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知名作者三千琉璃╳超人氣繪師重花

 

一家之煮艾斯特因故離家,晚餐要怎麼辦?

急!在線等!QAQ

 

新手執事格瑞斯與賽恩,

洗衣洗成破抹布,煮飯煮成超級毒藥!

家務雖不及格,但保()()魔王約會是小菜一碟啦~

魔王怒:你們統統給我回家去!(╬ ̄皿 ̄)

 

內附精美彩色拉頁彩圖!

格瑞斯出浴圖~養眼有木有!\(‵▽′)/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4封面ss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4魔王陛下就是要去約會!》

 

 

 

超級執事艾斯特不在家……

事件一:萬能雙手不是拿來洗衣服的?

格瑞斯淚目:「我以為洗衣粉加得多,衣服就洗得越乾淨……」

賽恩淚目:「我以為越用力,衣服就洗得越乾淨……」

事件二:煮飯煮成了謀殺?

格瑞斯驚叫:「好燙!陛下~人家手上都是水泡了……」

莫忘囧:「……誰叫你往沸騰的油裡加水啊?」

賽恩開心道:「小小姐陛下,來品嘗一下如何?」

莫忘:「我吃!嗯……做得不……你……」倒下!

——你們是想謀殺嗎喂!!!

 

沒有艾斯特掌廚,莫忘又跑去石家蹭飯了。

石勇哲雖然開心,卻仍隱隱感到不安,因為──

穆子瑜那傢伙竟然邀他的小青梅一起逛街!

……這就是傳說中的約會?

氣炸的石勇哲「病」了,莫忘趕緊來照料他,

還「吻」了他……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魔王陛下哪有這麼可愛!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3魔王陛下也想談戀愛!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48

書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4魔王陛下就是要去約會!

作者:三千琉璃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6年6月29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超商7-11(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對了──「失去後才懂得珍惜」。

  莫忘深以為然。

  雖然從前就認為艾斯特很重要,而他一離開,這種重要性就越發凸顯了出來,簡直體現在生活中的每個方面。

  他還在時,幾乎包辦了所有家務──除去之前作為懲罰交給賽恩的打掃工作。

  而現在,個人必須洗個人的衣服。當然,這對莫忘來說毫無壓力,畢竟從前都是親自做,即使艾斯特到來後,她的貼身衣物也都是自己處理,問題是……還有格瑞斯和賽恩啊!

  前者不用多說,堂堂大少爺,幾乎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他自告奮勇接替洗衣服的工作,一口氣把整袋洗衣粉倒了進去,還拚命加水,結果泡泡就從浴室源源不絕的冒了出來,直接淹了半間屋子。

  最後這傢伙還很委屈的說:「我以為洗衣粉加得多……衣服就洗得越乾淨……」

  莫忘:「……」

  好吧,她剛開始洗衣服的時候也犯過類似的錯誤,雖然沒這麼誇張。

  緊接著,賽恩同學登場了。這傢伙非常明智的吸收了前輩的經驗教訓,加粉、加水、泡衣服,嗯,完全沒問題。

  但問題是!

  這傢伙手勁大啊!

  看他使用的武器就能知道……

  於是……

  「刺啦!」

  「嘩啦!」

  「哎?怎麼都破了?」羞澀笑。

  「你笑個鬼啊!我的衣服啊啊啊啊!」格瑞斯抓狂了。

  莫忘:「……」還好裡面沒她的衣服。

  最後這傢伙也很委屈:「我以為越用力……衣服就洗得越乾淨……」

  莫忘:「……」某種意義上說,這種說法也沒錯,問題是,力氣要在正常人的範圍內吧喂!

  最後,莫忘不得不親自上場,問題是這兩個傢伙又不答應,說什麼──

  「居然要陛下您親自動手,這種事情絕對不行!」

  「小小姐陛下,我不能原諒自己的無能!」

  莫忘:「……」洗個衣服而已,有必要想那麼多嗎?再說她又不是沒有洗過,再加幾件也只是隨手之勞。

  但最終,她還是被阻止了。

 

  幾次討論後,大家終於得出了最終的辦法。簡而言之,就是由莫忘來做示範,他們來學習。於是石詠哲來莫家時,就看到了這樣奇葩的一幕──

  客廳裡放著三個大盆。

  大盆旁放著三張小板凳。

  板凳上分別坐著一位青年、一位少年和一位女孩。

  三個人面對面呈「品」字排列。

  而後,石詠哲就看到他家小青梅面色嚴肅的從滿是泡沫的水中拿起一件衣服,將其放到盆中的洗衣板上,以充滿說教性質的口吻說道:「把衣服放到洗衣板上,攤好,左手按住衣服,右手……」

  格瑞斯和賽恩同樣面色嚴肅的學習著,還時不時舉手提問。

  「陛下,請問我用左手搓可以嗎?」

  「陛下,怎樣的搓洗方式更省力呢?」

  「陛下……」

  「陛……」

  石詠哲:「……」默默扶額轉身……一定是他開門的方式不對!

  總而言之,這個問題終於得到了解決。

  但是,緊隨而來的是另外一個可怕的問題──吃飯!

 

  在艾斯特來之前,莫忘幾乎過著這樣的生活──週一到週五早上去石叔家蹭飯,中午吃學生餐廳,晚上要麼和小竹馬在外面打牙祭,要麼繼續蹭飯;週六週日全天蹭飯。

  她、不、是、不、會、做、飯!而、是、手、藝、太、差!

  雖然煮麵條炒飯是沒什麼問題,但在品嘗過自家竹馬家的口糧後,回來吃「豬食」什麼的……她做不到呀!

  艾斯特的做飯水準當然是很高的,否則也不會把她養得白白胖胖……咳嗯!體重穩定增加的莫忘堅定的認為,艾斯特哪天如果退休不幹了,完全可以去郊區開個養豬場,成為自主創業的典範……

  話題轉回來,莫忘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悲劇了,可是一對比才發現,她真是太天真了。

  最先自告奮勇的還是格瑞斯,這傢伙很自信的一笑,說:「就讓你們品嘗一下我高超的記憶吧。」

  最初莫忘是挺放心的,因為從前艾斯特掌管廚房的時候,這傢伙最愛去選適合盛菜的盤子,然後拿起蘿蔔、豆腐之類的食材雕出漂亮的圖案擺放其中,給人一種「他其實是大廚」的錯覺。

  直到格瑞斯切菜時,圍觀的莫忘依舊堅定的如此認為。

  可等他一開鍋,悲劇就發生了……

  能想像嗎?

  一個青年被油鍋炸得嗷嗷叫到處跑,然後往沸騰的油裡面加水……連莫忘這種廚藝菜鳥都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啊喂!

  於是,被炸出一身水泡的格瑞斯被開除了做飯的資格。

  緊接著,賽恩登場。

  雖然莫忘說了句「還是算了吧……」,但這傢伙居然自信滿滿的回答「小小姐陛下,您就放心吧!」,莫忘唯有含著熱淚退散了,其實她真的一點都不放心呀!

  首先,洗菜切菜,嗯,很正常;接著,下鍋,翻炒,加調料,嗯,也很正常;最後,起鍋……咦?成功了?

  這成果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女孩一時之間甚至愣住了,反應過來時只想淚流滿面──不容易啊!終於有飯吃了!

  「做得好,賽恩!」對於成功者,她是不吝嗇表揚的,「沒想到你居然有這麼一手。」

  「啊哈哈哈,以前艾斯特前輩做飯時,我曾經觀察過一段時間,記住了大致步驟。」賽恩很謙虛。

  「哦、哦,這樣啊。」比起某人來說要可靠多了。

  「小小姐陛下,來品嘗一下如何?」金髮少年一邊說著,一邊遞上筷子。

  莫忘接過筷子,夾起一片綠油油的白菜,放入口中,本著「鼓勵」的原則,邊咀嚼邊連連點頭說:「做得不……」

  筷子掉落,她僵硬的抬起頭,不可思議的看向少年,「你……」

  「陛下?」賽恩滿臉期待。

  格瑞斯:「……哼!」會做菜有什麼了不起的!有什麼了不起的!

  「你……」莫忘倒下……

  ──是想謀殺嗎喂!

  「陛下!!!」

  「陛下,您怎麼了?!」

  「陛下,您醒醒啊啊啊!!!」

  好在莫忘只吃了一小片,在躺了幾分鐘後,她終於在賽恩一連串的呼喊中解除了「麻痺」狀態,用滿臉愧疚的少年端過來的熱水默默漱口,而後語重心長的說:「賽恩。」

  「什麼?」

  「我覺得你以後還是別做飯了。」

  「……」

  就在此時,在好奇之下也手賤嘴賤的品嘗了菜色的格瑞斯從地上爬起,艱難地補刀:「你的水準已經超越廚藝的標準了。」

  「啊?」

  「你真的不考慮改行做魔藥大師嗎?」專門研究殺人不見血的毒藥什麼的……

  賽恩:「……」TAT

  於是,賽恩也被開除了做飯的資格。

 

  莫忘臨危上陣,可要命的是,做飯這種事和洗衣服不同,是需要天賦的,勉強不來的。雖然她既不會炸了廚房,也不會做出殺人料理,但是……

  「哎!」她長嘆了口氣,自己做的自己都吃不下去了好嗎?!

  「陛下,您怎麼不吃了?」用筷子數著麵條的格瑞斯問道。

  莫忘單手托腮,「你不是也沒吃嗎?」

  「……因為這是陛下做給我的珍貴麵條,我要一點一點慢慢的品嘗。」不行!身為守護者他怎麼能夠嫌陛下做的麵難吃呢?幻覺!一切都是幻覺!陛下做的菜都是人間美味!

  「……呵呵。」

  「小小姐陛下,家裡還有水嗎?」

  莫忘點點頭,「還有。你要做什麼?」

  賽恩燦爛的笑著說:「稍微稀釋一下麵條中的鹽分。」

  「……你可以直接說我做鹹了。」

  賽恩堅定的說:「不!小小姐陛下您是絕對不會犯錯的,肯定是我的舌頭出了問題!」

  「……呵呵。」

  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的長嘆出聲:「哎……」艾斯特究竟在哪裡呀?

 

    ★◎★◎★◎★◎

 

  而另一方面,別看某人「欺負」同性無壓力,看起來很有幾分酷跩總裁的氣勢,但一關於自家小青梅,他是完全沒辦法好嗎?

  ──嗯,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

  直到下午回到家,吃完晚飯,洗完澡,躺倒在床上,石詠哲還在為這個問題深思著。

  「哎……」X2

  為啥是「2」呢?

  石詠哲滿頭黑線的扭頭,果不其然看到一隻白貓正趴在自己的枕邊,深深嘆息。牠看起來比之前要憔悴了不少,當然,絕不能說是瘦。

  但即便如此,他家老媽還是非常擔心,甚至直接把牠提到獸醫哪裡去看病,結果醫生也沒檢查出個所以然,只是模稜兩可的說「大概冬天到了……」,貓壓根不會冬眠好嗎!

  那麼布拉德為啥這麼消沉呢?

  「艾斯特大人……你究竟在哪裡……」

  石詠哲:「……」這就是所謂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嗎?總覺得……一點都不感動!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推開,一條白色的大狗旁若無人的走了進來,順帶用一隻後腿將門踢上,而後走到床邊,俐落的往上一跳,找了塊軟乎的地方,閉上眼睛就「ZZZZZZZZZ」睡了起來。

  石詠哲:「……」

  這群傢伙真的夠了,到底把他的床當成什麼啊喂!晚上一翻身就會壓到貓狗,或者被貓狗一翻身壓到的日子真是夠了!

  所以他毫不客氣的伸出腿往薩卡身上踢了踢,「給我去你的狗窩睡!」

  因為這傢伙深受石叔「寵幸」的緣故,所以有一個超級豪華的狗窩,問題是這傢伙不愛狗窩就愛爬床,天知道是什麼破毛病!

  「……」白狗翻個身繼續睡。

  「喂,別裝死,我知道你聽得到!」再踹。

  「……」白狗繼續翻身。

  「我說你啊……」石詠哲坐起身,打算直接把某犬丟下去。

  就在這時,長著一身捲毛的白狗懶洋洋的睜開了雙眼,猩紅的眼神瞥了眼自家小夥伴,不知為何很有幾分犀利之感的說:「夥伴,心情不好也不要拿我出氣呀。」

  「誰拿你出氣啊!」

  「我都明白的。」白狗點頭。

  「……你都明白些什麼啊?」

  「像你這種青春期少年,心情不好的原因也就那麼幾個──要麼被妹子甩了,要麼聽說其他小夥伴早上起來都要洗床單,就你沒……」

  「你給我夠了!」

  白狗肯定的說:「看來是前者了。」

  「……你到底是怎麼判斷出來的。」石詠哲無力的扶額。

  「居然真的是前者啊?」白狗把肉墊抵在嘴上,嗤嗤笑了出來,「還真是好騙,也難怪泡不到妹子。」

  「……」

  薩卡突然瞪大眼睛,驚恐的叫了出來:「我錯了!我錯了!拜託你不要從陽臺上把我丟下去!啊啊啊!救命!」

  石詠哲滿頭黑線,「……我還什麼都沒做呢。」

  「我只是體察到了你的意圖,所以提前叫一下。」眼睛耷拉回死魚眼,「反正你最終也是要放過我的,所以就別教訓我了。」

  「……」石詠哲默默捏緊拳頭,「不,我突然更想揍你了。」

  「喂喂,少年,你冷靜點,衝動是魔鬼,魔鬼!」白狗努力爬起身,肉墊拍了拍床,「這樣吧,你把煩惱說出來,就讓薩卡大人我幫你解決好了。」

  「……再見!」相信牠才怪呢!

  「不肯說嗎?那就再讓薩卡大人我猜測一下好了。」白狗彈出爪子撓了撓下巴,「莫非是妹子她有男人了?」

  「……」

  「那他早就跳樓了。」白貓有氣無力的回答,「我看八成是妹子被男人約走了吧?比如明天是週日……」

  「你怎麼知道?」驚!

  薩卡:「看來是真的啊。」

  布拉德:「嗯,是真的。」

  合唱:「單身一輩子的節奏~」

  「……你們夠了。」

  「真是的,這種小事有什麼好煩惱的。」薩卡無聊的打個哈欠,「不是很好解決嗎?」

  「哈?」

  「如果你求我的話──」牠慢條斯理重新趴下,「我可以考慮告訴你。」

  石詠哲沒有回答,只是默默打開了床頭的抽屜,從裡面的工具套組中找出一個小榔頭。

  「……我知道了。」白狗咻的一聲跳下床,而後突然跑到陽臺,大喊出聲:「魔王陛下、魔王陛下,不得了了,勇者大人得了重病!危在旦夕了啊啊啊!」

  「等……」石詠哲連忙想要喝止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可惜已經太晚了,因為他清楚的聽到了女孩跑到陽臺上的腳步聲。

  ──該、該怎麼辦才好?

  「笨蛋!」布拉德跳起身,一個飛踢就把他踹翻在了床上,「還不快躺著。」說完,牠叼起被子,快速的蓋在石詠哲身上。

  幾乎牠才剛做完這動作,莫忘便跑進了房內,加持了敏捷的她速度可不是蓋的。

  「阿哲!」她快速跑到床邊,一手就摸到了石詠哲的頭上,「你怎麼了啊?」對於薩卡的話,她其實是不太信的,重病、危在旦夕什麼的,怎麼想都太誇張了好嗎?白天她的小竹馬還好好的呢!但同時,她又覺得他可能是真的生病了。

  石詠哲心跳加速,冷汗直冒,「……」這讓他怎麼回答才好?

  「你頭怎麼都在冒汗啊?發燒了?」莫忘越加擔心了起來,她彎下腰湊近問道:「量過體溫沒有?」

  石詠哲更加緊張了,原因無他,此刻兩人的呼吸幾近可聞,這個……這個距離……太危險了吧?彷彿頭只要稍微仰起一點,就可以……可以……咳……

  「你汗怎麼流得更厲害了?」莫忘驚了,「而且臉好紅,石叔、張姨知道嗎?我去──」

  「別!」石詠哲連忙從被中伸出手,一把抓住莫忘的手腕,裝病這回事能瞞得過她,肯定瞞不過自家爸媽啊!要是被知道了……肯定會被嘲笑好幾年的好嗎?絕、對、不、要!

  「可是……」

  「我、我沒事的。」說著,他一把捂住胸口,猛地咳嗽了幾聲,「咳咳咳!咳咳咳!只是稍微有點發燒,我已經吃過退燒藥了,否則怎麼會流汗嘛,咳咳!咳咳咳!」總算似乎把話圓回來了……

  「你發燒……為什麼會咳嗽啊?」莫忘疑惑的問,「而且,你捂心口做什麼?是還有哪裡難受嗎?」

  「……」蒼天啊!大地啊!誰來告訴他究竟該怎麼裝病啊喂!

  趴在床腳邊的薩卡默默用肉墊捂住嘴,再次陰惻惻的笑了起來:小子,你居然敢踹薩卡大人下床?知道痛了吧!哼哼哼哼!

  「果然還是去叫……」莫忘一邊說著,一邊微微轉動手腕,想要讓對方鬆開手。

  「我沒事的!」一著急,石詠哲的手握得更緊了,再稍微那麼一用力,就把人拉翻了。

  猝不及防之下,莫忘就這樣隔著被子結結實實的壓到了石詠哲的身上,腦袋更是撞上了某人的下巴。

  「……」

  「……」

  石詠哲的第一想法是:糟糕!又犯錯了!救命!

  而莫忘的第一想法是:咦?這傢伙力氣還挺大的嘛,看來問題應該不嚴重。

  「嘶」的一聲後,莫忘捂著腦袋抬起頭,與小竹馬對視了一眼,發現對方居然擺著一副目瞪口呆、天崩地裂的表情,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喂,你燒傻了啊?」

  「……啊?」他呆呆的看。

  ──她離我好近……好近……好近……

  ──她趴在我床上……床上……床上……

  ──她窩在我懷裡……懷裡……懷裡……

  ──她……啊啊啊啊,不能想下去了!

  眼看著再這樣下去體溫又要飆上新高,可能會引來「狼爸」和「狼媽」,石詠哲深吸了口氣,努力抑制住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我我我我真的沒事,妳妳妳真的不用擔心。」

  「哦,那就好。」莫忘點了點頭,放下了一半心,緊接著又好奇了,「你身體不是很好嗎?怎麼突然就生病了?」

  「大、大概是回來時吹了風,著涼了吧?」

  「這樣啊……」莫忘點了點頭,畢竟人有旦夕禍福,身體再好也不可能不生病,「所以說你不要仗著自己體溫高就總是穿得這麼單薄啊!看,現在知道教訓了吧?」

  「……知道了。」千萬別養一些不可靠的寵物!因為牠們隨時會坑爹!

  「真是……」莫忘嘆了口氣,坐直了身體。

  石詠哲覺察到她似乎想要離開,忍不住就問了句:「妳去哪裡?」不會就這麼把「生病」的他丟在這裡吧?他家小青梅怎麼會這麼無情!

  「還用說嗎?」莫忘再次嘆了口氣,「我去弄點水幫你擦擦頭上的汗啦!」說完,她站起身走入自家竹馬臥室中附設的浴室。

  聽著那隱約傳來的水聲,石詠哲長長的鬆了口氣,不管怎樣,總算是糊弄過去了。

  就在此時,他突然看到床邊伸出一隻白色的肉墊,其中的大拇「爪」豎了起來,「少年,做得好,我刮目相看了!」

  布拉德則一臉憂鬱的再次轉過頭,「秀恩愛,分得快。艾斯特大人……你在哪裡……」嚶嚶嚶嚶,好想和艾斯特大人秀恩愛啊!

  石詠哲:「……」真是夠了,如果不是這兩傢伙認識回家的路,他真想直接把牠們丟了!

  「阿哲,哪條毛巾是你洗臉的?」

  「白色的。」

  不過片刻,莫忘便重新走了回來,手中端著的臉盆中兌好了溫水,白色的毛巾浸泡在其中。她把臉盆放到床邊的桌子上,伸出手擰乾毛巾,彎下腰一點點擦著少年額頭上的汗水,輕聲問:「你身上汗多嗎?要擦一擦嗎?」

  「……啊?」不、不是吧,雖然小時候經常一起洗澡,但這種事情……也略羞恥吧?當然,咳咳咳,也略讓人心動……

  「你要擦的話,我就先進浴室,你好了再叫我。」

  「……」原來是這種「擦」法啊。石詠哲鬆了口氣之餘,又稍微有些失望,緊接著搖了搖頭,「沒事,我身上沒流什麼汗。」

  「哦。」莫忘點了點頭,拿起毛巾搓洗乾淨後,再次擦了擦他的頭,輕聲說:「既然不用擦汗,那我去換成冷水幫你冷敷吧?」

  「不、不用了,溫水就可以。」換成冷水說不定真會感冒的喂!

  「你確定?」

  「嗯,確定!」

  莫忘看他那麼堅持,也就沒有反對,畢竟在各種常識方面,對方都是強於她的。

  她將毛巾重新擰乾後,放在石詠哲的額頭上,順帶拿起一旁他換下的外套,穿在自己的身上,「好,你睡吧。」

  看著嬌小的她穿上自己大大的外套,石詠哲沒來由的喉嚨乾,「……那妳呢?」

  「我當然陪在這啊!」莫忘理所當然的回答道,「安心睡吧,我會好好陪著你的。」

  「……」不,他可能要失眠整晚也說不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