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出現了數起命案,凶手是誰只有貓知道!

 

喵星人喜歡隨處趴趴走不是沒有理由的,

黑碳每日的例行溜達,還真瞧見了幾樁人與貓的慘案……

但再慘也不比他被抓去相親這事更慘!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知名人氣繪師上條隼特繪,霸氣爵爺首次登場!

 

 

回到過去變成貓05封面ss.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05

 

 

 

先是離奇的投河案件,後又有虐貓事件頻傳,

黑碳鬍子一翹,發覺所有事情都不單純,

幸而這次有「人手」幫忙,他這隻「貓手」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

 

黑碳反駁:

黑貓才不邪乎!

喵爺我帶財帶人氣,也帶給人類和喵星人不少幸福和幸運!

 

黑碳徵小女朋友!不須高貴品種,不須可愛蘿莉或野性十足,只要晚上被窩分他一角的女孩即可!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2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05帶來幸福的偵探喵!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上條隼

上市日:2016年5月25日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5贈品明信片sample.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5月20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05》一書,即贈由知名人氣繪師上條隼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05:貓鳥三少」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海報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5贈品海報sample.jpg

 

 

 

精采試閱

  雪下了兩天,天氣一晴,雪很快開始融化了。天氣預報說近幾天都沒有雨雪,氣溫會漸漸升高。鄭歎等雪融化得差不多的時候又跑出去閒晃。

  依舊是沿著焦遠學校那條路走,鄭歎現在正在瞭解那邊的路段中。和下雪那天一樣,鄭歎從焦遠學校到鍾言他家的社區,再到工地瞧兩眼,再往更遠的地方走,摸熟那片區域。

  不知不覺中,又來到了那個電梯社區。

  鄭歎走進社區的時候,恰好有幾個大媽拎著從超市買的日用品回來,便聽著她們說道──

  「哎,那案子有結果了沒?」

  「好像沒有,我沒聽說有什麼進展。」

  「咦,不是說投湖自盡嗎?難道不是自殺?」

  「哪能啊!那麼冷的天,而且我聽在那附近工作的一個姪子說,那人被發現的時候都沒穿衣服,就算是想自殺也不至於用這種方式吧。」

  這時又有一個大媽從社區外面走進來,應該與這些人是認識的,見到這邊的人便快走兩步湊上來問道:「說什麼呢?」

  「還有什麼,就下雪那天,湖那邊的事情唄。」

  鄭歎聽著她們的談話,想起了下雪那天往回趕的時候,在十字路口看到的那兩輛警車,應該就與這幾個大媽口中所說的事情有關。不過,鄭歎覺得那些事情離他太遠,也沒什麼關係,這世上每天都有這種案子發生,何必操那麼多閒心,再說他也不像那些閒著沒事做的大媽們那樣到處八卦來找樂子混時間。

  鄭歎決定先去那個喝臘梅花茶的人家裡看看,說不定還能再混一杯溫牛奶喝喝。

 

  來到上次的樓下,抬頭往上瞧了瞧,鄭歎可以看到那人家裡開著燈,這時候那人應該在忙著工作吧?

  跳上停車位上方,鄭歎擠進陽臺,便看到了陽臺上與前幾天第一次來的時候不同的地方。

  紙盒子依然在那裡,可角落那處墊著個還算乾淨的軟墊,軟墊旁邊有一個紙杯,杯子裡裝著已經冷冰冰的牛奶。

  軟墊和牛奶是上次來的時候沒有的,鄭歎嗅了嗅紙杯裡的牛奶,沒什麼怪味,這種天氣估計也不容易生出怪味,鄭歎推測不出這杯牛奶放了幾天。

  看這擺設,不知道的人肯定會以為這家主人養了一隻寵物呢。

  鄭歎不急著去撓門,他先在陽臺周圍嗅了嗅,看看有沒有其他動物的氣息,提前做個心理準備。要是有的話,擇情考慮是否撓門,尤其是在對方養了狗的情況下,還是別去招惹的好。

  很多人認為,狗鼻子比貓鼻子要靈敏得多,要不怎麼那麼多警犬、緝毒犬,而沒有警貓、緝毒貓呢?而另一些人則認為,貓鼻子能和狗鼻子媲美,但由於貓的性格使然,不容易訓練,不願意受人擺布,其身體中所具有的許多功能只是在有利於牠自己的時候才會充分發揮,對人的很多指令不屑一顧,正因如此,人們更多時候只能利用狗的嗅覺功能而對貓卻無所作為。

  鄭歎不知道到底狗鼻子的靈敏還是貓鼻子靈敏,至少他認為自己現在的嗅覺還挺不錯的,至少比人的時候要靈敏得多。

  仔細嗅了一圈,鄭歎確定,和上次一樣,除了屋主的氣味之外,就只剩下自己上次在這裡蹲牆角無聊蹭紙盒的時候留下的那點氣味了。

  連個妹子的氣味都沒有,那人還真是夠宅夠獨的。

  鄭歎走到門口,抬爪子拍拍門,正琢磨著要不要撓兩下,便聽到裡面的腳步聲靠近,下一刻門開了。

  見到門口的黑貓,那人原本沒什麼情緒的眼裡閃過笑意,「來了。」

 

  鄭歎來的時候,那人正在工作,書桌上攤開著幾本書,基本上和上次一樣。

  將一杯溫好的牛奶放在鄭歎眼前後,那人又重新坐回書桌旁開始工作。

  鄭歎看了看眼前盛著牛奶的紙杯,是從包裝袋裡新拿出來的,這也是鄭歎對這個人印象不錯的原因之一──那人從來不用髒杯子盛牛奶,即便鄭歎現在只是一隻看起來很普通的貓。

  喝完牛奶之後,鄭歎也不打攪那人,在房間裡轉了一圈。

  和上次相比,房間書櫃那裡多出了一幅畫,鉛筆畫,沒什麼色彩,畫的是幾個孩子,周圍是一朵朵臘梅花,畫的右下角有日期,是前天的。

  鄭歎正看著,門鈴響了。

  來的是一個跟焦遠差不多大的男孩,手裡拿著一個裝過小蛋糕的紙盒,紙盒裡全是臘梅花。

  「臘梅叔,給你,這些是從今天那幫小鬼弄斷的樹枝上摘下來的。」

  這孩子在說「小鬼」的時候似乎一點都沒注意他自己的年紀也不大。

  臘梅叔?這稱呼讓鄭歎好奇,難道是因為這位喜歡喝臘梅花茶?還是這位本來就叫臘梅?一個大男人叫臘梅也太那啥了。

  那男孩接過臘梅叔遞過去的作為獎勵的一袋棒棒糖,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謝之後離開。

  小男孩口中的這位「臘梅叔」將裝著臘梅花的盒子拿進房間,放到一旁,見鄭歎一直盯著那個盒子,便笑道:「社區裡很多小孩子喜歡攀折樹枝,尤其是現在還開著花的臘梅,我就跟他們說,如果不小心折斷樹枝,就將上面的臘梅花摘下來給我。」

  鄭歎了然,難怪這位臘梅叔房間裡有那麼多臘梅花,應該是那幫小孩子故意折了一些過來換棒棒糖的,這位心裡應該也瞭解,只是沒點破。

  「那張畫就是前天他們過來的時候我畫的。」臘梅叔指了指鄭歎剛才看到的那幅鉛筆畫。

  鄭歎其實更覺得奇怪,這位臘梅叔雖然對待人看似很溫和,也比較親近小孩子,可是對人說的話都比較少,卻對著一隻貓能講這麼多。

  又是一個奇怪的人。

  果然,寵物貓狗等動物總是能讓人們放鬆心理戒備。

  說話間,這位臘梅叔又拿了紙和筆,看著鄭歎開始畫起畫來。

  手法很熟練,鄭歎看著那張白紙上黑色的線條勾勒出來的圖案快速成型。不過,鄭歎突然注意到……

  這傢伙竟然用左手在畫畫!

  左撇子?

  如果鄭歎沒記錯的話,之前這位臘梅叔寫字的時候用的是右手!

  上次蹲書桌上的時候看過臘梅叔寫字,當時鄭歎還在想,能夠寫出貼在畫板的那些小紙條和便簽上鬼畫符一般的「英文草書」,平時寫字寫得怎麼樣?結果是,寫的字還是挺正常的,之後鄭歎就沒再多注意了。

  現在,結合此刻的情形看來,這傢伙可能是個左撇子,但也未必是個純粹的左撇子。在鄭歎認識的人裡面,這是第一個左手和右手用起來一樣熟練的人,動起手來的時候沒有半點彆扭感。

  屋裡因為開著空調,很暖和,鄭歎蹲在那裡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小瞇了一會兒。

  十分鐘後,一張簡單的鉛筆畫完成。鄭歎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看過去。

  紙張上畫著一隻黑貓,蹲在裝著臘梅花的蛋糕盒子旁邊,微微歪著腦袋,眼神似乎帶著些許疑惑。

  臘梅叔盯著手上的畫看了會兒,又看向鄭歎,「聽說很多動物有靈性,你是不是其中一個?」

  鄭歎沒回答,也回答不出。

  臘梅叔也沒想要從一隻貓的嘴裡找出答案,他自己不過是看到這貓的眼神之後突然有種強烈的怪異感才問出來的,問話之後又想到眼前不過是一隻貓而已,更不會說話,於是只是笑了笑。

  鄭歎有些莫名其妙,對著一隻貓自問自答的神經病,果然不在少數。

  將手中的畫和那張畫著小孩子的畫放進一個資料夾中,臘梅叔走出房間。

  上次鄭歎來的時候,屋裡有兩間房的房間緊閉著,臘梅叔這次打開的就是其中一間房。鄭歎走過去瞧了瞧,房間不大,應該專門做過隔音裝修,裡面的布局很簡單,最明顯的就是裡面那架立式鋼琴。

  ──沒想到這位還是個會音樂的。

  鄭歎跳上旁邊一張擱東西的凳子,既然這位準備彈一曲,他也不介意客串一下聽眾。

  聽了個開頭,鄭歎就知道臘梅叔彈的曲子的名字了。

  《獻給愛麗絲》,鄭歎雖然不怎麼聽那些所謂的世界名曲,可這首還是知道的,太有名了,很多小孩子喜歡彈這首。

  只是……

  鄭歎不太懂鋼琴,只知道這位臘梅叔彈奏的版本跟自己曾經聽過的版本不一樣,慢了一些,卻又遠不同於那些教小孩子的慢彈手法,而且這其中還有點別的什麼因素。

  以前鄭歎聽的《獻給愛麗絲》的鋼琴曲旋律更清新,節奏輕快而舒坦。有人說,鋼琴曲使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可現在,鄭歎沒感覺出半點兒心曠神怡,反而覺得有些莫名的壓抑,甚至背脊有些發涼。

  難道是眼前這位彈奏的版本不對?

  一曲彈完,臘梅叔坐在那裡沒動,似乎在想事情。鄭歎伸長脖子瞧了瞧。

  ──我靠!

  ──彈一首《獻給愛麗絲》也能彈得熱淚盈眶?

  鄭歎表示理解不能。

  感覺氣氛不太對勁,鄭歎就決定打道回府了。

 

    ◆◇◆◇◆◇◆◇◆

 

  鄭歎今天從西側門那邊進來的,經過的地方離西社區比較近,而西社區現在的寵物貓大軍是越來越壯大了,再加上這邊離外面那些老社區比較近,總有外面的貓過來這邊走動。

  很多人就是因為鬧貓才不養貓的。所謂的鬧貓,就是貓發情,還會像現在分布在周圍的這些貓這樣,玩命似的叫著,像是比誰叫得淒慘似的,聽著相當擾人。

  春天要來了,連貓都不安分了啊!

  鄭歎在心理上是人,但說實在的,他不可能在面對這些貓叫聲的時候做到完全的心如止水,那是扯淡!就好像你吃了幾年純素的清湯麵,突然發現旁邊的人在吃肉絲麵,心裡能平衡嗎?!

  春天啊,真是一個蕩漾的季節。

  鄭歎搖搖腦袋,打死他也不會去對一隻貓蕩漾。但是,在自己一個過著清心寡慾的和尚生活的時候,也不能讓周圍那幫正蕩漾著的王八蛋們過得爽快!

  ──老子清心寡慾的時候,你們也陪著清心寡慾吧!老子吃清湯麵,你們也得陪著吃清湯麵!至少在老子眼前要這樣!

  於是,楚華大學一角,在這片草叢樹林地帶,夜間幾乎被周圍的貓「占領」的地方,正響著一聲聲刺耳貓叫的時候,一聲極其突兀的、詭異的、更刺耳的嚎叫聲,直接將周圍一切聲音壓制,並且這嚎叫聲一聲比一聲詭異,有些像狼嚎,卻又不同於狼嚎,狗聽著都得撤,也更嚇人了。

  此起彼伏的貓叫聲在第一聲嚎叫響起的時候就戛然而止,而且還有一些貓在聽到這叫聲之後直接撒腿跑了,尤其是西社區那幾隻被鄭歎揍過的,跑得尤其快。牠們知道,在這一片區域能夠發出這種詭異叫聲的,只有東社區的那隻黑霸王。就算不知情的貓,也會被這嚎叫聲嚇跑的。

  鄭歎嚎完之後,動動耳朵,沒聽到那些刺耳的動靜,然後滿意了、平衡了,尾巴一甩,回家,洗個澡然後鑽小柚子被窩睡覺去。

 

  不知道是不是鄭歎那幾聲嚎叫的刺激,最近周圍的那種貓叫聲少了很多。只不過,東社區裡叫得最歡的那個依然沒變。

  鄭歎趴在陽臺上,聽著社區院牆周圍響著的那撕心裂肺一般的叫聲,抖了抖耳朵。

  警長那個白痴在社區周圍叫有個屁用啊!這周圍除了爺們就是太監,唯一的一隻母貓還未成年,那家主人將自家貓護得好好的;要勾搭母貓的話,就去瓦房那一帶,也就是焦威他們賽車的地方,那裡貓多,母貓也多。

  說起賽車,前幾天鄭歎被童慶帶到程仲那裡,試了試改過的車。程仲之前沒看過貓開車,只是根據方三爺的建議將方向盤下移,他當時不太明白,等見過鄭歎開車之後,他就清楚了。

  方向盤下移之後,這樣就算鄭歎自己開著車在外面跑,別人也不會以為是一隻貓在駕駛,因為若不仔細過去瞧的話,並不會看到是鄭歎在操控方向盤,只會認為是附近有誰在用搖桿控制。這年頭已經有一些這種比例的兒童車玩具,或許再過個一、兩年,這一帶就有更多玩具車了,到時候鄭歎或許能夠直接開著貓車在外面兜風。

  因為簽過保密協議,這整件事程仲都不會對外說,但當時程仲看到鄭歎駕駛貓車的表情,確實相當之震驚,也難怪方三爺之前還要求簽署保密協議以及附加協議。

  現在程仲在進行二次修改和調整,見過鄭歎開車之後,他心裡也有數了,只是車改好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過鄭歎不急,他等得起,現在貓車就算改好了,他也不可能光明正大開著貓車在外面閒晃。

  打了個哈欠,鄭歎將貓車的事情扔到一邊,又思索著,葉昊那邊的事情不知道怎麼樣了,如果龍奇將那個東西拿出來,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嚏──」

  鄭歎抬爪子揉了揉鼻子,這是今天第十個噴嚏了,難道感冒了?也不是,鄭歎沒感覺身體哪裡不對勁,精神狀態也不錯,體溫一切正常。就是覺得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這點讓鄭歎不高興。

 

  晚飯過後,焦媽和焦爸在客廳聊天。焦爸這幾天一直很忙,難得今天晚上有時間,沒出去,就坐在客廳沙發上,笑著聽焦媽講這段時間遇到的一些事情。

  「就我們英語組的一個老師,她家養了一隻貓,我雖然沒看過,但是聽其他老師說過,聽說可漂亮了!」焦媽說道。

  趴在沙發一頭的鄭歎扯扯耳朵,再漂亮那也不過是隻貓而已,既不豐乳肥臀,又不柔媚嬌麗,差評。

  「她說明天過來看看黑碳呢,說要幫她家奶糖找個小男朋友。說起來,奶糖已經一歲多了呢,可以生小貓崽了。」說著,焦媽就呵呵呵地笑起來。

  鄭歎驚恐地看向笑得一臉燦爛的焦媽。

  ──小、男、朋、友?!

  ──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

  ──果然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焦媽,您不能這樣!您貓兒子我可是貓身人心啊!

  焦媽看了看鄭歎,對焦爸道:「嘿嘿,瞧,黑碳看著挺期待的呢。」

  鄭歎:「……」我期待個屁啊!

  鄭歎想以頭搶地,但是搶幾次地也無法改變焦媽的決定,看焦媽興致勃勃跟焦爸討論那隻名叫奶糖的母貓,鄭歎琢磨著,明天是不是要蹺家一次?蹺兩天保險一點。

  ──嘖,小郭店裡那麼多資源,那裡還有名貓呢,都是要外形有外形,要氣質有氣質,吃的都是店裡的好貓糧,一隻隻膘肥體壯,健康得很,蹲那兒就一貴族樣,除了智商不高、打架弱了一點,其他一切都能甩土貓好幾條街。奶糖牠貓媽要找公貓也得找小郭店裡的那些啊!

  ──再說,花生糖不是和李元霸都住在寵物中心嘛,可以把花生糖推出去。

  ──嗯,奶糖跟花生糖生一堆花生奶多好!

  鄭歎是有蹺家避開這場「禍事」的打算,但焦媽叮囑鄭歎好幾次,睡覺前還捏著鄭歎的耳朵,讓鄭歎明天別跑了,就算出去閒晃也要按時回家。

  抖抖耳朵,鄭歎很煩惱。確實,逃避不是個好主意,逃掉這次還有下一次,還要面對焦媽的嘮叨。怎麼辦呢?

 

    ◆◇◆◇◆◇◆◇◆

 

  到達夜樓後,衛稜帶著二毛從側面那扇門進去,直接上樓,來到衛稜經常用的那個包廂。鄭歎跟在他們後面上樓,守在側門那裡的人對這隻黑貓已經見怪不怪了。二毛卻對這些人的反應感到好奇,在見到那隻黑貓之後他們居然啥反應都沒有。

  這段時間葉昊那邊忙得很,衛稜也不會去打擾他們,他帶著二毛在包廂裡面,喝點小酒,說說話,晚上聽一下東宮的表演。

  葉昊的事情,衛稜不太好跟二毛說,而且現在葉昊正忙著的事情也需要高度保密,這次葉昊還真得感謝鄭歎了。

  為什麼那個東西要被唐七爺稱為「黃金羅盤」?

  因為它關係到黃金。

  賴二手下那邊鬥得腥風血雨,還有其他人藉機整頓摻合,混亂得很,而這邊葉昊幾人卻在悶聲發大財。

  鄭歎跳上去霸占著沙發。

  見狀,二毛也沒往沙發上坐,拖過椅子對衛稜道:「貓的地位什麼時候這麼高了?這還是隻土貓吧?你朋友還真同意你帶這貓進來?就不怕把這些幾萬塊錢的沙發撓壞了?就算你朋友不把幾萬塊錢放在眼裡,但這也太縱容了。」

  衛稜攤攤手,「那也沒辦法,我說了這隻貓比較特殊。其實,有人替這隻貓取了外號,叫『招財貓』。」

  二毛頓了頓,然後哈哈大笑,差點從椅子上滾到地上。

  「就這樣的?還招財貓呢!一些小鎮村莊裡面,這種貓沒多少錢就能買一隻,能招個屁的財……」原本二毛還準備說更多的,但看到衛稜一臉正經的表情,頓時收斂了笑意,「師兄,你認真的?」

  「嗯,我沒說笑。」衛稜點頭道,「所以,我建議你平時沒事的話多跟這隻貓接觸接觸,比如牠閒晃的時候你可以跟著一起去,反正你也無聊。」

  鄭歎聞言耳朵往腦後一拉,斜著眼看向二毛:老子閒晃還要人陪?!還是這種白痴?

  從第一次見面,鄭歎和二毛就相互給了差評。而這種差評不是衛稜兩句話就能扭轉的。

  二毛一邊跟衛稜說著這兩年的生活見聞,眼睛時不時往鄭歎那邊瞟。

  而衛稜呢,一邊跟二毛說著話,手上也沒停歇,一直剝著花生,給鄭歎一些,給自己留一些。

  跟奴才似的!二毛見到衛稜這行為,心裡很是鄙視。但畢竟是師兄弟,相識這麼多年了,二毛對衛稜也瞭解,這貓要不是真有能耐的話,衛稜絕對不可能這樣對待一隻貓的。

  招財貓?

  也許吧。

  沒接觸過,也沒親眼見過,二毛心裡還是持懷疑態度,不是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事情,他統統不承認,就算是衛稜說的,他也會在所謂的「事實」上打折扣。

  鄭歎趴在沙發上,等花生剝夠了之後才跳到茶几上啃花生。

  「想好接下來準備做什麼了嗎?」衛稜問二毛。

  「這兩年在外跑,做了點小生意,現在暫時不準備幹啥了,休息享樂一下,然後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

  二毛說話的時候,眼睛還往鄭歎那邊瞟,見鄭歎正專心啃花生,便從椅子上彈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手!

  「啪!」

  「降妖鎮魔!」

  一擊得手,二毛迅速撤離,退到五公尺開外。

  衛稜、鄭歎:「……」

  鄭歎是真沒想到二毛會出手做啥,雖然相互之間評價不怎麼好,但或許是因為衛稜的原因,鄭歎並沒有從二毛身上感覺到什麼惡意,正因為這樣,鄭歎的警惕性也降低了很多,壓根沒防著,結果就中招了。

  二毛沒打沒揍,他這快速的出手,其目的就只是在鄭歎腦門上貼了張「紙」。

  鄭歎不知道自己腦門上貼的這張紙上畫的是什麼玩意兒,不過看這情形,鄭歎能夠猜出來,這就是傳說中召神劾鬼、降妖鎮魔、治病除災的符!

  ──降妖鎮魔?

  ──降尼瑪的妖、鎮你大爺的魔啊臥槽!

  ──天殺的!

  鄭歎甩甩頭,將腦門上本就黏得不嚴實的「紙條」甩開,也不啃花生了,彈出爪子跳下茶几就往二毛那邊衝過去。

  ──老子不發飆你還真當老子柔弱可欺呢!

  於是,一人一貓開始在包廂裡面打架。一開始二毛還拿著椅子上的一個羽毛抱枕擋一下,發現抱枕被很快抓爛,察覺到嚴重低估敵方攻擊力之後,二毛就用外套將自己的頭一捂,往衛稜這邊躲。

  那羽毛靠枕被抓爛之後,整個包廂裡面到處都飛著羽毛,整潔的包廂頓時一片狼籍。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