ㄈㄨˇ眾什麼都能愛

重犯入侵,學生遭襲,校園拉警報!

 

對付鬼怪不稀奇,但要對付連特級監獄都不收的重犯……

這種期末考會不會太難惹?!

被人掐住脖子的霈林海:厲凡救命!死了就不能畢業了T_T

 

本集精美拉頁由生鮮P老師繪製「圖書館白天也驚魂!」

漫畫頁由非光老師爆料「跪下=求婚?!」

 

變態靈異學院03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3放開你的手,不准強奪他!》

 

 

拜特學院圖書館年度放風日──書籍魂靈大暴走!

走過靈異區、言情區、歷史區、奇幻區、神話區……

驚嚇過度的霈林海一秒變迷弟,向菩薩、孫悟空討簽名!\(‵▽′)/

樓厲凡死魚眼:「夠了!霈林海!你還要找誰簽名!」

霈林海開心:「諸葛亮……」

樓厲凡怒:「你怎麼不去找曹操!」

霈林海開小花:「如果可以的話,他和周瑜我都想……」

 

然而,處處雞飛狗跳歡樂逗趣的校園生活,

在一名重度罪犯轉入學院後劃下休止符──

莫名的花香淹漫校園,天瑾遭到突襲,霈林海被強奪能量……

樓厲凡急了,卻打不過這名奪取了數人能力的神秘轉學生!

三人生死存亡之際,出手搭救的人竟是……那個變態

 

四月一日圖書館誠摯邀約:來看書的都附贈變態校長簽名哦!啾咪~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

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745588

 

已出版集數

變態靈異學院01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1他和他,命定的室友

 

變態靈異學院02封面(提案)s.jpg

變態靈異學院02一起臥底去誘惑狼男吧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9

書名:變態靈異學院03放開你的手,不准強奪他!

作者:蝙蝠

封面畫者:TaaRO

拉頁畫者:生鮮P

漫畫畫者:非光

上市日:2017419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特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版好康報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拉頁!

與生鮮P老師一起到拜特學院圖書館狂歡!

FB截圖-03拉頁.jpg

 

 

 

精采試閱

  圖書館,整個拜特學院中最神秘的地方。

  它位於教學樓後方,只有三層樓高,由於前面那座一百四十七層的超高樓層而導致它終年見不到陽光。

  從外觀來看,它的設計風格和教學辦公樓是差不多的,都屬於花崗岩建成的略帶古風建築,不過裡頭看起來就比教學辦公樓的年紀要大得多。房梁居然是用原木製成的,似乎受到了長年的煙熏火燎而泛著油亮的黑色,牆壁和地板以竹篾編織而成,走在上面有種在跳彈簧床的感覺。

  圖書館的一樓是電子閱覽室,主要是用電腦與全世界的各大圖書館相連接。

  本來圖書館的占地面積就不大,電子閱覽室只有這一層,如果幾千名學生都想來的話,難保不將它擠破吧。可奇怪就奇怪在這裡,從來沒人數清楚過這裡面有多少臺電腦,似乎不管來多少人它總是有餘裕,有人甚至猜測,說不定就算全校的人同時來使用都沒問題。

  圖書館的二樓和三樓是傳統閱覽室,擺放著用傳統印刷與裝訂方式製作的紙本書籍。其實在這個年代,看紙製圖書的人已經不多了,但是所有的靈能學校卻一直堅持著一個原則,那就是紙張所製的圖書絕對不能捨棄,因為電腦中的「字」是沒有活力的,而紙張上的「字」卻有,電腦上的字無法作為法力的傳遞,紙張書籍上的字卻可以。

  所以,在這間圖書館裡還存有大量奇怪的書刊。

 

  一眼望去,這間圖書館和普通的圖書館沒有什麼區別,就是牆壁、地板和房梁稍微奇怪了點。雖然沒有陽光,但是屋頂上密密平鋪的房梁之間有明亮而溫和的光線灑射下來,室內的採光沒有任何問題。

  直到現在樓厲凡都很懷疑那些光線從何而來,因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人工的光線,更像是真正的陽光。可是由於房梁之間的縫隙不太大,而那些光線看久了又會讓眼睛流淚,所以他還是沒搞清楚那些光線的來源。

  這間圖書館沒有讓學生坐下來閱讀的地方,十幾排書架整整齊齊的占滿了整個樓層,學生們要看書只有站著或者帶回宿舍去──當然,如果有本事自己弄出椅子也不會有人反對。

  樓厲凡走到鬼怪分區的其中一排書架旁,將手中幾本從那裡拿出的書放回去。

  「我是樓厲凡,三月二十一號在這裡借閱的書籍已經歸還。」

  書架上浮現出一張巨大的嘴巴,一張一合:「借閱號34543,樓厲凡書籍已經歸還,確認完畢。」

  樓厲凡轉過身,霈林海和天瑾的書也已經放回了原處,霈林海又在另外的書架上尋找自己合意的書刊,天瑾卻合上自己的背包,看來馬上就準備離開了。

  「天瑾?」樓厲凡有些奇怪的問:「剛才妳不是說要在這裡借些書回去看?怎麼這麼快就要回去了?」

  「感覺不好。」天瑾回答。

  「什麼感覺不好?」

  天瑾用手指在周圍一繞,「全部。」

  「妳以前不是沒有不好的感覺?」

  「現在有。」她看也不看他一眼,轉身離去。幾乎曳地的白色長裙讓她單薄瘦長的身體看起來像是飄走的一樣。

  樓厲凡收回眼神,發現霈林海正看著他笑。

  「你笑什麼?」他皺眉。霈林海的笑看起來和平時不太一樣,總覺得怪怪的。

  「雖然被稱為『魔鬼天瑾』,不過終究還是個漂亮的女人,是吧?」霈林海說道。

  「……你想說什麼?」

  「如果把她當作女朋友的話會很辛苦吶。」

  樓厲凡沉默,一會兒伸出食指指著霈林海,「再敢胡說,我拆了你的骨頭!」

  霈林海向後退了一步,囁嚅的說道:「開……開個玩笑而已,別那麼認真……」他一轉身,險些與身後的女孩來個大接吻,他大叫一聲倒退幾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個女孩──正確的說不是女孩,而是一個女孩的魂魄──梳著短短的學生頭,身穿一身長及腳踝的蕾絲長裙飄浮在半空中。以霈林海那種身高,普通的女孩要和他臉對臉也不太容易,所以當然只有飄浮在半空才有可能。

  女孩長得很漂亮,臉上也沒有血痕或者多點少點什麼器官來嚇人,不過任誰一回頭就發現自己和某人臉貼臉都會嚇一跳的。

  「我──好──好──愛──你……」女孩機械的說道。

  「啊?」

  「我──好──好──愛──你……」女孩又重複了一遍,飄飄蕩蕩的移近霈林海的面前,她伸出一雙白嫩的手,似乎想托起霈林海的臉。

  自從吸鬼一戰之後,霈林海對所有忽然示愛的女人都充滿了防備之心,尤其是這種怪怪的女幽靈。沒等她碰到自己,他已經維持著坐在地上的姿勢往後蹭了很遠,一直蹭到樓厲凡的腳邊。

  「多麼溫柔可人的美女。」樓厲凡哼一聲,冷冷的說風涼話:「她這麼符合你的要求,你怎麼不接受?」

  「……我還不想死。」霈林海憋得臉色通紅的說道。

  「算你那兩隻眼睛還有點用處。」樓厲凡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出一記劍訣,指向那個魂魄,「何處來何處去,叱!」

  女孩閉上眼睛,身形忽然變得很長,在空中化作月牙般長長的模樣,哧溜一聲消失在他們對面分區的書架上。

  霈林海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還是有點緊張,他問道:「那是什麼?」

  「書的靈魂。」樓厲凡指著對面分區上懸吊的牌子說道,「剛才她反覆的說『我好好愛你』這種肉麻的話,我就在猜她大概是那個區的吧。」

  果然,那塊牌子上面寫著很大的三個字──言情區。

  「每一本書都有自己的靈魂,正因為如此,靈能學校才不提倡使用電子類書籍。」樓厲凡說著,一轉身,和身後一個有著熱切眼神的老人魂魄碰了個臉對臉。

  「先生。」老人用很虔誠的目光看著他,「你知道麥加怎麼走嗎?我要去麥加朝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找不到路了。」

  樓厲凡臉色有點不好的說道:「今天真是見鬼了,怎麼又一個……」

  老人好像聽不到他的話一樣,虔誠的繼續重複道:「先生,你知道麥加怎麼走嗎?我要去麥加朝聖……」

  「要找麥加也得先回你家去。」樓厲凡一指「聖者傳奇區」,老人的魂魄咻的一聲消失在一片書海當中。

  「奇怪?」霈林海問道:「我以前都沒見過書的魂魄,怎麼今天一見就是兩個?」

 

  兩人迅速的向閱覽室門口移動。然而不知為何,剛才進來的時候明明沒有任何阻礙,可是現在想出去時,腳下竹篾織成的地板忽然變得柔軟出奇,每一腳踩上去都踏出一個深深的凹痕,無論是抬腳還是落腳都必須要用很大的力氣才可以。

  他們盡量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本來鬼怪書籍的區域離門口並不太遠,即使再慢也該是走幾步就到了,可是他們快速的一步一步走下去,足足走了十分鐘卻依然在鬼怪書籍分區的範圍裡,好像那十分鐘的時間裡他們一步也沒有前進一樣。

  樓厲凡停下腳步,也阻止霈林海前進的步伐,轉頭看看周圍。來此借閱書籍的學生們有的走來走去,有的則站在某個書架旁抱著書看得入迷。似乎沒有人發現有什麼不對,難道只是他的錯覺嗎?

  樓厲凡試探著往後退了一步。嗯,以書架的相對位置來看,他應該是後退了。然後他又向前一步……

  不,書架的相對位置沒有太大的改變,幾乎只有一丁點些微的不同。他再看看周圍的學生,這才發現原來所有走來走去的學生都是往閱覽室裡走的,往外走的學生似乎除了他和霈林海之外,一個都沒有。

  「又被關進哪個結界裡了嗎?」霈林海也發現了這一點,苦惱的問道。

  「如果被我發現又是哪個無聊的傢伙……」樓厲凡有些惱怒的用力一敲身邊的書架,書架發出很大的「砰」一聲。

  如果樓厲凡知道自己那一拳下去會產生什麼後果的話,他大概是寧死也不會去敲。畢竟他身邊還帶著一個出氣筒──霈林海──嘛!但是,他敲了,而且在憤怒之中用了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力氣。

  隨著那「砰」的一聲,無數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都從那個書架上影影幢幢的飛了出來,在圖書館裡四處亂撞。

  它們無論撞到哪個書架上,都會從裡面飛出一堆見過或者沒見過的奇怪怪物,飛出來的那些怪物又四處去飛撞別的書架,再撞出更多怪物……不一會兒整個圖書館裡充斥了各種奇形怪狀的書籍靈魂,剛才還算安靜的館內變得比菜市場更加嘈雜。

  「我的頭呀我的頭呀我的頭呀……」一個沒頭的騎士抱著自己的頭盔──也許是頭──騎在馬背上跑來跑去。

  「統治世界!哇呀呀呀呀呀呀呀──」一個半人多高,像洋蔥頭一樣的東西領導著無數小洋蔥頭橫衝直撞。

  「我們是害蟲我們是害蟲我們是害蟲我們是害蟲……」大批的蟑螂在半空中擺出花朵的形狀飛來飛去。

  「男人都是負心漢!」一個穿著獸皮的女人手提火箭筒逮誰轟誰。

  「我的女人跟人跑了,你們誰見過她?我的女人跟人跑了,你們誰見過她……」形銷骨立的男人抓住身邊一個豬頭怪物號啕大哭。

  「啊,我是天邊的一朵小花……」體重大概有兩百公斤的女人拿著詩稿深情的唸著。

  「我說了我討厭死人我討厭死人我討厭死人……」只剩下一顆腦袋外加一根長脊梁骨的鬼在空中盤旋。

  「我要投胎!為什麼找不到懷孕的女人!」

  「鬼啊!鬼啊!」

  「神龍啊出來吧!」

  「比克大人我愛你!」

  「為了大地的愛和正義──」

  「死去吧白痴!」

  「吃人吃人吃人吃人……」

  「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吃……」

  ……諸如此類。

  剛才還一片平和的學生們盯著這少見的情景,大張著嘴巴一時忘記該如何反應。樓厲凡還維持著自己敲擊書架的動作,額頭上冒出一片細密的冷汗。

  「這些……是什麼?」霈林海顫抖著問道。

  多麼壯觀的鬼怪大遊行……幾乎所有人都確信自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看到如此盛大的情景了。

  「書魂……全跑出來了……」樓厲凡顫抖著回答。

 

  如此規模的群魔亂舞的確是很少見的情景,如果不是自己造成的話,樓厲凡一定會拍照下來當作資料好好儲存。

  「怎麼辦……要丟下這堆爛攤子逃走嗎?」霈林海的嗓子因為無頭騎士的關係已經變得嘶啞,說話的聲音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問題是我們出不去。」樓厲凡臉色鐵青的說道。

  這些靈魂大部分都沒有實體,只是一個個虛幻的影子在飛來飛去,時不時穿過大家的身體。如果是普通人恐怕不會有太大的感覺,可是在這所學校的學生全部都是靈感達到一定程度的,被這麼多靈魂在身體裡穿來穿去的感覺實在很噁心,有些學生已經準備要逃走了。

  然而很可惜,今天似乎沒有一個人能出去。樓厲凡冷眼旁觀許久,發現周圍所有面向門口的學生都和他們一樣,不管邁開多大的步伐都沒有用,一雙腿就像空轉的車輪,怎麼走就是無法到達目的地。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們被封了嗎?!」

  「救命啊!管理員──」

  「我討厭這種地方啦~~」

  「我要回家!」

  「媽媽!」

  看來崩潰的人不在少數。

  「我們怎麼辦啊……」一個青面獠牙的白衣女子總在霈林海周圍飄來飄去,霈林海真想對天狂吼幾聲──他脆弱的神經已經無法再接受更大的打擊了。

  樓厲凡彈開一個腸子都流在外面的屠夫,一轉身靠在書櫃上,臉拉得很長的說道:「有句很有名的話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什麼?」

  「生活就像是一場強姦,如果不能抵抗的話就閉上眼睛享受吧。」

  霈林海臉都青了。

  「既然反抗和不反抗的結果都一樣,那還不如好好欣賞一下這種奇景,出去以後可以向別人吹牛。」

  「……」霈林海從來沒見過樓厲凡這種反應,連這種話都能說得出口,也就說明樓厲凡已經氣得想不出來該怎麼辦了。

  不過他說得也對,如此奇景百年難見,反正走又走不了,還不如好好享受看看。

  霈林海的腦袋左右看看,當他避開那些肚破腸流的噁心鬼怪、發現聖籍典藏區時,忽然忘記了自己剛才的恐懼,興奮的高聲叫了起來:「啊!觀世音菩薩!我看見觀世音菩薩和聖母瑪利亞在聊天!厲凡!真的是超級少見的情景啊!那個帝釋天和獅身人面好像是實體!我去請它們簽個名──」

  樓厲凡:「……」

  ──雖然說適應得快是好事,但是你也未免太快了……

 

    ※◆◇◆◇◆◇◆※

 

  那棵海荊樹長在距離辦公樓入口不到五公尺的地方,普通的海荊樹一般只能長到一、兩人合抱的粗細,高度也最多不過十七、八公尺,可這棵卻有七、八個人合抱的粗細,最低的樹枝也在二十公尺以上。

  從上往下看時,只見蔓延得如樹林一般的樹冠而根本看不見樹幹。像這麼高大的海荊,樓厲凡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

  剛剛走到樹冠的陰影下,樓厲凡和霈林海兩人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倫不類的怪異靈氣。

  說它不倫不類,是因為他們竟然無法分辨它的屬性。人的靈氣有人的屬性,樹精的靈氣有樹的屬性,妖怪的靈氣有妖的屬性,鬼也同樣有鬼的屬性……各有各的不同,稍微熟悉靈氣種類的人就能輕鬆分辨。

  但是這一次,他們感受到的這種靈氣似乎沒有特定的屬性,它在各種屬性的邊緣徘徊,難以區分本質。

  幾乎同時,他和霈林海看向了同一個方向──那棵海荊。

  「奇怪……」霈林海喃喃自語,「這棵樹有這麼大嗎?以前為什麼沒發現?」

  樓厲凡沒有聽到他說話,因為他發現那棵樹好像有哪裡不同。乍看之下那棵樹除了稍微巨大一點之外,和平常的樹比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是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上面蠕動一般。

  為了進一步確認,他將部分靈感凝聚在右眼。

  他捂住右眼,左眼看到的仍然是原本的樣子,而他交換捂住左眼時,右眼卻看到了一個令他難以置信的景象──

  一個身穿法師法衣,面目模糊不清的男子正被十六條黑龍糾纏捆綁在樹上,全身上下只有頭髮沒有受到束縛,而他的頭髮就像蛇一樣發狂的向上孳生瘋長,樓厲凡左眼所看到的樹冠根本不是樹冠,而是由他頭髮生出來的東西!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種景象,但是他立刻就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那個人……那個人難道是……

  那個被黑龍捆綁的人發現了樓厲凡的視線,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道弧線。樓厲凡忍不住大叫一聲,連連後退,那人的笑容消失了,竟在束縛中扭動起來,飄移著,像橡皮筋一樣拉著那十六條捆綁他的黑龍向樓厲凡逼近。

  ──聽我……說……

  ──請聽……我說……

  他的嘴被咒術的線縫了起來,即使作為靈體也無法與樓厲凡交流才是。但樓厲凡可以發誓,自己真的聽到他的聲音了!也許以後他會告訴自己這只是腦子裡的幻聽,但是他真的聽到了!

  沒有靈感力的霈林海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他只知道樓厲凡似乎受到了什麼驚嚇,用從來沒有在他那張臉上出現過的可怖表情盯著那棵海荊。

  「厲凡?出什麼事了?你看到了什麼?怎麼了?厲凡!看著我!」

 

    ※◆◇◆◇◆◇◆※

 

  雲中榭的手仍然放在天瑾的頭頂上,天瑾跪在他的面前,好像正在向他頂禮膜拜。

  她仍然在流淚,但是沒有掙扎,甚至也沒有了恐懼的表情。她的臉很白很白,甚至連眼瞳也變成了灰白色,除了黑白二色之外,她身上唯一有顏色的地方只剩下了頭頂。

  那個人手掌所按的地方,隱約的紅色正在從她的頭部向他的身體傳導過去,明顯是在強奪她的力量。

  這是人類所不可能擁有的一種特殊能力──強奪之力。

  這是世界上所有超能力中最卑鄙的超能力!

  「住手!」

  隨著一聲大喝,一團妖力光球和兩道人影幾乎同時撞來。

  雲中榭微一分神,被妖力球撞得退開幾步,霈林海的拳頭隨後跟上,希望在他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做出有效的攻擊。可是雲中榭只是微笑了一下,左手輕輕一撥就將霈林海的攻擊撥到了一邊,反而右手一拳打中他的腹部,霈林海的身體飛了起來,然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抱起昏倒在地的天瑾,樓厲凡震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們的妖力球是直接打出來的,由於應用了妖力浮翔的關係,他們的身體速度也跟上了妖力球的速度,就好像一個人扔出一塊石頭,又跑步跟上了它的速度一樣。按理說無論是誰也不該有能力輕鬆躲過這兩方面的攻擊,可是這個人卻躲過了,而且是先躲過妖力球,又躲過霈林海的攻擊,同時還悠然自得得好像閒庭漫步一樣。

  「你是什麼東西!」樓厲凡吼道。

  天瑾已經完全昏迷了,她的身體變得冰冷而沉重,幾乎會讓人以為她已經死了。

  「我是這裡的轉學生。」雲中榭笑著說道,「我的名字叫做雲中榭。」

  「我問你是什麼東西!」

  有風悠悠吹過,小雨終於淅瀝瀝的落了下來。

  「什麼東西?」雲中榭的臉變得異常陰鬱,透露著隱隱的惡意。

  他一伸手,被他剛剛一拳打得暈眩不已的霈林海身體居然飄了起來,像被一條線拉著一樣朝他拖拉過來,到他面前時不由自主的直起身體跪下。隨即,雲中榭那隻手緩緩伸向了他的天靈蓋。

  「你要不要來猜猜看,我是什麼東西……」

  霈林海雙目驟然圓睜,太陽穴和頸部的血管清晰的暴脹了起來,好像馬上就會掙破一樣隨著心率急速的鼓動。看得出他想大喊,但是喊不出來,甚至連身體都無法動彈,只有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

  樓厲凡和霈林海在一起的時間比天瑾更長,而且兩人的靈力波長異常相似,平時感受不到,可在有極其強烈的刺激時,他們的感應和溝通將加強到基本上同調的程度。所以樓厲凡明顯的感覺到了那種全身近乎炸裂的劇烈疼痛,以及疼痛中逐漸消失的力量。

  天瑾死灰色的瞳孔稍微放大了一些,卻又隨即收縮。

  ──霈林海……會被吸盡……力氣……而死……樓厲……凡……

  樓厲凡的心一動,他知道自己聽到的是她的心聲。

  「霈林海要死了?」他冷笑了一聲,「今晚的事我還沒和他算帳,怎麼能讓他死得那麼容易!」

  他已經不在乎被誰看到了,樓厲凡雙手一張,全身的妖力在劈啪電光之中又轉回了靈力狀態。他的靈力在空氣中膨脹起來,靈力充滿的雙手卻沒有發出平時正常的藍色靈光,而是隱隱泛出了暗黑濃稠的氣色。那不是靈力球,也不是妖力球,而是混合了其他不知名力量的東西。

  「他的力量不是你這個下級妖怪能夠使用的!放開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