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騎士展現女王氣質,御駕親征!

雷莫內戰一觸即發,勝者會是……?

 

「最終兵器」札庫雷爾,對決「活死人」庫布里克,

女王旗下的兩大公爵開戰!雷莫的未來由誰掌控?

 

(卡薩姆:我最喜歡看對面的狗咬狗了!)

打工勇者06封面(提案)s.jpg

《打工勇者06

 

 

 

「庫布里克公爵,赫伯特.札庫雷爾在此候戰!」

鋼鐵獵犬里希特遭襲重傷,

亞爾卡斯率領空騎軍團緊急撤退,

而此時,庫布里克公爵卻全軍出動!

面對如此危機,莫浩然卻只想著如何逃脫,

絲毫不知札庫雷爾已經有了死戰的決意……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打工勇者01

undefined

打工勇者02

打工勇者03

打工勇者04封面ss

打工勇者04

打工勇者05封面(提案)s.jpg

打工勇者05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44

書名:打工勇者06

作者:天罪

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7719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好康報之一:

金石堂網路書店獨家通路特裝版714日開始預購!

特裝版內容物:
1.《打工勇者06》一本。
2.「美人湯饗宴A4資料夾」一份。
3.「打工勇者06美人湯饗宴海報」、「打工勇者06魔女雙姝對峙海報」各一張。

特裝版定價:230元。

通路特裝版數量有限,心動就立即動手下單喲!

打工勇者06通路特裝版圖樣s.jpg

 

好康報之二

714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讀冊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6》一書,即贈「打工勇者06魔女雙姝對峙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台北蛙蛙書店、安利美特台北西門店&逢甲店購書,也有贈送限量海報!

打工勇者06魔女雙姝對峙圖樣-新絲路.jpg

 

好康報之三

719起,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購買《打工勇者06》,即贈「打工勇者06美人湯饗宴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6美人湯饗宴海報圖樣-金石堂.jpg


 

 

 

精采試閱

 

  月光從牆壁的破洞射入房間,照亮了闖入者的身影。

  來者正是魯爾.庫布里克──掛著公爵頭銜,傳聞中已經成為王級魔法師的老人。

  被庫布里克公爵的靈威所影響,里希特的身體變得僵硬,就連思維也近乎凍結。

  這就是靈威壓制。

  當兩名魔法師彼此對峙,一旦彼此之間的爵位差距在兩級以上,就必然會出現這種現象。就算差距只有一級,低階者的動作與反應也會變得異常遲鈍,最多只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

  庫布里克公爵是王級,里希特是侯爵級,這場戰鬥的勝負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庫布里克公爵根本不需要出手,光靠靈威就足以制伏里希特。所以,里希特準備了反制的策略。

  既然知道此行有可能面對王級的敵人,他又怎會不事先做好準備?就在感受到庫布里克公爵靈威的那一剎那,里希特就啟動了他的底牌──魔操兵裝。

  魔操兵裝之所以珍貴,不只是因為它能大幅提升戰鬥力而已,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強化佩帶者對靈威的抵抗力。換言之,只要擁有魔操兵裝,魔法師便有了跨階挑戰的資格。

  下一瞬間,閃光炸裂。

  強光是魔操兵裝從容器中解放出來的徵兆,同時也有奪走敵人視力、為使用者爭取著裝時間的效果。

  就在里希特穿上魔操兵裝的同時,庫布里克公爵的穹弩之型也擊中了他的胸口。砰磅一聲,里希特如炮彈般飛了出去,撞翻一大堆魔導儀器,直到撞上牆壁才停下來。

  庫布里克公爵筆直地站在原地不動,巴魯希特立刻躲到他的背後。

  「哼,『黑之獸』?」

  見到覆蓋於里希特身上的黑色鎧甲,巴魯希特一聲冷哼。

  此時里希特所穿的黑色鎧甲,正是雷莫璽劍級魔操兵裝的制式版本──「黑之獸」。

  魔操兵裝的本質乃是不穩定性變異元質粒子,它沒有固定形態,會隨著使用者的意志改變外形與能力。理論上,使用者可以依據自己的戰鬥特性,將魔操兵裝塑造成最適合自己的形態。

  只是,實際上很少有人能做到這點。

  要塑造最適合自己的魔操兵裝,就必須長時間接觸它,讓自己的意志跟不穩定性變異元質粒子產生聯繫。但大部分的魔操兵裝都受到政府的統一管制,除非有特殊的任務需求才會發放。在這種情況下,除非是像亞爾卡斯或札庫雷爾那樣獲賜魔操兵裝,否則根本沒有人能讓魔操兵裝變形。

  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將魔操兵裝的外形與能力制式化──就像亞爾奈影伏部隊所使用的「金剛腕」一樣。

  而里希特所穿的「黑之獸」,正是雷莫璽劍級魔操兵裝的制式版本,其特色在於防禦特化。如果莫浩然在這裡的話,恐怕會嚇一大跳吧,因為「黑之獸」的外形與零的「漆黑騎士」極為相似。

  「竟然連魔操兵裝都帶出來了。很好,那個等一下就會變成我的戰利品了。」

  即使里希特穿上了魔操兵裝,巴魯希特依舊自信滿滿。

  王級與侯爵級的差異,不是區區一件璽劍級魔操兵裝就能彌補的。除非穿上皇冠級魔操兵裝,否則里希特頂多只能做到不受靈威壓制的程度而已。

  「上!殺了他!」

  巴魯希特一揮手,庫布里克公爵立刻發動了暴雨之型。

    ※◆※◆※◆※

 

  「莎碧娜.艾默哈坦,別來無恙?」

  討厭的聲音打斷了回憶。

  莎碧娜覺得很不愉快,但若是她將這種情緒表露出來,對方一定會非常高興,因此她決定暫時保持沉默。

  「怎麼了?不想說話嗎?也對,現在的妳什麼都做不到,頂多只能用這種小手段反抗我了。真是可悲啊,大名鼎鼎的銀霧魔女,也有這麼一天。哎呀,痛快,真是太痛快了。」

  巴魯希特講話還是一樣惹人討厭。雖然知道對方是故意為之,聽而不聞才是最好的作法,但莎碧娜還是忍不住反唇相譏。她本來就不是那種任人挨打的個性,否則當初也不會挑戰自己的兄長了。

  「哪裡,我還比不上你,至少我還沒有落到戴著面具才敢見人的地步。」

  「嘿……不錯嘛,竟然還有心情諷刺我。看來妳的精神還沒有被擊潰,這樣我就放心了。好不容易到手的玩具,要是一下子就玩壞掉,那就太可惜了。」

  巴魯希特發出了「庫庫庫」的笑聲。那樣的笑聲相當噁心,莎碧娜覺得自己的背部像是有蟲子在爬一樣。

  「不過,妳能逞強到什麼時候呢?我聽得出來哦,妳的聲音裡面透露著恐懼。被關在什麼都沒有的世界,很恐怖吧?很孤獨吧?很寂寞吧?不過,這是妳的錯呀。誰叫妳跟傑諾做了那種事呢?妳就在虛無的世界裡好好反省,直到發狂為止吧。」

  巴魯希特的遣詞用字膚淺直白,就像是出自幼童之口的嘲弄言語。莎碧娜知道這是對方刻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挑起自己的不快。對此,她的回答也是簡單明快。

  「跟傑諾一起擊潰你的野心,是我做過最正確的事。」

  這不是謊言。

  巴魯希特的野心若是實現了,其危害足以摧毀雷莫,就連其他國家也無法倖免。雖然莎碧娜沒有當救世主的想法,但既然火源就在自己身邊,就得想辦法撲滅。

  「呵,『跟傑諾一起』是嗎?好一個相親相愛的宣言。不過那個男人現在又在哪?嘴巴說得漂亮,最後還是把他捨棄了不是嗎?把戀人關進虛無的世界,妳表達愛情的方式可真特別。唔……還是說,其實妳已經有別的男人了,嫌那傢伙礙事才這麼幹?那我可真要誇獎妳了,賤人。」

  巴魯希特說完還低笑兩聲,話語中的惡意濃稠到令人窒息。被人如此辱罵,任誰都會憤怒的吧。

  「別白費心機了。我絕對不會說出任何你想知道的事。」

  「哼。」

  虛空中傳來巴魯希特的咋舌聲。

  莎碧娜知道自己猜中了,剛才巴魯希特果然是在套話。

  雖然外界盛傳傑諾已死,但莎碧娜知道,巴魯希特絕對不會相信的。因為他才是最希望傑諾死亡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可以因為傑諾之死而獲得「某種利益」的人。

  巴魯希特雖然可以感知傑諾的生死與否,但由於虛空封印的妨礙,他找不到傑諾的正確位置。所以他才會像現在這樣千方百計地激怒莎碧娜,試圖問出有關傑諾的情報。

  「……看來我還是太仁慈了。像這樣三不五時就找妳說話,說不定對妳是一種救贖。就讓妳在虛無世界裡好好待上一陣子,直到妳受不了的時候再說吧。或許到時妳為了聽人說話,就連我的鞋子也肯舔呢。」

  「無聊的妄想。」

  「態度挺強硬的嘛。我說妳呀,該不會還抱著有人會來救妳之類的無聊幻想吧?不可能的。就老實跟妳說吧,不久之前,我打死了一頭喜歡到處亂嗅亂吠的瘋狗。」

  莎碧娜心中閃過某個人的名字。

  「麥朗尼.里希特──那條狗好像就叫這個名字呢。聽說他是妳養的?不好意思啊,誰叫他連聲招呼也不打就突然竄出來呢。這種沒有教養的狗,根本不應該活著,妳說對吧?」

  莎碧娜沒有回答。

  這可能是用來激怒她的謊言,沒必要跟著對方的指揮棒起舞。

  若是真的,她更不能開口。因為她沒有把握能夠在話語中隱藏自己的激動與憤怒,但那只會讓面具老人更高興,她不想做出任何會讓對方覺得開心的事。

  「嗯?沒反應?妳不會以為我在騙妳吧?可惜呀,沒辦法把那隻狗的屍體給妳看。」

  巴魯希特說完嘆了一口氣,似乎真的覺得很遺憾一樣。

  「那麼,今天就先這樣了。妳期待的援手已經少一個了,下次見面,我會帶著更多好消息過來的,妳就慢慢期待吧。呵呵,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巴魯希特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徹底消失。

  轉眼間,莎碧娜又回到了寂靜的世界。

 

    ※◆※◆※◆※

 

  雷莫曆一四○六年,升夏之月五日凌晨三點整,亞爾卡斯軍對哈帝爾軍發動攻擊,雙方於三點二十七分爆發戰鬥。

  亞爾卡斯軍這邊的兵力,空中部隊共有五十三騎,包括了中央直屬白鷹騎兵三十騎,當地白鷹騎兵七騎,外城援軍組成的臨時白鷹騎兵十六騎;地面部隊共有三百騎,其中包括中央直屬捷龍騎兵兩百五十騎,當地捷龍騎兵十五騎,外城援軍組成的臨時捷龍騎兵三十五騎。

  至於哈帝爾軍這一方,空中部隊有龍獸騎兵四十騎,地面部隊有捷龍騎兵兩百騎。

  純以數字來看,亞爾卡斯軍占上風,但戰爭這種事從來不是簡單的加減乘除。

  哈帝爾軍的戰士皆是本國精銳,無論是戰鬥力或默契都無可挑剔。相對的,亞爾卡斯軍則是中央直屬軍與地方防衛軍的混合部隊,後者的程度在各方面都明顯差了前者一大截,若是指揮不好,反而容易變成累贅,導致戰敗。嚴格說起來,雙方的實力其實差不多。

  魔法師擁有一定程度的夜視能力,因此夜襲的效果並不大,何況亞爾卡斯軍在出城不久就被對方的斥候發現了,但這些事亞爾卡斯早就考慮到了。

  就算哈帝爾軍再精銳,從睡夢中醒來到準備戰鬥,必然還是會有一段忙亂的時間。這段短暫的混亂時間就是亞爾卡斯的目標,他相信自己的部隊擁有捉住這個破綻的力量。

  事實上,亞爾卡斯軍的確做到了。

  亞爾卡斯軍的突擊太過迅速,哈帝爾軍的空中部隊雖然及時迎擊,但地面部隊卻來不及展開,因此很快就被亞爾卡斯軍壓制住。哈帝爾軍的地面防線不斷被侵蝕,戰鬥爆發後十五分鐘,亞爾卡斯軍就攻到了敵方的最終防線,亞爾奈的戰列艦近在眼前。

  擁有飛行能力、魔導主炮與魔導護壁的戰列艦,堪稱是這個時代的戰爭霸主。但這位霸主有兩個弱點。

  第一個弱點──戰列艦必須升空之後才能啟動魔導護壁。

  由於護壁包覆了整個戰列艦,因此若在地面上就啟動魔導護壁的話,戰列艦下方的護壁會與地面擠壓,導致爆炸反應。

  第二個弱點──在升空飛行、張開護壁與發射主炮這三個動作中,戰列艦最多只能選擇兩個。

  魔力爐的能量輸出功率有限,目前的魔導科技還做不到同時進行上述的三個動作。換言之,戰列艦若想在空中發射主炮,就必須解除護壁,而這也是戰列艦最脆弱的時候。

  亞爾卡斯的目標,就是戰列艦的第一個弱點。

  為了節省能源與減少魔力爐的耗損,戰列艦不可能一直保持升空狀態。哈帝爾軍的戰列艦停泊於城市外三十公里處,亞爾卡斯的計畫是利用超快速打擊,讓敵人的戰列艦在來不及升空的情況下受到重創。

  一旦戰列艦受創,哈帝爾就不得不撤軍。當然,能夠擊毀戰列艦的話就更理想了。

  哈帝爾之所以會選擇將戰列艦停泊在這個距離,自然是經過一番考慮的,其中也包括對己方部隊實力的自信。但這個時候,亞爾卡斯的行軍速度顯然超越了哈帝爾的計算。再這樣下去,勝負很快就會決定了吧?

  這種事,哈帝爾當然不可能允許。

  就在亞爾卡斯軍的地面部隊即將突破最終防線的時候,哈帝爾出手了。

  巨大的靈威彷彿一隻看不見的大手,牢牢掐住了所有人的脖子。無論敵我,全都被哈帝爾的靈威震懾住,偌大戰場竟然出現了一瞬間的安靜。

  靈威的籠罩範圍與魔力領域的大小呈正比,公爵級靈威的覆蓋半徑甚至可以達到一千公尺。在傑洛,一人對抗一軍並非神話,而是每個高階魔法師都能做到的事。

  哈帝爾的靈威有如嚴冬的暴風雪,讓戰場陷入了絕望的死寂。

  但在下一秒鐘,一股同樣磅薄的靈威也跟著籠罩戰場。

  亞爾卡斯同樣出手了。

  「撤、撤退──!」

  「後退!快後退!會死的!」

  不論是空中或地面部隊,不論是亞爾奈或雷莫,所有人全都驚慌地調頭逃跑。兩軍的行動完全失去了秩序,連最簡單的陣形也無法維持。每個人都拚了命的想要逃離這裡,就算擋在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同袍,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推開。不管是被人擠倒,還是自己摔倒,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自己人踐踏而死。

  兩邊的軍隊都露出了同樣的醜態。

  亞爾卡斯軍與哈帝爾軍都是訓練有素、久經戰陣的精銳,但就連這樣的他們,也無法在公爵級靈威的籠罩下保持冷靜。這與意志的強韌與否無關,在靈威面前,就算是再鐵血的勇士也會跪倒。

  這一幕,徹底揭露了魔法師為何能夠君臨人類社會千年之久的理由。

  很快的,整個戰場只剩下兩個人。

  克拉倫斯.哈帝爾。

  英格蘭姆.亞爾卡斯。

  兩人在空中彼此對望,夜風將他們的衣角吹得獵獵作響。

  「閣下就是克拉倫斯.哈帝爾?在下是雷莫公爵英格蘭姆.亞爾卡斯,幸會了。」

  帶著優雅的微笑,亞爾卡斯率先開口向哈帝爾打招呼。

  哈帝爾沒有回話,只是冷漠地看著亞爾卡斯。

  兩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對方。

  公爵乃國家柱石,平時絕不輕易出動,除非爆發大戰,否則很難有機會見到敵國的公爵。上一次亞爾奈大舉進攻雷莫的時候,是由傑諾.拉維特獨自一人把他們擋下來的,因此亞爾卡斯一直沒有親眼見到哈帝爾,雖然沒有看過本人,相關的傳聞倒是聽過不少。

  亞爾卡斯回憶有關眼前這位黑髮男子的資料。

  克拉倫斯.哈帝爾的經歷堪稱傳奇。

  哈帝爾是克拉倫斯母親的姓氏,他原本的姓氏是菲魯迪曼。

  菲魯迪曼家是亞爾奈的名門之一,數代之前曾經出過侯爵。克拉倫斯.哈帝爾的父親科林.菲魯迪曼是一位伯爵,他最為人稱道的事蹟便是性好漁色。

  克拉倫斯是小妾的孩子,由於生母是下位貴族,背後沒有足夠的勢力,因此小時候過得非常艱辛。在克拉倫斯十四歲的時候,母親被害死,他自己也被一紙來自軍部──事實上是自己的兄弟們暗中運作──的人事命令,派駐到東部邊境的偏僻城市。

  那座城市靠近亡者之檻,強大的怪物層出不窮,當地駐軍的戰死機率奇高無比。克拉倫斯在那樣的絕境裡頑強地存活下來,過了六年,他的實力已經足以媲美自己的生父。

  克拉倫斯的成長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他接下來的行為。

  當他晉升伯爵後,便宣布與菲魯迪曼家斷絕關係,將姓氏改為母親一方的哈帝爾,接著利用各種手段鬥垮了菲魯迪曼家。科林.菲魯迪曼自殺,他的妻子與孩子不是死亡就是被流放,個個下場悽慘。

  在平民眼中,克拉倫斯.哈帝爾的復仇劇堪稱爽快,但在貴族眼中,這名黑髮男子無疑是個冷酷無情的危險分子。菲魯迪曼家身為傳統名門,自然有無數的盟友與親友,克拉倫斯與菲魯迪曼家為敵,自然也將這些貴族全部得罪了。

  雖然舉目皆敵,但克拉倫斯.哈帝爾深受女王賞識,本身的實力又強,因此貴族們雖然恨不得他死,卻也只能在背後搞一點小動作。等到這名黑髮男子晉升公爵,他們甚至必須反過來低頭舔他的鞋子了。

  沉默之劍、秘密主義者、現實主義者、冷酷無情、不苟言笑、智謀之士……亞爾卡斯的腦中閃過許多有關此人的評價,最後他將這些資訊總結為一個出奇簡略的答案:可怕的強敵。

  雖然原本就很警戒此人,但面對面之後,亞爾卡斯又將心中的戒備等級進一步上調。

  兩人之間相隔約一百公尺。

  在這麼近的距離下,雙方的魔力領域近乎完全重疊在一起,為了維持用來浮空的魔力,兩人早已開始彼此爭奪這片空間的元質粒子,無聲地展開了領域侵蝕的比拚。

  哈帝爾的侵蝕技術讓亞爾卡斯有一種陷入泥沼的感覺,充滿了無論做什麼都沒有用的無力感。亞爾卡斯發動了好幾次的反侵蝕,不但無功而返,自己的魔力領域反而被對方緩慢但確實地逐步吞沒。在領域侵蝕的技巧上,亞爾卡斯略遜一籌。

  這一年,亞爾卡斯二十八歲,哈帝爾二十九歲。兩人的歲數相差無幾,也同樣是從無數戰火中淬鍊出來的人物,這樣的結果,只能說哈帝爾的天賦比亞爾卡斯更強一些吧?

  不過魔法師之間的戰鬥,決定勝負的因素可是有很多的。

  「那麼……既然招呼已經打過,我就不客氣了。」

  亞爾卡斯突然收起微笑,並且拔出了腰間的佩劍。對面的哈帝爾也在同一時間做出相同的動作。

  下一秒鐘,數道光束切裂夜空。

  那是穿弓之型劃破空間所產生的軌跡。

  亞爾卡斯與哈帝爾一邊發射魔力彈,一邊高速移動。

  兩人皆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他們知道想光靠穿弓之型擊中對方是不可能的事,魔力彈的作用不過是牽制罷了。兩人以遠比飛鳥還要靈活的動作,在空中展開一場華麗的追逐戰,讓人看得目不暇給。

  位階相同的魔法師之間一旦爆發戰鬥,其結果基本上可以歸類成兩種。

  一種是以絕技──僅有名門貴族才能掌握的特殊型魔法──擊倒對手。就像莎碧娜與庫布里克公爵的戰鬥,雙方都搬出了只流傳於自己家族內部的專屬魔法。

  一種是以自己最擅長的通用型魔法──泛指各種不屬於特殊型魔法的魔法──為基礎,建構出最具殺傷力的戰術,進而打倒敵人。最好的例子就是麥朗尼.里希特,他以隱密之型為軸心設計出無比堅實的暗殺式戰法。

  亞爾卡斯出身下位貴族,哈帝爾則是從小就受到家族排擠,兩人都與特殊型魔法無緣,因此能夠選擇的戰鬥方式只有第二種。

  亞爾卡斯所擅長的,是結合了穿弓之型與劍術的突擊戰法。一邊以超高速魔力彈狙擊敵人,一邊拉近距離,最後一口氣斬倒對方,這是只有身為劍術高手的他才能使用的大膽戰法。

  哈帝爾的拿手戰法則是利用移動魔法取得速度優勢,再趁機對敵人施以打擊。換言之,他用的是類似游擊戰的手法,避開正面衝突,從側面尋隙進攻。

  然而,亞爾卡斯與哈帝爾都知道彼此的底細,並且同樣採取了克制的戰術。

  身為公爵,一舉一動必然會受到外界的密切關注,其中也包括敵國的間諜。就如同亞爾卡斯瞭解哈帝爾的生平經歷與拿手技法一樣,哈帝爾也早已將亞爾卡斯的相關資料深深烙印於腦中。

  哈帝爾謹慎地保持安全距離,以免被對方衝進懷中。亞爾卡斯持續進行無序移動,讓對方無法預測自己的飛行路線。在第三者看來,兩人就像是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的精靈。

  兩人彼此追逐,絢爛的光束不時劃過夜幕,這樣的景象美得有如夢境,讓人無法想像他們正在進行著生死之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