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無少女漆黑騎士、蘿莉貓女紅榴

魔力傀儡伊蒂絲、還有大法師傑諾化身的狗狗~

 

莫浩然的夥伴逐漸聚集

桃樂絲一黨、成立!

 

(西格爾:不要忘了我啊!我也是一起的啊!)

 

打工勇者03封面s.jpg

《打工勇者03

 

 

 

「對,因為我們不是人類,是威嚇者!」

莫浩然一行人為了躲避七級怪物變異戰蛛獸,

誤入了魔王歐蘭茲的寶藏,

卻不幸導致漆黑騎士昏迷,還與傑諾失去聯繫!

只剩自己一人能尋找寶藏出口了──

孤軍奮戰想走出迷宮的莫浩然,

竟碰上知道出口的魔王屬下「魔力傀儡伊蒂絲」……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打工勇者01

undefined

 

打工勇者02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15

書名:打工勇者03

作者:天罪

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6年2月17日(2月16日台北國際書展首賣)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新年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2月10起,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3》一書,即贈「打工勇者03美麗人偶伊蒂絲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3美麗人偶伊蒂絲海報-金石堂s.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2月10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3》一書,即贈「打工勇者03獸人蘿莉紅榴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3獸人蘿莉紅榴海報-博客來s.jpg

 

2016台北國際書展新品上市

「打工勇者03套組」精品上架!2/16書展首賣!

套組除了內含第三集書籍,更有精美好禮:壓克力吊飾、海報、A4資料夾、人物酷卡書籤……以及作者天罪&畫者夜風老師的典藏簽名卡!套組數量有限,只有書展才有的好康新品哦!

書展地點:世貿一館

攤位號碼:C526

攤位名稱:采舍

 

 

 

 

精采試閱

  這時,傑諾突然發出疑惑的聲音。

  「你看一下左邊。」

  「左邊?」

  寄宿莫浩然腦袋上的傑諾,只能透過莫浩然的感官來取得外界情報。他會這麼說,就表示發現了什麼東西,於是莫浩然望向傑諾所說的方向。

  「你是指那個嗎?」

  莫浩然看見遠方有一團暗白色的不明物體。

  「似乎是骨頭?」

  自從換成這個身體後,莫浩然的視力比以前好很多。他勉強可以認出,那團暗白色物體是大型動物死亡後殘留下來的骨骸。

  「可以過去看一下嗎?」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

  「神神秘秘的。」

  莫浩然一邊嘟噥,一邊拉扯韁繩,捷龍聽話地跑向那具骨骸。

  隨著距離的接近,那具骨骸也越來越大。遠遠望去只是姆指般大小,但一靠近,才發現它竟然有十公尺那麼高。

  「哇哦,好大。」

  莫浩然吹了一聲口哨。來到傑洛已經兩個月了,他在野外遇到的怪物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怪物。光從骨骸的體積,就可以想像這個大傢伙活著時會有多可怕了。

  「六級……怎麼會……」

  不同於莫浩然的感慨,傑諾的聲音顯得有些難以置信。

  「怎麼了嗎?」

  「快走!」

  「咦?」

  「離開這裡!快!全速前進!並且做好應付突發狀況的心理準備!你還愣在那裡幹嘛?快跑啊!」

  「哦、哦!」

  聽見傑諾如此焦急地催促,莫浩然也不禁緊張起來,連忙讓捷龍全速奔跑。

  「到底怎麼了?那個骨頭有什麼問題嗎?」

  「那是五級怪物的骨頭。」

  「……那又怎樣?」

  不管五級或六級,終究是骨頭而已。已經死掉的怪物有什麼可怕的?莫浩然實在難以理解。

  「骨頭很新,表示牠是最近剛死的。骨頭有多處裂痕與缺口,證明牠生前經歷過一場非常慘烈的戰鬥。你覺得能把一頭五級怪物殺死並吃掉的傢伙,會是幾級?」

  「……靠!」

  莫浩然罵了一聲髒話,然後更用力催促捷龍加速。

  「別緊張,情況沒有那麼嚴重。怪物越強,領地就越大。六級怪物的統治領域大約在十公里左右,那頭不知名怪物只會更大,說不定牠正在其他地方巡視,不會這麼巧跑來這裡──」

  傑諾話還沒說完,一道雷鳴般的吼叫打斷了他。

  莫浩然驚恐地轉頭,發現遠方有一團黑色物體正揚起土黃色的塵煙,朝他這邊轟隆轟隆地衝過來!

  「傑諾!你他媽的烏鴉嘴──!」

 

      ※◆※◆※◆※

 

  自從十天前,理應過來交接的隊伍卻遲遲沒有消息後,蓋爾的情緒就變得很暴躁。士兵們雖然同情加洛克,但也僅止於同情而已,因為要是跑去勸架,很有可能變得遷怒的對象。他們很了解自己的隊長,嚴格說來算是好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容易生氣。

  幸好蓋爾就算生氣也不會完全失去理智,頂多大吵大鬧一陣子而已。有些長官仗著自己的位階高,動輒毆打屬下,跟那種人比起來,蓋爾已經算是很有良心的上司了。也正因如此,士兵們才會對蓋爾發脾氣的行為抱以苦笑。

  「話說回來,我能體會隊長為什麼生氣。到現在還沒人來交接,上面在搞什麼鬼?」

  「一定是莫桑那頭死肥豬幹的好事啦!上次他在酒館被隊長痛扁一頓,這次逮到機會故意報仇。」

  「我靠!那個混蛋!」

  「媽的,回去之後一定要找機會修理他!」

  士兵也對長期駐守此地一事充滿怨恨,紛紛將不滿的矛頭指向那位不在場的克勞德先生。

  就在大家藉由怨氣凝聚隊伍的團結心時,一道宛如遠雷般的聲音打斷了他們。士兵們面面相覷,從同袍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疑惑。

  就在這時,蓋爾從帳篷裡衝了出來,衣衫凌亂的加洛克緊跟其後。只見蓋爾與加洛克一口氣跑到營地外面,臉色凝重地望著遠方。士兵們見到隊長的怪異舉動,也紛紛跑了出來。

  「隊長,怎麼回事?」

  「那是什麼聲音?」

  「怪物嗎?」

  「噓!安靜!」

  加洛克急忙制止眾人,士兵們極有默契地同時閉嘴。

  「……是大傢伙。」

  遠雷般的吼聲逐漸變大,蓋爾的表情也越來越陰沉。四周的士兵頓時慌張起來,他們很清楚,在隊長的字典裡面,「大傢伙」這個字眼指的是「非常難以對付的怪物」。

  「不、不會是五級吧?」

  「我記得這附近只有一頭五級怪物,就是那隻刃鱗甲骨獸……」

  「喂,避獸香還在燒吧?份量不會不夠吧?」

  士兵們竊竊私語,表情非常不安。也難怪他們會有這種反應,他們第三大隊只有蓋爾與加洛克是二等勛爵魔法師,其他人全是騎士。這樣的戰力絕非五級怪物的對手,一旦遇上了,就是徹底覆滅的命運。

  沉船山丘附近大多是三級以上的怪物,在出發前,上級特地配給他們大量的避獸香,這可是驅散怪物的利器。由於日夜不停焚燒避獸香的緣故,這兩個月來沒有任何怪物靠近營地,現在看來,避獸香的庇護恐怕要失效了。

  「全幅武裝!緊急集合!」

  蓋爾頭也不回地大喊,聲音響徹營地。

  士兵們立刻衝回自己的帳篷。過沒多久,整個營地的士兵都列隊站在蓋爾身後,數量。從發出命令到集合完成,整個過程有條不紊,可見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

  「拔劍!」

  蓋爾大喊,士兵們整齊一致地拔出自己的魔導武器,然後將武器倒插於地。人人表情嚴肅,噤口不語,一股壯烈的氣勢頓時升起。

  遠方出現了一個黑點。

  雷鳴般的聲響越來越近,黑點也越來越大。

  等到蓋爾認出黑點的樣貌之後,立刻發出慘叫。

  「我靠!變異戰蛛獸──?解散!快逃!」

 

      ※◆※◆※◆※

  這座營地位於山腳,營地裡面人來人往。這些人的服裝不一,身上大多佩劍,雖然用望遠鏡看不清楚,但西格爾相信那些人佩帶的絕對是魔導武器。能使用魔導武器的只有身懷魔力者,而營地裡面少說也有一百人。這種人數不可能是魔法師,只可能是騎士。

  在雷莫,就算是大貴族的私兵,也還是以凡人為主。能隨手拿出一百名騎士的勢力,唯有軍隊。

  雖然沒穿軍服,但西格爾確信這些人絕對是雷莫軍人。

  一百多名騎士當然不可能沒事跑到這種荒郊野外,要說軍事演習的話,距離城市也未免太遠了。

  營地的最裡側有一座山洞,若是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座營地根本是以山洞為中心所修建的。甚至可以說,建立這座營地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這座山洞。

  換言之,山洞裡面有好東西!

  「果然……一定是魔王寶藏……」

  西格爾喃喃自語,聲音混雜了興奮與煩惱。

  興奮的是,傳說中的魔王寶藏近在眼前。哪怕是只拿到一件,恐怕也能讓自己這輩子不愁吃喝。

  煩惱的是,他不知道怎麼樣才能避開外面那群騎士,進入山洞裡面拿寶藏。以他的實力,連一個騎士都不一定能打贏。

  「不不不,一定有辦法……俗話說的好,難題如磐石,智慧如水滴,沒有被石頭壓扁的水滴,只有被水滴鑿穿的石頭……」

  西格爾一邊輕聲為自己打氣,一邊思考如何混入眼前的軍營。利益與風險成正比,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要是放棄了,那他也不配當一個旅行商人了。

  回想這陣子的遭遇,西格爾差點忍不住流下眼淚。先是在曼薩特城遇見一級通緝犯,然後被貴族追殺,後來經過幾個城市,生意一直做不起來。從今年春天開始,可謂諸事不順,彷彿有什麼不知名的怪物把自己的運氣通通吸走一樣。

  就在西格爾考慮是不是該轉行的時候,恰巧發現有一群人在野外紮營,基於好奇,他躲起來觀察了好一陣子,接著偶然聽見這群人的談話,說這裡很可能埋著魔王寶藏。

  於是西格爾知道,他終於苦盡甘來了!只要弄到一件魔王寶藏,他的人生很可能就此邁向光榮的殿堂。只要闖過眼前這一關就行了!只要闖過這一關!

  「……哎,要是那個女惡棍也在就輕鬆多了。」

  想到這裡,西格爾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口中的女惡棍,指的自然就是那位身負全雷莫最高懸賞金額的一級通緝犯桃樂絲。

  一小時前,西格爾才被這位女惡棍救了一命。他因為聽見魔王寶藏的消息太過興奮,結果不慎被一名巡邏的騎士發現,慘遭追殺,要不是湊巧遇見桃樂絲,恐怕他早已身首異處。

  當時,西格爾故意把魔王寶藏的消息透露給桃樂絲,就是希望這個女惡棍殺入營地奪寶,自己則跟在後面撿便宜。沒想到桃樂絲一副完全沒有興趣的樣子,讓他的計畫落空了。

  「魔法師就是魔法師,就算是通緝犯,也還是魔法師……不愧是大人物,跟我這種渺小的凡人就是不一樣……連魔王寶藏都不放在眼裡啊……」

  西格爾一邊感嘆,一邊繼續監視營地,希望能找出混進去的破綻。

  就在這時,傳來一道有如遠雷般的沉悶聲響。

  西格爾疑惑地轉動望遠鏡,然後見到令他永生難忘的一幕。

  一頭從未見過的巨大怪物正在平原上高速奔馳。這頭怪物的外形有如蜘蛛,頭生犄角,身披刺甲,一看就知道非常不好惹。那陣遠雷般的聲響,正是這頭怪物高速移動所引發的震動。

  西格爾發現這頭怪物前方似乎有什麼東西,於是他調高望遠鏡的倍率,赫然發現跑在怪物前面的,正是他剛才一直叨念的桃樂絲!

  透過望遠鏡,西格爾見到桃樂絲與鬼面少女正衝往營地的方向,蜘蛛怪物緊跟其後。西格爾連忙看向營地,然後見到那些騎士拋棄了營地,慌慌張張地逃命去了。

  最後,桃樂絲與鬼面少女衝進營地,一頭栽進疑似有魔王寶藏的山洞。那頭蜘蛛怪物因為塊頭太大,無法鑽進山洞,再加上避獸香的味道令牠感到煩躁,於是開始破壞營地來洩憤。

  「……不愧是大人物,格調跟我這種渺小的凡人不一樣。」

  西格爾放下望遠鏡,兩眼無神地喃喃自語。

  直接引來怪物當打手,然後大方地去搶寶,格調果然不同!

 

      ※◆※◆※◆※

 

  莫浩然拖著腳走到牆壁前方,他叩了叩牆,聲音很沉,這代表牆壁相當厚實,絕非人力所能打破,至少他打不破。

  「喂!有人在嗎──?」

  莫浩然對著牆壁大喊,他的聲音在房間裡面不斷迴盪。

  「裡面的人,聽得到嗎?妳不用擔心,我不是壞人,我是不小心掉進這裡的。妳只要告訴我出口在哪裡,我會立刻離開!」

  這就是莫浩然所想的辦法──與銀髮女子進行交涉。

  雖然不知道銀髮女子是不是能夠商量談判的對象,但試試看總沒錯。至少對方看起來擁有能夠與之溝通的智能與理性,比起一見面就想吃人的怪物要好多了。

  「喂!妳有聽到嗎?請相信我,我不久前被怪物追趕,躲進了一個山洞裡面,然後不知怎麼的就跑到這裡來了。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妳是什麼人,不過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怎麼出去。」

  莫浩然一邊大喊一邊用力敲牆壁,反震力讓他的手很痛,但他沒有停手。牆壁一直沒有反應,他懷疑自己的聲音或許傳不到牆的另一側。

  「有聽到嗎?妳聽得到嗎?我不是故意要進來這裡的,事實上我很想離開。有什麼條件,妳盡量提出來沒關係,如果我做得到,我會盡量去做。妳只要告訴我出口在哪就行了。」

  莫浩然誠懇地說道,牆壁依舊沒有反應。

  「──騙人!別小看我,我才不會上當!」

  就在莫浩然幾乎要放棄之際,牆壁突然傳出來銀髮女子的聲音。

  聲音很清楚,聽起來完全不像是隔著一層牆壁。莫浩然忍不住打量眼前這面牆,難道上面有擴音器之類的機關嗎?異世界的科技實在不可小看。

  「妳說我騙人,我騙了妳什麼嗎?」

  莫浩然隨即反問,但牆壁對面沒有繼續傳來聲音。看來要找個對方感興趣的話題才行,不過什麼樣的話題才能引起銀髮女子的興趣呢?莫浩然很快就想到了。

  「妳想知道歐蘭茲的消息嗎?」

  莫浩然拋出了手中唯一的底牌。

  從銀髮女子先前那番自問自答中,莫浩然隱約察覺了銀髮女子對於魔王歐蘭茲的崇敬,以及銀髮女子恐怕已經待在這裡很久的事實,他相信這張底牌足以動搖對方。

  「歐蘭茲大人怎麼了?」

  果然,牆壁後面的銀髮女子立刻就有了反應,而且不是普通的反應。銀髮女子的音調陡然提高,而且還可以聽見奇怪的碰撞聲與搔刮聲,就算沒有面對面,也可以想像得到對方是什麼樣的表情。

  「啊啊,剛剛半睡半醒的時候,隱約聽到了歐蘭茲什麼的名字。恰巧,我知道一點關於他的事。」

  「騙人!」

  「沒有騙人。歐蘭茲可是很有名的哦,就連我這種人也知道。」

  「哼、哼哼,那當然。歐蘭茲大人是非常偉大的人物,他的一舉一動,全世界都應該要關注才對,就算只是打哈欠也一樣。」

  會關注那種事的傢伙,純粹只是太閒了而已吧?莫浩然心想。

  「嗯,妳說得沒錯,所以我當然會知道他的近況。妳待在這裡很久了吧?一直沒有關於他的消息,對吧?只要告訴我出口在哪,我就把我所知道的、有關歐蘭茲的事情全部告訴你。」

  「嗚……」

  莫浩然感覺銀髮女子開始猶豫了,他決定趁勝追擊,不給對方太多考慮的時間。

  「事實上,歐蘭茲的情況很不妙哦。」

  「什麼──?」

  伴隨著尖叫聲,牆壁呼啦一聲打開來了。

 

  莫浩然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銀髮女子就已經衝了出來,雙手緊緊掐住他的脖子。

  「你說歐蘭茲大人怎麼了?很不妙是怎麼回事?別開玩笑了,歐蘭茲大人是無敵的,這世上沒有任何事難得倒歐蘭茲大人,歐蘭茲大人怎麼可能會很不妙?對!沒錯!一定不可能!所以是哪裡很不妙了?是生病嗎?一定是生病吧?歐蘭茲大人生病了對不對?我在書上看過,真正偉大的人物雖然從不言敗,卻總是輸給疾病。所以歐蘭大人生病了對嗎?他是打噴嚏還是牙齒痛?是嘔吐還是腹瀉?是便秘還是痔瘡?是經期不順還是睡眠失調?你快說快說快說快說呀!」

  銀髮女子氣勢滔滔,劈頭就拋出一連串的質問。莫浩然可以感覺的出來,銀髮女子的關切是貨真價實的,然而關切的內容卻會令人萌生「妳真的尊敬那個人嗎?」的懷疑。

  「等、等一……」

  「快說!不然殺了你喲!別小看我,我一秒鐘可以打倒一百六十五人!雖然我沒跟別人打過架,但我相信我做得到!要是不說,我就切掉你的指甲,然後把它塞進不能給人看到的地方!書上說這樣做會很痛,真的很痛哦,不騙你!」

  不能給人看到的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啊?莫浩然很想吐槽。

  「妳掐住他的脖子,要他怎麼講話啊?」

  銀髮女子的表情突然由激動變為冷淡,另一個人格及時現身,並且鬆開了手。莫浩然連忙倒退數步,不斷喘氣。銀髮女子的手臂看似纖細,但力量意外的大,絕不會輸給男性。

  「你好,我叫伊蒂絲。」

  銀髮女子對莫浩然點了點頭,用冷靜的聲音自我介紹。

  「妳好,我是……桃樂絲。」

  「桃樂絲?這是女性的名字吧?」

  「呃……」

  伊蒂絲的視線落到莫浩然的胸部,她思考了一會兒,然後露出了「原來如此」的眼神。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所以莫浩然乾脆裝作沒看到。

  「歐蘭茲大人怎麼了?」伊蒂絲問道。

  「出口在哪裡?」莫浩然反問。

  「……跟我來。」

  伊蒂絲轉身走入牆上的門,也就是第九個房間。莫浩然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一踏入第九個房間,莫浩然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忍不住停下腳步。

  第九個房間與前面八個房間不同,正中央有一座高臺,高臺上插著一把劍。那把劍發出淡淡的銀白色光芒,高臺四周不斷閃爍著有如電弧般的強烈能量,光是在旁邊看著,就能知道那座高臺不是能夠隨便接近的地方。

  「這是倉庫的中樞能源系統,那把劍則是能源核心。」

  伊蒂絲也同樣停下腳步,為莫浩然介紹高臺與劍的來歷。

  「只要關掉能源系統。倉庫的防禦設施會失效,封閉的出口也會跟著打開。」

  「怎麼關?」

  「把劍拔起來就行了。」

  「這麼簡單?」

  「哈啊?妳說簡單?」

  伊蒂絲的口氣驟變,一臉輕蔑地看著莫浩然。另外一個人格又跑出來了。

  「哼哼哼,天真的傢伙。平胸就算了,連腦子都是空的。說的這麼輕鬆,那妳去拔給我看看吶,希望妳在拔劍之前不會變成飛灰。」

  說完,伊蒂絲的表情又變回冷淡。

  「不要突然跑出來。」

  「什麼嘛,難道妳聽了不會生氣嘛?什麼叫『這麼簡單』?要是簡單我們早就把它拔起來啦!也不會一直被關在這裡了!」

  「談判的事情交給我,不要沒事跑出來礙事。」

  「誰礙事了?為什麼又一定要交給妳啊?」

  「因為我比妳聰明。」

  「胡說!妳比我笨!」

  「不,妳比較笨。」

  「妳才笨!」

 

      ※◆※◆※◆※

 

  就在這時,伊蒂絲發出了痛苦的呻吟。不知何時,她胸口的傷痕已經完全復元了。

  「嗚……嗚嗚……」

  伊蒂絲想要站起來,但因為力氣不足,只能用手臂強撐起上半身。她瞪著莫浩然,神色激動,異色雙眸充滿了怒火。

  「妳……歐蘭茲……大人……才不會……」

  雖然伊蒂絲無法吐出完整的話語,但莫浩然知道她想講什麼。

  「我能體會你的心情,但我沒有騙妳。還有,剛才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歐蘭茲大人……不可能……騙人……」

  「如果妳這麼堅持的話,我也沒辦法。總之,我已經把我知道的事告訴妳了。」

  就在莫浩然準備轉身離開時,伊蒂絲的表情突然由激動轉為平靜。

  「──請等一下。」

  莫浩然依言停下腳步,望向已經切換成另一個人格的伊蒂絲。

  「我沒有不相信妳。」

  莫浩然訝異地看著伊蒂絲,就在這時,她的表情再次轉為憤怒。

  「妳、妳在胡說什麼呀?笨蛋!」

  「但是,我也沒有完全相信她。」

  「啊,什麼意思?一下相信一下不相信的,妳以為這樣子說話就可以讓自己看起來聰明一點嗎?不可能的啦,笨蛋!」

  「不是這樣。只是,我們一直待在倉庫裡面,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有必要去確認。」

  「有什麼好確認的?歐蘭茲大人怎麼可能會死!等歐蘭茲大人回來,我一定要告訴他,處死妳這個笨蛋!」

  只見伊萊絲的表情不斷轉變,聲音也在昂揚與淡漠中來回切換。莫浩然沒有插嘴,一直在旁邊觀看,大概知道這兩個人格是怎樣的個性了,就跟伊蒂絲的異色雙眸一樣,激烈的紅,還有冷靜的藍。

  「帶她去魔王的墳墓吧。」

  突然,傑諾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魔王的墳墓?魔王也有墳墓?」

  莫浩然嚇了一跳。這個世界對魔王也未免太好了吧?

  「正確的說,是魔王戰死的地方。那裡就算經過了百年,仍然充滿魔王的怨氣,以致於無人敢居住。只要到了那裡,她也能明白吧。」

  「為什麼要帶她去啊?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因為順路嘛。再說,我也不放心把這傢伙留在這裡。畢竟是魔王製造的魔力傀儡,要是讓她隨便亂跑,幹出什麼禍害人類的事情,我也會良心不安的。」

  「喲,你可真好心。」

  莫浩然的聲音透露出濃厚的不信任,他懷疑傑諾另有企圖。

  「那裡,這是人格優秀的證明。」

  「聽你放屁!光用嘴巴講當然輕鬆,要帶她去的人可是我耶,要是中途遇到什麼麻煩,要處理的人也是我。主線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完了,別給我隨便亂開支線。」

  「主線?支線?什麼意思?」

  「就是別多管閒事的意思。」

  「小氣。」

  「要你管。」

  拒絕傑諾後,莫浩然發現伊蒂絲正訝異地看著自己。

  「妳……」

  伊蒂絲的臉色發青,聲音有些顫抖。莫浩然第一次看到她露出這種畏懼的表情,認不出是哪個人格。

  「……難道、是變態?」

  「誰是變態啊!」

  莫浩然用盡全力地否認了。自從來到異世界,靈魂被迫塞進這具偷工減料的身體裡後,他對這類的單字特別敏感。

  「書上說,沒事會自己跟自己說話的人,通常以變態居多。」

  「把那本傳達錯誤知識的書給我燒掉!而且妳也沒資格說別人,妳自己就一直在跟自己說話!」

  「我不是跟自己說話,是跟另一個我說話。」

  這時,伊蒂絲的表情又變了,雖然面上仍帶有驚恐之情,但減輕了許多,顯然人格又切換了。

  「因為她不想跟變態平胸女講話,所以換我出來。」

  「誰是變態平胸女?我是男的!」

  冷靜版的伊蒂絲聞言微微睜大了雙眼,她仔細打量了莫浩然一會兒(尤其是喉嚨與胯下),然後一臉佩服地點點頭。

  「厲害……身為男性,看起卻不像男性,而且又取了女性的名字……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解釋,都跟變態脫不了關係。真了不起,不愧是真貨。」

  「真貨是什麼意思啊!」

  雖然伊蒂絲的眼神滿是欽佩,但莫浩然一點都不覺得高興。

  「我剛剛聽到了,妳說歐蘭茲大人有墳墓?帶我去看。」

  「自己去,我告訴妳位置。」

  「不行,必須跟你一起去。」

  「為什麼?」

  莫浩然對於伊蒂絲的堅持感到不解,她有什麼理由非要自己跟著不可?

  「要是發現你說謊,我才能在第一時間展開報復。」

  「給我自己去!」

  莫浩然勃然大怒。

  「放心,不會讓你做白工的,我會支付報酬。」

  「報酬?」

  「因為我沒有錢,所以用身體當報酬。」

  伊蒂絲一邊用雙手抵住自己的胸口,一邊說出驚悚的臺詞。莫浩然不禁倒吸一口氣,這種發展是怎樣?

  「我可以幫忙扛行李。」

  伊蒂絲一臉認真地說道,莫浩然聞言鬆了一口氣,同時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免了,我不需要。」

  「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什麼啊!又不是要免費帶妳去!」

  「咦?所以還是要我的身體?」

  「誰要妳的身體了?不要隨便亂用會讓人誤會的說法!」

  「意思是……光要我的身體還不夠嗎?」

  「我……妳……啊啊──算了算了!帶妳去就帶妳去,別再繼續鬼扯什麼身體了!」

  莫浩然總算舉手投降,跟腦袋有問題的傢伙講話實在太累了。

  「怎麼這麼快就改變主意了?」傑諾問道。

  「囉嗦。」莫浩然沒好氣地答道。

  伊蒂絲的請求勾起了莫浩然的回憶,使他放棄了原先的堅持。

  當初在黑道夜總會打工的時候,莫浩然看過與聽過太多類似的事件,那些出賣身體的女孩子,最後的下場大多不怎麼好。不管那些人是自作自受或迫於無奈,每次一遇見這種事,莫浩然總會覺得心情沉重。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