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蒼漓繪師touko 聯手打造萬聖嘉年華

不惡搞,就不是創世記典Online

 

打飛天女巫、打南瓜怪、打蝙蝠……

萬聖節主題活動哪能那麼平凡!於是──

遊戲官方的好心(?)成了王者與扉空的最大惡夢!!!

 

隨書附贈驚喜彩色拉頁!

想看女裝版王者和扉空?那就買書吧!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封面(提案)s.jpg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創世記典Online》經典名言:改變,就從創造開始。

不過,這次的「改變」……也太大了吧創世開發團!(╯‵□′)

原本應該是歡樂的嘉年華會,大家吃喝玩樂打怪撿寶,

結果卻是全體性轉──

日天君、雷皇、槍雨成了波霸蜂腰的御姐,

嫩B成了卡哇伊的小蘿莉,扉空成了冰清爆氣美少女,

蒂亞、莎娃蒂、貝貝拉、荻莉麥亞則變成超帥氣型男,≧▽≦y

那麼王者呢?「王者哥哥」變成……

 

 

 

已出版作品

《創世記典Online》全八集

創世01封面0 1  創世02封面0 2  創世03封面0 3  創世04封面0

創世記典Online05封面 5  6  創世記典Online07封面 7  創世記典Online08封面(8 

《幻魔降世》全七集

幻魔降世01封面s_new 1  幻魔降世02封面(提案)s 2  幻魔降世03封面(宣傳用) 3  幻魔降世04封面(宣傳用)

幻魔降世05封面(提案)s 5  幻魔降世06封面(提案)s 6 幻魔降世07封面(宣傳用)

 

《幻魔降世》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3

書名: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作者:蒼漓

畫者:touko

上市日:2016年11月16日,11月23日萊爾富上架。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萊爾富等便利商店(特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期待已久的《創世記典Online》與《幻魔降世》番外篇登場!限量封面跨頁海報別錯過囉!

自11月11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購買《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一書,即贈「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贈品海報sample.jpg

 

 

 

精采試閱

  《創世記典Online》──一款由名為「創世」的公司所開發的腦波線上虛擬冒險遊戲。不同於一般嚴謹的冒險遊戲,《創世記典Online》除了基本的打怪、升等、戰鬥的要素外,更有趣的地方在於遊戲裡的「出其不意」。

  不知道是否為開發團隊惡意的搞怪,抑或者是想增加遊戲的有趣度,新手的武器種類相當趨近於生活化,舉凡蒼蠅拍、羽球拍、電玩搖桿、鍵盤、筆筒……等各式各樣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統統都有。

  若是武器像樣也就算了,偏偏是不像個樣,玩家們被這些武器惡整導致「痛哭流涕」的情況不在話下。

  而在今天,創世開發團又再次進行了相當「重大」的討論會議,雖然說是討論會議,但其實只是遊戲的開發執行長柳方紀因深感最近的生活實在是過於無聊,想找點樂子做,而這些樂子的對象好死不死就是《創世記典Online》裡面的眾玩家們……

  雖然其他同伴也曾勸他說:「把怪物弄成動物園就算了,別在玩家身上動手動腳,小心某一天玩家會全體大反攻。」但柳方紀執行長心意已決,橫手一批,一副「朕旨不准違」的模樣,讓接過文件的黎俊世也只能翻白眼,無奈的走向機臺,和其他研究人員一起討論該修整哪部分的程式碼來達成文件上所要求的目標。

  「方紀,適可而止,你是不是忘了你表妹也在『玩家』的行列裡?」張耀泉斜瞥了身旁悠閒喝茶的友人一眼,做出最後的善意提醒。

  天知道那位小妹要是一上線看見這種措手不及的變化,脆弱的腦神經會不會就此崩壞。

  「邵萱她現在可是擁有剛強的意志,這點小事才不放在眼裡,說不定還會挺熱衷的。」

  茶杯靠在唇前啜飲一口,清淡香氣,心曠神怡。好茶,真是好茶。

  柳方紀真心讚賞。

  「別把你那位善良的表妹說得和你一般黑。老實說吧,方紀,我看你根本就只是想看你表妹變成『那樣子』,才故意設計這次的活動。」

  「喔呦呦~我有那麼壞嗎?但我不否認那副模樣的邵萱一定會更加可愛。」

  他鏡片下的眼瞇起笑,邪惡得像中古世紀正在製作魔藥的巫師,又無形中透露出屬於兄長的溺愛。

  比起正對自己想像的人影樂不可支的柳方紀,張耀泉只能扶額嘆氣,暗暗祈禱邵萱小妹可以熬挺過來表哥這次的惡作劇,而不會因為這次的事件又重回那信心頹喪的年華。

 

    ▲▲▲◎▼▼▼

 

  廣大的廳殿裡,人聲吵雜。人群散落一團又一團,吱吱喳喳的討論自身突如其來的重大轉變,有慌張失措,也有興奮樂趣,更有人打開褲子看了一眼,直接跪地痛哭了出來。

  在場唯一沒被變性、還維持男兒身的王者坐在階梯上,十指相互交叉靠在唇前,死目的看著前方被萬聖節主題活動轉了性別的男男女女。

  「其實看久了也沒什麼不好,比起女生,活動起來更自在呢!」已經坦然接受事實變成男性的貝貝拉抓了下變短的髮絲,左手「喝哈」的出了一拳,再來個掃堂腿,俐落的動作讓他露出愉悅的表情,雖然挺遺憾胸部縮水了,但是動作起來更俐落,就優缺點來說,算是相互打平。

  相較於一臉興奮的貝貝拉,蒂亞則是摸著自己扁平的胸口和臀部,發抖著,眼淚已經在眼眶囤積,隨時都有墜下的傾向。

  「蒂、蒂亞竟然變成這個樣子,身體居、居然……大少爺不會喜歡蒂亞這個樣子……」

  平常槍雨抱著他都會說「蒂亞的身體很軟很香很好摸」,但是現在這副硬梆梆的身體,大少爺一定會變得很討厭他,完全不想抱他了啦……

  他想著想著,眼淚最後還是承受不住重量,稀哩嘩啦的往下落。就算身體變成男性,但情感還是一樣脆弱。

  纖細的手指抬起那梨花帶淚的臉龐,白色袖巾輕柔擦拭掉滾下的珠淚,富含女性韻味的臉映入模糊的視線裡,突地一拉,蒂亞的臉頰靠上對方柔軟的胸口,與記憶中完全不符的女性音嗓流入耳膜。

  「你又沒有問過我,怎麼能自己下定論?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況且你看,我也沒逃過啊……」說到此處,像是觸動什麼自殺地雷似的,槍雨突然一臉死黑的抱著頭蹲下,咬緊牙才沒讓自己發出失態的哀號,也因為那完全的男性蹲姿,讓旗袍的開衩處依稀可見性感的黑色蕾絲褲尾。

  搓揉著胸前的胸型,槍雨一臉恐懼道:「胸口這團肉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這該死的S型腰身!我的重要寶貝兒也不見了,這樣我還有什麼理由能去疼愛蒂亞啦──唔嗯!」用力咬唇忍住差點吐出的哀號,槍雨憤恨搥地。

  看起來平時面對大風大浪也面不改色的人,其實神經的脆弱程度比一般人更悽慘。

  蒂亞趕緊跪在槍雨身旁,努力安慰:「不管大少爺變成什麼樣子,蒂亞都很喜歡妳,所、所以,不要這樣……」

  槍雨吸吸鼻子,撇了撇嘴,問:「真的嗎?」

  原本剛毅的線條變得柔和,眼角還有嫵媚的妝影,連嘴唇都沾上朱紅色調的唇彩,還有那修長的白腿,尤其是那雙含有淺淺憂鬱的鳳眼……

  好、好奇怪,為什麼看見這樣的大少爺,他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在身體裡竄?像是有東西癢癢的在心頭搔著,現在的大少爺看起來好……好……好性感?

  在蒂亞察覺之前,身體自己搶先做出了行動──用力的抱住槍雨。

  發現自己做了踰矩事情之後,比起那不該擅自對主人做出此等行為的罪惡感,蒂亞反而讓自己選擇大膽的前行,抱著不放。要是平常,他絕對不敢這樣的,變成男生的自己也許……不是那麼的讓人討厭。

  槍雨愣了愣,也沒推開蒂亞,只是舉起了手放在對方的背部上安撫的摸著。

  雖然換了性別,但是主僕倆依然相親相愛。

  至於另一角落,穿著暴力熊披風,短褲變成小短裙的嫩B抓著自己多出的雙邊捲馬尾,一臉陰沉的瞪著圍著自己興奮摸捏的「男性」。

  「我就說嫩B要是女生該有多好,根本就是個卡哇伊蘿莉嘛!」

  「看看這短裙還有這粉撲撲的臉頰,啊──小酒窩好可愛!萌死人了!」

  「嫩B,叫聲哥哥來聽聽,快、快叫叫看!」

  「啊啊啊啊煩死人了──!」受不了那群已經自稱為哥哥的變態又捏又抱,嫩B胡亂吼了聲,推開人群,大步奔開逃跑,也不顧自己那輕飄飄的短裙完全順風露餡,白色底褲若隱若現。

  「啊啊,嫩B你別跑啊!叫聲哥哥,就叫一聲來聽聽嘛!」

  身後一群人雙眼發光的追著,如同餓虎撲羊,誓言不死不休,讓轉頭看望的嫩B頭一次嚇到臉都發白了。

  她的腳絕對不能停下來,這一停,難保不會連衣服都被這群變態扒了!

  但短短的雙腿和因為性轉而減弱的戰力,根本比不上那群腳長比他多出一倍半、又擁有男性之姿的生物,眼見那群人就要追上來,嫩B只能胡亂竄,直到一掌手刀直接從旁攔劫她的腰身。

  嫩B看到自己突然離地半腿高,抬頭一望,將自己挾帶在腰身的是一名身穿執事服裝的男子,至肩的紫色短髮半邊被髮夾穩穩的夾在側邊,透出冷酷帥意的臉龐隱隱看得出之前還身為女性時的影子。

  「各位的行動已經造成少爺困擾了,請停止吧。」原本該是女性的嗓音變得有些偏低。

  「別這樣嘛,莎娃蒂,你看嫩B現在這麼可愛,變回來之後可就沒得捏了。你應該也很想捏捏看吧?就別那麼嚴謹,成全我們這些『兄弟』吧!」身穿武甲服裝的男子露出言情小說裡的地痞流氓才有的猥褻表情,搓了搓手。

  「……瑪莉,請別因為官方的惡作劇就讓自己露出這種令人作噁的表情。」

  瑪莉咋了舌,猥瑣表情一縮,撇了撇嘴,「人家只是想試試看而已。倒是莎娃蒂你變成男生之後,說話也太直接了吧。」

  「我認為我和平常無異。」

  面對那死板的表情,一群人就像魚骨頭鯁在喉嚨,吞也吞不進,吐也吐不出,但為了這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景,為了能夠如願抓到蘿莉,一行人也只能硬著頭皮死瞪著前方的執事。

  「對了,剛剛你說你們是『兄弟』對吧?」

  突如其來的問話讓眾人一愣。

  莎娃蒂將嫩B放回地上,拉了拉手上的白手套,眼露凶光。

  「既然不是女性,那麼就不用手下留情。」

  還沒意識到那句狠戾話語背後的意思,只來得及聽見耳邊傳來毆打的悶音,不過幾秒,原本對嫩B有非分之想的人士全數被放倒在地,暈頭轉目見周公去了。

  雖然莎娃蒂的身手嫩B很清楚,但這可是他第一次看見莎娃蒂如此直接的出手,平常莎娃蒂可不會這樣啊!

  修長的身影走到嫩B身前,單膝一跪,莎娃蒂輕輕的整理好嫩B凌亂的領口與裙襬,細心囑咐:「少爺,在變回原性別之前,請小心。」

  說完,莎娃蒂的目光朝旁冷冽一掃,原本從四面八方射來的視線瞬間縮回。

  ──總覺得現在的莎娃蒂頗不好惹啊……

  原本也想加入疼愛嫩B行列的人暗暗慶幸自己剛才沒有白目到跟著玩,不然現在那堆人屍中躺著的就有他們了。

 

  「可惜伊朵晚點才能上線,沒能看見這些精采節目。」貝貝拉將目光從莎娃蒂身上移開,邁步走到中央團聚一群人的地盤裡。

  臉部變成柔和女性的靜電一如既往,優雅的安慰抓著她嚎啕大哭的蕭風。

  波浪短髮的艷火不滿的摸著自己的胸口,再看看哭得難看的蕭風,不屑的哼了一聲。

  羽蓮盟唯一在場的哇沙米似乎對自己的男性新造型很滿意,開心的拍動翅膀飛出城堡,不知道是不是去找其他夥伴了。

  一些被變成女性的「男性」垂淚痛哭自己的寶貝飛不見了,一些則是摸著自己胸部多出的肉團發出詭異的笑聲。

  而另一邊,是一臉不知道該做出何種反應的日天君與雷皇。

  「哇塞,君哥,我真是太小看妳了。」貝貝拉摸著下巴打量日天君那波濤洶湧的胸型曲線,嘴角上揚,扔下一句「借我摸摸看!」就伸出狼爪。

  「貝貝拉!?」聽見自己轉為高調的嗓音,日天君差點沒咬掉自己的舌頭,一臉漲紅。

  「借摸一下而已,剛剛我也有啊,只不過現在被表哥變走了。不過,真不是我要說,這觸感也太好了吧!水蛇腰也借我摸一下。」

  話一出,日天君二話不說立刻雙手抱著腰部閃了邊。

  「女、女孩子別這樣!」

  「我現在可是道道地地的『男人』喔。」貝貝拉樂得笑了,眼神一瞥瞥到旁邊的雷皇,看著那被胸甲包攏的曲線,伸出食指提議:「雷皇妳也讓我摸摸看好了……」

  「恕我拒絕。」

  ──誒,這麼冷淡!既然不給摸,那好吧……

  「王者,坐在那裡做什麼?過來這裡啊!就算只有你一個人逃過一劫,也是可以一起過來討論。來嘛~摸摸看,觸感超好的!」

  看著遠處向自己歡樂招手的貝貝拉,以及一臉複雜的日天君及雷皇,王者直接將臉埋進雙掌裡,打算眼不見為淨。

  誰能告訴他貝貝拉為什麼變得這麼大膽?雖然以前就是很膽大,但是並沒有到這種直接大剌剌招呼人「一起來摸胸!」的話都能說出口的地步啊!

  也許等他數到三再抬起頭時就能看見一切恢復原狀,這只是伺服器因為流量過大而出現的小BUG……

  「我看我先回房間去好了。」

  對,沒錯,等他睡一覺醒來就能看見一切變回正常,世界依然美好。

  「喂!王者,你這樣就走了喔?真的不摸摸看嗎?胸、部──」

  王者摀住耳朵,慌張的跑上階梯,面紅耳赤的扔下一句話:「才不要!」

  隨後王者三併兩步的跑上樓,耳邊依稀可聽見貝貝拉和一些人越來越小的笑聲。

 

    ▲▲▲◎▼▼▼

 

  銀色的長髮像是蛇身般的圈捲在腳邊,堆疊到幾乎有五十公分高,整條拉長說不定都可以通到城堡門口了。

  銀髮的主人坐在床邊,雙手掩面,垂肩頹喪,週遭的空氣像是被隔絕出一小角的陰暗。

  「喔喔,沒想到王者也沒逃過,歡迎加入性轉行列!」嫩B彈了一下手指,笑得天真無邪,但不難聽出對於最後無人可倖免於難的幸災樂禍。畢竟自己都被變成蘿莉了,看見有人逃過一劫實在會心理不平衡,雖然那個人是性別特例分子。

  「其實習慣之後倒還好,何況妳本來就是女生,應該也沒什習不習慣的問題。」靠在門口的槍雨欣賞自己變得纖細的手指,拉了下領口,走向蒂亞,但也因為旗袍與跟鞋的關係,走起路來拐來拐去的,完完整整就是一名扭腰擺臀的靚麗女子,只不過走沒幾步就因為莫名原因而腳滑摔倒,側身跌坐。

  「我看習慣的是你才對!跌也跌得這麼像女人……要是不說,還真沒人認出你是莫德柯爾。」嫩B不屑的挑眉,落井下石。

  「又不是我想跌,誰知道變了這身衣服後,難走得要死。」槍雨惡狠狠的瞪了自家「妹妹」一眼,在蒂亞的攙扶下又爬又抓的重新站起。

  「而且連蒂亞和莎娃蒂的廚藝都退步了,這下子就不能吃到萬聖節甜點了。」貝貝拉扶額嘆氣。

  回想起剛剛因為聽見亂七八糟的雜音而跑去廚房所見到的慘況:翻倒的麵粉、冒煙的烤箱、摔破的碗盤……那幾乎可以用世界大戰來形容了。

  平常這兩位女僕可不會讓這種情形發生,總結下來,大概就是性轉之後跟隨而來的一些自身優缺點也一起轉換了。

  「實在是相當抱歉。」莎娃蒂彎腰鞠躬,自認錯誤。畢竟這種事情可是專業的侍從絕不容許發生的。

  「蒂、蒂亞也是,不能好好的為大家準備餐點,這、這樣的蒂亞真的太沒用了……」說沒幾句,蒂亞再度熱淚盈眶,只能讓槍雨抱著安撫去了。

  「嘛嘛~以前都是蒂亞和莎娃蒂負責餐點,這次就當成休息幾天,反正城裡也有一堆餐館,吃東西不成問題啦!」貝貝拉坦然的拍了拍蒂亞的肩膀安慰著,隨後視線落回床邊正在逃避現實的人影身上,樂呵呵說道:「如果王者用現實性別創立角色,就是這種感覺吧。」

  「拜託,貝貝拉,我頭很痛……」

  王者鬆開手,哀怨的揉著額頭。

  帶著血瞳的臉龐沒有王者的冷酷,反而是莫邵萱的柔感,感覺起來就像是水一樣,尤其是那長到幾乎可以當繩梯的銀髮……對了,不是有部童話故事的主角是位長髮的公主嘛!雖然不知道表哥是怎麼把她的頭髮弄成這副樣子,但感覺挺好玩的。

  何況現在的性轉對她來說不過是恢復本來應該的正常狀態,有必要一副天塌的模樣嗎?

  貝貝拉覺得好笑,但他也不是個會讓天賜的良機隨便溜走的人。只見貝貝拉突然離開房間,等到再度回來時,手上已經多出了一件鵝黃色的削肩禮服,還一臉笑咪咪的逼近到王者面前。

  不用多想,王者也知道貝貝拉想幹什麼,她二話不說直接落跑,只是才剛跑第一步就差點被自己的髮堆絆倒……但為了捍衛自身最後的防線,王者還是死命的爬著躲到離自己最近的雷皇身後,推著雷皇上前當肉盾。

  「其實呢,我一直想看看『姐姐』穿上這件禮服的樣子,剛好現在有這個好機會,不如就換上吧,我想一定會很好看的。還是說,雷皇妳想換?」

  「寧死不屈。」狠狠吐出四個字,雷皇簡單明瞭的表態。要她穿裙子,沒門!除非把她砍了。

  「那日天君……?」

  日天君摸摸鼻子,默默的轉身摸耳朵去。

  「所以我說王者才是最適合的人選嘛~換一下又不會死人,皮也不會剝下一層啊~」

  「我才不要!」

  「換一下而已,況且在現實妳又不是沒穿過裙子,制服從小穿到大,之前和朋友去吃飯我也借過洋裝給妳穿啊,好不容易有這個好機會,妳看,現實世界賣得超級貴的漂亮洋裝耶!穿一下嘛~姐姐~」

  貝貝拉慫恿勸說,但王者卻是死命拒絕。最後沒辦法,貝貝拉乾脆將想像付諸行動,張牙舞爪的撲上,直接成為行動派。

  當然,王者也不是傻傻任人宰割的傢伙,立刻彎身閃躲過貝貝拉的突襲,直接跳到床鋪上站著,腰間雙刀一抽擺明了就是準備武力反抗。

  「誒!拿出刀子就太過分了,我可是雙手空空耶。」貝貝拉跺腳,哀怨的指責。

  「總比被逼著穿上那件禮服好。」王者死盯著貝貝拉,就怕一時沒注意對方又撲過來。

  「日天君她們抗拒還有理,明明就是女生的妳抗拒什麼啦!」貝貝拉轉頭徵求援軍:「蒂亞、莎娃蒂,你們也想看王者換上這件衣服對吧?過來幫我忙吧!」

  被點名的莎娃蒂沉默了一會兒,走到貝貝拉身旁,向王者露出憐憫的神情,說出如同死神判決的話語:「失禮了。」

  王者還來不及反應,莎娃蒂動作快、狠、準的跳上床鋪,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到,王者握著武器的雙手就已經被壓制住。

  莎娃蒂的指尖往王者手腕的某個點一掐,王者的手指因為突然失力而鬆開,雙刀摔落在地。男性剛毅的臉龐近在眼前,王者就像是被蛇盯上的老鼠,背脊發涼又冒汗。

  「蒂、蒂亞,救命……」王者話才剛出口,就看見蒂亞站在房門口,將在場的女性全請出了房間。

  日天君四人用著不同意義卻一樣複雜的憐憫目光看著他離去。

  接著,房門上鎖。

  「對、對不起,王者少爺,其實蒂亞也很想看看王者少爺穿上那件禮服的樣子,畢竟現實也沒看過邵萱穿漂亮裙子過……」蒂亞停下互戳的手,點頭認真道:「然後,下次穿洋裝和同學去吃飯時,請務必到店裡來讓蒂亞看看。」

  不幫她居然還有要求!王者欲哭無淚,自知自己這次是逃不過了,只能露出慷慨赴義的死士表情。

  「居然這樣逼人……」

  「大不了變回來後讓妳整回來囉!前提是妳打得贏我們三個,還有妳敢打。」

  貝貝拉嘿嘿嘿的攤開禮服,不顧王者泛淚的眼,歡樂的逼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