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少女奇幻雙星組合

作家.響生繪師.高橋麵包

 

先苦後樂,這是上班族很能體會的事,

然而白火覺得,要她穿兩件式比基尼還不如讓她直接上戰場呀!

(白火:別看!)

(芙蕾:隨便蹲下去會走光喔。)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3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3一切都是為了休假!》

 

 

「千年後的未來世界沒有勞基法嗎?」

加班加到快轉職成熊貓的白火,終於迎來睽違已久的假期!

混飯吃的局長帶著垂死的部下們來到海邊別墅,

陽光、沙灘、湛藍海洋……怎麼能缺了泳裝美少女呢?

被芙蕾強制換上比基尼的白火表示:快燒了這兩塊布!(>д<)

充電完畢,回到工作崗位的眾人隨即展開下一個作戰任務。

原以為與政府軍聯合出擊,便可快速掃蕩時空竊賊,

不料,落入陷阱被攻擊到差點全軍覆沒的竟然是武裝科!

受制於人的暮雨、快被吸進黑洞的白火,雙雙危在旦夕……

 

★隨書附贈開心果幕後小劇場《路卡小弟,陪我們玩嘛~》來嘛來嘛~

 

 

 

已出版集數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封面(提案)s00.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來自過去的時空迷子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914160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在未來世界賭命工作吧!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60

書名: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3一切都是為了休假!

作者:響生

畫者:高橋麵包

上市日:2017531日書店上架,61日超商7-11上架。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為什麼跑得那麼快,不就只是隻狐狸嗎!」

  「白火小夥伴,那不算是狐狸啦,那是長得像狐狸的異邦生命體。」聽到她火冒三丈的埋怨聲,通訊器另一頭的荻深樹悠哉的丟了這句話。

  「還不是都一樣!」

  「妳可以稱呼她為克莉絲汀,她是女孩子。」

  「你們居然還有時間幫人家取名字?」

  「養了三天就產生感情了嘛──」

  「應該是養了三天就讓人家跑了才對吧!」

  時空管理局武裝科菜鳥科員白火,揮汗執勤中。她上氣不接下氣的在巷弄間反覆衝刺,時間是一點整,七月的午後太陽毒辣辣的直射而下,泌出來的汗水黏貼住黑色制服,加上她從早上到現在只吃了一片土司,當場中暑暈倒也不奇怪。

  這次的工作相當簡潔:抓回逃脫的異邦生物。

  那隻被荻深樹命名為克莉絲汀的異邦生物外表和狐狸類似,雖然長得像狐狸,但是被激怒時會從嘴裡噴出火來,所以得在攻擊民眾前抓回管理局不可。

  身為時空管理局成員,凡是與時空裂縫有所牽扯,就算是這種警消類的工作也得沾上邊。

  有問題的當然不是工作內容本身,而是執行人員部分。

  「既然是那麼危險的生物,為什麼只派我一個人啊?」

  白火一邊盯著從手腕上投射出來的立體螢幕,隨著追蹤座標,一邊拐過轉角繼續衝刺。螢幕上顯示的目標物以驚人的速度移動,加上是身形嬌小的狐狸,身手矯健到甚至能在郊區的建築裡穿梭。

  白火已經在大太陽底下追狐狸追了半小時,每次都在差點逮住她的時被對方溜走,她氣得差點把手上的籠子熔掉。

  「咻」一聲,克莉絲汀的橘色身影再度一閃而過,跳到了正在搭建的高樓建築裡。看見那隻狐狸靈活的鑽進鋼筋鐵架間的隙縫,白火只能抬起頭來乾瞪著眼。

  ──明明是狐狸,為什麼能夠輕輕鬆鬆的跳上三樓高的地方啊?

  她暫時停下來喘口氣,開啟通訊器問荻深樹:「這種追東西的勞動活應該要交給雪莉吧,她不是跑得很快嗎?」而且還會飛高高。

  「雪莉小夥伴說沒有暮雨小夥伴的外勤她不屑參加。」

  「路卡呢?」

  「路卡小夥伴說他對動物過敏。」

  「暮雨科長呢?科長總可以了吧!」

  「他說干我屁事。」

  「……」

  果然是這樣,來這裡工作將近三個月的她終於領悟到了,武裝科裡盡是些沒血沒淚的混蛋。

  「總之加油囉!荻深樹我會在電腦螢幕的另一端幫妳祈禱的,欸嘿嘿嘿!掰──」

  完全學到自家上司暮雨的真傳,懶得和通訊官廢話的白火在荻深樹把「掰啦」的「啦」說完前就切掉通訊。她繼續盯住螢幕上的目標物,克莉絲汀還在工地裡遊蕩。

  「好想要休假啊……」

  她喃喃了一句,硬著頭皮闖進工地裡。

    ★※★◎★※★

 

  「妳們看,雪莉的必勝泳裝!」她穿著粉紅色比基尼,信心十足的擺了幾個撩人姿勢,「這次一定要擄獲暮雨先生的心!」

  白火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鼓勵的說了句「加油」。她猜想暮雨應該會就此關在房間裡不出來才對,畢竟她實在難以想像魔鬼上司跑去海灘閒晃的模樣。

  雪莉直接走到陽臺,雙腳換上黑色長靴,相當省時的從陽臺跳了下去。

  「哇塞,新泳衣耶,雪莉小夥伴!」沙灘上的荻深樹看見她跳下來,大喊了聲。

  「怎麼樣,好看吧?」

  「荷葉邊確實遮住了妳平到快凹進去的胸部,相當適合妳喔,欸嘿嘿嘿嘿!」

  「……不要隨隨便便說出來,妳這個白痴通訊官!去海底和深海魚作伴啦!」

  接下來,雪莉夢寐以求的沙灘追逐遊戲確實開始了,可惜並非是暮雨追著她跑,而是她追殺著完全不怕死的荻深樹,奔跑速度快得把沙灘劃出了一條凹縫,可謂摩西劈海睽違數千年後的再次降臨。

  「怎麼了,白火,妳不換泳衣嗎?」芙蕾也換好了泳裝,疑惑的問道。

  「沒關係,我這樣就好了。」

  「妳該不會是沒有泳衣吧?」

  「嗯。本來想說趁前幾天去買的,可是因為加班,根本沒有時間……」白火搔搔臉頰,乾笑了幾聲,「不過沒有關係,這樣也可以下去玩水啊,我有帶換洗的衣服。」

  「嘖嘖嘖,妳種心態就不對了,來海邊玩不換泳衣怎麼行呢?」芙蕾從行李裡翻出了東西,「早就知道會有這種問題,我多帶了一套,拿去。」

  白火吃驚的眨眨眼,芙蕾就連這種小細節都很貼心,「謝謝妳,芙蕾!」她難掩喜悅的接過芙蕾手上的泳衣。但是芙蕾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她這種洗衣板大相逕庭,套上去搞不好會馬上滑下來,不知道能不能穿。

  原本是想在身上比一比的,殊不知她才一攤開泳衣,臉就綠了一半。

  「怎麼了,白火?」

  「這、這種我不能穿!辦不到!」

  「什麼辦不到,不就是普通的泳衣嗎?」

  「哪裡普通!我不敢穿啦!」她看著手上的黑色兩件式巴西比基尼,馬上塞回芙蕾的手裡,「這根本不是什麼泳裝,只是兩塊布而已吧!」而且還是少得只能勉強遮住重點部位的布!

  「妳在說什麼傻話,我可是看準妳皮膚白,才特別幫妳挑這件的喔!別小看這種黑色基本款的,和妳的黑髮配起來可是殺傷力百分百!而且妳看這邊的繩子,絕對能凸顯出身體線條,這種若隱若現的感覺多美好啊?」

  「美好個鬼,換句話說豈不是繩子一抽,衣服就掉下來了嗎?我才不要!說什麼都不要!」

  「妳是擔心胸部小的問題嗎?我連胸墊都準備好了,特別挑過的高品質,也不會有被海浪打到而掉出來的問題。別擔心,這次不算妳錢。」

  「妳是在推銷嗎?還有不是胸部的問題!我才不在乎胸部小,我一點也不在乎,區區兩塊脂肪團,我怎麼可能會在乎啊!」

  「欲蓋彌彰的傢伙,其實妳在乎得要死吧!」芙蕾一把抓住白火的肩膀,把她推到床上去,然後跨坐在她身上。

  被強硬壓到床上的白火當然奮力起身想抵抗,「啊啊啊,放開我!放開我!」這個視角實在太過驚悚,除了芙蕾傲人的胸圍以外什麼也看不見,又不能直接把對方的胸部燒掉,她只好瘋狂的扭著身子掙扎。床墊與內部的彈簧隨著她劇烈抵抗而伸縮抖動,床上的攻防戰登時成為了波濤動盪的海面。

  「不要,我絕對不穿,死都不穿!離我遠點!」比起前陣子的夜襲慣犯紅髮貓眼,這才是貨真價實的性騷擾啊啊啊啊啊!

  「乖乖覺悟吧,白火。」

  「妳到底為什麼這麼堅持啦──!」

  「叩叩。」一陣敲門聲傳入耳裡,兩人不約而同朝門口一看。

  「是我,艾米爾。」艾米爾站在門前,「我聽到白火小姐的慘叫聲,請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艾米爾,救我!門沒鎖!」被壓在床上的白火繼續大叫。

  「白火小姐?」艾米爾乖乖推開房門,然後看到了挺不得了的景象。

  「……真的很抱歉,打擾妳們了。」愣了三秒左右,相當識相的艾米爾紅著臉退了出去。原來他的同事們有這種嗜好。

  「艾米爾,你誤會了什麼?」芙蕾看著逃出去的艾米爾,不自覺鬆了手上的力氣。

  白火抓準時機,一個使力彎起身,「抱歉,芙蕾!」她稱不上溫柔的用手刀掃過芙蕾的側腰,趁對方吃痛歪著身子倒在床上時,迅速翻身跳到床下,拔腿往門外狂奔。

  「白、白火小姐!」與她擦身而過的艾米爾本來想叫住她,才發現她的衣服已經被芙蕾扒掉一半,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見了。他可是思想舉止均純正的美好少年,將來得挑起國家棟梁的新世代菁英,只能嚇得馬上遮住自己的臉,「嗚、嗚哇哇哇!」

  白火一邊扣著襯衫釦子,飛也似的逃了。

  「艾米爾,你害羞個什麼勁,不過只是釦子沒扣而已!」摔倒的芙蕾爬起來,抓著黑色比基尼大叫。

  「什麼不過只是,已經很嚴重了好嗎!芙蕾小姐,您到底做了什麼啊!」

  「總之快點把她抓回來啦──!」

 

    ★※★◎★※★

 

  白火是第一次看見換上便服的暮雨,但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暮雨掛在頸子上的東西。

  和她頸項上一模一樣的──彎月狀的藍寶石項鍊。

  半晌,白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根本無從說起。她乾脆解開自己藏在襯衫衣領下的項鍊,遞到暮雨眼前。

  看著那串反射著陽光的藍色月牙項鍊,暮雨睜大雙眼,一樣瞠目結舌,「等等,妳為什麼──」

  冷不防的,他們心中閃過同樣的話語:「妳、我,甚至是諾瓦爾,我們三個人……一定曾在哪裡見過彼此。」

 

    ★※★◎★※★

 

  「請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吧。」

  當安赫爾一改平日輕佻,正經八百的對她說出這句話時,白火差點以為世界末日來臨了。

  名門布瑟斯本家的么子安赫爾,現任時空管理局第二分局局長,二十六歲,單身。

  最近的煩惱:正陷入萬劫不復的逼婚地獄。

  生於權貴家族的他明曉自己的終生大事必定會伴隨家族利益名聲而行,因此向來對婚姻一事不感興趣,對愛情似乎也不帶有執著,感情世界也總是止於男女範疇的水面之間。然而,隨著自己的身分地位在社會上嶄露頭角,以及年齡增長,他終究無法逃過殘酷的現實。

  安赫爾盯著在自己辦公桌上像是高級餐盒般重重堆疊而成的淺米色塗漆相框,一籌莫展,眉頭深鎖。

  他像是深怕骨牌倒下似的,慎重的抽起其中一個相框與成套的文件閱讀,照片裡果然是個盛裝打扮的大家閨秀,容姿秀麗宛若天仙,渾身散發出的溫柔婉約更是穿透相框與影像,昇華為活生生的氣流直射入他的眼瞳裡。

  接著第二份照片、第三份照片……一大疊相框裡的女性清一色都是氣質出眾的美女,附檔文件裡的家世條件詳述也都赫赫有名。

  老家的相親人海戰術開始對他展開攻勢了,並且一改昔日的打帶跑游擊,這次轉為殘酷無情的閃電侵略戰。

  管家深知透過電話遊說會被他設為拒絕接聽;將相親對象的資訊利用電子信箱寄過來只會被他分類到垃圾郵件;投影照片則會被他選擇性眼盲視若無睹;於是乾脆採用最傳統而正式的方式,直接把附帶相框的實體照片和紙本資料全打包寄了過來,以相當獨裁的手段霸占他的辦公室。他稍稍一個不留神,無論是家裡還是職場辦公桌,都被管家強硬寄來的相親照片或宴會出席通知當場淹沒。

  還打算繼續遊戲人間的安赫爾當然沒打算白白挨揍,他撫著下顎,開始盤算究竟有什麼戲劇化手法可以一舉扭轉劣勢,重點是要很有趣。能解決迫在眉睫的困境又不失娛樂性,質量兼具,一個都不能少。

  於是……

  「請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吧。」

  這就是為什麼安赫爾會突如其來對著白火懇求交往的緣故。

  只要假借有交往對象,搪塞住家族的嘴,就能暫時遏止這不見天日的逼婚攻勢!在這戀愛風氣自由的公元三千年世界,安赫爾深信即使是被家族利益束縛住的自己,必定能夠用真心融化本家堅定不移的鐵則。

  「這是權宜之計,是善意的謊言。白火妹妹,妳會幫我吧?」安赫爾言簡意賅解釋了自己的目的,握住白火的手,九十度彎腰鞠躬,「拜託了!」

  差點以為世界即將毀滅的白火當下就領悟過來了,這不正是漫畫或通俗小說裡出現的有錢人家大少爺最常用的俗套手段嗎?這年頭竟然還有人玩這招!不知該說安赫爾是風氣過時還是刻意走懷舊路線。重點是試圖誘拐一般良家婦女,這傢伙都不怕自己吃上官司嗎?

  「不是幫不幫的問題,我總不能──」

  「妳忍心看著局長好不容易來到事業全盛期就被一腳踹進婚姻的墳墓嗎?」

  應該是和你結婚的人被迫跳下奈何橋才對吧!──白火原本想這麼嗆他的,但是想了想,這個背負大家族期待的少爺確實有著無可奈何的苦衷。

  「好嗎?好嗎?只要和我回老家一趟做做樣子,之後再和老家的人說和平分手就行了!不然就白血病病危、車禍天人永隔、海馬迴萎縮導致記憶障礙也可以!總之這種醫療範疇的就交給我啦!」

  「為什麼我要為了你的那種鬼劇本去死啊!」

  「妳就這麼希望遊戲人間的局長連半個世界的花街柳巷都還沒走遍,就被迫成為婚姻的奴隸嗎?局長好歹也算妳半個衣食父母,妳對得起妳自己的良心嗎?」

  「像你這種玩世不恭的混蛋果然還是快點定下家室才是造福社會吧!」

  「我們不是一起去夜遊的好夥伴嗎?妳對我這麼狠毒,暮雨阿弟仔會哭喔!」

  「和科長又有什麼關係啦!」

  「可惡,我都已經這麼低聲下氣了,為什麼妳就是不肯配合我啊!」

  「不要講得錯在我身上一樣!」

  幾番激烈攻防下,勢均力敵的兩人大口喘著氣,怒瞪彼此。

 

    ★※★◎★※★

 

 清晨五點半。身為狙擊班一員的路卡抵達森林至高點的懸崖口,軍靴陷入腳下的濕潤土地,清晨的朝露沾濕衣服。慶幸的是沒起什麼風。

  懸崖兩旁被茂密植物所遮掩,可說是絕佳的隱密地點。此處距離地面的廢棄工廠北口約莫九百公尺左右,透過望遠鏡可以瞥見北口的建築角落有著武裝科科員事先設置的炸藥。

  路卡和其他狙擊班成員伏趴在地上,將半個身子探出草叢。狙擊班的成員並不多,一來能將烙印化為槍械的成員本來就占少數,二來人手一多反而礙事。

  沿途上沒有看見任何政府友軍的影子,就連從高空俯視而下也不見對方的蹤影。路卡嘖了一聲,看來是被擺了一道,「這裡是狙擊班,即將進行北口爆破行動。」

  「了解。」通訊器傳來暮雨科長的回應。

  路卡左手手臂的玄色刺青發出薄光,數秒間光芒形成狙擊槍械。他將狙擊槍立於支撐架上固定,再次壓低身子保持射擊姿勢。一旁的狙擊班成員也保持同樣姿勢,紛紛瞄準黏附於北口各處的炸藥。

  路卡透過狙擊鏡瞄準北口角落的炸藥,屏住呼吸,和其他成員一起進行倒數。

  三、二、一……

  成員一齊扣下扳機,數發子彈筆直的射向廢棄工廠建築。

  「轟」的一聲,廢棄工廠的北口揚起一陣灰煙,炸藥的威力削鐵如泥,北口的水泥塊像煙花般朝四周山林噴散,些許星火點燃了枝葉。隨著建築物爆毀的巨響及灰霧噴湧而出,爆破的轟隆聲震動著鼓膜,棲息於森林內的鳥群一齊飛上高空。

  數秒之內,廢棄工廠的北口瞬間捲入火舌中,崩塌的瓦礫揚起沙塵,視界一片灰濛。狙擊班的任務到此告一段落。

  「這裡是狙擊班,北口爆破行動結束。重複一次,北口爆破行動結——」身旁的同伴話還沒說完,臉頰傳來的詭異冰涼感讓路卡打了個冷顫。

  突如其來的一陣疼痛撕扯他的臉頰,緊接著是熾熱——竟然有一把刀子從腦後飛了過來割破他的側臉,再飛向前方的山頭。

  「呃、啊啊啊啊啊——!」

  他尚未反應過來,就聽見銳器割破衣服撕裂肌肉的聲音,身旁的同伴傳出哀號,橫倒在草叢中,沾了一臉帶血的猩紅泥濘。

  聽不見武器落地的聲音,該名同伴的武器在這之前就消失了,可能性只有一種——烙印遭到了破壞。

  「該死,怎麼回事啊!」

  臉上的鮮血順著傷口流淌而下,背對著山崖的路卡收起烙印武器的狙擊槍,靈巧的滾動身體,轉身跳躍而起。就在他翻身站起來的數秒內,又傳來了幾聲悲鳴。

  他轉身一瞪,倏地,一位姿態輕盈的女子佇立在他眼前。

  這名女子留有一頭直達腰際的柔順紫色長髮,飄逸髮絲下,香檳粉色的瞳眸閃爍著神秘光芒。撇開玲瓏有緻的身材不提,這人竟然穿著不合時宜的長版連身裙。

  路卡一時間以為是什麼民眾誤闖戰場,但一瞄到對方手上染血的飛刀,立刻抽了口氣,「不、不會吧……」

  「你好,武裝科的年輕科員,我很遺憾必須與你們為敵。若是選擇投降的話,將不會危及各位的性命。」她一邊說道,又抽起大腿外側的短刀,握在指縫中。

  事發突然,幾乎所有狙擊班成員都被擊倒在地上。

  女子慢慢逼近路卡,配上那幾乎開到腰際的高衩裙及細高跟鞋,以及不動聲色的美麗面容,反而毛骨悚然的令人發寒。

  ——不妙!

  路卡情急之下抽出大腿外側的手槍,上膛對準女子。身後就是懸崖,只要再退一步就會摔落九百公尺的山下。

  「這裡是狙擊班!出現突發狀況,目前遭受不明——呃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眼前又是一陣飛刀閃過路卡的耳尖,耳朵上的通訊器馬上斷成兩截。

  路卡只感覺到耳朵一陣熱疼,這名女子雖沒割下他的雙耳,但也沒放過在他身上留傷的機會。

  掛在耳邊的小型精密儀器瞬間淪為廢鐵,要是再去拿起倒下同伴的通訊器也絕對來不及,在這之前他就會被一刀斃命。

  完全中了陷阱,路卡可不記得時空竊賊擁有這麼高超的戰鬥技術。他持續拿槍口對準前方的女子,一手抹去臉上直流的鮮血。

  女子的黑影隨著長裙擺盪,有影子,不是烙印者──不對,路卡瞥見了對方大腿外側那若有似無的黑色刺青。

  「……妳是政府的人?」這下別說是被放鴿子,反倒被咬了一口。

  「不是,和世界政府無關。」女子搖搖頭,長至腰邊的紫色髮絲彷彿波浪般飄揚起舞,「我是——AEF的榭絲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