ㄈㄨˇ入你口更揪心

世上只有你懂我、我懂你,所以……

 

最終完結篇的畢業賀禮:

蝙蝠老師★補完計畫.新番外「畢業與離婚」Y

TaaRO精美角色立繪與彩頁「謎之神燈」,絕對要收藏!

非光★漫畫「手牽手絕不丟下你」暴擊一萬點!

 

(樓厲凡黑線:……離婚?我們何時結婚了?!)

變態靈異學院04(完)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4新任魔王與他的小夥伴妻子》完

 

 

落入不知名異空間的樓厲凡和霈林海,正想辦法逃出生天,

然而一個失血過多、一個能力被封……

樓厲凡懷疑的問:「你那幾隻式神有用嗎?」

霈林海汗如雨下:「……把牠們叫出來試試看?」

……事實證明,玩密室逃脫連隻都比他們有用!▔△▔|||

 

好不容易逃離異空間的兩人,終於與天瑾等人會合。

但災難尚未結束,樓厲凡竟被魔女爵附身,

這個記憶力和眼力都不好的魔阿姨還用雷劈了(自己的兒子)霈林海!

驚天動地的混戰吵醒了沉睡中的魔王──

只見一邊是被魔王綁走的樓厲凡,一邊是失控到無反應的霈林海,

天瑾放大絕:「霈林海!你是否還記得你和樓厲凡定情的那一刻!」

 

好基友=臭麻吉=死黨損友=絕對不會丟下你!!!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

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745588

 

已出版集數

變態靈異學院01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1他和他,命定的室友

變態靈異學院02封面(提案)s.jpg

 

變態靈異學院02一起臥底去誘惑狼男吧

 

變態靈異學院03封面.jpg

變態靈異學院03放開你的手,不准強奪他!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61

書名:變態靈異學院04新任魔王與他的小夥伴妻子(完)

作者:蝙蝠

封面畫者:TaaRO

拉頁畫者:TaaRO

漫畫畫者:非光

上市日:2017628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版好康報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拉頁,完結篇特製雙拉頁喲!

TaaRO老師一起來抓抓小凡凡!

FB截圖-04拉頁.jpg

所有人物大集合!

FB截圖-04拉頁2.jpg

 

 

 

精采試閱

  聽完樓厲凡述說自己是如何被拉來這處空間的情況,以及最後莫名其妙的受了傷,霈林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說,你從昨晚就受了傷?那為什麼你到現在褲子還是濕的?!你讓它一直流血流到現在嗎?怎麼不做處理!你居然──」

  後面的話他沒敢說出口──你居然,還沒有因為流血過多而死……

  樓厲凡怒道:「我又不想死,當然馬上就做了急救處理!但就是這點最奇怪,這布條再怎麼綁也止不了血,還是該流多少就流多少──當然比不綁的時候好多了。可是腿部這裡沒什麼大血管,怎麼會這樣?我試著用治療咒術,卻發現超能力無法發揮出來;我想幫傷口做封印,結果超能力好像也被封鎖了;我又想用質性轉換變成妖力試試看,一樣也不成功……沒辦法,只好讓血這麼繼續流著。」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式神的力量沒有被封,但是她們不能出去,否則我給她們的力量會被截斷,所以也沒辦法幫我偵察。天瑾和我聯繫的時候我都還沒有搞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如果連她也陷進來怎麼辦?所以我讓她離開,可她非要拋出感應線給我……」

  「你知道她向你拋出感應線?」

  「我不是某些連這種常識都沒有的傻瓜!」

  知道他是在暗示自己的霈林海閉上了嘴。

  「之後我就感覺到有很大的力量壓下來,所以馬上把感應線扔還給她,再後來沒多久我就感覺到你的視覺追蹤,知道你們也來了,便讓她們兩個透過幻水召喚術去找你……」

  後面的話霈林海沒有聽見,因為前面那句就已經足夠令他崩潰的了,「你、你……你剛才說──你把感應線拋回去了?!」

  樓厲凡微訝:「是啊,我怕來不及,所以拋得很匆忙……難道她沒有收到?」

  「沒有!」霈林海想撞牆了,「所以我們一直是跟著她的感應線走的啊!如果那一頭不是你的話……」

  樓厲凡也有點慌了,「這怎麼可能?她不是應該能感覺得到另一邊是我嗎!」

  「你忘了她早就感覺不到了嗎!她對我們都已經沒有感應了!」

  樓厲凡猛地按住霈林海的肩頭想站起來,但失血過多和力量封鎖又讓他眼冒金星的倒了回去。

  「你們……你們他媽的到底在搞什麼!真想救我就想點有用的方法!怎麼能把自己也陷到圈套裡去!這到底是讓誰救誰啊!」

  眼前的金星冒得更多了,他總有一天要把這些蠢材打得一起欣賞這種情景!

  霈林海扶著他,結結巴巴的說道:「也……也不一定是圈套吧?說不定你只是把感應線扔到一個沒人的地方,他們去了找不到你肯定就會回去的……」

  「我問你……」樓厲凡的聲音虛弱了很多,「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呃……」

  「被天瑾沒來得及收回來的感應線拖進來的是不是?」

  霈林海無言默認。

  「你們和我聯繫之前,有沒有想到一旦發生意外會怎麼樣?萬一被拖進來該怎麼處理?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瞭解嗎?有沒有人知道你們在這裡?有處理不了的問題該向誰求救?你們知不知道害我進來的人是誰?他有什麼能力?他有什麼目的?萬一你們無法對付對方怎麼辦?這些問題你們想過半個沒有!我在問你話!」

  說完,樓厲凡累得呼呼直喘。

  不需要亮光,霈林海也知道他已經用殺人的眼神把自己砍過無數遍了。

  「這個……花鬼當時沒下來……他知道我們在這裡……」只有這一點可以確定,至於其他問題嘛……霈林海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一點也沒想到,因為他全都指望天瑾了。

  「他沒下來!」樓厲凡又開始冒火,「你怎麼知道他是沒下來還是被言字契約殺了!」

  「因為雲中榭沒事……」

  「你敢和我狡辯!」

  霈林海閉嘴。

  「我讓你來簡直是個錯誤……」樓厲凡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陽穴,咬牙切齒道:「如果是天瑾就好了……」

  霈林海小心翼翼的說:「對啊,可以叫天瑾……」

  「叫屁叫!」樓厲凡咆哮,「你以為誰都像你這種外行人一樣看到奇怪的東西就想碰!要是她的話,即便那種可疑的召喚術就在她眼前,她都不會多看一眼的!只有你!只有你才會上當!蠢材!」

  也就是說,那種召喚術是只對霈林海這種人有效的……

  「……我來都來了……那你說怎麼辦……」

  樓厲凡的力量被封住,御嘉和頻迦的式神能力有限,霈林海自己又是個空有一身能力的草包──現在也一起被封住了,再這麼下去,他們兩個非得一起死在這裡不可了。

    ※◆◇◆◇◆◇◆※

 

  霈林海的靈感力無限延長,遠遠的延伸出去,透過無數的格擋,穿過土層,穿過無數不知名的東西,延伸,再延伸……

  一個很熟悉的女人背對著他站在一片虛空之上,口中不斷的大聲誦唸著什麼。

  ──別唸了。

  這是他的聲音,又好像不是他的聲音。

  ──別唸了!

  他不知道自己開口了沒有,也許開口了,也許沒有開口,那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像是他在說,又不太像。

  ──快住口!!

  那個女人驀地轉過頭來,一張猙獰凶惡的鬼頭面具惡狠狠的貼上了他的臉。

  「你他媽的再對老娘叫一句!」

  「媽呀!」一聲就像被人踩斷了尾巴的慘嚎衝口而出,霈林海直挺挺的倒向後方……天吶……他為什麼暈不過去……

  正在聚精會神的引導他的東崇一個後仰,險些把好不容易連起來的上下半身又閃斷了。

  「你幹什麼?靈感力感應到的東西而已吧!有什麼好叫的!」東明饕餮扶住東崇上半身和腰上差點又斷開的傷口,埋怨道。

  霈林海抖得牙齒格達格達響,他覺得自己連腦子都快抖錯位了。

  「那個……我我我看見……我看見……」

  「你看見出去的路了?」東明饕餮滿懷希望的問道。

  「咦?不,那個我還……」

  「霈林海。」東崇拍拍他的肩,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們現在是在找出去的路,除此之外,不管你看到什麼都要保持沉默──因為那些和你這次的目標沒有關係!靈感力的目標很散,但你的注意力可不能散啊。」

  霈林海更慌了,「可可可你聽我說,剛才我的確是看到……」

  雲中榭道:「是敵人嗎?」

  「啊?這個好像不是……」雖然很凶,但是沒有敵意……有點怪,不過的確如此。

  「那就請繼續感應!直到出去的路出現在你自己的腦袋裡為止!對了,你不是力量全能嗎?預感和遙感都需要一些技巧,不過反正你到這裡來以後超能力就增加了,沒技巧也總有一星半點的感覺吧?」東崇又拍他,拍得非常重。

  霈林海可以發誓,他清清楚楚的從這位高級殭屍的眼睛裡看到了「不乖乖幹就OX你」之類可怕的意味。

  「我們的命,可都在你手裡了啊!」

  霈林海覺得絕望,他開始後悔為什麼要掉到這個鬼地方來,或者退一步說,他根本不該找這群可怕的人來救樓厲凡……再或者,他其實連樓厲凡都不要救才是正確的,那就不會發生這些可怕的事……

  「樓厲凡?樓厲凡?你怎麼回事?樓厲凡?」

  聽到天瑾竟帶了幾分驚恐的聲音,大家都朝她和樓厲凡的方向看去。

  樓厲凡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一手捂著額頭,蹲在地上,天瑾拉著他另外一隻手使勁的晃,像是這麼一晃就能把他的不舒服都晃出來似的。

  雲中榭很驚訝,因為直到前一刻為止樓厲凡還很正常的和天瑾小聲說話,只這一轉眼的時間,突然就痛苦萬分的蹲在地上。連離他最近的天瑾都沒有發現事情的預兆。

  「厲凡!」霈林海從地上爬起來,不顧盤麻的雙腿就要往樓厲凡身邊去。

  然而霈林海剛剛邁出一步,樓厲凡就像有感應一樣驀地睜開眼睛,惡狠狠的盯著他。

  如果說以前樓厲凡冰冷的目光是一盆冷水,能把霈林海澆個透心涼的話,那麼現在的樓厲凡,他的目光就是冰水比例1:1以上的冰水混合物,只澆個透心涼不算什麼,活生生被目光澆成冰棒那才叫夠威夠力。

  所以可憐的霈林海就算當即開始頭昏耳鳴打哆嗦也是很正常的了。

  當然,還是有不正常的地方,比如他被凍成這樣還能說話。

  「你你你你你們覺不覺覺覺覺得他的眼睛看起來很熟……」霈林海哆嗦著問。

  除了樓厲凡之外的四個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他,「你瘋了?你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才發現好像認識?」

  霈林海張口結舌。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但他真的覺得很熟──不是對樓厲凡熟,而是對那雙眼睛……

 

    ※◆◇◆◇◆◇◆※

 

  樓厲凡驟然身形暴脹,雙爪如風般向身側舞出,只聽嗤啦啦幾聲,躲閃不及的天瑾被抓掉了衣裙的前襟,露出黑沉沉的裙服下白色的內衣,連雲中榭也沒能防備住他的指爪,上衣胸口處被撕開了一個大洞,衣服像破爛的旗幟一樣呼啦展開。而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樓厲凡已經連退了幾步,哈哈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樓厲凡」獰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原來這裡就有能讓老娘附身的身體,早知道就不費那麼大勁設陷阱了!老東西!你輸定了!這次老娘非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不可!哇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左臉一個既清脆又響亮的巴掌。

  「樓厲凡」眼前一片星光燦爛。

  「樓厲凡你這個色狼!」天瑾大罵。

  「耶?我不……」

  「啪!」右臉一個更清脆更響亮的巴掌。

  「樓厲凡」的腦袋頓時腫得跟豬頭肉一樣。

  「樓厲凡你連我的衣服也敢撕!」雲中榭滿臉都是被人非禮的羞憤。

  「樓厲凡」張著嘴,想辯解卻不知該從何辯解才好。他的目光轉向霈林海,霈林海也是一副震驚得不能自已的模樣。

  「厲凡你……你你你你……什麼時候變成了色情狂──」

  「樓厲凡」腳下一滑。

  「你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是色情──」「樓厲凡」的怒吼剛剛出口一半,就從喉嚨裡硬生生嚥了回去。

  他的瞳仁裡,清清楚楚的映出三隻向他齊齊飛來的鐵拳。

  東明饕餮自左上、雲中榭自右下、霈林海由正中橫掃,三個人,三個方向,帶著三股不同的勁風劈向正中心的樓厲凡。不管從角度還是速度而言,樓厲凡都不可能從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逃脫。

  三股力量同時撞擊在一個點上,驚天動地的震響劈裂了空間,他們撞擊中心的地板上被風壓壓出了一個半徑足有幾十公尺的凹坑,從凹坑的中心開始,向四面八方龜裂開無數蜘蛛腿一樣的紋路。

  在這種風壓下當然不可能活得了──包括樓厲凡和他身邊的天瑾。

  但樓厲凡和天瑾都沒有死,也沒有受傷。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在暴風圈的攻擊範圍之內。

  在雲中榭那一巴掌打下去的瞬間,天瑾無聲無息的向後退出了十步左右的距離,而當他們的勁風掃過來的時候,她在自己面前築起了防護屏障,整個人隨風飄退,除被氣壓壓迫得胸口有些窒悶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而樓厲凡呢?

  三人在風中飄然落地的同時掃視前後左右,卻是全無樓厲凡的身影,連屍體也沒有。

  「上面!」東崇高聲提醒。

  三人看也不看,伸臂向上猛揮一擊,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絞扭在一起,向頂部尖聲呼嘯而去。

  在剛才那千鈞一髮之際懸浮於空中的樓厲凡未及喘息,在這極短時間內,不得不雙手抱臂,雙腿前曲,身前浮現出兩隻黑色羽翼的幻影。三道光氣正面撞上羽翼,一道道塵絮般的環狀光波向四面八方層層蔓延,整個大廳震盪著彷彿金屬相撞的清脆迴響。

  「你們這群混小子!真的想讓樓家小孩死嗎!」「樓厲凡」怒喝。

  「我們倒是沒想讓他死,想讓他死的是妳才對吧!」雲中榭高聲喝道,「別停下!一直打到他掉下來為止!」

  三道光氣相互交叉,彷彿一條巨蟒張開了血盆大口,不把目標一口吞下絕不甘休。

  「你們以為這是在玩射擊遊戲嗎!」「樓厲凡」一邊左右閃躲,一邊大叫:「你們給我聽清楚!我是魔女爵!魔王的妹妹!你們要是再敢動我一根寒毛……呀!」不知道是誰的光氣打中了樓厲凡的臉,「他」的面頰頓時紅了一片。「樓厲凡」撫著臉,當即嘟起了嘴,翹起蘭花指使勁指著他們,「混蛋!你們真敢打我!我魔女爵發誓!絕對要讓你們好好體會一下我魔女爵的手段!」

  所有人,包括樓厲凡自己的身體,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

 

新番外、畢業與離婚

 

  東崇看看樓厲凡,手下用銀勺輕戳杯中的飲料,暗紅色的飲料忽然炸出了一片小小的流星,又落入杯裡,讓整杯飲料都發出流螢般的微光。

  樓厲凡穿著一身黑色法袍,沒有任何裝飾和花紋,只有流水般的質地,暗絲銀線,低調的奢華。連他的頭髮都變得半長,柔軟的垂在肩上,僅耳後一枚細小的水晶髮飾夾住髮絲。

  東崇可以發誓他見過那玩意,在上代魔王的腦袋上。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是魔王印的縮小版,取下即可恢復原形大小。他心想:樓厲凡就這樣戴著可決定魔界生殺大權的魔王印跑到人間來了?身後也沒跟著幾千名魔從屬保護?

  「嗯哼,怎麼了?你殺了霈林海,登基為魔王了?」

  不過說實話,他現在的模樣不太像魔王,更像是魔女。

  樓厲凡凌厲的甩了他一眼,但很快頹然下來,抿了抿嘴,慢慢說道:「……我現在是註冊魔女。」

  東崇毫不客氣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來。

  樓厲凡一掌揮上,東崇又不是東明饕餮那種肉腳蝦,立時出手相抗,兩人在桌上打得劈里啪啦,桌下的四隻腳也沒閒著。

  東明饕餮星星眼狀的望著他們兩人凌厲的攻防戰,流著口水,心想:哦哦哦我果然最愛強者了……

  兩人誰都沒使出全力,打了半天也沒打出個結果,桌上連片紙張都沒掉落。最終尋個空檔,兩邊同時收手。

  東崇稍微有點喘氣,「幾年不見,大有長進。」

  「謝謝你啊,千年不長進的老殭屍。」樓厲凡反脣相譏,硬憋著沒讓喘氣聲漏出來。

  兩個人不想再打了,便互相看著對方冷笑。

  「所以你到底找我來幹嘛的?就為了欺負饕餮給我看嗎?」東崇問。

  東明饕餮趕緊見縫插針,「對啊你看他揍我!你看我的臉!看我的臉──」

  兩個人連理都沒理他。

  東明饕餮又縮回了角落裡。

  樓厲凡撇了撇嘴,彷彿想說些什麼又閉上了嘴,最後不情願的說:「我需要你在我做畢業考試的時候幫我護法。」

  東崇無語的看著他,「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不是我說,要不是霈林海那傻子任你予取予求的,光你這種態度,別人就有藉口揍你八百遍。」

  樓厲凡反問:「你也知道有霈林海……像你這種老妖怪至少還能再活個三千年吧,你敢保證今後的三千年裡都沒有什麼要求到他的?」

  「如果我要求霈林海,那就去求霈林海。」

  「只要我在,就休想。」

  「你能活三千年?」

  樓厲凡笑而不語。

  東崇考慮了幾秒鐘,想到霈林海平日對這傢伙的態度……

  「不是我說──」東崇端起了面前的飲料,視線穿過微炸的流星看著面前與其說是魔法師不如說是魔女的男人,「霈林海現在是什麼身分了?只要他說一句,拜特敢不讓你畢業?」

  樓厲凡冷然道:「我沒告訴他我要回來畢業考試。」

  「你們兩口子吵架了?」

  「和你沒有關係!」樓厲凡怒道,「而且我們也不是兩口子!你還是管好你們家那口子吧!就他這賤嘴,萬一你死了他還不一天被人揍個三千六百遍!」

  兩個人互相怒目而視。

  膝蓋上無辜中了一槍的東明饕餮在角落裡淚流滿面。

  兩個人經過了幾分鐘的互相攻擊,終於意識到並沒有必要在這裡用嘴炮浪費他們的時間和生命。

  樓厲凡說:「我只是來問問你,要是你不同意就算了。反正沒有你也有別人……」

  反正還有花鬼啊、天瑾啊、雲中榭啊,如果不考慮實力問題的話,那什麼的四人組也能算進去……多的是人期待著給樓厲凡和霈林海一個人情。

  東崇迅速的想清楚這一點,將自己原本威武不屈的面容一收,向樓厲凡伸出了一隻手,非常不真誠的假笑道:「合作愉快。」

  樓厲凡也露出一個非常不真誠的假笑,「呵呵。」

  「那麼──」東崇問:「你到底是抽到了什麼內容的畢業考試,非得有人護法不可?」

  樓厲凡敲了敲面前的一疊紙,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因為實在說不出口,以至於無可奈何的將之全部推到了東崇面前。

  東崇一看,「……賠償書?」

  再仔細一看內容,東崇的臉都要笑裂了。

  「只是去借本書而已,你們就能把書籍魂靈都撕碎了?哦──還不是一隻、兩隻,是一千五百萬三千六百四十七隻有記錄在案的書籍魂靈?這簡直就是大屠殺啊!你們那事我確實聽說過,不過還真不知道是這麼大的手筆啊!讓我看看……哈哈哈哈……完全再生還需要五百多年!簡直強大,不服不行!」

  再翻了翻資料,東崇又道:「這不對啊,最後把事情搞得無法收場的不是霈林海嗎?這跟你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賠償書上只有你一個人的名字?」

  樓厲凡面無表情道:「因為霈林海不回來畢業,所以拜特決定把這事全扣在我頭上。」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急著趕回來畢業呢?」東崇驚奇的問,「再說,你現在都這個身分了,還缺這一紙畢業證書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