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武小說名家月雨輕小說新作

 

異靈獵人,抵擋異靈的所有威脅,

您居家外出的終極保鏢!

 

吶有需要請喀電話:控八控控-控控控……

 

不論是仙術天才的純情少年

一劍在手天下無敵高中美少女

或是妖嬈豔麗的御姐

咱公會有!

 

 

異靈獵人-封面ss.jpg 

《異靈獵人》

 

 

 

禁忌寶庫中的《喚靈之書》被盜了!

異靈對策聯合總公會召集內部的A級獵人,於是──

溫柔多嬌的謎心魅姬胡妲姬,鐵血無情的高中美少女秦良玉

再加上頂替自家長輩出席的仙術天才=體能廢柴黃志明

兩女一男(為高額任務獎金)組成尋寶小隊,誓言追回秘寶!

BUT!代誌咁有這呢簡單?

先是收服五指山公墓暴走的鬼魂軍隊,再來被迫潛入故宮秘寶室,

然後是吃錢不手軟的、被詛咒的士林夜市夾娃娃機,

以及物理攻擊無效、撐爆足球場的巨大土人偶……

《喚靈之書》被解印,整個城市瞬間成了異靈的遊樂園──!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13

書名:異靈獵人

作者:月雨

畫者:Ginger

上市日:2016113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北市的油麻街是個龍蛇雜處的地區。

  此地曾是全市「毒、賭、黃」的集散中心,歷經數次的掃黑行動,時至今日油麻街已經不是黑道的大本營,但是各種地下經濟、遊走於法律邊緣與觸犯法律的生意依然是當地最興盛的產業。

  這一帶向來混亂,其他地區的犯罪黑數如果是五倍,這裡的犯罪黑數至少是一百倍。

  大白天就有濃妝豔抹的女郎在路邊攬客,轉進小巷弄可以找到正在走水路的癮君子;多待幾分鐘就有機會看到強盜搶劫、打手出動,還有黑道討債衍生出來的血淋淋真人快打。

 

  張志德與女友出現在油麻街。

  他恨死這個無法無天的地方,要不是牛哥下達最後通牒,他才不想踏入此地。心不甘情不願地來到此地,他進入牛哥經營的「救急免驚」不到三分鐘就後悔了。

  「跑快一點!馬的,我怎麼會這麼倒楣?」張志德邊跑邊叫。

  油麻街的人看到都很有默契地靠邊站好,避免被捲入,然而巷子口卻有少女擋路。

  「滾開!別擋路!」

  沒有一位良家婦女會敢單獨出現在此。更何況妙齡少女單獨出現在這不用五分鐘,就會被人拖到巷子裡強姦。

  只見少女單身一人,一頭俏麗的短髮、穿著高中制服,表情淡漠與可愛的水手服飄逸裙襬,再加上手持單鋒長劍,形成不協調的景象。

  不過考慮到油麻街的治安,不帶武器反而不正常。

  「滾開!」張志德大叫。

  女高中生直接用劍鞘打招呼。長劍像流光般的掃過,張志德在空中翻轉三圈,重重地摔倒。

  ──怎麼回事?

  張志德痛到無法喊痛。

  「別、別傷害他……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我們會還錢,一定會……」女友六神無主地抱住張志德哭喊。

  女高中生看了看兩人,又瞧見後方的追兵,決定直接離開不管閒事。好死不死她的手機在這時響起。

  「妳好……是的,我是秦良玉……」

  她接聽電話之際,追兵趕到。

  來不及避開麻煩了。

  牛哥還有他的部下們用色迷迷的目光打量著女高中生。

  「哇好辣!這妞會玩劍耶,哈……」

  「不如將她一起辦了~還是名校生耶!很多人好這口~」

  女高中生──秦良玉神情自若地接聽著電話,聽見黑道兄弟的淫言穢語不免埋怨兩句:「……真吵……我不是說妳,要我去公會一趟?有任務直接發E-Mail給我就行了……什麼?特殊任務……什麼叫只有最無情的獵人才能完成的特殊任務?我這兒有些小麻煩,請妳等十秒,不,五秒就夠了……」

  言畢,秦良玉將手機拋向天空,迅速抽出長劍。

  劍在路燈下反射出古樸又暗淡的光芒,劍上刻有非常古老的文字,這些文字不屬於當今任何文明,沒有人能理解這些文字的意義,至今只用來裝飾華美的寶劍。

  「小妞,那種劍太危險了,不如來玩牛哥我的真劍,不過我也不敢保證不會出人命,嘿、嘿、嘿……」牛哥大開黃腔惹得兄弟們淫笑連連。

  「碰!碰!碰!」

  劍快得像沒有重量,打擊的力道卻又像千金巨錘。牛哥的笑聲還沒有結束,就看到三位兄弟飛了出去!

  用劍的女高中生,動手不留情。牛哥腦中浮現一個傳說──

 

  女高中生,帶著長劍。

  是秦良玉!

  「鐵血無情,斬、無赦!」的秦良玉。

  一位可怕、凶惡無情的女子,不問青紅皂白任意斬人的凶神惡煞。

  據說她要斬的人從來沒有倖免的可能,只要被她盯上,不管找誰求情都沒用。她不講人情,不受賄賂、不被威脅。

  有人抓小嬰兒當人質,她不客氣地一劍斬下。

  有人拉老奶奶當盾牌,她不留情地一劍斬下。

  有人綁上炸藥企圖同歸於盡,她還是不妥協地一劍斬下。

  根據不可靠的消息指出,她是拿錢辦事的凶人。「無情」向來是打手最大的聲望,那麼她絕對是任務達成率高達百分之百的超級打手。

  不過,也有人認為她其實是個凶殘的變態,就像「雨天殺人魔」、「開膛手傑克」,每到特定的時間就會發病斬人。

 

  「等等──我給妳錢……」即使聽過這些傳聞,牛哥還是拿錢求饒,冀望那萬中無一的縹緲希望。

  沒用。秦良玉用揮劍回答。

  斬無赦之名絕非憑空而來。

  她奉行斬無赦的準則。拔出劍,針對目標不容留情,沒有妥協的空間。

  牛哥被砍翻,很幸運沒有死,只斷了三根肋骨外加肩骨斷裂。

  「臭婊子!我只是讓妳,不是怕妳……」牛哥只罵一句就把話吞了回去。

  在他的視線中已經看不到站立的兄弟。所有人全部躺下,沒有一回之將,全部都被她一劍砍翻。

  前後不到五秒!

  秦良玉舉手接住手機,繼續通話。

  「沒事了……我只是完成任務在歸返的途中碰上小麻煩……小事一樁,麻煩已經解決……那麼任務是什麼?要我親自到公會一趟,不要驚動任何人……真稀奇,公會到底在防誰?……高難度的任務?我接了。」

  秦良玉望向抱著張志德的女子,哭成淚人兒的她像受到驚嚇的兔子般,害怕地向她求饒:「別再打了……他……他……是無辜的……」

  「他並不是無辜的。」秦良玉留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

 

    ◆◎◆※◆◎◆※◆◎◆

 

  大雪山森林管制區──

  在這人煙罕至的原始針葉林裡,有位少年站在樹林中的小空地上。

  少年姓黃,有個通俗的名字,志明。

  黃志明名俗人不俗,他是黃家仙道百年來最為驚豔的超級天才。

  黃志明在九歲時已掌握黃家的一百零八道基礎仙術,十二歲就學盡一千零八十種應用仙術,十五歲時除了少數血統限定的仙術與特殊傳承的秘術外,他在黃家已經學不到任何仙術了。

  可惜,天才不容於家門。十五歲那年他因故差點遭受家法處以極刑,幸好伯父黃半仙擔保,家族施以九道仙術封印,用放逐之刑代替死刑。

  黃志明被黃家放逐後一直宅在森林中,吃飯、睡覺、發呆,還有研究仙術。

  曾經的天才,力量被封印,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只好繼續老本行,重新學習黃家仙術。

  天才就是天才,即使力量遭受封印,黃志明還是研究出用最小的力量施展仙術的技巧,接著他又研究出如何借用外力來施展仙術。

  當然,宅在森林中的生活不只是研究仙術。他的時間主要花在發呆,發呆到睡著。還有看雲發呆、看樹發呆、看螞蟻發呆,最後發呆到睡著。

  黃志明不懶,只是他身上的多重封印壓在身上,導致他不論做什麼事,消耗的體力都是別人的十倍。所以他不得不節省體力,能躺著就不坐著,能坐著就不站著。

  發呆、睡覺、吃飯,就是黃志明的生活重心。研究仙術只是偶爾從事的娛樂活動。

  伯父黃半仙看不下去,將自己繼承的黃家秘寶「昆玉」丟給他。

  「幫我研究要怎麼使用它。」

  於是黃志明又有事做了。

 

  今日,黃志明待在八卦古靈陣內研究昆玉。

  八卦古靈陣由八棵大樹布陣,八棵扎根深厚的大樹吸收大地之力,源源不絕地提供力量。

  此陣排設不易,八棵樹即使以黃家仙術催生也要花費十年方能長成大樹,只有財力雄厚、長期經營的龐大勢力才有辦法布置這種陣法。

  此陣妙用無窮,用於輔助修行則一年足抵十年功夫,在陣中學習仙術事半功倍,製作法器更是如虎添翼。黃半仙最喜歡在陣中煉丹,丹成藥力提升數倍,更有不少靈丹妙藥非得在陣中方能煉製。

  就算什麼都不幹,經常待在陣中都有延年益壽的神效。

  強大的靈氣透過八個方位的大樹不停匯集。

  黃志明會用八卦古靈陣供給能量煉成力之印,今日卻是借用陣法之力形成層層重重的封印,來壓抑各種強大的超自然力量。

  黃志明手中狀似護身符的「昆玉」是件非常強大的武器,它的威力僅次於傳說中的末日武器。昆玉不像末日武器稍有不慎便會帶來世界末日般的破壞,但是駕馭昆玉的難度卻不亞於末日武器。歷史上有辦法操控昆玉的人還不到三位,黃志明正在努力成為第三人。

  昆玉就如難馴的野馬,難以控制。

  黃志明不停地結印,朝昆玉打出一道又一道的仙術。

  累積龐大的仙術,無數神秘的力量作用在昆玉身上,突然間,昆玉微微晃動……

  正是時機!

  黃志明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全力控制。

  昆玉發出毫光,如閃電、如日焰,無與倫比的力量爆發!力量轟然雷動的大爆發,連火山爆炸在昆玉之前都要失色。

  這股強大的力量突然失控,一朵小型的蘑菇雲瞬間綻放!

 

    ◆◎◆※◆◎◆※◆◎◆

 

  北陽市場──

  一群人在菜市場後方的小屋裡聚賭。

  賭場東家羅哥在北陽市場稱得上是呼風喚雨的一號人物,每個月收的「清潔費」夠他吃香喝辣、快快活活過日子。

  人總是貪,所以羅哥又開賭局。

  賭局經常吸引許多菜市場的攤販、買菜的婆婆媽媽下場賭錢。

  羅哥玩得很有技巧。生意不差的攤販,賭債就控制在二、三十萬,讓人有負擔,但不會負擔重到要跳樓。因此攤販每天辛苦工作,卻只能當過路財神,賺到的錢全拿去還賭債。

  羅哥還上了幾位美貌的人妻──借錢賭博,還不出錢又不敢告知家人,最後落得陪睡抵債的下場。嚐過多次甜頭後,羅哥越來越挑,非良家婦女不推倒,非美女不上。

  今天又有大魚入網。

  超級美豔的胡妲姬,第一次看到她,羅哥便心動了,她簡直就是維納斯的化身!美麗與性感的代言人!看到她的當晚,羅哥做了春夢。說來可笑,歡場老手的羅哥居然因此興奮到失眠。

  胡妲姬勾人的眼神叫人念念不忘,她簡直就是傳說中專門引誘男人的狐狸精。

  今天是胡妲姬第五次來小賭怡情,第一次她嚐到甜頭,第二次她小輸,第三次又成功翻本小賺些許,第四次則是慘敗到差點就要借錢翻本。

  這次嘛……

 

  正所謂十賭九輸。莊家能贏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賭局規則有利於莊家,另一個就是莊家詐賭。

  梭哈的規則不會特別有利莊家,甚至莊家還要負擔賠三倍、五倍的風險。羅哥當莊能一直贏,靠的當然是詐賭。

  三、J、J、Q、三,把Q換成J,馬上變成葫蘆!只次於同花順和四條的好牌。

  「開牌!」一翻二瞪眼!

  果然是通殺。

  「我的三條!」

  「可惜了我的J對子。」

  「玩梭哈要對子做什麼?」

  「可惡!再來!」

  「等一下!」一名愛計較的賭客突然喊停。

  「怎麼了,你要下場了?」

  「不是!你們看!」

  賭客指點撲克牌。他有張J,胡妲姬有張J,當莊的羅哥有三張J。

  一副撲克牌只有四張J,賭桌上竟然出現五張J。

  羅哥愣住了。

  「幹!撲克牌最好有五張J!」

  「怎麼會這樣……」羅哥睜大眼看著牌桌。

  「羅哥太過分,大家賺的都是辛苦錢,竟然詐賭。」胡妲姬哀怨的抗議馬上引發所有賭客的不滿。

  「羅哥詐賭!難怪我一直輸!」

  「姓羅的還錢!」

  「等一下,聽我解釋……啊!」

  群情激憤!賭客們將輸錢的恨全出在羅哥身上,羅哥來不及解釋就遭揍。

  羅哥覺得自己超冤的。

  他是詐賭沒錯。可是搞到一副牌五張J?

  他不是白痴,他的手法絕對沒差到這種地步。

  他不明白,他只是把利用發牌之便將自己的牌與牌庫中沒用到的牌交換。明明就只是偷換牌,一副牌再怎麼換都不可能換出五張J。

 

  詐賭被當眾揭穿,賭客們不幹了。婆婆媽媽大聲叫罵,攤販的大叔直接動手揍人,於是賭場內變成一團大混亂,打人的打人、搶錢的搶錢。

  美麗的胡妲姬沒有加入大混亂,她利用混亂悄悄地離開賭場,彷彿賭場內發生的事與她毫無關係。

  「真無聊。」

  離開菜市場,胡妲姬打個哈欠百般無奈的說:「怎麼不發生一些有趣的事呢?」

  埋怨之際手機鈴響,她瞧一眼疑道:「公會打來的電話,有任務嗎?公會的任務向來無趣……不過公會不方便得罪,先聽聽任務內容再說。」

  「好久不見,近來可好?我最近好無聊呦,沒有異靈作怪就算了,居然也找不到有趣的男人……哎呀我聽得見,別這麼大聲……緊急事件?非我不可?別這麼說,這個世界不論有沒有缺人都能運轉,絕對沒有缺我就不行這回事。如果有男人對妳說,離開妳就活不下去,那麼妳肯定是受騙了。」

  說完話,胡妲姬迅速將手機移開耳邊,如同打雷般的怒吼隨即衝出。

  靜待數秒,等手機不再傳出罵聲,胡妲姬才慢條斯理地將手機移回,嬌嗲嗲地應話。

  「妳真愛生氣,常生氣容易變老……」

  「正經?我向來正經。難道妳認為保養肌膚對女人不重要?妳這樣不行呦……」

  「公會的任務?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公會有任務,討厭啦~人家明明最重視公會了~」

  「胡說八道,人家一點都不閒,我很忙。要從三十二位男士中選出最有趣的一位,是一件辛苦的大工程耶~」

  「有緊急的特殊任務?可是我很忙的,如果是有趣的任務,先說說是什麼任務讓我考慮一下……」

  「秘密任務?必須當面談?我最喜歡秘密了,看在妳的面子上我過去一趟唄

 

    ◆◎◆※◆◎◆※◆◎◆

 

  「親愛的溫蒂妮好久不見,妳的樣子真糟糕。瞧瞧妳美麗的金髮怎麼變成枯萎的稻草?還有妳那對傲人的雙峰竟然垂頭喪氣。」

  「誰的胸部下垂了!」溫蒂妮生氣地大吼。

  「別生氣,常生氣容易變老。不幫我介紹這位可愛的女學生嗎?」

  溫蒂妮瞪她一眼,決定不理會胡妲姬的挑釁,轉向辦公室內的第三人,介紹道:「別瞧她這樣,其實她也是公會最頂尖的獵人之一,擁有『謎心魅姬』之稱的胡妲姬。胡妲姬,這位是擁有『斬無赦』之稱的秦良玉。」

  秦良玉不高興地望向胡妲姬,語氣不友善的說:「我知道她。她來這裡做什麼?」

  「小女孩,說話別這麼衝,我是受邀於溫蒂妮的客人,她邀請我,我自然來了。我反倒是好奇溫蒂妮找個發育未完全的小女孩過來做什麼?」

  「我不是小女孩。妳可以去查查公會記錄,我過去的七十九件任務,是全無失敗記錄的連續七十九件任務。」秦良玉語氣平淡的抗議。

  「真了不起。不過這只能證明妳是優秀的獵人,並不能證明妳不是小女孩。小女孩與優秀的獵人兩種身分可以並存。」胡妲姬笑笑回應。

  「我不是小女孩。」

  「真的不是?等妳的乳量有溫蒂妮的五分之一,我就承認妳不是小女孩。」

  一句話讓秦良玉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

  溫蒂妮的胸部極度搶眼,可稱為是人間凶器。兩人列隊比較……秦良玉簡直像是被挖掉的慘案。

  「夠了!」溫蒂妮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厭惡自己的豪乳,她嚴厲地瞪向胡妲姬,「我警告妳,別再拿我的胸部做文章!今天請妳們過來是為了一件任務。」

  「我不需要助手。」秦良玉信心十足的回話。

  「真傷腦筋。我很怕被人連累。」胡妲姬也笑嘻嘻地拒絕合作。

  「事實上……還有第三位獵人。等他到來,我才會說明任務內容。在第三人抵達之前,妳們都可以退出。」

  居然還有第三位獵人!

  而且溫蒂妮的意思是,以尚未抵達的獵人為主,秦良玉與胡妲姬只是他的助手。

  秦良玉、胡妲姬已經是公會最頂尖的獵人,當她們接到任務時,向來是用高標準挑助手,從來沒有居人之下的情況。

  溫蒂妮請兩人過來竟然是當別人的助手!

  集結三位最頂尖的獵人,這個任務恐怕非比尋常。

  「難不成是封印在公會最底層的毀滅級異靈逃出來了?如果是這種事,妳得加派十倍的人手。」胡妲姬半開玩笑地試探。

  「不是。封印完好。」溫蒂妮回答。

  「不知守時的第三人是何方神聖?」秦良玉問。

  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第三位獵人的分量若是不夠,別說讓他當隊長,連組隊合作都沒得商量。

  「第三人是黃半仙。」

  「妳指的是那位值得尊敬的前輩?」秦良玉微微動容。

  「是的,就是他。」

  「如果是他,我可以留下來。黃半仙是公會裡極少數不無聊的獵人

  秦良玉瞄了胡妲姬一眼,「獵人的工作豈能用無聊來形容。」

  胡妲姬毫不在意地回答:「我又不是苦修士,沒有自我虐待的傾向。能挑工作伙伴,當然要挑有趣的。那位資深帥哥何時抵達?」

  「應該快到了。」溫蒂妮語氣中帶有不確定的因子。

  「溫蒂妮見過黃半仙嗎?」秦良玉問。

  「當然。我是他的聯絡員,怎麼可能沒見過他。」溫蒂妮自豪地回答。

  「他是怎樣的獵人?」秦良玉問。

  「這個嘛……很難說……」溫蒂妮仔細思考,斟酌用詞後才說:「我可以保證,他與妳猜想的模樣絕對不同。」

  「黃半仙果然是偉大的人物。」秦良玉頗為期待。

 

    ◆◎◆※◆◎◆※◆◎◆

 

  「好吧,現在妳們有什麼想法?」

  「與我合作的偵探在這次的任務恐怕派不上用場。我認為再厲害的偵探也派不上用場,或許只有占卜師或預言家可以幫助我們。」秦良玉也覺得很為難。

  「想不到小小的限制就讓你們束手無策。看來我得當一次保母了。」胡妲姬挑弄著自己的髮尾。

  「我要求妳收回這句話。」秦良玉不滿地抗議。

  胡妲姬像是頑皮的壞小孩,很故意的挑釁:「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算妳是頂尖的獵人,一樣是需要保母的小女孩。」

  「我說過我不是小女孩,我並不需要妳的照顧。」

  「那麼妳是處女嗎?」

  「什麼!」秦良玉臉頰漲紅。

  「未經人事的女人就是小女孩。」

  「我當然……」秦良玉又羞又氣,她企圖反駁,但是她的反駁卻顯得很衰弱:「誰規定一定要、要做過才是大人!」

  「小~女~孩~~~」

  黃志明明智地退到旁邊,一點都不想涉及她們的爭吵。但是兩人的爭吵內容越來越不像話,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最後他只好開口詢問:「咳!女士們,麻煩先暫停一下。我想請問妳們,曾幾何時都市的異靈已經多到公然逛街的程度?」

  「一般來說,人口密集的地方,異靈的數量只會更少。」秦良玉特別瞧向胡妲姬,意有所指地補充:「絕大多數的獵人都很盡責。」

  黃志明指向大街,那裡有三隻異靈。

  「是我看錯了嗎?那三個傢伙是怎麼回事?」

  一隻異靈正在大啖路邊攤的冰淇淋。攤販主人保護商品的動作妨礙異靈進餐。

  一隻異靈正在騷擾恩愛中的情侶。情侶恩愛的畫面刺激到異靈。

  一隻異靈正怒眼瞪人。異靈突然撲向穿著昂貴西裝的成功男士。

  「不好!」

  三人異口同聲之際也同時動作。

  秦良玉劍出鞘,毫不留情地斬向殘暴的異靈。

  胡妲姬用勾魂的眼神吸引嫉妒的異靈。

  黃志明運用力之瓶施展仙術,降伏有如餓鬼的凶暴異靈。

  黃家仙術瞬間封印一隻異靈,但還有兩隻異靈,黃志明忍著痛苦要再施術。

  他的目光移向下一隻異靈,只見劍光回到劍鞘,撲向西裝男的異靈已經被斬殺!理論上,物理攻擊對靈體無效,可是秦良玉一劍斬下去,作亂的異靈就一分為二,被斬殺了。

  第三隻騷擾情侶的異靈升天了。胡妲姬用一個吻就讓充滿怨恨的異靈放下仇恨,歡喜升天。

  三人各顯神通,瞬間解決三隻異靈。

  秦良玉特別正眼瞧了黃志明一眼,然後用專業的眼光判斷:「很弱。新生的異靈。」

  這三隻異靈並不是非常強大的異靈,但也絕對不是「很弱」。不過,強弱往往是比較出來的。在秦良玉眼中,這三隻鬧事的異靈就像新生兒,完全不知道如何運用力量。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不該出現異靈,就算出現也不可能同時出現三隻。

  「我們的運氣真好,居然能見到三隻新生的異靈。等會去買張彩券吧」胡妲姬說著輕佻的風涼話。

  就在此時,三人的手機鈴聲同時響起,溫蒂妮發來簡訊,短短的幾個字讓他們臉色大變。

  「封印被解開了!」

  六個字的簡訊宣告事態嚴重惡化。

  封印解開,《喚靈之書》不再只是上鎖的末日武器!

 

    ◆◎◆※◆◎◆※◆◎◆

 

  一時之間,軍魂被殺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軍魂們被打倒、遭封印,雖然戰鬥中的軍魂大幅減少,但軍魂的總數量卻未減少。

  這些軍魂英勇作戰,受傷的還有專門的醫護兵負責帶走。它們的攻擊變得更有效率,不但有醫護兵出現帶走傷兵,還有強大的機槍兵軍魂投入作戰,更有負責指揮帶領整個班作戰的班長出現。

  軍魂由各自作戰漸漸形成協同作戰。從以班為單位,漸漸形成集團,變成以排為單位、以連為單位,甚至連支援火力迫擊炮都出現了。

  初生的異靈不可怕,但異靈會學習進化。不同的異靈成長的方向不同,軍魂的進化成長全靠戰鬥。

  軍魂越打越強,越打越難纏。

  但是突然間,軍魂卻不再出現。

  「撤退了?」黃志明問。

  「並不是。」秦良玉搖頭。

  「暴風雨前的寧靜呢」胡妲姬在這種時候還不忘展現個人魅力。

  大地震動,大傢伙出來了!

  軍魂進化,從步兵作戰變成機械化部隊,坦克車從虛無中成形。一輛、兩輛、三輛,戰車部隊逼近,地面震動!

  「天吶!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種異靈……」黃志明驚訝感嘆地說。

  「傷腦筋,我最不擅長家電,這些大鋼鐵疙瘩就交給你們了。」胡妲姬很不負責任說。

  「那個已經不是家庭電器,那是戰車!」黃志明忍不住吐槽。

  「差不多啦。我雖然開車,可是人家只負責開車,保養什麼的都交給專業人士。」

  「那個也不是……好吧,戰車也是車。可是我也沒對付戰車的經驗,黃家的典籍中沒對付這種東西的記錄。我們是不是該向公會申請火力支援,弄幾架阿帕契反坦克直升機過來?」黃志明喜歡用不費力的方式解決麻煩。

  「緩不濟急。」秦良玉說完提劍便上。

  「等等,那是坦克車耶!」黃志明大叫。

  「那是異靈。」

  秦良玉的回答,讓她的背影變得更帥氣。

  在秦良玉的字典中沒有退縮二字。

  坦克又如何?

  作亂的異靈斬無赦!

  坦克,地面部隊的霸主。擁有厚實的裝甲,強大的火力,高度機動力,驚人的震撼力。面對如此可怕的對手,秦良玉還是勇往直前,無畏無懼。

  「固執的悍妞。可惡,拚了!」

  黃志明雖然不想跑步,但他還是拖著疲憊的身軀追上去。但是秦良玉的動作太快,他追之不及,甚至連施展仙術加持都來不及。

  坦克車有如鋼鐵巨獸來勢洶洶,秦良玉的態度卻沒有絲毫的改變。步槍兵也好,坦克也罷,在她眼中都只是「該斬的異靈」。

  雙方接觸,只見秦良玉躍起,揮劍斬擊。

  劍上的古老符文漫起靈光。只見劍光斬過,坦克車居然一分為二!

  她的劍居然連坦克車都能斬斷!

  「我的天吶……這也太強悍了吧……」黃志明眨眨眼,還是不敢相信她把坦克車一劍兩斷。

  「這也沒什麼。」胡妲姬態度輕鬆地說:「終究是異靈。雖然化身為坦克,但本質還是異靈,當然敵不過專門對付異靈的專家。」

  「話雖如此……但如果是真的坦克車呢?」

  「這裡怎麼會有真的坦克車。」

  「我是說『如果』。」

  「換把劍,一樣斬開。」胡妲姬直接肯定的回答他。

  「妳對她真有信心。」

  「當然,我挑選合作伙伴的條件非常嚴格呢~」

  黃志明理解地點頭。不過,他不明白為什麼胡妲姬認同秦良玉的實力,卻還要故意跟她吵架。

 

 

 

天啊!秦妹妹居然能一刀斬斷坦克車啊!!!

這是什麼怪力呀~~~~

(小編跟著志明小弟一起孟克臉)

這三位實力很好、感情卻不太好的A級獵人,究竟可靠不可靠?

眼看《喚靈之書》的封印解開了,他們來得及阻止暴動的異靈嗎?

精采劇情就在113日上市的《異靈獵人》!千萬別錯過!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