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系作者蒼漓★超新星繪師生鮮P

聯手打造經典虛擬網遊世界Y

 

少年誓言守護少女勇敢改變

另一段旅程的展開──

創造就是改變的開始!

 

《創世記典Online》第二代《幻魔降世》重裝登場!

我們等您來註冊創角喔~

  

 

 幻魔03  

《幻魔降世03白羊蹄之吻.天使少女的祈福》

---------------------------------------------------------------------------------------- 

 

「因為有妳,我才有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你們這群眼瞎的,我是男的到底要我說幾次啊啊啊啊啊──!!」

再度被誤認成女孩的扉空,沒想到尋找妹妹的任務竟然這麼難……(妹控傷不起啦!)

先是被白羊之蹄的會長打擊得毫無還手之力,

 ↑你這個可惡的陰險蟑螂鬚!

然後伽米加、座敷童子、栨木童子、荻莉麥亞一個個被利誘,

 ↑這群節操掉滿地的豬隊友!(╬ ̄皿 ̄)

就在這時!天使出現了──可愛的松鼠少女青玉直接正中扉空的心!

 ↑Shot through my heart!!

……不對不對!現在可不是對著溫柔天然的天使少女流口水的時候,

他該考慮的是如何快速通關,以及找到碧琳!

不過,誰來告訴他──

解任務小隊裡為什麼需要商(錢)(鬼)愛瑪尼啊啊啊?!Σ( ° °|||)

 

 

 

 

 

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已出版集數

 幻魔降世01封面s_new  

幻魔降世01初心者大冒險.偶像哥哥請多指教

 

幻魔02  

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17

書名:幻魔降世03白羊蹄之吻.天使少女的祈福

作者:蒼漓

畫者:生鮮P

上市日:2015128日一般書店、網路書店上市237-11超商上市

 

(本集有精美拉頁,以及隨書附贈角色書籤!)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或是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好康活動

新書贈品活動開跑!

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2015輕動漫國際書展】期間(贈品活動時間為2015/1/1-3/2),購買輕小說《幻魔降世》或《松雅記事》系列任一本、任一集數,搭配購買其他典藏閣參展書籍(飛小說、飛小說R系列),結帳金額滿450元者,即贈送「松雅幻魔HAPPY聖誕書籤組」乙份。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可愛精美又實用的磁鐵書籤,喜歡《幻魔降世》和《松雅記事》的您,絕對不能錯過!

 磁鐵書籤圖樣  

 (此為圖樣。請以實際商品為準。) 

 

 

 

 

精采試閱

  白羊之蹄,就如其名,外表看似溫馴,但若是碰觸到他們的逆鱗,則是一反外表,攻擊力強硬到令人畏懼。據說剛開始是由會長波雨羽一人創立,直至今日人數小有規模,雖然還是比不上名列前矛的公會地域大、人數多,但整個公會的團結力卻是堪比第一。

  白羊之蹄之所以讓人不敢招惹的原因除了團結力強大,對於任務的執行力也是一流。雖然平常總是不引人注目的以解中級任務為主,但偶爾若是有發布比高等更上一階的「SA級」任務,而前排公會都無法解決任務時,白羊之蹄便會突然冒出接下,之後,完成任務的消息就會傳遍其他公會。

  從此可知,白羊之蹄的戰力絕對是超過前排公會的,但是卻因為只接小任務,以及人數和經驗值的關係,讓他們遲遲無法進入排行榜裡,又或者是與波雨羽本身不喜歡搶鋒頭的個性有關。

  也因為這種隱藏似的強大,許多人爭相搶著想加入白羊之蹄,也用盡了各種方法,但是最後都以失敗收場就是了。或許這也是為什麼白羊之蹄的團結力會如此強大的原因,除了會長的個性占一部分,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會嚴格篩選會員。

  只要是「惡」的,一律不收,唯有能夠真心對待身旁的人、為別人著想的人,才有資格成為白羊之蹄的一員。

  波雨羽因為希望而創造了白羊之蹄、這裡的人為了夢想而聚集,凝結了相同信念的人,力量自然大。不過卻只有少數人才能體會這個道理,波雨羽就是其中一人。

  只要在這裡,就是一家人。

  聽完伽米加的密音解釋,扉空只對這如同傳說般的創會過程嗤之以鼻。這樣聽起來這個公會應該是超級正派公會,又怎麼會不明事理隨便就把他們抓來這裡?

  只要是「惡」就一律不收成會員……如果人心有那麼容易能看穿,那麼這個社會就簡單多了。

  不知扉空腹誹的波雨羽露出爽朗的笑,五指併攏指向站在一旁的明姬,開始介紹:「在你們身後的那位小女士是我們公會的會計姐『明姬』。順帶一提,明姬和我是同年。」

  明明看起來像小孩子,結果卻與這會長同年紀?扉空有些訝異的想。

  「至於那邊那一位漂亮的馬尾小姐,是我們白羊之蹄的公會專屬第三隊伍的隊長『知曉妳心』,而在她腳下那位被捆成毛毛蟲的『愛瑪尼』,則是我們公會的副會長。」

  ——這滿腦子金錢又多話又欠扁的傢伙是這個公會的副會長!?

  扉空與其他人面面相覷,表情是明顯的錯愕。

  「是拚命往外跑的副會長啦!每次都被人用捆的綁回來!」

  伴隨著一聲附和,笑聲瞬間炸開。

  波雨羽張開手,指著整座倉庫的人,聲音不大,卻十分宏亮:「這裡的人,是我最自傲的公會夥伴!」

  「會長,你這樣我會感動到哭的啦!」

  「就是說啊!會長,小心我半夜去偷襲你喔。」

  從這些人的互動,不用多說,扉空一行人也看得出來這位公會會長非常深得人心。

  「我說的是實話啊。」波雨羽笑著,他望向扉空一行人,「我已經介紹完了,那麼接下來我想要請問你們和愛瑪尼的共患難經過是……?」

  「我們才不認識那種麻煩鬼。」座敷童子認真否認。

  「我們莫名其妙就被抓過來了!」栨木童子不悅的瞪著眼說。

  「我只想在他身上開個洞。」荻莉麥亞放出濃重的殺意。

  「麻煩,麻煩,大麻煩。」扉空說出了精簡的看法。

  聽著四人的話語,波雨羽捂著額,只能把得到解釋的希望放在伽米加身上。

  而伽米加倒也不負所望,覺得四人的解答有說跟沒說一樣。苦笑著,他開始解釋他們打任務的過程,從進到宮殿裡發現山賊首領竟然是玩家愛瑪尼,到出來之後被粉紅煙突然放倒的事情說了一遍。

  伽米加解說完,眾人心有戚戚焉。

  「副會長,你自己胡鬧就算了,幹嘛拖累別人啊!」樓上傳來某道替扉空一行人抱不平的聲音。

  「而且居然被困住變成任務相關者,一定又是你那見錢眼開的個性,想說坐著等收錢也爽快,現在還好意思拖別人下水,真是……」

  「拜託你有點副會長的自覺行不行?不要老是東跑西竄,我們這些人很累的好不好!」

  一聲一聲搖頭嘆氣的斥責讓愛瑪尼撇嘴反駁:「變成任務相關者根本就是意外!」

  「沒錯,錢不是萬能,但我說啊,沒錢根本就是萬萬不能!錢這種東西永遠都不嫌多,當然是越多越好哇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

  說到最後還自己岔氣,這笨蛋。波雨羽一臉無奈。

  收到自家會長的示意後,知曉妳心雖然面露不願,但還是移開了踩著愛瑪尼的腳。小刀一揮,綁著愛瑪尼的捆繩瞬間斷開。

  「早叫妳解開,看吧,現在還不是要把繩子弄斷。」

  愛瑪尼拿掉身上的斷繩,也不忘碎唸,當然又差點讓知曉妳心重新補上一腳,好在波雨羽阻止得快,才沒發生自家副會長被會員一腳踹掛回重生點的丟臉事件。

  「好了、好了。愛瑪尼,他們剛剛說是你黏著他們,要跟他們一起組隊,是真的嗎?」

  「反正我在這裡又沒有組隊,剛好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當然要以身相許!」

  愛瑪尼拍拍胸口,一臉理所當然,但卻被扉空直接吐槽:「不用了。」

  扉空望向波雨羽,要求道:「既然是你們自己的內部問題,那麼可以放我們走了吧?別浪費雙方的時間。」

  「嗯……」波雨羽摸著下巴,作勢思考。

  「會長!」

  「副會長,你就別亂了,人家擺明就不想收你一起組隊,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玩團體遊戲,我們『謎薩塔塔醬』有空缺,要進來嗎?」

  「我才不要跟你們這群食物湊在一起!」

  「不然我們『熱戀999』也歡迎你。只要你把賺來的錢三分之二貢獻出來當隊資。」

  「你們比我還摳,我有那麼笨等著讓你們挖錢嗎!」

  「那麼挑。話說那些人也不想跟你一組,況且他們也不是公會的成員,組一團說不過去吧?」

  在白羊之蹄,有項只有公會成員才能組成團隊的隱規則。或許是從以前到現在只要組成團隊的成員都是白羊之蹄的內部成員,他們從來沒有和外團接合過,所以不知不覺間這便成為公會的特殊習慣。

  也因為如此,公會內的數個隊伍即使人員拆團交換遞補,每個隊伍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內重新培養好默契,但其他公會就沒這項優勢了。

  「那讓他們加入白羊之蹄不就好了!可以吧,波雨羽?」

  愛瑪尼閃著星光眼,企圖用著可愛目光博取同情,可惜這副樣子獲得在場人士瞬間反對。

  「麻煩你們別自己說自己的,我並不想加入你們公會,更不想和你組成一隊。」扉空露出不耐的表情,再次要求:「請讓我們離開這裡。」

  「扉空哥哥說的話我贊同!」座敷童子上前抱住扉空的右臂。

  「認同。」栨木童子站到扉空的另一邊,朝著波雨羽露出強烈敵意,「大哥,不要因為我們人數少就想說可以欺負我們。」

  荻莉麥亞用架槍動作表示同意的想法。

  伽米加苦笑著搔頭,「大概就是這樣,扉空不想要,我們也不會接受,請讓我們離開。」

  「耶!?那我怎麼辦?」愛瑪尼抱頭哀號。

  「干我們屁事。」栨木童子揮揮手,厭惡的說:「拜託請別再浪費我們的時間又添麻煩,快放我們走吧。」

  「波雨羽!」

  愛瑪尼低聲一喊,陷入沉思的波雨羽抬起頭。

  不知道為什麼,波雨羽嘴角的笑讓扉空突然覺得有些毛。

  波雨羽舉起食指,提議:「不如就來個打賭吧。」

  「咦!?」所有人同時訝異。

  「你說……打賭?」

  「是的,從你們的相處,我看得出來其實你們的向心力很強,而這凝聚力的中心,就是那位『扉空先生』了。扉空先生,要不要來打個賭呢?由我一個人,挑戰你們五個人,如果你們贏了,除了你們可以離開這裡,同時我也贈送二十萬給你們作為賠罪;但如果你們輸了,請加入白羊之蹄。當然,加入之後你們絕對不會吃虧,只要你們有任何需要,白羊之蹄都會提供協助。如何?」

  「我並沒有非得要答應的……」

  扉空話語未畢,眼前人瞬間只剩下殘影,同時耳邊掃過一陣風,波雨羽不知何時竟已移動到他的身邊。

  「麻煩請賣個面子給我,扉空先生。」

  還來不及反應,腹部瞬間被一道強勁的拳力正擊!傳遍全身神經的麻痺讓扉空瞪大眼,他壓著腹部,猛咳著跪倒在地。

  「扉空!」

  伽米加衝往波雨羽,猛力揮下一爪。

  「唰——」

  爪子劃空。

  原本還在的人居然消失了!?

  伽米加訝異波雨羽的移動速度竟如此之快,同時鼻子嗅到味道,他趕緊抬起頭,只見波雨羽踏著滑板飛在半空,然後瞬間重重落下——

  輪子正面砸上伽米加的臉,將他壓倒在地!

  「失禮了。」波雨羽的聲音帶著異常的柔和。

  「碰!碰!碰!」

  波雨羽一腳踏翹滑板立擋在身前,子彈噠噠噠的射擊在滑板上,激盪出光亮火花,接著一聲爆音,巨大的火花在波雨羽前方炸開。

  荻莉麥亞本以為攻擊成功,卻沒想到下一秒,踏著滑板的身影毫無損傷的從煙霧中滑出,朝著她俯衝而來。

  咬牙,不敢多做猶豫的荻莉麥亞立刻換上雙槍,連續打出一發又一發的子彈,企圖阻止波雨羽的接近。

  波雨羽壓低身子,銀白的氣息從滑板散發開來,像是雲霧般飄繞於波雨羽的雙腳,滑板的速度似乎更加快速,而波雨羽駕馭的穩定性也讓人吃驚——他踩著滑板輕盈的滑繞著荻莉麥亞,子彈從他的身前身後和頭頂掃過,就是沒能打中他一發。

  「喀、喀!」

  子彈用盡讓荻莉麥亞暗罵了聲,趕緊掏換彈匣,但在同一時刻,波雨羽轉眼之間竟出現在她身前。

  ——怎麼會……!?

  荻莉麥亞僵硬的表情出現鬆動的錯愕。

  「抱歉了,小姐。」

  雙手的手腕被制住,腹部應聲挨上一腳,荻莉麥亞朝後飛去撞上木箱!碰的一聲巨響,碎裂的木屑散亂噴出,散落一地。

  隊伍裡的三名成人不到三分鐘就被獨自一人挑戰的波雨羽打垮陣亡。

  波雨羽視線落在僅剩的雙胞胎身上,臉上的笑容從未變動過。

  「那麼,就剩你們兩個了。」

  座敷童子趕緊叫出鳳鳴槍,栨木童子則架起凰冥刀。

  「嗯……這樣的話就真的不能不打了。」

  滑板俐落的滑了個弧圈擺正位置,波雨羽再度用著讓人驚嘆的速度移動到座敷童子及栨木童子面前。

  雙胞胎朝著波雨羽揮砍好幾刀,但卻都被輕鬆的閃過。他們畢竟還是小孩子,就算擁有遊戲的偽裝,用來對付程式寫出來的怪物是可以,但若是遇見戰鬥經驗豐富的大人,還是敵不過的。

  只見兩人的動作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慌亂,全身上下都是破綻。就在這一瞬間,波雨羽雙手同時探出,一手一支直接握住兩把武器的柄身。

  波雨羽順手一扯——

  兩個孩子禁不住強大的拉力往前摔倒!

  脫手的兩把武器飛甩而上,咚咚兩聲,凰冥刀與鳳鳴槍直挺挺的插在波雨羽身後的木箱上頭。

  座敷童子手腳並用的爬起身,看著發紅破皮的掌心,眼眶積淚。栨木童子則是忍著疼痛爬到姐姐身旁抱著她。

  面對表現出絕對強大的波雨羽,別說那三個被一擊打垮的大人,這兩個小孩根本就毫無抵抗之力,只能膽怯的往後縮。

  手掌貼著地,扉空用盡力氣撐起身子,視線先是捕捉到仰躺在地的伽米加,然後是另一邊倒在木箱堆裡的荻莉麥亞,再看見座敷童子與栨木童子互抱著向後瑟縮的樣子……步步逼近兩個孩子的波雨羽竟讓他產生了錯覺。

  他抬起頭,四周的人只是看著,靜默的空間裡只能聽到那帶著危險氣息的輪子聲。

  視線有些扭曲,從腹部傳來的陣陣疼痛讓扉空發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起雙腳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跑到雙胞胎身前抱住了他們,他只知道他的視線裡是扭曲的景象,是他所憎恨的……

 

    ▲▲▲◎▼▼▼

 

  青玉好奇的目光繞著扉空打轉,棕紅的眼眸晶亮不已,身後的軟尾隨之輕晃,最後她停在扉空面前,瞇眼笑著。

  「喔喔,你就是會長說的那個『扉空先生』嗎?真的跟他說的一樣,看起來好漂亮喔!」

  聽見「漂亮」那個字眼,扉空立刻敏感的回嘴:「我是男的。」

  「嗯,我知道啊!我聽說那些男生第一眼都把你誤認成女生,我是不曉得他們是怎麼看的,不過我們女生全都一眼就看出來你是男的呀!」

  青玉的話語讓扉空緊繃的神經鬆了不少,沒來由的頓時增加對青玉的好感。好啦,他就是很討厭別人總是誤認他的性別,能遇見用這正常目光察覺的人,當然就會添增好感。

  這麼說來……他記得與荻莉麥亞剛見面的時候,她也沒有提到任何把他當成女生的字眼。

  「我可以坐在你身旁嗎?」

  見扉空沒有回答,青玉就當他默許了,逕自挑了個空位坐下。

  「那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青玉』。」

  他知道,他下線前就聽見那些人的熱烈歡迎,所以想不記起名字都難。他也推測青玉在白羊之蹄裡面應該是個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

  「……我叫做『扉空』。」

  扉空還是做了禮貌性的回應介紹,雖然對方早已經知道他的名字了。

  青玉點點頭,好奇提問:「扉空你今年多大?」

  「……為什麼問這個?」

  反問,也讓扉空自己感到訝異。他對其他不熟的人最多也止於自我介紹,並不會更多的去回答對方的問題,而他現在居然直接脫口反問。

  「不然我不知道該在你的名字後面加什麼稱謂啊。」

  雖然他與這少女從見面到這樣近距離面對面也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但是在她身上卻能感受到一股平靜的感覺,就好像待在她身邊、聽她說話、回答她的問題,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剛剛的煩惱好似拋諸腦後。

  青玉舉起手指細數:「看是弟弟還是哥哥,不然就是平輩的喊名字。所以扉空先生,你幾歲呢?」

  青玉每個表情都生動靈活,看著她,扉空思考了一會兒,回答:「十九歲。」

  「嗯,十九歲啊……那我就要加上哥哥了呢!」青玉笑著提議:「不如我就直接喊你『扉空哥』吧。因為疊字好饒舌,哈!」

  不知道為什麼,扉空看著青玉露出的笑容,心裡油然而生一種奇妙的感覺——總覺得,胸口的地方有些悸動。

  「那就這樣吧。」

  「嗯,好……啊!明姬姐。」

  隨著桃色的花瓣粒子盤旋,撐著花傘的身影出現在空地。

  明姬一出現,在場所有公會成員都紛紛打招呼。

  點頭表示回應,明姬朝著四周觀望搜尋,最後視線落在扉空與青玉所在的地方。

  看見撐著花傘來到自己面前的明姬,青玉笑著揮手,問:「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還好嗎?」

  「只要波雨羽別惹事就是最好了。」明姬從側背小包取出幾張紙,遞給扉空,「入會申請單。」

  看著沒有接過意願的扉空,明姬再補上一句:「快點填一填交給我,省麻煩。」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答應那個什麼鬼賭注。」

  怎麼這公會的人都是這樣自顧自的想法,完全不理會別人說什麼……嘖,他怎麼覺得有點頭疼……

  「確實是這樣沒錯。」

  「那妳還……」

  「不過在白羊之蹄的地盤,會長說的話就是一切。」

  扉空扔了一枚瞪眼,而明姬則是毫不在乎的轉著花傘。

  眼見氣氛凝僵,青玉哈哈笑著打圓場接過那幾張紙,對著明姬小聲說:「我來處理吧。」

  「……單子填完拿來給我。」

  青玉比了個OK的手勢。

  轉身面對扉空,青玉雙手握著紙說:「會長有跟我說過和你們之間的協議,當然我也有向其他人求證過,好像你們是被強迫入會的,嗯……其實我不敢說我們公會很強大、第一名、加入之後保證絕對不會後悔什麼的。不過,以我個人來說,這個公會就像個家一樣,待在這裡有時候就會不禁這麼想——能夠認識大家,真好!」

  「但那也只是妳個人的想法。突然被強迫加入賭注,又被揍一拳,怎麼想怎麼不爽。」重新憶起,扉空感覺被打的地方好像又開始疼了。

  青玉慌忙揮手:「啊啊!會長的做法確實有些過分,有時候也挺莫名其妙的,不過他是個好人,說到這……」將白紙靠在下巴,青玉好奇的說:「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他用這麼突兀的方式要求別人加入公會呢。」

  「都是那個死要錢的。」扉空咬牙切齒。

  ——那個會長護短也護得太明顯了。

  「哈哈,副會長確實也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大家都說這事端全是因為副會長想跟你們組隊才……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扉空看著青玉道歉的樣子,突然覺得有些煩躁,他撇開眼說:「跟妳又沒關係。」

  「咦?啊……」

  青玉望了扉空幾眼,她小心翼翼的再度走到旁邊的空位坐下。

  將紙張放在大腿上,青玉抬頭看著前方的人群,有幾個剛上線的人揮手和她打招呼,她也揮手回應。

  「……妳很受歡迎。」

  青玉一愣,微笑著。

  「因為我是他們的家人呀。你也可以呦,成為我們的家人。」

  家人。確實是很心動的詞,但在他的心裡,他的家人就只有那麼一個,也只剩下那一個,他並沒有和這些人成為家人的打算。

  雖然他的這個「不願意」根本沒人放在眼裡。

  「扉空哥哥!」

  突如其來的一喊讓扉空抬眼望去,只見座敷童子衝出人群跑到他面前,握拳興奮的說:「扉空哥哥,他們說只要我們加入公會,就要請我們吃中央冰店限量的華麗聖代耶!」

  ——慢著,妳只靠甜點就被收買了嗎?

  下一秒,栨木童子也指著旁邊的人大聲說:「扉空哥!他們說只要我們加入,就要教我爬牆技巧耶!」

  ——你學爬牆做什麼,又不是要當小偷!

  對於這兩個小孩的未來,扉空深感苦惱。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只可惜他這憂心國家未來棟梁的煩惱在下一秒就被伽米加擠跑了。

  「扉空!這兩個漂亮妹妹說我這百獸之王帥氣得很,要跟我約會呢!我覺得這公會真的是太棒了!」

  「你跟著小孩子起鬨做什麼——!」

  回吼完,扉空才想找唯一算正常的荻莉麥亞來安慰心靈,豈知卻看見對方捧著一本兵器大全的書籍露出眼亮臉紅的樣子,在她的身旁則有一名身穿黑色皮裝的男子比手畫腳不知道在解說什麼。

  終於,荻莉麥亞發現到扉空複雜的視線,先是一愣,隨即有些遲疑的舉起手上的書,扯出一抹尷尬的笑容,「他說如果我們加入,就送我這本限量的《亞馬加達爾的專業武器大全限定XS版》……」

  扉空捂額嘆氣。

  難道現場唯一正常的就只剩下他?

  他們到底有沒有搞清楚這些說要給吃的、學的、教爬牆的、約會的這些人,在他們的會長強迫他們入賭、還動手動腳修理他們一頓的時候,居然是在一邊冷眼旁觀的這項事實啊!

  「真是……」

  「哈哈哈!你的同伴都好有趣喔!」

  看著大笑著的青玉,扉空一臉怪異。

  有趣在哪他完全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這些傢伙實在是太好被收買了。

  「不過扉空哥,他們一定很喜歡你吧。」

  突然的話讓扉空不自在的別過頭。

  「我跟他們又沒認識多久。」

  真的,很短暫的相處。

  連最早認識的伽米加也不過才半個月的時間,更別說最晚的荻莉麥亞才一、兩天。

  「噗……感情這種事情是不能用時間長短來說的,相處長不見得就很喜歡,相處短也不見得感情就放得少。你的同伴就算受到了誘惑,卻還是先詢問你的意見,這代表在他們心中你是重要的,你就是凝聚力的中心。」

  聽著話,扉空看見了剛剛本來還是興奮狀態的四人露出了為難的表情,還不時放眼朝他這裡望來。

  明明就沒認識多久,為什麼他們會直接認定什麼事情都得經過他決定,由他來成為中心?他搞不懂這些人。

  在他的認知裡,人,應該是自私的,應該是憑自己的想法來下決定的。

  扉空低頭看著地面,腳下的影子淺短,就跟他狹隘的目光一樣。

  「我覺得,既然都來到了這款遊戲世界裡,什麼東西都去試試看,不限定自己,這樣一定會讓生活更有趣吧。你覺得呢,扉空哥?」

  青玉溫柔的表情迷人耀眼。

  胸口的地方撲通撲通的,讓扉空不自在的移開了眼。

  扉空看著其他人,再將視線移回青玉臉上,那雙晶亮的紅眸裡好像映照著誰,他眨了眨雙眼,卻見青玉眼裡的影子消失了。

  青玉將申請單認真的放在扉空面前。

  「之後如果你真的覺得白羊之蹄不適合,其實也可以退會,不過我希望你和大家相處過後再下決定,畢竟很多事情如果不去體會,光看表面是不準的。」

  唯有去相處過,才能發現隱藏在表面底下的事實。

  「……對妳來說,這個公會是什麼?」

  扉空看得出來青玉很喜歡這個公會,但他不懂的是為什麼她會那麼在乎一個在遊戲中的虛構頭銜,如果這款遊戲停止運作,那麼這個地方、所有的一切就會馬上不見。就像再怎麼漂亮的泡泡,越飄越上,在破掉的那一刻就什麼都不見了。

  ——這樣虛擬的東西總有一天會消失。

  當然,他們口中所說的這個「家」也是一樣。

  青玉一愣,輕聲回答:「『奇蹟』吧。因為在這裡,我獲得了很多曾經失去的東西。」

  青玉的笑容裡洋溢著幸福。這裡填補了她曾經因為失去而空缺的心,這個「家」真的、真的很溫暖,即使她知道總有一天這裡或許會消失,但是並不代表回憶也要跟著扔棄。她相信,只要是「家人」,不管在哪裡都還是能再見面。

  意外的,青玉的話讓扉空動容了。

  奇蹟……或許就某方面來說,這地方真的是奇蹟吧。

  碧琳她……會在哪個擁有奇蹟的地方等著他呢?

  舉起的手在即將觸碰到髮絲的時候停頓,看著青玉呆愣的表情,扉空尷尬的垂下手,下意識的突兀行為讓他別過了頭,不敢繼續在青玉身上停留目光,就怕到時「下意識」又會操控他去做些什麼。

  「我就暫且相信妳這個『家』能帶來我所想要的奇蹟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