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第一男主角的逼宮宣戰──堂堂開演!!

哼哼…不再是極惡變態(中略)魔王的我,

要代替大帥,來懲罰你們無理的專制!

大帥張玲突變成超.尼特。軍師官冰蕙轉職貓咪飼育員,喵~

蜘蛛行動失敗慘遭停課。李靜想要盛遠的小命……

戰爭本部精采完結篇──

盛遠:什麼?這麼快就要發我便當!?

 

隨書附贈私密收藏,歐歐MIN老師特繪彩圖!

快加入戰爭本部來參加睡衣派對

~首刷贈送精美明信片~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3(完)封面ss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3代理大帥的勝利宣言!》完

 

 

人的一生中,到底有多少時間用來開派對呢?

幾乎隨時隨地都在happy開派對的戰爭本部,

因為前大帥的一句話,竟然……分、崩、離、析!

張玲退化為謎樣生(米)物(蟲),官冰蕙無限期請假,

僅靠有勇無謀的李靜和蜘蛛,怎麼拚得過專制的學生會?

連盛遠都逐漸被其他同學接受、洗白名聲……

戰爭本部最終回──團滅or新生?

 

 

 

 

已出版集數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1別以為可愛就是正義!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2男朋友?女朋友?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4

書名: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3代理大帥的勝利宣言!(完)

作者:萊茵@千人

畫者:歐歐MIN

上市日:2016年7月6日一般書店及網路書店上市,7月19日超商7-11上市。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超商7-11,或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3-贈品明信片圖樣ss  

 

 

 

 

精采試閱

  「大帥今天應該又請假了。」

  在我進實驗室的門的時候,正在電腦前努力的官冰蕙開口說著。

  今天是張玲缺席戰爭本部放學後集會的第三天,本來以為她只是感冒的我也開始覺得奇怪。不過官冰蕙他們三個舊成員沒說什麼,又沒有進行什麼行動,那我只好把張玲的請假當作是真的病了。

  反正我這個傢伙不過是小小的跑腿、買四寶飯回來還會惹人討、關心別人會被罵多事、更改作戰計畫沒有人告之……

  呵呵,我就僅是個小人物沒錯!

  一直在腦內自嘲的我,回過神才發現官冰蕙似乎正瞪著我。

  「嗯……?」

  官冰蕙微怒道:「沒聽見嗎?」

  「哦哦,剛剛恍神了。」

  沒把大帥請假真當一回事的我點頭,把書包放到一旁,來到本是放化學品的櫃子前,拿出四套杯子、火柴和酒精燈,開始每天活動的第一個任務:泡茶。

  實驗室內的大部用品都是由蜘蛛和我打理,所以我除了是戰爭本部的派對及會議場地負責人(我家)、清潔人員(我家和實驗室)、正面戰鬥員(進行作戰時),還是負責所有有關飲品的吧檯人員(任何地方)。

  本來在化身盛子之前,飲品是由女僕速食店工作的蜘蛛負責。不過,盛子也即是我經過女僕速食店的特訓之後,蜘蛛在泡茶這方面的能力被我趕過,然後被偶然嚐過我出品的張玲直接下令:「以後就由盛子負責飲品的事!」

  官冰蕙「切」的一聲,把注意力放回到她的電腦,沒有理會我。

  以我在張玲筆記本曾看到的「官冰蕙語正確解讀方法」,她似乎是被我滿不在乎的態度惹毛了。已經對應付「官冰蕙的三十六種方法」了然於胸的我,立即使出對應微怒中官冰蕙的方法──

  「今天沖的是大吉嶺哦!」

  ──茶和杯具必有用!

  官冰蕙輕嚐了一口道:「不錯。」

  果然如筆記本所說,官冰蕙最喜歡西式紅茶。

  看來,現在我也有當智將的潛力,之前特地用社費買下女僕店店長珍藏的紅茶,實在是太有遠見了!

  在泡茶的同時我又偷偷看了官冰蕙一眼,因憤怒而有點冷的臉緩和下來,嘴角不自覺地掛著微笑……

  哼哼,別小看只能跑腿、泡茶的小人物!

  我也是有著我的生存方式~

  當所有人的紅茶都沖調好,實驗室的門被暴力推開。

  「我們來了的說!」

  來的人正是本部的元氣雙馬尾少女李靜,而跟在她身後的是永遠蒙面的蜘蛛無誤。

  每次都感覺到門在哀號,真是可憐……

  嗯,其實我說的是自己,因為戰爭本部不是正式社團,所以就算門壞了也只能由我們自己修理,而這道門已經被我修理了不下三次。

  我強壓下心中的不爽,對進來的兩位成員打招呼:「歡迎~」

  「哈哈──」

  戰爭本部中,就只有李靜喜歡聽我說「歡迎」的話,因為每次都只有她給我反應……不對,應該說是正面的反應。張玲可是每次都扯些黃色笑話,而官冰蕙和蜘蛛是更可惡的直接無視。

  老師不是教導我們有禮走遍天下嗎?就算我們是反對世界意志的戰爭本部,至少也要有基本的禮貌。魔王不是都那樣吐槽嗎?

  「今天大帥還是沒有來學校的說。」長短雙馬尾少女李靜雖然還身兼元氣茄子的身分,不過她今天開始的話題明顯沒有了解現在的氣氛。

  「點頭,大帥又請病假了。」蜘蛛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盯著我泡的那杯紅茶,感覺帶著某種異樣的情緒……

  「皺眉頭,大吉嶺?」蜘蛛轉頭瞄了我一眼問道。

  「是的!」我緊張了起來。

  蜘蛛今天要脫下面罩嗎?

  我深吸了一口氣,一隻手插進口袋裡,握住手機。我江盛遠絕對要拍下這瞬間──蜘蛛脫下面罩的奇蹟!

  蜘蛛像是下定決心般吸了一口氣,然後──

  拿出吸管。

  你只不過是跟之前一樣拿出吸管!為什麼要擺出一副用古老魔法粉碎黑暗力量般凝重的表情!

  有時真想不明白蜘蛛這傢伙,到底是哪條神經線沒接上。

  雖然看過蜘蛛很多次用吸管喝水和茶,但還是覺得很厲害,因為蜘蛛真的是怎樣都不把面罩拿下!

  「唔──好燙的說!」李靜無意識地刷存在感。

  而官冰蕙則是很淑女地輕輕吹了吹紅茶,像小貓般輕嚐了一口,才滿意點頭道:「今天放學鐘響就回家吧。」

  「我──咳咳──!」李靜因為心急說話,忘了自己口中的紅茶而嗆了一口,「知道的說……」

  「自卑,明明是同樣的茶葉……」蜘蛛似乎沒有聽到官冰蕙的話,正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裡。

  他那眼神裡的異樣情緒,如果用文字來演繹的話,就是兩個中文字──「不甘」。

  前幾天店長告訴我,蜘蛛最近一直在店裡特訓,目的就是為了超越我。不過我的能力是與生俱來的,無法用努力就能超越的。

  幾天前我還本著安慰蜘蛛的想法,輕輕拍了一下蜘蛛的肩膀說道:「才能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

  嗯……結果是我馬上被蜘蛛用關節技和柔道收拾。

  最後我發現蜘蛛是個倔強的人,還是個不撞破南牆不甘心的超級倔強的人。

  「瞪,盛子妳的秘訣是什麼?」

  我搖頭後再擺出最真誠的笑容,說出最正確的答案:「用熱水泡。」

  「握拳,盛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惡!」蜘蛛咬牙切齒。

  我可惡?

  怎麼可能!

  決定無視蜘蛛的我望了一眼旁邊的官冰蕙,她竟然也在點頭……

  除了這些小劇場和作戰行動之外,戰爭本部很多時間都十分自由,大多是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例如張玲是看漫畫,李靜是做些小手工,蜘蛛整理些奇怪的文件,官冰蕙是看著她那臺筆記型電腦,我則是完成功課和看小說等等。

  「鈴鈴──」代表回家的鈴聲響起。

  官冰蕙拍了拍手,把筆記型電腦合上,對我們說道:「今天就到這裡吧。」

  「嗯。」

  接下來就是各自回家的時間。

  如果只看我們在實驗室的活動,戰爭本部不過是一個十分鬆散的社團……

 

    ◆◎◆※◆※◆◎◆

 

  滿身泥巴和傷痕的我回到自己的家,掏出鑰匙插進門鎖。

  「嗯?」

  不論我強行用力,還是把鑰匙上下倒轉,都沒辦法把鑰匙插進門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我手中的鑰匙被人換了一把,又或者是鎖頭被家人換了一個。

  唔,正確來說,這兩方面都有可能,因為剛才發呆的時候,身邊正是會做這種事的蜘蛛。但是最大的可能還是看錯門牌……

  我瞄了一眼門牌,沒有錯誤,是我家的「502」,旁邊也寫著江宅無誤,那為什麼鑰匙會用不了呢?

  試了數分鐘,我終於放棄,敲門讓在家裡的弟弟開門。

  「豐遠,是不是換了鎖頭?」

  敲了幾分鐘,依然沒有人來應門。由窗戶透出的光芒,弟弟應該在家裡才是。

  我皺起眉頭,整件事透露著詭異,可是我沒有放棄,整整又敲了三分鐘的時間,卻還是沒有人來應門。

  只好出動手機了!

  「鈴──鈴──」

  弟弟手機的鈴聲由家裡傳了出來。以我了解弟弟的習性,他是不可能離開自己的手機十步範圍之外,因此他一定在家裡!

  「豐遠我知道你在家,別玩了快開門!」

  「唔、唔……」

  門後傳來了一些聲音,因為隔了一道門,加上距離太遠,所以沒有聽清。

  「快點開門!」現在怒氣值已經不停的上升,可以說就算他開門,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持冷靜不暴打他一頓。

  這時,終於傳來了弟弟怯懦的聲音:「媽媽說……不可以幫歐尼醬開門。」

  「哈?」

  等等……

  我深吸了一口氣,先把所有的細節從頭想一遍。

  有什麼可以影響到我家的資深宅呢?是不是她偶然找到我的警告和小過紀錄紙?還是因為上次的成績不行?不會,成績單她明明說過沒什麼問題,而且其他學科的分數高得不正常,她還因此而開心了一會,所以十之八九不是這件事……

  那還有什麼?

  不對,不是什麼東西,而是還有誰可以影響我媽?

  這一個思路的改變,我瞬間得出答案:影響我媽,唯有李靜!

  由整理得出事情的脈絡:比我早離開學校的李靜,一定是先到我家哭訴,又或者是在街上哭著的時候被媽媽捕獲。隨後把李靜當作女兒看待的媽媽不知哪條神經接不上,直接就把兒子坑在家門外。

  想到這裡,我打了一個寒顫……

  「喂喂──豐遠,這不是在說笑的啊!」

  而在這時,更讓我絕望的訊息由門下間隙遞了出來──

  「歐尼醬,媽媽現在很生氣,她說除非你立即、馬上向姐姐大人道歉,不然九點之前都不用回來,重點是晚飯你自己吃自己吧!保重,隨函附上妹妹的愛心資助。」

  訊息的下端還貼了一張連鎖速食店晚餐的兌換券,幸好女裝弟弟似乎還沒有完全倒向李靜那邊……

  只不過,我肯定自家弟弟沒有那麼細心,這張兌換券九成九不是馬上可以兌換的──

  「注意:需先購買一份套餐。」

  最下方有一行比蚊子還要小的細字。

  「開什麼國際玩笑!」

  我要是有錢買一份套餐,還要多一份幹什麼?像暴發戶那樣,吃一碗倒一碗嗎?

  因為這個白痴條件,弟弟給的兌換券變成一張廢紙。

  難道真的要向李靜道歉,我才可以擺脫物理層面上的困境嗎?

  不過,要是向她道歉,那就說明我要加入那個把學校毀滅兩次以上的可怕作戰。我敢肯定,到時候找死的恐怕還是自己。

  所以,我是堅決不會這麼快就認輸道歉!絕對不會屈服!

  這不是有關於物理層面上的事,更是有關我在整個學校以及整個高中生活,提升到未來和心理層面的事!

  我是寧折不彎的武士王!李靜想要利用家人來讓我屈服,絕對不可能!

  「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冷哼了一聲,高聲在門外叫囂。

  我一手拿著信紙,帶著傲骨,獨自離家,輕揖清風──

  孤身走我路。

  說起來很有詩意,可是當我走了兩步之後,就發覺自己完全做不到那麼逍遙。

  「很想回家,肚子很餓,想看《武士王》……」

  現在就像之前大部分作戰失敗的原因,我還是沒有一丁點的長進,一直都是有勇無謀、行事情緒化的戰爭本部成員。

  每次放出漂亮話之後,就是沒有任何計畫的白痴行為。

  我把手插進口袋,再次確認自己現在連一塊錢都沒有。午餐因為蜘蛛和李靜兩人大戰的關係還未解決,所以到現在已經餓得肚子快要凹進去了。

  走著走著,我又拿出了手機,不成器的想向人求救──

  「電池電量不足,請儘快充電。」

  屋漏偏逢連夜雨,說的就是這時的我。

  被人痛打完一輪,滿身都是泥巴,回家又被拒之門外,想要求救發現手機沒電,想要吃點東西身上又沒有錢……

  到底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人可以比我更倒楣呢?

  大概還是有很多的,例如大便時忘了帶衛生紙,把藥丸放進口裡才發現沒水,去旅行前一天才發現護照過期等等……可惡,悲哀的連鎖,又想起那次無法跟家人一起去旅行的憾事。

  算了,現在絕對是我生平第二倒楣的狀況。

  一邊走,一邊走。路邊的景色往後退,漸漸的,燈光在路面暈開,身邊的建築物變得不再熟悉。等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走出一直生活的社區。

  往後退?太剛直、不道歉也不是辦法,雖然我不覺得自己有錯,可是在世人眼中,把女生惹哭本來就是男生的錯!

  只是身上那不時傳來的疼痛提醒我:李靜並不是女生。

  李靜的本體根本是地上最強拳霸!

  「現在怎麼辦好呢?」

  一天的話還好,若是每天我都要被莫名其妙的原因搞到受罰的話,那真的太辛苦了。

  向爸爸求救也是不可能,以我對他的理解,他百分之百是站在李靜那邊,所以懶得找他。

  漫無目的走下去沒有用,我停了下來。向李靜道歉暫時不可能,但是找人幫忙的話,又不知道要找誰……嗯?

  不對!

  除了李靜之外,我還知道另一個戰爭本部成員的地址──官冰蕙家的棋社!

  確定目標之後,我不再遲疑馬上就往官氏棋社那邊走去。雖說現在這種行為跟所謂的吃軟飯沒有分別,可是我並沒有其他可行的辦法。只好當一回受資助者,畢竟這有可能演變成長期的抗爭。

  在戰爭之中,可沒有為什麼卑鄙不卑鄙,什麼辦法都得試上一試!

 

    ◆◎◆※◆※◆◎◆

 

  在便利商店洗手間換過衣服,再看了一下時間,還不到晚上。現在回家一定會被媽媽和爸爸這兩個傢伙囉嗦很久。嘆了口氣,我還是到圖書館看一下書,到關門時再回家好了。

  就在這時,我看到街上有穿著吐血龍T恤的人走過,二話不說立即用手機拍下,正想把照片傳給李靜時……

  「不對,她還在生氣。」

  可惡,那傢伙不在我旁邊,幹嘛還想告訴她!

  圖書館在社區的中心位置,從現在所在的地方走過去,花不了太多時間。然而,在圖書館門外這個應該遇不到熟人的地方,我還是遇到了熟人。

  穿著牛仔褲和灰色襯衫的官冰蕙正待在一群野貓裡,她抬頭的時候正好看見路過的我。

  「啊~午安。」我揮了揮手,向正在餵野貓的官冰蕙打了聲招呼。

  「嗯……」官冰蕙似乎沒想到我會出現在圖書館門外,神情有點呆滯。

  遇上是種神奇的緣分,所以我沒說什麼就湊了過去,打算跟官冰蕙寒暄,還有在張鉚警告的事上問一下她的意見。

  「平常都來餵貓嗎?」我蹲到官冰蕙的旁邊問道。

  官冰蕙自然而然的把盒裝牛奶和一個小盤子遞了過來,說道:「我聽說了。」

  「嗯?聽說了什麼?」我愣了一下,手沒有停下,把牛奶倒在盤子裡。本來在吃官冰蕙手中貓食的小黑貓轉過頭來,「喵」了一聲,似乎有點害怕我這個陌生人。

  官冰蕙把貓食放到一邊,再順了順小黑貓的毛,輕聲道:「黑色號不用怕,這個哥哥根本威脅不了人和生物。」

  「是哦,我根本沒有威脅……」說著這種話的我有種淡淡的悲傷。

  官冰蕙的聲音充滿惡意:「是哦,他是個很溫馴的人呢!」

  名叫黑色號的小貓在官冰蕙的引導下,一步步向我走過來。

  話說,溫馴不應該形容在人身上哦!

  在官冰蕙的指示下,黑色號伸出前爪在我褲管上蹭了一下。

  「看,他被這樣都不會咬黑色號,可以親近他呢~」

  官冰蕙把我當成動物嗎?還是黑色號把我當成動物呢?我才不會咬人!

  在官冰蕙的指示,還有黑色號的大膽行動下,本來在官冰蕙身邊排著整齊隊形的近十隻貓貓把我圍在中心……

  唔,突然發現當溫馴的動物也不差,因為──

  在名為貓貓海洋中的我,被治癒了。

 

  「聽說你拒絕了李靜和蜘蛛她們的作戰計畫。」

  因為貓食和牛奶都被貓貓們吃喝完,所以大部分的貓貓都回家去了,只留下幾隻在官冰蕙和我旁邊玩耍。

  我們坐到圖書館門外的長椅上。

  「是的……」

  「為什麼?」

  我如實說道:「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計畫。」

  官冰蕙似乎被我的回答逗樂,「呵呵……的確是那樣。對了,被打得痛嗎?」

  「哎……這妳都知道?」

  官冰蕙笑著,得意的對我說道:「當然。」

  「既然都知道我被打慘了,那妳還不回去戰爭本部救亡嗎?」我裝作可憐地試著問道。

  敏感的官冰蕙神情一黯,搖頭道:「……暫時還不回去。」

  在官冰蕙想要開溜之前,我馬上說道:「今天我被張鉚警告了。」

  「哦,那要小心,他是個說到做到的人。」

  「原來是這樣……」我愣一下。

  官冰蕙一副不想談下去的樣子,本來我還想向她追問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回來,她卻突然惡狠狠地回頭瞪了我一眼,然後我就失去提問的勇氣。

  「我走了。」官冰蕙站了起來,把手中那一盒應該是空的牛奶盒子遞向我。

  「哦……再見。」我接過盒子,再向她道別。

  雖然官冰蕙走了,可是我還脫不了身。

  「喵~」

  因為本來正在玩耍的黑色號和其他幾隻小貓突然抓著我的褲管,伸爪想要把我手中空的牛奶盒抓下來。果然是軍師,竟然利用喵喵軍團脫身……

  「好了、好了,不要搔了!」被小貓們搔得厲害,我只好繼續進行哄野貓的偉大事業。

 

    ◆◎◆※◆※◆◎◆

 

  李靜暴力地推開門,就像闖進惡龍城堡的王子,拯救被惡龍囚禁的張玲。

  「大帥,小靜來了的說!」

  沒有看到那個囂張的張玲,也沒有看到最強的大帥,更沒有看到「嘿嘿嘿」笑著的女生……我只看到一個坐在電腦桌前包著風衣的疑似球體,只露出一對眼睛看著電腦螢幕的宅生物。

  「啊……不是說了不見的嗎?」

  那團名為張玲、散發出憂鬱氣息的球體,任誰也不相信她是曾經主宰戰爭本部的大帥。

  我看到官冰蕙握緊了拳頭,連時刻保持著冷靜的蜘蛛也一副想要暴打這個頹廢宅生物的念頭,所以別說李靜了。

  當然,我是不可能會讓他們動手的。我張開手攔住三人,接著走到名為張玲的風衣球體前,沉聲說道:「不要逃避,回來吧。」

  張玲的眼睛在晃動,所以我判定灰球體裡的她應該是在搖頭。

  「不行,我失格了。」

  「那好……」

  「嗯。」張玲應了一聲。

  「那換我當戰爭本部的大帥,不是代理!我會讓戰爭本部經營得比妳是大帥的時候更好更厲害,改革整間學校,讓所有的學生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他們的校園生活!」

  「……你做得到的話就去做。」

  張玲別過頭,眼睛都看不見了,在球體中只能看到那個逆「卍」字的髮夾。

  「我們走吧,別管她了。」

 

  我們沒有回頭,被放倒的保全雜魚眾在魚人隊長帶領下,把我們恭送出大宅門外,走的時候我還聽到他們在說著永遠別再來的話。

  前往車站的時候,李靜提出了一個很有建設性的問題──

  「現在怎麼辦的說?」

  「之前已經知道會是這種結果,雖然大帥現在的情況比起想像中更嚴重了一些。」官冰蕙冷靜了下來,瞄了我一眼。

  我知道官冰蕙在猶豫什麼,所以馬上說道:「『復活大帥作戰』繼續,本次行動代號:逆卍。」

  官冰蕙第一個笑起來,接著蜘蛛和李靜也笑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