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派作者鬱兔,華麗派繪師夜風

聯手打造女性向經典輕小說!

新一代的邂逅奇遇,英雄救英雄!!!(咦?)

看破壞狂牧師.艾迪恩(

如何抵抗無視性別追求真愛的忠犬騎士()與護草千金()!

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400.jpg

《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因破壞教堂而被驅逐的少年牧師.艾迪恩

遇上了追逐逝去女友幻影的菜鳥騎士.歐里弗

牧師與騎士的除魔組合搭檔,深獲村民的歡迎,

然而大家不理解的是……

這個暴力牧師究竟要破壞多少東西才會離開村子!!!

……這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的概念?(╯‵□′)╯┻━┻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36

書名: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作者:鬱兔

封面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6111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16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一書,即贈由繪師夜風老師精心繪製的暴力牧師除魔圖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限量海報哦!

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贈品海報Sample.jpg

 

 

精采試閱

 

  禁閉室是艾迪恩最討厭的地方了,但遺憾的是,他卻是這裡的常客。

  今天,他再一次被關在這狹小陰暗,只有一扇方形小窗的房間裡。環堵蕭然的牆上,就只有一個金色十字架掛在他正前方的牆面上。當陽光斜射入內時,將這十字架照得發亮,顯現出一股神聖的氛圍,但這神聖卻反而使得天花板低矮空間的壓迫感更發強烈,使得他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金髮碧眼的艾迪恩,秀氣外貌酷似女孩,就連身高也「看起來」對世界無害。他一直盯著十字架,是對於才剛放出來不到兩小時又被關回去的這件事情感到不滿。

  ——只不過是不小心失手拆了主教他的椅子而已,真搞不懂為什麼主教要發那麼大的脾氣?對比來說上一回是拆了祭壇……再上上一次是柱子……一次比一次危害小了一點,這代表我控制力道的能力越來越好了,但主教的脾氣怎麼越來越差?真是難以理解。

  ——雖然我承認我力氣天生就大了點,治癒能力差了點,但也用不著這麼排擠我吧?

  艾迪恩又想起剛才被當眾罵得臭頭的事,心中感到一陣鬱悶無處宣洩,隨手握拳往地上一揍,「磅!」的一聲在房間裡迴盪,然後石製的灰色地板上多了一個凹洞,而他的拳頭上滿是灰屑。

  「……」

  看到凹洞後,艾迪恩默默往前挪一步,踏在損毀的地板上,將手上的灰屑心虛的抹在制服上。

  「嘎咿——」

  身後的門傳來開啟聲響。

  ——照理來說至少得關個半天以上,難道是他良心發現提早放我出去?

  艾迪恩邊想邊抱著希望回頭,但一回頭,卻只看見門外站了兩個穿著米色實習生制服的男孩站在門口。兩個實習生看起來乖乖的,從門口怯生生的探頭望著他,一邊還用手肘推來推去。

  「哇、真的有人耶!」

  「快去說啊……」

  「你去啦!」

  兩人在推來擠去一陣子後,最後是一位咖啡色頭髮的實習生被同伴推出來。

  艾迪恩看著他摸摸鼻子,一臉無辜的望著自己,顫抖的說:「那、那個……可以麻煩你幫忙一下嗎?」

  「嗯?」艾迪恩挑眉。

  「就是那邊!」

  咖啡色頭髮的男孩終於鬆開艾迪恩的手臂,指著在牆角支柱旁邊高處破損一半的裝飾彩窗。

  艾迪恩轉頭看去,牆邊早就搭好鐵梯了,工具袋都放在梯子腳邊。

  「要用槌子把殘餘的玻璃打碎後,再將新的玻璃裝上去。不過實在太高了……」

  「喔,這簡單。」

  艾迪恩走上前去,輕輕鬆鬆就將重達十公斤的工具袋一舉扛在右肩上,然後不顧兩名實習生一臉錯愕的臉,僅以單手扶著鐵梯,毫不猶豫的爬到將近十公尺高的窗邊,俐落的動作就連猴子都自嘆不如。

  艾迪恩低頭,見兩名實習生瞠目結舌的望著自己,「是將這窗拆了對吧?」

  「啊、是的!」咖啡色頭髮實習生趕緊回應。

  艾迪恩隨手從工具袋裡抽出鐵鎚,這東西對他而言大概跟羽毛差不多輕,隨手繞指一轉,二話不說立刻朝著殘破的老舊玻璃敲下去。

  「匡磅!」

  這一錘下去,殘存的玻璃果然如願的嘩啦啦墜落沒錯……不過艾迪恩一時忘了收力道,居然連旁邊的強化金屬窗框、以及旁邊的支柱也遭到波及而產生龜裂,裂痕一直蔓延到中段部分。

  這動靜引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全都愣愣的回頭望向艾迪恩。

  艾迪恩瞪了一眼明明需要三人合抱、卻意外脆弱的灰色柱子,咕噥一聲:「中看不重用。」接著,看準了另外一邊也要敲碎的殘餘玻璃。

  當艾迪恩猛力一搥下去,艾迪恩才驚覺原來目標距離比自己目測的還長,簡單來說就是手短。然後因為突來的重心偏移,腳下梯子不穩的大幅度晃動,艾迪恩反射性將身體挪向較輕的地方想平衡擺盪,但整個人卻非常迅速的撞上那本就快倒了的柱子。

  更不巧的是,艾迪恩手裡的槌子因重心不穩而揮動,不偏不倚的直接砸中了柱子。

  「轟隆隆隆!」

  一陣象徵慘劇即將發生的轟隆聲響,瞬間充斥在這座歷史悠久的教堂,內部每個角落的人都能清楚感受到空氣抖動,接著睜著一雙無辜的眼抬頭望著靜默以對的天花板,上頭的吊燈輕輕左右晃動。

  被打中的支柱雖然已經裂得有如蛛網,看不出完整之處了,但是當聲響漸漸平息下來後,卻沒有動靜,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鬆了口氣。

  「嘎咿——」

  此時,教會的深紅色大門緩緩打開了。

  在背光的剪影中,一位白髮蒼蒼卻臉色紅潤的老者,穿著象徵聖職者最高地位的雪白色帶金邊的長袍。他挽著雪白的長鬍子,單腳跨入教堂,「呵呵呵,上次回來,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轟轟轟——」

  同一秒,那不穩的柱子發出詭異的聲響。

  「喔?」老者和顏悅色的抬頭上望。

  誰知道早就巴不得快點垮下來的柱子真的崩解下來了!而且連帶附近的天花板也跟著崩塌!老者瞠目結舌的望著這堆石塊,伴隨著幾尊天使雕像的碎片嘩啦啦墜了下來。

 

  「你這個蠢材!」

  主教的厲吼聲充斥在禁閉室內,震得艾迪恩的耳朵嗡鳴作響。

  「什麼時候不闖禍,現在居然把全國數一數二、最具公信力的主教活埋!我的天啊!還好他人沒怎樣,但他現在可是發誓再也不進入我們教會了啊!」身穿一襲聖潔白與藍構成的服裝,主教惱怒的抓下自己的帽子,露出頂上的地中海禿,在金色十字架下映照成光暈,如雞蛋般渾亮。

  看他氣急敗壞在窄小的禁閉室走來走去,艾迪恩覺得有必要替自己解釋一下:「是柱子太脆弱了,也許該改強一點。」

  「脆弱?」沒想到主教則是一臉誇張的瞪大眼睛,又吼道:「你這小兔崽子沒反省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敢羞辱偉大的設計師!」

  「花花綠綠難看死了……全黑不就好了。」連玻璃都不用擦了,多方便?艾迪恩一個不小心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溜嘴,當他下意識閉上嘴巴之時,早就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主教整張臉都氣得發紫,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樣大,全身顫抖不已,似乎只要一顆灰塵大小的火花就能讓他的怒氣將整間禁閉室炸碎。

  主教從喉中發出近乎低吼的聲音:「混帳東西!黑色可是象徵惡魔的顏色啊!豈能讓它汙染我們神聖的教會!」口水噴了艾迪恩滿臉。

  「……主教,你不是說過不能在教堂罵髒話?」偏偏艾迪恩還是不懂讀人臉色,淡淡的說出這句令主教情緒大崩盤的話。

  「該死!竟然教訓起我來了!」主教終於忍無可忍,向來總是慈眉善目的他,忍了好幾年,終於再也無法忍了,怒目豎眉大吼大叫:「艾迪恩——你!給我滾!」

  宣布艾迪恩人生的大逆轉,這聲音在禁閉室內迴盪不已。

 

    ◆※◆※◎※◆※◆

 

  當艾迪恩回頭,恰好與一個穿著看起來有點老氣,頂著藍色的俐落短髮,年紀大約十七歲出頭的鄉下劍士對上眼。

  「啊……」鄉下劍士看見艾迪恩的瞬間,先是像是喜極而泣紅了眼眶,然後震驚的張大嘴巴,驚喜道:「天!我終於找到妳了!」

  「啊?」艾迪恩挑眉,再次打量這個陌生人,確定自己對他沒印象。

  「是我啊!歐里弗.雷昂……」歐里弗激動的衝上前去,但突然想到對方不認識自己而緩下腳步。他搔搔頭,「抱歉,我太激動了,畢竟祂說的另一個『妳』應該是沒有見過我的嘛……話說妳的聲音還真低沉呢?」

  艾迪恩比較在意為何他老弄錯稱謂,「……是嗎?」

  「嗯啊,妳跟那麼可愛的祂長得一模一樣,但祂的聲音可是比任何女孩的聲音都還清甜……」歐里弗不顧艾迪恩滿頭困惑,自顧自的陶醉在自己的回憶裡,「可是妳聲音這麼低,我還以為妳是男孩子呢,哈哈哈哈——」

  「嗯,我是啊。」艾迪恩毫不猶豫的澄清。

  「啊?」歐里弗一下子沒聽清楚,暫且緩下笑聲,望著艾迪恩與自己熟悉的可愛女孩一模一樣的臉龐,嘴角忍不住笑意的揚起,「妳剛剛說什麼?可以再說一次嗎?」然後笑咪咪的牽起他的手。

  艾迪恩甩開他的手,低聲說:「我說,『我是男的』。你看我的牧師服就知道了。」同時,手被歐里弗碰過的地方在衣服上擦了擦。

  「啊?」歐里弗沉浸在幸福之中,神經一下子沒接上大腦。但沉默的三秒過去,他終於理解了,隨即臉色大變,震驚的退後好幾步,「什麼!妳說、不,你說……你是男生?」

  艾迪恩點頭。

  歐里弗苦惱的雙手抱頭,頭頂上飄浮著黑色的烏雲,整個人陷入了絕望的深淵之中,「怎、怎麼會這樣……命運之神啊!為什麼袮要這樣折磨我啊!」

  在一旁的艾迪恩,默默看著歐里弗從天堂莫名其妙跌落地獄的模樣,除了困惑之外就是無言。他看了一眼毀損的馬車,猜想應該不久之後就會有人發現,自己得快閃才行。

  「掰。」艾迪恩丟下這句話,轉身想走。

  「咦?等、等等、等等!別走啊!」歐里弗卻突然像隻章魚那樣黏了過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抓著艾迪恩的肩膀,「你怎麼忍心拋下我一個人?我可是找了你快十年了啊啊啊啊!」

  艾迪恩嫌惡的撥開他的手,「不認識。」

  「別這麼無情嘛!」歐里弗再次握住他的手,因為內心的糾結而使得自己渾身顫抖,但想念那個人的力量壓過了羞恥的界線,「無、無論如何,請和我結婚吧!我會照顧妳……你一輩子的!」

  聲音之大,就連森林裡的鳥兒都被嚇飛了。

  艾迪恩瞇起眼睛,怒意滿點的盯著這隻騷擾的章魚臭手,眉毛微微抖動,「去死!」隨即毫不猶豫的用手刀直襲他的手背。

  喀啦一聲響,歐里弗的手背骨整齊的斷了。

  「哇喔喔喔喔!好、好痛啊啊啊——」歐里弗瞪大的眼睛浮出淚水,突來的劇痛使他誇張的跳起來大叫,原本反射性要甩手,但一動就痛得要他昏厥。他右手抓著受傷手的左手腕,急道:「治療!我需要治療!」

  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向自己要求治療,艾迪恩揚起一邊眉毛,淡定道:「結果怎樣我可不管哦。」

  「沒關係!快!」歐里弗懇求。

  「嗯。」艾迪恩一把抓過他的左手,將自己的右掌靠過去,有點生疏的吟唱出已經至少三年以上沒有用過的治癒術……

 

    ◆※◆※◎※◆※◆

 

  「等等我啊!」

  艾迪恩都沿著山路走了一大段,但歐里弗那傢伙還是不肯放棄糾纏他,一路跟了過來,就算艾迪恩加快腳步,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他還是能一個勁的說個沒完。

  ──簡直快煩死了!

  歐里弗大難不死,但骨折的手上纏了好大一捆的白色繃帶,「等等我啊!你把我的手弄成這樣就跑,太不夠意思了吧!」他好不容易才趕上艾迪恩,搭著對方的肩,揮一把頭上的汗水。

  閃閃發亮的眼神有種莫名的……曖昧?

  二話不說,艾迪恩嫌惡的撥開他的手,「幫你包紮已經夠仁慈了,滾!否則另一隻手也……」

  艾迪恩不符合可愛外表的彎折指關節,「喀啦!喀啦!」的聲響使歐里弗退開一步。

  「哈、哈哈!這就不用了……」歐里弗左額掛著冷汗,笑嘻嘻退開幾步,「是說,你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

  「不知道。」艾迪恩停下腳步,自山路往下望去綿延的綠林。山下那如此寬闊的世界,不知道是否真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啊,這麼巧,我也是要去……欸?不知道?」歐里弗愣愣的張大眼睛。

  「很怪?」艾迪恩挑眉。

  「沒……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尋找人生的出口對吧!啊,到這年紀難免會多愁善感一點,我了的啦!」歐里弗說著說著,手就自然而然的搭在艾迪恩的肩膀上,兩人身高差一顆頭,他非常輕鬆,「如何,讓我們一起去尋找人生的真諦吧!」還煞有其事的回頭對艾迪恩勾起嘴角一笑。

  艾迪恩只感到一陣惡寒自背脊滑過。

  「滾!」艾迪恩完全不領情的甩開他的手,雖然他已經收力了,但這還是令歐里弗的肩膀差點扭到。

  歐里弗忍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追了上去,「別這麼無情嘛。」

  想當然耳,艾迪恩根本不想管他,加快腳步走自己的路,把歐里弗的無病呻吟當作耳邊風。他只希望能走快點,早點到達山腳下最近的城鎮,然後將這隻不知道哪裡飛來糾纏的蒼蠅能自己消失。

  不過,遺憾的是,歐里弗似乎根本沒離開的打算。

  即便艾迪恩一路自己走到半山腰,他還是像隻跟屁蟲一樣緊跟在後,劈里啪啦的自我介紹,活像強迫推銷,哪管艾迪恩壓根兒不想理他。

 

    ◆※◆※◎※◆※◆

 

  圍欄被轟爛的噪音傳遍了整座城鎮,被驚醒的人們不是跑出屋外看,就是打開窗戶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他們只看見一個金髮碧眼,身材嬌小的少女抓著不符形象的流星錘,一個箭步衝向崩塌圍牆的隔壁民家。之後居民仔細一看才發現少女身穿牧師服是個男孩,但還是不清楚他現在的行為是為了什麼。

  這時後頭有個看起來土氣的劍士追出著,寶貝寶貝叫個不停,使他們不禁猜疑這兩人之間到底有什麼曖昧的關係……直到小個子揍了劍士一拳,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有病的只有一個人。

  大家都好奇他們想做什麼,竊竊私語。

  而附近,丹尼先生錯愕的望著鄰居的圍牆應聲崩毀,一時都忘了前面這幾個身穿華服、一副凶神惡煞模樣來自家門前討債的使者。而專門收賦稅的人也待在那邊,拿著紙卷,望著來勢洶洶的艾迪恩,嘴巴張得老大。

  艾迪恩瞥見黑色的影子鑽進戴著紅帽子的影子中。在眾目睽睽之下,艾迪恩毫無懼色的站在三位使者前,舉起流星錘對著他,「受死吧,惡徒!」

  此宣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倒抽一口氣。

  而前腳剛趕上的歐里弗聽到這句話,差點暈倒。

  「從來沒人膽敢用武器指著自己,又出此狂言。」戴紅帽子的人表情垮下來,嘴角在抽搐,「你這傢伙……」

  「等等等——」歐里弗見狀,笑嘻嘻的搓著手心,趕來打圓場,刻意用自己的身高擋住艾迪恩毫不保留的殺氣,「剛才他說的那些其實是真心話大冒險啦!別在意、別在意!」

  艾迪恩推他一把,滿臉不悅,「我說的可是實話。」

  「現在也看看情況嘛!」

  「不屑這套。」

  兩人因為這點而爭執不休起來,而丹尼老先生趁著三名使者傻眼的空檔,偷偷摸摸溜進了屋子,並且「卡!」的一聲鎖上門。

  「喂、喂!」其中一名使者在聽見關門聲響這才回神,幾次奮力敲門無效之後,火氣整個上來,該有禮貌的笑容全都消失,三人一臉準備讓對方死很慘的將矛頭指向不請自來的兩人。

  「哪裡來的野蠻人?」拿著紅冊子的使者瞪大鼻孔,咄咄逼人的走向艾迪恩,「小鬼,你若不想被關或上絞刑臺,最好現在立刻道歉!」

  「道歉也沒用!交出所有值錢的東西來!」

  另外一個使者色迷迷的上下打量艾迪恩,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壞笑,「哼,監獄裡的弟兄一定很高興認識你。」說完,伸手要觸碰艾迪恩的下巴。

  原本沉浸在懊惱中的歐里弗立刻清醒,上前拉開艾迪恩到自己身邊,在三人亮出槍枝來的時候,也下意識拔劍,「不准欺負我的寶貝……噢!」

  歐里弗慘遭艾迪恩無情的一拳,華麗的撲向三名使者,三人毫無預警而跟著被推倒在地。

  「我可不會輕易被你們洗腦,冠冕堂皇的掠奪者。」艾迪恩睥睨著倒地的四人,雙眼沒有所謂的情感可言,「那傢伙你們就帶回去吧,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歐里弗欲哭無淚的望著他,「我是你的夥伴啊——」

  「這傢伙……」剛才的行動與言語的挑釁,使三名使者火大了。

  但就在三人打算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時,艾迪恩瞥見其中一人的影子有不尋常的蠕動,就在其中一人正要對他揮拳之時,他察覺那蠕動的部分居然真的竄了出來,一路衝向丹尼先生的家。

  艾迪恩立刻拔腿追去,恰好閃過了朝他飛來的拳頭。那人撲了空,狼狽的跌趴在地上,摔個灰頭土臉。

  歐里弗誤會是艾迪恩身手矯健,一臉崇拜道:「真不愧是寶貝!不、不對,誰敢欺負他!」他突然驚醒,也不管自己滿身草屑,迅速的爬起身來,持劍對著兩個也打算動手的使者警戒道:「我來保護你!有我在,啥都不用怕!」

  只可惜這一番能使少女怦然心動的宣言,艾迪恩根本連聽都沒聽到。

 

  艾迪恩一個勁的跟著黑影衝進丹尼先生的家,見黑影鑽進門縫,艾迪恩立刻揮舞流星錘將那扇倒楣的大門轟成兩截。然後艾迪恩無視丹尼驚愕的瞪大眼睛看著他闖入自家門,只管追著黑影四處破壞……

  無論是壁爐、隔牆、樓梯、大廳、廚房、臥室、走廊等等,只聽見轟隆隆的連續巨響,這木造的房子當場就嘩啦啦的崩裂了。而丹尼老先生滿身木屑,但唯獨他身邊周遭一公尺沒受到任何破壞,其他地方已經完全變成廢墟……露天場所。

  一陣大肆破壞之後,反而更找不到黑影躲去哪裡。

  艾迪恩蹙眉,環顧一下四周仍無頭緒,「……躲哪去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