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怪客團精采大結局!

但辛苦的依舊只有郝仁!

這年頭好人果然做不得啊……

 

 

 

紅眼怪客團之王子病

紅眼怪客團04封面(提案)ss  

----------------------------------------------------------------------------------------

 

 

我是郝仁,相信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我真是個好人了。

這一次,紅眼怪客團不出動,畢竟光是埋自家的坑都來不及,

因為高帥壯的我居然被一位「王子」看上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被一位古代王子的靈魂上(身)了!

他不禁將我的身體洗得香噴噴的,

還買了King size的床和一匹駿馬!

真當自己是王子啊!

更可怕的是,馨萍姐居然愛上了這個王子,

每天像獵人一樣盯著我的肉體,想趁我昏睡時擅自使用。嗚嗚~~

人家流行的是來自星星的你,不是來自遠古的鬼魂啊!

 

 

 

 

已出版集數

01紅眼怪客團之美屍坊

222  

02紅眼怪客團之鬼旅行

03紅眼怪客團之模特惡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13

書名:紅眼怪客團之王子病

作者:天馬

畫者:CHI77

上市日:2014年11月26日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60元

購書方式:可至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紅眼怪客團之王子病》精采試閱

  當郝仁一路飛奔穿越圓屋和主屋間的長廊時,依然沒有減速,直到手摸上主屋廚房的門後立刻開門、進屋、用力關上門。緊張的氛圍繃得他胸口好緊,就像有人狠狠掐著他的脖子阻止他呼吸一樣。

  「呼……喝……哈……好奇心實在太可怕了……呼……實在不該輕舉妄動……」

  郝仁彎下身軀,雙手扶在膝蓋上不斷喘息著,胸膛上下激動起伏,眨眼間意外瞥到前方一抹嬌美的身影,緊繃的神經未能來得及接受家裡還有其他人在的事實,嚇得他當場失聲大喊。

  「啊——————」

  這一吼響徹雲霄,強大的威力差點沒把屋頂掀了開來。

  只見方馨萍鎮定的站在郝仁前方,雙手環胸平靜得像是等待他嘶吼完畢,美麗的臉龐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震耳欲聾的聲響讓她還是忍不住伸手揉了下右耳。

  「阿仁,叫夠了嗎?」一會兒後她淡淡的開口詢問,似乎不在意自己就是讓對方嚇破膽的罪魁禍首。

  「馨萍姐,我差點沒被妳嚇死!」郝仁不斷拍打著劇烈跳動的胸口,聲音還殘留著餘悸猶存的沙啞感,「妳到底去了哪裡,怎麼半夜才回家?」

  「我出現在這裡有什麼好奇怪的?只有做虧心事的人才會感到害怕不是嗎?」她幽幽的說道,並將捧在手中的物品小心的放在中島型廚房明亮的桌面上。

  「妳、妳才做虧心事咧!」郝仁結巴著怒喊,方才木盒出現異狀的事他決定選擇暫時封口,「還不是妳走路沒發出半點聲音,這世上只有鬼才會那麼出其不意……咦,妳拿什麼回來?味道還挺香的。」

  桌面上有一只盤狀、包裝精美的藍白相間紙盒,郝仁好奇撲鼻而來的香甜氣味,才剛伸出手想確認裡頭裝的是什麼物品,但還未觸碰到便遭一隻手打退。

  「別碰我的核桃派!這是我晚一點要配咖啡吃的。」

  「半夜喝咖啡,配這一整盤核桃派?」郝仁打量了下桌上的物品,「我目測這派至少有八吋大,妳那個小鳥胃哪裡有空間裝得下?這種玩意最好趁新鮮吃掉,吃不完拿去冰箱隔天再吃就完全走味。不如這樣,妳就拿一、兩塊祭祭妳的小鳥胃,其他剩下的就由我來接手,OK?」

  郝仁興致勃勃的往冰箱的方向走去,他記得方勤克出門前幫他煮的一壺冰奶茶還剩下大約兩杯的分量。雖然他向來宵夜偏好鹹食,但偶爾改甜點似乎也是種不錯的選擇。

  「阿仁,你想吃的話,我下次會記得買你的份。」

  「蛤?」直白的拒絕絆住了郝仁邁出的雀躍步伐,他轉身開始討價還價,「不會這麼小氣吧?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一人一半?」

  「明天我會出門一趟,回來絕對會帶整盤的派給你。」

  「所以說我現在連分到一片的機會都沒有了對吧?」

  這大小姐說話沒有拒絕的字眼,卻清楚表達出她的意願。

  「好,妳高招。拿食物在人家面前炫耀卻連一口都不讓人碰,玩整人遊戲是吧!」

  「阿仁,那麼晚了還不睡嗎?」方馨萍刻意瞥了下牆上指著將近凌晨一點的時鐘,勸道:「我覺得你應該上樓休息了。」

  「幫幫忙,被妳嚇到魂魄差點都無法歸位,然後又被妳那盤核桃派搞到肚子咕嚕咕嚕,現在睡得著才有鬼咧!再說最近不知怎麼回事,明明一天至少躺了八個鐘頭以上,醒來還是猛打哈欠,黑眼圈再深一點就成了熊貓,到底半夜是去哪裡做苦工啦……」

  待郝仁心情漸漸恢復平靜後,驀然發覺站在他眼前熟悉的可人兒有了些變化。

  「等等!我說馨萍姐,妳是不是見不得馬克最近突然爆紅,想說也準備發揮自己的實力往螢光幕發展喔?」

  郝仁不禁瞇起眸子,目光上下來回仔細打量著。

  站在眼前的女人十足的豔光四射!已稍微留長了些的頭髮,改變為捲髮造型垂放在左肩處,性感的鎖骨不知動了什麼手腳,移動間隱約閃亮著;一襲深V領的黑色洋裝將她的好身材展露無遺,襯托出修長纖細小腿的完美比例;平日白淨清麗的臉龐今日上了彩妝,將原本看來過於年輕的模樣散發出貓一般的性感魅力。

  「喔,怎麼說?」方馨萍撥了撥微捲的髮絲,不解的蹙起眉心。

  「什麼怎麼說!講得好像跟妳沒關係一樣咧!大半夜的妳穿成這副模樣是想勾引誰啦?家裡頭就剩下我和妳,再說我不是跟妳聲明超級多次了,若這世上只剩下我和妳,那我會毫不考慮選擇當和尚,OK?」

  郝仁激動的訴說抱怨著,卻壓根沒想到會得到毫無邊際的回應。

  「所以,你應該要上樓睡覺了?」

  「喂!我們現在是在演雞同鴨講的戲碼嗎?跟妳說過很多次了妳這樣很不OK,根本把人家的話當耳邊風嘛!做人最基本的道理是當對方認真的跟妳討論時得嚴肅……」

  郝仁有時候實在搞不懂眼前這位大小姐回話的邏輯,每一次跟她爭辯到最後,下場都是自己火冒三丈。

  不過,這次他有點狐疑的摸了摸下巴。

  「對了馨萍姐!我發現妳最近晚上老是催我滾回房間去睡覺,真叫人懷疑妳到底有何居心……」他腦海裡浮現出各類的畫面,想要找出可疑的線索,「齁!我就在猜想這幾天老是把我從床上搬到另一張床的凶手是哪位?就是妳對吧!每天晚上勸我趕快入睡,然後半夜再偷偷潛入我房間……妳該不會染上了搬物癖好?」

  只見方馨萍微微的彎起嘴角,卻不見笑意,「阿仁,你何時看見我手上拿過重物?」

  「也對齁!」郝仁沒好氣的揉了揉鼻頭,「妳這位超級大小姐,含鑽石湯匙出生的嬌嬌女,別說是重物了,根本沒做過家事。說真的我很好奇妳知道掃把和抹布的用處嗎?我看妳這輩子願意拿在手上的重物,也只有工作對付貨物時需要用到的手術工具而已了。」

  「阿仁,我覺得你真的應該上樓休息,很晚了。」方馨萍再次重申,眼底閃爍著讓郝仁看了直發毛的嬌嗔與期待。

  「知道了啦!」郝仁斜眼瞄了下,便決定往樓梯的方向走去,一邊走著嘴裡一邊還不斷嘀咕:「這位大小姐是不是發情期到了?那款嬌媚的狐狸精模樣是想迷死誰啦!她那恐怖的個性我看只有鬼才會中圈套咧!」

  他搓了搓手臂冒出來的雞皮疙瘩,三步併作兩步迅速爬上二樓,直直往他的房間跑去、不敢多作停留,也就沒注意到樓梯下一道帶著歉意的目光。

  「阿仁,對不起,還有謝謝你……」方馨萍輕聲的低喃道。

 

   ◆※◆※◆※◆

 

  黃師父說:「這世間奇妙在於並非所有事都是非黑即白,雖然輪迴存在著定律,卻難免偏軌。我在想或許是阿仁具有特殊體質,才能讓人界的化身任由靈界的魂魄進駐。」

  「到底在說些什麼東東啦,很難懂咧!」

  方群沉默了好一陣子後終於開口:「黃,有辦法嗎?」

  「總得試試看對吧!」

  黃師父伸手從上衣的暗袋中掏出一張黃色長條的紙符,紙符上面的咒語是用紅色硃砂所寫的。

  「等等!你想幹嘛?」郝仁防備著朝他走近的人影,「喂喂喂!你這人懂不懂程序?你拿著符咒走向我之前不是應該先跟我解釋一下你的目的?總不能本人什麼都搞不懂,就被你下咒語害死或什麼的吧!」

  方群見郝仁不斷後退,於是開口勸說:「阿仁,不要像個女人一樣扭扭捏捏,黃師父有他一套本事,你讓他幫你。」

  「你才扭扭捏捏咧!有人拿著看起來邪門的玩意靠近,還會傻傻站在原地不動的只有白痴OK?你跟假半仙是摯友,但我跟他可沒親沒故的,誰知道他會不會臨時起了邪念想要害死人!」

  「要害死你,早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就能下手。我現在要做的是看看能否叫喚出你身體裡的另一位。」

  見對方停下步伐,郝仁也就沒繼續往後退。

  「承諾並不代表結果一定如願,但只要起了因,必定會出現果。我的能力到達何種境界不得而知,但能夠結緣,冥冥中就注定著其結必定有解開之處。」黃師父緩緩說著。

  「誰聽得懂你在那邊繞口令咧?好吧!既然我也覺得身體出現異狀,也想確認到底是何種怪物強占我的身體,OK,能的話直接幫我把它消滅,省得那怪物哪天突然發威,成功搶走這身體我不就完蛋了!」

  郝仁下定決心放手讓黃師父替他解決,於是主動向前靠近,並拉了張椅子坐下,但還是忍不住毒舌。

  「物以類聚是不是這樣用的?你們會當摯友多少跟身高有點關係吧,去哪裡找你們這類矮個子的人,你們根本是從小人國逃出來的對吧,哈哈!」

  「阿仁!」方勤克開口打斷郝仁批評的話,但逗趣的說法還是讓他忍不住雙眉飛揚。

  「真的啊,你們身高有一五○嗎?下面的空氣有沒有比較汙濁?」

  聞言,方群走過去賞了郝仁的頭顱一記,「閉嘴!你這臭小子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老頭!你把我的頭當鼓打,以為我不會痛喔!」郝仁搔了搔發麻的頭皮大吼。

  「好了,讓我先把符咒貼上。」黃師父將紙符的背面往口裡沾了沾,然後往郝仁的上衣貼去。

  「噁爛咧!我看只有你這髒兮兮的流浪漢口水才這麼黏稠,你口水是糨糊還是膠水?竟然還真黏得起來。」他低眼瞧了下浮貼在他T恤上的黃色長條符咒。

  「現在請你閉上眼睛。」黃師父交代道。

  「OK!這簡單。」郝仁順著話將眼皮乖乖闔上。

  「那麼我要開始作法了。」

  黃師父又從褲袋內掏出一只小巧的葫蘆罐子,拔開上頭的木塞後,將紅色硃砂粉倒了一點在右掌心上。

  郝仁偷偷睜開眼,「喔,假半仙是左撇子啊!」

  「阿仁,專心點。」方勤克朝郝仁比出安靜的手勢。

  「好啦!」郝仁再次閉上眼。

  接著,黃師父握緊右掌心不斷的搓揉,手汗濡溼了硃砂粉。他再次將右掌心攤開,左手手指劃過右掌沾上朱紅的色彩後,便襲向郝仁的額際。

  郝仁感受到額間的觸感和溫度,忍不住跟著起鬨:「殺死它!把它徹底消滅趕出我的身體,GO~GO~GO!」

  黃師父作法的儀式啟動,還沒完成之際卻遭到突如其來的打擾。

  「你們在幹嘛?誰都不准碰他!」

  方馨萍才剛進家門,正好瞧見黃師父手沾了硃砂,在郝仁的額間畫了不知名的符咒。她心抽痛了下,飛快的跑向前去,接著黃師父的手和身體卻莫名僵住,食指往下滑到郝仁的鼻梁間,就這麼停止不動。

  「萍萍,妳做了什麼?」

  「我才要問黃師父想要對他做些什麼!」

  她情急之下隨手從口袋中掏出如釘子般大小的物體,那樣物體從上往下一按便會露出細針,此時此刻細針插進了一公分的長度進入黃師父肩頸處。

  「萍萍,放開黃師父!」方勤克握住女兒的手腕,擔心會發生憾事。

  「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准傷害他!這支針前半段具有暫時麻醉效果,但只要繼續往內深入,針頭的後半段是致命的劇毒!」

  「萍萍有話好說,妳先把針拔出來!」方群也加入勸說行列,他摯友深陷困境,但動手的人又是他的寶貝孫女,感覺非常矛盾。

  黃師父身體無法動彈,但知覺卻格外清晰,他眼球往右動了動,看著右肩上可能奪走他性命的凶器,心驚的冷汗自額際不斷冒出。

  「唉!又多了位跟老頭一樣愛我的人。哇靠!我郝仁最近犯桃花啊,什麼人都愛我。」

 

   ◆※◆※◆※◆

 

  「喂!老頭,說什麼要帶我進入不可預知的世界……」

  郝仁環視周圍熟悉的場景,忍不住發出一連串的抱怨。

  「我這堂堂聖獸要被帶回家瞧瞧,結果到頭來竟然又睡著了,你說會不會太孬啦?」

  原本郝仁和方群一起到圓屋地下室內,選擇在方群所謂的良辰吉時,讓郝仁身上的胎記對上木盒凹陷的印記。當下兩枚相同的記號忽地發出藍光,並如磁鐵相吸般相互緊密貼合,隨即原本絲毫無縫隙的木盒就這樣緩緩開啟。

  於是,兩人瞬間被一道詭異的藍光包圍著,瞬間交錯時空移轉,圓屋地下室內驀地失去兩個原本存在的個體,光潔的地板上徒留開啟後卻空無一物的木盒。

  「什麼睡著?你眼睛不正打開,嘴巴也嘰哩呱啦個不停嗎?」方群沒好氣的說著。

  初次來到陌生之處,環視周圍彷彿時間停擺、空氣不大流動的空間,他體會著歷代祖先曾經踏過這片土地的感動,眼眶不禁泛紅。

  「我哪一次進入夢鄉不都在這邊自言自語……嚇!」郝仁回頭瞥見熟悉的身影,嚇得猛然往後一跳,「老頭,你怎麼在這裡?」

  聞言,方群感動的情緒迅速的回復正常。

  「你這小子有病啊!我們剛才不是把你的胎記和寶盒相對?為的就是要進入靈界的靈山。我剛才在圓屋裡解釋的不夠清楚嗎?」

  「你費了那麼多口水講得夠清楚是沒錯,讓我想想……之後出現一道藍光,我們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吸走……老頭我跟你說,這個地方和我夢境中的場景一模一樣。」郝仁左顧右盼,覺得眼前的場景再熟悉不過。

  「夢境?」

  「我不是說過同樣的夢境伴隨了我十幾年,幾乎每天睡著後都會過來這邊一趟嗎?不過這回難得夢裡有你,真是稀奇……啊!老頭,你幹嘛?」郝仁大吼了聲,並伸手撫了撫被捏得發疼的手臂。

  方群聳了聳肩,「幫你確認現在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你這力道是想把我的肉捏一塊下來配酒喝是吧?」郝仁不悅的齜牙咧嘴,但痛覺卻讓他感到驚訝,「所以這真的不是夢!」

  「嗯哼,而且我完成了我們方家被賦予的重要使命,現在就算死也瞑目了。」方群默默抹了下臉頰的淚水。

  「放心啦!像你們這種奸巧之人通常都會長壽,如果……」

  「吼嗚——」

  忽然傳來的巨大吼聲中斷了郝仁的話。

  「等等!也就是說,那隻被綑綁住不斷哀號的野獸真的是我本尊囉?哇哈哈哈哈!我是聖獸!」

  正當郝仁得意洋洋的同時,一個念頭忽地閃過腦海。

  「等等老頭,你說你們家族的使命是引領聖獸回到靈界山,然後咧?接下來準備發生什麼事?」

  方群撫了撫下巴少許的灰白鬍鬚,「據說聖獸以前曾經犯下靈界中嚴重的錯誤,因此被判打入人間,不斷輪迴轉世。也就是說你永遠無法體會到完整的生離死別,因為在這之前你將會被我們家族的人送回靈界,當你看到原本的自己就是聖獸之後,所有過往的回憶便會全數湧現,你的靈魂會即刻抽離這世的肉身重回獸體,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而死亡,接著重新再投胎到下一世。」

  郝仁倏地睜大眸子,「不早說!那不就代表這趟是我的死亡之旅?」

  說也奇怪,身體突然襲來一股熱能,郝仁甚至能感覺到血液在體內奔騰流竄。他下意識的想要偏頭觀看,當與聖獸對到眼後,他頸部立即動不了。

  「對!這麼說也是……」

  這句話同時也讓方群心驚。他只是一味的想要完成使命,從他過生日那天得知郝仁是他這輩子苦尋之人後,心情便一直處在亢奮狀態,壓根沒考慮到完成使命後的結果。

  「老頭!我還不想死,雖然美屍坊裡少我一個可能沒差……」郝仁趁他的右手尚能動作之際,緊急扯掉了左眼眼罩,「完蛋!動不了了。」

  這隻紅眼睛是他的幸運眼,幫助他成了靈界的新星,也成為了許多人眼中的英雄;雖然在這刻郝仁並不清楚紅眼還能再為他創造什麼奇蹟,但他也只能放手一搏。

  「怎怎怎怎、怎麼辦?」方群見狀也慌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只是在一旁著急得跳腳。

  郝仁會死……這念頭讓他心口襲來一陣凜冽的痛楚。

  「如果是我的死期來臨,那老頭你咧?回得去嗎?」

  方群難得傻愣的搖頭,「不知道。」

  「我們總得要有人回去,否則沒跟大家交代我們去哪裡就憑空消失,他們哪能接受……」郝仁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開始麻木起來,漸漸的連唯一能動的嘴巴也要失守了,他急得不知所措,「完、完蛋了……」

  在他幾乎要垂下眼簾認命之際,忽地,紅眼球轉動了起來,光芒四射,隨即噴發出八道影像。

  「老公~」

  「老公!」

  「蛤——妳、妳們!」郝仁驚訝的瞠大眼睛。早已不知所蹤的鬼老婆們,居然在這一刻全出現在他面前!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