ㄈㄨˇ海無涯不回頭

老師!我們想當人類啊!

期末考題:把人類學生丟到妖怪學院裡,會發生什麼事呢?

單選選項:1.被當早餐 2.被當午餐 3.被當晚餐

樓厲凡暴怒:除了被吃還是被吃你這變態校長給我出來解釋!!!!!

 

本集特邀原創漫畫金賞得主花信老師繪製精美拉頁,

快來把帥氣逼人的狼男帶回家!

 

變態靈異學院02封面(提案)s.jpg

《變態靈異學院02一起臥底去誘惑狼男吧》

 

 

因為變態校長賭博輸了,導致拜特靈異學院要被拍賣掉!

樓厲凡和霈林海被迫轉籍(性轉)成妖,進入妖學院臥底,

尋找變態校長的賣身契,還得承受任務失敗的壓力──

再、也、不、是、人!

更驚人的是,在理事長狼妖貝倫的關愛眼神下,

始終暴躁的樓厲凡竟然臉紅了?!還微笑了?!

霈林海認真道:「厲凡,你千萬不要被他的男色所迷惑……」

樓厲凡:「……你說誰?!再說一遍我聽聽!」踹踹踹!

 

狼狽逃回拜特學院的樓厲凡和霈林海

迎來了繽()()()()的聖誕舞會,

卻不幸遇上受邀而來的貝倫!

這下該怎麼辦?他們會被狼妖剝皮?清燉?還是……

 

浪漫的情人舞曲的搭檔,可是不限性別、不限(物種)身分的哦!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

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745588

 

已出版集數

變態靈異學院01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1他和他,命定的室友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7

書名:變態靈異學院02一起臥底去誘惑狼男吧

作者:蝙蝠

封面畫者:TaaRO

拉頁畫者:花信

漫畫畫者:非光

上市日:201722日台北國際動漫節首賣,一般通路215日上架。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特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版好康報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拉頁!

花信老師筆下的狼妖貝倫理事長,有獸耳!www

FB截圖-02拉頁.jpg

 

 

 

精采試閱

  零度妖學院所在的裉丁現在正是春天,春暖花開的時節,對樓厲凡來說,這裡真是比拜特學院冰天雪地的情景漂亮太多,已經到了完美的程度了。

  當然,那是說如果他們沒有身負任務的話……

  零度妖學院,校長室──

  一個長著圓圓貓耳朵,身後搖晃著一條長長貓尾巴的十四、五歲小女孩坐在校長的椅子上,微笑的看著面前的一男一女。

  「這麼說,你們兩個就是迷宮妖學院轉學過來的那兩個學生了?」

  「是的。」那男的回答,「我是霈林海,愛爾蘭校長您好。」

  霈林海身邊的女孩一直沒有說話,連眼睛也不往她那裡看一眼,愛爾蘭的目光瞟向她,又用詢問的視線看著霈林海。

  霈林海有些尷尬,伸出手指戳戳那女孩,女孩漂亮的黑眼睛惡狠狠的瞪著他,一對瞳仁中瞬間射出了凌厲的殺氣,不過所幸又很快收了回去。

  「我是……樓厲凡,愛爾蘭校長您好……」

  為什麼樓厲凡會變成女的呢?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不曉得是哪個搭錯筋的混蛋,居然在迷宮妖學院資料庫裡暗中加入他們的資料時,把他的性別弄錯了,等發現的時候已經無法修改,而且也沒時間再修改。

  於是海深藍一邊對拜特校長進行精神上的暴力折磨,一邊教樓厲凡怎麼學習成為女性、怎麼使用女性化妝品,樓厲凡幾次說自己乾脆不去算了,結果霈林海只要聽到他說不去便馬上聲明自己也不去,隨即那變態校長就會抱著他們兩個人的大腿哭,哭得人心煩意亂,不得不繳械投降。

  愛爾蘭微笑道:「我知道了,謝謝你們的介紹。那麼你們有沒有想好要進入哪個專業科系呢?」

  妖學院的專業分科比靈異學院粗略很多,現在只有八大系十六個專業科。在靈異學院一般都是入學後的第二年開始分,而妖學院則是一入學就以自己的意志選擇分科了。本來選擇哪個專業都是一樣的,但是據說理事長貝倫也在學校中帶課,而那張賣身契應該是由貝倫保管的,所以他們早已計畫好,一定要進入貝倫帶課的那個專業科系才行。

  樓厲凡道:「我們已經決定了,要去魔化專科。」

  魔化專業科系就是將妖力進行魔化,也就是妖力的魔化應用科系。其實這樣說還是不太清楚,更仔細一點的解釋其實在於妖力和魔力之間的共通性,雖然魔力不能變成妖力,妖力也不能變成魔力,但是在特殊的手法作用下,妖怪們可以將妖力提升,得到近似於魔力的效果,這稱之為魔化,可以讓妖力得到最大的發揮。

  樓厲凡他們很慶幸貝倫帶的專業科系是魔力化而不是變身,因為他們即使改變了「氣」的質性,他們本身的質性也沒有改變,所以就算再過一千年他們也學不會變身──當然,如果在這期間他們修煉成妖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愛爾蘭靠在椅背上,長長尖尖的指甲就放在自己的臉頰邊,純淨的笑容看起來有幾分妖冶。她緩緩的說:「好,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那就這麼定了。燈!」

  燈?什麼燈?霈林海和樓厲凡茫然。

  門被很有禮貌的敲了兩下,有什麼東西無聲的飄了進來,霈林海和樓厲凡回頭去看,啞然。的確是燈,一盞看起來年代久遠的馬燈悠悠蕩蕩的向這邊飄來。

  「校長大人,您叫我?」

  那盞燈開口說話了,是低沉的男性聲音。它大概就是所謂「燈」的妖怪吧?

  「帶他們兩人去魔化專科熟悉一下環境。」愛爾蘭用尖利的指甲指一指面前的人,「然後再帶他們到貝倫那裡去。」

  兩人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貝倫,不免有些意外。雖然貝倫在魔化專科有帶課,但他並不是那個科系的專科主任,也不負責雜項事務,更何況他還是這所學校的理事長,怎麼會這麼隨便就讓他們見他?

  滿肚子的疑問也不能提出來,兩人向愛爾蘭告辭,跟著燈走出去。

  在出去的時候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因為樓厲凡穿的裙子是海深藍臨時從女學生那邊借來的,不知道她是故意還是湊巧,那裙子甚至不是「正常」的裙子,而是黑魔女專科的,長長的裙襬一直拖到腳面上,不小心就會踩到。他在踏出門去的時候就一腳踏到了自己的裙襬上,向前猛撲。

  霈林海聽到身後的響動慌忙伸手去接,正好將樓厲凡抱了個滿懷。

  「哦,很親密嘛,你們……」校長室的門慢慢關上,愛爾蘭的聲音從剩餘的縫隙中悠悠飄來,「你們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也沒有!」樓厲凡一把將霈林海推開,吼叫著。

  霈林海腦袋撞到了牆,一陣暈頭轉向。

  他吼的聲音很大,只可惜門已經全部關上,愛爾蘭有沒有聽到也不得而知。樓厲凡只感覺到窩火又憋氣:本來被迫扮成女人就已經很讓人七竅生煙了,還被誤認為和這個白痴有什麼關係……

  霈林海看到了樓厲凡的目光,不由得拚命搖頭:不是我!不是我的錯!我是無辜的!不要殺我!

  樓厲凡閉上了眼睛。算了,雖然他很生氣,不過的確不是霈林海的錯……可是沒有一個出氣筒真的很惱火啊啊啊啊!

  他眼中重新又燃燒起來的火焰讓霈林海緊貼在牆上,全身都僵硬得像是凍成了冰棒。

    ※◆◇◆◇◆◇◆※

 

  變成「妖」之後的身體非常輕盈,與其說是「走」下樓梯,還不如說是「飄」下樓梯。所以一直走到地下第三十六層,樓厲凡他們都沒有哪怕是些微的疲累反應。

  第三十六層只有一間房間,可是卻有和上面一樣長長的走廊,只是走廊兩邊沒有其他房間而已。燈飄到那個唯一的房間門口,用身體輕輕的撞了撞雕花的黑漆大門。

  「理事長,那兩個轉學生來了。」

  「請他們進來。」

  很低沉、很好聽的聲音,好像是某種美麗的金屬在互相撞擊。

  門自動無聲的打開,燈退到一邊,示意他們進去。

  這是一間碩大的房間──真的只能用「碩大」來形容。整個房間高二十公尺,寬五十多公尺,呈半圓形,半圓的牆壁上是百餘層的書架,至少也有萬餘本書。

  一個男子坐在高高的梯架上對他們笑了一下。他的眼睛是灰藍色的,嘴脣很薄,比他的身高還長一點的灰藍色頭髮隨意的披在背後,身穿藍色金邊的寬大袍服,胸前掛著一個鏤空雕花的圓形吊飾,袍服的底緣外稍微露出了一條蓬鬆的尾巴尖。他就是這個零度妖學院的理事長,要把拜特學院的校長連同學院一起拍賣掉的人──呃,妖。

  貝倫從高高的架子上輕盈的飄落到地上,沒有地磚也沒有水泥的泥土地面沒有浮起半絲灰塵。他微笑著面對這兩個新來的學生,問:「你們兩個就是這次的轉學生嗎?」

  「是……是的。」

  貝倫的態度很和藹,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開口,霈林海和樓厲凡忽然緊張了起來。或許那是因為他身上的某種氣質,也或許是他看起來好像什麼都知道,這一點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貝倫走到霈林海面前,灰藍色的眼睛淡然的看著他,「你是霈林海?」

  「是!」霈林海僵硬的回答。貝倫離得這麼近,好像有很奇怪的感覺在壓迫著他,他覺得很不舒服,卻不敢後退。

  貝倫又走到樓厲凡面前,看了他很久,卻忽然笑了起來。他一旦如此展顏,原本在他們身上的壓迫感就消失了,或者說,他的壓迫感根本就沒打算對付樓厲凡。

  「妳是……樓厲凡?」

  貝倫本來就很英俊,笑起來的時候更是好像有什麼亮麗的東西在他周身閃爍一樣。

  「是。」

  樓厲凡仰頭對這個高大英俊的妖怪微笑。在目光與他對視時,樓厲凡的臉紅了。

  霈林海大驚失色。這一定是他的噩夢!一定是吧!那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他現在正看到樓厲凡就像一個真正的女孩,正在面對自己一見鍾情的對象一樣露出最漂亮最可愛的笑容!天呀!地呀!誰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樓厲凡要愛上誰和他沒關係,就算愛上男人或者魔鬼甚至是一塊石頭他也沒膽子反對,可是那傢伙是貝倫!他們是專門來偷他的東西的!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到時候無法完成任務要怎麼回去啊!

  霈林海獨自一人在那裡跳腳,這邊對視凝望的兩人絲毫不受影響。

  「妳希望進入魔化專科?為什麼?」貝倫笑著問。

  「嗯。」樓厲凡回答,「因為我想讓我的……妖力,發揮到最大的效用。」本來習慣性的想說「靈力」,但在途中快速的改了過來,他險些咬到舌頭。

  貝倫伸出一隻修剪得很整齊的、漂亮修長的手指摸了摸樓厲凡的臉,「不過我想魔化專科不一定適合妳。我很久都沒有見到這麼漂亮的孩子了,妳不去誘惑專科有點可惜。」

  狼妖貝倫,今年五百二十三歲,叫樓厲凡「孩子」一點也不為過。可惜他說話的語氣那麼柔和,怎麼聽怎麼讓人往歪處想。

  霈林海本來受到的刺激就很大了,貝倫的那一摸讓他險些一口氣吸不上來,而樓厲凡的反應更讓他覺得自己乾脆死掉算了──因為樓厲凡用那種只能稱之為「誘惑」的笑容對貝倫答道:「不過我知道狼族最帥的貝倫老師在這裡,所以我不去誘惑專科。」

  霈林海站在那裡,全身凍成了冰,然後一點一點的碎掉了。

  「很好,明天就開始上課吧。」

  「是。」

  自始至終,除了第一句問候之外,貝倫沒有對霈林海多說一句話。

 

    ※◆◇◆◇◆◇◆※

 

  誘惑之術是妖術的一種,在妖力的基礎上可達到效果的頂點。但是它並非萬能法術,而是有男女之分的,亦即是在不同性別的人(妖)作用在不同性別的人(妖)身上時,所使用的方法也不盡相同。

  之前樓厲凡認為貝倫在他身上施用的誘惑之術並沒有發揮作用,就是認為貝倫當時使用的應該是男性對應女性的誘惑之術,對他應該無效。可是現在看來不是這樣,那個法術似乎、好像、大概是有效的……雖然效果多大還不知道。

  他平時使用的是靈力,對妖力只有很基礎的認識,因此很多問題都搞不清楚,在誘惑男性和誘惑女性的法術中,其實有非常簡單的轉換原理,可是他不知道。所以他現在正在為「隔行隔層山」這樣的問題而抱頭苦惱。

  「霈林海……」

  「嗯?」

  「如果不使用誘惑之術的話,我要怎麼接近貝倫?」

  「……」

  兩人在房間內的水池兩邊盤腿而坐,隔水相望,想到那個問題的時候,兩人同時嘆了一口氣。這輩子還沒做過賊,頭一次做就是這麼困難的,難道是老天要亡了他們嗎?

  「現在的問題是──」霈林海說:「我們連他的作息時間都沒搞清楚,他什麼時候在理事長室、什麼時候在自己的房間也不知道……對了,他平時睡在哪裡?一樣不曉得。」

  「當然,他有沒有小金庫或者私藏東西的地方就更不知道了……」

  「……」

  沉重的低氣壓把兩人壓得腰都直不起來。

  「啊!對了!」霈林海忽然一拍自己的膝蓋,似乎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

  「怎麼?」

  「隔壁!」霈林海有些興奮的說:「我們還有隔壁的這幾個妖怪沒有問!說不定能從他們身上問出點什麼呢?」

  樓厲凡無力,「白痴啊……那麼多人都問不出來,再問這幾個難道能有什麼突破嗎?」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與其在這裡發愁,還不如去問問看!」霈林海跳起來,拖著一動都不想動的樓厲凡往門口跑去。

 

  那隻土撥鼠還在勤奮的挖洞,不過今天牠是原形出現,身體大概有半人高,兩隻前爪飛快的挖土,然後由後爪推出洞去。像牠這麼挖居然沒有挖穿到下一層去,真是奇蹟了。

  霈林海和樓厲凡走到土撥鼠的洞口,向正在勤奮挖洞的牠小心翼翼的打了聲招呼:「對不起,土撥鼠先生……」

  「土撥鼠」從洞裡探出頭來,黑亮的大眼睛很和善的看著他們,「抱歉,我是鼴鼠。」

  霈林海咳嗽了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又笑著說道:「呃……鼴鼠先生,我們有幾個問題想問您,可以嗎?」

  鼴鼠點了點頭。

  「關於貝倫理事長,您瞭解多少?」

  鼴鼠歪歪腦袋,「你暗戀他嗎?」

  霈林海險些一頭栽到洞裡,「不……不是啊!」

  鼴鼠又看看旁邊女裝的樓厲凡,「那就是妳暗戀他?」

  樓厲凡臉色發黑,「難道一定要暗戀他才能問嗎……」

  鼴鼠笑笑,兩隻前爪似乎已經習慣性的在洞壁上輕輕刨,「不是,只是我在這所學校十二年了,凡是新來的學生都必定要到處打聽他的事情,而這些學生,百分之八十都是被他迷住了的。」

  妖學院和魔學院的學期都很長,從入學到畢業總共需要十五到六十年不等,至於究竟要多長的時間,就看學生自己喜歡學多少東西了。

  牠的回答不像其他學生那樣辭不達意甚至瘋狂,樓厲凡和霈林海馬上想到從牠這裡問出來的東西必然很有價值,不禁興奮起來。

  在兩人接連的詢問下,從鼴鼠這裡得到了以下資料:

  貝倫,屬性「狼」,今年五百二十三歲,四百年前創立零度妖學院,一直獨身。妖學院也是每天白天上課、晚上休息,因此白天的時候他如果沒有去上課就一定在理事長室,晚上則經常會到地面上去曬月亮。

  樓厲凡很想問問牠,貝倫有沒有藏匿什麼東西的嗜好,或者喜歡把東西藏在哪裡。但是那種問題實在太奇怪了,一旦問出口,身分恐怕就會暴露,所以他咬牙憋了很久,決定等下次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再套牠話。

 

    ※◆◇◆◇◆◇◆※

 

  晚上,十二點二十五分,樓厲凡站在妖學院的門口盯著在懸崖上悠閒曬月亮的貝倫,一動不動。

  「厲凡……」霈林海小心翼翼的在他耳邊提醒,「你已經站了半個小時了……再站下去的話他就到樹林裡去了……」

  從貝倫上到地表開始,樓厲凡在那裡端端正正的站了半個小時,連手指頭都沒動一下,這會兒身體都有些僵直了。

  「……用不著你管……」樓厲凡臉色青黑,在夜色下更是形容恐怖。

  霈林海老老實實從命,躲到一邊連一句話也不敢再說。因為他不曉得自己下一句話會不會就惹到樓厲凡,讓他有藉口抓住自己洩憤……

  十二點二十九分,樓厲凡的步子終於移動了,他慢慢的、慢慢的向懸崖走去,就好像在走向砍他腦袋的鍘刀。

  十二點四十二分,貝倫還沒有離開懸崖,樓厲凡沉重的身影在艱難的跋涉之後,終於走到了他──或者說,「牠」的身後。

  懸崖上的那頭白狼忽然動了一下耳朵,然後放在爪子上的腦袋緩緩的抬了起來,一雙狹長的眼睛在月光的反射下閃著冷冷的光芒。

  「樓厲凡……?有事嗎?」

  現出原形之後,貝倫說話的能力依然存在,不過要是對一個普通人來說的話,一頭狼口吐人言實在是有點怪異了。

  「呃……嗯……有點……事……」最後的那個「事」字幾乎被微風的聲音壓過去了,他的腦袋低得幾乎與地面平齊。

  現在不只有要套這位百年妖怪秘密的緊張,還有一點就是──在曬月亮的時候,妖怪們的「人性」最低,而「獸性」卻是最高的,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激怒到對方而被撕碎吃掉。

  那麼為什麼偏偏要在這時候來接近貝倫呢?

  就是因為「獸性」達到最高點時,對周圍的警戒便只剩下了對生命危機的直覺。也就是說,現在的貝倫可以探知周圍空氣中隱伏的殺氣,只要樓厲凡有對牠不利的行動,牠可以比平時更快的知道並且做出反應;但是對於樓厲凡要探得牠口風的事情,牠是不會像平時那麼敏感的察覺到的。

  「……過來坐在我身邊吧。」貝倫用頭點了點自己旁邊的位置。

  樓厲凡猶豫了一下,走到牠指點的地方坐了下來。

  先前貝倫現出原形的時候,樓厲凡一直都在較遠的地方看著牠,只知道牠身形巨大,直到坐到貝倫的身邊才發現,原來牠的原形竟有兩公尺多長,光是那狼頭就有他自己腦袋的三倍大,身後蓬鬆的尾巴雖然現在服服貼貼的盤著,但看得出只要它動一下,他的骨頭就能被拍到碎得收不起來。

  這些都可以說是因為貝倫巨大的身形而導致的壓迫感,但那不是讓樓厲凡心驚的真正原因。貝倫畢竟是狼,那個壯碩的身體似乎隨時都有獸性的味道散發出來,只是坐得近了一點而已,樓厲凡就從自己的心底感覺到了絲絲縷縷滲透出來的恐懼。

  很可怕,這個人真的很可怕。貝倫根本不需要移動自己身體的任何部分,就可以把他拍成肉泥!

  別說再加上一個樓厲凡,就算有十個樓厲凡,恐怕也不是貝倫的對手。

  現在他很懷疑,即使他們找到了那張賣身契也逃不出去,這個人……絕對不是他們以前想的那麼好對付。

  「到底是什麼事?」

  離近一點仔細聽的話,貝倫的聲音也和人形時不太一樣,雖然聲線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在「狼」的狀態下,牠的聲音更低沉也更沙啞一點。

  「我……呃,我是想說,貝倫理事長好像知道得很多啊……」話一出口,樓厲凡就想給自己兩個耳光。貝倫本來就活得很久,五百多年不是白活的,要是到了這把年紀還知道得不夠多的話,不如撞死去好了。

  可是除了這句話之外,他實在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藉口開始探測,白天一整天他都和霈林海在討論這個為難得要死的問題,結果──沒有結果。

  「啊,是啊。」

  貝倫的聲音好像在笑,不過由於現在是狼,樓厲凡也看不出來牠是不是真的在笑。

  「活得太久了,有很多不想知道的事情也知道了。」

  ──果然……

  樓厲凡本想問「比如說?」,但是這樣話題進展太快了,就算貝倫現在是獸性占上風,也可能會警覺到他真正的目的。所以現在他沒話好接,兩人之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這個話題不行,樓厲凡決定再挑起另外的話題。

  「那個,其實最近我一直在注意理事長,您很少離開學校,不過每天晚上這時候您都會跑到樹林裡去,是有什麼事嗎?」

  白狼的眼睛微微的斜了一下,樓厲凡覺得牠是在做出促狹的表情,但是沒辦法確定。

  「妳真的想知道?」

  「啊?」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又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其實……」白狼看了看天,「妳沒發現這幾天是滿月前後?」

  「哦……的確是啊。」樓厲凡看看天空,這才驚訝的發現月亮正圓圓的掛在黑色的夜幕上。最近他們只顧著盯貝倫、收集情報、偷東西……卻從來沒有注意到月亮的圓缺,要不是貝倫提醒,他可能連最近晚上為什麼會這麼亮也想不到。

  「在裉丁,月亮最圓的時候就是在這幾天,而狼的發情期……」白狼斜眼看著樓厲凡。

  這次樓厲凡可以感覺得到,牠是真的在做出促狹的表情了。

  「我的發情期,恰好也是在這期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