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系作者蒼漓★超新星繪師生鮮P

聯手打造經典虛擬網遊世界Y

 

從天而降的炙焰殺機,

扉空被變態殺手綁架了!

 

兩城對戰一觸即發!

而座敷和栨木帶來的救星究竟是誰?

 

 

幻魔降世04   

《幻魔降世04御姐大追擊.奪還哥哥大人!》

 ---------------------------------------------------------------------------------------- 

 

「找到我們的夥伴,站在他的身旁。」

有人說過,相遇就是一種緣分。

但是眼前突然現身的血榜第一人「炙殺」……

 ↑這是誰的孽緣啦?!Σ( ° △ °)

這個殺紅眼的狂戰士,無差別的攻擊讓小隊差點全滅!

伽米加被火烤,座敷的式神被打碎,荻莉麥亞的槍擊無用,

扉空則是被炙殺打著玩……最後還被打包帶走!

就算叔叔嬸嬸都能忍,咱們白羊之蹄絕對忍不了──

「敢動我們的家人,你們做好回到重生點的覺悟了嗎!」

會長波雨羽決定開戰,座敷和栨木回老家搬來重量級救兵

奪還哥哥大人之冥限城攻城戰──我們上!(\\\ ̄皿 ̄)o

 

 

 

 

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已出版集數

 幻魔降世01封面s_new

幻魔降世01初心者大冒險.偶像哥哥請多指教

 

 幻魔02

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幻魔03

幻魔降世03白羊蹄之吻.天使少女的祈福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22

書名:幻魔降世04御姐大追擊.奪還哥哥大人!

作者:蒼漓

畫者:生鮮P

上市日:2015年3月25日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

  風很涼,讓人感覺很舒服,也吹走一路累積的緊繃。

  草皮裡生長的小花隨風起舞。寵物蛋拍著翅膀停靠在扉空的鞋頭前,轉了個圈,彈跳幾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蛋殼上面的裂痕好像比之前多了幾條細小的延伸。

  扉空伸手摸了摸蛋頭上的裂痕,寵物蛋也不怎麼躲,絲毫不怕裂痕會因為重量而裂得更大,反而自動蹭了蹭那掌心。

  樹葉因摩擦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讓扉空聽著聽著都有點想睡了。

  「……」

  ——好像有什麼聲音……

  「真是意外,居然會在這裡遇見……」

  ——有人在說話……有人!?

  扉空猛地站起,驚動了原本平穩的寵物蛋。他往前跑了幾步,回頭上望,只見茂密的大樹枝葉裡藏著一道人影。

  小麥膚色的手從暗紅披風裡探出,將蓋頭的斗篷拉下,露出帶著殘酷笑意的男性臉龐,如火焰般的紅髮狂亂披散,異樣色澤的眼透露出令人畏懼的強烈魄力。

  「被發現了呢,不過這樣也好,剛好有理由可以動手……」

  男子舉起手指,拇指與中指摩擦彈聲,地面瞬間竄出白色的物體,如鐮刀般迅速朝著扉空飛襲而去。

  瞳孔映照出骨爪銳利的光,在回過神的那一瞬,扉空趕緊往旁邊跳開,只是沒想到凶器還是在他臉頰上劃出一道細長的傷。

  藍色的斷髮飄落,扉空也因為凌亂的步伐而摔倒。

  「扉空!?」

  伽米加狂奔到扉空身前張手護著,狠瞪著發動突襲的男子,喉嚨發出低厚的獸鳴。

  「哼呵呵呵呵……」

  那是種卡在喉間的低笑,帶著輕藐以及無法理解的濃重情緒。男子從枝幹上跳下,身手俐落的穩站在草坪上,他抬起頭,藍與金的雙眼與銅鈴般的獸眼相對。

  熟悉的面孔讓伽米加愣住了。

  「怎、怎麼會……麥格?」

  試探性的喊了某個名字,卻見對方扯動嘴角,這讓伽米加確定眼前的人確實是自己記憶中所熟識的那一人。

  扉空狼狽起身,發現了兩人之間的不對勁。

  ——伽米加和這傢伙認識?

  「扉空,你沒事吧?」

  一行人跑到扉空身旁,發現扉空臉上的傷,紛紛朝向紅髮男子發出戰意。

  「紅色的顯字……」率先發現某處不對勁的青玉低聲驚呼。

  扉空一愣,仔細觀察,終於注意到男子頭頂上那暗色紅光的字體。

  他記得之前伽米加對他解釋過,好像是名聲過低、出現在血榜上頭的人才會有紅光直接在頭頂顯示遊戲ID。

  如果他的記憶沒出錯,那麼眼前的人是血榜的排行者,而且……

  扉空盯著那人頭頂上的名字看,眼裡出現不解,因為那人的頭頂上正顯示「炙殺(標楷)」這名字。而荻莉麥亞所要找尋的那個人,不正是「炙殺」!?

  「炙殺?是荻莉麥亞姐在找的……?」

  栨木童子和座敷童子互看了一眼,同時抬頭望向荻莉麥亞。

  伽米加也跟著驚訝回望。

  扉空納悶的看著身旁的女子,卻見荻莉麥亞臉上的表情是困惑大於驚喜。

  這就怪了,荻莉麥亞不就是要找「炙殺」嗎?怎麼好像她完全不認識對方?扉空滿腦子疑問。

  伽米加將視線放回炙殺身上。

  先不論這人是不是荻莉麥亞所要找的人,但眼前的面孔卻是他記憶中所熟識的。曾經比任何人都要溫和的「他」為什麼會變成血榜的第一名?天知道他到底殺害了多少名玩家才讓自己變得如此!

  伽米加內心掙扎著,難以置信。

  炙殺雙手一攤,輕佻鄙視,在視線對上伽米加時嗤之以鼻:「喔呦呦,那些人就是你的團隊夥伴?還真是凶悍呢,那些眼神。」

  「不過你還真是好意思。交朋友、成群結隊……居然,還笑得出來。」

  話語哽在喉嚨,伽米加咬著牙,為了壓抑情緒而握緊的拳讓身子也跟著顫抖。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伽米加好不容易才吐出問話。

  「為什麼?」

  炙殺噗嗤一聲,猖狂大笑,他瞪向伽米加,眼裡是無法看透的扭曲。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把小鳳害成這樣的你,有什麼資格讓自己那麼快活!」

  「我不是……你明明知道……」

  「我只知道小鳳變得那麼悽慘,全是因為你,沒有其他理由。」

  冰冷的話語是強逼他再次面對自己醜陋罪惡的獠爪。

  伽米加想解釋,卻無法說出任何話語,襲擊全身的是深重的無力感——對於過往的自己所鑄成的每一項錯。

  炙殺眼神一凜,露出嘴角幾乎扯到臉頰的笑,下一秒右手高舉,如同指揮般的用力舞動,比剛剛大上三倍的骨爪瞬間從他身後飛出,朝向前方的人飛擊而去。

 

    ▲▲▲◎▼▼▼

 

  喉嚨突然一陣癢,扉空壓著胸口咳了幾聲,直盯著炙殺,他低聲詢問身旁叫喚出武器的男孩:「栨木,不論如何,朝著他攻擊就是了,你應該能做得比我好吧?」

  「你可是大人耶,說打架打輸我這個小孩子對嗎?」栨木童子腳步向前跨,壓低身勢,雙手架好凰冥刀,認真道:「我會努力。」

  「很好,那麼你抓到縫隙就攻擊。」

  看著重新架起備戰陣勢的兩人,炙殺聳了下肩,有些無奈。

  「你不會還想再拚吧?用個小孩當助手?」

  用衝出的步伐取代回答,扉空衝到炙殺面前,抓著鍵盤就是猛力揮打。

  火焰巨劍倒豎在眼前擋下攻擊,炙殺的笑容加大了不少。

  「你知道嗎?你是我遇過最有趣的一個人,明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卻還是這樣拚命的攻擊。」

  銀藍色的鍵盤被彈開,差點後倒的腳步在兩三步之後站穩,扉空舉起武器再次往前揮打。

  拿著凰冥刀的栨木童子趁機溜到炙殺身後,高跳躍起,長刀筆直砍下。

  「鏘!」

  金色劍刃在眨眼間就已翻轉至後背擋下刀口,炙殺另一隻手掌一把掐住鍵盤的邊角。

  攻擊被同時擋下,讓扉空與栨木童子頓顯錯愕。

  炙殺冷笑著,手順勢轉,巨劍擋開長刀往下直插入地;抓著鍵盤的手用力一扯,在扉空靠近的同時鬆手,右腳也順勢朝扉空的腹部用力踹下。

  在扉空飛出去的同時,栨木童子再次舉刀攻來,但卻被巨劍迎面反砍,雖然用柄身擋住攻擊,但強勁的揮舞力道則讓栨木童子面臨和扉空相同的下場。

  兩人並不氣餒,不浪費任何時間,抓起武器就是再次進攻。

  一擊!兩擊!

  扉空死命朝著炙殺揮打鍵盤,即使手麻也不停止。

  炙殺從未改過表情,雖然步步退,但是持刀擋下的手勢依然輕鬆。

  舉刀砍來的栨木童子再次被打飛。

  扉空不敢分心,也不容自己喪失戰心,只能將憤怒加注於力道之上。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不快點倒下!

  奮力一擊,金色劍身被撞彈開來。

  ——好機會!

  在炙殺恍神的那一刻,扉空立刻伸手抓住炙殺的肩膀。

  如果無法光靠絕對音感來對付,那麼就只能用他的種族招式,如同在深夜山邊面對兔狼獸的那一刻——

  直接殺了他!

  「冰鏡……」

  語未畢,瞬間的衝擊襲擊扉空全身,幾乎麻痺了神經。最後一字卡在喉嚨,不論他如何努力,始終無法落出嘴。

  劇烈的痛從腹部蔓延開來,扉空顫抖著低頭,瞪大眼,一口血就這麼咳了出來,灑落在貫穿自己身體的巨劍上。

  ——為什麼……到底什麼時候……

  炙殺瞇起眼,手臂一緊,抽出巨劍。

  血花大量濺灑,扉空跪倒在地。

  即便壓著腹部的傷口也阻止不了血流的速度,比之前所遭遇過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劇烈疼痛讓扉空全身幾乎被冷汗浸濕,他根本無法聽見其他人的喊聲,也無法思考自己現在所身處的環境。

  幾乎快閉闔的眼簾映入一雙鋼鞋,黑影蓋住整個視線,扉空看著清晰的掌紋逼近自己,頭皮傳來拉扯的力道。

  炙殺揪著扉空的髮將他整個人提起,痛苦的蒼白面容令他興奮不已。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特意避開要害,而不是一劍殺了你?因為我想到更有趣的點子了。如果在意的人被整治到不成人,不知道那傢伙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緩緩掐緊的力道與傷口不停失血的疼痛讓扉空全身顫抖,就算用手壓著傷口,血液卻還是不停的從指縫間滲出,腳步根本無法站穩,只能虛浮的撐了又跌,而占據他視線的是令人畏懼、帶著殘酷狂囂的嘴臉。

  對方根本就是瘋子,而跟瘋子對上的他……難道真的注定要栽在這裡?

 

    ▲▲▲◎▼▼▼

 

  波雨羽垂手一喚:「落櫻。」

  一把金身長戟出現在他的左手。由飄落櫻花點綴而出的曲線圈繞於不同長度的雙叉周圍,叉尾與柄身中間連結處鑲著發出熠光的藍色寶石。

  就算身在白羊之蹄,許多人也未見過波雨羽出動過本身持有的武器。如今,傳聞的落櫻被喚出,代表戰爭已無可避免,以及他們的會長所下定的決心。

  周圍兩邊的白羊人馬、後方的五軍兵團以及最前方的夢幻城兵屬紛紛叫出自己的武器。

  站在波雨羽身旁的明姬推了推鏡框,將花傘收掛在手臂上。

  「為了三名新會員拿整座公會來賭,你還真有膽。」

  「我只是想保護我們的『家人』。妳明明也很著急的,不是嗎?」

  瞧了眼將視線放回前兵上的波雨羽,明姬輕哼了聲,她拿起花傘,按下傘骨中央的卡榫,握著J型的傘把一抽——銀細的西洋劍顯現,陽光之下映著金紅的刺眼反光,失去傘骨的花傘幻化成粒子聚集在西洋劍的劍柄之上,原本的四色薔薇隨即綻放成西洋劍的護手。

  備戰倒數歸零,三小時的巨大數字出現在面板旁。

  『02:59:59』——秒數開始倒轉,攻城時間進行倒數。

  「攻城——!」

  王者舉刀令下,雙方肅殺一觸即發。

  「我們上!」

  長戟高舉,在波雨羽的帶領下,白羊之蹄全員衝出樹林的避障,直往前方的城門衝去。

  數枚法陣出現在城牆之上,魔法師高舉法杖唸著冗長的咒語。

  守備方的弓箭手及火槍兵架好武器對準城下的外敵,用連串的攻擊來阻止敵人前進。

  進攻方也不遑多讓,多數法師在半空架起防護罩擋住墜下的攻擊魔法。弓兵部隊架弓,朝上下兩方的敵兵瞄準射殺。許多戰兵也將寵物叫出加入攻城行動,有人騎著巨大的黑熊迎戰,也有人領著一群小小的矮妖精進攻。

  人群混亂交雜,武器兵戎相見。波雨羽奔跑而過,身子低彎閃過揮來的巨斧,從天而降的箭身擦過腳邊,他三步俐落的躍步,長戟從上高揮而下撞擊在黑色的刀身之上。

  身著海盜裝的少女靠單手抵抗波雨羽的猛力,另一手持舉雕鑲精緻的短火槍一連開上四、五槍。銀彈從偏過的臉頰邊射過,波雨羽握著落櫻用力一撞,少女被撞退了兩、三步,才剛定神抬起頭,看見的就是速度飛快朝她襲來的叉尖。

  塗著紫色眼影的漂亮黑眸瞪大,閃身不及,叉尖直插進肩胛骨將她釘倒在地。

  完全沒有憐惜少女的哀鳴,波雨羽手向後舉將落櫻抽起,再次朝向少女的左胸猛力刺下。瞬間,少女爆成細碎的粒子,從戰場中消失。

  「抱歉。」

  波雨羽細聲說完,落櫻再次高舉,用力朝地面直插而下,叉頭入土,震波如浪潮般掀起沙土向外圈震去,四方原本舉握武器奔馳而來的敵人被沙潮直中腳步,紛紛摔個四腳朝天。

  靠著波雨羽的猛烈攻勢,白羊之蹄的眾人勢如破竹的反擊從冥限大城裡不停衝出的兵力。

  列隊從城內一一衝出城門,以扇形向外擴散迎擊外敵,在隊伍尾端的幾名士兵踏出護城河的界線後,連接城門板兩邊的鐵鍊也開始出現拖拉跡象。

  混亂裡,有人發現逐漸上升的城門,馬上高呼通知所有隊友:「他們要關城門了!」

  如果是士兵的抵禦倒還好,可一旦城門關上,就等於斷絕了進城的主樞,這樣攻入城堡的時間必定會大大消耗,也耗費戰力。

  「狐狐,幫我開路!」

  天戀一個高喊,旋踢踹掉糾纏的敵人,直朝著遠處緩慢上升的城門跑去。

  好幾名士兵手持武器擋在天戀前方想阻擋她的去路,突然一隻巨大的銀色九尾狐從旁邊衝出撞翻一行人。

  「狐狐!」天戀高喊。

  變回種族原形的浴血銀狐開闔尖長的狐嘴,女聲傳出:「別停步!」

  四肢剎步,九尾銀狐重新奔跑回天戀前方的路徑,用著粗魯的撞法開出一條康莊大道。前肢攀上已經高出一段斜度的城門,箭雨從城牆上落下,九條狐尾用力甩動尾巴揮擋掉攻擊。

  「戀戀,快點!」

  天戀雙手握劍,跳躍踩上唯一一條低聳貼地的狐尾,她一路奔跑向上,從九尾銀狐的頭頂大步躍下,順著傾斜的城門板滑入。

  腳步一踏地,天戀跑過城門隧道,前方的內城鐵門已經開始降下。加快腳步,身子側身趴低,天戀從鐵門底下的空隙驚險的滑進城裡。下一秒,鐵門完整的封閉通道。

  天戀剎住腳步,單手撐地穩住身子。長矛立刻從四面八方刺來,天戀壓低身子閃過,八根長矛錯綜交雜卡在頭頂,打算將她的行動封死。但天戀也不是省油的燈,就算上方的空間被限制住,卻也馬上另開別條路。

  即使身子被整個壓低到極限,但只要她雙手能動就是契機。兩把長短劍刀同時伸長平舉,蹲低的雙腳用著傾斜身子的重量來當成旋轉的動力。

  「Falling Stars(墜落繁星)!」

  劍口延伸出雙倍長的光尺。一圈旋步,光尺所到之處全是俐落的斷面切痕。

  長矛因為失力而從手上脫落,本以為沒什麼而大意的士兵皆在瞬間變了臉色,抱著自己斷殘的雙腳倒在地上哀號。

  掙脫壓制的天戀抓緊時機,左右查看,跑往右方置立的大型軸具。

  城內待命的士兵再次圍上,將天戀包圍逼至牆邊。

  看了眼身旁的大型軸具,再瞧向前方步步逼進的武器,天戀屏息,一個瞬步後退,回身,劍鋒使盡力氣的砍往軸具拉直的鐵鍊上。

  脆硬的斷裂聲響起,失去支撐的鐵鍊就像脫韁的野馬,順著上方的支點軸直衝而上!鐵鍊上甩撞擊到城牆,癱軟摔地。

  原本幾乎閉闔的外城門又再次向外開啟,木板重重的砸在護城河對岸的土地上,鐵鍊的斷裂讓城門再也無法闔上。

  「怎麼可能!?」

  士兵們看著自家城門被直接從內攻破,一刻的驚愕讓外敵的突襲優勢大大升舉。

  九尾銀狐一個翻蹬變回刺客少女,狐耳與狐尾隨著動作而晃動,浴血銀狐躍落在人群間。閃身躲過揮來的彎刀,浴血銀狐手一抽,銀色的雙頭匕首猛力彈開另一邊射來的子彈,橘色火花濺亮在紫眸前,將眼裡的寒光照耀得更為火亮。

  浴血銀狐壓低身子,雙手撐地向後翻躍兩、三圈。前方六人舉著各種武器圍上。匕首拋轉了圈,在落回掌心的那一刻,浴血銀狐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舉著武器的士兵四處觀看找尋,卻沒想到冰冷的刀口早已抵上喉頭!光影落下,血液如泉濺灑,不過兩秒的時間六人皆全倒地,按壓著噴血不止的傷口啞口瞪眼。

  「即使是遊戲,但是身體構造還是相同。雖然手腿也有,但頸部的大動脈是最方便,不用聽見哀號求饒的聲音,更別說討救兵,一刀就可以解決。」

  「妳、到底……」

  那樣的話語不像是單純的遊戲玩家會說的,她很清楚人體的構造。

  看著嘴巴開闔得像隻金魚呼吸的嘴臉,浴血銀狐走到少年面前,問:「很痛苦嗎?」

  少年舉手胡亂揮著,僵硬的搖頭。瞬間,匕首的一端由上向下刺進左胸,不偏不倚的斷絕跳動的血脈。刀口之下,少年的身影化為粒子碎裂。

  不遠處,城牆上突然摔下一名士兵。

  浴血銀狐抬頭望去,只見城牆上的弓兵一個接著一個被扔擲下來,運氣好的便直接掛回重生點去,運氣不好的就還留著命痛苦掙扎。

  夕陽下,銀髮反映橘色光芒,順著揮砍雙刀的身勢飛舞飄揚,原本站滿人排的遠戰兵變得七零八落,才剛架好武器,刀口就已經逼近眼前,連子彈都還沒射出,槍口便直接被平橫削開。

  王者俐落翻旋,再一個人被踹下高聳的城牆,摔落地面迎接死亡。

  浴血銀狐訝異的低喃:「夢幻城的……」

  護城河上架起一座座木梯,無數人從梯上踩著越過阻路的護城河直達牆下,一些人迎戰牆下的士兵,一些人開始朝著頭頂的牆梁扔掛繩梯。

  他們的人一半都還沒爬到,底下還有敵兵在阻擾,跌跌撞撞的,那麼夢幻城的城主到底是怎麼到達城牆上的?

  再轉眼看,從扔甩的梯繩間她看見了解答,是那一名叫做日天君的拳狂。

  日天君彎步靠蹲在牆下,雙手交叉置於膝上。雷皇奔跑而來,右腳踩上日天君交叉的雙手,日天君在身子站起的同時,腳下的雙手也使出全力朝上奮力撐甩。

  三秒!

  雷皇腳步踏在直立的牆面,違反地心引力原則、壓低身子快步上跑,左手攀上牆緣,翻身一躍,跳上牆頂的看守道。

  觀看媲美電影特效的身手,浴血銀狐露出讚賞的目光。

  「真是好身手。」

  「雷霆鳳凰——翱鳴.戰!」

  技能瞬間啟動,巨大的火燄紅鳥從雷皇高舉的細劍前端出現,開展著比道路還要寬的翅膀。尖銳鳴叫,鳳凰朝前方站著的士兵昂頭飛去。

  熊熊烈火迎面襲來,想躲都沒處躲,有人下意識乾脆直接自己跳樓躲火,而剩下還呆站在原地的人則是迎接變成焦屍一具的下場。

  鳳凰繞著走道飛轉整圈,整排焦屍也像排泄物般的從鳥尾出現,最後鳳凰在一聲鳴叫後直衝入天,紅色的焰雲被燒得更火紅。

  地上,巨大的樹幹破土而出,柔軟得像條飛毯越過護城河,接起牆下的日天君直往牆頂升去,在樹幹頂端則端坐著一名身披半黃半綠的熊頭雨衣的少年,以及身穿白色馬褂的黑髮辮子男。

  ——是夢幻城的夥伴吧,看來上方的戰地交給他們就可以了。

  放心之後,浴血銀狐將視線重新轉回前方的城門。

  波雨羽揮舞著長戟,旋身,直舉——

  雙叉周圍環繞的櫻花片如同緞帶般的延展旋繞,數以難計的櫻花花瓣從叉尖爆出,襲捲而來的狂潮直朝著城門拒擋的士兵衝去。

  轟的一聲,花瓣風暴粗狂的撞進內城,連同降下的鐵門也一起被撞斷,並捲進城內大道。

  屋舍被花瓣掩蓋,在軸具前與士兵對峙的天戀一看見那凶暴的櫻花,立刻放棄對抗,趕緊返跑回機具旁抓著粗壯的鐵柱壓低頭。

  不過一秒,前方正要舉刀砍來的士兵瞬間被二度來襲的櫻花沖走,整排人頓時消失,直到震動消弭,感覺風壓不見後,天戀才慢慢睜開眼,所見之處幾乎蓋上了滿滿的散落櫻瓣。

  波雨羽翻手一轉,將落櫻背舉在後,踏步奔入冥限大城的城內土地。

  「跟著會長!」

  聲音喊下,勢如破竹,進攻方的人馬全部開始從破洞的城門湧入城內。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