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升等二級妃子打算征服冰山冷面王爺

女人不僅要上得了圍牆,還要下得了水塘。

只要下了水塘,一切手到擒來!

 

小咪:「王爺沐浴吧,洗洗更健康!」(。﹏。)

王爺:「妳不會是想趁本王洗澡時……來個鴛鴦戲水之類的色誘吧!?(╬゚д)

 

 

 殭屍02  

《殭屍王妃02接吻是個技術活》

 

 

 

寧子薰──

職業:升為側妃。

上級:太后、皇帝、王爺、王妃。

下級:「四美」。

任務:偷兵符+找證據+勾引皇帝(?)

 

北狄大汗薨逝,淳安王迎回了遠去北方和親的無憂公主王嫮。

從皇家認證的狗仔八卦來源消息人七王爺那裡得知,

原來淳安王與無憂公主過去竟有著好一段天雷滾滾的狗血戀情!

接著連太后都來插上一腳,賜下「四美人」給淳安王,

寧子薰正開心自己終於有下屬,沒想到職位才升一級,工作卻突然大增!

而難得的王府出遊踏青,結果她因為醉酒,

跟淳安王一絲不掛的在水池中──接吻!(什麼!殭屍也會喝醉!)

以上這些都不算什麼,讓寧子薰最頭痛的是:猛虎未驅又來群狼!

她隨手救了大齊的小皇帝,又不小心「推倒」了小皇帝,

把自己捲入了我和我丈夫與我丈夫的姪子和丈夫姪子的母親之間……

 

太后:「偷兵符,幹掉淳安王!」

小皇帝:「找證據,幹掉沂王!」

王爺:「勾引皇上,然後……再無情的甩了他!」

寧子薰:「……求王爺指點明路……」(╥﹏╥)

 

側妃寧子薰,與三大BOSS之間的四角複雜關係,正式成立!

 

 

 

 

 

已出版集數

 

殭屍王妃01這個殭屍有點萌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0

書名:殭屍王妃02接吻是個技術活

作者:偽裝的魚

畫者:水々

上市日:2015年6月17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便利超商(超商皆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

  第二天,寧姨娘按時去向雲初晴請安。

  聽見外面傳稟說寧姨娘到了,雲初晴掩下滿腹心事,說道:「進來!」

  不一時寧子薰進來,見雲王妃對她與以往並無不同,才鬆了口氣。

  據小瑜說,王爺這塊肥肉不小心掉到她這灰堆裡,很多女人都在扼腕嘆息中。雲王妃一定會對她橫眉冷對,最起碼也是雞蛋裡挑骨頭……

  寧子薰很「人類化」的翻了個白眼:是這塊肥肉自己強占灰堆的好不好!

  雲王妃叫人為寧子薰搬了個繡墩,以往寧子薰只要接受一下不疼不癢的冷嘲熱諷就行了,今天看樣子是要長談。

  雲王妃開口道:「自從那日王爺貶了月嫵出京,她連夜整理好包裹,一早就來向我辭行,身邊的侍女也只帶了一個。她這一走,如今只剩下咱們兩人,以後要好好相處才是。」

  「是。」寧子薰低著頭乖巧的回答。

  小瑜提著耳根囑咐她一定不要跟雲王妃多說,說得越多越容易暴露。聽說雲王妃曾與寧子薰是同一個師傅教出來的,一定很了解她的行為,所以要謹慎行事。

  雲王妃望了望窗外,天氣晴得再無一絲雲朵,只聞四處蟬鳴陣陣,便對寧子薰說:「今天炎熱,咱們去飲綠水榭坐一會兒,今天廚房做了冰酪酥山,拿去那裡邊吃邊聊。」

  寧子薰呆了一下,雲王妃顯然不容她拒絕,起身對她輕輕抬起手……這姿態倒像是主子賞奴才面子讓她扶自己的手。

  對於地位比自己低的人不能一味拉攏,要恩威並施,才能達到目的!

  在其他人看來已是極盡侮辱,畢竟寧子薰也是王爺的侍妾,並不是王妃的侍女。可是寧子薰哪裡搞得清這些麻煩的古代禮節,逕自走了過去,一把拉住雲王妃的柔荑往外就走。

  雲王妃差點被裙襬絆倒,兩人風風火火的衝出了集熙殿,後面跟著的侍女全都緊張起來……這哪像寧姨娘扶著雲王妃散步,分明是寧姨娘劫持雲王妃跑路!

  雲王妃手扶巍峨髮髻,氣喘吁吁的說:「妳……妳不能慢點嗎?成何體統!」

  「不是要到水榭去嗎?我想釣魚!」

  寧子薰在王府也有一段時間了,作為戰士最基本的就是熟悉環境。聽幾個小侍女說每到夏天淳安王和七王爺就經常在飲綠水榭釣魚,寧子薰早就對釣魚這項活動「垂涎已久」,在她生存的世界,就連深海魚類都快滅絕得差不多了。

  「那也不用跑啊!」雲王妃面色緋紅甩開寧子薰的手。

  寧子薰只得慢步跟在她的身後,來到水榭,頓覺清涼宜人。卷棚歇山探出的飛簷隱在翠柳之中,遠眺而望,滿眼都被浩波碧荷占據,侍女們捧過繡著纏枝花的坐褥靠背,雲王妃坐在鵝頸欄杆靠椅上。

  不一時,眾侍女抬上金盤裝的乳酪櫻桃澆的冰酥山來,上面插著五彩小旗子。

  貴婦們坐在一起總是不急於吃酥山,而是要觀賞一陣,等乳酪櫻桃完全滲入冰酥山中,才讓侍女們盛在玉碗中細細品嘗。

  而寧子薰卻毫無形象的趴在鵝頸欄杆上,探頭望向水面,茂密的荷葉下幾隻小魚圍著殘落的蓮瓣追逐嬉戲。

  「妳那裡缺什麼就跟我說一聲,別好像本王妃對妳苛刻一般。」雲王妃開口道。

  關係要慢慢拉近,不能一上來就提兩人合作的事。

  寧子薰回過頭,眼中冒光,問道:「真的嗎?那可以……先給我來一副漁具嗎?」

  「……」雲王妃捂著胸口,半晌才道:「來人,拿漁具給寧姨娘!」

  一旁的小瑜卻不由得凝起眉頭,心想:雲王妃為何如此厚待寧子薰,一定有什麼陰謀!

  不一時太監送來漁具,寧子薰擺弄半天卻不得要領,小瑜默默走過去,捋順好魚線、浮標,穿好魚蟲,才說道:「把線拋遠些,等魚咬鉤再提起來。」

  寧子薰的感覺很靈敏,往往剛有魚接近,她便急急提起魚竿,結果當然釣不到一隻魚。

  雲王妃見她急得半個身子都探到欄杆外,不由得伸手拉她,「妳坐下消停會兒吧……」

  寧子薰的腳突然一滑,撲通一聲掉進了水裡,雲初晴若不是扶住欄杆也險些被她拉到水中,一時間眾人都變了臉色。

  「快!寧姨娘掉水裡了,快來人!」早已有人大喊起來。

  雲初晴感覺到周圍異樣的目光,可那句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真不是我推的!我是冤枉的!

  就算她真的這樣說,只怕沒人會相信,還會被人嘲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王爺剛剛留宿在斑淚館,寧姨娘就「意外」落水了,說出去,誰信呀?

  時至今日,雲初晴方明白,真正的高手是傻子寧子薰!用她看似白痴的辦法不僅打敗了月嫵,又狠狠的整了她一把!

  一旁的思巧走了過來,輕輕扶住雲初晴,低聲說:「王妃太心急了,只一晚上又不一定懷得上,何必引王爺猜忌?」

  看吧,連她自己的貼身侍女都深信不疑!

  她狠狠剜了一眼思巧,低下頭正好看到方才寧子薰踩空的地方有一顆圓滾滾的珍珠。看著如此眼熟……分明就是今早寧子薰頭上戴的那個飾品脫落下來的!

  雲初晴狠狠把珍珠捏在手中,只覺一口悶氣堵在胸口。

  一時間侍衛們都衝到了湖邊,又有太監抬來無數小舟,下湖打撈。望著忙碌的人群,雲初晴的臉色著實難看。

  這時,外面一個綠衣侍女慌慌張張跑來,低聲回道:「王妃,不……不好了!武英侯夫人來看寧姨娘了!」

  他們一家是商量好的要黑她吧?雲王妃的臉色徹底成了鍋底色。

  半晌,她才吩咐綠衣侍女:「先請武英侯夫人到正廳奉茶。」

  只有一旁的小瑜不禁冷笑,反正他知道寧子薰這傢伙掉進水裡也死不了,就算在水底待個十天半個月也沒事。

  幾艘小舟在水面上費力搜尋,畢竟盛夏整個湖面都被荷葉覆蓋,著實難以前行,一些水性好的侍衛甚至跳進湖中不停尋找……

  雲王妃正在焦急的觀望,突然一隻濕淋淋的手抓住她腳下的臺基,嚇得她尖叫一聲。

  只見寧子薰像隻水鬼般從水裡爬上來,身上附著無數的綠萍,最誇張的是嘴裡還叼著一條鮮活的大鯉魚。

  她爬上來,手提魚尾邊搖邊說:「釣魚太麻煩,還是這樣來得痛快!」

  眾人這才鬆了口氣,只聽見雲王妃咬牙說道:「等會兒給侯府的回禮就用這條魚吧,這可是寧姨娘親自下湖捉的!」

 

  換過衣服,寧子薰和小瑜來到王妃指定的小花廳會客。因為妾氏的地位低下,就算是出自武英侯府也要遵守規矩。

  看到來人,寧子薰不由得愣住了,原來是奶娘方氏和母親嚴夫人。

  「娘!」寧子薰端正的向嚴夫人行禮。

  嚴夫人眼圈一紅……

  奶娘忙上前扶起寧子薰,低聲道:「聽說小姐大喜了,可千萬保重身子,若生下一男半女,妳在王府的地位就穩固了!」

  這是件非常難做到的事,殭屍是消耗物種,是不會繁殖的。寧子薰含糊的點點頭,起身坐在椅子上。

  知道外面有雲王妃的探子,所以幾個人不敢聊太多,只能說些不痛不癢的話。

  方氏對寧子薰微笑道:「大小姐都這麼大了,還是那麼淘氣,看妳頭髮還沒梳好,來,奶娘幫妳好好梳上。」

  於是她走到跟前一邊替寧子薰梳頭,一邊低低的在她耳邊說:「最近朝廷有動向,與南虞局勢越來越緊張,淳安王已與老爺談了,要派老爺去鎮邊。南疆現任的守將都是老爺一手提拔起來的,所以淳安王才要派老爺去。當然,淳安王一向不相信任何人,他已把妳大哥調回來,說白了還不是把他當成人質,咱們一家子都在京城,這是為了牽制老爺不能有異心。大小姐在王府一切小心,王爺寵妳也不過是給咱們家看,小命只有一條,還是趁著機會快點懷上孩子,才是保命符!」

  說著,方氏把一個紙包塞進寧子薰袖子裡,說:「這是求子靈藥,還有一道靈符,每次合房後記得吃一抿子,靈符要天天戴身上,知道嗎?」

  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她根本沒聽明白,奈何方氏還未說完。

  「最近要和南虞動手,自然要和北方北狄和好,要不然這邊打南虞,北邊再趁勢而起,大齊就落得腹背受敵的境地了。所以……還有一件事,大小姐妳聽了一定不能激動。那個被成祖嫁到北狄的王嫮回來了!」

  「王嫮……是誰啊?」寧子薰側頭不解的問。

  方氏嘆了一口氣,說:「不知道更好,妳只要記得一點,不可與其他女人爭寵,趁寧家現在在王爺眼裡還有利用價值,快些懷上個孩子,這才是最重要的!」

  嚴氏也哭哭啼啼的絮叨半晌,寧子薰只能忍住。反正她也沒有義務聽從寧家人的話,等她想辦法得到了兵符,就可以逍遙自在的生活了。

  送走了嚴氏和方氏,寧子薰叫小瑜來把嚴氏送來的一大堆東西抱回斑淚館。

  「有個娘真不錯,還有人惦記妳。」穿過碧水橋長長的走廊,四下無人,小瑜淡淡說道。

  「人類不都有嗎?怎麼,你沒娘?」寧子薰好奇的拿起一個繡給小嬰兒的虎頭帽戴在頭上。武英侯夫人會不會太心急了些,竟然連這些嬰兒用品都為寧子薰準備了。

  小瑜搶過虎頭帽放回包裹裡,淡淡的孤寂在眼中一閃而過,他平靜的說:「我是師父撿來的棄兒。」

  寧子薰步伐頓了頓,聳聳肩道:「沒有父母就很悲慘嗎?人類真是奇怪,喜歡結成各種各樣的關係,父子、母女、夫妻、朋友……人類又很脆弱,一旦死亡,對於其他有關係的人來講,就會非常痛苦。如果沒有這麼多複雜的關係,不必承擔其他人帶來的痛苦,活著或死亡都是自己要面對的事情。」

  小瑜皺起眉頭,突然不悅的說:「所以妳才是一具低等的殭屍!自然不能體會喜歡一個人那種心動的感覺,願意為彼此付出一切乃至於生命的感情……這些事情妳永遠不會懂!」

  寧子薰漆黑如夜的眸子盯著小瑜,側頭思索半天,問道:「那……小瑜喜歡過別人嗎?你可以教我怎樣喜歡別人,怎麼樣才會有人類的情感。」

  小瑜避開她的視線,加快了腳步,邊走邊說:「我是道士,修行的人要清心寡欲,我不會喜歡上任何人的。」

  清心寡欲,這個詞她明白,於是寧子薰更加不解了,問:「不會因為任何人或事產生喜怒哀樂、模樣永遠不變,還能活很長很長時間……原來你們道士追求的結果就是殭屍的境界啊?」

  小瑜臉紅,怒目道:「才不是呢!妳這個沒腦子的笨殭屍怎麼能理解道家精髓!」

  寧子薰癟癟嘴,不屑的說:「身為人類,自己都不懂什麼叫喜歡,還批評別人!」

  喝,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幾天不教訓就敢對道爺不敬?小瑜抿著脣把東西往地上一頓,從袖裡掏出人偶……

  看著小瑜臉色不睦又掏出致命武器,寧子薰轉移話題:「其實我也知道一些人類表達情感的方法,我做一下你看看對不對?」

  以前看過影像資料,她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後走到小瑜面前,捧起他的臉,努力認真的看著他,幾乎都要看成鬥雞眼了,她才說道:「我喜歡你!」

  小瑜的臉一下就紅了,只見寧子薰的面孔越來越近,他不由得慌亂,喝道:「妳……妳要幹嘛?離我……」

  還沒等說出「遠點」二字就被殭屍強吻了!小人偶掉在了地上……

  寧子薰的脣緊緊貼在他脣上,努力啃著……不能怪小瑜不反抗,殭屍的力量太大了,可能連大象被強吻都掙脫不了。

  寧子薰突然想到資料裡的一個細節,於是伸出舌尖探入小瑜的口中,動作僵硬而粗魯,她根本不懂吻是什麼,覺得就是人類在互相傳遞自己體內的有益菌罷了。

  小瑜感覺到她的「入侵」,在全身不能動的情況下,只能用舌頭奮力抵抗。本來他用舌頭抵死要把入侵者拒之門外,結果到了最後卻成了互相逗引,抵死纏綿……

  吻得意亂情迷,等到小瑜清醒時才發現,自己的舌頭竟然入侵到她的口中反客為主了!

  也許是他極力掙扎,寧子薰才感覺到他好像挺難受的,終於放開了他。

  小瑜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寧子薰覺得接吻還真是個技術性的工作,弄不好會讓人類缺氧窒息而死。

  「呃,是不是我學得不像?我已經盡力了,人類表達情感不就是擁抱和接吻嗎?我以後會多多練習,找誰呢?淳安王脾氣不好又是敵人,七王爺身體比你還弱呢……」

  寧子薰話還沒說完,只見小瑜臉色鐵青,手中捏著小人偶,咬牙默唸禁咒。

  下一刻,寧子薰已身不由己,隨著小人偶的節奏一跳一跳走到湖邊,最後再猛地一跳……湖面只剩下一圈圈巨大的漣漪。

  這個女色狼,在水底待著吧!小瑜抱著東西氣哼哼的回斑淚館了。

  寧子薰覺得自己挺冤的,人類真是喜怒無常,明明是他說自己不懂感情,不就是沒吻好嗎?有必要把她泡在水裡一天嗎?

  湖底挺無聊的,除了爛泥就是荷根,偶爾游過的魚還啄她的臉,她不能動,只能眼睜睜被魚欺負。

  不過魚嘴輕啄臉頰的感覺倒讓她有了領悟,接吻是不是也應該像魚一樣輕輕的才舒服?唉,此小魚非彼小瑜,除了溫柔的啃她,並不會幫她解開縛屍術。

  天都黑了,小瑜才到湖邊解了她的束縛,她爬上來順便抓了一條大肥魚。

  一路上小瑜根本不理她,一個人走得飛快。到了斑淚館門口卻遇到了馬公公,見寧子薰一身濕淋淋的樣子,手裡還拎著一條魚,氣得直翻白眼,耷拉著一張長臉問道:「寧姨娘妳這是……捉魚捉上癮了?」

  寧子薰倒不覺得尷尬,反正她這個殭屍自從到這個世界就是人人得而欺壓,已習慣整日被教訓了。

  馬公公見寧姨娘無一絲愧色,而是習以為常的傻笑表情,不由得皺緊眉頭,說:「虧得王爺不在,否則看到妳這樣子豈不生氣?」

  真不知王爺這世裡倒了什麼楣,遇到的女子沒有一個好的!月嫵雖然什麼都好,可是身分太低賤了,霸占了寵位這麼多年也沒生下王嗣;雲王妃是雲赫揚那老東西的女兒,王爺又要用著她又要防著她;至於這位……他好像連評價都可以省略了。

  「咦,王爺今晚又不回來了?」好像有兩三天沒回王府了,不過寧子薰才不在乎呢。她不懂掩飾,明顯露出興奮的神色,把魚拋給馬公公,道:「太好了,今天不用睡地板了!」

  馬公公聽到此言頓時僵在那裡……鯉魚在他懷中亂蹦著。

  原來……王爺他一直沒跟寧姨娘圓房啊!

  馬公公暗自肺腑:王爺,難道您真是不舉了嗎?

 

   ◎※※※◎※※※◎※※※◎

 

  在一片綠林掩映中,淳安王緩步來到湧泉池。這處泉眼因為山勢之故不能建太大的建築,只能依著嶙峋的山體鑿出天然的石棚狀建築,半露天的溫泉池由山石自然隔絕成兩個溫度不同的陰池和陽池。陽池溫度高,陰池溫度低,可以根據季節來選擇適合的溫度。

  小太監幫淳安王寬衣,然後端來一個碧荷滾珠的圓盤,裡面裝著新鮮的水果和一壺葡萄酒。他把荷葉盤放在水上,荷葉盤在水面上漂浮著,只要一伸手便可自斟自飲。

  溫暖的水流氳氤成白色的霧氣瀰漫在林間,幽靜中只聞鳥鳴樹搖,讓人不禁陶醉其中。

  每日案牘累乏,淳安王也難得有如此清閒的一天。他很享受此刻的安逸,擺擺手讓眾人退去,自己斟了一杯葡萄酒,慢慢啜著,看天空白雲悠悠飄過,偷得浮生半日閒……

  這時,突然從陰池傳來輕輕的水花激盪聲,淳安王皺眉,伸手把衣服上的短劍拿了起來,伏身在分隔陰陽兩池的巨石後,感覺到水波一圈一圈蕩漾開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陰池裡撲騰。

  整個鐵鏡山莊都有護衛巡視,沒人能接近這裡,這聲音極有可能是山裡的野猴,在無人之時牠們會偷偷跑到這裡喧賓奪主占領溫泉。因此淳安王才沒叫侍衛進來,他舉劍猛地衝過陰池,卻發現水裡撲騰的不是野猴子,而是他家的「野貓」!

  「醉屍」寧子薰如金環蛇冤魂附體,爬行到山頂,一路壓倒無數鮮花嫩草。在山頂吹了會風,稍微清醒,又從山頂向下爬回去……結果沒爬好,一翻身滾到湧泉池上方開鑿出的石棚上,然後就直接掉進了湧泉池的陰池。

  冰涼的水正好為快要沸騰的血液降了溫,寧子薰舒服得不想爬出池子,就在水裡當「浮屍」,一直浮到淳安王進來。

  淳安王看著漂在水裡寧子薰頭上沾滿了草屑,臉上還有幾道劃痕,身上的衣服又髒又破不成樣子,好像一隻剛從泥塘裡滾完泥的豬,看到他還快樂得直哼哼!

  「是誰如此大膽,放妳進來的?」淳安王瞇起眼睛質問道。

  寧子薰抬起頭晃了三晃,口齒不清的說:「你……又是誰?這是……是我先發現的,就是我的!你想占就先跟我打一仗,誰贏就歸誰!」

  「滾出去!」淳安王厭惡的皺起眉頭。

  「你你……你滾!這是我發現的地盤!」寧子薰晃得更厲害了,她身邊的水蕩出一圈一圈汙泥,然後擴散到整個溫泉池,一直……飄到他身邊。

  「妳這隻泥豬!」淳安王恨得咬牙切齒,上前一把抓住她狠狠按在水中。

  「咕嚕……咕嚕……」

  汙泥從水裡混著水花湧上來,還有什麼草屑、樹葉等雜物,都跟著浮了上來。

  突然,淳安王只覺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拉入水中,水中的寧子薰長髮亂舞,像隻章魚怪物在水中漂著,小花臉上還帶著痴呆的微笑,露出兩顆尖尖的小白牙……

  「噗~~~」淳安王一口氣沒憋住,水中泛起無數泡泡。想要向上游卻被寧子薰巨力鉗制住不能動彈,氧氣一點點從胸膛和口腔中被擠壓掉,窒息感讓他渾身無力,身子一點點向下沉,只能用絕望的眼神看著寧子薰。

  堂堂攝政王如果淹死在浴池裡,這將成為本朝最大笑料!他還不被寫野史的無恥文人批得一文不值?真是死不瞑目!

  不行,他不能死!即使要死……也不要這種死法!

  強大的生存欲望支撐著淳安王,他突然貼了過去,狠狠吻住寧子薰的脣……從她那裡搶氧氣!

  不得不承認,淳安王屈能伸,不要臉的程度也不比寧子薰低!

  寧子薰怔忡了,她還沒體會過這種像嬰兒般吮吸的親法。竟是如此急迫的掠奪和侵占,像是要把她的一切都奪走。

  趁她愣神,淳安王向上一竄,浮出了水面。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好半天寧子薰才從水裡鑽出來,看著淳安王眨眨眼,驚訝的說:「這……這不是王爺嗎?你怎麼也在這?」

  淳安王恨不得掐死她!在差點謀害他成功之後,她居然還有臉說才認出他來!

  「本……」他又深深吸了兩口氣,才緩過來,青著臉吼道:「本王一直都在這裡!妳這個混蛋差點就把本王淹死了!」

  寧子薰捂著耳朵閉上眼,縮到角落裡小聲辯解道:「我剛才只記得有個不穿衣服的變態殭屍跟我搶地盤……」

  說完,瞄了一眼淳安王……還真的沒穿衣服。她臉白了,看來她真的做了這種事!

  這時,一群侍衛聽到淳安王的怒吼都衝了進來。只見淳安王一絲不掛把一個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女子逼到角落裡……眾人都面露激動之色。

  霸氣外漏,霸氣外漏啊!眾人一臉看戲的表情。

  淳安王正在氣頭上,看到這群男人用目光掃著一身濕衣的寧子薰,還有一、兩個看他看到流口水,不由得怒吼道:「都給本王滾出去!」

  眾人灰溜溜的退了下去,只剩淳安王和寧子薰站在一灘黑水裡。

  淳安王默默記住了那兩個看他看得流口水的傢伙,想著明天一定叫馬公公把那兩個侍衛換掉,斷袖什麼的一律不准在他身邊出現!

  然後,他才瞇起眼睛用目光「宰」起寧子薰。

  「妳知道妳犯了多大的罪?意圖謀殺本王!」

  寧子薰動了動,池子裡的水更加混濁了。她蚊子般的哼哼道:「如果不是王爺逼我喝酒,我也不會喝多,不喝多就不會認不出王爺……」

  大概是真的被氣暈了,淳安王到此時才發現自己一直是裸著的,剛才被所有侍衛「參觀」了一遍!

  他惡聲惡氣道:「轉過去不准動!」然後他從陰池出來用巾布裹住下體,才說道:「妳還竟敢把責任推到本王頭上?妳知不知道,如果本王一句話,寧家上下都會受重罰?」

  「那……那你要怎樣?」寧子薰頓時沒了底氣。

  巨石那邊傳來淳安王邪惡的聲音:「給我洗乾淨過來!剛才妳是怎麼漂浮起來的?再漂給本王看看!」

  寧子薰:「……」沒有想到淳安王果然是個有惡趣味的人!竟然喜歡看浮屍!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茉羽
  • 噗哈哈哈wwww寧小咪實在太好笑啦wwwww
    期待書上市♡
    順便問一下,預計會出幾集呢?
  • To 茉羽 (pinkyshan),
    小編也超喜歡的啦XDDD傻萌的寧小咪好可愛>w<
    超期待第二集問世~~!!
    殭屍王妃全套四集喔^_^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5/06/11 15:33 回覆

  • 冰冰
  • 喔喔喔喔~~終於出了!!!女主太萌了阿阿阿阿阿~~~
  • To 冰冰,
    寧子薰真的是超萌的啦XDDD
    第二集的她依舊是令人噴飯+惹惱淳安王XDD
    真受不了~~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5/06/15 14: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