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5年12月9日

新絲路網路書店: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


  這日,鄭歎在外面散步回來,還沒進門就察覺到陌生的氣息。

  有客人?

  客廳裡的氣氛不太好,太過沉默,焦媽在廚房做飯,但是也有些心不在焉。焦爸和那個人坐在沙發上抽菸,都沒說話。

  客人和焦爸的年紀差不多,看上去精神狀態不太好,有些頹廢感,眼裡都是紅血絲,像是熬了好幾夜的人。

  焦爸叫那人「圓子」,很顯然關係還是不錯的。但是為什麼現在兩人都異常沉默,甚至帶著點沉重?鄭歎不太明白。

  焦遠的房裡放了一張小桌,有客人來、不方便兩個小孩子在場的時候,焦媽才會將那張帶著華夏象棋圖案的小木桌搬出來,讓焦遠和顧優紫在小房間裡吃。畢竟大人的話題,有些不適合小孩聽到。

  所以見到這個,鄭歎就更好奇了,什麼話題不適合兩個小孩子在場?

  鄭歎跳上自己專用的椅子上,趴著休息,順便瞭解瞭解情況。

  對於鄭歎的舉動,焦爸只是抬頭看了一眼,沒說什麼,算是默許。

  別管之前是如何沉默,三杯酒下來,緊閉的嘴巴就打開了。在兩個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談話中,鄭歎瞭解個大概。

  焦爸研究生時期的導師袁教授,也就是圓子的父親,肺癌第四期,現在的身體狀況也很不好,估計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焦爸從南華大學畢業的時候,袁教授出國。既然袁教授不在,焦爸也就沒留在南華大學,而是回自己的家鄉荊漢省,來楚華任教。

  南華大學,是華夏南部沿海的高校龍首,和楚華大學在華中地區的地位一樣。

  焦媽、焦爸和圓子當初在南華的時候關係都不錯,自然和袁教授的關係也很好,今天聽到袁教授的消息,兩人都很難過。

  圓子沒有繼承父親的衣缽,他根本無心做研究,或者說,他上學時一直都沒收心,和當初的鄭歎一樣,敗家子一個。

  鄭歎不知道圓子在畢業之後經歷了哪些事情,又因為父親的病情受了多大的打擊,依兩人的談話來看,這個圓子變了很多。就像焦爸剛才說的「浪子回頭」。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但是很多時候,浪子寧願自己永遠是浪子,因為浪子回頭的代價是巨大的,他寧願用自己的永不回頭換回那些「代價」。

  「所以,如果不是費航通知我說你來了楚華市,你準備繼續自己一個人扛下去?準備瞞著大家一輩子?!」焦爸紅著眼,聲音並不高,但是有些顫抖,顯然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在廚房忙完走到客廳坐著的焦媽一直沒說話,獨自抹淚。

  「老頭子他……不希望太多人知道,現在都沒再繼續接受各種治療了,就想在老家安靜地閉眼。」圓子吸了吸鼻子,說道。

  當年的焦爸,是袁教授手中的王牌,當年的南華大學生命科學系誰不羨慕袁教授有這麼一個學生?再加上自己兒子的不作為,袁教授對焦爸可謂是如親兒子一般,焦爸有如今的成就,全是袁教授一手帶出來的。

  但自從袁教授出國之後,雙方也只是偶爾透過聊天軟體或者電子郵件交流一下,聯繫上並不頻繁,袁教授那邊似乎總是有各種事情。上週焦爸收到袁教授的電子郵件,說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接觸電腦。如今這樣看來,袁教授是真準備不告訴其他人。

  沉默了一會兒,焦爸穩了穩情緒,又問道:「這次你來楚華市是為了什麼?費航說你過來考察。考察什麼?有需要幫助的儘管開口。」

  圓子用手掌搓了搓臉,說道:「我準備開辦一家生技公司。不是小打小鬧。」

  焦爸點點頭,「楚華市這邊確實不錯,南部沿海新公司太多,國內外各方成立的公司相繼崛起,華東的明珠市有南方基因盤踞,京城有華大基因,各大基地雄踞,已經逐漸形成利益團體,想插手進去不是不能,只不過會很費力。相比之下,華中的競爭力小很多,發展的進度也快,在這邊我還能幫點忙。」

  焦爸和圓子商量的事情,鄭歎並不太明白,不懂這兩人正商量開的公司到底要做些什麼,所以他趴著聽了一會兒之後,就去焦遠的房間了。

    ◆◇◆◇◆◇◆◇◆

  幾天後,鄭歎被焦爸叫到房裡,被告知焦家四人要去東北一趟。

  袁教授的老家就在東北,發生那樣的事情,焦爸做這個決定鄭歎也能理解,但是……這麼一來,就自己一個在家了?!

  焦爸詢問鄭歎的意見,如果鄭歎想跟著一起去的話,焦爸會去借輛車,然後開車去東北,這樣帶著鄭歎也方便一些。

  鄭歎想了想,搖頭。如果是去南邊,他肯定會跟著過去,他很想知道另一個自己是不是還存在;但這次是要去北邊,那還是算了吧。

  鄭歎不想被送去寵物中心托養,也不想去別人家借宿,所以焦爸留給鄭歎一把鑰匙。

  一家人離開前輪番叮囑鄭歎之後,總結語就是:「自己一個在家的時候,要乖乖的,別給陌生人開門。」

  鄭歎:「……」真當我是小孩嗎?

  焦遠和顧優紫是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他們把自己的零食全都拿出來堆在沙發上,就怕自家貓挨餓。

  在焦家四人離開之後,鄭歎看著空蕩蕩的屋子,突然感覺這舊房子變大好多。

  ──真他媽無聊啊~

  鄭歎在客廳的沙發上從這頭滾到那頭,再滾回來,然後倒掛在沙發邊沿上,看顛倒的視野。

  最後,鄭歎的視線放在客廳的掛曆上。焦爸說他們會離開一週,今天是週三,還要等到下週三……週三?!

  鄭歎一個翻身起來。

  每週三是東苑超市新貨入庫的日子,送貨的車子會在下午四、五點到,晚上六、七點離開。而現在是下午四點半。

  鄭歎將焦爸留下的鑰匙套脖子上,出了門。

  於是,在被叮囑「在家要乖乖的」不到三個小時後,鄭歎決定也出趟遠門。

  而當他出了門要下樓梯的時候,發現五樓到四樓的樓梯拐角處貼著一張紙條,剛好與鄭歎的視線平齊。

  「出遠門的話,關掉不必要的電源避免安全隱患,房門窗子拉攏省得風將沙塵吹進來,記得帶吃的……具體步驟請看書桌上的詳細說明。」(標)

  焦爸的字跡。

  鄭歎扯了扯耳朵,無奈轉身回去有些艱難地用掛在脖子上的鑰匙開了門,走進焦家夫婦的臥房,跳上書桌,那裡果然放著一本攤開的筆記本,將要做的事情都詳細列出來了。

  鄭歎看了一遍,回去沿著屋子走一圈,照著說明上的提示關掉部分電源,房門和窗子拉攏。

  將一切整理好後,鄭歎才叼著一袋拇指餅出門,刷了感應卡,來到東教職員社區水泥路旁邊的一棵梧桐樹前,爬上樹。在第三根分岔枝那裡有一個拳頭大的洞,鄭歎將鑰匙和感應卡放在裡面,然後又抓下兩片葉子遮住。

  一般在教職員社區這邊靠路的樹上很少有鳥逗留,包括那隻賤鸚鵡;至於其他貓,牠們很少在這邊爬樹,要爬也是爬小樹林那邊的樹,而不是在水泥路旁邊。所以鄭歎將東西放在這裡也放心,畢竟他不可能帶著標示寵物身分的感應卡和家裡的鑰匙出遠門,那樣太不方便,而且要是做了什麼壞事被抓住就更麻煩了。

  放好之後,鄭歎便來到東苑超市旁邊的草叢裡等著上車的機會。

  送貨的司機正幫著卸貨,搬完小貨車上最後一箱東西之後,司機靠著車門抽菸,側頭就看到蹲在草叢裡的鄭歎,旁邊放著一袋小孩子們經常吃的拇指餅。

  「喲,黑碳,今天又要出去玩?」

  送貨的司機認識鄭歎,他對於這一幕已經很熟悉了,不同的是今天這隻貓還帶了一袋餅乾,這是準備出遠門嗎?

  之前鄭歎也搭乘這輛送貨車出去溜過兩次,當時送貨的司機還有些怨言,但在焦爸送了兩條菸和一瓶酒之後,小貨車司機每次見到鄭歎臉上都能笑出一朵菊花──只要鄭歎搭車,就意味著他以後還會收到禮品,那菸和酒可都是高檔貨,在中心百貨的超市裡售價不菲呢。

  鄭歎伸了個懶腰,叼起拇指餅跳上小貨車後車廂,等著司機跟超市老闆結完帳走人。

  今天貨車車廂內沒有其他東西,卸得很乾淨。

  「黑碳,今天的貨已經送完了,不去中心百貨那邊了,我直接回家,不走東校門,走北二門後門。」

  前兩次鄭歎都是去中心百貨那周圍散步,離教職員社區這邊的東校門兩站路,人們步行的話要二十分鐘左右,但在中心百貨那邊其實可以清晰看見楚華大學的高建築。學校大了,從學校一頭到另一頭得幾站路。

  剛才的話,貨車司機也只是說說,他並沒指望一隻貓能夠聽懂他說的話,他能做的就只是讓這隻黑貓搭車,至於這隻貓搭車去哪裡,他可不管。

  快六點的時候,東苑超市的東西都清點完畢,帳也結算完了。貨車司機招呼了鄭歎一聲,然後開著小貨車往北二門開過去。

  夕陽已經變成橘紅色準備掉落地平線,北區學生餐廳門口,學子們進進出出,最後一節課才下課不久,他們談笑著說這一天的事情。

  小貨車從北區學生餐廳路過,蹲在小貨車陰影裡的鄭歎看著學生們,想起曾經的自己,突然有些傷感。莫名來這裡之前,自己也是個大三學生。

  在小貨車行駛到北區學生餐廳附近的岔道口時,鄭歎看到一個穿著白色工作服的年輕人踩著一輛除了鈴不響、什麼都響的二八式自行車,朝北區學生餐廳那邊過去。

  如果忽略掉他工作服左胸那裡印著「楚華大學北區學生餐廳(標)」字樣的話,別人還可能會以為他是從哪個實驗室出來的。

  周圍來來去去的是那些國家未來的精英們,但這個騎二八車穿餐廳工作服的年輕人眼裡沒有太多的羨慕,更沒有自卑,風一吹,將工作服也能穿出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風衣效果,哼著歌,迎著紅彤彤的夕陽,依舊笑得燦爛。

  從楚華大學北門出去,並沒有靠近中心百貨,只能遠遠看著中心百貨那邊的燈光,那裡都是鄭歎熟悉的景物,中心百貨周圍的霓虹燈也都已經亮起,巨大的螢幕閃爍,昭顯大都市的繁華。

  鄭歎看著車外倒退的一切,就像一個格格不入旁觀者,明明見到了很多,但腦子裡卻沒有想任何事情,一直呈恍惚狀態。

  小貨車從市中心到聯外道路,再到郊區,夜漸黑,風漸冷。

  小貨車突然的停頓讓正發呆的鄭歎一頭撞到車廂擋板上「咚」的一聲。

  鄭歎抬起毛爪子弄弄頭上的毛。

  聽著外面人的對話,鄭歎知道貨車司機已經到家了。起身抖抖身上的灰塵,叼著那袋拇指餅跳出車廂,看了看周圍,鄭歎決定先找個地方睡一覺,等白天再出去逛。雖然現在是貓,但他還是喜歡在白天溜達。

    ◆◇◆◇◆◇◆◇◆

  在鄭歎找地方過夜的時候,楚華大學某研究生住宿樓的某間宿舍電話響了。

  離電話最近的人接起來恭敬地說了兩句,然後說了聲:「麻煩您先等等,他應該洗完澡了,我去叫他。」就將電話擱在桌面上,來到斜對面床鋪。

  床鋪上的人睡得正香,一邊磨牙還一邊笑,宿舍另外三人除了一開始的驚悚之外,現在已經麻木了。

  剛才接電話的那人推了推床鋪上正睡得磨牙的這位,低聲道:「易辛,你老闆電話!我說你剛才在浴室洗澡,待會兒別說錯了。」

  聽到「你老闆」三個字,睡得有些迷糊的人一下子清醒了,趕忙爬下床,跑到浴室清了清嗓子。睡覺剛醒的人說話的聲音會有些沙啞,易辛可不想導師知道自己在晚上記憶的黃金時間居然在睡覺,這不是敗壞自己在老闆心中的形象嗎!

  「焦老師,不好意思,我剛在洗澡,您有什麼事嗎?」易辛接起電話,自覺裝得不錯。

  周圍打遊戲的室友為了配合他,連鍵盤都不敲了,還裝模作樣在旁邊討論為什麼吃肉要配大蒜才有營養的學術問題。

  電話那頭,焦爸頓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打擾你睡覺了。」

  易辛:「……」尼瑪焦老闆什麼耳朵啊!解析度真他媽高!

  不過讓易辛慶幸的是焦副教授並沒有繼續糾結這個話題,而是問道:「你現在有時間嗎?」

  「有的!」易辛趕忙表態,就算沒有也要擠出來。

  二十分鐘後,易辛拿著從焦副教授辦公室抽屜裡找到的鑰匙,站在焦家客廳。

  易辛是第二次來焦家,第一次是在今年上半年研究生複試結果公布的時候,他是焦副教授的第一個學生,再加上他本身也很有能力,焦副教授對他很重視,邀請他來焦家吃過飯。

  易辛沒見過鄭歎,鄭歎去生科樓的時候除了焦家的人之外,沒有其他人知曉,所以易辛並不知道自己導師家裡養的貓有點特異。

  找了一圈之後,沒見到貓影,易辛來到臥房,用臥房裡的電話撥給焦副教授。

  「焦老師,沒看到貓,您家的貓是不是離家出走了啊?」說完易辛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讓你嘴賤!

  「空調的插頭拔了?」電話那邊的焦爸問。

  「拔了!廚房電器的插座開關也關了!」易辛趕忙道,將屋子裡的情形描述了一下。

  「焦老師,要不我去買包貓糧放這裡?」易辛問。

  「不用,只要沙發上有零食、冰箱裡還是滿的就行了。」

  易辛:「……」有這麼養貓的嗎?

  「你每天過來看一看,就用我家裡的電話跟我說。至於你的工作總結,這週就不用彙報了。」

  聽到不用彙報實驗進展,易辛鬆了口氣,這兩天實驗進展不太順利,沒什麼能彙報。

  「好的,您放心,我每天這個時間點都會過來看看的。」

  火車上,吩咐完畢的焦爸將手機放回口袋裡,看著窗戶外面的黑夜。

  ──那個小王八蛋果然又跑出去了!

    ◆◇◆◇◆◇◆◇◆

  鄭歎蹲在一棵樹上,這裡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覺得合適的地方。

  大約兩百公尺處有幾戶人家,有兩戶家裡還亮著燈,偶爾能夠聽到人聲。這周圍大多數都是田地,不過,鄭歎僅憑著並不太明亮的星光,就能夠看到田地裡其實並沒有多少農作物。這一帶應該不久之後就要拆遷了。

  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趴下,鄭歎閉著眼睛休息,耳朵豎著,在外面他可不敢太大意。

  最後一點燈光熄滅,遠處有一些貓叫聲傳來,住戶那邊有時會響起一、兩聲狗叫。

  郊區的溫度比楚華大學那邊要低上一點點,風吹得鄭歎有些冷,那點朦朧的睡意也被這一陣陣風吹得越來越淡。

  就在鄭歎琢磨著是不是找點事做的時候,他聽到了一點響動。是腳步聲,很輕,但對貓來講這點還是分得清的。

  鄭歎從樹葉間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過去,一個穿著寬鬆厚棉T的人,一手插在口袋裡,口袋裡好像裝著什麼東西,另一隻手提著一把小鏟走過來。

  那人將帽子壓低戴著,鄭歎看不到那人的長相,也看不出到底是男是女,不過這時候敢獨自出來的一般都是男的吧?看這架式……難道是要殺人埋屍?

  鄭歎的好奇心一下子升起來了,但他也不敢貿然跟上去,就算是一隻貓,也說不準會不會被滅口。

  那人所走去的方向都是一些殘破的瓦房,那邊應該有段時間沒人住了,到處都是雜草。看到那人在一間塌了一半的小瓦屋前面停下來,鄭歎也就準備蹲在這裡看戲,畢竟相隔不算遠。

  那人在一個牆角處蹲了下來,背對著鄭歎,不知道在幹什麼。鄭歎並沒有聽到磚塊敲擊的聲響,但是有輕微的玻璃器皿碰撞聲。

  一直到天微微開始亮的時候,那人才從破瓦房那邊離開,鄭歎跳下去看了一次,不過沒敢太近,因為他聞到了一股難聞的氣味,像是農藥。

  鄭歎是好奇,但更惜命,就算是貓命,那也是自己的命。

  趁著住戶們還沒起床,鄭歎翻進一戶人家的院子,找了個水龍頭洗了洗腳板,省得黏上破瓦房那地方帶農藥的泥土。

  水太涼,又沒有紙巾擦,鄭歎也不想自己舔,環顧了一圈,往那戶人家晾在外面的衣服看了看,才在一條料子最好的長裙上擦了擦爪子,腳板在上面蹬了蹬,踩出一連串的灰印子。

  擦完腳板,鄭歎順手從那戶人家院子裡的柿子樹上撓下一顆柿子,洗了洗之後叼走。

  隔壁傳來幾聲狗叫,估計是鄭歎的動靜讓那邊的狗聽到了,聲音稍顯稚嫩,應該是一隻沒成年的小狗。

  鄭歎重新回到那棵樹上的時候,天已經亮很多了。

  沒多久,住戶那邊傳來人聲,而且還是叫罵聲,原因是鄭歎用來擦腳板的裙子。

  隨著太陽的升起,氣溫漸漸回升。

  鄭歎感受著身上陽光帶來的暖意,打了個哈欠,伸伸懶腰,將拇指餅袋子撕開,開始吃早餐,太乾的話就啃啃柿子。

  一隻棕灰色的小土狗跑出家門在田裡撒歡,這應該就是之前聽到的叫聲稍顯稚嫩的傢伙了。

  沒人管理的田裡有幾隻母雞在啄食,小土狗跑過去將幾隻母雞趕得咯咯直叫。其中有一隻胖胖的母雞在那隻小土狗衝過去的時候就蹲下不動了,而小土狗衝過去之後在胖母雞那裡稍稍停頓了一下,蹭上去象徵似的咬了兩口,估計連皮都沒碰,就繼續跑去追其他母雞了,越追越跑,越跑越追。

  每次只要那隻胖母雞看到小土狗追牠,牠就直接蹲下不動,次次都能避免被趕得到處跑。

  果然,大胖子也是有大智慧的。

  小土狗追雞追累了,伸著舌頭沿田邊的路慢跑。突然牠耳朵動了動,停下來往周圍張望了一下,瞧向鄭歎這邊,然後撒腿往這邊跑來。

  鄭歎將拇指餅咬得卡嚓卡嚓響,看著樹下那隻繞著樹一邊叫喚、一邊轉圈的小土狗,將一截吃得只剩下指甲蓋長度的拇指餅扔下去,小土狗頓了一頓,然後走過去,鼻子壓在地面嗅來嗅去,在草叢裡翻出那點拇指餅,舌頭一捲,吃了。

  吃完之後,小土狗又看向樹上咬著餅乾的鄭歎,小尾巴搖得那個歡。

  鄭歎每次都將一根拇指餅卡嚓卡嚓吃得只剩最後一小截再扔下去,然後看著那隻小土狗搖著尾巴在草叢裡找,或者直接半立起來在空中接住餅乾。

  鄭歎玩得高興,不知不覺一袋拇指餅就快見底了。他剛準備感慨一下,突然聽到旁邊打火機打火的聲音。

  鄭歎一驚,什麼時候附近來了人?!

  順著打火的聲音望過去,鄭歎看到了一個穿得像工人的人,不過,就算對方換了一身衣服,鄭歎也認得這人。

  就是那個找豚鼠的男人!

  小土狗也才剛發現附近來了個陌生人,朝著那人汪汪汪直叫。

  鄭歎撇嘴:你這個貪吃鬼,現在叫有屁用啊!

  不過小土狗也沒堅持多久,在那人的目光注視下,小土狗夾著尾巴跑了。

  鄭歎可不敢跑,他沒把握能成功逃離。

  以不變應萬變,看看這人到底要幹嘛!又或者,假裝不認識?畢竟世界上的黑貓多的是。鄭歎在心裡思索著。

  那人吐了個煙圈,看著鄭歎道:「就算沒戴貓牌我也認得你。真是惡劣啊,居然逗小狗。」

  可惡!這人果然不好糊弄!

  鄭歎扯了扯耳朵,繃著肌肉。雖然這人現在周身的氣場比較平和,但鄭歎對他的第一印象太差,不得不防備。

  那人抽著菸,一邊隨意地說了幾句廢話,然後突然問道:「你昨晚都在這裡?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難道是指那個穿厚棉T的?

  「你果然見過!」

  男人──衛稜從面前這隻貓微妙的眼神和表情變化裡面看出了答案。原本他只是試探的一問,其實並沒指望能從這隻貓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沒想到這隻貓還真見到了!

  「行,別的我不多問,我就想知道那傢伙到底幹了些什麼,或者藏了什麼東西?」衛稜叼著菸嘴,攤攤手,表示自己真的沒惡意。

  鄭歎想了想,抬下巴點了點破瓦房那邊。

  「謝啦!」

  在鄭歎下了樹決定溜之大吉的時候,正朝破瓦房那邊走過去的衛稜出聲道:「先別走啊!我還有點事要問你,你溜了我也會把你逮回來,你信不信?」

  鄭歎突然覺得一道銀光閃過,面前的路上就插著一塊薄薄的金屬片。

  鄭歎盯著爪子前面還在顫動的金屬片,抖抖鬍子,就地蹲下,抬爪彈了彈那塊金屬片,心裡充滿驚嘆。他側頭看向破瓦房那邊的人,又想:那個穿厚棉T的花那麼長時間藏好的東西,怎麼可能輕易找到?

  五分鐘後,衛稜戴著手套的手上拿著一個棕色玻璃罐,另一隻手拿著手機。

  「喂,有個好消息告訴你……我說,有個好消息……你聽見了嗎?喂……喂……我說你那邊……操!」

  這邊剛掛斷電話,手機就響起了來電鈴聲。

  「喂……我說,這邊有點線索……喂……」

  一個地點描述和事情簡述講了十分鐘,並且一遍又一遍的重複,鄭歎聽著都累。

  鄭歎粗略估計了一下,十分鐘的時間,那人多半時候在說三個字──「喂喂」,然後就是「操」。

  衛稜好不容易將事情說完,解脫般的將手機扔口袋裡,「操,破手機!」

  看著還蹲在原地的鄭歎,衛稜點點頭,「跟我走一趟吧,別想著跑,不然我去楚華大學堵你。你其實是住那邊的吧?我就不信你一直不回去。」

  鄭歎:「……」這次出門真他媽不順!

  「你先等著,我去開車。」說完,衛稜拿著罐子跑了。

  鄭歎在原地等了兩、三分鐘,就看到衛稜沿著崎嶇的石子路,顛顛簸簸將一輛刷粉紅色油漆的淑女車騎過來。

  這尼瑪就是他一個大男人「開」來的車?!

FB回貓人設-黑碳4s.jpg

敬請期待12月9日《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精采上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