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魔王心中的小太陽。她是勇者心中的小青梅。

雖然不能像守護者三人組那樣幫她煮飯洗衣打掃,

……就連想做個備胎都有人搶?╬

但是,在她傷心的時候,他可以在她的身邊安慰她!

少女魔王莫忘:「阿哲,你真好,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樣。」

勇者石詠哲:……我想聽到的不是這句話啊!!!(╯‵□′)

 

內附精美拉頁彩圖!

傲嬌小太陽勇者,好哥哥不帶回家嗎?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封面ss.jpg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魔王陛下哪有這麼可愛!》

 

 

 

超帥清潔工兼籃球裁判的格瑞斯,看到艾斯特與魔王的互動而暴走。

格瑞斯:「你!技術犯規!你!違體犯規!你!驅逐出場!」

格瑞斯:「犯規犯規犯規!!出場出場出場!!」

格瑞斯:「艾斯特.克羅斯戴爾,來一決勝負吧!!!」

少年們:裁判,我想打籃球!QAQ

莫忘:這只是籃球比賽啊!= =|||

一場籃球比賽變成兩大帥哥的頂尖對決,最後哭著回家的是……?

 

少女魔王莫忘的煩惱還不只如此,

召喚出第三名屬下後,她卻被這可愛的金髮正太「求婚」……

小竹馬想邀她參加萬聖節舞會,一旁的穆學長竟然搶先邀約……

她何時成為炙手可熱的眾男女神了?!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44

書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魔王陛下哪有這麼可愛!

作者:三千琉璃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6年2月24日(2月16日台北國際書展首賣)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新年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在不久之前,莫忘每天都是在鬧鈴的叫聲中起床的,然而現在──

  「陛下。」

  「陛下,該起床了。」

  這兩個正在一聲聲喊她起床的人,一個叫艾斯特,一個叫格瑞斯,都是她的護衛官。而她,則被他們稱為「魔王陛下」。

  這一切,都是從她一不小心從一顆水晶球中召喚出艾斯特開始的。

  直到如今,莫忘時而還會有「我其實在做夢」的感覺呢。

  不過,這種從安靜一下子變得喧鬧的生活,她也並不討厭……

 

    ★◎★◎★◎★◎

 

  「艾斯特,叫醒陛下的工作應該由我來做!陛下,起床了!」格瑞斯喊道。

  莫忘發出一聲夾雜著鼻音和濃重睏意的哼聲:「唔……」

  艾斯特默默後退半步。

  「吵死了!」

  下一秒,露出得意笑容的格瑞斯,臉結結實實的被一隻玩具兔子擊中。

  格瑞斯:「……」

  艾斯特輕嘆了口氣。

  沒錯,雖然女孩平時沒有什麼起床氣,但如果比較疲累……還是偶爾會發生像這樣的狀況,所以格瑞斯屬於搶著撞到槍口上。

  早晨向來是最忙碌的時候,一直到坐上公車,莫忘才後知後覺的發出了一聲:「啊!」

  「?」身旁的少年歪頭看她,眼神中滿是疑惑。

  「不……沒什麼。」

  她昨天完全忘記問了──格瑞斯在學校到底弄了份怎樣的工作?無論怎樣……希望別是專任老師,否則真是完完全全誤人子弟!

  「奇奇怪怪的……」石詠哲輕嘖了聲。

  「喵~」白貓從少年的書包中鑽出頭來,表示贊成。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喵喵喵~」

  雖然牠沒有說話,但無論是少年還是少女,都輕而易舉的從那略蕩漾的叫聲中聽出了含意──艾斯特大人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

  ──一隻貓這樣花痴真的沒問題嗎?

  最終,莫忘同情的看了自家竹馬一眼,「你節哀!」

  「……喂!」少年瞪了小青梅一眼,心中卻暗自舒了口氣:能夠像這樣幸災樂禍,應該是……沒事了吧?只是,昨天到底是……

  想到此,他不由得抿緊脣角。

  直到昨天,那對無良的父母才告訴他女孩之前的身體狀況。原來,她居然一直面臨著死亡的威脅,而他卻毫不知情──不僅沒有起到半點安慰的作用,還可能在不知不覺間用言語傷害了她。

  如果情況沒有像現在這樣奇蹟般的發生了好轉,他真的會在某一天突然失去她嗎?或者看著她躺倒在病床上,再如同凋謝的鮮花般,一點點的被死神剝奪去生命。

  那種事情……

  無法想像!

  也根本無法去想……

  而他們告訴他說:「別怪小忘不告訴你,她的性格……你明白的。」

  是啊,他真的是明白的。

  是因為不能忍受他用同情或者憐憫的目光看著她吧?也不能接受他用對待易碎品的態度與她相處,更不能忍心讓他和她一樣……承受著「生命倒數計時」的折磨。

  明明她看起來軟綿綿又迷迷糊糊,但其實內心深處比誰都要倔強,也比誰都要驕傲。

  但是,怎麼會怪她呢?明明錯的人是他才對。

  少年的心就那樣一點點的被愧疚蠶食了,不停的想著: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呢?明明是離她最近的那個人……為什麼我就那麼遲鈍呢?如果奇蹟沒有出現,難道真的要等到徹底失去才知道後悔嗎?

  ──而昨天……

  ──明明得到了好消息,卻哭得那樣厲害,還說出了那樣的話,恐怕是……

  他目光微微閃爍。

  ──不管怎樣,我以後會一直待在她身邊。

  ──開心也好,難過也好,微笑也好,流淚也好……都絕對不會再放她一個人!

 

    ★◎★◎★◎★◎

 

  莫忘隨著蘇圖圖手指的方向看去,而後就發現不少女生正做著和她們完全一樣的舉動;不少男生也轉頭看去,只是目光……咳,都帶點悲哀!

  學生們視線的中心,是一位俊美青年。

  毫無疑問,莫忘對其非常熟悉,而那傢伙在他人眼中與正常人無異的黑髮黑眸,於女孩眼中卻顯現出漂亮的紫色。青年長及腰部的髮絲在腦後高高束起,頭上戴著一頂橙色的帽子,身穿與帽子同色的制服,手持……長掃帚。

  莫忘默默的嘔出一口血。

  所、所以說,格瑞斯所謂的工作就是校園清潔工嗎?!

  她知道工作不分貴賤,也非常贊同這句話,但是!問題是!

  明明是清潔工卻怎麼看都像個夜店男公關……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與格瑞斯視線相對的前一秒,莫忘果斷的轉過了頭,她可不想和這傢伙在大庭廣眾之下做什麼交流,丟不起那個人啊喂!她現在總算明白艾斯特那天的欲言又止是因為什麼了……扶額,要是她也說不出口啊!

  就在此時,莫忘看到了不遠處那位傳說中的「冰之花」,因為心中的疑問實在快要爆掉了,她終於沒忍住,又看離上課還有些時間,於是與兩位小夥伴打了個招呼後,一路小跑到了對方的身邊。

  「艾斯特。」

  「陛……」青年閉上口,仔細的觀察了下四周,才吐出了下半個字:「下?」

  「格瑞斯所謂的職業就是那個嗎?」

  艾斯特的嘴角微抽了下,點了點頭,「……是的。」

  「……他是怎麼混進學校的?」就算是清潔工,學校也不會選擇這種一看就非常可疑的傢伙吧!難道……

  「他和你一樣使用了魔法?」

  「不,並非如此。」說到這裡,艾斯特似乎覺得難以啟齒,但終究還是說道:「這所學校管理後勤的是位女性。」

  「……」莫忘做了個「打住」的姿勢,「我明白了。」

  不過,那傢伙真的會老老實實掃地嗎?總覺得超、級、不、可、信啊!

  就在莫忘覺得疑惑的時刻,只見格瑞斯居然拿著掃帚一下下在地上掃了起來。

  看了片刻後,她終於忍不住扶額嘆道:「那傢伙完全就是個大少爺吧?」

  艾斯特輕咳了聲:「他家這一代只有他一個孩子,所以……寵愛得稍微厲害了一點。」

  「……所以連掃地都不會嗎?」知道的是他在掃地,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練太極呢!東扒拉一下、西扒拉一下,不僅沒去掉灰,還把地面弄得更糟糕了。

  「話說回來,艾斯特,你的家境和他差不多吧?」莫忘清楚的記得,雖然現在的青年能把一切工作都處理得井井有條,但最初來的時候也是完全不會洗衣和做飯,再加上他們話中透露的訊息……艾斯特似乎也是大少爺出身呢。

  艾斯特思考了片刻,才謹慎的回答道:「雖然細節上有差別,但大體上應該處於同一條水平線上。」

  「果然是這樣嗎?……但總感覺你們差太多了。」

  「那大概是因為家庭教育的差別以及……」艾斯特頓了頓後,才說道:「家中並非只有我一個孩子。」

  莫忘瞬間湧起了好奇心,「哎?你還有兄弟姐妹?」不過,兄弟就算了,姐妹的話……腦補一下女性頂著艾斯特版本的面癱臉,她差點就要笑出來了好嗎!

  「有一位弟弟。」

  「是嗎?」不知為何鬆了口氣呢~

  莫忘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卻突然被格瑞斯那邊的新動向吸引了目光。轉頭的瞬間,她沒有注意到艾斯特那向來無表情的臉上,居然露出了某種類似於鬆了口氣的神色,而其中……似乎還包含著深重的愧疚。

  看出「新來的清潔工其實不會掃地」的,不只莫忘一人,而其中幾個較為膽大的女生居然走上前去搭話。隨即,莫忘就看到她們在與格瑞斯交談了片刻後,竟然接過了他手中的掃帚,幫忙掃起地來。

  莫忘:「……」

  艾斯特:「……」

  就在此時,紫髮青年似乎終於注意到這邊二人的注視,只見他微挑起眉,衝艾斯特露出個「一切盡在掌握中」的得瑟笑容,又對莫忘微微躬身……彷彿在邀功,引得莫忘情不自禁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好渣!」

  艾斯特詭異的沉默了片刻後,說道:「……陛下。」

  「什麼?」

  「格瑞斯他其實……」

  「叮鈴鈴──」

  上課預備鈴聲恰在此時響了起來,也打斷了艾斯特尚未出口的話語。

  「啊,我要去教室了!」不想遲到的莫忘對身旁的艾斯特擺了擺手,「走了。」說完,轉身就跑。

  「請您小心。」

  「知道啦!」

 

    ★◎★◎★◎★◎

 

  聚集在一起的女生們去到操場上時,男生們早已換好了賽服,三五成群的做著熱身運動。當然,這也非常正常──衣物複雜程度一般和所需時間成正比。

  賽場的周圍擺著幾張桌子,其上放著毛巾、水和其他所需物品。

  蘇圖圖對莫忘說:「小忘。」

  「嗯?」

  「石詠哲那傢伙就交給妳啦。」

  莫忘呆住,「……哈?」

  蘇圖圖拍了拍她的肩頭,「畢竟班上妳和他最熟悉嘛。」

  「我、我知道了。」

  蘇圖圖扭過頭衝林樓賊笑了下,又遞了一塊毛巾給莫忘,「給妳!」

  「哦。」

  莫忘點了點頭,轉過身朝石詠哲所在的方向走去。他此刻似乎已經做完了熱身,正單手扠腰背對著她,邊喝著水邊看他人熱身。

  「石詠哲。」

  「什麼?」少年聞聲轉過頭來。

  而後──

  「啪!」

  他手中的水瓶就這麼掉在了地上。

  「呀!」大概是因為之前已經有了一次經驗的緣故,莫忘反應很快的朝一旁跳去,在發現自己沒被水濺到後,她鬆了口氣,隨即瞪向石詠哲,「你做什麼啊?」

  對方卻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發呆。

  「……石詠哲?」

  「……」

  莫忘下意識看了看自己,果然這身打扮很奇怪嗎?他心裡八成在笑她!好丟人……與其待在這裡等他嘲笑,她還是……

  「我走了!」莫忘就這樣鬱悶的鼓了鼓臉,轉身想要離開。

  「等……啊!」想要抓住自己小青梅的少年,大概是因為精神過於「恍惚」,居然一腳踩到了自己失手掉落在地的礦泉水瓶子上,而後整個人就直接狼狽的摔倒在地。

  石詠哲:「……」讓他去死吧!

  他的心中其實比女孩更糾結啊!

  雄性天生具有求偶本能,尤其是青春期的少年,多想在心愛女孩的面前炫耀啊!可是,那傢伙居然忘記了他要打籃球的事情,如果換成那個小白臉對她說這件事……

  嘖,越想越鬱悶了!

  而後,石詠哲從小夥伴們口中聽說了一件事,那就是……班上的女生會換專門的「啦啦隊服」來助威。

  他看了眼隔壁二班女生穿的啦啦隊服,稍微腦補了那麼一下,嗯,個子嬌小的女孩穿著粉色或者絨黃色的啦啦隊服,手拿兩個彩球在他身後來回蹦跳喊道「加油!加油!」,跳起時那可愛的小馬尾辮甩來甩去,想著想著,心頭就不小心開起了一朵朵小花,然後……熱身就不小心熱過了頭,出了一身汗……

  喝水喝水,休息休息。

  結果她居然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出現,還穿得那麼……遠遠超出預料!

  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充足心理準備的少年,胸口就這麼慘烈的被幾千隻刻著「好萌」、「好可愛」字樣的箭射穿了,所以差點「喪命當場」的他無論做出怎樣的舉動,其實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前提是──

  不要在她面前丟人啊!

  而看到出現了這樣的意外,莫忘哪裡還顧得上心頭的失落,連忙蹲下身扶起石詠哲,緊張的問道:「喂,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石詠哲:「……」笨蛋,不要把臉湊得這麼近啊……

  少年近距離注視著女孩微微顫動的睫毛、紅撲撲的的臉頰以及說話間不斷開合的粉脣,只感覺自己的臉孔又熱了幾分,他不自在的扭過頭說:「沒、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你臉都痛到這麼紅了!」女孩表示自己有些時候真心不明白男生的愛面子心理。

  「……」她還能更蠢點嗎?再這樣下去他也許會忍不……

  雖然心中有些依依不捨,但為了擺脫這種窘境,石詠哲不得不快速的站起身來,後退一步與莫忘保持了些許距離,「笨、笨蛋,我都說了沒事!」

  「真的?」莫忘懷疑的盯著他看。

  「真的!」石詠哲僵硬的轉換話題:「還說我,妳自己是從哪里弄來這麼一身奇怪的衣服的?」

  「……」不得不說,他這個話題還真是戳中了女孩的死穴,她彆彆扭扭的扯了扯裙襬,「很奇怪嗎?」

  石詠哲默默的手拉著T恤衣領替自己降了降溫,「還、還好。」

  「真的?」她再次懷疑的看他。

  「……囉嗦!」

  莫忘不滿的瞪了他一眼,「你凶什麼?我回去了!」說完,她再次轉身就走。

  就在此時,剛才動作間有些鬆動的披肩帶子驀然散落,莫忘連忙低下頭仔細的整理起來,不經意就露出了背部上方白皙的肌膚,和那精緻漂亮的蝴蝶骨。

  小竹馬:「……」鼻子突然好熱,怎麼回事?

  莫忘無意中回頭瞥了他一眼,而後驚呼出聲:「石詠哲,你怎麼流鼻血了?」

  石詠哲呆住,「……啊?」

  「別『啊』了!快捏住鼻子啊!」

  「……」

  於是又是一陣手忙腳亂。

 

    ★◎★◎★◎★◎

 

  場內的比賽快速點燃了圍觀者的激情,如莫忘的一些女生其實不太懂球賽的規則,但看到同班男生進球就歡呼總是沒錯的。相較於二班的彩球,班上另一位女生所提供的玩具手鈴真是強爆了,雖然每人只有一個,但當同時搖晃起來時,那叫一個壯觀,再夾雜上少女們清脆的喊叫,可謂聲勢浩大。

  「加油!」

  「加油啊!」

  「搶了他的球!!!」

  在這樣此起彼伏的喊叫聲中,莫忘很快忘記了矜持,也聲嘶力竭的加入了其中。

  片刻後,嗓子就有些hold不住了,輕咳了兩聲的莫忘正準備去拿水,某個粉色的保溫瓶卻先一步遞到了她的面前。

  「請用。」

  「艾……老師,你怎麼也在這裡?」莫忘接過水杯,扭開一看,裡面果然泡了一些不知道名字的玩意,不過她還是很放心的喝了起來,因為艾斯特不可能會害她。

  「我是本場比賽的裁判。」

  「啊,對哦,你是體育老師。」莫忘點了點頭,隨即愣住,「那你怎麼站在這裡?」

  艾斯特看向場上,很是淡定的回答道:「格瑞斯似乎對這份工作很感興趣。」

  「……所以就搶走了你的工作嗎?」而且與其說格瑞斯對「工作」有興趣,倒不如說他對「搶奪艾斯特的工作」有興趣吧?

  青年與少女對視了一眼,因為這一刻的心意相通,而同時微嘆了口氣──他們都有一個坑爹的小夥伴。

  「陛下。」艾斯特突然小聲喚她。

  「什麼?」

  「左邊的袖子,稍微……」

  「啊?」莫忘低頭看了一眼,發現左邊的白色毛線袖套稍微有些滑落,她連忙往上扯了扯,「這樣就沒問題了。」

  「……右邊。」

  「啊?」

  「低了一些……」

  莫忘仔細一看,發現這麼一拉後,右邊的確低了半公分左右,不過正常人是不會在意這個吧?她無語的繼續扯了下,突然恍然大悟道:「艾斯……艾老師,你不會是……」

  「?」

  「有輕度強迫症吧?」說起來,這傢伙不管是髮絲還是衣服都總是弄得一絲不苟,沒有分毫的凌亂,用班上某些傢伙的話說就是「整個如同用石頭雕刻出來的一樣」,雖然這話略誇張了點,但某種意義上也點明了真相。

  艾斯特露出疑惑的眼神,「您的意思是?」

  「咦?魔……你那裡沒有這種說法嗎?」

  艾斯特點點頭。

  「就是說,唔……如果看到一排東西都正正的擺放,而其中偏偏有一個是倒著放,你會不會特別想把它擺正?」

  「的確如此。」艾斯特的眼神變得有點震驚,「您的意思是我生病了?」

  「並不是……算了,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反正她對這玩意也只是一知半解,在自己也不理解的情況下還是別誤導他人比較好。莫忘笑著擺了擺手,「對了,我穿這身衣服會很奇怪嗎?」

  只要是稍微有點自覺的女性,都會對自己的衣著打扮上心,尤其是換上新衣服時,總希望能得到周遭人的評價──剛被小竹馬打擊過的女孩顯然也是如此。

  艾斯特左右觀察了下,緊接著俯下身,莫忘也會意的湊了過去,而後就聽到他壓低聲音如此說道──

  「不,這身裝扮非常適合陛下。」

  「……」怎麼說呢?還真是符合艾斯特風格的說法呢。

  「完全襯托出了您的美麗。」

  「噗!」雖然知道艾斯特眼中的審美帶著極大的偏見,但莫忘還是很好的被安慰了,「謝謝你,艾斯特。」想了想,她補充道:「你果然是個好人。」嗯,對外貌沒有自信時找他最合適了!

  被發了好人卡的屬下A:「……」

  與此同時,正忙著做裁判的格瑞斯:「……」==

  他就知道艾斯特那傢伙卑鄙無比!那麼乾脆的讓出了能出風頭的裁判之位,就是為了趁他不在的時候一個人猛刷陛下的好感度嗎?無恥的傢伙!

  ──陛下,我格瑞斯才是您最忠誠的奴僕啊啊啊!!!

  青年的心中發出了憤怒的狂吼聲。

  這咆哮著的野獸直接驅使他失去了理智,於是──

  「你!技術犯規了!」

  「你!違體犯規了!」

  「你!被驅逐出場了!」

  「犯規犯規犯規!!!」

  「出場出場出場!!!」

  少年們:「……」裁判,我們都下場了,誰比賽啊?!

  少年們:「……」裁判,我想打籃球!QAQ

  艾斯特:「……」

  莫忘:「……」那傢伙在搞什麼啊啊啊!

  而後,就見那抽風的傢伙居然伸出一根手指頭直指她──背後的艾斯特,說:「艾斯特.克羅斯戴爾,來一決勝負吧!!!」

  這傢伙已經完全忘記了「守護者之間不得私鬥」的守則,拚命用眼睛發射著類似於「讓陛下看看誰才是最可信最忠誠的奴僕!只有勝者才配獲得她的青睞!」的訊息。

  不小心找錯了重點的莫忘:「……」蠢蛋!他完全把艾斯特的本名喊出來了好嗎!

  就在她想著該如何挽救這尷尬的場面時,因為這突發意外而沉寂了的女生們爭先恐後的發出了尖叫聲:「來一個!艾老師!來一個!艾老師,來一個──」

  莫忘:「……」這是什麼情況?

  蘇圖圖尖叫著一把抱住莫忘:「嗷嗷!站在校園頂峰的兩大帥哥對決,好棒!」

  「……」兩大帥哥對決是啥啊喂!

  艾斯特垂下首,用眼神詢問著決定一切的魔王陛下。

  「……」都到了這種情況,如果她說出「不行」,八成會被其他女生用眼神射成碎片吧?莫忘嘆了口氣,扶額,弱弱說了句:「你們加油。」

  「是。」

  ──以生命和靈魂起誓,必然將勝利與榮譽獻予陛下。

  得到命令的艾斯特,如同被解開了某條鎖鏈,渾身上下的氣場為之一變。如果莫忘此刻與之對視,必然會驚訝的發現,那平時如同冰封之湖般的漂亮眼眸,此時彷彿燃燒起了靜靜的藍色火焰──看起來並不灼熱,卻足以讓觀者的血液凍結!

  在這份凜然的氣勢影響下,原本歡呼著的女生們紛紛停下了話音,似乎只是一瞬間,場面從喧鬧變為了寂靜。

  所有人呆呆的注視著自場外緩步走到場中的青年,那其實很輕微的腳步聲恍若被無窮的放大,與其說是一下一下敲打著人們的耳膜,倒不如說更像是直接在人們的心頭響起,充滿了某種不容被忽視的強烈存在感。

  原本在場中比賽的少年們紛紛退到了場外,而石詠哲雖然有些不明所以,卻也不得不隨大流退去。而後,他只覺得背後一重,肩頭一濕,無語的側過頭時,一隻白貓果然正趴在他的身上流口水。

  「艾斯特大人……」

  石詠哲:「……」默默拎起貓脖子,丟出去。

  很快,由熱鬧變得冷清的籃球賽場上只餘下二人。

  格瑞斯注視著艾斯特,勾起脣角,「來得正好,艾斯特,今天一定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艾斯特微微頷首,「我知道了。」

  格瑞斯很不滿,「……你就不想放兩句狠話嗎?」這種無比酷帥的場面,好歹配合點喂!

  艾斯特反問:「狠話?」

  「比如讓我哭著回家什麼的!」

  「好。」點頭。

  「……」

  「……」

  「艾斯特你這個卑鄙的傢伙給我去死!!!」

  說話間,格瑞斯抓著一顆籃球就朝艾斯特的臉上砸去,艾斯特下意識的側臉避過!

  而那顆速度快到幾乎讓人看不清的球居然準確的撞到了籃板上,反彈之後「嘩」的一下落入了球網之中。

  「哈哈哈哈,這三分我就不客氣先拿下了!」

  圍觀者們:「……」第一次看到籃球比賽是這麼打的,麻麻這裡真的是地球嗎?!

  接下來,兩位青年就這樣展開了慘無人道的互毆之旅。

  莫忘絕望的看著這亂七八糟的比賽,只覺得一臉血,更無言的是,不管是少年還是少女們似乎都覺得挺開心,她還聽見有人討論:「把籃球比賽的規則修改成這樣似乎也不錯啊!」

  ──別鬧!真變成這樣,附近的醫院就要人滿為患了好嗎?!

 

    ★◎★◎★◎★◎

 

  當石詠哲下午從學校趕回家後,匆匆忙忙走到房間的陽臺時,發現莫忘正坐在隔壁的陽臺上曬夕陽。

  她雙臂趴在欄杆上,懶洋洋的注視著那被夕陽染成大片大片橘紅的天空,落日的餘暉灑落在她臉孔和隨風飛舞的髮絲上。聽到聲響後,她就那麼隨意的一轉頭,隨即朝他露出了一個滿是陽光色彩的笑容。

  這情景讓石詠哲成功的紅了臉。

  他連忙輕咳了一聲轉過頭去,猶豫片刻後,才遲疑的問道:「他……莫叔叔……走了?」

  「嗯,走了。」莫忘回答得很乾脆。

  「那……」

  「暫時不會回來,寒假也不會,因為媽媽的預產期大概是那個時候。」

  「……預產期?」石詠哲愣住,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啊,對了,你不知道。」莫忘笑著解釋:「我馬上就要有一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或者是兩個?還不快恭喜我~」

  「……」她是在開玩笑嗎?這種事情有什麼值得恭喜的啊!

  「果然騙不過你啊。」莫忘趴直身體,單手托腮看向石詠哲,「其實,我很傷心的。」

  「妳……」

  「但是,就算這樣,也沒有辦法改變事實,對吧?」

  石詠哲緩緩握緊搭在欄杆上的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或者是因為他知道,此時此刻無論說些什麼都是沒用的,那些蒼白無力的話語是不可能安慰到女孩的。

  所以他選擇了行動。

  所以莫忘驚訝的看到,靜站在原地的少年突然快速穿行過陽臺間的通道,走到自己面前,而後伸出手……緊緊的將自己抱住!

  「……」

  石詠哲直到此刻才真真切切的感覺到,女孩的身軀是那樣柔軟,彷彿稍一用力就能把她整個人揉進自己的身體中,還是那樣的……纖細又輕盈。不,不僅如此,此刻他每一次呼吸都能嗅到她源自身上的淡淡清香,大概是因為女孩曬了太久夕陽的緣故,這香氣中多少夾雜著幾分涼薄日光的味道。

  「咚!」

  「咚咚!」

  「咚咚咚!」

  少年的心一不小心就再次失了序。

  明明本意是想安慰她的,現在卻居然將最初的目的忘得一乾二淨,只覺得口乾又舌燥,腦袋中更是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是──更加緊密的抱住懷中的人。

  永遠都不撒手才最好不過。

  或者,就讓時間靜止下去吧。

  「石詠哲?」

  「你想憋死我嗎?」

  「喂!」

  莫忘一聲聲的呼喚叫回了石詠哲的些許理智,他下意識鬆了鬆手臂的力度,思緒卻依舊恍惚而懵懂。他張了張脣,又合上了脣,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但緊接著,悲劇的現實就替他做出了抉擇──

  「啊!」

  為啥會發出這樣的慘叫聲呢?

  因為莫忘一拳頭捶他肚子上了。

  「唔!」

  為啥又會發出這樣的痛呼聲呢?

  因為莫忘直接提著他的腰帶把他摔在了地上。

  「……」在這種疼痛的刺激下,石詠哲終於徹底的清醒了過來。正常情況下他是應該害羞的,因為之前一不小心就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嘛。但是!面對著朝他腦袋砸來的重拳……他做不到呀!

  石詠哲一個翻身躲過了小青梅的攻擊,那叫一個淚流滿面,「妳做什麼啊?」只是抱一下而已,用不著有這麼強的反應吧?明明小時候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的!

  「哎?」莫忘愣住,彷彿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片刻後才小心翼翼的問:「你是石詠哲?」

  「……不然還能是誰?」

  「……什麼啊,我還以為那傢伙又出來了。」

  石詠哲:「……」

  在從與「勇者之魂」真正融合後,他當然知道所謂的「那傢伙」指的是誰,問題就在於,再怎樣這都是他的身體啊!像這樣凶殘的對待真的沒問題嗎?

  「都、都是你的錯啦!」知道自己揍錯了人,莫忘略尷尬的縮回手,輕咳出聲,「誰讓你突然做出那種奇怪的舉動,我我我我我弄錯了也很正常啊!」

  石詠哲吐血:「……都是我的錯嗎?」

  莫忘理直氣壯的回答:「是啊!」

  「……」石詠哲無語凝噎──再也不要做好人了!

  「好了,我向你道歉啦。」莫忘鼓了鼓臉。不管怎麼樣,打人的確是不對的,而且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傢伙的本意是……她彎下腰,朝少年伸出手,「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晃晃爪子。

  大概是因為「心中有愧」的緣故,石詠哲也覺得自己沒啥立場生氣,稍微彆扭了下,就握住了莫忘的手,被她輕輕鬆鬆的拉了起來──話說她的力氣也太大了吧?不管多少次都無法習慣啊!

  站直身體的石詠哲想拍去身後的灰塵,卻在下一刻感覺自己被整個推到背靠在欄杆上,他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喂,小心點……」話音在女孩的擁抱中戛然而止。

  ──什、什、什、什、什麼情況?!

  他可憐的小心肝就這樣再次面臨了一路狂奔直到報廢的危險。

  女孩的聲音從胸口處傳來:「嗯!不愧是傳說中的『小太陽』,石詠哲,你身上好暖和。」

  ──真的好暖,怪不得這傢伙冬天只要穿少少的衣服啊……

  少年紅著臉開口反駁:「囉囉囉囉囉囉囉囉嗦!」

  「……你怎麼突然結巴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才沒結巴!」

  「……」明明就是結巴了。但是……莫忘很誠懇的說:「石詠哲,謝謝你。」

  如果說少年之前感覺自己像是被不斷升溫的水所煮著的青蛙,那麼此刻那水終於沸騰。當溫度到達頂點時,一切反而進入了某個相對平定的狀態──臉依舊爆紅,心臟依舊狂跳,卻又能夠正常的說話了。

  「有什麼好謝的。」明明他……什麼都沒有做到。

  「現在我已經不像剛才那麼難過了,這一定是你的功勞。」

  「……」石詠哲動了動脣,最終卻實在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只是抬起手,笨拙的拍了拍莫忘的背。

  「從今以後,爸爸媽媽最愛的人就不再只有我了。」

  少年的手頓住,最終落下來環住女孩的腰,此時此刻,他只能想到用這樣的方法來安慰她。

  「我知道的,我明明都知道的,但是……但是,石詠哲,有那麼一刻,我突然覺得,如果弟弟或者妹妹不存在就好了,突然消失就好了……我是不是很惡毒?」

  「我不這麼覺得!」

  「哎?」

  女孩從少年懷中抬起頭,明亮的眼眸映照著橘色的夕陽,隱約閃爍著些許晶瑩。

  石詠哲低頭注視著莫忘,一字一頓的認真說:「妳很好。」比這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要好,好得多,好到用言語無法清晰描述的地步。

  向來成績優異的他,平生第一次為自己的語言表述能力犯了愁。

  也許是因為十幾年來培養出的默契,莫忘在這個瞬間理解了竹馬話語中的含意,然後眼淚一不小心就流了出來,與此同時,她又是那樣燦爛的笑了。

  明明背靠著欄杆無法欣賞夕陽,石詠哲卻覺得一點都不可惜──因為太陽就在他眼前。

  再也不會有比這更美麗的太陽了。

  莫忘喃喃低語:「石詠哲……」

  「嗯?」

  「你真是個好人。」

  「……」即使是這種時候,石詠哲也忍不住滿頭黑線──喂喂,這種時候發好人卡真的沒問題嗎?

  「石詠哲……」

  「什麼?」可千萬別再發好人卡了。

  「真的不能做我的哥哥嗎?」

  「……絕對不行!」親人卡什麼的也禁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