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媽系列精采番外特輯★

 

(又亂撿的)第八號兒子x閒涼楚家(大、二、三、四、五、六)夫人

一起前往南華國參加夏日嘉年華吧!GO!!!!!!!!

(百季:那個、娘!我是要逃婚,不是去玩的!)

 

加贈「是誰偷吃了蛋糕?」彩色拉頁

(小媽瀅瀅:凶手不是我啦~~)

 

 小媽之第八號兒子-封面(提案)s  

小媽之第八號兒子

 

 

 

「嫁為人夫」就是逃婚啊!不然要幹嘛? 百季不爽

 

唉……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就是沒有抗壓性,

想我老太太都嫁過兩次了,從沒什麼婚前婚後憂鬱症,再嫁第三次都沒問題!

 六位夫君:「妳敢!?」

 對不起!我錯了!

身為鳳仙太后的寵物心腹,老夫人我不得不接下這個秘密任務,

帶著我第八個兒子萬年史官見習生小季,前往南華國逃婚去!

可是,那個上官傲看百季的眼神,好像百季是一條美味的燒鵝腿……

唔……有人會放棄到嘴的燒鵝嗎?

總之,我以全大榮國最會闖禍的女人曾經身為七個兒子的娘的名聲起誓,

管他小季是燒鵝還是炸蓮藕,我一定要吃遍萬國甜點百匯盛宴!

 

 

 

已出版集數

 小媽01封面正式(提案)s

01小媽之冠蓋滿京華

     

 小媽02封面(提案)s

02小媽之全家大風吹

   

小媽03封面(提案)s   

03小媽之娘親來搶親

 

 小媽04封面(提案)s  

04小媽之雪國歷險記

 

小媽05封面(提案)s   

05小媽之娘親變娘子(完)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6

書名:小媽之第八號兒子

作者:夢空

畫者:IKU

上市日:2015年8月26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便利超商,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新書贈品好康報

自8月21日起,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小媽之第八號兒子》一書,即贈「小媽番外Q角紙膠帶」一捲。有藍底和白底兩種款式,隨機贈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小媽番外贈品圖樣  

 

  

精采試閱文

 

百季篇.史官情史

 

  百家,為大榮國赫赫有名的史官世家,一門忠烈,高風亮節,家門教育出眾,不畏富貴強權,視金錢如糞土,以清白的名聲為傲。

  家訓——不菸不酒不嫖不賭,男女亦同。

  大榮國剛創立,百家的祖先「百清流」被欽點為史官,這十幾代過去了,百家出了上百位史官……除了史官,還是史官,除了專司記史,再也沒有別種人才。

  也算是一種神秘的遺傳因子。

  但百家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深以為榮,戰戰兢兢,無不勤謹。

  時至今日,年過四十已育有五男的百夫人,在隔了整整十八年又懷孕了,這回生下來的孩子漂亮白淨,活生生一水娃娃,讓極度渴望有個掌上明珠的百老爺欣喜若狂,抱著孩子的布包狂搖一陣,最後決定取名「百若瑤」。

  若瑤、若瑤、宛如瑤臺仙女的美貌,這是個多美妙的好名字——喜孜孜的百老爺把包著孩子的布包一掀,忽而全場靜默,小鳥啾啾叫響。

  咳……這漂亮白淨的水娃兒,又是一帶把的!

  百老爺灰心喪志,原先想好的名字不用了,改名「百季」。

  季有什麼意思?

  百老爺:「沒啥意思,就是隨口取的……」

  於是,百家不幸的漂亮么子出生,取名「百季」。

  而與百家比鄰而居的上官家,也是巧極了,同一天、同一時辰,上官家的年輕夫人生下了上官家的長子,三代單傳,就這麼一個兒子,全家歡天喜地,上官副將高興得不得了,成天抱著兒子串門子炫耀。

  而這孩子本來應該叫「上官行風」,就因為他家爹爹像個老媽子一樣炫耀個沒完,時不時驕傲的說「我兒子肯定是人中龍鳳」、「我兒子天靈蓋有道靈光噴出」、「瞧瞧我兒子這樣,肯定是狀元之才」……

  左鄰右舍都聽得煩了,特別是百老爺,一個心心念念的女兒忽然變個帶把的已經夠灰心喪志了,又聽得隔壁也生一兒子,氣更不打一處來。

  於是,百老爺不悅的說:「你這麼對你兒子驕傲,乾脆你兒子改名叫上官傲好了。」

  百老爺職業是啥?當官的。當官不打緊,還是個寫史的,他鐵筆錚錚的寫上去——

  某年某月某日,大榮國中上官副將家生長子,名為上官傲。

  自此,上官傲的名字拍板定案……

 

  *  *  *

 

  「爹、娘,孩兒來給你們請安……咦?楚夫人,怎麼是妳?」

  大廳中空盪盪,不見百老爺和百夫人,只有一女子端坐在主位上,貓兒媚的眼眨啊眨,青縭衣衫,環珮在腰間束出不盈一握的細腰,髮上綴著紫牡丹,一顆貓眼夜明珠垂掛到額前。

  她正是「前」楚老夫人,「現任」楚大夫人、楚二夫人、楚三夫人、楚四夫人、楚五夫人、還有楚六夫人的楚瀅瀅。

  半年前,楚夫人從一後娘,一躍成為所有花錦城中讓閨女夢碎的對象。

  娘親變娘子,還一女嫁多夫,可謂是女人中的女人,傳奇中的傳奇!有她做先例,花錦城內的閨女們竟都開始考慮領養十個八個優秀好看的孩子,養個幾年以後再升格為丈夫。

  楚瀅瀅在大榮國,乃至於鄰近諸國被傳得神乎其神。

  有著可比狐狸精的禍水美貌,死了丈夫之後,不但一手撐起龐大的家產,教育六個優秀的兒子——雖然都不是親生的——後來甚至帶著眾兒勇闖北蒼國,為大榮國奪回了一紙百年和約。

  這樣傳奇的女人,實際上的樣子……

  「啊!小季,我送紅蛋來給你了,沒想到百府在忙,都看不到人。」

  狐媚嬌豔的傳奇女子,眨巴著無辜的眼指著一旁几上的籃子。

  「紅蛋?」

  「對啊!楚府內要有小寶寶了,所以我來送大家紅蛋!」

  「什麼?有了嗎?誰的?」

  百季大吃一驚,總共有六位相公,那楚夫人懷的是哪位楚公子的?

  瀅瀅笑開來,嬌豔如春花。

  「莫名的。」

  「原來是莫名的……欸?等等,莫名不是楚府的大夫嗎?」

  百季點頭,但立刻察覺不對勁——楚夫人什麼時候又多了一位丈夫?

  瀅瀅眨眨眼,一臉不解。

  「對啊!這跟莫名是大夫有什麼關係,難道大夫不能有小寶寶嗎?」

  「不是這個問題……妳都有六個丈夫了,還嫌不夠,連自家的大夫都……」百季吃驚過度,張口結舌,手指抖啊抖的。

  某夫人歪歪頭,一臉困惑的盯著百季,「小季你這邏輯很奇怪哦!有六個丈夫我覺得很夠沒錯,但大夫也是必要的吧!否則有人生病了怎麼辦?」

  「………」百季迅速從腰間的筆袋抽出紙筆來,站著直接振筆疾書,嘴裡唸唸有詞。

  「大榮國楚府夫人楚瀅瀅,有了六位丈夫還不夠,竟連自家府中的大夫都染指,一人七夫,我史官小季,本名百季,身為史家第二十六代子孫,不能輕易放過這等大事,必定寫入史中,永續流傳……夫人,妳的手指擋到我寫字了。」

  「本夫人是想提醒你。」楚瀅瀅手一指,認真道:「這邊寫錯了。小季你不是史官,是史官見習生。」

  這句話活生生戳到百季的死穴,只見他青筋爆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大有把人生吞活剝的態勢。

  「真是多……謝楚夫人的指點。」

  感受不到殺意的某狐狸精微笑回應:「不客氣,記得要吃小春桃和莫名孩子的紅蛋。」

  正準備重寫一份大張撻伐的百季霍地抬起頭來。

  「……咦?夫人妳剛剛說什麼?」

  「記得吃紅蛋。」

  「在前面那一句。」

  「小季你不是史官,是史官見習生。」

  「……妳是在耍我嗎?」

  貓兒眼眨啊眨,滿是困惑的問:「本夫人為什麼要耍你?」

  「……算了,我自己說!」

  「既然你早知道的話,你自己說就好,幹嘛問我?」

  「……」百季咬牙,不理她的話。

  重新整理好情緒,百季問:「所以說,這是莫名和春桃的孩子?」

  春桃,是楚夫人身邊的貼身侍女。

  「要不然是誰的孩子?」她反問。

  百季無言以對,五體投地,「我輸了。」

  誰要跟這楚夫人認真計較起來,包准會吐血而死。王宮總管就是因為太計較,已經病了,躺在床上十天半個月起不來。

  「那本夫人先走了,還得給別家送紅蛋去。」瀅瀅道,起身就往外走。

  小季看著一籃染紅的雞蛋,搖頭嘆息:「話說……這紅蛋應該是孩子滿月才送,現在不是都還沒生嗎?」

  瀅瀅走到門口,忽然想到什麼,去而復返。

  「啊!對了,小季,恭喜你要成親了。」

  「什麼?誰要成親?」

  「你啊!恭喜!我都不知道,剛剛走到門口才被通知,結果什麼都沒準備就來了,也沒帶點禮物給你。」瀅瀅嘟嘟嚷嚷著,在手上搜尋一番,摸出一枚白玉鐲子,掏出一包金豆子,最後想了想,連額頭上那顆貓眼夜明珠都扯下來,一把塞進百季手中。

  「這點就當本夫人的心意吧!別客氣,本夫人也算看著你長大的,既然你要成親,總該有點嫁妝……」

  百季的手碰到那顆夜明珠,這才如夢初醒,大退兩步,驚恐不已。

  「等等!我什麼時候要成親了,怎麼不知道?」

  「門口侍衛說鳳仙太后今早下旨,要你和上官傲副丞相早日完婚,你們倆夫唱夫隨,你跟他到南方去處理水患之事。」

  聽到上官傲的名字,百季當場就炸了。

  「握曹!我是一純種大老爺,要也是娶媳婦,為什麼要去嫁男人?」

 

  *  *  *

 

  夜晚,百季拎著一只包袱,偷偷摸摸的溜出史官所。

  今日百季推說史冊未清,晚上不回家睡,百老爺心中有愧,也就應允他,讓他在成親前仍留宿宮中。此舉正好合了百季心意,順利施行逃婚大計。

  他抄小徑,來到王宮小花園,怕被人發現,一路上刻意壓低音量,正躲在巨松後窺看情況時,肩膀卻被人無預警一拍。

  「喝!誰?」他低呼一聲回頭,對上一雙水燦燦的貓兒眼。

  瀅瀅站在他身後,一臉笑咪咪,暗色的青藍衣裳,外面罩著一件白鳧皮短披風,長髮也只綁成一條粗辮,紮上黃色絲帶,與平常精緻考究的打扮大相逕庭。

  百季看著她,張口結舌。

  她攏了攏包袱,站起身,語帶責備。

  「小季,你這樣很糟糕哦~還沒成親的人就是未成年的孩子,怎麼能單獨離家出走逃婚呢?本夫人身為長輩,不能允許你這樣。」

  百季緊張起來,急道:「楚夫人……拜託妳千萬別聲張,這關係到我一生幸福。」

  「本夫人當然不會聲張。」

  百季沒料到瀅瀅會這麼說,當下喜出望外。

  「真是多謝妳,也請妳裝作沒見過我……再會!」

  百季轉身要走,身上的包袱卻被人一把揪住。他轉頭,看見瀅瀅笑得春暖花開。

  「但是本夫人要和你一起去。」

  百季愣了下,「……不可以!」

  「為什麼?」

  百季嚴肅道:「因為妳是全大榮國最會闖禍的女人。」

  瀅瀅鼓起臉頰,認真反駁:「……本夫人什麼時候闖禍了?」

  「罄竹難書!」

  「小季……如果你不讓本夫人跟著去,本夫人就要大叫了。」

  說完,瀅瀅還真的作勢要大叫,百季一慌,連忙摀住瀅瀅的嘴。

  「好夫人,拜託千萬別喊!」

  「那讓本夫人和你一起上路。」

  「不行!」

  「來人——」

  小季慌得又是搖手又是擺頭,「好!好!好!算我服了妳,夫人妳說什麼,我都答應。」

  瀅瀅聞言,表情喜孜孜的安靜下來,半晌又道:「那你要逃去哪裡?」

  「這個嘛……還沒想好……」

  「去南華國吧!」瀅瀅道,斬釘截鐵。

  「往花錦城南方,快馬只要一個晚上就到國境了,我們出了國境就是南華國領地,比起待在大榮國,南華國更好。」

  「咦?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小季訝異,自己怎麼先前沒想到呢?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跟來的怎麼比他這個主逃人更積極……

  瀅瀅受了稱讚,得意洋洋,狐狸尾巴都要翹起來了。

  「本夫人有過七個兒子,個個都出類拔萃,可不是隨便教教就行。」

  百季聞言,迅速想到楚家那六當家,個個出類拔萃、人中龍鳳,而傳說中的榮譽「七號」兒子,更是堂堂北方大國北蒼國的國君。

  和眼前這個美豔如狐狸精,實則小白痴心腸的楚夫人比起來——

  「幸好他們與妳都沒有血緣關係,否則肯定怎麼教也教不出來,天生素質就有問題。」

  「小季你說什麼?」

  「啊!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沒事。」

  瀅瀅狐疑的看了他幾眼,最後決定不再追究,反而討論起另一件事來。

  「對了,本夫人想過了,這一起上路,路上總要有些身分來掩人耳目,小季你就當本夫人的兒子吧!」

  瀅瀅說得一派自然,百季大驚失色。

  「什麼?」有人這樣隨便認兒子的嗎?

  某夫人一臉正義凜然道:「既然本夫人照著……太后……自己的心意……要與你一同上路,自然該做些身分掩人耳目,想來想去,本夫人演娘親最適合,畢竟我曾經當過七個兒子的娘……雖然現在只剩一個,而且還遠在北蒼國,但過去的經驗不會消失,定能得心應手。」

  百季囧了。

  在府內六個居心不軌的兒子全都升格成了丈夫後,她就只剩一個「榮譽」兒子,敢情這是……無兒可玩,生活寂寞了?想拿他來取樂?

  不……很有可能……

  百季想到這裡,渾身惡寒。

  就算再怎麼粗神經,百季也明白這世界上有兩種東西不能沾惹,一是上官傲,二是楚府那些男人。那蒼狼因為是一國國君,又遠在千里之外才能安然無事,換成他一個小小的史官……見習生……還能不被丟進花錦城的護城河嗎?

  「夫人,拜託妳不要殘害無辜百姓了。」他嚴肅道。

  瀅瀅聞言,不苟同的噘起嘴,「能得本夫人當娘親是好事,本夫人教過的孩子個個出類拔萃,說不定讓本夫人給你指點指點,你明年就考上正式史官了!」

  她說著,又補上一句:「蒼狼也是因為有我這個娘才能當上國君的!」

  「……」百季默,真心認定瀅瀅那句話少了幾個字。

  應該是……有我這個娘「身後的六個男人」才能當上國君……

  見百季無語,瀅瀅以為他同意了,於是擺出一副深明大義的長輩樣,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

  「本夫人是真的擔心你,小孩出門需有大人陪同,小季你自己出門太危險了,本夫人不能放著你不管。而且娶嫁之事,本該你情我願……」

  一句你情我願說得百季熱淚滾滾而下。因為昨天他在府中走了一圈,沒半個人支持他,全都一面倒的讚上官傲好,如今終於出現一名知己能明白他的心事。

  他感動得一把握住眼前美豔女子的手,「夫人,我以前都當妳是個空有美貌的傻瓜,如今證實,是我錯了,妳確確實實是個雍容華貴、大度有理、善待晚輩……」

  「啪!」

  正說著,一卷書冊掉出瀅瀅沒綁好的包袱。

  兩人同時往下看,藍皮封面上寫著「教你如何輕鬆玩遍南華國」。

  百季:「……!」

  瀅瀅掩嘴笑道:「喔呵呵!本夫人想說最近春暖花開,南華國慶典多,咱們要離家出走,選南華國不錯。」

  她邊說著,邊撿起藍皮本子。但就在她起身時……

  「啪!」

  兩人又一齊看去。另一本紅皮書冊掉出來——《南華國萬國甜點百匯》。

  百季:「……」

 

  *  *  *

 

  臨時搭起的高臺前,人山人海,臺上書生與女鬼裝扮的二人組受到熱烈歡迎,頻頻對眾人拋媚眼,臺下喊得很激烈,甚至還有人自製大型看板,上面寫著「媚媚我愛妳」。

  這女鬼頗有幾分姿色,又敢露,走動之間短紗裙一晃一晃,引得下面觀眾的視線也跟著上下移動。

  主持人說得口都乾了,好不容易才把七百六十三組請下臺,連忙調整頸上的大紅結,噴著口水,氣運丹田往後一指——

  「讓我們歡迎第七百六十四組,荷花精與採藕工的組合~」

  瞬間,場下聒噪的群眾都安靜下來。

  率先走出來的是個嬌小的採藕工,本來是短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變成七分褲,兩手拖著竹簍,彷彿竹簍有幾十斤重,一頂大斗笠遮住半張臉,只隱約可見秀氣的淡色脣瓣。最引人注目的是兩條光光的臂膀與小腿,白皙纖細到近乎透明,纖塵不染。

  南華國陽光烈,一般民眾的皮膚都曬到黑得發亮,從沒見過這樣細緻到像水的白皙肌膚,當下所有人都愣住,場上一片安靜。

  人群最前方,身為評審團一員的南華墨先是雙眼圓睜,接著以袖掩脣,掩住一聲竊笑。

  小採藕工走到舞臺中央,扔下竹簍左顧右盼。

  「咦?小季呢?」她嘟嘟嚷嚷著,又晃著小腦袋跑回後臺去。

  主持人也看傻眼,忘了阻止她。

  半晌,她又現身舞臺前,還拖著另一個人的手,對方抵死不願出來,她拱起身子,把全身的力量都用來拖住對方。

  「小季,別害羞,上臺而已,快點……」

  對方抵不住她的拖行,終是踉蹌的跌了出來。

  骨肉均勻、穠纖合度的身材,肌膚細緻白透,竟與採藕工不相上下,「叮鈴叮鈴……」腳踝上的腳環隨著他的動作脆響,只比小長工高半個頭,翠綠上衣,荷花裙,披散下來的黑髮,眉眼精緻,雙頰羞紅,散發幾分盈盈的美感。

  僵硬的動作雖少了女子柔媚,卻青澀撩人。

  臺下沉默三秒,倏地爆出震天喝采。

  「好!好採藕工,好荷花精,太精采了,我以後看不到怎麼辦?」

  「這是歷年來我看過最美的荷花精!最俏的採藕工!」

  本來舉著「媚媚我愛妳」看板的人也迅速扔開看板,朝臺上瘋狂吼叫。

  「太美了!」

  「夏日公主和王子,不用選了!」

  本來一臉志得意滿的第七百六十三組見此景,臉上滿是錯愕。突然,女鬼搶上臺,對採藕工和荷花精戟指大罵。

  「妳們喪失資格了吧!」

  採藕工不開心,一摘斗笠,絕豔的臉蛋露出,臺下瞬間抽氣聲四起。

  「什麼意思,本夫人哪裡喪失資格,妳這個小姑娘倒說說?」

  「哼!這還用說,比賽規定要一男一女組隊參加,妳們兩個都是女的,分明喪失資格!」

  瀅瀅眨眨眼,看向身旁的「荷花精」。

  美麗的荷花精鐵青著臉,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妳瞎了?本少爺就是一純爺兒們!有人規定這不能男扮女裝嗎?」

  那嗓音讓現場炸翻——原來這美人,竟是男兒身!

  眾人不由得把視線齊刷刷往小季的胸脯上掃去。

  啊~怪不得是一平胸。

  扮成荷花精的小季鐵青著臉,連個微笑都擠不出來,拖著瀅瀅就想下臺。

  「既然都上過臺了,我們走!」

  瀅瀅被拉著,還一臉不甘心,頻頻回頭。

  「可是小季,這個女的好凶……本夫人想替天行道。」

  「不行!」

  百季白著臉,堅持往高臺邊走,但底下陷入瘋狂的群眾見他們想走,全部湧了上來,把高臺擠得水洩不通,好幾個人甚至衝上高臺,想對他們動手動腳。

  「別走,再讓我們多看一下!」

  「哇~這麼美,就算是男人,本公子也不介意……」

  「本少爺想要那名俏長工!」

  「混蛋,全都閃開!」百季吼著,卻氣勢全無,和瀅瀅兩人一抱成團,縮啊縮,被逼到高臺最角落……

 

 

 

惡搞篇.小媽最喜歡的是?

 

  天光大亮,秋菊進房推開床幔,微笑道:「夫人,該起……啊——」

  瞬間瞠目結舌,面孔扭曲,秋菊失聲尖叫,貫徹楚府。

  醒的、沒醒的、半夢半醒的侍女僕人們,全都瞬間彈坐起來,披上外衣頭頂鍋蓋手持木棒衝過來。

  「有刺客嗎?哪裡?」

  「奇怪,我以為是來抓老鼠。」

  「夫人別怕,我們來了!」

  連大腹便便的春桃都急呼呼的衝過來,身後還跟著睡眼惺忪的莫名,一進門就往床邊撲,一撩床幔。

  「秋菊,夫人怎麼……」

  爬滿在門邊、窗邊,人山人海的僕人們全都沉默著。

  秋菊在床上,懷裡抱著個用被單包裹的小人兒,那潤麗水亮的貓兒眼,白嫩微紅的小臉鼓起,純稚無瑕。

  「夫……夫人……」春桃一手護著腹部,用力喘起氣來,聲音發抖。

  看外貌是瀅瀅沒錯,但……竟成了個七、八歲的女童!

  女童轉轉眼珠,一臉困惑的在眾人之間來回梭巡,忽而皺起臉,眼兒水汪汪,兩條小臂緊摟住秋菊的脖子,放聲大哭。

  「這裡是哪裡?你們是誰?爹娘在哪裡,瀅瀅要回家!」

  眾人集體炸翻。

  楚家夫人楚瀅瀅,不但一夜之間返老還童,甚至還……失去記憶!

  接到消息,楚家六名當家集體火速返回,大事小事國事,都不比家事。

  當六個男人看見被秋菊牽著,一臉遲疑走進內廳的小小人兒時,全都瞬間臉色刷白。

  一旁的莫名聳肩道:「我已經檢查過了,夫人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只是不知為何竟返老還童,連記憶都退化到七、八歲。各位爺和我們,都不存在她的記憶中。」

  說罷,他嘖嘖兩聲,「這真是醫藥無法解釋的領域……」

  瀅瀅大眼掃了眾人一圈,立刻扁起嘴,扭頭抓住秋菊的裙子,把頭埋入。

  「秋菊,他們是誰?妳說要帶我回家的!」

  「這裡就是妳家啊,夫人!」秋菊一臉無奈,蹲下身輕哄。

  「我不叫夫人,我叫瀅瀅。秋菊,妳送我回家好不好?」

  委屈的大眼,鼓起的臉頰,嫩嫩的透著一絲粉紅,被那雙萌漾貓兒眼注視著,秋菊原本清冷的表情瞬間軟化,最終忍不住舉臂把小瀅瀅緊緊擁抱在懷裡,感動得眼圈發紅。

  「好,夫人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天涯海角,上刀山下油鍋,秋菊也陪夫人去!」

  窗外的僕人聞言,紛紛齊聲附和:「我們也是!夫人,我們都陪您,別哭!」

  喊聲震天,讓人感動,六個男人卻同時青筋一跳。

  看來這妻子就算變回幼童樣,那破壞力是不減反增……

  四當家楚殷是最早反應過來的,他一攏袖,擺出最優雅迷人的姿態,上前跪坐在小瀅瀅身邊,與之平視。

  「瀅瀅。」

  小瀅瀅聞言轉過頭來,嚇了一跳,但因為楚殷的態度柔和,相貌引人,不由得放下戒心。

  「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呵,這裡所有人都知道妳的名字,因為這裡是妳家。」

  小瀅瀅驚疑不定,眼兒燦燦,手下意識的又抓緊秋菊,「我……我家,這間房子就是我家嗎?那我爹娘呢?」

  「妳爹娘……」楚殷眼兒一轉,反問道:「妳還記得妳爹娘的樣子嗎?」

  此話一出,原本嚷嚷要找爹娘的小瀅瀅瞬間沉默,她思索半晌,最後眼裡慢慢湧出淚水。

  「想……想不起來……爹娘……」

  楚殷迅速悟了,俊雅纖秀的臉上綻開最無害的笑意,朝小瀅瀅伸出手。

  「來,過來『哥哥』這邊。」

  「……哥哥,你是我哥哥嗎?」小瀅瀅疑惑,仍然乖乖伸出手,讓楚殷順勢抱起。

  小蘿莉與俊公子,這畫面太具美感衝擊性,不少侍女少女心大爆發,噴著鼻血暈過去。

  楚殷對小瀅瀅的疑惑微笑道:「當然啦!妳以前還說最喜歡哥哥,長大要當哥哥的新娘。」

  「……真的嗎?可是……可是我不記得了……」

  楚殷挑眉,更近一步。

  「妳以前還很喜歡要哥哥抱,說哥哥身上好聞,不信妳聞聞?」

  瀅瀅探頭嗅了下,雖然失了記憶,卻仍對楚殷身上的薰香有熟悉感,不由得笑逐顏開,像隻小貓兒一樣把頭蹭過去。

  「對,好好聞,瀅瀅記得這個味道,你是哥哥。」

  很快的,楚殷的身分拍板定案。

  楚殷很滿意,抱著瀅瀅轉過頭,迅速分派角色。

  他指著楚明道:「那個臉最臭,眉間好像可以夾死蒼蠅的人,就是爹。」

  瀅瀅看見楚明黑了半邊的表情,嚇得更往楚殷身上縮。

  「爹很好看,但似乎很凶呢……」

  「對,妳以前最怕爹了,爹的方圓十公尺之內都不踏進去。」

  「……那我娘呢?」

  楚殷的視線在眾人身上轉了一圈,最後落在——臉蛋宜男宜女,肌膚雪白的楚風身上。

  「那就是娘。」

  楚風向來無表情的臉色變了,迅速投給楚殷憤怒一眼。

  小瀅瀅問:「……為什麼娘看起來像冰塊一樣?」

  「……因為娘就是冰塊做的。」

  「那旁邊那個配著劍,感覺也很凶,很高大的叔叔呢?」

  「……那是侍衛。」

  楚軍,堂堂楚府二當家,淪落到了侍衛。他想發作,卻礙於小瀅瀅全心信任著楚殷的態度,只得咬牙吞下。

  讓失去記憶的瀅瀅,先入為主的認為這裡就是「她家」是現在最重要的事,自然,他們也不可能以「丈夫」的身分自我介紹。

  畢竟對方現在才七歲……

  小瀅瀅臉上逐漸有了光彩,喜孜孜的指著呆若木雞的楚海問:「那個……眼睛和頭髮顏色都好漂亮的是誰?」

  眼睛和頭髮顏色都好漂亮?楚殷聞言,眼神一沉,若無其事的微笑回應。

  「那是狗,叫小海。」

  「……狗會用兩條腿走路嗎?」

  「西方異種,長得像人的狗。」

  楚海悲催了,連眾僕人都掩面不忍看。

  「最後那是……」瀅瀅的視線落到一臉無害的楚翊身上。

  「我來自我介紹。」楚翊箭步上前,燦爛一笑,執起小瀅瀅的一隻手。

  「我是楚翊,妳的表哥,很遠很遠的那種,就算成親也完全不構成血緣上的問題。」說罷,他輕輕的在小瀅瀅的手背上吻了下,討好一笑。

  小瀅瀅軟萌的道:「表哥?」

  瞬間其他五個男人都能殺人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