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采完結篇】

變身十年,當時間來到記憶中的那天……

 

黑碳一睡不醒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是人是貓,究竟哪個是真?他傻傻分不清了……

當從貓明星退役時,就是他貓生結束之際嗎?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最終回雙拉頁大放送:繪師PieroRabuMagi,人形與貓形的黑碳大集合!

 

 

回到過去變成貓12(完)封面(提案)s.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12回到未來,黑貓一夢!》完

 

 

搶救人質大作戰!

黑碳最後一役,化身史上最強貓槍手,

喵星人叢林野戰精采開打,看黑碳如何以一敵六!

 

黑碳的退休宣言:

要拍廣告影片?不拍!我退休了!

要陪小柚子?OK!我剛好退休,非常有時間!

 

謎:

焦家樓下來了新住戶,能與將軍和歌,能跟警長、大胖、阿黃玩在一塊。他是誰?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5帶來幸福的偵探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6神偷怪貓出沒中!

 

回到過去變成貓07家貓荒野求生記!

 

回到過去變成貓08封面ss

回到過去變成貓08貓手快打!我是簡訊王!

 

1

回到過去變成貓09我家有隻明星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10封面.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10貓的祕密,只有他知道。

 

回到過去變成貓11封面.jpg

回到過去變成貓11護犬尋花玉貓仙。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38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12回到未來,黑貓一夢!(完)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PieroRabuMagi

上市日:201722日台北國際動漫節首賣,一般通路2月15日上架。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12贈品明信片sample.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210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12》一書,即贈由繪師PieroRabu老師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之擬人海報12:永遠的喵友」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限量海報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12贈品海報sampl.jpg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三

台北國際動漫節期間22日~26日),凡於動漫節現場購買《回到過去變成貓12》一書,即贈「回到過去變成貓之擬人海報12:永遠的喵友」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精采試閱

  抱著懷疑,林叔再次替鄭歎認真檢查了一下,依舊和剛才的結果沒兩樣。

  「世間無奇不有,總會有那麼幾個特例。」林叔說道,「這樣吧,我先幫牠扎幾針,舒緩一下牠的失眠情況,也探一探是否還有其他沒檢查出來的毛病。」

  「那行,勞您費神了。黑煤炭,忍著啊,為了小命,扎幾針沒問題的。」二毛說道。

  林叔打開一直隨身攜帶的藥箱子,開始準備工具。二毛和衛稜幫著搬東西,要扎針肯定不會在大廳這裡。

  二元和衛小胖被自家老爹叮囑不要亂喊亂叫,既然想在旁邊看,就不能搗亂。於是,兩個小孩安安靜靜坐在椅子上,看著林叔手裡的針的時候,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林叔,這針是不是也有講究?」龔沁看到林叔拿出來的針之後說道。

  「這是肯定的,替動物扎針跟替人扎針不一樣,穴位的大小跟所用的針的截面積有關,針太粗,肯定會有傷害。打個比方,一般臨床上給人用的多是二十八到三十號的毫針(0.320.38mm),可若是妳給小老鼠用二十八號(0.38mm)毫針的話,那刺激強度就太大了,這就跟在人身上用這麼粗的針扎下去一樣。」林叔用手比了個寬度,這讓在座的人不禁抖了抖。

  「另一方面,動物的皮膚比我們人類相對要厚實一些,針太細,會讓針灸進針帶來很大的困難。所以,綜合一些因素,我一般給小老鼠用的是三十六號(0.2mm)的針,不過給貓的話,二十八號的也行。」

  說話間,林叔已經將準備工作做好了。

  要被扎針,鄭歎還是忐忑的,本來就不怎麼喜歡扎針,現在嘛,就像二毛說的,為了小命,扎一扎又何妨?

  一開始忐忑,真扎下去,也就那樣,鄭歎沒啥太特別的感覺,漸漸便放鬆下來。

  這邊林叔替鄭歎扎針,那邊二毛已經掏出手機拍照了,拍了照之後便發給焦家夫婦。替貓針灸,這是肯定得告訴他們夫婦的。

 

    ◆◇◆◇◆◇◆◇◆

 

  此時,楚華大學生科院某實驗室,焦爸因為今天手下的一位研究生要採樣,工作量大,幫忙的人數不夠,他剛好有時間便穿著實驗服過去幫一把。二毛的照片發過來的時候,焦爸的手機有震動提示,這時候焦爸正好已經將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摘下一隻手套,伸手進口袋掏手機,另一隻手裡還拿著槍。(注:實驗室常用的一種微量移液器)

  看到手機上那張身上插著許多小針的貓照片之後,焦爸直接將手裡槍的槍頭「喀」的一聲打了出去。

  旁邊的幾個學生相互掃了一眼,他們這位老闆平日裡很注意實驗室規範的,用過的槍頭都會直接打進專門裝廢棄槍頭的盒子裡,可現在,焦教授竟然直接將槍頭打飛出去!焦教授到底看到了什麼激動成這樣?

 

  另一邊,正在走廊外被幾個學生拉著練習口語的焦媽也收到了照片。

  於是,那幾個學生聽到他們平時溫溫和和的英語老師突然面帶驚容大呼一聲:「Oh! My! Cat!

  學生們:「……」老師,您不要激動,上帝祂不是一隻貓。

 

    ◆◇◆◇◆◇◆◇◆

  院子那邊出了事。

  確切的說,是裴傑出了事。

  裴傑不見了。

  今天裴傑帶著二元和衛小胖在院子附近玩,他趁鄭歎外出,偷偷將鄭歎那個一直放在二毛後車箱裡的小箱子提了出來,說是要探祕,結果怎麼也打不開。

  院子裡有兩位媽媽在,裴傑不好直接在院子裡嘗試開鎖,便將箱子提出院子,還攛掇著兩個小孩幫他。可惜,二元和衛小胖都不知道這箱子的密碼。

  「你們黑哥的生日是什麼時候?」裴傑問。

  「不知道。」二元和衛小胖搖頭。

  「你們黑哥家的電話號碼是多少?」裴傑再問。

  「不知道。」二元和衛小胖再搖頭。

  「那你們兩個知道什麼?」

  「不知道。」

  裴傑:「……」

  就在他們嘗試著密碼開箱的時候,有個陌生人朝他們過去了。

  等院子裡的兩位媽媽聽到聲音出來的時候,幫忙看著三個小孩的林叔被人打昏在地上,二元和衛小胖躲在車後面,而裴傑不見蹤影。

  二元和衛小胖說,裴傑是被那個陌生人帶走了。

  而在林叔醒過來之後,二毛他們透過林叔對那人的描繪才知道,帶走裴傑的人就是他們半小時之前見過的那個人。

 

    ◆◇◆◇◆◇◆◇◆

 

  暫且不說裴亮這邊是如何著急,那邊,被帶走的裴傑醒過來時,發現眼前有兩個陌生人,其中一個是將自己抓來的那人,另一個沒見過。

  裴傑用了一分鐘的時間來反應思考,然後哭喪著臉對眼前的兩個人道:「兩位大叔,我家裡很有錢的,你們在拿到錢之前不要撕票啊!!」

  裴傑眼前的兩人:「……」

  ──這小屁孩怎麼連撕票都知道?

  ──不對,這小屁孩的反應不應該是在醒過來的時候就哭著喊著要爸媽嗎?難道現在的小孩都這麼早熟?

  然後,在這些人面前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的裴傑被拎著扔進了一個布棚子裡,裡面濃濃的臭味讓裴傑差點將早上吃的蛋餅吐出來。

  關著裴傑的是一個籠子,不知道以前裝過什麼動物。

  也不知道爸爸他們什麼時候能找過來。裴傑暗自嘆道。

  裴傑曾幻想,有一天自己像超人一般,懲惡揚善、拯救弱小,就好像今天,他在發覺情勢不對的時候就先想著怎麼讓兩個弟弟妹妹逃脫,然後自己去應付壞人。而今天的經歷告訴他,不是誰都能當超人的,敵方等級太高,我方出師不利。平時自以為很厲害,真正遇上事了才發現自己束手無策。裴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異想天開的傻瓜。

  雖然害怕,但裴傑還是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

  裴傑從很小就知道怎樣用合作來達到目的,所以在村子裡,他雖然調皮,但每次惹事總會聰明的拉上很多同夥,這樣一來成功率高不說,被家長懲罰的時候還會分擔憤怒,不會讓那些大人們的怒氣全部集中在他這個始作俑者身上。

  現在,沒有小夥伴的幫助,就他一個肯定逃不出去。可是,這裡能找到什麼合作夥伴呢?

  適應黑暗的環境之後,裴傑藉著布棚邊上不大的小窗戶那裡透過來的光線看了看身邊。離他稍遠的地方看不清楚,不過近距離的範圍內還是能看到一些。

  旁邊籠子裡關著一隻小熊貓,相比起另一隻趴籠子裡沒什麼精神的同類,這隻的精神稍微好了那麼一點兒。此刻,這隻小熊貓一邊好奇的看著裴傑,一邊抬著爪子搓臉。

  裴傑更想哭了。

  ──看這傢伙一臉的蠢樣就知道靠不住,要是齊大大在就好了。唉。

 

    ◆◇◆◇◆◇◆◇◆

 

  悄然離開布棚,鄭歎聽了聽帳篷那邊的動靜。

  那六個人還在那邊,估計商議著什麼,氣氛不太好,其中一個人脾氣比較暴躁,吼叫著,像是遇到了什麼憤怒的事情。

  剛才去布棚的那人是為了讓裴傑聽得更明白,所以說話時並沒有用太過濃重的方言腔調,而現在這六個人聚在一起,說的都是帶著方言腔的話語,其中有兩個人說話稍微好點,但是語速一快,鄭歎依舊聽不清楚他們在說啥。

  鄭歎趁他們商議事情,從帳篷背後繞過去。

  三頂帳篷,六個人在其中一頂帳篷那裡,有人的帳篷鄭歎肯定進不去,不過另外兩頂倒是可以看看。

  上次來的時候只有兩頂帳篷,現在多出來的這一頂可能與抓裴傑過來的那個人有關,而箱子也最可能放在這頂新搭起來的帳篷裡。

  在那些人爭吵得激烈的時候,鄭歎逮了個空隙,鑽進新搭起來的那頂帳篷裡。

  很幸運,鄭歎的猜測沒錯,箱子就放在這裡面。鄭歎進來之後掃了一眼就發現了。

  不過,箱子上有幾道明顯的劃痕,像是尖銳的金屬物劃出來的,尤其是密碼鎖那裡,除了劃痕之外還有一些撞擊的痕跡。很顯然,那人將箱子拿來之後試圖打開過,只是鄭歎沒想到,侯軍毅這個百寶箱的品質會這麼強悍。

  其實,對方在抓裴傑的時候注意到了裴傑提著的箱子,這些人還有點見識,眼力不錯,能一眼看出箱子的材質非同一般,於是便想著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便順手提過來了。箱子對於小孩子來說有些重,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人而言,這點重量壓根不算什麼。可是那人沒想到,箱子提來之後又砍又砸,也沒將箱子打開,原本打算嘗試其他的法子,卻被一些事情耽誤了,現在沒工夫開箱子。這樣一來,也給了鄭歎機會。

  聽了聽外面的動靜,確定那六個人依舊在那邊的帳篷,鄭歎便快速撥了密碼,將箱子打開。

  箱子裡面的東西鄭歎沒事的時候研究過,裡面分好幾個隔層,拉開之後成階梯式展開。上面幾層是一些小工具,如指南針、OK繃、口哨等,其中一層還放置了一個巴掌大的扁平藥盒,裡面裝著各種藥物。

  東西很多,鄭歎也用不上,不過上次鄭歎跟著焦家一起送焦遠去京城的時候,侯軍毅跟他說過一些百寶箱裡面的各種用品和使用方法。鄭歎記得不全,記憶中比較深刻的,就是放在最底層的那個盒子裡的東西。

  最下面那層,鄭歎將裡面的盒子拿出來,打開一看。

  盒子裡放置著一根金屬材質的、看上去像是自動鉛筆的東西,在自動鉛筆的旁邊,還有一個細長的圓筒,乍一看去,不知道的人估計會以為是放置筆芯的。

  圓筒兩端都可以打開,裡面放置著一些顆粒狀的東西。

  這個自動鉛筆相當於一個發射器,而圓筒裡面的顆粒物,則是專門製作的「子彈」。按照侯軍毅的說法,尖頭的子彈是麻醉彈,平頭的子彈是電擊彈,後者比前者要大一倍以上,因此在數量上也少一些。

  鄭歎數了數,五顆麻醉彈,兩顆電擊彈。

  將箱子拿過來的那人絕對不會想到,這個在他看來極有可能放置貴重東西的箱子,反而成為了鄭歎的一個得力工具。原打算著事後大賺一筆,可惜,這其實是一種找死的行為。

  鄭歎看著手上的「筆」和「筆芯」,就是不知道這枝筆和兩種子彈的效果怎麼樣。

  這玩意兒是侯軍毅他爺爺做的,離侯軍毅送箱子已經三年了,暑假那時候,鄭歎去京城方萌萌家碰到侯軍毅,聽侯軍毅說過,現在那小子有了新的百寶箱,而且裡面的工具都全面升級,這枝特殊的自動鉛筆也已經改進好幾代了,送給鄭歎的百寶箱裡面的這枝屬於比較原始的。

  相比起現在侯軍毅手中的裝備,鄭歎的這個肯定落後很多,但在鄭歎看來,這已經是很好的救急工具了,有了這個鄭歎也好防備。

  能夠給侯軍毅的東西,肯定不會太危險而脫離掌控,所以這兩種子彈的效果肯定是有限的,更不會致死,比較適合防衛和一些緊急情況。

  箱子裡東西太多,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玩意兒,可惜鄭歎不可能全部拿走,而箱子本身的目標太大,鄭歎也不好直接抬著箱子安穩離開,所以只能少帶點東西。

  將「筆」和「筆芯」放在旁邊,鄭歎重新將箱子合攏鎖好,然後拿著「筆」和「筆芯」找機會離開。

 

    ◆◇◆◇◆◇◆◇◆

 

  六人現在沒爭執了,但氣氛不怎麼好,而且鄭歎還看到有兩個人拿著大背包在收拾東西。這對於鄭歎來說不是個好現象。

  鄭歎原本打算著等大山搬救兵,但看現在這些人的行為,似乎有要馬上離開的意思。

  如果他們離開的話,布棚裡的動物會被帶走嗎?裴傑會被帶走嗎?被帶走還有一條活路,就怕這些人嫌麻煩,不打算帶,而這一種情況的話,不管是那幾隻動物還是裴傑都不會有活路。

  鄭歎急了。現在也不知道二毛他們到底在哪裡,還有多久才能到這裡?就怕二毛他們來到的時候,六人已經離開了,這樣一來裴傑的處境更危險。

  六個人,其中兩人在帳篷那邊收拾東西,有兩人拿著一張地圖在說著什麼,大概是在計畫下一步逃去哪裡;一人靠著樹抽菸,最後一人揹著獵槍,進入樹林子裡。

  鄭歎想了想,跟著那個進入樹林子裡的人過去。

  雖然不想打草驚蛇,但現在這情形,也由不得鄭歎了,再等下去,鄭歎怕事情有變。當然,這些人也可能不會動裴傑,但鄭歎賭不起。

  只能先下手了!

  如果沒有背後揹著的這枝筆,鄭歎還會繼續琢磨辦法,可現在有工具了,鄭歎打算盡力試一試。他有身形優勢,在山林這種地方比較好隱蔽。當然,如果是夜晚就更好了,他這一身「黑皮衣」更適合晚上行動。

  林子裡響著一些零星的鳥叫聲,遠處偶爾傳來幾聲野獸的叫喊。

  天空太陽高懸,有鳥叫,有蟲鳴。

  進入林子裡的人在離開駐紮地一定距離後,拿著槍,警戒的看了看周圍。在這裡看不見駐地那邊,同樣,駐地那邊也看不見他。

  確定附近沒人之後,他將槍重新揹到背後,然後打開一個褲袋,將裡面的東西掏出來。這是他私藏的一小瓶「藥」,最近因為事情發展不理想,精神緊張,在林子裡這地方還得時時保持高度警戒,其實早就疲憊了,他想藉用一些藥物來醒醒神,當然,他早就想用這玩意兒了,只是在駐地那邊的時候,不能讓其他幾人看到自己的私藏品,所以他一直忍著沒用。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趕緊用一點,然後才有精神收拾東西開溜。

  而就在他打開瓶子,大部分注意力全部放到瓶子裡那些對他吸引力相當大的藥丸時,突然聽到「喀」的一聲輕響,後背一痛,視野很快模糊起來,再接著,便失去意識了。

  鄭歎看著那人倒下,等了幾秒,見對方沒有後續的反應之後,先在「筆」裡加了一顆新的子彈以防萬一,然後才慢慢接近倒在地上的那人。

  鄭歎小心的湊過去,使勁踹了對方的腿一腳。

  沒反應。

  再踹。

  依舊沒反應。

  很好,應該是中招了。

  確定對方真被放倒而不是裝的,鄭歎將對方的槍和匕首都拖過來,然後藏到高高的樹上去,他專門選擇那種枝繁葉茂的、容易藏東西的樹,就算這人再醒過來也未必能想到自己的武器被藏的地方。至於剛才這人手裡的藥,鄭歎猜測可能是那些違禁物品,不敢多碰,將瓶子蓋好,藏到樹上,說不定事情結束後會有用。

  藏好武器和藥之後,鄭歎抽出對方的腰帶,將對方的雙手綁在背後,然後把人拖進草叢,高高的草叢將人遮擋得很好。

  搞定一個,鄭歎想著怎麼再將那邊的人吸引過來一、兩個。他現在只能選擇各個擊破,不可能一挑多。

  剛才這人被放倒的時候沒叫出聲,帳篷那邊的人應該也沒聽到聲響。

  怎麼弄出點聲音將那邊的人吸引過來一、兩個呢?

  鄭歎跳上樹,站在高處看了看周圍。左前方沒有太高的樹擋著,他能看到那邊有個小土坡,而在那裡,有一些鳥活躍著。

  有些鳥喜歡吃果子,而有些鳥,則喜歡吃腐食。

  鄭歎跳下樹過去看看情況。和他猜測的一樣,那裡有十幾隻鳥,有烏鴉,也有其他鄭歎叫不出名字的鳥類,此刻牠們正在啄食一隻已經看不出樣子的動物,大概是那些人獵殺了扔這裡的,成了這些鳥的盛宴。

  這些鳥並沒有因為鄭歎的靠近而退縮。野外的動物,很多都會為了食物而拚殺,即便是一些看上去很溫和的物種也不能小覷。

  校園裡的鳥,跟野生環境下的鳥,畢竟是不同的。

  有兩隻鳥看到了鄭歎,但鄭歎沒從牠們眼裡看到退縮,反而帶著點凶光,再加上牠們啄食的樣子,渾身透著一股凶殘意味。

  這讓原本打算撲騰過去嚇一嚇這些鳥的鄭歎頓住了。安全起見,鄭歎找了一根長點的、粗細合適的斷枝,然後掄著樹枝就衝了過去。

  ──不能直接上拳頭,棍棒總行吧?不想挨抽就趕緊起飛!

 

  帳篷那邊,依然是剛才鄭歎見過的樣子,只是在聽到某處突然尖叫著飛起了十多隻鳥的時候,五個人同時放下手裡的活,眼神銳利的看了過去。

  一般這種情況,除非有人或者其他動物去驚動那些鳥,不然那些鳥不會這樣突兀的齊齊飛起來。五人相視一眼,拿起槍,其中一人朝著樹林喊了喊剛剛離開的同夥。

  沒有回應。

  簡單商議了一下,他們決定派兩人過去那邊看看情況,另外三人留在這裡。

  進入林子的兩人朝著鳥驚飛的方向走去,可是等他們到了那裡,卻沒發現有人來過的痕跡。

  「應該是動物吧。」其中一人說道。

  另一人在仔細查看了一下周圍之後,點頭同意對方的看法。

  耳機裡傳來駐地那邊的問話聲,他們將這裡的情況說了一下,離開後,並沒有立刻回駐地那邊,而是搜尋之前進入樹林的同夥。不管對方是遇險還是叛變,總得確定一下,這樣他們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這次兩人沒有挨得很近了,搜尋的範圍比較大,所以兩人之間隔著些距離。

  鄭歎藏在一叢灌木後面,看著那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選了一個人,跟上。因為不能保證自己的跟蹤技術,所以鄭歎先預判了一下對方的行走路線,然後繞了個彎,等在對方行走路線上的某個地方。

  結果對方的行走路線與鄭歎的預測有點差異,但好在偏差不大,鄭歎還是逮到了機會,第三顆麻醉彈射中了對方的大腿。

  那人似乎還想喊句什麼,只可惜,沒能喊出來就暈過去了。

  和前一個人一樣,鄭歎將他的槍和匕首等武器都藏在一棵樹上,將人也拖進草叢裡綁好。

  換了子彈之後,鄭歎對第三個人用了同樣的方法。對方的警戒心很強,鄭歎差點就失手了,好在他有體型優勢,目標小,對方不容易察覺,不然體型再稍微大點兒的話,估計就躲不開對方的視線了。

  還有三個人,三顆子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