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變態靈異學院》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冰箱侵略者是女神候補?!》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網路知名作者三千琉璃傾情鉅獻!

 

日行一善的魔王vs中二傲嬌的勇者

 

少女從水晶球召喚出異世界的魔王奴僕後,自己竟變成現任的魔王!

而她的小竹馬,卻成了與她對立的勇者大人……

 

魔王與勇者的戰爭,就從棒棒糖的爭奪開始!

 

內附精美彩圖!重花老師美男大放送,絕對要收集!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ss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面癱的忠心奴僕.艾斯特:「請日行一善吧,陛下!」

少女魔王莫忘Σ(⊙▽⊙"a:「……不是該毀滅世界?」

艾斯特:「您的三觀似乎發生了扭曲,請允許我對此進行矯正。魔王是為了讓大家幸福才存在的偉大人物、是所有人善意的結合體,因此您必須做好事累積魔力壯大自己,才能幫助更多的人……(以下略)

莫忘▔▽▔|||:究竟是誰三觀扭曲啊?!

 

總之,莫忘的做好事之旅開始了,但問題是——

小竹馬石詠哲跳出(╯‵□′):「混蛋,還不快放過那個老婆婆!看我的勇者無敵劍!」

莫忘空手接白刃(_):「……我只是想扶她過馬路而已!而且我們認識十五年了,你什麼時候變成勇者的啊?!」

 

被要求日行一善的少女魔王,永遠被空手接白刃的少年勇者,

重度魔王控的帥哥奴僕,驕傲卻天然呆的魔王守護者……

如此這般滿滿的不科學設定──真的沒問題嗎?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41

書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作者:三千琉璃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5年11月25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特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連結

  早上九點。

  已經開始熱鬧起來的街頭,突然響起這樣一聲大喊:「大黃狗,給我放過那個肉包子!」

  聞聲的人們見怪不怪的朝聲音來源看去。

  果然見到一位身著睡衣的少女正和一隻大狗「搏鬥」著,在相繼使出「雙龍灌頂」、「猴子偷桃」等賤招後,少女終於頂著滿臉滿身的狗爪印,從「敵人」口中將那個還冒著熱氣的包子奪了回來。

  只見她喜孜孜的一路小跑,將包子捧到路邊哭泣的男孩面前說:「看,我幫你把包子拿回來了!」

  小正太的哭聲先是停了一瞬,然後一看面前大姐姐手中那已經被狗咬了大大一口的包子,頓時哭得更傷心了。

  「……」好吧,被狗咬過的東西,人也不能吃了,她怎麼就忘了呢?然後莫忘從口袋裡掏出錢買了兩個包子塞到男孩手中,「好了好了,別哭了,這個給你。」

  男孩吸吸鼻涕,接過後咬了一口,破涕為笑。

  「謝謝姐姐。」

  莫忘拍了拍他的頭,「不客氣。」

  「我以後再也不說妳腦袋壞掉了。」

  「……」莫忘愣了片刻,隨即大怒,「臭小子,把包子還給我!」

  可惜那小鬼倒是機靈,早已一溜煙跑走。

  追了幾步後,莫忘停在路邊,淚流滿面。好吧,現在的她在其他人眼中,就是個標準的濫好人,而這一切都是因為……

  「啪啪啪!」

  掌聲突然自她身後響起,不用回頭,她也知道來者是誰。

  「陛下,您今天的身手對比昨天又有了進步。」

  「……」和狗互毆有了進步?她真的不想被這麼誇獎好嗎?而且……

  莫忘回過頭,怒瞪對方。

  「不是說過了嗎?別在大庭廣眾之下用那種中二到了極點的稱呼叫我!」聲音越到後面便越來越小,毫無疑問,對方給了她頗大的壓力。

  被她瞪著的青年面容俊美,即使在寒風吹拂的街頭,他及耳的黑色短髮依舊一絲不亂,就像主人的性格一般。所以,這也算是某種物似主人型嗎?

  當然,這並不足以讓女孩壓力山大。

  莫忘有些害怕對方的原因,一是因為身高。

  從第一次見面起,她的心裡就犯了嘀咕:這傢伙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當然,青年本身並不是巨人,只是一百八十幾公分的身高對比才一百五十出頭的、尚處於發育期的少女,實在是高過了頭。尤其是對方的兩條長腿,讓莫忘非常之羨慕嫉妒……不,是恨才對!

  二則是……

  在普通人的眼中,青年和正常的黃種人沒有什麼區別,黑髮黑眸。但在女孩的眼中,他則有著銀色的髮絲以及冰藍色的眼眸,皮膚也是標準的白色,且不像許多西方人那樣仔細看去就會發現白色中夾雜著不少紅血絲,他的臉孔則像是用冰雪雕刻而成,完全找不到其他雜色。

  莫忘不知道這樣的外貌對成熟女性的吸引力有多強,但她非常肯定──這是一張隨時可能嚇哭老人和孩子的臉!

  所以她害怕是有正當理由的!

  「『陛下』是對您的尊稱,代表了吾等臣民對您的忠誠與仰慕,而並非您口中的……」

  「夠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莫忘扶額,面癱臉就算了,問題是這傢伙在教育她的時候居然會變身話癆,話癆也就算了,這傢伙念叨的還都是些聽不懂的無趣內容,真是要命!

  「陛下,敷衍是墮落的開始。先代……」

  「停!」莫忘果斷的轉換話題:「艾斯特,剛才做好事得到了多少魔力值呢?」

  青年微微一怔,隨即自懷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顆水晶球,仔細查看了片刻後,說道:「大概十點魔力左右,加上前幾天的成果,陛下您一共積累了五十點魔力。」

  沒錯,她拚命做好事就是為了積累所謂的「魔力」。

  事情還要從幾天前說起……

 

  黃金週假期間,百無聊賴的莫忘無意間在家中找到了一個儲物箱,心血來潮之下便隨手打開了,接著她在箱子內發現了一顆水晶球,就想把它拿出來,誰知道在摸到這顆水晶球時,居然非常不科學的召喚出了眼前這個自稱名叫「艾斯特」的男人。

  在一陣刺目的強光過後,這傢伙單膝跪在她面前,如此說道:「尊敬的魔王陛下,您忠誠的奴僕謹遵召喚而來。」

  而她當時的回答是:「……變、變態啊啊啊!!!」

  這當然不怪她,誰讓這傢伙居然一件衣服都不穿,雖然其事後的解釋是因為時空亂流所導致,但是那一幕已經給莫忘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所以她看對方不順眼──這也是正常的吧?

  她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成年男人那骯髒的肉體,被強迫拉入成人世界什麼的……太、坑、爹、了!

  而且,魔王陛下?

  這種一聽就注定要被推被揍被滅的中二稱號誰想要啊!

  但是──

  「請日行一善吧,魔王陛下。」

  「……哈啊?」還記得當時驚訝過頭的她這樣問道:「你確定自己真的沒弄錯職位?魔王不是應該征服世界或者毀滅世界才對嗎?!」

  聽完這話,對方的面癱臉似乎都抖了一下,「……您的三觀(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似乎發生了扭曲,請允許我對此進行矯正。」

  而後她就這樣被話癆了足足三小時!

  現在回想起來她還是一臉血啊一臉血!

 

  「陛下,依據您現在積累的魔力值,已經可以使用一個初級魔法了。」

  「哎?」莫忘瞬間將悲慘的回憶丟到了腦後,略驚奇的問道:「我也可以使用魔法嗎?」火球?還是雷電?還是……總之,不管是哪個似乎都很酷、很跩啊!

  「不,是魔王特別持有的魔法。」相對於莫忘,對魔法這種事早已習以為常的艾斯特很是鎮定的解釋著,「您可以選擇增加體質、速度或者力量。」

  「就這樣?」

  「陛下,請不要小看它。」

  莫忘無語,只好隨口問一句:「……增加體質有什麼用?」

  「可以讓您不容易被殺死,比如普通人可能要害處中一刀就會死去,您則需要被捅幾百刀才會死。」

  「……」別這樣……她才不想被人捅刀!

  艾斯特接著說道:「而敏捷加快,則能使敵人無法攻擊到您,您做作業的效率也可以迅速提高,而後勻出更多的時間來做好事。」

  「……」她真的不想要……

  「至於力量加強,則可以增加攻擊力。比如再遇到那隻狗,您就不必親自上場肉搏,只需要拔起路邊的電線桿,然後……」

  「夠了!」莫忘默默腦補了下自己舉起一座山和敵人對毆的情形,忍不住就淚流滿面,這樣一點都不帥氣好嗎?!

  「不過陛下,第一次加持,我建議您選擇力量。」

  「哎?」雖然看不順眼對方,但是莫忘明白對方不會無的放矢,於是問道:「這有什麼講究嗎?」

  「因為對面樓有人正在搬運瓦斯桶,您加持了力量後可以去幫忙。」

  「……」

  大清早穿著睡衣出來和狗搶包子什麼的,增加力量變肌肉少女幫人搬瓦斯桶什麼的,真是夠了!

  她完全不想做這種坑爹的魔王啊!!!

  最終,莫忘還是聽從艾斯特的建議,選擇了加持力量。究竟增加了多少數量的力氣她是不清楚,但一手提一桶瓦斯上六樓毫無壓力──麻麻從此再也不用擔心家裡的瓦斯桶沒人能搬動了!

 

    ★◎★◎★◎★◎

 

想起明天還要上學的莫忘連忙關上電視和客廳中的燈,打著哈欠走入了臥室,她驀然發現陽臺上的門似乎還是開的,便準備走過去關上。

  突然一個人影「唰」的閃過!

  她沒有尖叫,反正不用猜也知道來者是誰。

  因為社區戶型的緣故,她家和石家的陽臺只有一牆之隔,再加上她和石詠哲恰好都住陽臺房,而她的父母又經常不在家,所以在莫忘很小的時候,兩家乾脆打通了中間的那道牆。

  最初是很開心的。

  那時候,還沒變成壞蛋的石詠哲和她關係很好,老愛跑過來找她玩。

  不過自從關係不那麼好後,他已經許久沒來了,今天到底是為什麼啊?等等,難道是特地來打擊報復的?

  莫忘瞬間緊張了起來,左右張望後她毅然拿起了床上的長耳兔,做出一個雙手舉盾的姿勢,「你這傢伙來做什麼?」

  「……」

  對方卻沒有給她任何回應,只是停下腳步,站在床的另一側沉默不語。

  「少裝模作樣!快說,有什麼陰謀?」

  「……」

  「石詠哲?」

  「……」

  「……」不會是被張姨揍傻了吧?

  莫忘猶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朝對方走去。本以為這是個「圈套」,結果走到他面前人都沒動手,她鬆了口氣,一把將兔子丟到床上,自己也坐了下去,伸出腳丫子踹了踹某人,「怎麼了?真的生氣了?」

  彷彿是被她的動作所驚動,少年的目光驟然落到她光裸的足上。

  莫忘突然覺得氣氛稍微有些尷尬,輕咳了聲,默默收回腳,「沒事我可睡了啊。」

  少年的頭順著她腳的動作微微挪動著,而後順著足,再到小腿、大腿、腹部……一路滑到少女的臉上──就這樣完全的抬起了頭來。與他視線相交的莫忘發現,對方那雙總是漆黑又閃閃發亮的眼眸此刻好像有點發紅。紅眼病?不,不可能,難道是……哭了?

  「你……」

  少年突如其來的動作打斷了她的話音。

  下一秒,莫忘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被他撲倒在了床上。

  搞、搞什麼啊?

  大吃一驚的女孩正準備說些什麼,一雙滾燙的手猛然卡住她的脖子。

  「呃!」莫忘尚未從呆愣中回過神,只覺得漸漸喘不過氣來,連忙伸出手掰住少年鐵鉗般的奪命爪拚命往外扯!努力了片刻後,新鮮的呼吸終於重新湧入肺中,大口喘著氣的她這才發現──石詠哲的瞳孔竟然泛著紅光。

  鬼、鬼附身?

  這個結論聽起來是不可思議,但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他的舉動啊!

  雖然他們的關係不好,但莫忘堅信,正常的石詠哲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石詠哲!你給我清醒點啊!」

  這句話喊出,少年驟然定住,緊接著又有了反應──手居然再次加大了力度!

  「……」莫忘心想這是跟她有多大仇啊!

  「陛下?」就在此時,艾斯特敲響了房門。

  「艾……!」混蛋,居然又勒得她說不出話來!

  「請恕我失禮!」

  門外傳來這樣聲音的下一剎,魔王陛下的忠誠屬下破門而入,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後,他先是禮貌的行了一禮,然後就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抱歉,打擾了。陛下,您無須在意我,在未分出勝負之前請集中精神。」

  「……喂!」這傢伙真的弄清楚這裡的情況了嗎?她到底是要分個什麼勝負啊!

  怒上心頭的莫忘伸出腳就是一腿,原本壓在她身上的少年居然就這樣被踹飛了。

  緊接著,艾斯特十分捧場的「啪啪啪」鼓掌,「陛下,真是場精采的摔跤決鬥。」

  「……」所以說他到底以為她在做什麼啊?!

  就在莫忘被對方的話雷到目瞪口呆時,這傢伙居然又開口了,表情還一本正經。

  「陛下,恕我直言,雖然您贏得了勝利,但摔跤技巧還需磨練。」艾斯特右腿單膝跪地,手握成拳緊緊的貼在心口處,深深垂首,「請允許我對此進行指導。」

  「……」莫忘扶額。不行,她果然和這傢伙的腦電波完全對不上。

  「好痛……」

  就在此時,被莫忘一腳踹到牆上掛起、隨即像香蕉皮一樣滑落在地的少年,似乎終於恢復了,他一手扶著後腦,微微皺眉。

  「我這是怎麼了……」石詠哲抬頭時無意中看到女孩,「妳對我做了什麼?」

  「哈?」莫忘被這傢伙氣樂了,「你自己跑到我房裡來還問我做了什麼?」

  「我……自己來的?」石詠哲的臉色變了變。

  「廢話!」莫忘跳上床雙手環胸,決心用魔王的氣勢壓倒這個可恥的凡人。

  「大半夜鬼鬼祟祟的跑過來,你是不是亂七八糟的電影看多了啊?聽說鬼片看多了會夢遊的,難道你也是?居然來夜襲!鄙視你!」夜晚來襲擊嘛!用這個詞沒錯!

  「……」石詠哲的臉驀然漲得通紅,他非常想反駁,但似乎又沒什麼底氣,只能結結巴巴的說道:「誰、誰夜襲妳啊?」

  莫忘一看更高興了,甚至還有些感動,多少年沒見過石詠哲這個臭屁的傢伙在她面前瞠目結舌,所以不能輕易放過他。她繼續說:「還說沒有?一來就把我壓在床上,然後用手……」

  「壓……」石詠哲不知想到了什麼,雙頰越來越紅,緊接著單手捂住臉,居然跟被鬼追似的跑掉了。

  「喂!你……」莫忘跳下床蹦躂了幾下,卻沒追上,而後只聽到劈里啪啦的一陣響,毫無疑問,對方在陽臺上摔了個大跟頭,她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那叫一個愉悅。可笑完她又疑惑了,「他這是怎麼了?」

  做錯事後的第一反應難道不是道歉嗎?石詠哲怎麼逃跑了,而且還臉紅得那麼厲害?

  一直靜靜圍觀的艾斯特依舊保持著跪地的姿勢,此刻才身形優雅的站起,淡然回答道:「大概是覺得羞愧了吧。」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這麼大個男人就在房間中,對方居然還沒注意到,完全可以想像那少年到底「羞愧」到了什麼程度。

  「羞愧?」莫忘有些不明所以。

  「沒錯,身為一位年紀較長的男性,居然輸給了陛下。」艾斯特微微頷首,很是篤定的說道:「想必他的心中一定飽受煎熬。」

  「……是嗎?」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今後想必他還會向您提出同樣的挑戰,陛下,為了您的榮譽與勝利,請允許我……」

  「別說了!」莫忘連忙打斷這傢伙的話,「我明天還要上課,要睡覺啦!」

  「……是。」

  眼看著對方轉身離開了房間,莫忘舒了口氣,而後又想嘆氣,為什麼她身邊的男性一個比一個蠢蛋啊?難道是她智商太高,所以把他們都襯托得格外笨嗎?

  哎呀哎呀~女性太聰明也是個悲劇呢~

 

    ★◎★◎★◎★◎

 

  就這樣,一上午再沒有發生什麼事,直到上午第四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兩人同時舒了口氣,罰站什麼的雖然不是力氣活,但上課時還好,下課時其他同學的目光和嬉笑聲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彷彿他們是什麼珍獸似的。

  「走了,吃午飯去。」

  石詠哲拿過莫忘手中的書,直接從窗口塞了進去,而後轉身就朝學生餐廳走去。

  「等等我啊!」莫忘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身後。

  兩人走到學生餐廳後,看到已經有不少人在排隊了。當然,學生本身可能是沒這麼自覺的,有人還說你擁我擠才是餐廳的樣子,但自從去年有一個學長因此被嚴重燙傷後,學校就派專人來監督誌訓,所以秩序還算井井有條。

  才排上隊,莫忘的肩頭就被拍了一下。

  「嘿!」一個短髮女孩朝她打招呼。

  莫忘笑了:「圖圖、小樓,妳們來了啊?」

  「當然~」蘇圖圖燦爛的笑了,「就算天上下刀子也不能阻止我對學生餐廳的愛。」

  「……」用不著說得這麼可怕吧?

  「下鈔票就可以。」林樓涼颼颼的來了一句。

  「……」

  在那些無語的視線中,始作俑者則一臉迷糊的看向他們,歪了歪頭問:「怎麼了?」

  「……」妹子妳還可以更呆點的!

  很快,即將輪到莫忘幾人,石詠哲藉著身高的優勢將今日的菜色一一報上,頭也不回的問道:「今天吃什麼?」

  「唔,我要……」

  沒錯,莫忘的飯是石詠哲幫忙打的。當然,她不是自願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氣場問題,從小到大她身上就留不住錢,經常興高采烈的跑出門,淚流滿面的奔回家,所以從小兩家人都養成了習慣,每次都把錢交給石詠哲,再讓他牽著莫忘的手去買零食。

  哪怕兩人之後鬧翻,這事情也沒變──當然,小手手再也不給他牽了!

  來這所學校後,莫忘以為自己的運氣會發生轉變,可惜也只是「以為」而已,在開學三天內掉了兩次錢後,她無奈的再次踏上了尾隨某人的路途。

  正當幾人將餐盤放到長桌上、準備坐下時,莫忘突然感覺到學生餐廳裡似乎有些寂靜,她有些不明所以的朝左右看了看,就在此時,她聽到身旁的蘇圖圖小聲叫道:「小忘,看那個人!」

  沒抬頭的莫忘下意識說:「啊?」

  「從門口進來的那個,好成熟好帥氣!小樓妳看是不是?」

  「好高……」

  「……」莫忘突然有不好的預感,果然轉頭一看後,她就瞬間淚流滿面。為什麼艾斯特會來這裡啊?不是說好是「暗中」保護嗎?!

  下一秒,兩人的視線相對了。

  青年的眼睛亮了亮,腳步依舊優雅,卻略快了些。

  「……」

  莫忘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對方不要過來,可是艾斯特似乎沒有看懂她的暗示與眼神中的懇求,沒有一絲猶豫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後鞠躬說道:「請恕我失禮。」

  「……」他這次倒是很聽話的沒喊「陛下」,但是她一點都不覺得安慰好嗎?!

  驀然,艾斯特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堅定的扯動,而後彎下了身,抱起了莫忘。

  「哎?哎哎哎哎?等、等一下!」

  不明所以的女孩就這樣在別人驚訝的視線中被青年抱在懷中,接著快速的自學生餐廳飛奔離開。

  這件事發生得如此突然,以至於直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莫忘的朋友一號才反應過來,朝著二號驚叫出聲:「什、什麼情況?」

  林樓推了推眼鏡:「啊?」

  「……算了,問妳也是白問。」蘇圖圖立刻轉頭看向站在桌對面的少年,「石詠哲,這是怎麼回事?」

  「……」

  「石詠哲?」

  「別問我。」少年的話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我、也、不、知、道。」

  相處十幾年他都完全不知道她還有這種奇奇怪怪的表哥!也不知道她表哥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那種顯眼的事!更加不知道那個笨蛋會毫無反抗的就被「不熟悉」的男性抱著帶走!!!

  ──哇,好強的怨念啊……

  蘇圖圖抖了抖身體,輕咳出聲:「吃飯吧,好餓啊哈哈哈哈……」

 

    ★◎★◎★◎★◎

 

  另外一邊的莫忘,就這樣被抱著跑離餐廳。

  過了片刻,滿臉呆滯的莫忘才反應過來,連忙手打腳踢抱著自己快步行走的艾斯特,「你做什麼呀?快放開我!」

  此時的艾斯特已然因為到達目的地而停下了腳步,他彎下身,如捧著什麼珍寶般的將女孩放落到地上,隨即單膝跪地致以歉意:「失禮了,陛下。」

  「……你都知道失禮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啊?」她簡直想哭了好嗎!這傢伙居然在學生餐廳那種人聲鼎沸的地方玩公主抱,救命!她已經預感到了悲劇好嗎?回去後一定會被圍觀的!

  ──啊……好累……再也不想去上課了……

  「因為情勢已然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哈?」

  「陛下,恕我直言。」艾斯特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從懷中掏出了水晶球,「您的魔力值即將跌下五十點。」

  「……怎麼回事?」什麼情況?莫忘大吃一驚,「我只是不小心打了下石詠哲啊,怎麼會……」

  「不僅如此。」艾斯特冷靜的嗓音此刻聽在的女孩耳中簡直像是喪鐘,「您還撒謊,還在上課吵鬧,還……」

  「夠了!」莫忘悲哀的捂臉,「你以為我撒謊和吵鬧都是因為誰啊!」都是因為眼前這傢伙好嗎?上次跟張姨告狀時,就已經被扣魔力值了,今天又……

  「請懲罰我吧,陛下。」

  「啥?」

  「如果能稍微消除您心頭怒火的話。」艾斯特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把匕首,手捏著刀刃,將柄遞到女孩面前,「無論怎樣的重責我都願意承受。」

  「別鬧了!誰會用刀子捅人啊?」

  「抱歉,是我沒有考慮周全。」艾斯特說了這樣一句後,不知從哪裡又掏出了一條帶著倒刺的鞭子,恭恭敬敬的雙手奉到女孩面前,「那麼,請用這……」

  「你到底都帶了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啊!」莫忘表示還好手中沒有餐盤,否則她當場就扣這傢伙臉上了,「別逼我做這種沒下限的事,而且我會被繼續扣魔力值的好嗎?」

  「不會的。」青年不知何時又變成了手按心口的姿勢,懇切的垂首,「因為屬下是完全自願的。」

  「……你夠了。」莫忘簡直想吐血,「你專門把我帶出來就是為了做這種事嗎?」

  ──怎麼辦?突然真的好想捅人了,麻麻對不起她三觀敗壞了!

  艾斯特搖頭,「不,並非如此。」

  「那是?」

  「為了保證陛下您能夠繼續使用初級魔法對抗勇者,我在校園中搜尋到了可以做的好事。」

  莫忘驚訝了,「哎?這裡嗎?」

  「正是如此。」

  莫忘左右看了看,這裡是位於學校西北角的一座小樹林,每隔一些距離就有供人休息的長椅,雖然說這裡存在的最初目的是供人安靜讀書看景,但聽班上的男生說這裡早在八百年前就成為了學生心目中的「約會聖地」,連校長和教師們對此都是心中有數,所以經常會有保全來回路過──不過,只要不太「過分」也不會被怎麼管。

  因為現任校長一直以「開明」聞名,他的名言就是:「這種事再怎麼防也是杜絕不了的,因為這是人生的必經階段。而且年輕人心中有種逆反心理,越不讓做反而越想做,越拆散他們反而越想黏在一起,最後說不定會造成嚴重後果,所以,堵不如疏。」

  故而,學校經常會組織學生們去看一些「初戀看似好,絕對死得早」的影片,加強人的心理陰影。

  且不說有效無效,反正對於學生來說,哪怕是站在走廊中聊天,也比坐在教室裡舒服,所以大家都挺滿意。

  「在哪裡啊?」莫忘找來找去,實在沒看到什麼需要幫助的人,畢竟大家應該都在吃飯吧。突然,她聽到了這樣一聲──

  「喵~~~」

  聲音似乎來自頭頂?莫忘聞聲抬頭,只看見一根枝葉繁茂的樹枝上,咦?那個是……

  只見一團白乎乎毛茸茸的物事趴在樹枝上一動不動,微風吹拂間,那些白色的絨毛隨其顫動,看起來又可憐又可愛。

  「貓?」

  女性本來就熱愛各種可愛的小動物,更何況莫忘正處於這樣的年紀,她不用想就下意識發出了「咪咪」的喚貓聲。原本趴在樹枝上的白團子又顫了顫,一黃一藍的異色眼睛可憐兮兮的看向樹下的女孩,隨即發出了一聲奶氣十足的叫聲:「喵~~~」

  「好可愛。」莫忘情不自禁的捂住心口,這等萌物的殺傷力必須乘上一百,難道說──我要做的好事是把牠弄下來嗎?

  為了拯救萌物,莫忘決定親自上樹。經過她的觀察,這棵樹不難爬,而那根橫出來的樹枝也足夠粗,應該可以承受得住她的體重。

  女孩屬於「行動派」,一旦下定決心就會立刻去做。

  只見她快速解開袖口的鈕釦,再將雙袖挽起,抱著粗粗的樹幹就開始上,大概是因為有幾年沒做過這事,身手都有些生疏了,不過她很快就找到了感覺,哼哧哼哧爬得挺起勁。

  而後她聽到某人說:「陛下,恕我失禮,現在不是玩樂的時候。」

  「……哈?」莫忘呆住,「好、好事不是帶貓下來嗎?」

  雖然依舊是面無表情,但青年的眼眸中似乎閃過了一絲無奈,「貓是會爬樹的。」

  「……」是哦,不然牠怎麼上去的?是她蠢可以吧!

  「是屬下沒有考慮周全,居然害得您如此失望。」艾斯特不知從哪裡找出了一根雞毛撢子,「請您……」

  「你給我閉嘴!」真是的,這傢伙是有被虐傾向嗎?而且,他究竟是怎麼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帶在身上的?真是完全不明白!「而且,好事不是這個,那是什麼啊?」

  話音剛落,只見艾斯特不知又從哪裡掏出了一個空著的雙肩竹簍、一雙手套和一個清潔人員撿垃圾專用的取物夾,隨後將三者遞到了她的面前。

  莫忘的心中泛起了些許不好的預感,「等等,你所說的好事,不會是……讓我在這裡撿垃圾吧?」

  「陛下英明。」

  「……」不,她一點都不想英明好不好?!「這種事吃完午飯也可以做吧?為什麼必須現在來啊!」

  而且為什麼要為了這種事,在大庭廣眾之下把她抱出去!

  「因為再過十分鐘,就會有清潔人員來清掃。」艾斯特輕嘆了口氣,「陛下上午又沒有時間……」

  ──是啊是啊,因為她在被罰站嘛!

  ──真是對不起了喂!

  可是,為了那可憐的魔力值,莫忘還是認命的揹上竹樓再戴上手套拿起取物夾,淚流滿面的彎著腰在樹林中撿起了垃圾。才剛走了幾步,她只聽見又一聲貓叫,回過頭時,只見那白色的團子動作優雅的自樹下一躍而下,轉頭瞥了她一眼,而後頭也不回的邁著漂亮的貓步離開。

  「……」她這算是被一隻貓鄙視了嗎?

  「陛下?」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認真撿垃圾的魔王陛下的青年,敏銳的發現了女孩的呆滯,輕聲詢問道。

  「牠、牠就這麼下來了?」

  「是的。」青年怔愣了一瞬,隨即貼心的解釋道:「準確來說,如果不是陛下您在這裡,牠恐怕早就下來了。」

  「……哈?」

  艾斯特解釋說:「因為貓本身是怕生的動物,很多人發現牠在樹上,以為是下不來,但其實……」

  莫忘淚流滿面的接口道:「……其實牠心裡想的是──『愚蠢的人類快點躲開,本大爺才好下去』嗎?」

  她吐血。所以說,礙事的人是她才對嗎?真是毀三觀!

  「沒錯,正如您所說。」

  「……」求別補刀!TAT

 

    ★◎★◎★◎★◎

 

  此時,學生餐廳中的幾人繼續在用餐,大概是因為心中有事的緣故,有些人吃得那叫一個沒滋沒味──放入嘴中的簡直不像是食物,而是白紙好嗎?不,白紙都比它們有嚼勁!

  蘇圖圖隨手叉了幾下盤中的飯菜,大大嘆了口氣:「所以說,莫忘的表哥到底要帶她去做什麼啊?」

  所謂的前情提要,蘇圖圖已經從石詠哲那裡「逼問」了出來,然後她單手捂臉道:「啊!莫非是去吃大餐?好羨慕!表哥一看就是土豪,土豪土豪和我做朋友吧!」

  「你們年紀差太遠。」

  蘇圖圖差點撲倒在桌子上,「……小樓妳能別總是補刀嗎?」

  「啊?」聽到蘇圖圖的話,林樓歪頭,然後一臉迷惑,表示一無所知。

  「……算了,但起碼我和土豪的表妹是同學!」蘇圖圖重新打起了精神,握拳,然後一臉怪笑,「所以說我只要抱緊小忘的大腿就可以了!說起來上次換衣服的時候我摸過,很滑的樣子。」說完,她左手在空中虛抓了兩下。

  一直靜靜吃著飯的石詠哲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咳咳咳咳咳……」

  「你沒事吧?」

  石詠哲轉頭捂住嘴,對著桌下連連咳嗽,耳中聽到這麼一句,心裡頓時更憂鬱了──廢話,怎麼可能沒事!不過這傢伙是女生吧?像這樣占同性的便宜還洋洋得意真的沒問題嗎?

  「喂喂,石詠哲?」

  「我吃完了。」石詠哲站起身,推開面前的餐盤,「妳們慢慢吃。」

  「……哈?」

  蘇圖圖注視著少年的背影,無語的托腮,「小樓,他那反應是怎麼回事?生氣了嗎?」

  「大概?」

  蘇圖圖頓悟了,「啊!莫非他是要背著我們去抱小忘大腿吃大餐?可惡,那個卑鄙的傢伙!」

  「……」

  可惜,夢想是肉感的,現實是骨感的。

  在蘇圖圖口中正在「吃大餐」的莫忘,此刻還在辛辛苦苦的撿垃圾呢~

 

 

 

有「魔王」像她那麼可憐的嗎?!

撿垃圾(清潔環境)還被喵星人嘲笑……

可是,為了累積魔力值,莫忘忍了!

但──小竹馬阿哲居然是「勇者」?還攻擊她?

叔叔嬸嬸可以忍,她可不能忍啊!!!

究竟要怎麼樣,莫忘才能打倒「勇者」而不被扣魔力值呢?>o<

敬請期待11月25日,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歡樂上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貧弱的問,網文雙結局,實體書會收哪個CP?
  • To訪客,
    您好,謝謝您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的支持。繁體版實體書的結局,很抱歉,小編不能劇透哦!這個懸念就讓我們先賣個關子,直到最後一集出版就揭曉囉!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5/12/23 16: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