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腿、打滾、曬太陽~梳毛、甩尾、伸懶腰~

什麼!這些都不是運動?那什麼才是?鑽被窩嗎?

 

十項全能的黑碳,這回帶傷(鬍子燒焦?)上陣。

如此認真的男人喵星人,快來按個讚!!!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本集雙拉頁大放送──生鮮P+高橋麵包特繪犬喵組合一級棒!

 

 

回到過去變成貓04封面ss.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黑碳有時挺享受喵星人的生活,比如:

慵懶的看學生們揮汗如雨跑大隊接力、爽爽的當遙控車車手……

但是,當方三爺的應酬幫手?商業會談連貓手都要借用了是怎樣啊!

 

黑碳very happy

會抓老鼠的貓不稀奇。會開車的貓,看過沒?

會開車還能當業務員的貓,有木有很威!

 

百分百純天然的黑碳,能陪吃、陪睡、陪小孩玩,焦教授認證,童叟無欺,只借不賣!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19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生鮮P、高橋麵包

上市日:2016年4月27日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4贈品明信片sample.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4月20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04》一書,即贈由《幻魔降世》封面繪師生鮮P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之擬人海報04:小花與壯壯之萌犬二人組」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海報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4贈品海報sample.jpg

 

 

 

 

精采試閱

  晚上衛稜過來了一趟。

  國慶假期剛結束,焦家人回來的第二天,衛稜就過來了一趟,但見到鄭歎半截鬍子又不想出門的樣子,就沒帶他出去玩。今天衛稜其實也沒抱多大希望能讓鄭歎一起過去夜樓那邊,但沒想到鄭歎今天還真想出去一趟。

  心情不好的時候得發洩,鄭歎心裡正鬱悶呢,衛稜來得正好。

  車上,衛稜看著後座上的那隻貓,鬍子是長出來一點了,但很明顯只有半截,聽說最近心情不好?

  突然打了個激靈,衛稜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晚上,葉昊和龍奇還有豹子三人來到夜樓放鬆一下。葉昊手上的產業並不只有夜樓這一個,平時也在外面忙著,空閒的時候才來夜樓聽聽東宮的演奏,好好放鬆一下心情。

  來之前,葉昊就接到手下的彙報,知道衛稜也過來了,但並不知道衛稜是帶著貓過來的,因為鄭歎一直窩在背包裡面,沒讓人看見,他覺得讓人見到自己斷了半截的鬍子很沒面子。

  葉昊三人來到三樓衛稜專用的包廂門口時,見到衛稜正蹲在那裡抽菸。

  「怎麼了?蹲這裡幹嘛?」

  葉昊說著,順手打開了包廂的門。然後,許久不曾聽到的那道刺耳的「魔音」,再次響徹整個三樓走廊。

  葉昊碰的一聲立刻將門關上,看向衛稜。

  「牠怎麼又過來了?」

  衛稜起身,舒展一下身體,答道:「那傢伙心情不好,過來發洩了。不過這次沒喝酒,吼一、兩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一、兩個小時……

  「你在這裡蹲多久了?」葉昊問。

  衛稜掏出手機看了看,「五十多分鐘,快一個小時。」

  葉昊搖搖頭,正準備說換個地方,總不能讓衛稜一直在這裡等著,但他還沒開口,門就開了。

  這次沒有「魔音」。是鄭歎自己開的門,開門之後他也不多看外面的人幾眼,逕自回頭跑到沙發上躺下休息。他唱累了,情緒也發洩得差不多,喝了杯水,尿了個尿,心情好多了。

  葉昊看著打開的門,眼神示意衛稜怎麼決定。

  衛稜撇撇嘴,咬著菸走進包廂。

  葉昊跟著走進去,而他身後的豹子和龍奇有些猶豫,特別是龍奇,那臉色像便祕好久似的。被豹子撞了一下後,龍奇才摸摸脖子上戴著的辟邪吊墜,深呼吸,走了進去。

  鄭歎本來不想理會這些人到底在談啥,但耳朵捕捉到幾個關鍵字眼,還是引起了他的興趣。

  葉昊準備將楚華大學周圍的那個廢棄工程攬過來,開發那一片區域。其實,他看中那一塊地好久了,但一直沒決定下手。以前為了那個工程曾經掀起過一陣巨浪,那時候葉昊秉著明哲保身的態度,沒摻和進去,後來上面人事調動,接連倒下去一批人,幾年前在楚華市還呼風喚雨的人銷聲匿跡,一直到今年夏天那時候被人暗算,葉昊又重新注意起那塊地。

  不過,就算是現在,也不太好下手,這便是他一直想找找門路的原因。

  「現在怎麼樣?」衛稜問。

  「聯絡上方三爺了,預約了一個時間,到時候談談。」葉昊揉著額頭說道,「並不一定要方三爺幫什麼忙,只是想知道方三爺現在是個什麼態度。如果他不插手,應該沒問題。」

  「方三爺看中那裡了?」衛稜好奇問道。

  鄭歎也支著耳朵聽。

  葉昊搖搖頭,「只是聽聞。不過,方三爺是什麼想法,誰都不知道。不管怎麼說,提前打聲招呼總是好的。現在韶光集團已經公開的發展計畫和動向就能看出他們來勢洶洶,有一些看著還挺冒險的,但我相信方三爺不是那樣一個沒把握就做事的人。」

  後面葉昊他們說了些什麼,鄭歎不太清楚,他也不瞭解這裡面的一些事情,只知道葉昊準備著手楚華大學側門不遠處的那片地方了,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拿下來,真正動工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跟葉昊聊了一會兒之後,衛稜就告辭離開了。

 

  等鄭歎和衛稜離開之後,葉昊在包廂裡坐了一會兒,突然問豹子和龍奇:「你們說,我要不要專門替那隻貓開一間包廂用來發洩?」

  剛因為貓離開而放鬆些許的龍奇臉上一僵。專門開一間包廂?放眼全國,哪有專門為一隻貓開一間貴賓包廂的?還只是為了讓那隻貓唱歌發洩?!還有,專門開一間包廂的話,是不是意味著以後那隻貓會經常來?或許還會帶一些小夥伴?

  豹子和龍奇都沒出聲,葉昊在接連抽了兩根菸之後,起身離開,看上去已經有想法了。不過,豹子和龍奇都不知道葉昊到底做了什麼決定。

 

  另一邊,鄭歎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想起來,似乎葉昊他們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鬍子的問題……難道是因為自己的毛色和當時光線的原因他們才沒注意到?

  直到回焦家之後,鄭歎才想到一個解釋。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第一眼看出來你的不對勁,如果不夠重視、如果不夠關心,心思並沒有放在你身上,怎麼可能注意到那些細節?

  有些人養寵物,寵物的狀態稍微差一點都能覺察到,精神是否活躍、走路是否正常、鼻尖是否濕潤、生活習慣有沒有什麼改變等等的一些情況都會注意到。但另一些人,就算寵物病得只剩一口氣,也未必能夠察覺。

  寵物如此,人也是這樣。

  舉個例子,平時焦爸或者兩個孩子誰咳了一聲,焦媽也能從這聲咳嗽中聽出不少問題來,生怕感冒或者咽炎之類的,然後儘快採取應對之法來避免情況往更糟糕的方向發展。但是,生活在周圍的人,有多少能夠有這樣的心思?

  就鄭歎自己而言,焦家的人似乎都能第一時間注意到他的異常。

  想到這些,鄭歎有種挺奇妙的感覺,具體說不上來是什麼。以前還是人的時候,他從沒感受過這些,或許,那時候他也不曾注意。

  心裡的鬱悶經過發洩,再加上想明白一些問題,鄭歎對鬍子的事情也不那麼在意了。現在鬍子已經長好很多,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  ※◆※  ※

 

  四點多的時候,焦遠他們幾個騎著自行車回來,今天因為全校大掃除,沒有輪到他們當值日生,隨便打掃一下就回來了。

  進了社區大門之後,孩子們就各往各的家騎去,分開的時候鄭歎聽到他們說明天跑步的事情。

  很奇怪,焦遠這小屁孩怎麼會決定晨跑?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焦遠說起來,鄭歎才知道秋季運動會要開始了。不同於小學的運動會,國中生之間的競爭更激烈,發育期的孩子們各種小心思都開始冒了出來。

  剛上國中,很多男孩子還沒開始長,而女孩的發育普遍比較早,所以很多男孩子看上去還是小小的。像焦遠他們幾個,和石蕊小丫頭差不多高,有時候感覺還比不上人家小丫頭;不過熊雄是個例外,這傢伙長得壯,在班上算是高的,也比較活躍,一進班裡就當上了體育股長。

  對於他們幾個,老師們都比較照顧,不光是看在已經出面的熊雄他媽的面子上,在這所國中就讀的,有一些是楚華大學教師的孩子,所以對於這些學生,學校裡的老師們都會多照顧一下。這些老師裡可能也有孩子正在讀大學,也會需要楚華大學的老師們多照應,大家心知肚明。

  不過,正因為這樣,班裡就形成了一個個小團體,像焦遠他們幾個就是一個小團體。

  這個小團體裡面有體育股長,再加上運動會很多項目沒人報名,開學沒多久同一個班的也不太熟,熊雄就拉上焦遠他們幾個,剩下沒人報名的項目,讓他們一人選一個。

  鄭歎看了看焦遠掏出來的那張紙,兩個八百公尺,一個一千五百公尺。

  對剛上國中的學生而言,八百公尺就夠嗆的了,更不用說一千五百公尺,那得累趴。

  鄭歎看焦遠的眼神都帶著憐憫。

  不過,現在焦遠他們幾個要講兄弟義氣,為了不讓熊雄這個體育股長尷尬,準備趁明後天週末的時間訓練看看,誰耐力好就接最硬的項目。

  現在八百公尺和一千五百公尺的參賽者還沒定下來,焦遠對自己能跑哪個項目心裡也沒數,他跟其他幾人約好了,明天早起去楚華大學最靠近教職員社區的那個運動場跑步。

 

    ※  ※◆※  ※

 

  既然決定到時候去看焦遠他們學校的運動會,鄭歎打算先踩點。

  從楚華大學到焦遠他們學校,不算很遠,但也不是立刻就能到達的,鄭歎準備從楚華大學內最靠近國中的側門出去,然後再往那邊走。

  早上送小柚子去附小之後,鄭歎一路小跑著到那個側門。

  側門比較窄,進進出出的都是楚華大學的學生,還有很多推著自行車進校的人。鄭歎決定不跟他們擠了,從圍牆翻出去,然後往國中那邊走。

  鄭歎沒有去過焦遠的學校,只記得焦媽每次的行車路線以及地圖上看到的標注,再說那所國中離這裡也不算很遠,應該不至於找不到。

  從側門出來後,鄭歎明顯感覺到了這條街道的喧譁。

  此處不同於中心廣場那邊的繁華,但也熱鬧得很。這邊有很多老舊的住宅區,來往買菜走過的婆婆媽媽們談論著今天的菜價和買到的菜,帶著楚華市口音的對話到處都能聽見。這裡沒有高聳的大樓建築,沒有來去匆匆的豪車,路面也不平坦。自行車、摩托車,以及一些大眾化的家用轎車占主要元素,這就是尋常的小老百姓的生活,滲透在平凡中的熱鬧。

  學校的校車是不會走這條路的,因此鄭歎不可能在這裡找到帶著楚華大學字樣的通往國中那邊的校車。

  街道兩旁都是建築物,而且鄭歎走的這一邊,很多屋子都在外圍築著圍牆,鄭歎索性直接跳上圍牆,在上面走動,不用在人行道上跟那些早上買完菜的婆婆媽媽們搶道。

  街道的另一邊是商鋪居多,有很多早餐店,炸油條的聲音鄭歎都能聽見。帶著地方特色的早餐總是能夠吸引很多學生和上班族來這邊吃。不過,楚華大學太大,這邊離學校正門、教學區和學生宿舍都不太近,離得遠又沒有時間的學生們就只能隔段時間才過來一趟了。

  鄭歎走在圍牆上,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頗有些感觸,似乎從楚華大學每個門出來,見到的風景都不一樣。

  正想著,鄭歎聽到前面不遠處傳來一聲貓叫,往前看過去。

  一隻六、七個月大的小貓跳上圍牆,擋在鄭歎前進的道路上。不過,這隻小貓看了看鄭歎之後,就往前走了,看樣子似乎和鄭歎順道。

  這隻貓是從旁邊的一棟樓裡面出來的,然後直接跳上了圍牆,並沒有去人行道上走動。或許對於貓來說,這種圍牆是更適合的道路,不僅能夠讓牠們從高處俯視下方的情形,也能避開人類,不至於在人行道上被來往的人踢到。

  既然是順道,鄭歎也不多想,他並不認識這隻小貓,沒準備主動湊上去打招呼。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鄭歎發現前面的小貓頓了頓,便抬頭看過去。視線越過那隻小貓,鄭歎看到更前方還有一隻貓,大的,而且與他現在的行走方向相反。

  這算是狹路相逢嗎?

  要不要打一架?

  鄭歎準備先觀望,畢竟這道圍牆太窄,不可能讓兩隻貓並行。兩隻貓在這樣的情況下,是直接開戰,還是另一隻先跳下去避開鋒芒?

  可惜,都不是。

  出乎鄭歎意料的是,前面那隻小貓和更前面那隻大貓都沒停下腳步,還是按照原來的速度行走,也沒有要開戰的意思;在對上的時候,那隻小貓矮身,從那隻大貓腿下鑽了過去,那隻大貓也配合著抬起爪子。

  很快,那隻小貓順利鑽過去了,大貓朝著鄭歎這邊走過來。

  鄭歎看著前面這隻貓,體型跟自己差不多,估計也不是個能退讓的主。

  那隻貓越走越近,鄭歎防備著這傢伙突然開撓,但對方似乎沒有要打架的意思,也沒有顯示出攻擊性。

  就在那隻貓離鄭歎不到十公分的時候,牠停住了,然後晃了晃尾巴尖,仰脖子,抬下巴,前腿還動了動,那眼神似乎在說:來吧,可以鑽了。

  鄭歎:「……」

  ──天殺的!這種從胯下鑽過去的法子還是留給其他貓吧!

  鄭歎想了想,側頭看看前方的圍牆,估測了一下,然後準備──起跳!

  從那隻大貓上方躍過,他看著那邊窄窄的圍牆接近,終於,順利降落!

  還好還好,現在的判斷力和掌控力強了很多,雖然下落的時候有些落差,但還能穩住,鄭歎扭頭看了看那隻大貓,一仰頭,走了!

  那隻大貓甩了甩尾巴,不再看鄭歎,繼續盯著牠的前方,昂首闊步。

  走在鄭歎前面的那隻小貓來到一個分界處的時候,跳了下去,牠的目的地到了。鄭歎往牠走的方向看了看,那裡也是一個老舊的住宅區,裡面的綠化還不錯,估計那邊有牠的玩伴。

  從這家的圍牆跳上另一家的圍牆,鄭歎繼續往前走,邊走邊看著兩邊的建築物,他不知道焦遠他們學校到底是在街道的哪邊,所以得多注意一下。而且那所國中不會像楚華大學這麼大,也不知道校門有多大,如果校門比較小,一不注意的話可能就錯過了。

 

    ※  ※◆※  ※

 

  鄭歎來到焦遠他們學校操場的時候,運動會開幕式正在進行,放眼望去,運動場上是一個個穿著校服的方陣。

  掃了一圈,鄭歎沒發現周圍有高大的樹木或者適合的地方能去觀看運動會。最後,鄭歎將視線落到司令臺後方那面背景牆上,現在牆上貼著巨大的宣傳海報,最上方還掛著橫幅布條。

  鄭歎從旁邊的臺階走過去,從側面看了看,背景牆雖然不算很厚,不過那個寬度足夠他蹲在那裡看運動場的情況了。

  這時候,校長正站在司令臺上講話,所謂的「簡單說一下」,已經持續二十分鐘了,下方站著的方隊中很多學生已經不耐煩,交頭接耳,被班導師瞪一眼後,收斂了些,過會兒又繼續開始小聲嘀咕,那怨念鄭歎離這麼遠都能感受到。

  不過很快,一些學生就注意到往司令臺靠近的那隻黑貓,小聲說話的學生也停下了,一直盯著那隻黑貓,這可比聽校長講話要有意思多了。

  焦遠原本還跟站在旁邊的蘇安用只有他們自己人知道的暗號聊著,突然站後面的付磊戳了戳他,下巴點點前方說:「看司令臺旁邊!」

  聽到付磊這話,焦遠還奇怪著到底有啥事,結果一看過去就瞧見自家那隻貓正站在最上面一層臺階,昂首闊步朝司令臺那邊過去。

  蘇安他們幾個也都看到那一幕,城市裡的黑貓很多,但幾人一見到那貓就確定是焦遠家的那隻,除了他家的貓,沒見哪隻貓這麼大的膽子在眾目睽睽下淡定地往司令臺跑。

  焦遠眼角抽了抽,他聽焦威說過軍訓時候的事情,自家貓現在肯定是找到好地方準備旁觀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造成一些比較尷尬的影響。

  鄭歎沒管別人怎麼想的,來到司令臺旁邊之後,就直接跳上那面背景牆,掛著的橫幅比背景牆最上面還高一點,鄭歎蹲在後面,外面的人只看到一個黑色的貓頭。

  站在司令臺上講話的校長絲毫不覺,還在那裡說著:「運動場上,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鄭歎打了個哈欠,想著:這種屁話誰信啊!沒友誼在,比賽就第一了,不認識的人之間還談什麼友誼!

  很多人說,打哈欠是會傳染的。於是,昨天過度興奮今天精神不足、聽著校長枯燥的講話帶著睏意的學生,在看到鄭歎連著打了兩個打哈欠之後,突然覺得睏意更濃了。

  鄭歎無聊地扒拉一下擋在眼前的紅色橫幅,看著下面那個講話的校長微禿的頭頂,這是操勞造成的嗎?

  等到校長終於講話完畢,宣布運動會正式開始,一群人都鬆了口氣。

  司令臺上坐著一排人,作為第一個項目的評委。

  鄭歎沒想到的是,第一個項目是廣播體操。而且只有一年級的學生有這個項目,二、三年級的學生都沒有。

  一年級十來個班,並不是按照班級順序來的,完全是抽籤,這樣公平些,什麼時候出場大家也就沒有那麼多怨言了,全憑運氣。

  焦遠他們一班的排在第四位,還算不錯。

  二、三年級的方隊已經離開,或者在周圍觀看著,運動員們正在做一些熱身,同時也看看一年級的人做自己當年經歷過的傻事──很多人覺得認真做廣播體操的時候,人看著特傻。

  鄭歎趴在背景牆上面,探出頭往下方瞧。

  很多人因為在校長、老師與教職員的眼皮子底下,而且還是比賽,很努力要去做好每一個動作,可是過頭的話,會顯得有些僵硬,而且配上那些嚴肅的帶著稚氣的臉,鄭歎真的很想笑。

  不過,鄭歎想看的重點還是焦遠他們那個班的表演。

  第三個班過來的時候,第四個班做準備,站在旁邊等候,而熊雄那個傢伙就站在隊伍前方。

  依鄭歎剛才所見到的那幾個班的情況,站在最前面的就是領操的同學,無關班級幹部職位,不一定要是體育股長。前面幾個班級領操的都是一個個漂亮的小女生,結果突然這個班就出現了一個「野獸」。

  好不容易等到焦遠他們班的時候,鄭歎覺得,這還沒開始呢,焦遠他們就感覺有點僵硬了。

  和鄭歎想的一樣,焦遠一看到自家貓在上面瞧著他就感覺渾身不自在,怎麼總覺得自家貓在等著看自己笑話呢?

  焦遠現在終於體會到當初楚華大學大一軍訓那段時間焦威的心情了。

  其實,焦遠應該慶幸這次只有鄭歎一個,沒有其他貓過來。

  音樂響起,熊雄那個膘肥體壯的傢伙,穿著校服,戴著白手套,一本正經地站在前面領操。

  雖然看著有點那啥,不知道的人一定會認為這是他們班導師的錯誤之舉,但這恰好是他們班級班導師的高明之處,讓熊雄領操其實也有「刷臉」的效果,坐在司令臺上的不少人都認識熊雄,還沒開學的時候,熊雄他媽就接觸過這些老師和教職員了。

  坐在最中間的校長看著熊雄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意,顯得很親切,剛才過去的那個班級的領操員可沒這待遇。

  可惜熊雄壓根沒注意到校長,難得繃著一張臉。鄭歎還是想笑。

  每個班級的時間也就五分鐘左右,一個小時便全部結束了,焦遠他們班排第一,以輕微優勢領先第二名。一班的班導師帶著微笑,鄭歎總覺得那笑意帶著點深意,果然能當班導師的都不是簡單角色。

  廣播體操結束之後,正式的比賽就開始了。

  第一天上午是一百公尺和一千五百公尺,沒有焦遠參加的項目。

  熊雄是希望付磊能跑一百公尺,可惜每人限報兩個單人項目,只能放棄一百公尺的了。好在班上報一百公尺的人能力還行,就算不出眾,班導師的要求是盡量爭取前八名,因為只有前八名才計分,第一名至第八名分別按9、7、6、5、4、3、2、1計分,最後一項接力賽則雙倍計分。

  一百公尺比賽有預賽,而一千五百公尺就直接一次定勝負了。

  付磊背後掛著號碼牌,正在熱身,一百公尺預賽之後他的一千五百公尺就要開始了。在付磊周圍只有焦遠他們幾個,其他人要麼去看一百公尺預賽,要麼坐在屬於自己班級的區域當啦啦隊,或者看書。

  司令臺上的那些老師與教職員已經離開,坐在那裡的是學校廣播臺的人,以及那些過來想透過麥克風為班級運動員加油的一些學生。有幾個學生想去戳戳鄭歎,可惜背景牆太高,他們搆不著,只能扔一扔紙團,鄭歎無聊的時候也跟幾個小女生玩了下拍紙團遊戲。

  焦媽提著一袋礦泉水去找焦遠的時候,指著司令臺上正跟幾個小女生玩得興起的貓,道:「焦遠,我們家黑碳怎麼在那裡?」

  焦遠很無奈的說:「牠喜歡看熱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