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知名作者三千琉璃╳超人氣繪師重花

 

精采完結篇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魔王……

小竹馬勇者:「這是要讓我毀滅世界的節奏嗎?!」

魔王控艾斯特:「陛下,一切的罪惡與因果由我來承擔……」

痞子陸明睿:「學妹妳再睡下去,故事就真的結束囉!」

收錄番外「守護者的愛戀」!另一種結局也是很美好der

 

內附精美拉頁彩圖!

痞子陸學長難得安靜的櫻花春睡中,快來戳他!

(最佳男配英痞學長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7(完)封面(提案)s.jpg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7魔王陛下的結束與新生!》完

 

 

「您是王,這一點毋庸置疑。而我們,只為守護您而存在。」

被打入地牢的艾斯特:

 「如果守護者不再是守護陛下的職階,這種稱號不要也罷。」

倒戈到新任魔王陣營的格瑞斯:

 「放心吧,陛下!刺殺偽王這重責大任就交給我了!」

被兄長囚禁的賽恩:

 「不論發生什麼事,小小姐陛下,我一定會跟隨您的!」

神隱多日的瑪爾德終於現身:

 「我們的驕傲不允許自己臣服於偽王。」

 

少女魔王莫忘突然陷入昏迷、身體瞬間衰敗!

為了拯救她,石詠哲與陸明睿同心協力將她帶入魔界,

卻發現王位易主,莫忘被人說是假貨!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最終回──

魔界誕生的秘密即將揭露!

莫忘與魔界、魔神的真正關係是?

而勇者與守護者的暗戀之情,

能否順利傳達給魔王?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1魔王陛下不可能是女高中生!

undefined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2魔王陛下哪有這麼可愛!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3魔王陛下也想談戀愛!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4魔王陛下就是要去約會!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5魔王陛下是我的專屬女僕!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6封面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6魔王陛下的煩惱很多!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4

書名: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07魔王陛下的結束與新生!(完)

作者:三千琉璃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61116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就在此時,莫忘發現了一件事,問:「你枕頭下面放著什麼?」她的火氣向來走得快,不過一瞬間,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枕頭?」艾斯特下意識側過頭,但很快就伸出手將其一把摀住。

  速度之快讓莫忘瞠目結舌,她反應過來後,怪兮兮的笑了兩聲:「有~秘~密~」

  艾斯特:「……」

  「咦?你臉紅了?」她更好奇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既然是艾斯特的秘密,她似乎不好再細究,哎哎,真的好可惜。雖然心中如此想,但這不妨礙她壞心眼的嚇唬一下人,於是她快速轉頭對窗戶尖叫:「那是什麼?」再趁青年轉頭時,迅速伸手摸了一把枕頭。

  艾斯特其實真的沒有那麼容易被糊弄,但俗話說得好,關心則亂,所以上當也就成了很自然的事情。然而話又說回來,真比拚反應速度,莫忘快,他更快。

  當前者的手才摸到枕頭時,後者就已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而很不巧的,只打算嚇唬一下人的女孩已經打算收手,一拉一扯之下,她整個人成功的化身為「砲彈」,結結實實的隔著被子砸到了某人的胸口。

  「唔!」

  兩相接觸之間,魔王陛下最先發出了一聲低低的慘叫,她掙紮著恢復了手的自由,摸著鼻子慘嚎:「痛……」身體砸到的是被子,鼻子卻很不幸的砸到艾斯特從被子中鑽出的胸膛……他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啊?胸膛那麼硬!

  說話間,她抬起頭。

  恰在此時,擔心不已的艾斯特將頭低了下去,「陛下您沒……」

  「咚!」

  女孩的額頭與青年的下巴順理成章的磕在了一起。

  「唔!」莫忘痛得眼淚快流出來了。怎麼這樣!她只是想稍微開個玩笑,又沒打算真的做壞事,有必要遭受這種報應嗎?話說這傢伙渾身上下都這麼堅硬嗎喂?!

  原本包裹在被子中的艾斯特,在剛才已經完全伸出了雙手,一手下意識的攬在女孩腰間防止東搖西晃的她摔到地上,另一手在空中徒勞的動著,有點想撫摸她的「傷處」,但又怕把她弄得更疼。

  他猶豫間,她的雙手已經舉起,交疊在一起捂著額頭,眼圈微紅,兩眼含淚,看起來別提有多可憐了。

  就像因為貪吃而被主人敲了腦袋的可憐兔子。

  如同被蠱惑了一般,艾斯特近乎貪婪的注視著她距離自己很近很近的臉孔。

  ──還不夠……

  ──還想更近……

  ──想更加親近她……

  艾斯特一直如靜湖般無波的冰藍色眼眸中,堅冰融化,轉瞬之間便風起雲湧,掀起了巨大的風浪。

  雖然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眼神,但莫忘敏銳的察覺到氣氛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她鬆開手,有點疑惑的抬起頭看向對方,「艾斯特,你怎麼……」話音戛然而止。

  ──該怎麼說呢?突然覺得現在的艾斯特好危險。

  ──被他緊盯著的自己,簡直好像落入了什麼陷阱的獵物,只能等待對方彎下腰抓住自己,卻壓根沒有任何逃脫的空間。

  ──他這是……怎麼了?

  但即便如此,莫忘依舊覺得此時此刻的艾斯特只是危險,卻並不可怕。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她都堅定的認為他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情。

  她相信他,和相信自己差不多。

  不覺間,青年的臉孔靠近了。

  莫忘更加覺得不對勁,卻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艾斯特的目的很明顯,但問題就在於她從未經歷過這種事,而且也從未想到一直忠誠無比的守護者會對自己做這樣的事情。畢竟,他比她大了不少,並且一直看起來是那麼的從容淡定,完全不像對她懷有這種感情的樣子。

  所以她茫然、她不解,等她想抽身而退時,卻發現自己的後腰已經被一隻滾燙的大手固定住,那手心的溫度是如此炙熱,直接穿透不薄的衣物傳達到肌膚之上。

  氣氛,越來越奇怪了。

  莫忘下意識張了張口:「艾……」說話間,才發現因為緊張,嘴唇和嗓子都乾澀得厲害,她下意識舔了下嘴唇,嚥了口唾沫,重新整理著自己的言辭,「艾斯……」

  殊不知,她完全無自覺的動作在對方的眼中卻是不得了的「誘惑」──粉色的唇瓣微微顫動,小巧的舌尖滑過其上,為嘴唇染上一層淡而曖昧的水光……

  ──想要……

  艾斯特微微偏過頭,近在咫尺,一觸即發。

  卻偏偏在這一刻──

  「哥哥,你房裡剛才什麼聲……」

  被剛才女孩玩笑似的尖叫引來的艾米亞,一手揉著因為起床而有些亂的頭髮,一手推開了門,滿是慵懶的眼眸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後,驀然瞪大。驚訝、懷疑、不可置信、掙扎、痛楚……一連串的神色快速閃過後,他垂下眼眸,微抽了下嘴角,輕聲說:「抱歉,打擾了。」說完,將門帶上。

  房中再次恢復了寂靜。

 

    ★◎★◎★◎★◎

 

  莫忘得到了一個消息,這個月底爸爸媽媽會辭職並帶著「弟弟」一起回到這個城市。很巧合的,那個叫做「莫遲」的孩子只比她晚一天出生,剛好是正月十六。想到此,她不由得莞爾,在開學的日子過生日,到底是有多苦命啊?

  這個消息雖然讓她開心,卻也不至於讓她激動,而更讓她困擾的是,一旦父母回來,守護者們該怎麼辦呢?而且之前撒下的那些謊言也就全部穿幫了……

  雖然格瑞斯信誓旦旦的說會用魔法解決一切,但她總覺得這傢伙略不可靠。而且,就算能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也絕不可能繼續在她家住下去──空間完全不夠。

  但是……

  「陛下!我可以住在儲藏室裡!」

  莫忘扶額看著特別愛抱自己大腿的紫髮青年,「那裡不能住人好嗎?」

  「沒什麼不可以的!」格瑞斯猛地搖頭,「收拾收拾完全可以的!」

  莫忘:「……冬天沒暖氣、夏天沒電扇,會冷死熱死的哦!」

  「沒關係!只要待在陛下您的身邊我就可以活下去!」一臉堅定。

  「喂!那種不科學的話完全沒有說服價值啦!」說話間,莫忘情不自禁的嘆了口氣,而後她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出租啟示,「頂樓正好有一戶人家想把房子租出去,相差幾樓而已,上下很方便的,你看怎樣?」

  「不錯。」

  「那麼……」

  格瑞斯堅定的說:「讓他們去住吧!」

  「……」喂!說不通啊!

  「我同意前輩的說法。」賽恩默默舉手,「陛下的家中需要一個人來守護。」

  「嗯嗯。」格瑞斯連連點頭。

  「所以還是讓我來吧。」賽恩燦爛笑。

  「……」格瑞斯大怒,「你這個叛徒!」

  於是兩人掐了起來。他們很快就將屋中弄得一團糟,額頭蹦出青筋的莫忘直接將這兩個搗亂的傢伙掃地出門,而後看著一屋子的狼籍,無語凝噎。

  她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一邊無奈,莫忘一邊開始收拾東西,當撿到某個翻倒在地的盒子時,她的手頓了頓。沒記錯的話,去年的國慶連假,她就是從這個盒子中找到了那顆神秘的水晶球,而後用其召喚出了艾斯特,一切都是從它開始的啊……

  她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撿起,就在此時,一張紙從其中飄了下來,大概是因為被壓在最底部的緣故,之前幾次打開時她從未注意到裡面有這玩意。

  莫忘有點好奇的將紙張撿起來一看,整個人瞬間怔住。

  片刻後,她的手開始微微發抖。

  這是一幅畫。上面畫著的人……拖及腳踝的黑髮,同樣色澤的長袍,遮住了大半張臉的面具……

  雖然筆跡看起來粗糙無比,但莫忘確定,是她自己的。

  這幅畫,是她畫的。

  如果說只是畫面相似可以說是意外,但它的旁邊分明寫著「魔神」二字,究竟是什麼時候?她怎麼會?

  「唔!」

  莫忘突然覺得頭疼無比,就像是大腦一瞬間接受了大量的資訊般,被漲得生疼生疼,她下意識的雙手抱住頭,就那麼倒在了地上,臉色煞白,渾身冒汗。她覺得自己應該要忍受住這疼痛,否則會讓人擔心,但身體的本能已經驅使她大聲的叫了出來:「啊──」

  而後,她就陷入了短暫的昏迷之中。

  「陛下!」

  「陛下!!!」

  「你們怎麼……小忘?她怎麼了?」

 

  再次醒過來,她正躺倒小竹馬的懷中,對方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著她的臉。

  「小忘,妳還好嗎?」

  「我……」開口間,莫忘突然覺得心口疼得厲害,卻堅持著說出了,「沒事……」

  「太好了。」石詠哲鬆了口氣,卻依舊放不下心,「我帶妳去醫院。」

  「不……」

  「別把自己的身體不當回事!」

  「……嗯。」

  的確感到不太舒服的莫忘順從的點了點頭,同時胸口的痛感更加劇烈,她一手摀住心臟,呼吸先是急促,沒一會兒就喘也喘不出來,像是突然被人摀住了口鼻,完全無法呼吸到任何空氣。

  「小忘?別嚇我啊!」石詠哲想都不想的直接抱起她站起身來,雖然剛才已經打電話叫了救護車,但現在這個情況讓他怎麼可能沉住氣等下去啊!

  「我馬上就帶妳去醫院,堅持住!」

  莫忘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然後脫口而出的,卻是一口殷紅的熱血。

  「……血?」石詠哲跑動的身形未停,手臂卻微微顫抖了起來,「為什麼妳會……」這種事情……這種事情……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女孩緊閉的雙眸和不斷自嘴角邊溢出的血絲。

  石詠哲覺得自己快瘋了。

  ──到底出了什麼事?

  先是聽見小忘的慘叫,緊接著是進門的那瞬間,那幾個原本圍住她的男人突然消失,彷彿從未存在過,再接著……她變成了現在這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是誰傷害了她?

  無論是誰,他都絕對不原諒!

 

    ★◎★◎★◎★◎

 

  一路飛奔而去的石詠哲,他的目標是──莫忘家的儲藏室。

  沒錯,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她成為魔王是這裡,她變成現在這模樣還是這裡,這裡是個起點,也是個「節點」。

  石詠哲站立在地板上尚未擦去的魔法陣中,輕聲唸起筆記上所記錄的咒語,一邊唸著,一邊仔細感受著什麼。片刻後,一點輕微的波紋突然出現在他的腳底,這反應是如此微弱,以至於他花費了不少功夫才感受到。

  「果然有!」殘餘的魔力波動,雖然在持續流逝,但真的還有!

  那麼,他所需要做的很簡單──在這些魔力徹底消散前,儘快利用這個「節點」強行打開通往魔界的門!

  這樣做了,她應該就會好轉吧?

  只是,因為從未好好練習過魔法的緣故,石詠哲不確定門會不會在打開的瞬間崩塌。不僅如此,他還能察覺到自己體內的魔力也在逐漸消散,即使去搶棒棒糖,這種情況也沒有任何改變。這與小忘無法再透過做好事獲得魔力是一樣的道理──通道關閉,所以魔力無法順利的傳輸到他的體內。

  他只有一次機會!

  不存在容錯率這玩意!

  絕對不允許失敗!

  即使無法順利的徹底打開通道,那麼至少,要拚盡全力打開它,哪怕只有一瞬間也好,然後在那個瞬間……把她送過去。

  再也見不到她也沒關係,至少……至少……只要她能活下去,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的新聞播報了這樣一起事件──

  某少年砸破XX醫院加護病房的大門,將裡面的重症患者強行帶走。據目擊者回憶,該少年還有一位共犯,目前真實情況正在調查中。

  但這畢竟是第二天的事情,誰能預料到呢?

  就算能預料,那又怎樣?什麼都阻擋不了他救她的決心。只是……

  石詠哲看向「共犯者」,問:「你確定要插一腳?可能再也無法回到這個世界哦。」

  「這種事情無所謂啦。」少年隨意撥弄了下髮尾的茶色水晶,笑嘻嘻的說:「反正從我一出生起,家裡人就隨時做好了替我送終的準備,是她幫了我,現在輪到我幫她了。而且,能到另外一個世界去看看,我很期待哦~」他的表情很淡定,彷彿完全不把一切放在心上。

  「……隨便你。」

  「嗯嗯,自己做事自己負責。」如果真的再也回不來,遺憾肯定是有的,但到底是誰比較遺憾呢?是他,還是子瑜?

 

  在陸明睿懷著如此想法的時候,穆子瑜正在醫院中接受警方的詢問。面對一切問題,他的答案只有「我需要律師」,這是他唯一能為她做的。

  穆子瑜想起當時陸明睿跑走之前,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肩頭,用不小的聲音說:「要不要一起去?」

  而他的第一反應,是停滯住了原本想要追上前的腳步。

  這個世界固然糟糕,但另一個世界就會更好嗎?如果再也回不來,他真的不會後悔嗎?

  遲疑間,他就永遠失去了跟隨的機會。

  即使閉上眼,眼前都彷彿還浮現著那兩人和……她逐漸消失的身影,一道鴻溝將雙方遠遠隔開。

  他在這頭,他們在那頭。

  背道而馳,漸行漸遠。

  穆子瑜有一種預感,猶豫不決使得他終於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並且……恐怕已經永永遠遠的失去了某種珍貴的東西。

  ──不管是明睿,還是……她,都已經再也……

  這像是一場意外的分別,但誰又能說它不是命運呢?

  穆子瑜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苦笑。

  他在笑自己。

  笑從此以後估計必須一個人活下去的自己。

 

  幾乎是同時,另一場分別也在進行著。

  儲藏室中來回震盪的波紋已經很強烈了,位於正中的石詠哲知道「時機」即將到來。他低下頭,認真的注視著懷中的女孩,因為這可能是最後一眼,所以他看得很仔細、很仔細,要將她牢牢的印刻在腦海中,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才可以。

  「照顧好她。」片刻後,他澀聲說出了這樣的話。

  「嗯,放心吧。」

  「……」其實他一點也不放心,但是,沒有別的辦法了不是嗎?

  石詠哲努力壓抑住心頭的不甘與傷感,垂下首緩緩湊近女孩的臉孔,這不是他第一次想這麼做……但也許應該說是最後一次?

  他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感覺得到嗎?

  ──如果感覺得到,就快點醒過來吧。

  ──最後再看我一眼,再讓妳那黑水晶般清澈的眼眸中倒映出我的身影……

  ──求求妳。

  ──至少最後再看看我。

  他又啄了啄她的額頭與鼻尖,他還很想親吻她軟嫩的嘴唇,可最終還是放棄了。

  他所在的未來裡,她不在;她所在的未來裡,他也不在。

  他們已經沒有未來。

  所以他不可以這樣做,沒有資格。

  最後的最後,他輕柔的親了親女孩的耳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永別了,還有,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妳。」雖然妳以前不知道,現在不知道,將來也不會知道。

  ──永別了。

  ──我會記住妳的。

  ──所以妳最好忘記我。

  而後,他狼狽的閉上眼,伸出手,將她和另一位少年一起推了出去。

  所以他沒有看到,在他說完話的那一秒,女孩的眼皮輕輕顫了顫。

  所以他還是沒有看到,在進入「裂縫」的瞬間,女孩的手猛地彈動了一下,彷彿下意識想抓住些什麼。猝不及防之際,他就那麼女孩被一把握住了手腕,用魔力勉強支撐起的「空間」如同失去地基的空中樓閣般迅速消散,漩渦般的氣流席捲而來,將三人盡數抓進了時空縫隙的亂流中。

 

  ★◎★◎★◎★◎

 

  莫忘換上了一身大紅色的騎裝,身後披著潔白如雪的披風,沒有加冕儀式上的那條那麼長,僅及小腿處,卻更加乾淨俐落有氣勢。這身衣服毫無疑問是格瑞斯帶進來的。

  長髮再次被高高的束起,除了王冠外,再沒有其他的裝飾。

  一柄外表華美的短劍掛在她腰間,雖然劍鞘上鑲嵌著各式各樣的寶石讓它看起來頗為華而不實,但當它真正出鞘時,所有人就會意識到它的鋒利,外殼不過是掩飾而已。

  同樣潔白的馬靴踏地間,發出了沉悶的輕響,莫忘穩穩的站著,覺得心裡很踏實。

  雖然內心並不像口中說得那麼肯定,但如果所有人都陪在她身邊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哪怕結局再糟糕,又能糟糕到哪裡去呢?

  屋外的夕陽透過窗櫺射了進來,在屋中投下了一地近乎血色的殘光。

  更有幾縷,落在了女孩的身上。

  石詠哲心頭猛地一跳,緊皺起眉頭,上前一步遮擋住了那道光線──剛才那個瞬間,她看起來簡直像是渾身染血。實在是太不祥了!

  「阿哲,你怎麼了?」小竹馬的舉動讓莫忘驚訝的回過頭。

  面對這種疑惑的目光,石詠哲下意識張了張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不要去,我覺得有危險」或者「跟我一起回去吧」……這種話怎麼可能說得出口?而且就算能說出口,她恐怕也不會聽他的。

  石詠哲隱約覺察到,事態正在朝某個不可掌控的方向發展,而他卻拉不住煞車。

  「怎麼了?」莫忘湊近,伸手摸摸他的額頭,「沒有發熱呀,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他默默捏緊拳頭。

  ──不,不能這樣下去。

  下一秒,他猛地抓住女孩的手腕,將她扯到房間的角落中。

  「咦?怎、怎麼了?」莫忘被小竹馬突然的舉動驚呆了,這到底是怎麼了?但緊跟著,他說出的話又讓她更加震驚。

  「我們離開這裡吧。」

  「……什麼?」莫忘愣住,「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石詠哲收緊握住她的手,認真的說:「我們回去吧。」

  「可是……」並不是不相信他啦,只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想停也沒辦法停下來了吧?艾斯特為此付出了那麼大的犧牲,她如果輕易的放棄,實在是……

  「小忘。」石詠哲眼神中滿是懇求的意味,「跟我走。」

  「……」莫忘沉默不語,顯然,她陷入了艱難的掙扎之中。從內心深處,她很相信自家小竹馬的直覺;但理智上,她知道自己不能走。

  「陛下,時間要到了哦。」

  「……」抓著她的那隻手更緊了。

  石詠哲的臉上泛起焦急的神色,他緊緊的注視著她的表情,一分一毫都不錯過。

  片刻後,莫忘微嘆了聲:「對不起……」

  很顯然,她已經做出了選擇。

  「為什麼要這麼固執?並不是再也找不到機會,妳……」

  「不,並不是這樣的。」莫忘微微搖頭,「阿哲,好奇怪,剛才我好像突然也有了某種預感,它告訴我說『去前殿,去那裡可以知道一切』。」

  「上次出現這種預感是魔神找我的時候,所以,他知道我們在這裡。」說到這裡,她苦笑,因為她知道走不掉的,已經太遲了,或者說從進入這座神廟……不,從回到這個世界的那一瞬間開始,就已經沒有後悔的餘地了,「阿哲,你不如……」

  「我和妳一起。」

  「可是……」如果他出了什麼事……

  「走吧。」如果真的會發生什麼不祥,至少他只要活著,就一定站在她的身前。

  這樣就夠了。

  「……嗯。」和他,和大家在一起的話,連神廟都不必害怕。

  「陛下?」

  「嗯,來了。」

  因為小竹馬的話,女孩心中不可避免的增加了許多沉甸甸的感覺,但她依舊堅定的踏著腳步,朝正殿所在的方向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