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蘭花失竊,

喵界偵探和人類偵探聯手捉賊,使命必達!

 

雖然總是被說到處招事惹人,但──人到用時不嫌多!

且看黑碳如何發揮人脈力量尋回天價玉貓仙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繪師TaaRO筆下的元氣警長和優雅黑碳,帥氣逼人!

 

 

回到過去變成貓11封面.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11護犬尋花玉貓仙。》

 

 

都說狗狗是人類的好朋友,這話不假,

李老頭養的聖伯納犬「小花」,英勇救人的事蹟再添一筆!

而蘭老頭為了看顧蘭花,找了貓手黑碳來幫忙買狗?!

 

萬能的黑碳病了……

不蘇服,被禁足,連餐點都是難吃的營養餐。

小柚子,那塊紅燒肉給我吃好嗎?(ω)

 

四賤客專屬──來自瑞士,安靜平穩,緊急時可供急救的勇者「小花」帥氣登場!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5帶來幸福的偵探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6神偷怪貓出沒中!

 

回到過去變成貓07家貓荒野求生記!

 

回到過去變成貓08封面ss

回到過去變成貓08貓手快打!我是簡訊王!

 

1

回到過去變成貓09我家有隻明星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10封面.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10貓的祕密,只有他知道。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34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11護犬尋花玉貓仙。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TaaRO

上市日:20161228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11贈品明信片sample.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1223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11》一書,即贈由繪師TaaRO老師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之擬人海報11:麻吉元氣貓」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限量海報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11贈品海報sample.jpg

 

 

 

精采試閱

  與此同時,東教職員社區B棟三樓,同樣在看這個頻道的二毛正在為女兒試牛奶,每次沖了奶粉之後他都會自己嚐一口,看有沒有異味、溫度怎麼樣,雖說小丫頭現在能吃飯食了,但牛奶也沒落下。

  剛嚐了一口牛奶,二毛就看到電視上放的預告片,一口奶直接噴了出去。

  二元看她爸浪費她的牛奶,「啊、啊」的叫了兩聲,像是有些著急,但太複雜的意思二元現在還表達不出來。

  見二毛仍舊盯著電視機,二元不高興了,拍了拍小椅子,用聲音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爸──爸──」

  聽到二元的叫聲,二毛終於回過頭,將手裡的牛奶遞給二元。

  「女兒哎,那隻黑煤炭竟然去演電影了!」

  「黑哥?」二元不太明白演電影是什麼,但是她知道她爸話裡說的「黑煤炭」就是黑哥。跟卓小貓一樣,她和衛小胖也叫鄭歎「黑哥」。

  「對對對,肯定是那傢伙,我一看就知道,除了黑煤炭,其他的貓演不出那樣的神情,那眼神一看就蔫壞蔫壞的。」二毛說道。

  二元捧著奶瓶喝牛奶,想著她爸說的「蔫壞蔫壞」是什麼意思,卻想了半天仍想不明白,算了,不想了,喝奶要緊,到時候看到黑哥便學爸爸,對黑哥說「蔫壞蔫壞」。

  二毛壓根不知道女兒的想法,還因為剛才看到的電影預告片震驚著。他去年忙著照顧老婆和孩子,沒怎麼注意那隻黑煤炭,沒想到人家都已經演電影了!

  這小日子過得真好啊!

  想了一會兒,二毛還是平復不了心裡那股好奇心和驚訝感,但又不好直接殺樓上去詢問,這時候那隻貓肯定在外面閒逛,說不定還跟哪隻母貓搭訕呢。

  如果鄭歎知道二毛現在心裡所想的,肯定會衝過去揍他一頓。

  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機,二毛拿起來,見二元正認真的喝奶,讓她喝完之後把杯子放旁邊、然後自己乖乖的玩一會兒,有事直接喊,他去隔壁打電話。

  保姆在晾衣服,二毛跟她說了聲之後便走到隔壁房間,關上門,翻了通訊錄直接打給衛稜。

  衛稜正在公司裡,核對了幾份運貨的文件後,蓋個章,看文件看得有些累,便走到外面透透氣,聽到手機鈴響,看了一眼螢幕,衛稜疑惑二毛這時候打電話過來幹嘛。剛一接通,衛稜就聽到電話那頭二毛咋咋呼呼的。

  「師兄你造嗎?黑煤炭竟然去演電影了!不是寵物廣告,是真的電影,和幾個小明星一起演的,放到大銀幕的那種大電影啊!」

  衛稜被那個「造」字噎了下,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說的是什麼。

  「好好說話!」衛稜道。

  二毛這人,自打女兒二元會說話之後,他就經常跟二元對話,雖然他影響了二元,讓二元學會了很多詞,但二毛也跟著二元學了些含糊不清的發音以及某些對幼兒說話時的習慣,比如「吃飯」說成「吃飯飯」,「睡覺」說成「睡覺覺」,這要是只對著孩子說就算了,很多家長都這樣,可二毛這傢伙在大家聚一起的時候也這樣說,還夾雜著一些嬰幼兒用語,直接讓眾人抖落一地雞皮疙瘩。一群大老爺們在一起,他竟然這麼說話,衛稜想著都恨不得直接揍上兩拳。

  不過,黑碳演電影?去年好像聽說過這類的消息,他以為只是和寵物中心那邊拍廣告一樣,沒有太當真,但現在看來,還是真的?

  「叫啥名啊?」

  衛稜走進辦公室,坐到電腦旁,按照二毛說的電影名搜索了一下電影《黑貓》。演員表上沒有貓的名字,只有幾個演員和導演的介紹。不過,從宣傳內容來看,導演對媒體說的是,裡面參演的黑貓找一位朋友借的,是受過訓練的黑貓,大家都叫牠「Z」,品種不詳。

  看到這裡,衛稜笑了,還「Z」呢,還品種不詳呢,明明就是黑碳嘛!居然還用假名,一個藝名不夠還弄出第二個。

  正看著,二毛的電話又打過來了。

  「看了沒?是那隻黑煤炭吧?」雖然是疑問句,但這裡面表現出了很肯定的意思,二毛一點都不懷疑自己的眼力。

  「嗯。」衛稜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翻著網頁,剛看完網路上發布的預告片,反正現在也沒其他事情,正好碰上這事,提起了興趣,多看看。

  「哎,師兄,現在離上映日期也沒多久了,要不我們到時候組團去看電影?為黑煤炭多刷點票房?」那邊二毛期待的說道。他並不常去電影院看電影,其實沒多少電影能吸引他,等想看電影的時候在網路上一搜,呵,版權什麼的,也就只是個詞而已。

  「行,到時候一起去。」衛稜也挺期待的。作為最早一批認識那隻黑貓的人,那隻黑貓到底是個啥德行,衛稜心裡有數。

  「對了師兄,電影院能帶孩子進去嗎?太久不混電影院,不知道規矩了。」二毛說道。

  「好像是沒什麼限制。你想帶二元去電影院?二元太小了吧,才一歲多而已,而且電影院裡面的聲音又大,空氣也差,螢幕閃爍,就怕對孩子的聽力和眼睛產生影響。」衛稜想起他老婆以前說過的話,轉述給二毛聽。

  「這樣啊,我到時候再問問。」

  二毛其實挺想帶著女兒一起去看電影的,要是到時候龔沁還沒回來,自己一個去看?就算跟師兄他們一起,二毛還是很希望能帶著女兒。再說,這是黑煤炭演的電影,二元的黑哥,不去電影院捧捧場嗎?但電影院的環境也確實不怎麼好。

  於是,剩下的時間,二毛琢磨著用些什麼方法降低電影院對孩子的影響。

  焦家的人也知道了電影即將上映的消息,將預告片下載下來反覆看了好幾次,可惜預告片太短,只希望上映日期快點來臨。

 

    ◆◇◆◇◆◇◆◇◆

 

  電影的上映日期在七月中旬,鄭歎是和焦家人一起去的。

  雖說寵物不好進入影院,但世上有「關係」這個詞。

  其實也不是焦家這邊的人主動聯繫的,是方邵康自己打電話過來。

  方邵康那邊有關係,而且鄭歎參演電影的事情瞞不過方三爺,他早就知道了。電影上映的前兩天,身在京城的方邵康直接打了通電話給焦爸,搞定。方邵康還說到時候帶著方萌萌一起看這部電影,捧捧場。

  二毛和衛稜那邊有葉昊幫忙,一群人組團去的,二毛和衛稜都將孩子帶著,也準備了眼罩、耳罩和口罩,如果發現影響太大的話,就抱出去。

  焦家那邊四個人加一隻貓獨自行動,和衛稜他們不在同一間電影院。至於小卓那邊,小卓他們和佛爺手下的一些學生們一起,就在學校附近的一間電影院觀看。

  看自己演的電影是什麼心情?

  鄭歎表示,緊張有,還有那麼點不好意思。畢竟這是電影,這麼多人觀看,和在家看紀錄片的時候很不一樣。

  氣氛,是個很容易影響情緒的東西。

  雖然有方邵康的電話,但必要的措施還是需要的。

  鄭歎再次鑽了背包,等電影開始放映的時候才出來,他旁邊坐的是小柚子,右邊是焦遠,焦爸和焦媽分坐在兩旁。左右都有人擋著,也不怕被人看到,至於前座的人,也沒往後瞧,即便瞧見鄭歎也沒關係,前座的是電影院工作人員認識的人,已經打過招呼。

  鄭歎不知道這間電影院裡究竟坐了多少人,有沒有滿員,如果沒多少人來看,心裡肯定會失望,這部電影不僅是鄭歎的成果,也直接關係到他紅包的大小。票房不好,估計從楊逸那裡拿到的紅包也不會有多少。

  不過,從聲音聽來,好像人還挺多的。

  《黑貓》是一部喜劇電影,走搞笑風格,再加上有鄭歎這隻貓的元素在內,電影院裡不時響起此起彼伏的笑聲。焦媽他們也笑,不過更多的是看鄭歎在裡面的表演。

  後面有觀眾低聲討論。

  「那貓用的是真貓嗎?」

  「肯定用了真貓,但剛才那幾個鏡頭,絕對全是電腦特效。你沒聽說過嗎?這部電影投資千萬美金呢!換成我們這裡的錢得過億!」

  鄭歎聽著心裡道:屁,那是老子親自上陣的!還故意多NG了幾次。不過,就算NG了好幾次,當時孔翰也挺高興。

  周圍的笑聲讓鄭歎的緊張心情平靜了不少,同時心裡也想著,這電影的成績應該還不錯,到時候楊逸該包個大紅包給自己。

  耍得了酷,賣得了萌,演技好還懂得配合,這麼好的貓演員,楊款爺到哪裡找去?

  在焦家人帶著鄭歎看電影的時候,另一邊,二毛和衛稜也在討論,他們觀看的角度不一樣。

  「師兄,還別說,黑煤炭現在的演技挺不錯,比前兩年拍廣告的時候好。」

  「嗯,畢竟有這些年的經驗了。之前不是還有一部紀錄片嗎?那時候進步也挺大的。」

  「不過,師兄,你說牠這麼折騰,會吸引多少注意力?」

  二毛和衛稜對鄭歎瞭解,即使對電腦特效方面就算不精通,也知道些東西,如果這部電影紅了,而且真實成本爆出來的話,大螢幕上那隻正蹦踏的黑貓會吸引多少媒體的聚光燈?到那時候,出門閒晃這種事情估計是不可能的了。

  衛稜頓了頓,道:「牠後面有人頂著。」

  二毛想想也是。雖然不知道後面有多少人頂著,但從上映之前網路上的爭論中可以看出,將目光放在「Z」身上的人很少,這裡面肯定有人刻意引導,同時也約束了內部人士,限制了媒體的曝光。

  和二毛、衛稜他們想的一樣,在之前為製作成本吵的時候,只有內部人員才知道這部電影的真實情況怎樣,但是沒有人說,也不敢說。楊逸早叮囑過他們。不過,就算簽了保密協議,也有人禁不住外界誘惑而透露消息。確實有人透露過,但是第二天那人就沒再於公司出現,圈子裡也沒再見過那個人,聽說辭職回老家了。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大家只知道閉嘴就好,一切行動聽指揮,不會錯的。

  而小卓他們那批人,大家也因為電影裡的那些笑料樂著,放到羅奈爾得喝洗腳水的時候,卓小貓笑出聲了,而且一直笑、一直笑。

  「媽媽,他喝了黑哥的洗腳水!哈哈!」卓小貓的笑聲裡帶著幸災樂禍。

  小卓也沒反駁,只是笑著應聲。

  小卓他們都不認為裡面羅奈爾得喝洗腳水是真的,哪有讓明星真的喝貓的洗腳水的,肯定是拍攝的時候又換了一杯。

  卓小貓一直堅信羅奈爾得喝了鄭歎的洗腳水,笑個不停。小卓的學弟學妹們覺得,孩子果然是孩子,什麼都當真。

  其實,每個知道內情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樂半天。卓小貓不知道內情,但他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

 

  這個夏天,焦家沒有出遠門。

  作為一個沒有暑假作業、一年到頭大部分時間都是假期、除了吃飯時間之外其他時間都由自己支配的貓,鄭歎表示貓生其實很無聊。

  貓科動物大部分時候會做什麼?

  可能有人說玩尾巴,精神分裂自己跟自己打架,手癢去掀東西?

  都不是,而是睡覺。比如大胖。

  有時候鄭歎很想跟這個胖子說:胖子,出去運動吧,再不運動就老了。

  每一個看到大胖的人都會覺得這是一隻懶貓,養成這樣,能不懶嗎?估計連老鼠都跑不贏。而且,都已經六歲了,捉不動吧。

  但鄭歎知道,不是這樣的。昨天警長跟西教職員社區那邊的一隻貓打架,大胖還過去幫忙,本來警長已經呈敗勢了,大胖一過去,秒殺。

  鄭歎看著那隻慘叫了一聲就跑沒影的貓,心裡替牠默哀了一下,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那隻貓估計看到大胖就會遠遠跑開。

  看到聖伯納犬小花被李老頭牽出來閒晃,鄭歎想了想,跑過去跳到小花的背上,坐「狗車」遛一遛。一般李老頭會溜達到西教職員社區那邊跟幾位老朋友胡侃一番,然後再回來。鄭歎正好過去西教職員社區卓小貓那裡看看。

  小花脾氣好,經常被警長牠們欺負也不生氣。鄭歎跳上去之後,牠也沒拒絕,這點重量對一百公斤重的小花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很快,阿黃跟著跳了上去。

  李老頭看這情景覺得好笑,他家小花性子好,對小孩、對其他動物都很和善,這麼大的塊頭卻總被這幾隻小貓欺負。

  警長張著嘴、舌頭舔著牙走了出來,看一看,也跳上去了。

  李老頭還想說些什麼,抬眼就看到某胖子跑過來了,然後也跟著跳了上去。

  小花委屈的看向李老頭,「嗚──」

  李老頭:「……」

  其實四隻貓合起來也不算太重,小花還馱社區的小孩玩過,鄭歎牠們四個合起來也就跟那小孩差不多重。小花表達了牠的委屈之後,依然穩穩馱著四隻貓走。

  走過的人看到這情形不禁道:「這狗和貓的感情真好。」

  鄭歎心說:這狗我們看著長大的啊!多難得,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啊!只是小時候剛來的時候跟牛壯壯一樣是沒多大隻的狗崽,現在,尼瑪,馱四隻貓都不喘氣的!

  小花也沒委屈多久,剛走出社區沒多遠,阿黃就從狗背上跳下去跑回社區了,牠不怎麼離開社區,也不到處跑,跳上狗背只是看到鄭歎的行為之後跟著學而已。

  警長也沒待多久,看到一隻小京巴便追著京巴跑了。鄭歎一直覺得警長投錯了胎,牠就應該是隻狗才對。至於大胖,在通往社區的走道和校園主幹道的岔路口那裡牠才跳下去,然後就找了一棵樹爬上去蹲著,等牠家出去串門子的老太太回來。

  於是,等李老頭慢悠悠牽著小花走到西教職員社區的時候,狗背上只剩下鄭歎了。

 

    ◆◇◆◇◆◇◆◇◆

 

  這日,天氣預報說有大風,不過上午還看不出來。太陽沒像之前那麼烈,也起了點風,只不過算不上大風,就這樣也驅散不少酷熱感,一些小孩子還跑到水池子裡面玩。

  李夫人今天照樣是提著保溫飯盒,牽著小花往附屬醫院那邊走。這點風對她來說也沒啥,不過還是戴了個口罩。風大,有時候經過一些地方會揚起灰塵,戴個口罩也好點。

  鄭歎跟他們一起過去,不過今天鄭歎不是去醫院,而是去湖邊別墅那裡,看看馮柏金和虎子在幹啥,然後順便在那邊蹭個飯。

 

  鄭歎過來的時候,馮柏金正在玩遊戲,估計是他新製作出來的,鄭歎沒見過那款遊戲。

  虎子趴在馮柏金腿上瞇覺,馮柏金動一下,牠還不樂意的從鼻腔裡哼兩聲,表示這打擾了牠的睡眠,讓馮柏金別亂動。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每一個宅在家裡上網的宅男宅女都是貓的沙發。

  在馮柏金家蹭了中飯,本來鄭歎還打算在這邊多玩一會兒,看看虎子一挑多的對戰社區其他貓,但是看到馮柏金跟他同學的聊天記錄之後,鄭歎還是打算快點離開這裡回家。

  馮柏金有一個同學家在鄰市,剛才這兩人透過聊天軟體聊天的時候,鄭歎看到馮柏金同學說他們那裡下起了冰雹,還颳大風。

  楚華市這邊的風好像也大了起來,只是沒有下雨,也沒有冰雹。鄭歎在楚華市待這幾年還沒見過這裡下冰雹,遠郊的地方倒是聽說過,但沒在市區見到,市區一般只下雨。

  看了看天色,鄭歎決定趕緊離開,這天色越來越差了。

 

  從湖邊別墅區出來,鄭歎就往回跑。

  一陣猛烈的風颳過來,一些停在路邊的自行車倒了一排,道路兩旁的行道樹也被吹得彎了,葉子刷刷響。

  不知道什麼東西被風颳了起來,打在一些停著的電動車和轎車上,發出尖銳的警報聲。

  鄭歎沒多看,只想著趕緊回去,回去之後任外面怎麼颳風下雨都不怕了。

  路過附屬醫院的時候,鄭歎想起了被拴在那裡的小花。他跳上圍牆往裡看了看,小花還趴在那裡,眼睛因為吹過來的風都瞇了起來,身上的毛也被吹得亂糟糟的。

  那個大門警衛在幫忙將一個病人扶進去,沒顧上小花這邊。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陣狂風吹過。

  「喀喀!」

  警衛室附近的一棵樹被吹倒了,從樹幹折斷,折斷的部分朝大門警衛室這邊倒過來。

  小花看到後站起來想躲開,但因為繩子被拴著,一下子沒有掙脫。好在鄭歎看著那棵樹倒得稍微偏了一點,不會壓倒小花。

  但小花不知道,牠只看到樹朝這邊倒過來,掙一下沒掙脫之後,便又使勁掙了幾次,再加上倒下來的樹的刺激,掙脫的力道就更大了,簡直跟拚了命似的在掙脫。這次是動真格的,不是平日裡跟李老頭小打小鬧。

  這麼隻大狗真的動真格,力氣還是很大的。

  小花的狗繩被拴在一根鋼柱上,鋼柱被死死固定住,這個小花拉不了。斷開的地方是狗繩與項圈那裡的鉤扣處,鉤扣從狗繩上脫離了。

  鄭歎本來還想著下去幫小花解一下繩,沒想小花已經將繩子掙斷。

  掙脫之後,小花第一個反應就是往李老頭和李夫人離開的方向跑去,但那邊人多,對小花這隻大狗也防備,不讓牠過去。被驅趕之後,小花就朝醫院大門外跑去,既然醫院裡面進不了,牠就回家。

  跑到醫院大門口看到鄭歎,小花立刻加快腳步朝鄭歎這邊跑過來。鄭歎跳上小花的背,前爪勾著狗脖子上的項圈穩住,然後動了動項圈,示意小花可以回去了。

  有鄭歎在,小花也不像剛才那麼亂跑了,再說,牠這幾天都被李夫人牽過來,記得路。

  正跑著,鄭歎就發現開始滴雨了。

  這不是個好現象。下雨的話,鄭歎倒是無所謂,但小花身上還有傷沒好,淋雨了肯定不好。

  現在又颳著狂風,看樣子暴雨也很快要開始了,前面的T字路口還塞車,車和人都多,將前面的路堵得小花都擠不過去,還有個老太太看到小花之後拿著雨傘驅趕。

  再這樣耽擱下去不行,夏天的雨不會給你太多的反應時間,也許下一刻就會暴灑下來。

  想了想這裡和社區那邊的距離,雖然不算遠,但按照小花剛才的速度還得跑個五分鐘,就是不知道這天氣能不能堅持五分鐘。如果立刻就下暴雨,即使在外待兩秒鐘也能淋成落湯雞。

  「嘿,那邊的!」

  有人朝這邊喊,鄭歎一開始沒往自己身上想。那邊的聲音又喊了幾次,然後還在話的後面加了個「咪──」。

  這是這邊的人喚貓的通用稱呼。

  鄭歎看過去。

  不遠處一間不大的雜貨店門口,一個中年人站在那裡看著鄭歎的方向,見鄭歎看過來,還招了招手。鄭歎猶豫了兩秒,還是決定過去先避避雨,雨已經有下大的趨勢了,不能再耽擱,得果斷點。他拉了拉項圈,示意小花朝那邊過去。

  小花有些疑惑,看了看那間雜貨店,又扭頭看看鄭歎,還是按照鄭歎的意思往那邊走過去,不過帶著警惕,走到雜貨店門口兩公尺處就停住了,看著小雜貨店收銀臺旁邊站著的人。

  「進來啊。」那人又招招手。

  小花不動。

  鄭歎從狗背上跳下來,先走進店鋪,嗅了嗅,看向一個方向。

  在高高的貨架上,一隻身上很乾淨的白貓蹲在上面,居高臨下看著走進門的鄭歎,瞳孔縮著,看上去眼神有些犀利。

  鄭歎跑出去,將小花往店鋪裡推了推。小花順著鄭歎的力道慢慢挪到店鋪裡,不過還是帶著警惕感,進去之後嗅了嗅周圍,然後就蹲在店門附近,不往屋裡走。

  只要不淋著雨就好,這樣小花的傷口暫時不會有什麼問題,要是感染什麼的話,就算不是大傷也能惡化成大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