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系作者蒼漓新星繪師touko

聯手打造經典虛擬網遊世界Y

 

「我想要你活著才來的,我想要你獲得幸福啊!哥哥!」

「能再看見妳,就是我的幸福了。」

眼見青玉消逝在自己面前,

扉空後悔自己貪戀著這個世界而遲遲下不了「決定」,

現在,他只剩下唯一的那條路了……

 

 幻魔降世06封面(提案)s  

  《幻魔降世06奇蹟再現.你找到寶藏了嗎?》

 

 

 

大家,都在你的身邊呀……

第三屆創世大賽如火如荼的展開,白羊之蹄頻頻奪得佳績!

扉空也感染了這歡慶氣氛,與青玉在遊戲世界裡共度美好時光。

然而,突如其來的意外,震盪了扉空的心──

青玉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化為粒子、身影消失殆盡!

心急與懊悔都改變不了碧琳病危的事實,

科斯特決定──即使自己會成為惡人,也要救回他唯一的親人!

《創世記典OnlineⅡ幻魔降世》被病毒肆虐破壞,

暴走的扉空則被冰凍在中央競技場,生死不明……

為救回扉空,波雨羽和王者等一眾玩家毅然接下突發特殊任務,

EP1和EP2也出手幫忙,對抗集攻擊和防禦於一體的人工智慧AR──

眾人齊心協力、裡應外合,化解遊戲世界危機就是現在!

 

 

 

 

 

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已出版集數

 

幻魔降世01封面s_new

幻魔降世01初心者大冒險.偶像哥哥請多指教

 

 幻魔02

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幻魔03

幻魔降世03白羊蹄之吻.天使少女的祈福

 

 

幻魔降世04御姐大追擊.奪還哥哥大人!

 

 

幻魔降世05友情萬歲.坦誠相見真男人!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2

書名:幻魔降世06奇蹟再現.你找到寶藏了嗎?

作者:蒼漓

畫者:touko

上市日:2015年6月24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

  「扉空!」

  扉空循聲望去,看見的是領著一群手上掛著滿滿水球的白羊群眾,用著一臉剛做了大事的自信表情走來的伽米加。

  從人群的縫隙中,他似乎看見了水球攤的老闆直接掛上「今日休攤」的板子。

  ——太誇張了,他到底怎麼弄的,弄到老闆乾脆直接收攤!?

  扉空很想裝作不認識眼前這個弄到人家收攤,卻還一臉驕傲的獅獸人,偏偏波雨羽完全沒偵測到扉空的想法,直接上前端詳伽米加手上捧滿滿的水球,摸著下巴,嘖嘖稱奇:「收穫不錯嘛,伽米加你可真厲害,居然又入手這麼多,這次又只用一條釣繩?」

  「我怎麼可能用到第二條呢。」伽米加挑眉,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會長,伽米加真的超厲害的,十秒一顆耶,你能想像嗎?十秒鐘就釣起一顆水球,一分鐘就釣起六顆了!你看,這麼多水球拿去送人,大家一定開心死了。」站在伽米加身旁,手上掛著近十顆水球、頭戴西瓜帽的少女興奮的講述,還不忘展現一下自己拿到的免費戰利品。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搞得伽米加鼻子越翹越高都快翹上天了,哈哈大笑的說乾脆繼續續攤,結果他視線一掃向左方,好幾公尺遠的水球攤老闆一注意到伽米加的目光,立刻掛上今日公休的牌子;視線再掃向右邊,僅剩的一家水球攤也立刻開始收凳子,打包走人。

  「怎麼都收了……」伽米加自信的神色瞬間變失望,但沒過多久就恢復興致勃勃的模樣,聳聳肩道:「沒關係,明天再繼續也行。」

  居然還想繼續,他看明天都沒人敢出來擺攤了。扉空白了眼,心想。

  伽米加想起自己叫住對方的原因,挺起了胸膛,遞出水球,道:「對了,這個,因為釣了很多,給你們免費挑兩個,不用客氣。」

  「那我就不客氣囉。」

  波雨羽毫不猶豫的從水球堆裡抓出一紫一藍的水球,加上自己剛剛從扉空手上得到的,總共三顆水球在眼前轉著看,滿意的點頭。

  伽米加繞過波雨羽來到扉空面前,示意換他挑選。

  看著伽米加懷裡的水球堆,花了五百創世幣換來近八十顆水球,扉空突然同情起擺攤的老闆,遇上伽米加真是災禍。

  「我就不用了,這顆就夠了。」

  感覺多挑一顆,會有股同夥的罪惡感,他可不像伽米加臉皮厚。

  「耶?我特地釣那麼多還讓你選耶,至少選一顆吧。」伽米加把水球往前移了些。

  「才不要。」

  「如果你是嫌一顆不夠,那湊一對討吉利,看看這顆紅色的,漂漂亮亮又圓滑,還有這顆綠色的也不錯,你看,還有笑臉耶。」伽米加極力推銷自家水球。

  可惜扉空就是不賞臉,頭一轉就想去找青玉。

  見人要跑了,伽米加趕緊追在後頭。

  「不然你挑兩顆去送青玉,她應該會很開心。」

  這次的提議總算讓扉空的腳步停下,偏頭思考。

  剛剛青玉拿到水球確實是很開心,看起來是喜歡沒錯,那麼他多拿幾顆去送她,似乎不錯。

  「那就挑兩顆。」

  看來扉空是被說服了,轉身盯著伽米加手上的水球堆開始挑顏色。

  「那顆、那顆,有翅膀圖案的那顆我覺得不錯,還有那顆笑臉的也可愛!喔喔,白色那顆也漂亮!」

  球還沒挑到,扉空就被伽米加的插嘴弄得不耐煩,瞪了他一眼,「是你要水球,還是要送青玉?」

  「青玉,送青玉。」伽米加立刻回答,抿了抿嘴,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再插話。

  扉空瞧了乖乖挺直身子站著真的沒再多說一句的獸人一眼,才又繼續挑水球。

  ——青玉喜歡鮮豔的色彩,那……這顆白底彩紋和這顆綠底彩紋的應該不錯。

  小心的從堆疊的水球堆裡拉出自己要的水球,扉空才剛要向伽米加道謝一聲,聲音卻一瞬間卡在喉嚨,他壓著突然發悶的胸口,咬牙屈膝。

  「扉空!?」

  水球啪啪啪的落地破碎,伽米加趕緊拉住差點跪倒的扉空。

  發現異樣的波雨羽和其他人也趕緊圍上來,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也不知道,他就突然……」

  波雨羽見情勢不對,趕緊彎下身,拍了拍扉空的臉頰,「扉空、扉空,你怎麼了?還好嗎?」

  那是種彷彿血管裡堵了什麼錐體物品的感覺,很刺、很痛,讓扉空近乎暈眩只能痛苦的閉上眼,努力想讓自己能夠吸進一口氣。

  發現扉空張開嘴像是在大口吸氣般的行為,伽米加趕緊替扉空順順背,才終於讓那緊繃的表情鬆了些,緩了過來。

  肺部重新吸進空氣,扉空拍拍胸口喘了喘,原本嗡嗡作響的耳膜逐漸聽見了四周的吵雜聲音,聽見了其他人的關切,聽見了……

  「青玉!?妳、妳怎麼會……!?」

  後方傳來了天戀的驚訝喊聲,扉空連想都沒多想就直接爬起轉身,腳步踉蹌的推開人群。

  ——不可以、不可以……

  扉空壓著再度發悶、且越來越痛的胸口,朝聲音所在的方向跑去,直到推開最後一道人牆的同時,擁抱迎面而來。

  扉空無法看見青玉的表情,只能聞見從她髮裡傳來的熟悉馨香。

  「請別哭泣。」

  低低的話語,是她對他的乞求與希望。

  一瞬間,松鼠少女在眾人的面前毫無預警的如同被人砸壞的鏡子般,破碎消散。

  那是夾雜著心碎的恐慌,扉空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張著嘴,啞然的看著從自己懷裡向天飛去的數據。

  ——不可以、不可以!

  「碧琳、碧琳——!」

 

    ▲▲▲◎▼▼▼

 

  坐在急診室前的座椅上,科斯特雙手相互緊握,像是要掐出血般的在掌背留下深紅的指痕。

  他不該輕忽大意的,他應該要在拍完戲之後就趕過來看她,即使時間再晚、即使他再累,他也不該讓她有任何一絲離開他視線的機會,他應該要看出她眼裡藏著的謊言,那麼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都怪他,他是個失敗的哥哥,他居然連唯一的妹妹都沒能保護好!

  急切的腳步從彎處轉進,停止在走道的入口。

  科斯特抬頭望去,在昏暗的燈光下,映入眼簾的身影讓他無法理解。

  ——為、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夜景項對上科斯特質疑的視線,起先是瞥開了眼,在將近一分鐘的沉寂之後才重新邁開步伐,他來到科斯特面前,詢問:「碧琳她……怎麼樣了?」

  科斯特露出詫異的眼神。

  ——夜景項為何會在這時間來到這裡?

  ——為什麼他會知道碧琳的狀況出了問題?

  總總疑問在科斯特腦海裡徘徊,卻又擠進無數的過往。

  從小到大,從離家到現在,對於在自己、在碧琳身上落下的總總不公平,就像小小的盒子硬擠進無數的雜物,讓他難受,腦袋混亂到無法維持理性。

  科斯特的無所反應讓夜景項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來安慰,只能盡量找尋適當的詞句:「你……先別擔心,也許……」

  搭上科斯特肩膀的手被用力打掉,那是比當初在茶水間拒絕他觸碰時還要更強勁的力道,包含著深深的恨意。

  夜景項連反應都來不及,只能看著科斯特突然抓狂撲來。

  領子被狠狠扯緊,背部撞上牆面,明明該反制,但夜景項卻動不了,只能看著那雙漂亮的碧色眼眸被陰影遮蔽,如同一隻發狂的野獸。

  「也許什麼?也許這只是一場夢?還是說現在正在急診室裡被搶救的人不是碧琳!」

  科斯特指著急診室緊閉的門扉,長久以來的壓力潰堤,他明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他記憶中的傷害者,卻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失控,只能宣洩的控訴:「你知道她才幾歲嗎?她才十六歲啊!明明是該跟朋友一起上學、玩樂的年紀,她卻得……卻得一直待在醫院裡,她連走都走不了,只能靠著我或是其他人,或是……那一張輪椅,才能離開病房,現在……」

  科斯特忍住哽咽,紅著眼眶怒吼:「她居然得躺在急診室裡遭受這種痛苦!開什麼玩笑!」

  被科斯特的低吼嚇到的夜景項一頓,垂下眼瞼。

  他知道科斯特有多看重碧琳,所以他沒辦法推開這陷入瘋狂的少年,只能在深吸氣之後盡量安撫對方:「我知道,你先……」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

  科斯特拉扯著夜景項的領子,如此近的距離讓夜景項的眼眸裡倒映著被憤怒支配的身影。

  科斯特看不見那雙眼中的自己,夜景項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讓對方冷靜下來,只能任由科斯特將憤怒宣洩在自己身上。

  「若不是你們這些大人,任意妄為的支配別人的人生,我們根本不用變成這樣。」

  咬牙的話語,是潛藏許久的恨意。

  傷有多深,恨就有多重,尤其是原本無比尊敬的人變成加害者的時候,根本無法遺忘那股傷痛。

  「我不用在外面受其他人的欺侮、受盡委屈,碧琳也不會失去她的雙腳,到現在躺在裡面連能不能救活都不知道!」

  那孩子已經遭受了那麼多的苦痛,為什麼現在還得接受這樣的命運?她連夢想都還沒去追,連靠自己的雙腳站起都還沒做到,她怎麼能……

  視線捕捉到一枚閃爍。被扯得凌亂的白色領子裡,銀白的圖騰燙進了科斯特憤怒的眼眸裡,一瞬間怒火被熨滅。

  科斯特難以置信的向後一退,鬆開了手。

  「怎麼會……?」

  如同下墜火焰的圖騰銀飾,眼熟刺眼。

  「為了可以隨時隨地記得,我在這裡請商店仿製的。曾經有個重要的人,這是她送給我的唯一的珍貴禮物。」

  自始至終,他只在伽米加身上看見過的物品,如今卻在夜景項身上看見,這代表著什麼?

  「扉空,快去……快去看看……」

  那時伽米加的話語點醒他前往醫院,為什麼……伽米加當時會要他快點去醫院?

  「伽……米加?」

  科斯特試探性的詢問,因為夜景項眼中的訝異和隨即欲開口的反應得到解答。

  「你早就知道了吧……知道扉空就是我,對吧。」

  面對質詢,夜景項說不出一句話,只能困難的點頭。

  結果從頭到尾他的人生從未自己掌控過,被人當成戲弄玩耍的對象,在他開始付出真心的同時,卻又讓他發現自己其實非常可笑。

  科斯特跌坐在地,將臉埋進雙掌裡。他真的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如果說連從一開始認識的伽米加都隱藏著謊言,那麼他所認識的其他人……會不會也……

  「科斯特,我真的……」

  「騙子。」

  冰冷的話語讓夜景項想上前的腳步停滯,只能呆愣的看著對他說出指責言詞的科斯特。

  「你們這些滿口謊言的騙子!全都一模一樣!」

  激動控訴,科斯特壓著發疼的腦袋,死瞪著前方的男子。

  不管是那個人還是夜景項,都是一樣。在讓他付出希望與期待後,卻又讓他發現他們的欺騙,全都是因為這些大人,這些自以為是、將別人的人生任意操控玩耍的大人,他和碧琳……才會變成現在的淒慘模樣。

  手指觸碰到口袋裡突起的物體,科斯特突然頓愣,緩慢的掏出口袋內的物品——當初被他隨手塞進口袋卻早已遺忘的……林月的名片。

  不,其實從一開始他該怪的並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才對。

  「是我猶豫了,所以碧琳才會變成現在這樣……錯的是我,是我不該猶豫……不該妄想兩邊都留住……」發抖的將掌心的名片靠在額頭,科斯特聲音哽咽。

  ——全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碧琳。

  科斯特的失控狀況讓夜景項感到不對勁,直覺告訴他不論如何絕對不能就這樣放著科斯特不管,但夜景項才剛跨步,科斯特卻用更快的速度站起,抓過遺落在椅子上的手機。

  「別怕,碧琳,哥哥會保護妳,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哥哥都會救妳,所以……」

  眺望門扉上的紅色亮燈,科斯特低聲乞求:「拜託妳,活下去。」

  握緊掌心的名片,科斯特轉身衝出走道。

  「科斯特!」

  手指從袖間擦過,撈空的手掌讓夜景項錯愕,咬了咬牙,他趕緊追著跑。

  「科斯特!」

  夜景項喊著,但前方的人卻完全沒停腳步。

 

    ▲▲▲◎▼▼▼

 

  努力克制手指的發抖,按下手鐲上的寶石,裝備欄顯現在面前,扉空翻看著,終於在最後一頁找到林月所說的物品。

  點選那顯示著方形物品的圖樣,面板一瞬間關閉,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金色鏤框的小型寶箱靜放於掌上。

  箱子的釦鎖自動彈開。

  遲疑之後,扉空還是打開了箱蓋,映入眼簾的是一顆祖母綠色彩的透明寶石。

  將寶石拿出,扉空蹲下身正要將寶石放在地磚上時,意想不到的聲音竟在身後出現。

  「你在做什麼?」

  扉空錯愕回頭。

  「波、波雨羽……!?」

  波雨羽沒有剛剛相處時的開心燦笑,只有皺眉緊蹙的凝重神情。

  扉空順著波雨羽的視線望回己身,落下的點是自己手上那顆微微閃著光的寶石。

  「那個東西,是什麼?」

  鷹族的眼,讓扉空一瞬間突然有種被看透的感覺。他視線飄移,不敢對上昔日友人的質詢。

  「科斯特,你現在,想要做什麼?」

  波雨羽的詢問如同安撫的語調,沒有責備,也沒有逼迫,就像是朋友間在詢問一件日常生活的瑣碎事項。

  「我、對不起、我……」

  凌亂的說不出一句完整話語,扉空看著波雨羽,眼裡閃爍著猶豫的痛苦。

  「那東西不應該在你手上,把它給我。」

  波雨羽知道他手上的東西是什麼!?

  扉空眼裡映滿不知所措與錯愕。

  「扉空。」

  波雨羽的語調輕如煦風,就像在安撫驚慌失措的白兔。他試圖走向扉空,並伸出了手,「把那個東西給我,那個物品對你並沒有好處,這不是你該做的。」

  「那什麼才是我該做的?」

  波雨羽攤開的掌心微微一僵。

  男女莫辨的聲音裡帶著哽咽,扉空壓著額,咬牙低訴:「就因為我們所遭遇過的傷害,碧琳連走都沒辦法走,現在還得躺在急診室裡急救!」

  為了碧琳,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只要照林月所說的去做,碧琳就能活下去。

  他真的……真的沒辦法想像失去她的日子,就算對不起波雨羽他們,他也非做不可。

  「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這麼做,碧琳就能好好的活下來、還能恢復健康,她不用再接受那些連我看了都心疼的複雜療程,也不用再為了不讓我擔心而強顏歡笑,而我,也不用再害怕她哪天會離開我。你能懂嗎?小禹,我真的……」

  承受不住長久負擔的淚水終於墜落,在灰白的磚石上滴染成一顆顆的螢石。

  「要是失去她我真的會瘋掉的!」

  哭喊,是害怕失去長久以來支柱的恐懼。

  一直以來都是因為有碧琳在他身邊,他才能努力的撐下那些他根本無力馱負的重擔;因為知道有人在等待著他,所以他才有勇氣一天又一天的活下去。

  只要看見那孩子露出的笑容,他可以短暫的拋棄過往加諸在自己身上那道無法抹滅的傷痕、那些回憶;只要看見碧琳的笑容,他就會覺得……

  不管那些傷還在不在都無所謂了,因為這一刻,他感到非常的幸福。

  「那麼,你覺得青玉她會開心嗎?」波雨羽低問。

  扉空瞥開了眼,握著寶石的手微微發抖。

  波雨羽低聲吶喊:「要是青玉知道你現在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你覺得她會為自己重新獲得的健康而感到開心嗎!」

  扉空咬牙隱忍翻騰的複雜情緒。

  波雨羽在與扉空不過兩步的距離屈膝蹲下,看見了那雙低垂眼眸含著的淚,輕聲說:「青玉不是那種人,你和我都非常清楚。會有別種辦法可以解決的,現在的醫學超乎你的想像,青玉也非常堅強,所以……」

  深吸一口氣,波雨羽緩慢的將手靠近他心裡深知是危險的物品。

  「扉空,別敗給自己的心魔了,那東西並不會拯救你和青玉,只會讓我們這些夥伴同時失去你們、失去所有。」

  「沒有時間了……」

  扉空的低語讓波雨羽大感不妙,他伸手想抓住扉空的手,沒想到扉空卻用更快的速度將寶石重重朝地磚壓下。

  螢幕視窗跳出,連思考都沒有,扉空毅然決然按下執行鍵,在視窗消失的同時,寶石兩端突然延伸出無數條金色細線潛鑽進地磚,地磚下時而隆起,就像是有物體在攀爬並飛快的朝向擂臺外竄去,隨著細線的線數增加,寶石的光芒也越來越閃耀,透明的薄晶從寶石兩端竄出,包覆了整顆寶石。

  「啾、啾啾!」葛格嚇得繞著扉空胡亂蹦跳,往扉空的腳跟撞了撞,希望扉空可以快點離開此地。

  但扉空並沒有挪移腳步,只是垂眼看了葛格一眼,然後伸手摸了摸它的頭。

  「我果然,當不了一個好主人。」

  扉空打開面板,在葛格錯愕慌張的視線下將它收回寵物欄。

  石磚紛紛隆起碎開,竄出無數冰刺與冰藤蔓,逼得波雨羽不得不退後。

  「對不起,波雨羽。」

  被冰刺包圍的扉空站起身,天藍色的長髮隨著風吹而飄起,原本該是漂亮的色澤,如今卻失去了平常的光彩。

  扉空抬頭望著那逐漸被旭日照亮的晨空,月亮與星星都被那淺光覆蓋,就像是小時候他和碧琳一起眺望過的那片漂亮風景。

  「都是因為我的猶豫才會害得碧琳變成現在這樣,所以這次我不能再猶豫了,我不能為了想留住這座自由的世界而讓她深陷危機……比起自由,我只想要她活著。」

  冰刺陸續從地面竄出,用著波雨羽來不及阻止的速度將扉空整個人包覆掩蓋。

  「扉空!?」

  波雨羽奔跑上前,卻被靈活竄來的冰藤蔓阻擋了腳步,另一邊也竄出冰刺,他勉強傾身一閃,卻還是被劃破了胸前的衣飾。

  趕緊往後跳離冰藤蔓的攻擊範圍,波雨羽看著那將藍色身影掩蓋的冰刺,努力找尋著可以靠近的空隙,卻沒想到變化居然更快生成。

  地上的冰藤蔓像是吸收養分的樹根,開始吞噬周圍區域,綠色數據從損毀的地面裂縫冒出,向根部攀附而去,土地寸寸消失。

  中央的冰刺層層堆疊,一路向上攀爬竄伸,直至接近天空之處,宛如睡蓮型態的巨大冰花綻放開來。

  太陽升起,本該照亮大地的晨光被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擋下一半的光線,陰影籠罩城鎮一半的土地,如同在預告惡夢的來臨。

  波雨羽啞然的看著明明近在眼前卻無法阻止的惡夢發生,種族的清晰視線讓他看見了空中盛開的冰花中心包覆的熟悉身影——被冰藤蔓纏繞、緊閉著眼像是陷入沉睡般的扉空。

  他可以感覺到,那逐漸吞噬這片土地的寒意也同樣正在吞噬那一人。

  「那病毒不是人該去觸碰的,一旦啟動,啟動者一定會成為病毒的吞噬品,成為病毒完整構築前的養分、被啃食吸收,到最後腦波會和現實中的身體完全脫離,成為腦死者,別說角色會消失,就連命都會沒了。」

  柳方紀明明告誡過他,但他卻還是沒能阻止……

 

    ▲▲▲◎▼▼▼

 

  「碰!」

  鋼鐵與鋼鐵碰撞發出巨大聲響,本以為會被直接打飛,但後來EP2卻發現自己並沒有撞上任何物體,她意外的睜開剛剛下意識緊閉的眼,只見身前擋著一道背影。

  「EP1!?」

  EP1護在EP2前方,臉上攀上與EP2相同的藍色光紋。

  他不知何時展開身後所潛藏的鋼鐵翅膀,右翅的羽尾直扎入地,宛如一道無法摧毀的高牆,穩穩擋住那如同凶猛蛇類般的觸手。

  觸手緩慢拖移,與翅面擦出微光火星。

  「你剛剛說你是因為我們才能誕生,但我沒想到會是到這種地步。」EP1冷靜沉著的直視天上的那一人,「你到底是想成為我們的弟弟,還是成為我們的複製品?」

  與他相同的鋼鐵翅膀,與EP2相同的鋼鐵觸手,集合Eraprotise系統的攻擊與防禦裝載於一身,說是Eraprotise的翻版也不為過。

  雖然尚且不足,但他知道,眼前這名AI應該多少與他們一樣擁有自我的意識功能,而不單單只是聽命行事的電腦系統。

  「複製品?」AR偏著頭,像是想不透什麼問題般的深深皺起眉,「這翅膀是母親給的,這些觸手也是母親給的,和哥哥姐姐所擁有的一模一樣,這樣不正代表我們是一家人?怎麼會是複製品呢?」

  AR漾起甜甜的笑容,「母親說過,我的誕生是為了替哥哥和姐姐報仇,為了將傷害你們也傷害母親的那些人毀壞殆盡,所以要用你們的『手』來做才行呀。」

  從剛剛EP1就一直聽著AR的話語、觀察他的行為。

  這名叫做Artemis的AI,讓人摸不透。

  他說他期待著他們的到來,這句話確實不假,畢竟相互為程式,他很容易能夠感應到對方的情緒波動;只是他不懂,AR明明擁有自我意識,心智話語卻如同幼童,讓他感覺到一股不對勁……AR就像是上了妝的小丑,特意做出某些行為來取悅觀眾,只是他找不出AR想隱瞞的是什麼。

  在EP1陷入沉思的同時,逃過一劫的EP2卻是聽話聽到怒火中燒,她憤怒咆哮:「說了那麼多,還不就是想把你們現在所做的壞事扭曲成正當!看我怎麼把你抓下來,痛揍你一頓!」

  她不像EP1,在這時刻還會分析思考,也不認為自己在面對對手時應該要試圖了解對方的立場與企圖,因為她不是護盾,而是刀刃!

  她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不計一切,速戰速決!

  比剛剛多上兩倍的鋼鐵觸手從EP2的雙袖鑽出,越過EP1作為盾牌的鋼鐵翅膀,凶狠的朝著AR奔去。

  數隻觸手竄擠,爭先恐後的直擊。

  AR並沒有收回與EP1僵持的觸手來進行抵抗,反而舉起另一隻沒有變成觸手的手掌直對竄來的觸手,藍色的眼發出強烈光芒,一瞬間白色的鋼片從手臂的鋼甲周圍紛紛竄出,片片堆疊覆蓋住整隻右手,變成一個方長的盒體。

  盒體前端,二十枚彈孔具現——

  「碰碰碰碰碰——」

  火光閃閃爍爍,子彈劈里啪啦的射出,與飛來的觸手相撞炸出劇烈火花。

  EP2跑出EP1的護衛範圍,雙手直舉增加觸手的數量企圖壓過對方的凶猛槍火,只是她沒想到,對方的子彈並不只有單一種,彈孔隨著槍彈轉換釐徑,夾雜炮彈毫不給人喘息的空間接踵而來,大小子彈穿過無數觸手縫隙,直擊最終的出處。

  子彈近在眼前,EP2趕緊縮手交叉護在面前,觸手交纏形成一道護牆,但緊急的防禦還是抵擋不了那不停加重的力道,隨著炸開的火光,EP2整個人被重重回彈後摔,碰的一聲在牆上撞出一個凹洞,跪落在地。

  EP1一抽神去注意EP2的狀況,卻沒想到防禦也跟著鬆動,前方的觸手用力一撞,扎地的羽根脫離地面,EP1頓時朝後摔去——

  一秒回神,EP1趕緊翻轉身子,雙腳蹬落踩在牆面之上,右翅一搧撞開飛來的觸手和子彈,左手抓起旁邊剛掙扎爬起的EP2,雙翅開展趕緊飛離原地。

  「碰碰碰!」射擊落空的子彈擦撞牆面炸出劇烈火光。

  戰鬥還未完結。

  原本以為能稍稍喘息,誰知道AR的槍盒一轉,數枚子彈再次射來,EP1暗叫聲不好,抱著EP2趕緊飛閃。

  子彈落空噠噠噠的射進牆面引來爆炸。

  EP1沿著牆面急速飛行,身後追擊的子彈卻像是用不完般,砸完一組又換下一組,完全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EP1,快點放開我,我要去痛揍那傢伙一頓!」

  「冷靜點行不行!現在硬碰硬根本不是好方法。」

  比起EP2那衝動的個性,EP1倒是選擇冷靜面對,即便子彈追擊在後,他依然觀察著整個形勢,試圖找出某個突破點。

  ——到底有什麼辦法?

  ——有什麼辦法可以打敗這傢伙?

  他本來以為AR只裝載了他和EP2的特性,沒想到居然還藏著那樣凶狠的武器。AR說過他是林月為了報復所開發出來的AI,如果說與Eraprotise系統一模一樣的攻擊性能與防禦性能是林月對Eraprotise的執著,那麼這個槍火的武器大概就是她個人的私欲了吧。

  林月加諸於AR身上的任何程式裡根本沒有「愛」,她只是把她那股扭曲的期望和仇恨扔在這孩子身上。

  ——如果說是這樣,那麼……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