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蘿莉震撼登場,阿宅教授面臨破產?!

仙界劍仙與神族聖女降臨,欲助林文度過魔界戰爭的危機。

然而,加上一個蠢蠢欲「攻」的惡魔女僕,

結果首先性命垂危的是──林文的錢包

 

(來自某宅深淵的怒吼:妳們三個不要再搞破壞了!)

 

 召喚師亞澈022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2召喚是混亂的根源》

 

 

 

「主人,我好像看到了流星~」

「琳恩!快去把她追回來!不然麻煩就大了!」

 

為了照顧好孩子(?),林文召喚了劍仙霧洹來保護出遊的亞澈和由乃,

沒想到霧洹一出場就用劍氣震爆了整座城市的玻璃窗,御劍飛去!

(琳恩:主人,你的召喚書在叫喲~)

(林文: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不甘寂寞的神族聖女曦發再次降臨人間,

打算對林文這個那個」、並與琳恩來個「友好切磋」時,

林文研究室竟慘遭魔界聯軍突襲,人魔大戰一觸即發……

 

 

 

 

已出版集數

 

召喚師物語.林文篇 召喚是麻煩的開始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1召喚是倒楣的初端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1

書名: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2召喚是混亂的根源

作者:鳥巢

畫者:RURU

上市日:2015年6月24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文

  淡薄的書卷味從房內傳了出來,沙沙的執筆聲更是從未間斷。

  琳恩雙手端著銀盤,用膝蓋稍微頂開了門,看著眼前由各式書籍所堆疊成的長城,心中是既讚嘆又感嘆……

  能把這些書籍排列得如此壯觀,也是一種才能了,這可不是規規矩矩、方方正正的堆疊,這些書籍厚薄不一、大小各異,能疊得如此高聳,應該在美術館之中也算得上是當代藝術了吧?

  但問題是……這些「當代藝術」最後都得由她來統一善後!想到這裡,琳恩的嘴角就不禁抽搐。

  「林文——」

  「這些書我等等自行會歸位。」

  林文頭也不抬的繼續埋首在書堆當中。

  琳恩翻了翻白眼,根據她的經驗,若他會將書籍全部歸位的話,那大概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但眼下繼續跟他爭執這一點,不就顯得她的碎唸被林文料中了?

  想到這裡,琳恩原本到口的話語頓時擱在喉頭了。

  就在場面靜默的時候,一只薑黃色的紙鶴順著窗臺的空隙飄了進來。

  明明此時沒有風,但是紙鶴的雙翅卻宛如乘著氣流降落,最後林文用雙指輕柔的夾住了那只紙鶴,才剛一到手,紙鶴就逕行攤平開來,上面僅見用硃砂寫著四個字——「林文喚吾」。

  看著這字跡,林文罕見的放下了研究工作,轉過頭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月曆,抓了抓頭皮,喃喃自語:「時間過這麼快,我都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林文?」

  琳恩眨了眨眼,驚訝混雜著好奇掩蓋過了心頭,天知道要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才能夠把這位所羅門宅驚醒!上一次讓全臺北人逃命的大地震,殊不知林文完全不理會頭頂上被甩得跟盪鞦韆沒兩樣的吊燈,最多最多只是抱怨了句「這樣會傷眼」後……就繼續埋首研究了!

  然而,眼下這位所羅門宅真的放下研究,認真的捧起了召喚書,面色正經的吟詠起召喚咒文。

  「山人所域,田介之所,藉雲隱之徑,顯於形,現於境,以劍為身骨,存於縹緲之居所,二重繼名……霧洹。」

  他口中每一個字都詠得字正腔圓,手中的召喚書發出白靄般的雲霧,在虛幻之中,層層疊疊交織的光影構成了複雜的立影。

  在人影浮現之前,先來的是氣息——那是鋼鐵般冷冽的刺骨,雖然他們都清楚對方已經收斂了很多,但劍氣若有似無的外洩,就讓他們倆精神為之一振。

  「霧洹……喔喔算一算,那一天是快到了沒錯。」

  琳恩淡淡的笑著,她終於了解為什麼林文肯放下手邊的工作,畢竟對林文來說,霧洹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從雲霧中現身的是一名穿著素白道袍的女孩,灰藍色的瞳孔百感交集的望向林文,她的右手持著一袋的香燭紙錢,說:「又是一年,抱歉我又來叨擾了。」

  「怎麼會是叨擾,能夠見到霧洹妳,我很高興……我想母親應該也是如此。」林文連忙搖了搖頭。

  看著霧洹,腦海裡塵封的童年往事似乎又喧囂了起來,讓他的腦袋不禁開始脹痛。

  「林文,別想太多,我祭拜完就走了。」

  霧洹的手指高舉著按住林文的手腕,清涼的仙氣順著脈絡流入體內,舒緩了不少抑鬱。

  眼看林文緊皺的眉頭鬆緩了開來,霧洹也鬆下了口氣,正要轉身離去時,林文反手抓住了霧洹的手臂。

  「林文?」

  「霧洹妳是要去中部祭拜的話,我有個不情之請——」

  林文咬著牙,雖然他和琳恩事前已經評估過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不能否認,他心中的那股不安始終揮散不去,特別是在和霧洹見面後,她那雙略帶歉疚的眉目,讓他想起那始終躲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罪業會。

  雖然可能會打擾了小倆口,但不管怎樣,能再加上一重保險總是好的。

  「好,我答應。」

  霧洹微微頷首,恭敬的作了個揖。她腳底的紫青鋼劍騰空的同時,身影頓時化成了一小點,如同飛矢般消失了。

  看著林文對於霧洹的信任而感動的模樣,琳恩用手指捲了捲髮尾,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那亞洲排行前幾名的商業中心。

  「林文。」

  「怎?」

  「我好像看到了流星。」琳恩露出壞壞的微笑,「還是拖著長長的白色尾巴的那種。」

  大白天的哪來的流星?

  林文狐疑的看向窗外,幾乎是在眼神往外擲出的同時,他的下顎久久無法合攏。

  數百棟外表光潔氣派的商業大樓,在霧洹的飛劍經過之際,那華美的強化反光玻璃承受不住她御劍飛行所伴隨的劍罡,一一綻開蛛紋般的裂紋,然後灑落而下……白色的玻璃碎末在掉落的同時便被劍罡撕碎成白色粉末,遠遠看去就像是拖著長尾的流星無誤。

  路過的行人紛紛仰起頭看著被突然劃開的大樓,驚奇的高舉著手機記錄眼前這壯觀的一幕。

  「琳恩快攔住霧洹!再這樣下去,我就算賣掉兩個腎也賠不完的!」看著此景,林文瞪大雙眼驚恐的說著。

  「呵呵,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會說笑,我若追得上御劍飛行的劍仙,那你大概就是奧運百米賽跑的紀錄者了。」琳恩掩著嘴,雙眉早就笑彎了。

  「那拜託妳在桃園之前攔截到她……」林文將臉深埋在雙掌之間,聲音嗚咽難辨:「不然我怕造成飛機失事。」

  「這……不無可能。」琳恩吹了聲口哨,飛行中的飛機要是窗戶全破的話……嘖嘖,那大概會成為人類飛行史上最驚悚的一天吧。

  「妳還不快去!」林文急得跳腳。

  「是是,可是這樣這些當代藝術品誰來收拾?」琳恩翹起了嘴角。

  「我!」林文根本無從辯駁,直接爽快的應允了。

  「可是地板還沒拖,這……」

  「這一個月的家事我都包下了!」林文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嘖嘖……真是的,唉,女僕都不女僕了。」琳恩忍住笑意的自嘲著。

  反正主人有主人過嗎!林文瞪直著眼看向琳恩,心中有千萬髒話卻無一能飆出口,這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但……幹!這屋簷下到底是誰家的啊!林文氣到臉都紅了起來。

  「既然是主人的命令,那就只好勉為其難了。」琳恩展露出千百萬個不願意的姿態來。

  「還真是難為妳了。」林文感受到自己的嘴角有些僵硬。

  「好說好說。」

  琳恩輕拍了下林文的肩膀,腳底下傳送陣一閃動,身子就消失在林文面前。

  看著再度空蕩蕩只剩他一人獨處的房間……滿山滿谷的書堆隨意的亂擺放著,連要從哪一角開始收拾都毫無頭緒。

  「其實……藝術的價值就應該是要永恆吧。」深沉的無力感襲來,林文嘗試著說服自己。

  一張紙條卻恰好於此時憑空閃燃了出來,上頭秀麗的字跡,一看就知道是琳恩所筆。

 

  君子一言,四位劍仙都難追,千萬不要讓我帶著霧洹去環遊世界喔,啾咪。

                相信主人是君子的女僕 筆

 

  林文咬著牙,萬分悲痛的從腳邊隨意抽起書,開始整理了起來。什麼叫遇人不淑,他對這四個字有了全新的定義。

 

    ※  ※◆※  ※

 

  「南部七座妖村被殲滅!」

  「無妖生還。」

  「躲在人類都市也無濟於事!」

  驚心動魄的標題聳立在螢幕上,各妖族間充滿血淚的流言讓他咬了咬嘴脣,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不是秘警署所為!

  秘警署的確是會掃蕩妖村,但絕大多數都秉持著人類的共有原則,雷聲大,雨點小,除非真的有藏匿凶嫌,不然秘警署原則上根本不會想碰這塊灰色地帶,搞不好秘警署自己還會幫忙加強幻陣,幫忙隱藏妖村咧!

  腦中還在納悶的林文,隨身攜帶的厚磚召喚書此刻卻無風自翻了起來,啪啪的莎紙聲漸弱後,翻飛的書頁停在某一頁,頁面上所描繪的是三對羽翼,密密麻麻的符文如螺旋般的排列在羽翼旁,一閃一爍的發出規律的光彩。

  林文看著眼前此景,反而吞了吞口水,衝了過去,眼睛一閉把召喚書合上,擱置在一旁。

  「剛剛絕對是我眼花,我沒有看到什麼光,召喚書也不曾翻頁過……」林文喃喃的催眠著自己,下定決心把剛剛所發生的一切當作沒發生過!

  「不准無視我!」

  一道怒吼聲,莫名的自腦中炸起,轟得林文整個人頭暈腦脹了起來。

  他眼神望了一眼窗外,一隻雪白的鴿子就這樣用赤紅的雙眼緊盯著他,林文的眼神停滯了連半秒都沒有,就這樣極其自然的轉移視線。

  「我突然之間雙耳失聰了啦!」他倔強的大喊著,同時跳了起來,緊摀著雙耳,逃命似的衝進研究室去。

  甫一敞開門,他整個人就呆住了,整座研究室內排列整齊的群書,完全被一片雪白遮蒙住了,成群結黨的鴿群就這樣整齊有序的排列成隊,比軍隊閱兵都還要來得有秩序。

  看著雪白中深邃的紅眼,點點散布宛若聖誕節綴飾般,林文深吸了口氣,直接倒退甩門轉身出去。

  「你到底是有多頑固啊!」

  怒氣沖沖的聲音又再次在耳內炸了開來。

  「大姐……妳到底是有多堅持啊……」林文將臉深埋在掌心中哀號著。

  「你!」

  那聲音整個氣到語結。

  「依我看,還是召喚她吧。」

  猛然推開了研究室的門,琳恩露齒燦笑的說著,笑容歸笑容……但眼底卻有說不盡的煩躁醞釀著,仔細一看會發現她手中正纏著一大捲的水管,腳下穿的是塑膠雨鞋。

  「再不召喚她,我看我們大樓就要被鴿屎淹沒了。」琳恩笑得非常燦爛,燦爛得讓林文全身毛骨悚然了起來,她眼底的殺氣一閃而過低聲的說著:「況且現在她逼你召喚的話,我就絕對可以名正言順的嗆她!把召喚師逼到三重召喚的極限,你就等著看我可以多麼理、直、氣、壯!」

  「她可能不知道我召喚了霧洹,為亞澈他們暗中當保鑣的事。」林文搓了搓手掌,試圖打圓場,安撫下琳恩的怒氣。

  但琳恩還是維持一派的笑而不語,甚至異常貼心的幫林文把那本厚重的召喚書塞到了他的左手上,才甜蜜如糖般的叮嚀著:「請吧……我的主人,讓客人等太久可是很失禮的,熱情款待向來都是我的座右銘。」

  林文汗顏的看了一眼左手拿著的召喚書,又看了眼右方的琳恩,整個人天人交戰的仰望著天花板。

  林文背上的冷汗宛如群蛇般竄動滑落,沿著脊髓深入到他的心窩深淵去。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問自己了。即便如此,他還是很想再一次質問過去的自己——你到底是哪條神經出問題!為什麼盡跟一些問題人物簽訂契約啊!不是氣死自己,不然就是後悔不已!

  「我……我……我召還不行嗎?」林文幾乎是略帶著哭音的答覆。

  看了一眼複雜精密的召喚法陣,這還是他頭一次這麼企盼著召喚失敗,但越是吟詠著,他就越清楚根本沒有失敗的可能。

  不一會工夫,一位穿著白潔羅馬式戰甲、留著一頭燦金色長髮的女武神就這樣翩然登場,緊縮的六翼在法陣光輝消失的瞬間……綻開。

  強大的風壓頓時橫掃了整間研究室,林文的臉立刻如同孟克的名畫《吶喊》般扭曲大喊:「不!」

  眼看著群書即將飛舞的瞬間,琳恩淡然一笑,蠻橫的魔力硬是把絕大部分的書籍固定在原地,只有少部分的杯盤和書本飛奔出去。

  在一旁的林文先是傻了一瞬,完全不敢置信眼前的這一切,這還是他頭一次感受到琳恩如此自動自發的幫助,就在他快要熱淚盈眶的剎那,他的心底卻有一種莫名的不安感湧上心頭。

  ——為什麼不是固定全部的書,而是只有部分?

  別說琳恩的魔力不夠這種傻話,若琳恩認真起來,固定整棟圖書館的藏書都絕對沒有問題。

  林文納悶的看了一眼即將飛出去的雜物,這種高壓襲捲的方式……不要說他沒有體育細胞,就算他真有體育細胞,他也絕對不可能搶救得到。

  結果,在他看清楚的剎時,他的臉黑得比石油殘渣都還要烏黑亮麗。

  ……那些飛出去的雜物,就這樣不偏不倚的朝從召喚陣中出現的女武神臉龐砸去!

  但……林文是誰?他可是人間頂尖的召喚師,出自他手所召喚出來的使魔,有可能會被這種俗物弄傷?

  只見女武神輕描淡寫的冷哼了聲,那些即將落在她身上的飛物就繃裂成滿室的紙花和碎瓷散落。

  看著這一幕,林文的心底都發寒了——我的愛書!我的研究參考書目!

  「就只會玩這種小把戲?」女武神睥睨的朝琳恩輕笑了一下。

  琳恩挑了挑眉,手指頭抽動了一下,書本也跟著抖動了一下,眼看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要上演,林文立刻跳了出來,擋在兩個女人中間。

  幹!他面對過千軍萬馬,甚至隻身一人與罪業會對峙過,但都完全無法跟此刻相提並論。

  兩個女人的怒火間,注定要有一個犧牲者,但……靠左邊走啦!為什麼現在這個犧牲者會是他啊!他不是她們的召喚師嗎!她們不是他的使魔嗎!?

  「我說……兩位冷靜點!琳恩我拜託妳以和為貴,妳自己打掃也是很費勁的;然後曦發妳不要再動不動就展翅,這一點我不是已經說明過很多次了?」林文氣急敗壞的說著,語氣近乎是哀求了。

  「說什麼傻話,掃一袋碎紙跟掃好幾袋有差別嗎?」琳恩冷眼瞪著夾在中間的林文。

  ——可……可是負責倒垃圾的是我啊!大姐!

  林文在心底不斷吶喊著。

  「雙翅的展開代表著主的庇護與我同在,這一點無可妥協。」曦發平鋪直敘的說著,彷彿有一張無形的公文就在眼前般,她只是順稿唸出。

  林文的頭一陣抽痛……主的庇護要是有效的話,那就應該先免除妳們兩個人的見面吧!

  「要打?」琳恩挑釁的說。

  「誰怕誰!」曦發露出淡淡的一抹微笑。

  「夠了!要打給我去外頭打!最好可以波及到魔界聯軍,那就再好也不過了!」林文絕望的咆哮著,手中抱著這幾年的研究心血,又是隨身碟,又是光碟片,就連筆記型電腦都抓上了兩臺。

  如果自己的心血在這場魔斯拉大戰酷斯拉戰役中毀壞的話,他、他就……只能祈禱自己的記憶力夠好能夠回想得起來了。一想著這事隨時都有成真的可能,林文就完全無法克制的掩面啜泣了。

  「夠了,我不是來找妳吵架的。最近人間動盪不安,我是為了這事才降臨的。」曦發終於回想起自己來到人間的用意,萬分可惜般的將手從背上掛著的鉑銀荊槍上移了開來。

  「唷,難得神界這次沒有老眼昏花,我差點以為神界又是恐龍般的反射神經,要直至人間天翻地覆,才會有所反應過來。」琳恩嘲諷的笑了出來。

  「妳說誰老眼昏花!」曦發的金眸底下伏光晃動,彷彿隨時就要奪目而出。

  「誰答腔就是誰啊~」琳恩攤攤手。

  「我啦!她是在說我老眼昏花啦!不只老眼昏花,我接下來還有可能青光眼、白內障啦!」眼看戰事又要一觸即發,林文連忙指著自己的雙眼喊道。

  「哼!」

  兩個女人怒目交錯,隨即不屑的甩頭回過。

  林文好不容易終於鬆了口氣,盯著地上一灘茶水中的倒影……到底要怎樣當召喚師,才能當得如此悲催沒有地位啊?

  他很納悶,真的真的很納悶……

 

  看著桌面上的三個茶杯,只有其中兩杯有濃郁芬芳的錫蘭紅茶,另外一杯卻僅只有茶葉碎末……

  林文輕嘆了口氣,手毫不猶豫的伸向……那盞殘茶斷梗。看著左右兩方的女人完全都是皮笑肉不笑的品茗,他完全沒有半點口渴的心思了。

  「所以呢?有要緊事就快點辦一辦啊!要知道茶泡兩杯半,飯煮兩人以上三人以下,這也是很考驗技術的!」琳恩厭煩的催促著,彷彿隨時準備要收杯盤趕人了。

  「欸……這種茶水!大概只能拿去澆花吧?」曦發擺出了張苦瓜臉,宛若剛剛喝下的是藥湯的神情,「我看妳還是不要煮太多吧?都拿去餵豬……要知道豬也是很為難的。」

  「那妳還真是為難了啊!」琳恩淺笑著望著曦發。

  曦發的嘴角猛然抽動了一瞬,卻又轉眼裝作充耳不聞的樣子,甩過了頭。

  ……這一回合,勝者琳恩。林文在心底淡定道。

  攪著茶杯中的小漩渦,同時聽著兩人之間有來有往的脣槍舌戰,林文真的很感慨,這兩個人怎麼都吵不膩啊,都這樣吵了好幾年了。

  好幾次話題好不容易回到了主線上,但都還沒有談論出什麼共識,就又輕而易舉的轉到拌嘴上面去了。

  琳恩也很神奇,平常明明是這麼理智的人,最多最多就是冷嘲熱諷,但每次只要一和曦發會面,就彷彿要把長年累月累積的鬥嘴值一口氣全部嘴炮光。

  曦發在這一點上也很有默契,完全沒有半點神話中緘默不語的女武神姿態,屢屢降臨下來都要先吵個一天一夜再說……

  如果可以的話,按照往常,他應該會先去找間五星級飯店,最好是包吃包住的那種,然後讓自己躲在飯店裡休養生息,等過了幾天之後,再花一筆錢請清潔公司的人幫忙收拾善後。

  問題是,這一次好像沒有讓她們抬槓的時間了。

  林文頹下了肩,望了一眼金魚缸中左搖右擺的式神琉金,此時黑色的魚目中所反映出的是一行黑影正跨越溪流不斷飛馳著,目標正是研究室這裡。

  「我說——」林文好不容易抓住了一絲空隙,就這樣插了進去,他止住了兩邊連珠炮的碎嘴,「大家都知道魔界聯軍來到這小島,那來到這島的目的也不可能是什麼觀光考察,所以眼下我們真的沒有時間了,魔界聯軍正向著我們而來。」

  「掐頭去尾說重點!」

  琳恩和曦發就只有在此時有共同默契,兩女異口同聲的怒吼。

  「魔界聯軍來了,我們到底要怎麼應對啦?」林文有氣無力的說道,「就算是茶點也需要準備時間吧。」

  「誰跟你準備茶點啊!」兩人互相探了對方一眼,隨即怒斥道:「敢上門來就給他們死!」

  林文輕嘆息了,心想:妳們兩個默契這麼好,怎麼沒有考慮組團去參加相聲啊?保證拿下表演大獎啊!

  「所以神界不怕得罪魔界了?」林文挑了挑眉,打量著曦發身上保養良好的戰鎧,「妳的身分這麼尷尬,不怕得罪魔族聯軍?」

  「聯軍?不過十來位魔族入侵,瞧你們誇張成那樣。」曦發驕傲的盯著琳恩幾眼後,一派輕鬆寫意的撥了撥長髮,轉而對林文冷哼了口氣,「根本沒什麼怕得罪的!早就看魔族不爽很久了!況且我不來的話,你打算召喚誰?夢魘?擺渡人?第三重召喚選擇我,哪裡不合理?」

  聽著曦發的豪言壯語,亞澈只能苦笑的在心中犯嘀咕了,的確就現實面的考量來講,神族當然是針對魔族的第一把交椅,而且夢魘和擺渡人本身也不是特別擅長戰鬥的使魔,理所當然的只能選擇曦發。

  但問題並不是這樣就能解決,曦發口中那十來位的魔族精銳來頭跨足魔界七國,各個都能以一擋百。

  原本他們是不可能來到人間的,人間的結界應該會把魔族們無一遣返的,但令人不可置信的就是,他們就是成功了。根據芽翼所言,這是場全魔界王族共同協力的復仇。

  無論是藉助禁忌或者秘法,魔族聯軍的到來已經是事實,既然如此還執著於如何來此就毫無意義了,該注意的點是他們的來意為何?

  「……那琳恩妳?」林文猶疑了一下,雖然他清楚琳恩的真實身分,但那也絕對不是隻字片語就可以解釋清楚的。

  「我連死神都敢幫你出頭了,魔族有在怕?」琳恩冷笑了一下,「先說好喔,我這次可不會手下留情。」

  看著琳恩的微笑,林文額上的三條黑線垂了下來。

  ——手下留情?妳到底清不清楚,事後冥界的死神在贈送遊艇之外,還寫了封文情並茂的書函,泣訴自己身上的內傷有多麼慘重,讓只剩骨架的他們好幾個禮拜只能動彈不得的癱在床上!好不容易他們才恢復爬下床,居然用敬佩二字來形容妳,順便低聲問我是否有什麼特效藥可以幫助他們痊癒……

  林文默默在心中吐槽著。

  當時的他也只能抓了抓腦袋,把人間各種生骨補鈣劑都郵寄一份給冥界,然後看著試用過後的死神向冥界推銷人間奈米鈣有多了不起之類的感言,他只能無奈感嘆生科產業的蓬勃了。

  「這次我一定會秉持舒壓的原則……痛宰他們!」琳恩咬牙切齒的說著。

  林文聽完後只能雙手合十緘默的先替魔族哀悼,只能說惹熊惹虎不要惹到恰查某,這句俗諺之所以可以流傳,還是有它的道理在的。

 

  「所以他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曦發站了起身,她雖然能夠模糊的感覺到魔族的氣息,但還不能掌握到距離的遠近。

  「大概十分鐘後吧。」林文一邊搔搔頭一邊輕敲著魚缸,「假如式神剛剛的聯繫報告無誤的話。」

  「十分鐘後?」琳恩詫異的看著窗外一眼,「那現在即將衝進室內的是?」

  即將?衝進室內?

  正當林文還困惑著,沒有辦法理解琳恩所述為何的時候,一抹迅影就這樣衝至眾人眼前,直接撞破了窗戶,把剛剛琳恩用魔力固定住的家具全部震飛了出去!

  塵土喧囂當中,林文摀著刺痛不已的頭緩緩爬了起來,眼前只能用斷垣殘壁來形容的……廢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