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系作者蒼漓★超新星繪師生鮮P

聯手打造經典虛擬網遊世界

少年誓言守護少女勇敢改變

另一段旅程的展開──

創造就是改變的開始!

 

《創世記典Online》第二代《幻魔降世》重裝登場!

我們等您來註冊創角喔~

 

 

 

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

 

 

「因為單純的喜歡而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情。」

「你只是在為『一人』而表演。」

被鬼才導演如此說,科斯特甚是震驚!

才幾天的時間,他就被這個怪咖夜景項看透了?

白天的煩惱未理出個頭緒,夜晚的遊戲世界卻多了點樂趣──

除了甩不掉的(口香糖)債主伽米加外,現在又多了一對跟屁蟲雙胞胎!

小座敷和小栨木努力說服扉空二人與自己組隊打山賊,

精美套裝+高額獎金+補血藥+擊破者稱號,大家能各取所需~

 扉空╰(  ̄﹏ ̄)╯:這樣就能還清債務,擺脫這頭欠扁的獅子!

 伽米加Σ(⊙▽⊙"a:你那麼討厭人家嗎大大……我真的會哭、會哭喔!

於是,扉空小隊整裝待發,戰前之夜來一首團隊出征曲《兔兔跳》──

傳說中有歌聲迷惑水手的海妖美人魚,

而他們隊伍裡則是有……嗯?美「男」?!

 

 

 

 

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已出版集數

幻魔降世01初心者大冒險.偶像哥哥請多指教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15

書名: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作者:蒼漓

畫者:生鮮P

上市日:2014年12月24日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6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或是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好康活動

新書贈品活動開跑!

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2015輕動漫國際書展】期間(贈品活動時間為2015/1/1-3/2),購買輕小說《幻魔降世》或《松雅記事》系列任一本、任一集數,搭配購買其他典藏閣參展書籍(飛小說、飛小說R系列),結帳金額滿450元者,即贈送「松雅幻魔HAPPY聖誕書籤組」乙份。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可愛精美又實用的磁鐵書籤,喜歡《幻魔降世》和《松雅記事》的您,絕對不能錯過!

 磁鐵書籤圖樣  

(此為圖樣。請以實際商品為準。)

 

 

 

 

精采試閱

  『叮咚!歡迎玩家【扉空】進入《創世記典OnlineⅡ幻魔降世》,希望您今天旅途愉快!』

  金色眼眸睜開,扉空抬頭看著頂上的綠蔭,他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結果回家之後他還是讀了那本劇本。

  《月華夜》是一部摻入多元素題材構成的故事。主人公「吉詠夜」擁有在過去以及現代世界來回行走的能力,也因為如此,他認識了兩名擁有相同長相的女子,存在於過去的「冬華」以及存在於未來的「夏月」。

  存在於過去古代的冬華來自貧窮的家庭,但總是戴著足以感染人的努力笑顏;未來的夏月則是個因為車禍而不良於行的女子,卻總是用著溫暖話語在對待他人。吉詠夜在來回行走的旅途間,同時愛上了兩名擁有相同容貌的女子,同時也迷失在旅途的漩渦中,究竟自己原本的世界是未來還是過去,他已經無法分清。

  「如果你有那一位只想要為他而演唱的人的話……」

  在劇中,吉詠夜來到過去,是因為他想見到冬華;回到未來,則是因為他放不下那失去雙腳卻還是硬裝堅強的夏月。最後,他連自己真正愛的是誰都分不清楚了,他迷失在自己的旅途裡,迷失在兩個世界裡。

  冬天的花和夏天的月亮,都是珍貴且無法捨棄的,但只有一個才是他真正期望的,只是他看不見。

  「不對,那並不是汝真正的心願。」

  那時候那個小孩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明明他唯一希望的就只有碧琳能夠開心的度日、能夠再次站起來,為什麼他會說這不是他真正的希望?

  那麼他……那個小孩所謂的,他真正希望的又是什麼?

  「沙……沙……」

  扉空從思緒中跳開,一抬起頭,映入眼簾的特寫面孔讓他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怪叫,拳頭也在下一秒跟著招呼過去。

  「噗啊!」

  伽米加整個人往旁邊摔去,隨後捧著紅了一塊的臉大叫:「你不用一見面就開打吧!」

  扉空心有餘悸的喘了幾口氣,他眼神往旁邊飄移,囁嚅:「……我、我以為是怪……」

  「是我、是我,看清楚!」伽米加指著自己的臉,無奈道:「麻煩你以後把你這位同伴的臉認清楚,不然再被你多打幾拳,不用怪物過來,我就先掛了!」

  「我……我只是在想事情,沒注意……重點是你也不必靠那麼近吧!」

  再怎麼樣也不能承認是他的錯。

  「我剛剛叫你,結果你沒反應,當然就靠近點叫人啊?難不成要等你回神等到半夜……怎麼,想什麼事情想得那麼入神?」

  「……沒什麼。」扉空拍拍衣服站起身,將剛剛還在困擾思考的問題拋諸腦後,他看向伽米加,問:「接下來要去哪裡?」

  「現在當然是以你賺到夠還的錢為首要任務,看你還有哪些任務要解,打開任務欄我看看。」伽米加笑道。

  「我說會在期限內還清就會還,不要一直提。」

  ——動不動就被提起欠款,真煩。

  雖然扉空嘴巴和心裡都在不快的嘟囔著,但他還是乖乖的打開任務欄。

  伽米加細數了一下任務清單,思考著說:「嗯……好幾個都可以去回報了,等這三個打完再一起回報比較省事。我看看……先解『馬來的鮮花』好了,你覺得如何?」

  「隨便,反正還是要你帶路。」

  扉空關掉視窗,難得伽米加沒傳來吐槽,他轉頭,卻看見伽米加雙眼直盯盯的鎖在他身上不斷上下掃視,還一邊發出「嘖嘖」的聲音。

  「看什麼?」扉空皺眉。

  「沒什麼,只是覺得……」伽米加摸著下巴,舉起手指笑得燦爛,「你的傲嬌指數終於降低……」尾音還沒停止,一顆直徑六十公分的冰塊瞬間朝他臉上砸來,伽米加雙眼翻白發出一聲氣音,瞬間倒地,頭部還冒出一陣白煙。

  「說了幾百次不要用那種在形容女人的詞來形容我!」

 

    ▲▲▲◎▼▼▼

 

  「謝謝!真的很謝謝你們!」

  穿著一襲櫻花和服的女孩哭得稀里嘩啦,她跪坐在地上拚命磕頭道謝,看見身旁相同長相的男孩沒反應,還趕緊從男孩的後腦將他的頭一把壓低。

  「哎呀,做什麼啦!」

  很明顯的,男孩討厭女孩的壓頭行為,不過掙扎卻沒成效,最後他只好悶著一張臉,以表抗議。

  「叔叔和大姐姐救了我們,我們當然要好好道謝,不要做沒禮貌的小孩!」女孩對著男孩的後腦巴了一掌後,露出深帶歉意的表情,語重心長的說:「請原諒栨木的不禮貌,小孩子總是這樣,一到了叛逆期就變成這副樣子,還希望兩位多多包涵。」

  「明明就跟我同歲還……」男孩最後的聲音因為後腦再度被女孩巴了一掌而硬生生吞回。

  「還請兩位多多見諒。」

  有著超齡行為與話語的女孩低著頭,一旁的男孩即使被壓著頭卻還是投來抗議目光。

  扉空看著不過十歲又有著相同長相的兩名孩童,揉揉額。

  「沒事沒事,倒是你們沒受傷吧?」

  看得出來,比起面對這兩個小孩不知該做出何種反應的扉空,伽米加已經直接晉升溫柔的幼兒園教師了。

  「是的,這全部都要感謝叔叔的幫忙,不然我和栨木現在可能還被綁在樹上,成為那隻醜螳螂的食物了。再次感謝。」

  扉空順著女孩的話語瞄了一眼靠著一條白線吊掛在樹上的兩顆破蛹,再望向旁邊那被直接剖肚,正化成數據消失的巨大螳螂,他無言望天。

  ——這裡果真是無奇不有。

  半小時之前,扉空在發現憑空傳出的氣悶鬼叫不是伽米加的惡作劇後,他順著聲音抬頭朝樹上望去,看見的就是這兩名被倒吊在樹上的小孩。

  兩名小孩整個身體被白線纏成繭狀,只露出兩顆頭。他們除了表情扭曲驚恐外,東扭西扭的身體更是像極了一隻巨大的蟲,還不停發出「唔唔唔」的氣音,尤其是女孩的雙眼根本是誇張的淚水泛濫,兩顆水珠滴滴答答的掛著上下晃。

  在兩人更上層的樹枝上,則是一隻擁有約兩名成人高的「螳螂蛛」,顧名思義就是上半身螳螂、下半身是蜘蛛肚子和八隻腳的怪物。螳螂蛛的兩支前顎還不時窸窸窣窣的,鐮刀狀的手一開一闔,巨大的頭三百六十度旋轉兩圈,最後牠鮮紅的眼定在扉空身上。

  看見這樣幾乎可以媲美驚悚片的景象,連少有情緒反應的扉空也不免被嚇到,發出難聽的慘叫直接跌坐在地。

  不過伽米加倒是挺當機立斷的,一回過神就立刻爬上樹,將兩名不知道被倒吊多久的小孩解救下來,還順便把螳螂蛛剖肚了。

  「啊……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況且保護小孩是我們大人的義務嘛!」伽米加露出爽朗的笑容。

  扉空頓時沉默。

  似乎是感覺到身旁人的不對勁,伽米加轉頭詢問:「怎麼了嗎?」

  扉空眼皮輕垂,長長的睫毛覆蓋著陰影,「沒什麼。」

  雖然他的語調輕淡,但身體卻誠實的反應心思。扉空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手臂。

  即使傷痕消失了,但痛卻還是存在著,他無法忘懷。

  「保護小孩是大人的義務」這種話,在那幸福的時光還存在時他是深信不疑的。但是現在在他耳裡聽來卻是種刺耳的笑話,每每想起,根生在記憶中的疼痛就會伴隨著出現。

  伽米加察覺到扉空的異樣,他望著那雙低垂的金色豎瞳,那眼瞳就像被一層膜遮住一樣,他沒辦法分辨出對方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他可以感覺得到,或許不是很能愉快的跟別人分享的事情。

  在兩人沉默的同時,對面的女孩也傳來了低語的話音。

  「那個,叔叔……」女孩起身拍拍身上沾了泥的衣襬,彎腰再次道謝。映在她臉上的是屬於孩童的燦爛笑容,「我和栨木可以繼續去打山賊都是多虧了叔叔的幫忙,真的非常謝謝您,也祝福叔叔在《創世記典》裡面可以開心的冒險喲!」

  「打山賊?」伽米加注意到話中的某個詞,發出疑問。

  「是啊,最近新增的任務,在南邊的萌咩羊山有個山賊營區。只要擊破山賊營、打敗山賊首領,就可以拿到二十萬創世幣、萌咩羊套裝、精製補血藥以及山賊擊破者的稱號,就連名聲也會加增十點呢!」

  伽米加想想剛才兩人被一隻LV.18的螳螂蛛捆綁在樹上的樣子,再看看女孩雙眼放光說得喜孜孜的模樣;她身旁的男孩雖然沒加入幻想行列,不過眼裡還是可見期待。

  伽米加一掌拍向額。

  先不管任務難易度和獎品,兩個輕輕鬆鬆就被螳螂蛛捆在樹上差點變成糧食的小孩,說要去擊破山賊窩?

  ……穩會被打掛飛回重生點的。

  他們大概是被那個什麼什麼羊套裝吸引的吧?畢竟還是小孩子。

  很難得的,伽米加只在心中吐槽。他很明白話不能說出口,不然有可能會造成小孩子永久的心靈創傷。

  正當伽米加思考著該用什麼方式勸這兩個孩子別去送死時,身旁突然傳來了輕輕的語調。

  「二十萬……」扉空一手托著下巴,皺眉思考著。

  不妙的預感瞬間在伽米加的腦海大響警鈴。

  「還缺十五萬七千六百八十八創世幣,如果可以拿到那二十萬的話,我就可以脫離這頭欠扁的獅子了!?」

  「喂喂喂,說得那麼大聲我都聽到了!你有那麼急著脫離我嗎?我真的會哭、會哭喔!」

 

    ▲▲▲◎▼▼▼

 

  座敷童子好奇的喊著問:「扉空哥哥、伽米加哥哥,你們怎麼了?」

  「……沒事,剛剛……」扉空再度瞪了伽米加一眼,咬牙切齒的說:「有隻欠扁的怪物躲在我後面裝神弄鬼,讓我發現了痛揍他一拳而已。」

  「太過分了!居然說我是怪物……」伽米加動了動顳顎,希望自己的下巴沒歪掉才好。

  「誰叫你要躲在我後面,我說過了我很討厭那種躲著不出聲、專門嚇人的敗類。」

  「我哪有躲著不出聲,是你看地圖看得太專注才沒發現到我好不好!而且你從今早出發就一直盯著地圖對照看,不過是翻過高原到達萌咩羊山,根本不需要一直盯著地圖看。」伽米加激動控訴。

  不過扉空根本不理他,只是冷冷的吐出三個字回敬:「……你管我。」

  「你一直看地圖我就會很無聊啊!」

  「那又怎麼樣,你不是有教鞭可以玩?你這S……」

  單音字節再度現身,伽米加慌忙反駁:「我都說過我不是SM愛好者……」

  話還沒說完,一道冰涼的觸感落在他鼻尖,寒意竄入皮膚、脊椎,伽米加抖了抖身子。他先是朝著天空嗅了嗅,然後趕緊打開面板看了一下區域地圖下方的氣象欄,瞬間,他遠目了。

  「糟糕,我居然沒注意到……」

  「什麼?」

  扉空的問話還沒得到解答,左手瞬間被強勁的力道拉著跑。

  也在同時,稀稀疏疏的雨滴開始穿過周遭茂盛的大樹,落在沙地上形成點點斑駁。

  「唔哇!下雨了!」

  栨木童子一手護著頭、一手拉著座敷童子,在伽米加和扉空跑來的時候跟上他們的腳步,找地方躲雨。

  「原來這裡也會下雨……」

  扉空感受從手腕傳透來強勁的拉力,雙腳踩過逐漸泥濘的土地,濺起的水花在他的裙襬渲染成碎花般的汙漬。

  嘴脣開闔吐出細薄的白煙,扉空抬起頭,看著點點細雨從樹葉縫隙穿過而下,冰涼的觸感滴落在他的臉龐。

  一瞬間,世界彷彿失去了聲音,他看見灰暗的天空透出些微光線,一閃一閃的。

  他記得以前好像也曾經看過這樣的景象。

  冰冷的雨水滴落在扉空的頭上,順著臉頰滑落。毛細孔沁入寒意,透進他的皮膚,透進他的心底,單純的雨水竟讓他的身體克制不住,開始微微顫抖。

  一直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情緒緩緩顯現。

  突然,一道巨大的閃電照亮整片天空,藍色的閃光讓眼前的景象變成一片白花,彷彿一瞬間,他看見了自己膽怯的倒影。

  扉空瞪大眼,好似有什麼東西衝破他的腦海湧現出來,幾乎快震破耳膜的雷響在下一秒撼動大地。

  手掌脫離獸掌,扉空雙腳一軟,直接向下跪往地上,濺起的水花沾汙他蒼白的臉,下半身的裙襬幾乎泡在泥水裡。

  「扉空?」伽米加趕緊停下腳步,而前方的兩個孩子也回過頭。

  「扉空哥哥?」

  「扉空哥?」

  「想跑?你能跑去哪?」

  黑白回憶裡的魔音化為荊棘纏繞住他的四肢,讓扉空幾乎無法動彈。

  一滴一滴的雨聲全變成了那人追逐的腳步聲,從他心底竄起寒冷的畏懼。

  視線無法移動,他只能顫抖的瞪著前方,乾澀的喉嚨勉強嚥了口唾沫。

  他想爬起身卻無法動彈,想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胸口就像是被爪子扯住般讓他無法喘氣……

  明明應該已經忘記的回憶,如今卻像細蟲般從黑暗深處鑽出。

  一步一步,水花濺起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本以為逃離了那個地方就是結束,豈知他根本從未掙脫過那幾乎將自己死死纏繞的夢魘。

  他真的好怕、好怕那個人會突如其來的出現,好不容易他和碧琳才逃離的惡夢……

  追逐的黑影占據他的五官,搭上了他的肩與四肢,緊緊攀抓拉緊,但他卻不敢回頭看。

  黑色的手影從他的脖子緩緩移爬向上,最後停在他的臉頰,輕柔的觸摸像是親吻,明明該是溫柔的行為,但他卻不由自主的發抖。

  一瞬間,他眼睜睜的看著手影高舉,隨後一掌凶狠的朝他摑下!

  扉空倒在泥濘不堪的水坑裡。

  「扉空!?」

  伽米加跑回扉空面前,但是卻捕捉不到對方的視線,只能看見被雨水沾濕的蒼白臉龐。

  扉空雙手互抓著手臂,緊咬著牙關。

  此時,雷聲再次落下。

  伽米加看見扉空那雙滿是畏懼的眼正映著自己的倒影,被閃電照得晶亮。

  「你媽媽走了,結果你們一個一個囂張得翅膀都硬了!想跑是吧!?你以為你逃得了嗎?看我怎麼打斷你們的腿,你們一個一個都別妄想脫離我!」

  看不清臉龐的男子如同猛獸凶狠的向他吼著,伴隨著窗外的傾盆大雨,手上的凶器一棍一棍的朝他揮下。

  懷裡的人邊哭邊抖,而他卻是痛到無法聽清楚碧琳在說些什麼,以及那個人在說些什麼。

  深植在記憶中的痛讓扉空無法克制的縮起身子,混亂的記憶讓他彷彿回到了以前最害怕的時期,他只能發抖的喊著:「對不起,我們不敢了……對不起……」

  「我要你們永遠都無法離開我!你們這輩子都別想!」

  無法拋棄的魔音穿透腦袋環繞盤旋,一次又一次的響盪。

  扉空脣瓣顫抖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只能任由著刺骨的恐懼穿透心扉,他抓著髮哀號著,整個人蜷縮在地。

  當愛變成執念,就是一種可怕的束縛。

  「扉空!?扉空!」

  伽米加趕緊抓起扉空的肩膀,但也發現對方根本站不起來,浸水的衣物讓重量更加沉重且冰冷。他喊著扉空的名字,卻無法得到扉空的回應,伽米加感受到從掌心傳來的恐懼顫抖。

  「扉空哥怎麼了!?」

  「他沒事吧?」

 

    ▲▲▲◎▼▼▼

 

  兵器碰撞,戰聲哮嗷撼天。扉空一個迴旋,步伐捲起草屑,飄散著冰火的銀藍鍵盤瞬間重擊前方一排人的腦袋。

  順著清脆的節奏聲響滑去,只見一排山賊像骨牌般傾倒,各各捧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還有幾顆小白牙血淋淋的躺在翠綠的草皮上,看起來不免讓人湧起一股椎心之痛。不過當然,會感覺到心痛的也只有山賊弟兄們,伽米加、座敷童子和栨木童子可是半點時間都不敢浪費。

  雖然扉空的武器以及使用方法讓所有人全然錯愕,但無可否認的,他在山賊眼裡是個不能輕看的敵人。

  另一邊也是僵持之戰,被包圍的伽米加緊緊盯著四周拿著長矛的山賊,然後他緊咬的牙關一鬆,發出幾乎震破耳膜的強烈獸吼,趁著眾人閃神之際迅速發動攻擊,他四腳並用衝上前就是猛然一爪!

  被爪子劃破的空氣燃起螢光,與從山賊胸口濺灑出的血融合在一塊兒。

  伽米加毫無遲疑的交互揮動爪子廝殺。

  「呀啊啊——」一名山賊吶喊著衝入前線,但他的刀還未揮出,迎面而來的就是一擊強勁的側拳。

  伽米加一拳將舉刀殺來的山賊打歪臉,接著後退一步,爪子跟著抓上另一名山賊的心窩,然後他蹬地跳起,瞬間的迴旋踢腿將錯愕的一排人踹飛出去。

  伽米加一爪一腳一拳完全沒有偏移,俐落的放倒一個個開始產生膽怯之心的敵人。

  伽米加再次的宣示吼聲讓周圍的山賊紛紛震撼,不進反退。

  「大家小心點,這些入侵者很強!」

  山賊們互相提醒警戒著,在觀察一陣後,他們決定先從兩個小孩那邊下手。

  山賊們緊握長矛高呼著奔向另一邊的兩名孩童,卻沒想到此決定大概是他們做過最不精明的打算了。

  「座敷,雖然萱媽媽說過打架不好,不過這種時候是在例外吧。」栨木童子舉著凰冥刀直指前方敵賊,他眼裡是從未展露的傲意。

  「都已經衝進別人地盤了,問這話會不會太慢了?況且……」座敷童子緊握鳳鳴槍,右腳往後一退,架起了一個起手式。

  「那個套裝是一定要拿到的,阻礙的人都得消滅,至於打架這件事情嘛……」座敷童子嘴角揚起一抹不同於平常的冷笑,她右手食指置於脣前,道:「說好了不准在萱媽媽面前提起,這、是、秘、密、吶……」

  「沒錯,是秘密。」

  語畢,栨木童子用左手高舉凰冥刀,然後奮力射出。

  凰冥刀筆直的朝著前方鼓譟著的人群飛去,尖銳的刀口閃耀銀光。

  眼見凶器飛來,山賊們紛紛嚇得往兩邊跳閃,但最終還是有人閃不過而被刀口貫穿胸心,連刀帶人直插在地。

  在那名山賊帶著驚恐表情化為粒子消失的那一剎那,栨木童子矮小的身影也瞬間竄進人群,踏著迅速的步伐穿梭在眾人間,他俐落的踩著兩人的膝蓋及後背輕巧的蹬上半空,翻了個圈踩落在柄尾。他身子一低,雙手抓上柄身,在腳步蹬離柄尾的同時,藉著使力在半空中旋身扭轉,插在地面的刀口隨著他的旋身施力破土而出,空氣被劃破傳出「嗡嗡」聲響。

  銀光一閃!

  圍在一旁的山賊都還沒有看清楚眼前的景象,瞬間喉頭一緊,下一秒的視景竟是一具直挺挺的無頭軀體。

  「咚!」

  山賊人頭落地,從傷口濺出的鮮血灑落草皮。

  男孩攻擊的速度之快,讓人措手不及。

  當其他人對栨木童子的速攻感到錯愕時,另一道嬌小的身影也奔入戰場。座敷童子絲毫沒有因為本身的體型而受到任何阻礙,隨著槍頭的揮過,紅色螢光閃耀路徑,眨眼之間,周圍的山賊已倒了一半,散落在四周的是被截斷的腳肢。

  赤紅的血珠順著槍身邊緣滑至槍頭聚集,滴落在草皮上。

  周圍一片凌亂狼狽,但兩名孩童身上的袍服卻未染一絲血漬,他們從容的像是個局外人,又像是早已習慣斬殺的鬼神。

  「吶,我說你們,快點認輸對你們比較好喲。」座敷童子笑了,笑得浪漫天真。

  但這樣的表情看在山賊眼裡卻是毛骨悚然。

  山賊們握緊手中的武器互看著,猶豫著該不該上前。突然,右方傳來了一聲低啞的吼聲,瞬間山賊們眼裡的驚恐轉為大喜。他們轉眼望去,只見一頭身高三公尺的野獸被幾名山賊拉著牽了過來。

  野獸像一頭巨型的老虎,尾巴是三條寬扁的毧尾,但尾端卻帶著銀頭的尖甲,身上是白毛彩斑,牠的前腳與左臉都被鋼殼包覆,雙眼如同暗色的玻璃。

  分開交戰的四人也發現了不對勁。

  伽米加看著那頭被牽出來的野獸啞然無言,而座敷童子則是直接發出她心中的疑問,掩嘴驚呼:「那是什麼?」

  「居然還藏著那種東西!?」栨木童子眼裡有著訝異,也在這一瞬間他的動作轉為遲鈍,山賊揮來矛槍,來不及閃躲的栨木童子胸前被擦出一道血口。

  「栨木!」座敷童子慌張一喊。

  扉空聽見座敷童子的喊聲,他轉頭一望。

  也在同時,山賊們拖拉著野獸項圈的手鬆放,鐵鍊從掌心掙脫甩上天際,打飛了四周圍繞的幾名山賊,隨即野獸朝著離自己最近的扉空奔跑而去。

  「扉空哥哥!?」

  座敷童子慌張的喊了聲。她本想過去,但卻被其他山賊圍著阻礙,而且栨木童子的情況也讓她放不開,她小小的臉龐第一次爬上了焦躁。

  野獸狂奔,最後牠停在扉空身後,前肢一抬——

  陰影籠罩,扉空趕緊回頭,巨大的身影擋住他所有的視線,周身的光芒被壟斷、消失,耳邊是自己如鼓聲般大的心跳聲。

  ——糟!

  心裡暗叫一聲,扉空腳步趕緊往後一跳。

  「碰!」

  揚起的風壓將扉空掃飛出去摔倒在地。沙煙飄起,獸掌在草地上擊出一個坑洞。

  發覺自己打空了,野獸瞇起眼,人性的舉起爪子握了握,牠瞇眼盯著狼狽爬起、抱著鍵盤的扉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扉空總覺得野獸好像笑了。

  喉嚨一癢咳了聲,扉空抬起眼,此時他才發現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是多麼的巨大,手不自覺的握緊鍵盤。

  ——這種東西,小小的鍵盤應該打不跑吧……

  即使扉空心裡明白雙方的差距有多大,但他知道自己絕不能就這樣退了,要是他退了,這隻野獸即便不追著他跑,也是會轉向攻擊其他人。

  雖然他對於當救世主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

  咬著牙,扉空的眼裡閃過堅決,他的腳步沒有退縮,反而舉起自己手上的鍵盤——即使他的手微微發抖。

  逃跑不是他的Style

  「幸好還沒和碧琳見面。」

  扉空苦笑著,卻鬆了一口氣。他從沒有一刻慶幸碧琳給的找人提示少是那麼值得開心的事情,不然現在就不會只有他,連碧琳也會一起被捲進來,還有可能會受傷。雖然他明白這只是個遊戲,但也因為過於真實而讓他不自覺的害怕碧琳會受到傷害。

  扉空深吸口氣,他抬眼對上頂頭比自己大上十倍的嗜血銅鈴眼。

  「來吧!」

  獸爪高舉遮蔽天空,伴隨高吼猛地揮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思議工作室 的頭像
不思議工作室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