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教我如何攻略美少女學姐!

 

掛著極惡變態鬼畜捆綁PLAY蘿莉控淫棍破壞魔王之名,

他居然可以被封為最強把妹手

但是……那些學姐都是禍害,根本不能算是妹子好嗎!

 

PS.本集由冰山美人軍師擔當封面主役,包你熱血沸騰……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2封面ss.jpg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2男朋友?女朋友?》

 

 

戰爭本部出現大危機──盛子發現有人背叛?!

盛遠等人執行著破壞學校運動會計畫,屢屢失利不說,

還發現自家美人軍師與學生會代理會長莎菲娜私下見面!

難道內鬼是計畫制定者.軍師官冰蕙?

讓盛遠心驚的不只這件事,他還有一個不得不隱藏的秘密──

他是官冰蕙男、朋、友

這下可好,連少根筋的李靜都開始對他「另眼相看」了……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1別以為可愛就是正義!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1

書名: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2男朋友?女朋友?

作者:萊茵@千人

畫者:歐歐MIN

上市日:2016年5月25日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超商7-11,或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2-贈品明信片圖樣.jpg

 

 

 

 

精采試閱

  「吼哇哇──的說!」

  「哎……」我瞪大了眼。

  「吼哇哇──得斯!」

  「唔……」我用力讓表情看起來嚴肅一點。

  我努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做出何種形式的笑容,因為活了十六個年頭,加上看了十多年電影的經驗,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綁長短雙馬尾髮型、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會在吼叫後加上「的說」的極矮小爬行者。

  「哇──哇!」

  蹦跳出來,站在我們面前的爬行者李靜,身上黏滿紅紅綠綠、黏糊糊的液體,臉上戴著一個爬行者怪物面具。

  雖然還可以看到身上穿著水手服的痕跡,可惜這些被嚇破膽的同學們似乎沒有注意到,前方這隻造型可怕、但各種違和的爬行者其實是由本校學生扮演。

  領頭的男生本能地指著爬行者李靜大叫道:「是爬爬、爬行者!快快、快回去!」

  人群中前方的人後退,不過後面的人卻想要前進,把人群中間的金老師像擠沙丁魚般的擠著,情況混亂到了極點。而我卻因為一開始走太快,和徐曲一起落到了隊伍的前方,直面著爬行者李靜。

  典型的羊群心態,容易臉紅的徐曲死命拉著我往教室走,驚恐道:「那東西會吃人的,會死的!」

  就在徐曲認為是生死一瞬間時,我看到長短雙馬尾的爬行者李靜發現了我,向我眨了一下眼,然後她自然而然也看到被我拉住了手腕的徐曲,她又再看向我,不過本來眨著眼的俏皮不見了,眼神變得異常凶悍起來……

  然後?

  我發現徐曲沒有錯,即使是在演戲,但現在的的確確就是──死亡的瞬間!

  「噗」的一聲,李靜就像飛彈一樣向我直撲過來。

  那一刻,一直生活在地球重力環境下的我終於感受到……原來重力是可以被消去的。

  我被爬行者李靜由人群之中撞飛,拉著徐曲的手瞬間甩開,還好有其他同學扶著她,不然就會像我一樣身體直擊地板。

  難道我要跟天國的母親相見了嗎?

  背上火辣辣的痛感喚醒有這個可笑想法的我,輕搖了一下頭,試圖將暈眩感甩走。可惜我連一句話也沒能說出來,力大無窮的爬行者李靜又來了一記重擊。

  腹部受力的我跟再次突前的李靜像雪球般,向後方的通道滾動。

  如果用公斤來計算李靜的飛撲到底有多重的力道,親身感受的我大概可以告訴任何人,絕對有一噸卡車用時速七十公里直接撞擊在身上那麼可怕!

  「痛……」

  「姐姐留力了的說……我們先假裝打一場,然後跟著姐姐由後門走的說。」

  在短暫的暈眩間,耳邊傳來了爬行者李靜的聲音。

  再次睜開眼睛,身後是被撞凹了的壁報板,而爬行者李靜就在我身前不到半公尺。除了口中被打得快吐出來的胃酸之外,一陣香甜味、刺鼻味加上女生的氣味傳入我的鼻子……

  原來爬行者李靜身上的血是番茄醬、黏液是芥末嗎?我吸了一口氣,那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力道真的是留力了嗎!

  「唔……」我快速翻身,揉著似乎內臟移位的肚子。

  這時的我在別人眼中應該是十分帥氣地向左方迅速滾開,與爬行者李靜保持了四步左右的距離。

  因為被撞開的關係,所以爬行者李靜分隔開我和那些補課的同學和金老師。他們呆滯地看著我,就像在選擇是看男高中生被爬行者殺死,還是自己快速逃命……

  「哇哇吼──的斯!」

  爬行者李靜開始裝模作樣地大叫,加上她背對著所有人,那些學生看不見她的爪子正由口袋內拿出一根詭異的鞭子。

  「等等……這是什麼?」

  爬行者李靜壓低聲音道:「快護著頭的說!」

  我猛搖頭,想要站起來,可是被地上的芥末弄得滑了一下。

  「要來了的說。」

  因為我知道再拒絕也沒有效果,只好馬上把頭護好。那根像是爬行者舌頭的鞭子開始舞動,然後──

  「不要──痛!」

  帶著芥末的鞭子抽在我的手臂上……真的很痛!

  「哇──!」

  與此同時,李靜咬住鞭子,回頭向那群看熱鬧的人吼了一聲,而舌頭又「啪」一聲,掃到旁邊的牆壁。

  如果是真的話,這情況就恐怖極了。

  因此大部分人在可行的兩個選擇中,合理地拋棄「看男高中生被爬行者殺死」,選了「自己快速逃命」。

  混帳!

  為什麼沒有齊心協力打倒爬行者李靜的選項!

  正當我以為自己要被這頭暴力怪獸爬行者李靜繼續抽打時,一個揹著兩把武士刀、蒙著臉巾,應該是扮演艾莉絲的冷酷武士──蜘蛛帥氣登場!

  「自信,爬行者李靜放開那個男生。」

  非常入戲的爬行者李靜聞言起動,箭步衝到我跟前,長長的鞭子被她咬住,右手上似是裝飾的爪子一把扣住了我的手臂,就像抓住人質一樣,回頭瞪著武士蜘蛛,「唔唔吼──的斯!」

  看著爬行者李靜,我真想告訴她,爬行者才不會「得斯、的斯」又或者「得說」的叫!

  「冷笑,其他人快走,既然爬行者李靜冥頑不靈,就別怪我不手下留情。」

  武士蜘蛛像背臺詞一樣的說話風格,讓這個本應很帥氣的畫面變得極為滑稽。

  再說,李靜都變成爬行者了,還跟她說什麼道理!

  只可惜那些被嚇得像驚弓之鳥的同學們卻很容易接受了,就像喜歡看好萊塢電影的人,電影的邏輯與合理性?那些東西並不重要,只要刺激就行。

  同樣被近代電影毒害了的金老師,對武士蜘蛛的英勇行為進行了深切的表揚和信任:「武士是正義的化身,有他就行,我們快走。」

  「但是老師,盛遠還在爬行者手上!」

  徐曲對我的呼喚,感動得我想要馬上回應。可是爬行者李靜加重力道,天真的我就像玩具一樣,被她拉著往通道走去。

  「哇哇、哇!」

  因為太痛,我眼角的淚水不自覺地流了出來。只不過我表現得越慘,那些同學就跑得越快,連想要救我的徐曲也立即被同班的一、二、三號同學拉著,最後留下了三句讓我咬牙切齒的話。

  一號男同學邊走邊叫道:「這蘿莉爬行者就算成了這樣子也鐵心逆襲,盛遠果然罪大惡極!」

  三號女同學似乎在點頭認同,「沒錯沒錯!雖然很可憐,不過爬行者算是在除害……不對,武士先生應該會救盛遠!」

  二號女同學一貫的貶低我:「下流!」

  我要哭了哦!

  他們不是應該稱讚我很偉大嗎?以自身作人質來拖延爬行者李靜的屠殺行為,真的是很偉大……

  不過更讓我想要哭的,是所有學生當中,僅僅只有徐曲一個人想要救我,金老師則再次使出裝作沒看見的特技。

  我作為一個思想正直的高中生,果然失敗到了極點……

  「斬擊,劍斬肉身,心斬靈魂,爬行者李靜看刀!」

  「噹」的一聲,武士蜘蛛終於追上爬行者李靜,展開強度驚人的戰鬥。

  一個是敏捷型,一個是力量型,風格迂迴,自然是異彩連連。

  可是作為人質的我卻無緣看清。

  一直被李靜拖著撞牆、拖著當成盾牌、丟出去當武器等等各種不人道對待。大概三分鐘之後,那群學生終於走光,兩人的對決亦停了下來。

  「跑光了,學生會應該很快就反應過來,我們要快點離開的說!」爬行者李靜把臉上黏糊糊的爬行者裝扮面具拿開,露出有著重影的可愛圓臉。

  為什麼有那麼多李靜和蜘蛛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點頭,我還有任務要完成,你們先走。」蜘蛛二話不說往樓上跑去,大概是去破壞監視錄影之類的任務。

  「是是、是……」暈眩狀態下的我結結巴巴地說著。

  爬行者李靜見我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二話不說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著我離開。這是我人生之中第二次被李靜公主抱。

  根本沒什麼反抗能力的我,只好讓心裡的不甘、不爽還有羞愧,跟地上的那些番茄醬以及芥末醬一起風乾。

 

    ◆◎◆※◆※◆◎◆

 

  如果在之前問我,俊男的女兒是不是一定是美女呢?我會回答應該不是,畢竟還有很多因素。

  可是,在這坐著六個人的房間之中,就只有我一個不能稱之為帥、漂亮、美麗和英俊。

  官家的基因也好得太厲害了吧?

  「是小蕙的男朋友嗎?」

  第一個發言的是酷似官冰蕙的女性。

  看著眼前如同官冰蕙的姐姐、但應該是她母親的人,我想回答,但官冰蕙卻拉了我一下,馬上想起不需要說話的條件,微笑點頭。

  官冰蕙說道:「嗯,他是我之前提過的江盛遠。」

  視線再次掃過這房間內官冰蕙的家人,雖然都生得很俊美,不過以神態來說,應該全部都是官冰蕙的長輩無誤……這不會是專程聚集來鑑賞官冰蕙帶回家的朋友吧?這還「沒關係」?

  這絕對不是小事!

  我在心裡吐槽時,伯母又開始問話:「小遠是比小蕙小一歲是吧?」

  「是的,他是我的學弟。」官冰蕙刻意用手環住我的右臂,身體若有若無的觸碰到我。

  「咳咳──」

  突然間,坐在主人家位置的帥氣大叔輕咳了一聲,大概是官冰蕙過分大膽的動作嚇了他一跳。

  老實說,就連作為當事人的我,也被官冰蕙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不輕。

  「對了,我看到小遠實在太開心了,都忘記介紹介紹!」伯母掩嘴笑著,對女兒做出這種跟男生親暱的行為,似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竟然還有像我媽媽和爸爸那種奇葩?這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接著伯母把各個在場的人向我介紹了一遍:唯一的男性是官冰蕙的父親,其餘的不是三姑就是六婆等等的存在。

  當然,會面不只是聽一次名字就完結,不然官冰蕙也不會把我找來,隨便放個西瓜說是男朋友不就結了?

  「小遠跟小蕙是怎麼認識的?」官冰蕙的三姑笑著問道。

  我微笑,官冰蕙代言:「是同一個社團,有一次他……」

  「小遠有什麼優點嗎?」

  我再次微笑,官冰蕙代言:「雖然是很魯莽又有點笨,不過在某些時候會很溫柔。」

  官冰蕙編故事還不用看稿子,更完全沒有臉紅,這不是一般的強,是已經強得突破天際了啊!

  「小蕙跟小遠接觸不會……嗯,沒問題嗎?」官冰蕙的六婆提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我僵硬地微笑,官冰蕙把身子再靠近我一點,豆腐一樣的觸感正貼到我的手臂上。時間凝結,我連動也不敢動,就像上次一樣,都可以聽到她微微變得急促的呼吸頻率。

  「沒有。」官冰蕙代言。

  ……這種「程度一」相互理解的問題,維持了十多分鐘,不過看她們的樣子似乎不會進行「程度二」的交流。

  話說回來,我懷疑官冰蕙早就想抓我出來當這個假男友,只是開口之前被我先一步而已,因為她對我的情報完全是媲美百科全書等級的詳細!除了比較個人的私事之外,基本上都準確無誤的被官冰蕙掌握著,就連我五歲看恐怖電影被嚇得三天嚷著跟媽媽一起睡覺的事她都知道……

  這大概是家裡的宅媽把這事當成炫耀的資本到處說的後果。

  能問的都問完了,正當我以為要完結時,全程僅「咳」過一次的帥氣大叔,即是官冰蕙的父親,突然間向我問道:「小遠會下棋嗎?」

  我一貫地微笑,不過官冰蕙這次卻不作言語,本來有點吵雜的房間也靜了下來。

  嗯?

  本能的感覺到,這裡的「下棋」大概是禁語?

  「小遠?」

  伯父瞇眼,比官冰蕙發怒時更盛的氣勢向我直撲過來……

  官冰蕙輕推我一下,意思就是我可以說話。

  我沒忘記要笑,依然保持著微笑,點頭道:「會。」

  所有人又再次吱吱喳喳喧鬧起來,看來我會下棋這件事讓大家鬆了一口氣。伯父的威嚴甚重,比起我爸媽強了不只一個等級。可是接下來的事,更讓我意想不到──

  「單獨跟我對奕。」伯父命令。

  官冰蕙聞言,像驚弓之鳥般慌亂起來,「盛遠他不──」

  其他人也開始勸阻。

  但──

  「我在跟小遠說話。」伯父皺眉。

  眾人再一次靜了下來,連官冰蕙也立即閉嘴,微不可察的對我搖頭。

  有種面對黑社會老大的既視感,不過這程度是嚇不到我的,因為就連扮成女生也不怕的我,已經無所畏懼了!

  在這個情況,我應該按官冰蕙的指示拒絕。但直覺告訴我,如果拒絕伯父,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所以──

  「好的,伯父。」

  「過來。」

  他站了起來,在三姑六婆等人驚懼的目光中,領著我走出本來的房間,來到放著一副棋盤和棋子的房間。

  從走出眾人所在的房間時我就開始後悔,和他面對面而坐就更能感覺……

 

    ◆◎◆※◆※◆◎◆

 

  在開始的時候我還有點緊張,可是當度過了近十場比賽後,我開始對機械式的工作感到乏味。

  在按鍵和填表間,一個小時又再次靜悄悄的過去。一百公尺的所有初賽終於完結,因為要更改起跑點的關係,我們正好有十五分鐘左右的休息時間。

  「老師說可以趁現在把表格交上去。」

  李靜聞言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接下來是行動的時間!」我說明步驟:「先將這些表格上正常的資料給司令臺的人。在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再由已經變裝了的我潛入,暗地裡做手腳。到時候他們會因為資料出現混亂,接下來的比賽就不得不停擺。」

  李靜嘟著小嘴說道:「知道的說……你已經在重複第三次的說!」

  「因為要保證這一次的行動不會出問題。」我似乎開始緊張起來。

  「姐姐始終覺得還是讓蜘蛛做這事比較好……」李靜拉了一下正在收拾背包,準備到洗手間變裝的我,「蜘蛛比較合適的說。」

  「那我們不是沒有作用嗎?更何況蜘蛛還有其他任務要完成。」我輕輕摸了一下李靜的頭,指著放在一旁的背包,「別擔心,我一早就準備好所有東西。」

  「你要小心的說。」

  「嗯!」

  我提起背包,先李靜一步離開,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在蜘蛛常說的話當中,有一句我十分認同的名言──

  卸妝後還能認出本人的僅是化妝,只有卸妝後認不出來的才是喬裝。

  因此每一次我都是以別人絕對無法認出來的目標進行喬裝!

  男女生轉換,本來在變裝上就有先天的優勢。任誰也不會在第一次見面,就在腦裡假設眼前的女生原本是男生,所以我的喬裝並沒有被人認出來過!

  這次不是盛子樸素的造型,我改變一貫走向,裝扮成濃妝又性感的──莎菲娜。

  首先,她的身高和我相差不大,本來唯一的問題是我的小腿腿毛很多,不過今天每個人都按照規定穿著長褲的冬季體育服,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其次,身為學生會成員之一的她,卻比一般學生會人員來得叛逆,校服甚至髮飾都在違規邊緣。

  最後是,今天她行蹤不明,所以不管是出現在哪也不奇怪!

  在鏡子前照了一下,長捲假髮加上用了唇彩的性感雙唇,再把冬季體育服穿得稍微暴露的狀態。

  一個像真度接近百分之九十的莎菲娜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最後的最後,就是她說話易於掌握,因為很有特色──

  「Boy,要給莎菲娜一個擁抱嗎?」

  嘗試用她的語氣說話,馬上就把自己雷得外焦內嫩,我果然還是很害怕這個用羽毛撓別人鼻孔的性感女生。

  把東西都拾好,再把背包放回到計時站。我看了一下手錶,還有十分鐘才會開始第二輪的比賽。

 

  司令臺在跑道外的中間地帶。

  正確來說,司令臺上有一張放滿了電腦、文件、文具的長桌,是一個對外辦工的地方,對我們而言並沒有攻占的價值。然而,在司令臺後方有一條通往教室建築物的通道,那才是我來這裡的目的──通往存放各項表格和資料的休息室。

  我來得似乎很是時候,司令臺滿員時是十個的工作人員,現在只有三個在工作著,其他都不知所蹤。

  「Girls and Boys,工作還順利嗎?」我強忍著吐出來的衝動,向司令臺正忙著的工作人員問道。

  「妳不在一點也不順利……話說妳不是早上食物中毒到醫院嗎?不好好休息?」

  大概是因為聽到這種熟悉的說話方式,他們頭不抬就知道我是「莎菲娜」。

  還好他們十分忙碌,所以壓根沒有那種美國時間理會我,繼續低頭整理著資料。

  「莎菲娜的Sexy Body可是很強壯的哦!」

  說出這句話之後,我恍惚有墜入地獄深淵的罪惡感。

  在天國的母親請原諒我吧……

  「呵呵……」幾個工作人員的笑聲聽起來很平常,看來李靜平常的詆毀沒有說錯,莎菲娜果然是個會開這種玩笑的碧池(注:Bitch的諧音)。

  「你們繼續Busy,莎菲娜還有東西要拿過去……」在說話的同時,我已經慢慢移到了他們身後的通道,「一會回來哦!」

  「嗯嗯。」

  沒想到那麼順利的我,一步步走到休息室,又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工作人員還在埋頭苦幹,一切都十分正常的樣子。

  果然,大部分學生會的人都「食物中毒」了,不然不會如此鬆懈,更不會沒有人留守這個重要的地方。我輕輕敲門,沒有人回應,扭開門把,推門進去。

  眼睛還未習慣,眼前漆黑一片,二話不說,我馬上按下了牆上電燈的開關──

  「Unbelievable!竟然會有兩個莎菲娜?」

  燈光下,那一步步走出來,穿著冬季長袖體育服、卻異常性感的長捲髮女生──正牌的莎菲娜!

  等等……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我已經沒有時間去想明白這個問題,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馬上轉身逃跑!

  「不用跑了!」

  身後的退路,不知何時被雙馬尾暴力女徐詩堵住。我頓時明白,學生會的人僅是沒有明著守在這裡,其實他們一直都有放暗哨。

  ……這是陷阱!

  「可惡!」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