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鬱兔+繪師 重花

一場帥哥型男的冒險之旅激情展開!

 

逃家少爺遇上不死身面癱男……

格倫:「哎咦?我我我、我們接接接接吻了?!」Σ(⊙▽⊙"a

埃羅爾:「糟糕了……這可是誓約之吻呀!」\(‵▽′)/

 

#論一吻定終生之可能性#

#主僕冒險就從KISS開始#

#為了少爺我要積極向上迎向魔族魔生的光明面#

 

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jpg

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少年格倫為了逃離父親,並解開身上的詛咒,

來到陌生的中央之城,認識了一個奇怪的青年埃羅爾

自殘成癮的面癱男埃羅爾,每次自殘時都會牽連到格倫,比如:

跳樓自殺——壓昏路人=格倫!格倫重傷ing……

招惹魔獸——魔獸不理!格倫被魔獸帶走當戰利品ing……

如此孽緣之下,更虐心的是,兩人竟然因「吻」而成了主僕?!

 

格倫:天啊,我還想出城打怪當冒險者兼公會會長迎娶副會長的說!這下子叫我怎麼去告白?!Σ(  ̄;)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41

書名: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全一冊)

作者:鬱兔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7426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全家超商(特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Taaze讀冊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

4月21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一書,即贈由繪師重花老師精心繪製的「逃家少爺尋寶記」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限量海報哦!

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海報樣品.jpg

 

 

 

精采試閱

  蜘蛛們宛如隨從般緊跟在後,整條走廊上牆面或天花板,密密麻麻都是蜘蛛,不管大小蜘蛛,牠們身上都背了許多金銀珠寶,不知道到底要搬到哪裡去。

  頭有點暈,因為被這群蜘蛛像貨物一般搬運,又是以面朝下的方式,搖來晃去實在很不舒服,為了能看前方狀態,我得死命抬起下巴,脖子其實非常難受。至於男子的狀況如何,我根本看不出來,畢竟金絲已將他的臉都遮住大半,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根本沒想過要掙扎,安分得像尊木乃伊。

  穿過這條長長的走廊後,背著我們的蜘蛛駐足,轉而面向一個擱置在石牆上的少女石膏像前。後頭緊跟著的小蜘蛛們也乖乖地停下來等候。燈光照映著眾多不動的蜘蛛,有種詭異的感覺,宛如某種儀式。

  「……?」四周突然靜下來,害我有點緊張。

  在幽暗的走廊裡,大蜘蛛以紅寶石組成的複眼閃出紅光,而血紅色的光芒映照在少女石膏像上頭。也許是感應到了光,石膏像自動朝著右方挪開,而後頭那堵石牆竟然向上收起。

  「轟轟轟──」

  石牆伴隨著轟轟悶響而大開。這隱密的空間裡除了樓梯之外,就只有兩個相對的天使石像,雙手掌心中捧著一個橘紅色的光球,幽幽照亮著空間。

  廣大的空間彷彿無邊無際,放眼望去是綿延不絕的金色山坡,閃著驚人的光輝。瞇起眼睛,仔細一看,這才發覺金色的東西全都是黃澄澄的金塊、金磚、金幣,其中花花綠綠的小點,竟然是一顆顆彩色的寶石。

  各式各樣的寶物堆疊著,我不禁看得眼花撩亂。

  不過,除了這些寶物外,更多的蜘蛛,甚至是根本沒見過的魔物也在其中徘徊。牠們渾身金光閃閃,也是由寶石變成的怪物。要是牠們不動,根本與背景融成一體。

  突然重心傾斜,「噢!」我以臉著地的姿勢落在金幣堆中。

  還困惑為何蜘蛛拋下我,瞥見另外一隻大蜘蛛抬高前腳,將被綑成繭的男子推下來,他著地的方式似乎跟我差不多。

  卸完寶物,蜘蛛們陸陸續續爬上樓梯離開,將我們和新一批的寶石留在這座金銀之山中。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威脅能力還是怎樣,就算附近有魔物徘徊,也完全不把我們當一回事。

  「這些東西到底是從哪來的……太不可思議了……」眼睛還無法適應這燦爛光芒,我喃喃地說著,但看著這捆得牢固的金絲,實在束手無策,「難道牠們把我們當成寶物……?不對,剛剛好像有聽到食物這兩個字。」

  這樣想著,不經意望向金色的繭。

  ……食物?這些蜘蛛到底是怎麼區分的?

  金色繭蠕動起來,只不過這樣稍微動個幾下,以金製成的絲線居然就整整齊齊地斷成好幾節。

  男子若無其事地拍掉這些斷掉的金絲,陰沉著臉道:「就這樣?真無趣。」

  ……居然連這個都對他無效啊!

  強忍著嘴角抽動,為了避免從此被忘在這裡當成人乾,我只好出聲問:「可以麻煩……幫我解開嗎?」

  「麻煩。」男子低聲咕噥了一句,朝上的右掌心凝聚紫黑色的光芒,只見他隨手一揮,那把神秘的漆黑色長劍又出現在他手中。

  眼看他面無表情,就要將劍往我身上揮,驚出我滿身冷汗,「等──」話都還來不及說完,眼前掠過幾道劍影,風掃來,綑綁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了。我戰戰兢兢地睜開眼,低頭一看,金絲果然俐落地被斬斷……恢復自由的代價就是手還抖個沒完。

  男子又將劍收回,而我下意識摸一下身上,確定一切沒事之後,我這才大大地鬆了口氣。

  還是快點拆夥吧……和這個人在一起就算不出事,早晚會被嚇死。

  「嘰嘰──」

  聽見周遭傳來昆蟲們尖銳的叫聲,我抬頭張望,發現附近原本只在散步的寶石魔物們戛然停下腳步,一個勁地全往我們這邊盯著看。

  就像……發現獵物那樣!

  我不禁退開幾步,「……剛剛明明沒反應,怎麼現在突然……」

  「一起來吧!」男子毫不猶豫地敞開雙手,迎向魔物們。

  ──這人有病啦!

  「快走!」我趕緊上前抓住他的右手腕,想將他拉走。

  「別礙事!」

  「噢!」

  沒想到他看都沒看一眼就把我推開,金幣堆很難踩穩,我一個不小心,就這樣從金色山坡上滾了下去。

  耳邊充斥著鏗鏗鏘鏘錢幣碰撞的聲響,滾落的速度太快,我伸手亂抓也抓不到東西,最後斜坡終於緩了下來。跌個七葷八素的我躺在金幣堆中,周遭的寶物嘩啦啦地蓋在我身上,但視線沒被阻隔。

  還好並不太痛,「唔……對了!他呢!」我趕緊從金幣堆中站起身來,往山坡處仰望。

  果然又看到驚悚的畫面──男子被一群魔物包圍,魔物們密集且一起蠕動的樣子令我頭皮發麻。雖然看不到他現在人怎樣,但魔物們同時對他發動攻擊,不管怎麼看都不是件好事。

  得去幫他不可!

  我拔劍,一路衝上山坡。但金山太過鬆散,施力點不容易抓,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終於爬上去,滿身大汗。

  那群魔物將男子包圍得密不通風,遠遠看宛如一顆金碧輝煌的寶石球。一隻隻魔物們細微挪動的樣子使我感到渾身發癢,就像有無數螞蟻在爬。

  「喝!」我猛力朝著這堆魔物揮劍,沒想到鏗鏘鏗鏘響個幾聲,寶石魔物輕易地散了架,碎片七零八落地撒了一地。雖然不堅固,但是牠們數量實在太多,砍都砍不完,擔心他的狀況,我大喊,「你沒事吧!」

  可是魔物們嘰嘰喳喳的聲音實在太吵,說實在我也聽不到他是否有所回應。

  「不會出事了吧……」我喃喃自語,卻發現在魔物團聚的巨大圓球中心,有紫黑色的光從縫隙透出來?

  「糟了!」意識到魔力波的時候,我趕緊就地趴倒。

  魔力波狂掃,魔物群向四處震飛,脆弱的身體在空中碎散成小碎片。為了不被吹走,我拚了命地壓低身姿,可以感覺到無數東西掠過身邊的些微觸碰。當風漸小,鏗鏗鏘鏘的聲音總算是慢慢緩下來,我抬頭,天空墜下無數的寶石碎片,落了滿地。

  我看向原處,發現魔物們通通都不見了。而以他為中心半徑約五十公尺左右的金黃山坡狠狠地凹出一個大坑,很顯然原本的寶石全都被風掃到旁邊去了,堆得好高。

  而他,依舊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

  雖然他面無表情,但總覺得我開始可以讀他眼神……嗯,充滿不悅。

  「……一群沒用的東西,嘖!」他瞥我一眼,不知為何,總覺得他的眼神帶有怒意,不知道到底是遷怒還怎樣,連我都有事。

  「吱吱……」

  身體有一半被埋在金幣堆裡,我掙扎著想爬起來,卻聽見細微的叫聲伴著腳步靠近。我手忙腳亂地推開金幣,起身後,視野一變高,我看見在附近徘徊的寶石魔物又開始朝我們這邊聚集而來!

  眼看十幾隻的魔物以驚人之勢朝我飛奔而來,偏偏我的劍落在遠邊,眼看就將被衝撞,我絕望地抱頭。下一秒,無數的腳步轟轟作響,風掠過我身邊,「……欸?」發現自己根本不痛,我愣愣地回頭。

  卻見怪物全都圍向男子,經過我身邊的魔物看都不看我一眼,彷彿我根本就不存在那樣!

  「怎麼回事、難道牠們認為我沒威脅性……」我挫敗地抱著頭,當瞧見掛在身上的金銀珠寶,恍然大悟,「等等……我記得一開始牠們也沒攻擊我們……」

  一開始,我們被金絲綑綁並且被運來這裡。在金絲解開之前,周遭的魔物對我們視而不見,但一解開後,我們馬上遭受攻擊。明明現在我和他距離這麼近,但魔物無視我……

  難道說……

  「把珠寶掛在身上!」眼看魔物就要逼近男子,我抓起一把珠寶,對他喊。

  「不屑。」男子面對魔物大軍襲來,依然站穩穩,他召喚出漆黑色的長劍,已經擺明了要大開殺戒,「弱小的魔物,統統消失吧!」一揮劍,漆黑色的劍氣掃向前方一排魔物,牠們的身體瞬間破碎。

  唔、雖然我知道他很強沒錯,但這樣下去沒完沒了……

  因為我發現,剛才被擊倒的魔物雖然變成碎片,過了幾分鐘之後,碎片又開始不安分地抖動,轉眼竟又重組成新的魔物,加入戰鬥。

  但男子似乎沒發現這點,就是對著魔物洩恨似地猛揮猛砍,我不敢貿然接近。別無他法,我抓起腳邊一大把珠寶,朝他飛奔過去,藉著平常躲避他人的敏捷腳步,閃過身邊的魔物群,「接住!」

  大喊一聲的同時,我將手中的那些珠寶拋到他身上。專心凌虐魔物的男子停下腳步,挑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珠寶,眼神擺明了就是不悅。

  但就在男子身上多了寶物的庇護之後,那些魔物果然瞬間失去攻擊的動力,又恢復當初那無所事事徘徊的模樣,壓根兒不管我們兩人的存在。

  看到這,我不禁鬆了口氣,「呼……太好了……」

  「嘖,真無趣。」男子伸手意圖要拿下身上珠寶。

  「──別拿下來啊!」差點忘記他有想要被害症,要他戴著能避免危險的珠寶絕對不可行。

  我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們是來這裡找守護者的吧!這裡如果是隱藏空間,那守護者應該就在附近了!」

  男子似乎有了興趣,眼睛為之一亮,果然真的忘了身上的珠寶,「嗯?」

  呼……太好了……只要他不要再爆衝,我就謝天謝地了。

  ……怎麼突然覺得自己變成保母了?

  男子爬上更高的山坡,眺望著,「守護者在哪?我沒感到更強的魔力。」

  「嗯……我聽說有守護者所在,會是『該地屬性最強烈』的地方……」我放眼望向這奢侈的金山銀山,漫不經心地喃喃說著,「照理說應該就在附近了……」眼角瞥見有某個地方好像格外閃亮?

  反射性地往那方向轉頭望去,卻發現一個驚人的東西。

  在一片金色海蔓延的寬闊空間中,我的右斜前方視野找到一個至少有半層樓高的巨大紅色寶箱……上頭鑲嵌著好幾環閃閃發亮的各色珠寶,而且附近完全沒有魔物。或該說,魔物自己繞道,不接近它。

  雖然我沒有什麼感知魔力的力量,但那東西紅豔豔的實在太顯眼了,就算想忽略也很困難。

  ……難道是守護者?

  「嗯?還有有趣的東西嘛?」男子似乎也發現了那東西,二話不說地溜下金山,大步朝著那個可疑的寶物箱前進。

  「等等!」怕他又惹是生非,我趕緊跟了上去。

  我們身上掛著金銀珠寶,與我們擦肩而過的魔物都對我們視而不見。我悻悻地回頭,確定牠們不會突然襲來後才大大地鬆了口氣。而他一個箭步地走向大紅色寶箱,搓著手,似乎打算現在就打開。

  「等等、那可能是守護者啊!」

  「嗯?是喔。」

  「至少也先備戰──」

  但男子根本不聽我說話,兩手一翻,將寶箱打開。

  ──天啊!

  我嚇得差點心臟麻痺,忍不住退開兩步。

  但幾秒鐘過去,什麼事情也沒發生,「欸……?」我小心翼翼地朝箱子的方向探頭看去。

  卻發現哪裡有什麼守護者?寶箱裡面除了一隻粉紅色的圓滾滾胖兔子縮在裡面之外,根本什麼也沒有!

  而且,那隻兔子從寶箱的暗處盯著我們看。

  牠實在太胖,又把手腳縮起來,看起來像氣球一樣圓滾滾的,而一雙眼睛是純金色的,閃耀無比,一開始還以為是誰把金幣貼在牠的眼睛上……不過牠眼皮半閉,表情好像透漏著不悅的情緒?牠抖動著長耳朵,在寶箱裡面趴著,懶散地望著我們……好像下一秒就會睡著那樣。

  「……」兩人一兔陷入沉默之中。

  唔,粉紅色的兔子,我還真是頭一遭看過……

  話說回來,牠與其他魔物不同,難道會是守護者?

  雖然聽說過黑色據點裡的魔物、守護者,類型都會不一樣,但會出現這種看起來毫無殺傷力、充其量只是吉祥物的東西,還真是意外中的意外……不,這或許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我不動聲色,用眼角看男子,「牠應該是守護──」

  「給兔金幣。」

  一陣不知哪來的低沉嗓音傳來。

  「……?」聲音一下就停了,我以視線在附近掃描一圈,沒看到任何可疑的東西,卻瞥見男子盯著粉紅兔子不放,我不禁一愣,「該不會……」

  卻見男子毫不猶豫地從口袋裡拿出所有的金幣,捧在兔子眼前。

  欸,那冷冰冰的男子臉頰居然有紅暈?

  兔子一看到金幣,雙眼簡直要射出兩道金光了,但不知道怎的,當牠閃耀的眼睛抬頭望向男子之後,突然瞪目豎眉,伸出右前爪啪的一聲,將金幣全砸向男子臉上。

  我不禁傻眼。

  「俺不要啦!」兔子毅然甩過頭去。

  「……」男子默默地摸著額頭,怎麼感覺有股陰氣在旁邊飄?

  粉紅兔再次擺出那張欠錢臉,用不符合可愛外表的低沉嗓音大叫,「給兔金幣!給兔金幣!」

  發現那隻兔子好像是在瞪我,我尷尬地在口袋裡面摸了摸,找到了當初隨手放進來的一枚金幣,很怕被牠打臉,我小心翼翼,露出平時訓練良好的笑容,並將金幣遞給牠,「一點小小意思……請收下。」

  胖兔子伸長了脖子聞了聞我手上的金幣,二話不說就以前肢將它捧在懷裡,瞬間綻放出陶醉的可愛表情,「金幣──」牠突然從箱子裡跳出來,長長的尾端是稜形的藍寶石。

  「兔子喜歡你!」牠撲進我的懷抱裡,就連聲音都瞬間高了三個音階。

  牠太重讓我抱不太起來,但牠拚了命地用臉蹭我,我不忍心推開牠,「可以麻煩……」眼角卻瞥見剛才被金幣甩臉的男子臉色陰沉地盯著不知大難臨頭的兔子,喀啦喀啦地折著指關節。

  有種不祥的預感。

  「等、等等──」

  「碰!」

  根本不聽我的阻攔,他一個舉拳,想都不想就將撒嬌中的兔子一拳揍飛,我能清楚感到可怕的風壓從我頭上掃過,我前額瀏海都被吹開了。

  「金幣──!」

  兔子順著風一路滾到旁邊去,倒地不起。

  看牠這樣可憐的模樣,我也為牠不平,「你為什麼要欺負牠啊!」

  「哼,貪婪的畜牲,該懲罰。」男子別過臉去,聲音冷淡到了極點。

  雖然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總覺得……他好像是在吃醋?

  此時,趴在金幣堆上的粉紅兔子抖動垂下的耳朵,扭動著短腿,緩慢地坐起身來,肚子上的肥肉形成游泳圈。牠沉默了半秒後,又是那超低音頻的聲音,「……竟然膽敢欺負兔子……」以牠為中心的地面上浮現黑色的魔法陣。

  以兔子為中心,黑影蓋過片地金光,其中有疑似黑色的雷絲在閃爍。

  不尋常的風颳來,我下意識遮掩頭部。

  「哼,竟敢用這種邪惡的模樣偽裝……受死吧!」男子召喚出手中的漆黑長劍,目光凜然地瞪向黑色魔法陣中的兔子,一個箭步地衝了過去。

  而粉紅兔子的身軀在魔法陣中不斷變大,身形等比例擴張,沒一會兒的工夫,牠居然已經有五、六公尺高,身上的毛皮變化成黑色,胸口浮現紫黑色的五芒星惡魔印記,額頭上有疑似星星的白毛。

  瞬間成了可怕的野獸。

  我抬頭仰望著這頭巨獸。那壓迫力十足的體型,使我心底一震。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金幣──!」巨大化的兔子目光凶狠,一隻兔掌毫不猶豫地掃向男子。

  男子雖以劍阻擋,卻仍被強大的力道推得滑行幾尺遠,滑過腳邊的金幣噴起,鏗鏘有聲。我發現附近的魔物紛紛逃竄,轉眼間,黃澄澄的山坡上看不見半隻寶石魔物。

  「金幣!」兔子猛地搥胸,咚咚的惱人聲響在空間內迴盪。

  那聲響令我感到不適而摀緊耳朵,卻瞥見那隻巨大兔子附近又出現零星幾個較小的黑色魔法陣,而中心浮現出幾隻體型較小,可外型幾乎和牠一模一樣的兔子。這些兔子渾身散發著金屬的光芒,眼睛是紅色水晶,閃爍幽光。

  「……機器人嗎?」不知道那些小東西有何作用,我拔劍備戰。

  「金幣金幣金幣──」小兔子們叫囂著,一蹦一跳地衝了過去。

  來了!我盯著這群金屬兔子迎面衝來,下意識握緊手中的劍柄,想起之前武術指導課所教的──必須沉著地尋找對方的弱點,並且要一舉擊破,眼睛不能眨……嗯!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金幣金幣金幣──」兔子們以驚人的速度掠過我身邊。

  身邊有風吹動,我呆了半晌,「……欸?」

  回頭,卻發現金屬兔子全衝向男子那方向。牠們採用自殺式攻擊,衝撞的同時就引爆。而男子先是那樣被炸幾次,又是毫髮無傷後,就開始怒砍這些小動物。被利刃切過的兔子慘叫一聲,身體裂成兩半化為黑煙,戛然消失。

  ──等等、為什麼連兔子都忽略我啊!

  「碰!碰!碰!──」

  滿頭霧水的我感到地面不尋常地晃動,我好幾次都差點站不穩。鬆散的金幣山坡嘩啦啦墜落,乍看下好像流動的金色河流。

  瞧見地面上巨大影子,我愣愣地回頭,卻驚見一隻巨大的黑色兔碰的一聲,在離我前方數公尺的地方一躍而起,附近的金幣與珠寶都被這力道震得跳起來。錯愕的我眼睜睜看牠飛越過身上後,光線才又重新灑在我身上。

  我傻了半秒才回神,趕緊去追兔子動向,卻發現那隻黑色兔子朝著男子奔去。牠毫無防備地背對著我,現在是攻擊的好時機,我朝黑兔子圓滾滾的屁股揮去,但只削下牠幾根毛。

  「誰!」凶暴的兔子將頭扭過來,嚇出我一身汗。

  近距離,我發現牠額頭上的那搓星狀白毛隱約透出一些黑色的影子?

  「給你金幣!」兔子變出的一個巨大金幣就要朝我頭上墜下。

  眼看半徑至少兩尺寬的大金幣即將命中我,我只能閉上眼。

  腳下突然一空,身邊一陣風掃過,隨後只聽到碰的一聲巨響遠去,還有物體鏗鏘鏗鏘墜落的聲音。我愣愣地睜開眼,原來是男子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了我!

  「哼,你還挺有膽的啊?被金幣砸到不知會不會死……!」男子以公主抱的形式低頭看著我,話說到一半,咚的一聲,似乎有東西撞到牠的後腦杓。他順著力道低頭,臉朝我逼近。

  等、等等!在我來得及推開他之前,他竟然就這樣親下去!

  「……」我們僵硬了半秒。

  ──發、發生什麼事了?剛才那軟軟的東西……

  男子停下腳步,將我小心地放下來,單膝跪地,「主人。」

  我傻眼,當腦袋辨認出他說了什麼時,不禁驚呼:「啥!?」

  「男女之吻為愛;同性之吻為忠。」男子恭敬地說著,彎下腰,牽起我的右手,親吻手背,「從今天起,您就是我的主人。我會不計代價守護您。」

  ──你到底是看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啊啊!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