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知名作者三千琉璃╳超人氣繪師重花

 

聖誕禮物交換中

小小姐陛下~請接受我的

蘇圖圖:「哇!小忘,我愛死妳了!」=3=

林樓:「很喜歡。」=3=

賽恩:「哇,小小姐……咳,我好喜歡!」=3=

魔王踹:女生就算了,一個大男人也想佔我便宜嗎?

 

內附精美彩色拉頁彩圖!

美人魚cosplay,猜猜「他」是誰?

(天然正太萌萌噠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6封面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6魔王陛下的煩惱很多!》

 

 

吧檯處,調酒壺正繞著紫髮青年四處飛舞。

莫忘驚:格瑞斯是來賣藝的嗎?!

侍者模樣的銀髮青年端著托盤,俐落的穿梭在賓客之間。

莫忘汗:艾斯特專門來這裡端盤子?!

樂聲響起,淺青色髮絲的青年正開心的拉著小提琴。

莫忘:瑪爾德還真對得起加冕典禮上的位置啊……

有個傢伙光明正大的站在舞池中央,卻沒人注意到他。

莫忘驚:艾米亞是來扮幽靈嚇人的嗎?

莫忘怒:「我只是參加生日舞會,有必要這麼貼身守護嗎?」

 

莫忘受邀參加穆子瑜學長的生日舞會。

為了貼身保護魔王陛下,守護者們各顯神通潛入宴會之中,

一旁還有陸明睿學長在「說學逗唱」,

莫忘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們好神煩啊!

別以為交換完聖誕禮物就可以如此「放膽」啊啊啊!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魔王陛下哪有這麼可愛!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3魔王陛下也想談戀愛!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4魔王陛下就是要去約會!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5魔王陛下是我的專屬女僕!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2

書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6魔王陛下的煩惱很多!

作者:三千琉璃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6年9月28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下午三點多,小夥伴們就三五成群的聚集到了某家火鍋店門口。之所以選擇這個地點,大概是因為對於年輕人來說,再沒什麼比火鍋更適合多人一起食用了,尤其現在還是冬季。

  一群人到後,大家開始鬧哄哄的點數──

  「都來齊了嗎?」

  「站著別動,我數個數。」

  「一、二、三……」

  「咦?怎麼多了一個?」

  莫忘舉手:「就是我昨天說會帶來的表哥。」順帶還替他交了一份錢。

  所謂的表哥,當然就是瑪爾德了。因為賽恩也是「同學」的緣故,如果莫忘和他都出來了,家裡就真的只剩「新來的守護者」了,未免太過孤單。而且……咳,莫忘非常擔心,這個對一切用品都好奇心旺盛的傢伙,會不會像某金髮少年般想拆開它們看一看?權衡了一下利弊後,她毅然決然的把人帶了出來。

  當然,她事先詢問過瑪爾德的意見,她可不是什麼「專制獨裁者」。

  「哦,這就是妳表哥啊。」

  「嗯。」

  因為魔法的遮蔽,瑪爾德漂亮的淺青色長髮與近乎純色的眼眸,在其他人眼中看來同樣是黑色的。雖然髮色和眸色發生了改變,衣物也換成了這個世界的款式,但他與生俱來的俊俏臉孔卻沒有發生絲毫改變。大概是長期與花草作伴的緣故,瑪爾德的氣質很沉靜,如同山中清泉,林間微風。而且因為魔力強大的緣故,外表的年紀也定格在了二十四、五歲。

  面對著眾人疑惑的視線,他只是微微一笑:「大家好。」

  雖然被稱為「怪人」,但他並非不通禮節。而且身為守護者,哪怕沒有任何功勞,至少也不能拖魔王陛下的後腿。

  學生們一愣之下,紛紛回應──

  「呃,你好……」

  「莫忘家的表哥長相都很帥呢。」

  「家族基因?」

  「那為啥莫忘……」

  「喂。」

  「咳咳咳。」

  莫忘:「……」喂喂,那句可疑的話是怎麼回事?她的長相和「表哥們」不像還真是對不起啊!真是的,魔族的長相就是在作弊,魔力越強人越帥氣什麼的……按照這個標準,她難道不應該變成曠古絕今的絕世大美女嗎?!雖然……話說她現在也不難看吧?怎麼說也能達到五官端正、看起來可愛的標準吧?只是對比守護者的結果啊……啊啊啊,好氣人!

  她這邊還在糾結,那邊同學們已經跟餓狼似的直撲店中了。

  「小忘,走了!」

  「嗯,好。」

  莫忘招呼著跟了上去,賽恩正和小竹馬一起縮在男生堆裡,而緊跟在她身邊的瑪爾德則輕聲問道:「陛下,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吃飯呢?不覺得太早了嗎?」而且離午飯也沒有過去多久。

  「因為這個時候的位置最好訂啊!」莫忘很自然的回答,「再晚一點,大概五點後,店裡就會超級爆滿了;而且老闆說,訂在這個時間的話會給折扣。」

  「原來如此。」瑪爾德點了點頭。

  「對了,你能吃辣嗎?」

  「能的。」

  莫忘驚訝了:「哎?」

  瑪爾德卻更加驚訝:「您為什麼這麼吃驚?」

  「啊,這個啊……」莫忘略尷尬的笑了笑,「因為你看起來屬於不吃辣的人啊。」明明長著一張超愛吃清淡蔬菜的臉……混蛋,她被表象欺騙了嗎?

  「陛下,您這個世界的人都靠長相辨別愛好嗎?」

  「……」沒有這種事好嗎?世界母親,對不起,敗壞了您的形象……

  事實證明,瑪爾德說的果然沒錯,他是真的能吃辣,不過相比肉食,他似乎真的更愛吃蔬菜,這讓莫忘稍微好受了點──看,好歹猜對了一半!

  而這傢伙的怪癖也逐漸展現了出來,但凡有人和他說話,青年表現出的都是:微笑……微笑……微笑……

  之後,莫忘悄悄問他:「你真的聽到他們對你說了什麼嗎?」

  瑪爾德則再次露出驚訝的表情:「有人對我說過話?」

  「……」真是夠了!無視得夠徹底啊喂!

 

    ★◎★◎★◎★◎

 

  熱鬧了一會兒後,不知道是誰先發起的,所有人自發的送起了禮物。

  莫忘當然也是準備齊全,她拿起自己的包包,首先從其中拿出了厚厚一大疊賀卡,人手發了一張,這是送給關係普通的同學的,雖然簡單又不貴,但都是她親手挑選,完全沒有重複的。

  而發放時,她發現賽恩有樣學樣,不知從哪裡掏出了兩大串編織手鍊,左手拿的略粗且上面綴著的晶石顏色較深,是送給男同學的;而右手拿的則略細且晶石顏色更加鮮豔,毫無疑問是送給女生的。

  「這個是?」

  「回來前在街上買的。」

  「……」還真是個好主意,她怎麼就沒想到?不過,莫忘小聲問:「沒關係嗎?」那些石頭不會被檢測出是啥啥稀有啥……吧?那會惹麻煩的。

  賽恩同樣小聲的回答說:「沒關係的,只是普通水晶啦。」

  賽恩雖然天然呆了點,卻不是全然的傻瓜,他敢打包票的事情,就一定沒什麼大事。

  「那就好。」

  因為「土豪」同學的大手筆,成功贏得了不少同學的愛,於是他被拖走了。

  而莫忘也抓了一大把的回禮卡片回到了原位坐下。緊接著,她從包包裡拿出了其他包裝精美的小禮品,分別送到了幾人的手中。

  送給蘇圖圖的是一個隨身攜帶的便利針線包,她還特地從魔界帶了些色彩豔麗的絲線回來,塞入了其中。

  於是她得到了對方這樣的回應:「哇!小忘,我愛死妳了!」

  被糊了一臉口水的莫忘:「……」

  送給林樓的是一套鑲嵌著各種晶石的漂亮髮飾,莫忘一直很羨慕她那頭微捲的長髮,所以看到這套髮飾的瞬間就決定要送給她。

  當然,和賽恩一樣,這套髮飾上面鑲嵌的只是普通的水晶,更貴重的禮物莫忘當然也能拿到,問題是事後被發現了不好解釋。

  然後她得到了對方這樣的回應:「很喜歡。」

  再次被糊了一臉口水的莫忘:「……」

  送給賽恩的是一副金藍相間的耳塞,他從前段時間開始似乎迷上了用手機放歌聽,還似乎挺糾結「上課的時候不能聽真可惜啊」,咳咳咳……反正他也不需要再參加這個世界的啥考試了,上課玩玩也無所謂。

  「哇,小小姐……咳!」因為旁邊有人的緣故,賽恩明智的吞下了剩下的字眼,開心的大叫:「我好喜歡!」=3=

  莫忘:「……」拍!!!

  女生就算了,他一個男生也想佔便宜嗎?走開啦!

  「嗷!」賽恩委屈的抱著被砸出一個大包的頭,眼中含淚的控訴:「您太偏心了。」

  「……」這和偏心有什麼關係啊!

  非常想咆哮當場的莫忘深吸了一口氣,轉而將最後一件禮物遞到了瑪爾德的面前:「給你。」

  「我也有?」

  「嗯!」莫忘笑著點了點頭,「當然!」

  瑪爾德歪了歪頭,隨即接過挺大的禮盒打開,發現裡面裝著一本畫冊與一個漂亮的錦囊,他首先打開了後者,歪頭看了看,問:「種子?」

  「嗯,聽說你很喜歡植物,所以我就把能買到的花草種子都拿了一份,當然都是不貴的類型。」莫忘撓了撓臉頰,「不過我不太懂這些,所有又買了這本圖冊,上面有普通植物的樣子和種植手法,應該還挺管用的吧?」

  「……」

  莫忘有些忐忑的說:「呃,是不是不太喜歡?那……」

  瑪爾德驟然笑了起來,輕輕搖頭說:「不,我很喜歡。」

  「真的?」

  「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莫忘鬆了口氣,因為相識的時間最短的緣故,她對瑪爾德也是最不瞭解的,而這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不知道該如何與他溝通相處。不管怎樣,送出的禮物沒有被他討厭真是太好了。

  「陛下。」瑪爾德勾手指。

  「什麼?」莫忘低頭。

  「啾~」

  「……」莫忘萬分無語的摸著自己的側臉,「你做什麼?」

  「回禮啊。」瑪爾德很淡定的回望著她,「這不是習俗嗎?」

  「……你以為我為什麼拍飛賽恩?」

  「難道不是因為他親的位置不對?」瑪爾德稍微比劃了一下臉,「那兩個女孩親的是您的左臉,而他想親您的右臉,所以被拒絕了。」

  莫忘:「……」艾斯特,快來把這個奇怪的傢伙帶回去!!!

 

  喧鬧的聲音掩蓋了包廂中傳來的一聲輕響。

  「卡嚓!」

  石詠哲默默的低頭看了一下手,隨手把掌心中的碎片放進菸灰缸中,一秒鐘前,它還是一個玻璃杯。

  ──失算了!

  原本以為那個留在魔界的艾斯特算是個威脅,沒想到居然來了個更加可怕的。那個不分青紅皂白就上去佔便宜的混蛋是怎麼回事?欠扁啊!

  石詠哲很生氣、很憤怒、很痛心,他簡直就是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只要稍微再給點刺激,他就會「轟!」的一聲炸開,用滾燙的岩漿將一切看不順眼的混蛋全部掩埋!

  為啥他這麼生氣?

  那還用說嗎?

  一、他心愛的妹子被佔便宜了!

  二、他親愛的妹子不給他禮物!TAT

  三、為啥等了這麼久都沒有給他的禮物?為啥啊?為啥啊?為啥啊?!

  ……他被無視了嗎?

  懷著這種悲傷的心情,他又等待了片刻,隨即發現,他家小青梅居然開始收禮了!完完全全的忽視了他而開始收禮了喂!還笑得那麼開心……TAT

 

    ★◎★◎★◎★◎

 

 之後,果然如陸明睿所說,那天真的是穆學長的生日,而他約她也是為了這件事。對此,莫忘稍微有點煩惱,因為慶祝方式似乎是她最討厭的宴會!那就意味著她必須穿上禮服和高跟鞋!啊啊啊啊啊!真是太讓人痛苦了!

  對此,小夥伴們也是反應不一。

  艾斯特堅定的說:「無論您做出怎樣的決定,我都會跟隨其後。」

  艾米亞嗤之以鼻:「那種場合不想去就直接無視掉好了。」

  格瑞斯激動不已:「陛下!請務必讓我幫您挑選從內到外的衣物!」

  石詠哲醋海生波:「……理那種傢伙做什麼?直接無視就好了!」

  布拉德捂嘴偷笑:「男人嫉妒的臉孔可真難看呢。」

  薩卡舉爪子補刀:「是啊。」

  尼茲推了推眼鏡:「原來如此。」

  尤雅:「……撞殺你們這群說我聽不懂話題的人!!!」

  於是,可以預見,穆學長生日那天,肯定會相當熱鬧的!

 

    ★◎★◎★◎★◎

 

  穆子瑜的生日很快就來到。

  事後莫忘得知,穆學長親自邀請的果然只有她,其餘人都不在其中。她也實在不好意思做出「拖家帶口、甚至帶寵物」的事情,好在陸學長說他也會去,這讓她稍微安心了些。

  並不是膽怯,而是偌大的場地中,抬眼望去都是陌生人,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適從。

  而這期間,她家小竹馬也是不遺餘力的試圖遊說她改變主意。

  比如──

  「那傢伙肯定沒安好心。」

  「……」大庭廣眾之下學長能做啥?

  再比如──

  「不如我們提前去魔界玩?」

  「……」以前可沒看他那麼喜歡魔界。

  再再比如──

  「妳可是魔王,這種無聊的宴會回去後想開多少場就能開多少吧?」

  「……」像這樣教唆她真的沒問題嗎?

  到最後她只能說:「請你放棄那蹩腳的遊說吧,答應別人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反悔。」

  「……」哼!就知道她不會答應,好在……

  而莫忘不樂意去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必須要穿上讓她覺得非常不舒服的衣服鞋子!在把格瑞斯不知從哪裡摸出的衣服PASS了千百回後,她終於找到了一件款式簡單的高領束腰黑裙,據說質地是一種叫做「墨紗」的布料,看起來與雪紡有點像,卻更加輕靈飄移,細看之下會隱約閃爍著些許流光。裙子剛剛過膝,沒有任何裝飾。

  倒是莫忘的左手手腕上,戴著一隻與裙子同樣質地的黑色紗環,其上裝點著一朵白色的花──凡諾爾。

  這與她頭上所戴的王冠相映成輝──因為王冠可以說是魔王陛下的獨有像徵,所以她一直隨身攜帶著。在刻意歪戴的、滿是凡諾爾藤蔓的冠冕上盤起烏黑的長髮,只露出些許銀環與那塊黑白交雜的漂亮晶石──除去展示身份外,它作為裝飾品也是完全可行的。

  拒絕化妝的莫忘坐在凳子上穿上白色的坡跟小皮鞋,不得不說,這真心讓她覺得鬆了口氣,起碼這種鞋跟不會導致她摔跤!

  「陛下!」格瑞斯雙眸閃閃的走過來,雙手提著一件毛茸茸的白色小外套,「待會出去再披上這個吧?」

  「嗯。」這種天氣的確是需要的,話說幸好家裡有暖氣,否則只這麼一會兒,恐怕她的腳丫子都會凍僵了!待會出去可怎麼辦啊?QAQ

  「這是兔子毛嗎?」艾米亞不懷好意的看著地上的兩隻兔子。

  果不其然,黑兔子和白兔子立刻用三白眼瞪著格瑞斯,目光那是相當不善啊!

  「當然不是!」格瑞斯冷哼了一聲,「我怎麼會拿陛下同族的皮毛來做衣服呢?這是魔獸的皮毛!」

  莫忘:「……」雖然狀似是在解釋,但更說出了非常不妙的話好嗎?這樣真的沒問題?

  「陛下,真的不需要我們陪同嗎?」

  「不用啦。」莫忘笑著說,「艾斯特,別擔心,陸學長也在啊。」

  「……是。」

 

    ★◎★◎★◎★◎

 

  潔白的燈光灑落了一地,微醺的暖氣撲面而來,讓人的整個身心都變得暖和了。

  將屋中的一切擺設和來來往往的人們照耀得閃閃發光,如果人們不是正端著各式飲品低聲談笑,簡直好像不是真人一樣。

  兩人進入時,一些人的目光快速掃了過來。

  莫忘的心稍微有些緊張,但隨即就淡定了下來,魔界那種萬眾矚目的情況都經歷過,這種小場面算什麼?再說,上次她是主角,這次她就是個小小陪襯,路過打醬油而已。

  好在陸明睿也沒有什麼出風頭的想法,只帶著她朝一側走去,途中還手指靈活的從某位侍者手中的托盤上順下了兩杯飲品,順手遞到身旁女孩的面前,問:「哪杯?」

  「柳橙汁就好。」莫忘說著拿了過來,卻只端在手中沒有喝。就這麼端了一會兒後,她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向旁邊的陸學長,「你喝酒?」另一杯赫然是紅酒啊!

  「嗯?」正準備喝的陸明睿愣了,「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我們國家的法律又沒規定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不,不是這個問題!」莫忘皺眉的說:「學長,你還在接受治療吧?這種東西儘量少喝才對。」

  「妳沒和我說過。」

  「誰會想到你會喝酒啊!」莫忘無奈了。

  「……好吧,我錯了。」陸明睿果斷求饒,「不過今天只是第一次,嗯,還沒喝到。」

  「真是……」莫忘無奈的扶額,「也是我疏忽了,回去後我會拜託瑪爾德寫一份細節,然後……」她的話音戛然而止。

  將酒杯順手放到一旁桌上的陸明睿安靜的等待了片刻,卻沒等到她的下文,好奇的轉回頭問:「怎麼了?」

  莫忘回答的聲音卻很有些飄忽:「是、是我看錯了嗎?」

  「嗯?」

  「你不覺得那邊的幾個人有點眼熟嗎?」

  陸明睿順著莫忘所看的方向看去,瞬間也囧然了。

  不遠處的調酒臺上,一個調酒壺正繞著某位紫髮青年四處飛舞,圍在旁邊的一些年輕人趣味盎然的看著,有人甚至會叫聲好。

  莫忘:「……」他是來賣藝的嗎?!

  而擺放著各式自助餐的長桌旁,一位身穿侍者服的銀髮青年正一絲不苟的擺放著東西,將幾杯酒水擺放到托盤上後,他穩穩的將其舉起,朝那三五成群的客人走去。

  莫忘:「……」他專門來這裡端盤子?!

  ──既然這兩個傢伙都來了,那麼剩下的……

  「那邊。」身側的陸明睿突然輕輕碰了碰她的手肘。

  莫忘應聲看去,只見一群樂手正持著樂器走到某個特意準備好的檯子上,有著漂亮淺青色髮絲的青年不知從哪裡摸出了一把小提琴,將其架到了肩頭之上。

  莫忘:「……」加冕典禮上的位置還真是對得起他啊!

  ──等等,還有一個呢?那傢伙在哪裡?

  懷著這樣的疑惑,莫忘東張西望,居然在場地的正中央找到了那傢伙,他正光明正大的站在那裡,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他。最為囂張的是,一位侍者經過時,艾米亞居然從他手中的托盤中拿起了一杯酒,把對方硬生生嚇了一跳,東張西望了片刻後,又揉了揉眼睛,而後腳步恍惚的飄走了。

  莫忘:「……」那傢伙是來扮幽靈嚇人的嗎?!

  「學妹,那裡是有什麼嗎?」

  「你果然也看不到?」

  「看不到,不過看妳的表情和少了一杯的酒,大致也能猜出,是那位總是蒙著眼帶的先生嗎?」

  莫忘好奇了,「為什麼猜是他?」

  陸明睿思考了一下,回答:「唔,總覺得他肯定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你還真是瞭解啊。」

  「哈哈哈!以心去感受世界嘛。」

  「……」總覺得哪裡不對!

  陸明睿饒有興趣的笑道:「呵呵,這麼看來,除了石學弟,其他人似乎都集齊了呢。或者說──」左右看看,「他正隱藏在某個角落裡等著震撼出場?」

  「別烏鴉嘴了。」莫忘簡直想吐血,「現在的情形已經夠亂了好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