我交人吧?即便他們不信……」顏鈞聳肩,「那就找啊!找到算他們的。嗤,沒有任何一個家族,會為了某個子姪口中未經證實的、毫無實際證據的片面之詞,就想與我顏氏開戰。戰爭的理由是什麼?為了一個據說能吸取β能量、不知生死的女人?誰信?」

  說罷,他轉身離開了。

  陸泉突然又想起什麼,伸出手似乎想叫住他,但隨即又閉上了嘴。他剛才居然想到一個很無聊的問題——梁小姐要是「死」得永世不能露面,那麼少爺,你準備娶哪個小姐回薩爾基拉?總有一天將軍會壓著你結婚啊!

  但他立刻又覺得自己吃錯藥了,這時候想這種無聊事。

 

    ……★……★……★……

 

  打開主臥室的門,顏鈞停在門邊。

  梁依依正倚在桌子邊,嘴裡「吧唧吧唧」吃著零食,手裡握著手機講話。她回頭看了一眼門口,挺拔修長的顏鈞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兒,以一副揣摩和分析的表情看著她。

  「薛麗景,我先不跟妳講了哈……嗯,顏鈞回來了。」梁依依掛斷手機,轉頭看著顏鈞緩步走過來。

  略微貼身的禮服襯衫穿在他身上,修身,亦沒有埋沒隱約的肌理曲線。最上方有兩顆釦子沒有扣上,鎖骨隱約可見。

  他停在梁依依的背後,瞇眼俯視她。

  由於顏鈞太高,他這樣莫名其妙貼在她身後俯視她,就像頭頂的燈罩似的遮住了梁依依頭上好大一片光,她彆扭的轉過身來,仰頭疑問道:「啊?」

  顏鈞左左右右看了她一會兒,沒忍住好奇。她這樣一天不停的吃,他餵的那些東西都被她吃去哪兒了?

  顏鈞伸手去探梁依依的肚子,梁依依反射性的發現有冷酷無情的敵人想探查她的小碉堡,她立即「咻」的一聲吸氣收腹,藏起她羞澀的小肚子!

  「……」顏鈞頓了頓,默默的在她軟肚子上摸了摸,鄙夷道:「妳這是收腹了?收腹了還有,嘖。」

  梁依依不好意思的狡辯道:「那是因為我剛才吃了不少,但是我消化特別快,很快我就會消化掉這個『圓形小碉堡』了。」

  顏鈞隨意的嗤笑一聲,瞇眼在她身上上下掃視著,思考她的能量問題。她每天進行著如此高熱量、高頻率的能量攝入,卻沒有匹配高強度的運動與消耗,竟然沒有造成脂肪囤積,那麼那些能量都去了哪兒?她還直接吸收能量等級最高的β能量,同樣的,吃了就吃了,也沒有下文。

  這不對啊!不守恆啊!

  梁依依見顏鈞對她又摸又瞄的,視線非常「灼熱」,不禁臉紅了起來。她其實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她深深感慨自己不再是十七歲的懵懂少女,都已經十八歲了(= =)……而且,顏鈞這種眼神的意思,她好像也比較了解了。

  梁依依清醒的後退一步,特別誠懇坦率的對顏鈞說:「顏鈞,對不起,我知道你想親近我,嗯……」她嚴肅沉思著,又說:「其實我也很想親近你,但是我媽媽說,如果沒有她的審查同意,我們是不可以……的……」她捏手害羞,「就是……哎呀你懂的啦!」她嬌羞的捶著顏鈞。

  顏鈞莫名其妙被她捶了好幾下胸,瞪著她,把她亂七八糟的話想了一遍,道:「什麼?!妳怎麼突然說起這個?還有,我為什麼要經過妳媽媽的審查同意!本少爺想做什麼難道還要她批准?」

  梁依依覺得他的這個問題問得很奇怪,「當然啦,她是我媽媽呀,我是她養育大的,她至少擁有我一半的製造權和產權。」

  「嘖,她只養了妳十八年,我要養妳幾十年。妳想想,妳的產權是不是應該歸我?!我就是妳的天!妳聽她的還是聽我的?!」顏鈞的殺人視線逼視。

  梁依依屈服於顏鈞的淫威,艱難的思考了一會兒道:「好吧,我聽你的……」她微微一頓,「但是你可不可以聽她的?」

  「嘖!」顏鈞拎起拳頭就想揍她,惡狠狠的抬起手,卻只是輕輕抹掉她嘴角的一點零食屑。

  梁依依被他裝腔作勢的凶樣逗得笑了笑,伸手握住他粗糙寬大的手掌搖了搖,自作主張道:「那回去就去看我媽媽好嗎?就這麼決定了啊!哦,還有啊!」她突然想起來,「顏鈞你幫我告訴白上校啊,告訴他你同意了。」

  「同意什麼?」顏鈞乜斜。

  「同意我……」梁依依興奮的傻笑著,「拍廣告啊!」

  「什麼?!」顏鈞愕然。

 

    ……★……★……★……

 

  暮色晶痕的直航道中,一支陣型緊密的獨立團飛速通過一道關隘,一艘華麗的大型禮賓艦被拱衛在鐵灰色的戰鬥團中央。

  在禮賓艦的斜後方,有一艘看上去尋常無奇的護衛艦。

  在護衛艦大餐廳內的薛麗景,趴在全景牆邊看著外面的宇宙。她時而無神的望一眼梁依依所在的禮賓艦,時而痴痴看著虛無的遠方,有時候在牆上用手指悄悄寫著「門奇」,然後又驚慌的用手掌擦掉,有時候低頭傻笑起來,有時候又突然清醒過來打自己一巴掌……

  真不知道她在幹什麼。

  餐廳門自動滑開,白恩目不斜視的大步走進來,完全沒注意到牆邊的小矮子。他風風火火去自助吧檯邊拿飲料和吃的,選完一、兩樣便放在小機器人手上,粗魯的踹它一腳,讓它端去桌邊放著,然後自己回頭接著挑,等會兒會有一大批操蛋懶人過來吃東西,不多準備點不行。

  薛麗景還是痴痴的凝望著無盡的黑色虛空,在小機器人經過她身旁的時候瞥它一眼,於是她很自然的拿走了它托盤上的食物,而後一邊吃,一邊繼續她時而胡思亂想、時而出神的狀態。

  小機器人滑到桌邊準備擺放食物,但看著手上空空的托盤,似乎CPU卡了一下,而後又只好無助的滑回白恩腿邊,揚起頭,用圓溜溜的一對大黑眼看著他。

  「嗯?!」白恩看一眼這腦殘機器人,又看一眼空蕩蕩的長桌。東西呢?你丟哪兒去了?我叼!果然白穆林出產的家用機器人就是不可靠!他憤憤然又拿了兩塊蛋糕給它,極具夜旗軍傳統的一踹,然後轉身接著找他最喜歡的低度拉蘇酒。

  小機器人小心翼翼的捧著東西滑向長桌邊,路過神神叨叨的薛麗景時,又被她麻木的伸手一撈……

  「嘀,嘀——」小機器人驚慌無奈的滑回白恩腿邊,仰頭。

  「我叼!」白恩轉頭遍尋一圈,看到了全景牆邊那個吃得悠然自得的矮子,他把手裡的酒往機器人托盤上一放,大步走到矮子身旁,惡意俯視她。

  薛麗景轉身,看到一堵壯實胸膛,然後再抬頭,看到一名下巴上還掛著鬍碴的英俊熊男子,正非常尊敬、極其鄭重——她認為的——看著她,於是她強打起精神,拿出熱情的交際風範笑道:「這位長官!你好呀!」

  白恩盯著她的頭頂看了半天,末了覺得還是不跟她計較算了。才到他鎖骨位置的矮子,眼睛上還架著兩個黑框,精神狀態還不正常,真可憐。

  這時候,勤勞的小機器人又來了,它小心翼翼的托著酒,靈巧的穿過白恩與薛麗景之間,準備傍著白恩的長腿滑向長桌邊,正當它即將成功穿過「白恩之腿」這個關卡時,卻突發了意外事件。

  白恩低頭看到機器人後,腿賤的習慣性踢了它一腳;小機器人被踹得往前一突,就自然而然的撞倒了薛麗景;薛麗景無處可扶,便下意識的伸手一扯……白恩的襯衫就這樣被扯得爆衫了,釦子崩落得滿地都是。

  薛麗景同學兩手一扯、兩手都很用力,扯出了衣領、扯出了平衡、扯出了春光,她默然盯著白恩的大好胸膛看了許久,而後又抬頭看了一眼他抽搐的黑臉,驚醒,連忙小心的為他將襯衫塞回去,大力一拍他胸肌,拍馬屁道:「長官你身材真棒!」然後她又默默的後退一步,往凌亂不整的襯衫縫隙裡看了幾眼,再次真誠的豎起大拇指讚道:「長官你有八塊腹肌!」

  「尼……叼……尼……尼瑪……」白恩口吃著,像是看腦殘瘟病般斜眼看著她,而後用力把上衣一攏,奪路而出。

 

  陸泉等人正在控制室裡聊事情,白恩不期然的大步闖進來,招呼也不打,就一屁股坐到中控椅上,煩躁的抖腿敲扶手,看上去略顯暴躁。

  「你怎麼了?」陸泉瞥他一眼,「衣服也不扣,很熱嗎?」

  「白恩,吃的擺好了嗎?太棒了!走吧,我們去餐廳說吧!」瑞恩積極道。

  「嘖!」白恩沒有正面回答,反而打斷他們的話,道:「你們幾個!禮賓艦那麼大,幹嘛要跑到我護衛艦上來!影響我們的正常防衛!」

  「哦,你得了吧,我才不要待在那兒……」羅奇銘哀號。

  林棟淡定道:「現在整艘禮賓艦上,都飄蕩著少爺刺鼻嗆人的詭異怒氣,經我的分析,該怒氣的組成成分應該有50%的欲求不滿,20%的誤會丟臉,20%是即將拜訪女方家長時的焦躁不安,還有10%的處男之怒♂明確指向遙遠的白穆林。」

  「也只有梁小姐才能在少爺變換著各種角度瞪她的時候保持這樣的泰然自若吧。」

  「她那是麻木不仁吧……」

  「嗯,是啊,還能在少爺敲桌打椅的時候,興致勃勃的餵他吃東西。」

  「並且讓少爺糊裡糊塗就同意了讓她拍廣告。」

  「嗯,戰鬥力成謎、防禦值最高的,其實是梁小姐啊……呵呵~」

  「……其實少爺讓她拍廣告,也有自己的考慮。如果真的要死遁,這是一個打造萬眾矚目話題的好機會嘛。」

  「嗯,況且她即將被關一生啊!就這麼點小要求,當然要滿足。」

  「白穆林和圖克還真是……一不留神就讓他們拐帶了梁小姐,對於壓榨我軍任何相關人物的剩餘價值,他們都是不遺餘力。」

  「白穆林好像一直沒有放棄讓少爺拍賣肉廣告的想法,推銷他那款滯銷的潛行魚Z型弧光炮。」

  「就像門奇替『那崔卡』拍過的那個?裸上身扛火炮狂奔賣肉?他想讓少爺拍?!哇哈哈——真是瘋了……」

  「嘖,你們幾個別閒聊了,到底決定了沒?誰跟我去?」陸泉插話,再次提出這個問題。

  「去?去哪兒?」白恩問。

  「陪同少爺去拜訪梁任嬌女士。」陸泉解釋,「根據地球的風俗習慣,這次拜訪顯然是非常重要的,包含女方家長對男方的刁難性質的嚴峻考核,它的成敗關係到少爺下半身的幸福,所以這次跟我一起去的人一定要做好打硬仗的心理準備,要……」

  陸泉話還沒說完,白恩就立刻揮手打斷他,「我不去,我要操練駐軍,很忙的!」

  陸泉於是看向餘下眾人。可眾人紛紛低頭看手,抬頭看燈,遠目看宇宙……

  這種攻克橋頭堡(丈母娘)的戰鬥,絕對的費力不討好,除了要當綠葉襯托少爺的偉岸,還要當盾牌抵擋丈母娘的攻擊,更要犧牲尊嚴吸引丈母娘的仇恨,幹好了沒他們的事,幹不好就要承受少爺處男之怒♂的攻擊……所以,不去,堅決不去。

 

    ……★……★……★……

 

  半小時後,禮賓艦駛近了斐爾尼科濟星球。

  白羅生的光履引橋就在前方,牽引著顏鈞所帶的獨立團入港。

  片刻後,禮賓艦和兩艘隨行護衛艦落在白羅生的空中泊區內。

  顏鈞拉著梁依依的手從禮賓艦上慢慢走下來,下方列隊的廠區軍人立即齊刷刷抬手敬禮,「啪」的一聲,就像與空氣擦出了火花。

  白穆林站在最前方,笑得鳳眼斜飛,見牙不見眼的,就像看到了兩捆鈔票慢慢走下來。

  他無視顏鈞的黑臉,熱情的迎上梁依依,不辭辛勞的帶她參觀一號廠區,還拿了幾把袖珍模型槍讓她玩,然後隆重介紹了他重金請來的地球族裔大導演——撕片兒包哥先生。

  包哥對地球同族梁依依小姐的外形條件進行了一連串強力的、沉重的、慘無人道的表揚,將梁依依誇得差點飄起來,小臉紅紅的,要用力捏著顏鈞的手才不至於讓自己同手同腳。

  到了拍攝場地後,包哥拿出筆記本,介紹了幾個廣告場景,據說簡單又不乏精采,既能烘托人、又能烘托物。

  「依依小姐,您先背背這些詞?」

  「好。」

  梁依依便開始認認真真背詞,包哥期待的看著她;半個小時後,梁依依還在兢兢業業的背詞,包哥耐心又期待的看著她;再十五分鐘後,梁依依還在自言自語的背詞,包哥震驚又期待的看著她……

  顏鈞以為這破導演替她安排了多麼複雜的臺詞,走到她背後一看——兩個廣告,總共才十句話!

  「梁依依,妳在這裡翻來覆去背什麼啊?!十句話妳要背這麼久?!」顏鈞忍無可忍的低吼。

  「不是啊,我只是在思考我該用什麼樣的表情和語氣來表現,哪個地方是不是該停頓一下,哪個地方要重音。你不懂的,這些我肯定都要預想一下。」梁依依很有心得的對他揮揮手。

  「依依小姐您真是太有天賦了!」包哥絕不放過一絲拍馬屁的機會,「自己就知道揣摩這麼多!您有過藝術類的表演經驗吧?」

  梁依依不好意思的謙虛道:「沒有,只有過一點點底層的表演經驗啦!小時候跟媽媽跳過社區廣場舞,幼稚園的時候拿過健美操大獎,小學一直擔任學校的播音員,初中一直是啦啦隊的……」

  「難怪啊!這些都是豐富的表演經驗啊!那依依小姐您完全不用擔心拍廣告會生疏,不如您先試一次?您要是怕忘詞,就從詞多的那個試起?先說庫尼生化吧?」

  「好的。」

  梁依依拿起庫尼生化的魔術美人貼托在手中,在眾人的注視下略有一點緊張害羞,她帶著鄰家女孩的可愛笑容,娓娓道:「早上使用它,讓您一天精神煥發、神采飛揚;晚上使用它,讓您睡得香甜、美麗入夢……透過它的內部調理,使您……」

  顏鈞挑起眉頭,沒想到梁依依居然說得像模像樣的,一頓都不頓,這不科學啊!

  梁依依對於自己初次嘗試就這麼順利也很高興,笑容不禁更燦爛幾分,說完最後一句臺詞「有庫尼,so easy~~」就結束了,她有些振奮的將美人貼高高托起,以更加鏗鏘響亮的聲音,順利的結尾道:「有顏鈞!so easy~~」

  林棟:「……」

  陸泉:「……」

  瑞恩:「……」

  白穆林:「噗……」

  顏鈞抬手,捏眉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