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召喚師物語.林文篇 召喚是麻煩的開始

作者:鳥巢

畫者:RURU

上市日:2015年4月8日

新絲路網路書店: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kk0397567&flag=,1

 林文篇試閱  

   召喚學阿宅教授下剋上惡魔女僕

 

攜手挑戰尋神任務,目標是…… 視魔族為死敵的神族聖女?!

(還沒開始找,隊員就輸一半了啦!)

 

任務失敗可能會引起跨界戰爭?

 

為了愛與和平(?)他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新銳作家鳥巢╳現代奇幻戰鬥劇,隆重跨界登場!

 

 

精采試閱

   「林文副教授,你到底有沒有聽懂!這是政府的委託!」一位西裝筆挺的議員大手一拍,用力得讓桌上茶杯中的水濺了幾滴出來。

  「不要這樣,林副教授也是很忙碌的——」另一位議員見狀馬上跳出來扮起了白臉。

  標準的一個黑臉、一個白臉,要不是這裡並非舞臺,他也並非觀眾,他說不定會站起來大力鼓掌。

  看著眼前兩人一搭一唱的,林文按著有些疼痛的太陽穴,納悶的說:「最近的議員還要去兼差雙簧啊,薪俸如此低落,你們還真是辛苦了。」

  此話一出,所有議員頓時臉紅脖子粗的罵了出來。他們在議會可都是作威作福慣了,何曾被人這樣酸言酸語過,就連行政院院長他們都可以罵得跟龜兒子沒兩樣,這位小小的副教授竟敢還嘴!

  眼看他們又要連珠嘴炮,林文毫不掩飾的翻了翻白眼,看向坐在桌邊一角始終沒有說半句話的兩人。

  其中一位穿的也是整套的西裝,但單單是西裝的袖口處用金線所繡上的符文,就可以看出此人並不是一般的政客;而額上的皺紋,讓他的滄桑成為了時光的微醺,就連圍繞在周圍的空氣都彷彿有些異樣扭曲。

  至於另一位……他始終覺得有點眼熟,卻又說不上是誰。金色的刺蝟頭,雙耳上滿滿都是耳洞,原本應該俊美的五官,在不知道該說是龐克風還是詭譎風的情形下,變得有點……咳咳,不予置評。

  「如果你們只是想看我被炮轟,應該也看夠了吧?」林文偏過頭無奈的低聲說著。

  在各種怒罵聲當中,林文的聲音根本無異於蚊子般的音量,但那兩人卻似聽見一般,微微的翹起嘴角。

  只見刺蝟頭的那位彈了下手指,甚微的彈指聲卻宛如指揮家的休止符,讓喧鬧的會客室突然安靜了下來。

  林文看了看突然像是被按下靜音鍵的議員們,這才發現他們都腦袋昏沉的睡著了,趴在桌上流口水的模樣比起剛剛不知道可愛了多少。

  「只是睡眠的暗示。」刺蝟頭一邊解釋一邊淺淺的笑著,同時掏出了張名片遞給了林文。

  名片上面的圖案是一雙手將魔導書緊掐住的小圖,那是在全世界都有分布的機關——秘術警誡署,簡稱秘警署。

  身為專門管理各種異端事件的組織,秘警署管理的範圍橫跨了各項領域,說明白一點就是跟神秘有關的警察局!舉凡召喚師、魔法師,甚至可能連風水師都在秘警署的管理範圍之內。

  但讓林文疑惑無奈的地方就是在這裡……他向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若不是因為他是個男的,他絕對有信心可以獲得黃花大閨女的特殊成就!

  這樣宅在家的他,為什麼會讓秘警署找上門啊!這到底是什麼邏輯?

  難道這就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嗎?他哀怨的看向廚房中正不斷竊笑的身影。

 

  ※※  ※◆※  ※※

 

  看了眼剛到站的火車,各種五花八門的妖怪大手拉著小手,就這樣率性的揹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從火車車頂上跳下來,這樣的陣仗幾乎可以說是攜家帶眷……

  「這種空前盛況,就是妖怪大遷移?」林文玩味的說著。

  「應該沒錯。」琳恩點頭同意,同時將手中的兩張票翻轉在指縫間,「說真的……我很訝異你竟然會想要實地考察,我以為你捨不得離開你的研究的說。」

  「沒有真名、沒有魔力,就連個照面都沒有打過。要找到那位失蹤的神族,除了親自殺到現場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嗎?」林文哀怨的說著,他已經許久沒有來到這麼多人的場合了,「如果可以……我當然也很想要隨便召喚出來交差了事,但……至少要給我根毛吧!」

  結果根本是靠……左邊啦!他親自打電話去秘警署,對方竟然說所有的血液樣本都在臺中分部,包含毛髮樣本等更是珍貴證物,短時間之內無法離開臺中分部。

  那、那是要他怎麼辦?他在電話中聽到對方如此宣稱的時候,完全氣到說不出話,在這種一問三沒有的情況下,這根本是逼他親自殺到臺中去。

  這就是最終和秘警署討論出來的結論……他必定得出這趟遠門了,而且還是自費!

  當時無語的他實在很想問問普羅大眾,當個宅男是這麼的罪大惡極嗎?宅在研究室做研究,什麼時候變成難度三顆星的任務了?

  他捫心自問自己的研究室既沒盜電也沒偷水,他還按時交付系費,雖然他從來都沒有參與過召喚學系所舉辦的活動……越是深想,他的臉色就越加難看。

  「我都快搞不清楚,是他們求我幫忙尋人,還是我求他們讓我去尋人了……」林文不滿的喃喃自語。

  「沒辦法,你可是允諾過人家了,既去之則安之吧。」琳恩微笑的輕拍著林文的肩膀。

  「妳為什麼這麼高興啊?」林文看著琳恩那高興的神情,眼神不經意瞄到了她手中手機的畫面「臺中必敗美食專輯」,他咬緊牙關低聲說:「妳手機畫面是什麼?」

  「這?我很早就想去臺中嚐嚐人間美食了啊!」琳恩毫不隱藏的高舉了起來,手機中各種美食照片讓人光是看著就垂涎三尺,「難得可以在那待久一點,當然不能輕易錯過那些路過的美食。」

  「等一下!我們哪裡會路過?雖然現場是在臺中,但那可是臺中的郊區,我們要怎麼路過美食?」林文眨了眨眼睛,他有搜尋過去現場的路徑,當看到地點如此荒僻的時候,他還向琳恩抱怨過大概要搭計程車的事情。

  「沒有『我們』,是我會路過啊。」琳恩愉悅的用食指指著自己。

  「妳?」林文愣了愣,心底的不安頓時躍上心頭,「妳的意思是,只有妳?」

  「嘖嘖……我知道你一少了我就會從宅男退化成廢材,說實話此時的我心中也是千萬個不願意,但人總是要學習獨立自主,而我也可以趁機學會如何放手。」琳恩作勢露出於心不忍的模樣,但嘴角的笑意卻完全遮掩不住。

  「那還真是用心良苦啊……」林文掛在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好說好說。」

  「但少了妳精心烹調的美味佳餚,我可能會餓死在路邊。」林文雖然仍掛著微笑,但話裡的字字句句幾乎都是從牙縫間隙中迸出的。

  「我聽說臺中秘警署會提供便當,而且還是池上米喔!」琳恩眨眨眼。

  「沒有妳的陪伴,我可能會食不下嚥,就算吃下了也可能會鬧肚子。」林文話鋒一轉,手更是直接握住了琳恩的手掌,用力的程度就像是此生再也不打算放手一般。

  ——開什麼玩笑!哪有只有我在深山荒野受苦受難,妳卻在都市鬧區中獨享美食的這種事!

  一想到這裡,林文握琳恩的手就更加用力了。

  「我就知道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我特別準備了這個。」琳恩慢條斯理說著,五指伸展開來的力道卻讓林文一根一根的鬆開手指,接著她抽離了自己的手腕,然後將某罐裝物強硬的塞入林文的掌心之中。

  林文狐疑的看了眼掌心中間的罐裝物,那是一罐旅行攜帶用「金○字胃腸藥」……

  「不論是提升胃口還是便秘腹瀉,聽說都是一瓶搞定。」琳恩笑笑的說著,隨即拉著自身的行李箱,從容的走到火車內。

  林文氣憤的高舉著金○字胃腸藥,想要摔卻又摔不出去。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雙眼探見罐底的保存期限……根本早就過期了啊!

  氣憤的踱步走到火車上,林文看著已經坐在椅子上一派輕鬆的琳恩,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完全是誰先開口誰就輸了。

  就在兩方沉默的這時,火車上的廣播適時的穿入,那是一位溫柔女性的聲音,「本班次列車直達臺中……這躺旅程預祝順心愉快。」

  ——這到底要怎麼順心!怎麼愉快啊!

  緊握著金○字胃腸藥的林文深深的、無力的嘆了口氣。

 

  ※※  ※◆※  ※※

 

  這裡的空氣沒有任何的雜質……不是物理意義上的什麼粉塵、懸浮微粒這種物質,而是神秘學中的定義。

  林文深吸了口氣,過於乾淨的空氣彷彿灼傷了呼吸道般,空氣中沒有人氣、妖息,就連思念的殘留都沒有,有的只有神息——還是那種排斥天地萬物、以神界獨大的神息。

  「你還好吧,林文?你的臉色蒼白得好像喪屍。」耀慶端詳著林文的臉色,關心的問道。

  「不礙事,只是體會到為什麼妖怪們會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林文用食指擦了擦鼻子,一抹血水染紅了他的食指。

  看著封鎖線周遭的秘警署探員們從原先的好奇轉為驚慌的模樣,林文輕搖著頭示意沒事,但看在眾人眼裡只可以說被嚇壞了。

  是啦,這裡的空氣是很乾淨沒有錯,但也算不上什麼毒氣,最多只是會略感不適、身子骨發冷罷了。大多數人頂多打幾個噴嚏、咳個兩聲也就沒事了,為什麼林文會臉色蒼白到白鯧魚的地步啊?七孔流血瞬間完成了七分之二了!這個成就達成速度不會太快嗎?他們秘警署臺中分部是要求找人過來幫忙,可不是要求再多一個重傷病患啊!

  用衛生紙堵著流血不止的鼻子,林文不理會周圍的驚呼和勸阻,伸出了右手,接著原先空無一物的右手像是變魔術一般的迅速一翻,一本厚到可以勝任枕頭或醬菜石的精裝書頓時出現在手中,四道神秘的符文在書冊上烙下各種華麗複雜的圖騰,各界複雜的魔力從那本書中不斷宣洩出來。

  林文看了眼召喚書所感知到的異象,開始像是尋找地下水脈一般朝四處散步了起來。

  隨著林文蹣跚的腳步一點一點逼近事發核心處,手中的書冊開始發出陣陣耀眼的光輝。林文的臉色愕然,隨即用讚揚的語氣淡笑著說:「喔喔……燭臺下的陰影,不過這種藏身方法該說是膽大心細,還是重傷到無法動彈呢?」

  他彷彿終於疲累般的蹲了下去,就在耀慶考慮要強行把林文架起帶離此處時,眼前的整片大地卻頓時變色了!

  林文不知何時把沾染他血液的衛生紙抵著大地,口中的呢喃聲猶如流風般順著氣流捲散開來,大地發出燦爛的金色光輝,律動的光芒和林文的吟詠聲重疊在一起。

  書冊猛烈的翻舞著,藏於書冊之中的基礎萬用六芒星陣回應著林文的意志,遼闊的張弛開來。

  「以喚者之名,落落隱於無名之所,藏於無識之境,屏息以待覺者,吾唱名,故汝畢將應之!答之!諾之!」

  明明是普通的中文,還不是那種流傳千古的西歐符文或者所羅門用的古以色列文體,但整片大地卻回應了林文的呼喚。

  「這……怎麼可能!在召喚物的真名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竟然強行召喚成功了……」臺中分部的召喚師們用看著怪物的眼神,恐懼的望向林文。

  召喚學上的三重鎖定,就在他們眼前被活生生的打破了。

  真名、詠唱、召喚陣,明明要三者缺一不可才能夠施展出完整的召喚。這些天來,他們在這裡就是為了要藉由任何蛛絲馬跡試圖拼湊出那位神族的真名,以召喚出那位神族。但林文直接跳過了這一步,他用殘留在大地的神息取而代之真名,用最基礎的六芒星陣取代了召喚神族專用的召喚陣,直接將那位神族強行召喚!

  所有人都忘記呼吸,因為那是最為泛濫、最為普遍的六芒星陣,就算召喚失敗也是理所當然的。但事實存在於眼前,直立的六芒星陣散發出濃厚的神族特有的氣息,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一位擁有晨曦光輝般的金黃長髮,雪白的膚色不知是因為傷勢過重還是因為保養得宜,雙眼緊閉失去意識的神族從六芒星陣中掉了下來。

  看著那和自己差不多體型的女性神族,林文的臉色微變,他是有預料到召喚會成功,但他沒預料到對方會傷重到失去意識!

  而此刻,他根本不可能馬上闔起召喚書說跑就跑……看著那穿著一身沉重戰甲的身軀和那玲瓏有緻的身材,他大有一種眼前有人正大喊著「樹倒了」,而他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樹往自己這邊倒的無奈!

  砰的一聲,迴響大地的召喚陣應聲停止,林文眼冒金星的和那位被召喚出的女性神族一起交疊躺在地上,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只記得那迎面而來被戰甲所包覆住的雄偉胸部……

  隨著眾人的驚呼,他完全失去意識了。

 

  ※  ※◆※  ※

 

  那是風光明媚的一天,研究做完的林文,罕見的在辛勞的研究過程中休息了一下,鬆懈的癱在沙發上。

  ……啊,多麼蔚藍的天空,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身上的感覺真舒服,微涼的風吹拂著臉頰,讓他的雙眼自然的瞇了起來。

  但越是這般舒暢,他就越感覺到一絲古怪……

  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納悶的張望四周,最後眨了眨眼,原先緊閉的下巴因為吃驚而張大到極限——他的研究室什麼時候可以直窺天空了!這不是趁他研究的時候改建成天文星象館了吧?

  林文急得轉身想要開門出去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手才剛碰到門把,木門就應聲倒地……但木門倒下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映入眼簾的是,原先整齊乾淨的會客室,不知何時轉變成核爆廢墟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繼秘警署找上門,現在連國防部也要來湊一腳,過來測試飛彈性能嗎?」他傻眼的呢喃著。

  「唷!你終於『出關』了啊,敬愛的主人。屋子都快被拆光了也影響不了你的研究,還真是忘.我.啊。」琳恩冷不防的出言調侃著,臉上帶著笑意的將手中的銀餐盤直接塞入了林文手中,「既然你已出關,那貴客就交給主人你照料了,不然我擔心我一衝動,就造成一樁命案了。」

  感受著手中冰冷的銀餐盤,林文實在很想光速逃回研究室去,但琳恩那太過於和藹的微笑,卻讓他只能嚅著脣低頭走進琳恩所指的休息室。

  光是瞄了眼門縫底下那彷彿雷射光掃蕩的光芒,就讓林文想要舉手投降放棄。

  望著林文的躊躇,琳恩適時的輕咳了兩聲。

  「……這樣不行。」琳恩若有所思的低聲說著。

  「我也覺得這樣不行!」林文喜出望外的抬頭附和。

  天啊!不枉費他平常有幫忙倒垃圾,果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琳恩不會眼睜睜看著他身陷苦難之中的!

  琳恩點了點頭,身形一模糊就消失在林文面前,林文還完全摸不著頭緒時,琳恩又穿越次元出現了!她的手中玩弄著一副墨鏡,小心翼翼的將那副連價格標籤都還沒拆掉的墨鏡戴在了林文的眼鏡前,然後語重心長的說:「去吧,神會與你同在。」

  同在個鬼啊!要不是自己的雙手抓著銀餐盤,他一定馬上把那副廉價的地攤墨鏡摔在地上!他不禁在心底吶喊著,為什麼提供飲食給寄居者會變成如此冒險犯難的事情啊!

  他決心要走!但卻已經來不及了……琳恩早就貼心的把門拉了開來,燦爛刺眼的光芒頓時穿透了整個房間,林文的研究中心瞬間變得好像過去某知名料理動漫畫裡男主角打開菜餚時的情景,整座大學校園的師生都不由得轉頭看向那發出耀眼光輝的研究中心。

 

  ※  ※◆※  ※

 

  他只是想要出來上廁所而已,現在是連上廁所都要派出式神探路的意思嗎?

  林文看了眼置於原木餐桌上的兩盤白色瓷盤,一盤是簡單方便取食的三明治,佐料有牛肉乾、蔬菜、培根、番茄等放久點也不會有衛生顧慮的料理;另一盤則是五顏六色煞費苦心烹調的雜菜炊,各種蔬菜伴隨著濃郁的起司,光是嗅聞就讓人食指大動。

  如果可以的話,他會想要兩盤都吃掉,但問題是……眼下他並不行!

  是什麼時候,連吃什麼都會影響到這兩個女人戰役的勝負?

  他很納悶,非常非常納悶……

  「林文當然會選我的三明治吧?畢竟我可是深知林文的研究習性,那種放冷就沒有胃口的食物,還是算了吧。」琳恩燦笑著把自己所做的三明治往林文胸口方向推了一點。

  「呵……難怪林文會這麼骨瘦如柴,是有沒有聽過天天五蔬果?那種又是醃製又是乾燥的食物,妳分明居心不良,意圖謀害主人健康。」曦發甩了甩髮尾,把熱騰騰的雜菜炊也跟進的往前推了少許。

  「可笑!林文自己不運動,那種高熱量飲食分明只會讓他變成一隻腦滿腸肥的豬!」琳恩冷哼一聲。

  「那妳用各種加工食品做的料理,怎麼看都是想要讓他身體變成骨瘦如柴的木乃伊!」曦發惡狠狠的瞪著琳恩。

  「林文!你到底選哪一個!」

  兩個人怒視一眼,隨即心有靈犀的同時吼了出來。

  ……所以現在是要他選擇當豬還是當木乃伊嗎?林文臉上掛著苦笑,卻只能在心裡腹誹,完全沒辦法提出抗議。

  面對著兩位女暴君,他實在很無奈,他明明是琳恩的召喚師,也算得上是這間房子名義上的主人,卻不論對上誰都無力反抗,能夠如此窩囊悲催,算不算得上是一種才能啊?

  感受著兩道炙熱的視線,林文只能低頭將視線放在盤子間不斷游移,明明他是如此苦惱,但卻有另外一人對於這兩盤食物都極富興趣,望了眼坐在一旁眼光不停閃爍的霧洹,他腦中靈光一閃而過。

  「這個……其實我剛剛答應了霧洹,午餐要吃她特意準備的飲食,霧洹妳還記得這件事情嗎?要是忘記了也很正常啦,這種小事不用在意。」林文額上冒著冷汗,急中生智的抓著在一旁對兩盤食物都很有興趣的霧洹當擋箭牌來用。

  「我?喔、喔也不是不行,可是我的食物……」霧洹被三對眼睛同時望著,有些困惑的望了望林文。

  「任何飲食,我都可以接受,畢竟我已經承諾妳了。」林文抹了抹額上的汗水。

  霧洹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但在林文的強硬要求之下,她將自己儲物袋裡的東西一古腦全倒了出來,各式各樣的礦石如同一座小山般傾出,赤銅礦、紫晶石……甚至連外星隕鐵也夾雜在其中。

  站在幾乎是和她身高一樣高的礦石山中,霧洹找尋著東西。看著她如此認真的神情,林文的嘴角有些抽搐。

  拜託……千萬不要跟他說,劍仙其實是吃石頭過活的!

  就在林文不停祈禱時,霧洹猛然停止了身體的動作。

  「找到了。」

  霧洹千辛萬苦的從礦物山中把一個藥瓶拔了出來,介紹道:「……這是饑月丹,仙界都是靠這種丹藥來飽食的。」

  「雞躍丹?」林文愣住了,這跟雞的跳躍有什麼關聯嗎?

  他一邊猜想著,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隻隻公雞排隊有序的跳過玉瓶的畫面,整個就……很匪夷所思。敢情仙界不流行數羊而是盛行數雞?

  「是饑.月.丹,仙界特有的飲食,為求長生不老所服用的丹藥。」琳恩一邊冷笑,一邊將自己的三明治拿了回來。

  「據說是將千百萬種草藥的精華精粹出來的丹藥,小小一枚就可以抵得過一餐的分量。」曦發露出微笑,把自己所做的雜菜炊也捧了回來。

  「只是……據說味道苦不堪言,比起黃連、苦瓜的苦澀,更是遠超兩者到看不見車尾燈的地步。」琳恩和曦發又是異口同聲的說著,兩人眼底的笑意根本沒有絲毫隱藏。

  ——妳們一定要在這種事情上這麼有默契嗎!

  林文無言的在心中哀號後,伸出了不斷顫抖的手掌。

  看著臉色蒼白的林文,霧洹猶疑了幾秒,還是緩緩轉開了饑月丹的玉瓶。然而只不過是開個瓶蓋,在場的除了霧洹,剩下的三人臉色都微變了。

  單單只是氣味就讓人苦到感覺鼻子快要掉下來般,胃翻騰著油然而生的噁心感……琳恩不知從哪裡摸出了口罩說戴上就戴上,曦發腳底下光芒一閃,身後頓時展出由光所排列的六翼,以背後的六翼優雅的摀住口鼻。

  而林文就只能不顧顏面的用手緊摀著鼻子,嘗試著用嘴巴呼吸,但光是用嘴巴呼吸也讓他的舌頭痛苦得捲曲了起來。

  這味道……真的真的太苦了!

  霧洹苦笑著,倒出了一枚饑月丹,輕柔的置於林文不斷抖動的掌心上。

  但只是接觸,就讓林文感覺到掌心附近的細胞都在哀號著。

  他吞了吞口水,眼睛一閉,手掌一彈,饑月丹直接爽快的飛了過來。但不知道是林文太過緊張,還是他閉著雙眼的緣故,小小的黑色丹藥就這樣畫出拋物線,直接鑽入了手掌和面孔之間的縫隙……也就是他的鼻腔內。

  一股直達腦門的臭味,讓林文連反應都還來不及,便雙眼一翻,整個人昏了過去。

  「林文!」

  驚呼聲四起,但林文早就什麼都聽不到了,她們三人的叫喊距離他已經是很遙遠的彼端了。

 

 

挑戰完尋神任務後,居然還得扮一回和平大使?

這一切全怪神族聖女和他家的惡魔女僕勢不兩立!

為了讓兩位女中豪傑相處融洽,林文只好召喚劍仙少女「霧洹」充當溝通橋梁。

可是一男三女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這、這不就是開後宮嗎?!

 

(霧洹:林文,你真搶手。)

(林文:什麼後宮!我只想好好做研究……ΩДΩ)

 

《召喚師物語.林文篇 召喚是麻煩的開始》4月8日不思議輕奇幻精采上市!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