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氣爆發的家貓VS.囂張狂野的小偷貓,

夜晚的喵喵對決就此展開!

 

警長遭襲重傷,黑碳發誓要為兄弟報仇──

在自己的地盤上,有氣自己親自出才爽快!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新星繪師若風、蒼橙特繪,貓犬鳥一家親,雙拉頁大放送

 

 

 回到過去變成貓06封面ss  

《回到過去變成貓06》

 

 

 

連續竊盜案的嫌疑犯是隻貓?幕後主使者是馴貓師?

黑碳決定──以貓制貓!

他要讓那些小偷貓知道,東區四賤客可不是好惹的!

 

黑碳碎碎唸:

跟公貓打架我很行,但跟母貓「打架」?

小柚子妳聽我說跟黑米「打架」的絕對不是我凹嗚~~~

 

夜樓.黑碳專屬包廂,完工!裡面有貓跳臺、懸空走道!哪位貓兄貓妹想一起來開party呀?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5帶來幸福的偵探喵!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3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06神偷怪貓出沒中!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若風、蒼橙

上市日:2016年6月29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6贈品明信片sample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6月24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06》一書,即贈由新星繪師若風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06:貓犬鳥一家親」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海報哦!

7/1-10高雄書展現場,前30位購買本集的讀者也能獲得海報一張!

回到過去變成貓06贈品海報sample   

 

 

 

 

精采試閱

  東教職員社區裡,鄭歎趴在高高的梧桐樹枝上,看著下方草地上正在遛貓的二毛,這傢伙最近外出遛貓時防周圍的貓像防狼似的,阿黃除外,因為阿黃是唯一一隻已經去勢的公貓。

  「二毛!」一個人從社區大門那邊慢悠悠的晃了過來。

  鄭歎看過去,認出這人正是之前被他引到天屎之路那邊砸中兩坨鳥屎的秦濤,衣著還是和上次差不多,休閒的西裝、皮鞋,人模人樣。

  「你又早退了。」二毛瞟了他一眼。

  這時候才下午三點鐘,秦濤這麼早過來肯定是提前開溜。

  「坐那裡無聊,玩了兩局遊戲,連輸兩局,沒興致了,準備回去睡覺,睡到晚上再去酒吧逛逛,再找個看得順眼的妞。」秦濤無所謂的說道。反正他每天都這麼過來,有時候颳風下雨的壞天氣就直接在家裡睡覺,反正公司缺他一個也完全沒有關係,員工們都知道他只是個掛牌的裝飾而已。

  二毛對秦濤的回答不置可否。

  「我過來就是跟你說一聲,這週六我生日,晚上七點,夢華莎那邊我訂了個包廂,到時候順便介紹些朋友給你,熟悉了大家一起玩,別整天跟貓待一起,無不無聊啊你!」秦濤鄙視道。

  「王斌去不去?」二毛問。

  「那傢伙現在是正經人、大忙人了,從不參加這類活動,來楚華市就沒見過他幾次。不過我們跟他不一樣,我們是及時享樂的壞學生。」秦濤遞了個「你懂的」的眼神。

  「行,週六晚上七點,一定準時到。」聽到王斌不去,二毛也放心了。

  「對了……」秦濤往周圍掃了一眼,「那隻黑貓呢?」

  二毛抬手往鄭歎趴的那棵樹指過去。

  那棵樹的樹葉現在長得還沒有很茂密,從下方看的話,很容易就能看到鄭歎那垂在樹枝一旁的尾巴。

  秦濤順著二毛指的方向瞧。

  鄭歎也帶著好奇看向秦濤,這傢伙找自己幹嘛?報仇嗎?

  「二毛,你週六的時候把這隻黑貓一起帶過去吧。」秦濤說道。

  「為什嗎?過生日還請貓?你屬貓的啊?再說了,你跟牠也沒多熟啊……不對,為什麼請牠而不請我女兒?你歧視?!」二毛瞪眼。

  「嘁,真不知道你們這些貓奴成天在想什麼,腦子怎麼就總往偏處拐?」秦濤搖搖頭,「是我表妹。她這人啊,脾氣比較差,但偏偏對貓很好,問題就在於她養貓從來都養不好,不是貓自個兒跑了就是出了什麼意外,總之她自己是養不了貓的,但有貓在的時候她心情還不錯。最近那丫頭不知道受了什麼氣,像吃了炸藥似的。你也知道,我在楚華市是得了我舅的照顧,怎麼也得照顧一下這丫頭,我過生日不可能不請她去,有隻貓鎮著,我放心點,至少她不會亂發脾氣。」

  聽著秦濤的話,鄭歎總結了一下:說來說去,秦濤的意思就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日宴順利點,玩得high一點,避免被他表妹攪局,便把自己拉過去陪表妹。而在秦濤眼中,黑米比不上他鄭歎可靠,這傢伙雖然算個紈褲,但眼力還是有的。

  ──陪客啊……

  鄭歎動了動尾巴尖。沒好處自己憑啥過去?

  正想著,鄭歎就聽到樹下的二毛說道:「一萬。」

  「什麼?」秦濤愣了愣,一時沒反應過來二毛的意思。

  「我說──」二毛豎起食指,指了指樹上那隻黑貓,然後伸向秦濤,「那隻貓,出場費一萬。」

  「我靠!你當我請的是金貓呢?還一萬!一萬塊錢能買上百隻這種貓了!哦,貓販子手裡的更便宜,沒多少錢就能買隻肥壯的。」

  二毛也不急,掰手指開始跟秦濤算得失,「你想,如果你表妹發飆,到時候摔掉的酒都不止這個價吧?還有,那裡的桌椅、板凳等各種賠償費……」

  聽著二毛的話,鄭歎心裡點頭。孺子可教也,有時候,二毛的用處還挺大。

  「行了行了,不就一萬塊錢嘛,就這樣說了!週六晚上七點,你,還有那隻黑的,準時點。」

  一萬塊錢對於秦濤來說還真不算什麼,目的達到後,他接通電話就匆匆跑了。助理打來的電話,有份加急的文件得他簽字拍板,雖然在公司掛的職位基本上只算個擺設,但必要的流程還是得走。

 

    ◆◇◆◇◆◇◆◇◆

 

  二毛進門第一件事不是找秦濤或者看裡面各種風格的妞,而是找莎姐說的那隻大貓。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人太多擋住了視線以及包廂內的光線問題,二毛沒發現那隻貓。

  秦濤注意到門那邊,見進來的是二毛之後立刻跑過來,搭著肩膀對二毛道:「走走走,介紹幾個多才多藝的女大學生給你!」

  沒等秦濤走兩步,就被二毛拉到一旁,「你還找了一隻大貓過來?!」

  「啊?哦,這事啊,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那是一朋友養的,我也不知道她會把她家的貓帶來啊。」

  秦濤和二毛在旁邊說話,包廂裡的人也因為秦濤的關係注意到二毛,看他們倆這樣子就知道關係相當不錯,絕對不是泛泛之交,頓時一些人在心裡就思量開了。

  而由於二毛的角度轉換,鄭歎改而面對著包廂內的那一群人。

  「哎呀!又一隻貓誒!」不知道是誰出聲叫道。

  「哪裡呢?」

  「背包裝著。」

  「還真是……」

  「砰!」

  門被大力推開,一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女孩走了進來,破洞牛仔褲加上機車夾克,還有臉上那跟鬼似的濃妝,和這裡其他女孩子的裝扮形成強烈反差。不過,大家似乎對這個女孩很熟悉,沒說什麼,還有些要避著的意思。

  「唐彩,唱歌嗎?」剛唱完一曲的女孩問進來的人。

  這是秦濤的新女朋友,是個音樂學院的學生,今天他女朋友的同學也來了一些,多半時候都是她們在唱歌,剛說話的就是秦濤他女朋友。不得不說,科班出身的唱起來正規多了,鄭歎想,難怪剛才那歌聽著挺舒服的。

  秦濤他女朋友問這話其實也是出於好意,她不出聲的話,唐彩就真的被邊緣化了。但是,顯然秦濤他女朋友對唐彩還不夠瞭解。

  那個叫唐彩的女孩並不領情,揮開遞過來的麥克風,「我唱不唱關妳屁事!」

  一開口就像吃了火藥似的。

  「那就是我表妹,唐彩。」秦濤小聲對二毛說著,然後示意二毛趕緊將貓遞過去,「快點,沒看我女朋友表情都僵硬了嗎?!」

  唐彩今天的心情相當不好,坐在靠邊的沙發上,自顧自的點上一根菸。看了看袖子上一條爪痕,唐彩更煩躁了,要不是這袖子擋著,手臂上肯定會出現抓傷。

  女孩子抽菸的並不多,尤其是像唐彩這種,一看就不是個好脾氣的,難怪她周圍相鄰的幾個位子都空著,沒誰蠢到過來這裡找罵。

  「哎,唐彩,有件事找妳幫個忙。」秦濤拉著二毛往這邊走。

  「沒空!」唐彩看都沒看秦濤,繼續抽菸,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不管,妳得幫忙照看,我帶我兄弟去認識幾個人。」說著秦濤就將二毛的背包抓過來往唐彩那邊扔。

  「你聾了嗎?!我說了我沒……」唐彩的話聲戛然而止,接到秦濤扔過來的背包她還準備甩回去的,沒想到直接就對上一雙貓眼,這便是讓她止住話聲的原因。

  ──貓?

  唐彩當即就僵在那裡。

  就這麼被扔過來,鄭歎在心裡問候秦濤他祖宗幾句,然後便仔細觀察起眼前這個女孩來。妝太濃,將本來的相貌都遮掩下去了,嘴巴塗成深紫色,夾著菸的手指指甲塗了黑色的指甲油……看起來確實不像個好女孩。

  但是,就像秦濤所說的,唐彩一見到貓,這脾氣就壓制下去了,彷彿一個渾身長著尖刺逮誰刺誰的刺蝟,在見到鄭歎之後,立刻就將那身刺收了起來。

  鄭歎感覺不到唐彩身上的惡意,雖然眼前這個女孩看起來就像電視上的那些「魔頭」,但他的直覺是不會錯的。

  扒開背包的拉鏈,鄭歎從背包裡走出來,他抬頭就能碰到唐彩的胸部。鄭歎打量了下,還挺大,如果他抬爪子踩上去,想來唐彩也不會介意,反正現在自己只是一隻貓嘛,誰會跟一隻貓計較這麼多。

  不過,想歸想,在沒摸清這女孩的脾氣之前,鄭歎還是選擇安分點。從唐彩腿上走到旁邊的沙發上,然後就蹲在旁邊,看著包廂裡的其他人。

  秦濤的眼光不錯,裡面美女不少,有清純型也有嫵媚型,而有意思的是那些人的小心思,觥籌交錯間很多細小的地方就能看出來。或許旁觀者清的原因,鄭歎看得挺有意思。

  唐彩將手指夾著的菸扔進菸灰缸,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濕紙巾擦了擦夾菸的手指,而她現在的一舉一動都透著些小心,似乎生怕把身邊的這隻貓驚跑了。雖然在五分鐘之前,唐彩在洗手間差點被那隻豹紋貓抓傷,導致她剛才在見到這隻黑貓的時候有一瞬間的緊張,但這並不影響她對貓的喜愛。

  鄭歎正看著包廂內那些人的互動,突然耳朵有點癢,他知道是唐彩輕戳了他耳郭那裡的毛一下。他彈了彈耳朵,沒在意。

  沒見鄭歎伸爪子,唐彩放心了些,伸手指到鄭歎的下巴處,撓起來,也注意著不讓自己的長指甲傷到這隻黑貓。

  鄭歎看了唐彩一眼,回頭繼續注意那邊的人,有人開始試探二毛了,很顯然他們並不清楚二毛的身分背景,秦濤也沒跟他們說過。

  秦濤為二毛介紹自己朋友的時候,抽空看了一眼唐彩那邊,見唐彩果然一副沒刺的刺蝟樣,頓時感覺那一萬塊錢也沒白費。

 

    ◆◇◆◇◆◇◆◇◆

 

  週日,唐彩請吃飯,只叫上了秦濤和二毛,叫二毛的原因是為了讓二毛將鄭歎帶出來。在一家經常去的私房菜館吃頓晚飯而已,吃完後二毛主動提議請他們去夜樓那邊玩,順便叫上幾個昨天剛認識的、二毛覺得印象還不錯的幾人。鄭歎就不跟他們去摻合了,沒提前通知,再晚回去焦媽又得嘮叨。

  鄭歎被送到校門口,他也沒繼續耽擱,直接往東教職員社區小跑回去。

  這個時間點,東教職員社區這邊的路上並沒有什麼人,再過半小時才會有上晚課的以及辦公加班的老師們回來。

  鄭歎正跑著,快到社區的時候,步子慢了下來。

  前面的路上蹲著三隻貓,攔在路中間。

  這三隻貓,鄭歎從來沒在這周圍見過,完全陌生。

  隨著鄭歎的走近,那三隻貓依然維持原樣穩穩的蹲在前面,都盯著鄭歎。橘色的路燈將三隻貓的影子拉長。

  遠處不知道是誰家的貓蕩漾了又在嚎,而這三隻貓只是動了動耳朵而已,彷彿對那些都不感興趣,就像只是聽到周圍樹葉的沙沙雜音一般,依然穩穩的蹲在那裡。

  鄭歎正想著這到底是哪裡來的三隻攔路者,突然聽某道聲音傳來。

  「黑碳?」

  一個戴著氈帽的男人從路邊一棵樹下的陰影裡走出。

  鄭歎循聲看過去,路燈並不會讓鄭歎的視線受到太多的干擾,仔細瞧了瞧後,他確定從來沒見過這個人。擋著路的這三隻貓顯然跟這人是一夥的,但問題是,大晚上這人帶著三隻貓過來專程守在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要說群毆也不對,沒什麼殺氣。而且,這人又是從哪裡得知自己名字的?

  雖然沒有從這人和三隻貓身上感覺到什麼敵意,但鄭歎還是保持高度警戒。這人瞧著有點古怪,這三隻貓也古怪,牠們和鄭歎平時接觸到的周圍的那些貓不太一樣。

  鄭歎與那人相互打量著,同時心裡琢磨,是不是無視他們直接跑回家算了?

  「久仰久仰。」那人又道。

  鄭歎抬眼,久仰你大爺!

  「或者也可以叫你blackC?」那人語氣很自然,就像是隨意聊天似的。

  那人接連說了幾句,鄭歎不想理他,也不想與那人對視,總覺得那人好像能夠從眼神裡看出些什麼似的,鄭歎不爽。

  他正準備抬腳跑開,卻聽那人說道:「先介紹一下吧。來,桂圓,由你開始。」

  說著,那人打了個響指。

  只見擋在正中間的那隻身體白色、尾巴黑色看上去一本正經的貓,「喵──」的叫了一聲。

  「蓮子。」那人又道。

  「喵~」蹲在右側最靠近路邊的那隻狸花貓叫了一聲。這隻狸花貓的毛色跟大胖一樣,但與大胖截然不同的是,這隻狸花貓看上去顯得瘦長一些,瞧著一副乖巧的樣子,而不是大胖那種成天睡眠不足、啥事都不感興趣的呆樣。

  「八寶。」那人道。

  蹲在最左側,尾巴一直甩來甩去像是在憋著勁的那隻貓張嘴,「喵嗚哇嗚哇嗚哇嗚──」

  鄭歎:「……」

  「好了,八寶你住嘴。」

  那人打了個響指,名叫八寶的貓立刻將自己的聲音停下來,看了那人一眼,甩甩尾巴。

  「最後,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阿午。」那人抬手頂了頂自己的帽簷,看向鄭歎,正欲說話,突然看向路的另一頭。

  蹲在原處的三隻貓耳朵動了動,準備轉身往後瞧,一道身影飛馳過來,跳起越過攔在路中間的三隻貓,撲向那個叫阿午的人。

  阿午敏捷的避過,看著眼前對自己齜牙咧嘴低吼著像是要立刻再撲過來使勁撓咬的貓,不但沒生氣,反而還笑道:「喲,胖子,你住這裡啊?」

  鄭歎看了看一臉凶樣朝著阿午低吼、渾身的毛都快炸起來的大胖,心裡詫異,他極少見到大胖這副模樣,除了小偷和貓販子那幾次之外,就只有今天了,但前幾次也沒像此刻這樣過,像是對待仇敵一般。

  看看阿午和三隻貓,再看看大胖,鄭歎更迷糊了,這幾隻牠們之間都認識?這個叫阿午的人,顯然和大胖是認識的,而大胖只是衝過來的時候主動攻擊了一次之外,就帶著濃濃的警戒在旁邊低吼。

  「嘖嘖,一年多沒見,又胖了。」阿午打量了大胖一眼,對於大胖威脅式的低吼一點都不在意,慢悠悠的道:「泡麵還沒蹲夠嗎?」

  鄭歎再次詫異,沒多少人知道大胖會被罰蹲泡麵的事情,大胖家那位老太太從來不對外說這事。這人既然知道,那還真的跟大胖是舊識了。

  「算了,今天的目的也達到了。黑碳,我們現在算是認識了,到時候有時間再過來找你。」頓了頓,阿午感嘆似的道:「到底是誰把你訓練成這樣的呢?真想見見。」

  說著,那人又打了個響指,「桂圓、蓮子、八寶,走了!」

  攔在路上的三隻貓趕緊跟上去。那隻叫八寶的貓估計還準備走過去跟大胖打招呼,但是大胖依然一副高度警戒的樣子死死盯著離開的阿午,壓根沒理會八寶。

  鄭歎掃了眼周圍,爬上一棵梧桐樹,看著往遠處離開的阿午以及三隻貓,那隻叫桂圓的貓站在人行道旁邊緊跟著阿午,蓮子跳上阿午的肩膀,趴在上面,時不時伸爪子勾兩下阿午的氈帽;至於八寶,那傢伙正精力充沛地將飄落的樹葉當假想敵,到處撲騰。

  真是奇怪的組合。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