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癱系貓型男❤天然呆軟妹紙❤無害系犬型男

高冷傲+暖呼呼

怦然心動+各種糾結

我愛妳、他愛妳,妳愛誰~?

1+1+1=3人行!!!???

 

 喪屍愛軟妹02(完)ss  

《喪屍愛軟妹02》完

 

 

被關在地下基地的喪屍路易,愛好是製作可愛的手工藝品討姚茜茜歡心。

這天,他手上正折著小花,見到姚茜茜出門,便將手上的小花送給她。

姚茜茜開心的問:「是送給我的嗎?」

路易害羞臉紅紅的點頭,全身扭動,骨翼激動的小幅度擺動:【嗯!】

這時辰染突然出現,搶走了茜茜手上的花,生氣道:「搶我的食物還碰茜茜,找死啊你!」

路易挑釁貌:【咬我啊!】

兩屍瞬間開打,從地面打到空中,還順便打壞了屋子……

姚茜茜:Q_Q

 

在這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末世裡,擁有兩隻喪屍一定有超大的風險。

豢養兩隻喪屍()可能全賠,認領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已出版集數

 

喪屍愛軟妹01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49

書名:喪屍愛軟妹02(完)

作者:悅大白

畫者:jond-D

上市日:2016年7月6日一般書店及網路書店上市,7月19日超商7-11上市。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超商7-11(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報告,無變異反應。」

  「加大劑量。」

  「報告,無反應。」

  「執行直接接觸。」

  姚茜茜模模糊糊的聽著周圍響起回聲般的對話,意識好像蓋了層棉被,與她的身體隔離著,讓她睜不開眼。突然四周寂靜了,一陣劇痛傳來,她卻無法命令自己清醒過來。

  「怎麼會……」

  在寂靜之後,聲音突兀的響起。然後再次人聲鼎沸。

  「準備創面試驗。」

  「上帝!好神奇!」

  半睡半醒間,姚茜茜似乎總能感覺到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不遠處,凝視著她。

  ──是辰染嗎?

  ──辰染找到我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姚茜茜覺得意識一輕,好像包裹她的水泡終於被捅破,她周身的感官又鮮明起來。她費力的睜開眼,一片模糊的白。

  姚茜茜轉動乾澀痠痛的眼珠,使勁眨了眨,這才看清楚她正面對著一個白色的穹頂。

  ──這是哪裡?

  姚茜茜下意識的想坐起來,卻發現動彈不得。她疑惑的微微低頭四望,發現自己竟然一絲不掛的被束縛在一張醫用床上,延伸到床下的鐵索束縛著她的四肢,腰部也被緊緊的捆著。

  姚茜茜嚇得呼喊著掙扎起來。

  「醒來就這麼活潑,呵。」潤雅輕柔的男聲傳來。

  姚茜茜一怔,看向聲源。

  在離她很遠的牆邊,靠立著一位男子。他微微垂著頭,雙腿交疊,兩手插進口袋,黑色長髮整齊的垂在他胸前,實驗白袍敞開著,裡面穿著一件白色的軍用襯衫,被他的胳膊壓出微微褶皺,一條黑色的領帶斜斜的露在外面。

  姚茜茜想到現在自己沒穿衣服,這個男的不知道在這裡待了多久,身體就更是劇烈的掙扎起來,她的手腕和腳踝都被磨出一道道紅痕。

  「別害怕。」男子聲音極低,像哄孩子般安撫她。說完,他直起身,軍靴和地面發出清脆的摩擦聲,動作優雅俐落,幾步就到了她的床邊,俯下身,溫柔的撫了撫她的頭髮。

  姚茜茜緊張得迫使頭微微離開床頭,下巴上的肉被她僵硬的動作疊成兩層。她警惕的看著這個陌生的男子,側頭躲避他的碰觸。

  他的長髮垂到她的臉上,微微刺癢;他緋色的眼睛沒有任何情緒的看著她。

  姚茜茜很不自在的抿起嘴,問道:「你是誰?」

  「聲音還這麼清澈啊……」對方有些意味深長的感嘆道。

  男子躬身,探手到了床下,不知道按了什麼,只聽啪的一聲,姚茜茜覺得全身一鬆,束縛她的鐵索頃刻解開。他又伸出修長好看的手指,為她解開腰間的束縛。

  姚茜茜等束縛全部解開,第一件事就是背對他,縮成一團。

  這個陌生的男子彬彬有禮的向姚茜茜介紹他的名字──海德里希.馮.苒特斯。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姚茜茜蜷著身子,扭過頭問道。

  卻看到海德里希像沒有聽到她說話似的,已經轉過身,拉開旁邊的金屬櫃子的抽屜,取出一件疊得很整齊的白色衣服,並拿起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白袍隨著他彎腰的動作貼在他的身上,腰間卻微微凸起,像是有東西掛在那裡。

  捧好衣服,他回到姚茜茜身邊,把兩件衣物平整的放在她的床上,修長的手指把捏皺的內褲撫了撫。

  姚茜茜看著臉一紅,趕緊扭回頭,心裡對他很感激。

  當然,如果能有內衣就更好了……

  「謝謝你。請問這裡是哪裡?」姚茜茜雙手交叉著擋在胸前,小心的再次問道。

  「藍道夫要塞。」海德里希懶懶的回答,好像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他再次俯下身,領帶懸到空中,領帶的末端在雪白的床單上形成一層小小的褶皺,他一手探進姚茜茜的肩膀與床鋪之間,一手探進雙膝之間,輕易的就把她從床的另一側帶到了他這邊。

  姚茜茜只覺得身體一緊,突然就移動起來,緊貼上一具散發著熱量的軀體。她的背部能清晰的感覺到,在他襯衫裡面是線條分明、富有彈性的肌肉,堅硬又柔軟。這種感覺讓她有一瞬間的驚奇,但是馬上意識到這個人不是辰染,嚇得她想要逃離。

  海德里希一伸胳膊就箍住她的腰,姚茜茜立刻像被咬住要害的小動物,怎麼掙扎也擺脫不了桎梏。

  「放開我嗷嗷嗷──」姚茜茜這才發現,背對著一個人是多麼可怕。她完全像一隻被翻了殼的烏龜,怎麼撲騰都打不到對方。

  什麼藍道夫要塞,她明明記得和辰染一起走在路上,然後……

  黑暗的記憶立刻像被喚醒了一樣,映入她的腦海。

  然後,她掉進了一個地方,辰染來不及救她,辰染的斷臂和她一起掉進來了!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地方。聽著就像是人類基地!

  她被抓了?為什麼?應該還沒人知道辰染的身分啊!

  想到辰染,姚茜茜忍不住呼喚道:【辰染!辰染!】

  「多麼怪異的名字。那是妳的情人嗎?」海德里希彷彿著迷的側耳傾聽。

  「……」姚茜茜一僵,她剛才不小心喊出來了?

  不過,他不認識辰染,最起碼說明他們還不知道。姚茜茜鬆了口氣。

  「你快放開我!」姚茜茜突然有了底氣,低頭彎腰,去掰腰間的手。

  只要等著辰染來救她,到時候,哼哼!

  「那斷臂的主人……」海德里希手上用力一箍,姚茜茜只覺得五臟六腑都痛得要移位了,忍不住咳嗽起來。

  「不會來救妳了。」他的聲音極低極輕,像是在姚茜茜耳邊宣告般。

  「你說什麼?」姚茜茜顧不上疼痛,不可置信的扭頭看向海德里希。

  他的領帶貼在她的胸下,他的黑髮鋪散在她裸露的身體上。

  她的視線剛好看到他刀削般的側臉和喉結,又讓她有一瞬間的恍惚,這景色好像和她記憶中的畫面混在一起。

  「他已經死了。」海德里希勾著嘴角,像宣判死刑的死神般,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辰染才不會死掉!」姚茜茜被他胸有成竹的樣子嚇壞了,心裡不停的呼喚辰染,可是始終得不到回應,但她努力保持著鎮定。

  「失去了一隻手,還被異能者狙擊……」海德里希細數著事實。

  「不可能!」姚茜茜立刻打斷他的話,否定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無法相信他的話。

  「即使是喪屍,被斬斷頭顱,也會死。」海德里希貼在姚茜茜的耳畔,輕柔的說道。長髮更加服貼的散亂在她的身上,他赤紅的眼睛認真的觀察著她表情細微的變化。

  他呼出的熱氣,讓姚茜茜的脖子上立起一排排小疙瘩。她先是眼神一縮,然後又不自在的微微聳肩,咬著脣不說話。

  顯然對方知道的不少,但是想讓她相信辰染死掉,是絕對不可能的。這種篤定的感覺很奇怪,她也說不上來,她就是知道辰染一定沒死,即使他無法回應她。

  海德里希也不急著讓她相信,鬆開手,直起身。

  桎梏一鬆,姚茜茜馬上爬到床的另一側,雙手抱膝,縮成一團,遮住身體,警惕的抬眼盯著對方。

  海德里希慢條斯理的拿起被姚茜茜壓在底下弄皺的內褲,比了比,上前俯身,搬起她一隻腿,就要往她腿上套。

  姚茜茜反射性的一腳就蹬了過去,卻被他緊緊握住腳踝,使不上力。

  她高叫:「我自己來!」讓一個陌生的男子為她穿衣服,她怕自己消受不起!

  「乖乖聽話。」海德里希收緊手上的力道,毫無情緒的來回梭巡姚茜茜露出的私密處,「如果不想讓我看到更多。」

  怕給對方背部,但是正面對著更可怕!

  姚茜茜趕緊拿手擋住裸露的小胸,有些屈辱的憋紅了臉。果然沒穿衣服的要比穿衣服的難受多了。

  海德里希見姚茜茜不再掙扎,動作輕柔的為她穿上內褲。姚茜茜看著那白色內褲緩緩滑過她的雙腿,速度慢得她都想要他放著讓她自己來!

  隨著手上的動作,海德里希也更靠近了她。

  姚茜茜艱難的抱著胸,向後微仰,欺上來的熱力和陌生的氣息讓她窘迫。對方還嫌不夠,一手抬起她的腰,一手完成最後的工程。她的頭被壓進他的懷裡,感覺到他有力的心跳,還有他手上的溫度。

  被包裹上布料後,姚茜茜終於覺得不那麼難為情了,輕舒了口氣。

  「真奇怪……」海德里希直起身,審視著姚茜茜,「妳好像對我一點也不懼怕。」

  他頓了一下,又道:「不僅不懼怕,還信任。」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但如果一個人信任另一個人的時候,總能從對方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來。

  姚茜茜也覺得很奇怪,她確實一直都沒擔心過他對她圖謀不軌。是她知道他不屑做這種事?還是跟辰染在一起久了,對人類男子已經沒有同類的感覺了?抑或是「海德里希長得很像辰染」這事在她心底縈繞不去的怪異感覺?

 

    ★※☆※★※☆※★

 

  姚茜茜有些害怕的躲在角落裡,抱膝埋首。那隻喪屍蹲伏在她面前,歪著頭,一動不動,像石雕一樣,有些為難的看著她。

  剛才海德里希沒說一句話就離開了。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黑髮微搖,身子筆直,步伐穩健。姚茜茜突然就明白了,那不請自來的熟悉感以及信任感是為什麼,因為他的身形很像辰染!

  姚茜茜覺得,只有變態才會把人和喪屍關在一起。顯然,他不愧於他的屬性!

  ──辰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我……

  ──辰染……

  姚茜茜的眼淚不聽話的湧出來,打濕了她的膝頭,她漸漸的小聲嗚咽起來。

  她這輩子都沒像現在這麼害怕過。她原來在地下軍事基地也遭受過這樣的待遇,她還覺得路德維希難以讓人忍受,但現在才知道,他不管怎麼說都在堅守人的操守和道德底線。而海德里希完全把她當成一個玩具,高興了哄哄,不高興了毀滅,任意蹂躪,任意欺辱……而她又不敢反抗。

  姚茜茜抽噎著,在白衣上蹭著鼻涕眼淚。

  突然,她覺得肩膀被點了點。

  她沒在意。

  肩膀又被點了點。

  多次以後,她想不在意都不可能了,她疑惑的抬頭。

  那隻喪屍好奇的看著她。

  姚茜茜朝那隻喪屍皺了皺鼻子,表示不友好。

  她想起他是誰了,雖然他和原來的樣子有點不一樣,青黑的皮膚和辰染一樣,都進化成了蒼白,柔順的金髮變成短短的模樣,但是樣貌沒變。

  他是路德維希囚禁的那隻紅眼喪屍,路易。

  說起來,路易不是被辰染吃掉了一條胳膊嗎!

  姚茜茜看了下他健全的四肢,果然是可以再生!

  那麼辰染的那隻斷手,應該也會再生吧!

  「不要哭。」路易艱難的擠出一句話來,像兩片砂紙在打磨般嘶啞刺耳。他的面部表情像石雕一樣僵硬,沒有辰染那麼豐富。

  路易的鼻梁挺直,嘴脣微黑,嘴角上挑,眼睛狹長,眼角微微上揚,下巴堅毅。面無表情的時候總透著一股輕狂和漫不經心,這跟他呆滯的眼睛很不相配。

  這面龐彷彿訴說著他生前死後不同的命運軌跡。

  姚茜茜臉抵在膝頭,不再看他。睫毛上沾著淚珠,她自我安慰的想,最起碼和路易在一起,比和海德里希安全多了。路易對她沒有惡意,高級喪屍又不愛吃人,如果能一直在這裡,等到辰染來也不錯。

  她猜不出來為什麼海德里希把她和路易關在一起……總之,海德里希沒安好心就對了!

  對她執行那麼多實驗,不可能是他一個人完成的吧。而他現在卻可以輕易的處置她,八成不僅是個醫生,還是這個什麼要塞基地的高層。

  沒想到,人類中還有這麼大的地下基地,果然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姚茜茜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沒注意路易撕下自己身上為數不多的布料,放在手上搗鼓。

  一會,做好後,他再點點姚茜茜的臂頭。

  姚茜茜無力的側過頭,靠著膝頭,漫不經心的看向他。然後,她一下子直起身子,驚訝的看著他手裡的東西,又看看他。

  路易攥著一朵用布料做成的小花。

  層層花瓣疊在一起,中間還有個菱形的花蕊,雖然顏色發汙,但是樣子倒是維妙維肖。最起碼這個出自一隻喪屍之手,就夠讓她驚嘆不已了。

  路易觀察著姚茜茜的面部表情,發現她咧開了嘴角,也跟著學著她的樣子,咧開了嘴角。他笑著的樣子像是在壞笑。

  他一手攥著布花,一手拄地,身子前傾,朝她的方向推了推。鋒利的指甲小心的收在內側。

  「這是給我的?」姚茜茜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路易。

  路易點點頭,又露出一個笑容。

  姚茜茜小心的接過,攥緊手裡的節點,以免小花鬆散損壞。

  明知道沒有香氣,她依然把小花放在鼻間嗅了嗅,聞著聞著,又哭起來。她第一次收到花束,雖然只有一朵,雖然不是真的,但是在此時此刻、她最害怕無助的時候,竟然有一隻喪屍為她做了一朵花。

  路易收了笑容,紅眸裡滿是疑惑,眉頭微微皺起。他想要碰碰她,問她怎麼了,為什麼還是哭泣。可是他尖長鋒利的指甲伸出去,卻在半空停滯,復又緩緩垂下。

  姚茜茜吸了吸鼻頭,對路易說:「謝謝,我真的好喜歡!」

  路易垂著嘴角,默默的注視著她。

  喜歡為什麼還要哭泣?是他做得不夠好嗎?

  「眼淚並不一定代表憂傷,也有可能是喜悅和感動哦!」姚茜茜彎著眼睛,擦著淚,笑咪咪的解釋道。

  路易咧開嘴角。

  她不知道,他對她的呼喚從未停止過,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不管是日落還是破曉。可無論如何,都未到達過她的心底。

  他卻無法放棄。就像他碰到那隻和她在一起的喪屍時,明明本能的屈服投降,卻在最後一刻選擇逃走。

  在她之前,他眼中只有食物;而遇到她之後,他眼中除了食物,還有她。

  就好像是為他的不斷吞噬找到了一個理由,為他的生存找到了一個理由。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與妳相遇!

  現在,她終於聽到他的呼喚。

  路易的視線移到姚茜茜當寶貝攥著的小布花上,他似乎找到了一個與她溝通的法寶。

 

    ★※☆※★※☆※★

 

  【辰染,你放心。我沒事!】姚茜茜說道。

  【茜──茜──妳在哪裡?在哪裡!】

  姚茜茜從來沒有聽過辰染如此冰冷的語氣,好似冰山下蘊含著無盡的怒焰般。

  【我不能告訴你,辰染。他們就是要利用我對付你!乖乖執行我們說好的計畫。我有機會就逃跑,回去找你!】對辰染吩咐完,她不忘向另一屍強調:【還有路易,也要聽話!】

  然而,回答她的是此起彼伏的嘶吼聲。

  【這次一定要聽我的!辰染、路易!讓那些低等喪屍來,他們一定在這裡布下了很多陷阱,讓低等喪屍來踏地雷啊!】

  路德維希斜了眼姚茜茜豐富的面部表情,真像影的報告上所寫的,他們之間有一個不被打擾的通訊模式。

  結果是,路易乖乖聽姚茜茜的話,去指揮喪屍。

  而辰染卻孤身前往。

  辰染從來沒有乖乖的聽姚茜茜的話,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他根本不允許有人可以偷走茜茜。不管是陷阱、是陰謀,還是讓他粉身碎骨,他一刻都無法忍耐和茜茜分開。

  當姚茜茜緊張的發現,辰染這傢伙不聽話的進到了門口,還朝監視器威脅的吼叫,她氣結。雖然她很多次的決定是錯誤的,可這次很對好不好!

  為什麼要來!

  當看到門口埋伏好的火藥把辰染炸得面目全非的時候,姚茜茜流著淚,緊緊的捂住嘴,她不敢再和辰染說一句話,她怕分了他的心神,卻又忍不住在心底乞求他回去。

  ──辰染,你確實很厲害,是最厲害的喪屍。可是你面對的是一群人啊!一群和你有著血仇的人。他們會不計代價、無畏生死的要你的命。人類這個時候是最可怕的……

  姚茜茜求路德維希放過辰染。她抓著他軍服上衣的衣角,姿態極其卑微的希望他能放過辰染。哪怕是放她出去也好。

  但他憑什麼放過辰染呢?

  辰染是她的生命,是她的一切。

  可是對路德維希而言,辰染只是一個敵人,必須消滅的敵人。

  姚茜茜曾經羨慕過電影《金剛》裡的女主角,覺得可以有一個為自己打飛機的戀人,是件幸福又拉風的事。可是現在她才明白,如果真的相愛,又怎麼會讓戀人去冒生命的危險。

  那感覺真是心如刀割。

  姚茜茜看著辰染失去一條胳膊才殲滅了南娜的部隊。沒有喪屍的補給,辰染拿起那隻破碎的胳膊,安置了回去。

  她知道辰染一定是受了很重很重的傷,才不得不重新安回原來的肢體。

  辰染,她的辰染啊!

  她無法直視被攻擊得殘破不全的辰染!

  辰染的恢復速度越來越慢,可對方的攻擊卻越來越猛烈。

  姚茜茜猛然想起一件事,她使勁的擦掉眼淚,在各個監視器裡尋找這裡全部的布防。結果,她看到了耿貝貝和凱撒,看到了潛伏在各個房間裡的異能者,看到了通往監控室的路,根本是一條死亡之路!

  姚茜茜不停的後退,眼睛失去了焦距。他們怎麼這麼想讓辰染死呢?

  她必須要救她的辰染!

  姚茜茜眼神慌亂的尋找著監控室裡的物體,那柄橫放在桌子上的長刀吸引了她的注意。

  路德維希只覺得背後一痛,倏然回頭,對上了姚茜茜滿含淚水,害怕、歉意又堅定的眼神。

  路德維希從來沒想過姚茜茜會傷人。他很瞭解她,她是一個連蟲子都不願傷害的人,她可以包容辰染去殺任何人,也可以叫囂著殺這殺那,可其實她做不到。

  他想對她說,她不用內疚自責哭泣,反正他也是個活死人。可他什麼都說不出口,任何一點輕微的傷口,都足夠要了他這苟延殘喘的命。

  姚茜茜面無表情的抽出染血的長刀,用這刀不停的去砍門鎖,卻無濟於事。

  她砍了一會,回頭去看監視器,卻發現辰染倒在地上,四肢皆斷,還不斷的蠕動著朝她的方向前進。

  而他的前方,是無數的異能者。

  耿貝貝和凱撒也從他們的防守之地朝辰染倒下的地方趕去,好像希望能在最後補他一刀似的。

  姚茜茜雙目一紅,覺得自己的腦袋炸開了。

  【路易、路易!快去救辰染啊!】

  看著白珍珠將軍把槍對準了辰染的頭,姚茜茜目眥盡裂。

  身體一熱,姚茜茜突然聞到濃重的火藥味──她已身現當場!

  白珍珠將軍和眾人的動作皆是一頓。

  【茜茜……】辰染金色的眼睛立刻柔和了。他更加努力的上前,想要擁抱她。

  但這時他才發現,沒有了手臂,無法擁抱他的茜茜了。

  姚茜茜立刻什麼也不想的就撲上去,用身體護住辰染的頭。她知道,只要他的腦子不受傷,他就還有救!

  【路易!路易!快來!】

  白珍珠將軍嘆息一聲,依然舉起了槍。

  雖然海德里希曾經吩咐他不許殺死姚茜茜,可現在犧牲了這麼多人,這隻喪屍必須死。

  槍聲響起,姚茜茜緊緊的抱住辰染的頭,閉上了眼。

  子彈穿透了姚茜茜單薄的身子,打進了辰染的頭顱裡。姚茜茜被子彈的衝力帶倒在辰染的身上,嘴裡噴出鮮血。

  「茜茜!」

  路易控制著一大批喪屍趕到,他的腦子裡深刻印出了姚茜茜所受的疼痛與痛苦。

  姚茜茜緊抱著辰染,陷入了昏迷。

  海德里希在另一個房間裡狂笑,他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

  紅色眼睛迸發出妖冶的藍光,他將自己的異能提升到最高。在辰染重傷之下,他企圖侵入到辰染的意識裡──他會控制辰染親手殺死姚茜茜,以作為他送給父親的臨終禮物!

  白珍珠將軍和凱撒、耿貝貝已經做好了迎擊另一隻喪屍的準備,可是沒想到那隻喪屍帶來了難以估計的龐大屍群。

  在面對浩如煙海的屍群時,他們也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不過,這些事情姚茜茜是不會知道了……

 

    ★※☆※★※☆※★

 

  路易看著姚茜茜汩汩流血的腹部,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抱起她和辰染的軀幹,迅速飛出人類基地。

  辰染可以死,但是茜茜不可以!

  路易隨手把辰染扔到一邊,將姚茜茜小心的放在床上,彎下身,舔著她不斷冒出來的血液。

  一天之後,姚茜茜強大的恢復力就發揮了作用,她幽幽轉醒。

  二天之後,姚茜茜已經可以進食、下地走動了。

  三天之後,她和路易一起托腮,等待著辰染甦醒,並讓路易做苦工,為辰染獵來高級喪屍。幸虧辰染的本能還在,只要把血肉放在他嘴裡,他就能自動咀嚼。

  十天之後,辰染的身體已經恢復如初,可他還是沒有醒來。

  姚茜茜急得團團轉,路易跟在她屁股後面,享受著這美好的二人世界。

  一個月後,辰染終於醒了!

  辰染緊抿著嘴,警惕的看著在眼前放大了臉的一人一屍。

 

  而另一邊,基地的人也忙得團團轉,他們的領導人──海德里希終於醒了!

  海德里希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掀開被子,跳下床,朝著天怒吼:「茜茜──」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