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變態靈異學院》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冰箱侵略者是女神候補?!》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新生代少女奇幻雙星組合

作家.響生繪師.高橋麵包

 

第一次出差就上手~而且是搭乘宇宙船!

除了開心還是開心,而旁邊座位的帽T乘客竟是……

(安赫爾:白火妹妹要感謝局長我大度放行喔~)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4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4沒有影子的孩子們》

 

 

前科長暮雨行蹤不明?新科長約書亞遭職場霸凌?

這是何等驚悚的八卦標題!Σ( ° °|||)

白火一邊為約書亞打氣,一邊擔憂失聯許久的暮雨,

誰知夜半又有個神秘人來敲她的窗!

(白火:暮雨科長為什麼學紅髮貓眼爬窗啊!)

暮雨帶來的消息震撼了白火,人造烙印計畫、青金石、未來人……

甚至是暮雨恢復了一部分的記憶!

而這一切的謎團,似乎要進入第五星都才能解開。

不論這是否又是一個圈套,白火已然下了決定──

「那是我的記憶,我想要自己去調查!」

 

★隨書附贈選擇題幕後小劇場《管理局最佳保母》會是誰呢?

 

 

 

已出版集數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封面(提案)s00.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來自過去的時空迷子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914160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在未來世界賭命工作吧!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3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3一切都是為了休假!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62

書名: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4沒有影子的孩子們

作者:響生

畫者:高橋麵包

上市日:2017726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又是那個紅髮貓眼!

  白火咬牙切齒的向前走,一想到前陣子的森林作戰她就怒火中燒,那恐怖分子上次竟然還想奪走暮雨的性命。

  「這次絕對要把你燒成骨灰……!」她左手凝聚了一簇白色火焰,打開窗,毫不遲疑的就是一個揮拳。

  「──妳做什麼?」窗外的人影冷不防抓住她的手腕,動作精準到只差一公分就會碰到白火手上的火焰。

  白火嚇得倒退三步──當然,手腕被狠狠抓住,想退也沒辦法退。她只好保持用力抽回手的動作把窗外的人影往房間裡拉,這副狼狽樣有點像是拚命掙脫鐵鍊的家犬。

  「暮、暮雨科長?!」

  「安靜點。」

  方圓數公尺內散發出冰塊般的寒氣,以及那因不悅而瞇起的綠色眼瞳──怎樣也不會認錯,正是暮雨本人。

  暮雨鬆開白火的手,俐落的跳進房間裡,並且相當有禮貌的迅速關上窗戶。現在是深夜十一點,若被人撞見就糟了,他可不想被傳出什麼夜襲後輩的桃色醜聞。

  「需要脫鞋子嗎?」

  明明是感動的再會,暮雨見面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實在有夠煞風景。

  「不、不用。」

  「我知道了。」

  白火甩甩自己被抓紅的手腕,這人果然不會手下留情。

  暮雨這時才想起她打開窗戶的態度明顯有問題,「妳怎麼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一般人應該會嚇得不敢開窗或是尖叫才對,但是這女人竟然打算直接把窗外的人燒了,真想看看白火腦內的神經是什麼構造。

  「有人也常常從窗戶闖進來。」

  「什麼?」

  「……諾瓦爾。」白火像是做壞事被抓包的孩子般垂下頭,畢竟她剛剛差點燒了自家前任上司的臉,甚至還把對方誤認為總是一邊夜襲少女閨房,一邊說著「真是個美好的夜晚」的恐怖分子。

  暮雨雖然沒回話,但凶惡的眼神明顯透露出幾個字:總有一天絕對會宰了那個紅髮貓眼。

  「先別管這個了,暮雨科長,您這陣子到底去哪了?」

  「我不是科長。」

  「……暮雨先生,您這陣子到底去哪了?大家都很擔心您啊!」

  「調查。」暮雨逕自走到房內的木桌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有些話想告訴妳,會占用不少時間,沒問題吧?」看來他是打算久留了。

  暮雨脫下連衣帽的帽子,這下,標誌性的夜藍色短髮總算又顯露而出。

  白火突然感動得想哭,大家擔心不已的乖僻前任科長現在正活生生在她眼前,連那個厭世到不行的冷酷眼神都和以前一模一樣,從頭到腳看起來都別來無恙,她不免吸了吸鼻子,趕緊沏了杯茶,坐到暮雨對面。

  為了慶祝暮雨前任科長的歸來,白火特地還繞到冰箱前面,拿出從街上買來的限量布丁。

  暮雨雙手交抱,看了看桌上的東西,「這什麼?」

  「布丁。」

  「我不是瞎子。」

  「我聽說甜食可以讓人打起精神,我很喜歡布丁,所以那個,就是……暮雨先生喜歡布丁嗎?」

  白火差點賞自己巴掌,她在說什麼啊,白痴!

  「不討厭,小時候好像常吃的樣子。」暮雨倒是挺自然的回答了,「但是接下來的話有些長,妳還是放回冰箱吧。」

  「我知道了……」白火只好落寞的把布丁放回冰箱。

  當她再度回到座位時,暮雨接著說了一句:「我看起來真的有那麼消沉嗎?」

  他再遲鈍也感覺得出來白火是在安慰自己,這次意外事件引發的責任歸咎,他為了顧全大局而選擇了一肩扛下,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但,也可說是因禍得福。

  「其實不全然是壞事,多虧這一個月的懲處,我才有時間能進行調查。」暮雨開始娓娓道來:「妳還記得之前在海邊別墅附近的廢棄研究室嗎?安赫爾拿回了研究室裡的損壞硬碟,請人修復了資料。我最近就是在調查這件事。」

  「廢棄研究室……火災的那個?」白火對那次事件的記憶相當鮮明,她當初還以為安赫爾死在火場裡了。但是安赫爾曾說過沒有得到任何的收穫,果然是在騙她的嗎?她儼然可以想像出局長笑咪咪賠不是的輕浮模樣,那個吊兒郎當的混蛋。

  「這是硬碟裡的資料。」

  暮雨打開攜帶型微電腦,電腦螢幕透過光學投影騰空在桌上。相關研究資料的專有名詞白火看不懂,視線還是定睛於標題的幾個字。

  「……人造格帝亞烙印計畫?」

  「沒錯,以前在72區政府基地裡找到的秘密實驗室,還有廢棄洋房的地下研究室,都和這個計畫有關。不只如此,不單單是第二星都,其他星都也有類似的實驗室。」

  「其他星都也……暮雨先生,您還跑去其他星球嗎?」

  暮雨點點頭。

  白火知道公元三千年的人口居住地除了地球與火星外,還有著五顆人造星球,她就位於第二人造星球,簡稱第二星都。

  這麼說來,陸昂之前也說過──他們身上的蛇紋刺青名為「人造格帝亞烙印」。

  「尤其是第五星都,似乎是計畫的研究本部,雖然上次沒有成功潛入實驗室,但是一看見第五星都的景色,我……」暮雨少見的語塞,他掩住臉,沉默了好一陣子。

  「暮雨先生?」

  「──我,恢復了點記憶。」暮雨凝視著白火,眼神肅穆的絲毫不容許白火別開視線,「白火,我和妳……我們小時候曾經在第五星都生活過。」

  「什、什麼意思?」

  「妳的父母是有名的科學家,均為純種烙印者,並且收留了身為孤兒的我。我們在第五星都生活了好一段時間……離別時,妳的父母給了我們這個青金石。」

  暮雨解下頸子的項鍊,和白火相同的彎月狀寶石。

  白火一直以為這只是普通的礦物,但亮度奇異的讓她難以信服,原來是名為青金石的東西嗎?

  重點是──暮雨究竟在說什麼?他說的話明明一字不漏的闖進她的耳中,但她停止運轉的腦袋卻無法自拔的將思緒全化為空。

  她過於訝異而無法成言,只能瞪大瞳眸看著暮雨。

  「妳根本不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過去──妳一直都是未來人,白火。」

  「可是,既然如此,為什麼我會……」會在2012C.E.的世界?

  「不清楚,剩下的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這些。」暮雨閉緊脣,別過臉,放在腿上的手握緊了拳頭。

  訊息量大到無法負荷,寒意竄到白火的每根骨頭,她從頭到尾都是未來人?

  她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然而暮雨的一字一句都充滿信服力,化為箭矢射穿她的心口。

  最根本的邏輯,如果她是未來人,會擁有純種格帝亞烙印也就說得通了。

  白火低頭瞟向左手背的印記,肌膚上的玄色刺青似乎在剎那間升溫,灼熱的讓她難以喘息。

  「我想或許是基於某些原因,我們被吸入了時空裂縫,我依舊停留在未來,妳則是回到了二十一世紀的過去。穿越時空裂縫時導致記憶錯亂,我們才會遺忘這段往事。」

  「那我……到底是誰……」白火囁嚅的問道。

  暮雨沒有回答。

  腦中突然竄出雙親的臉孔,那自然是她在臺灣的養父母。白火按住頭部,她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待在孤兒院,總是被稱為沒有影子的惡魔,之後被養父母收養,然後……然後──沒有然後了。

  儘管談及的是自己的身世,暮雨道出的真相卻讓她毫無真實感。若不是緊張造成指尖冰冷,白火甚至認為暮雨只是在談論一個局外人的生平。

  她就像是玻璃罩外的旁觀者,聆聽著暮雨道出某位陌生人的生死走向。

  明明是她的記憶,她卻怎麼也無法產生共鳴,正是這點,更讓她害怕的四肢發冷。

  「冷靜點,白火,沒事的。」

  暮雨的聲音再次把她喚回現實,那冷徹的嗓音如今在白火耳裡聽來,竟溫柔的宛如涼風。

  「聽好了,白火,那個人──諾瓦爾一定掌握著所有關鍵。」

  「可是他上次不是還想殺了您嗎?」

  「那只是幌子,諾瓦爾接近我只是為了告訴我情報。」

  暮雨說出了當時的來龍去脈,包括AEF是為了將他拉下科長的位置才會策劃那次圈套,以及管理局存在著內賊的事情。管理局的作戰計畫會被預知,然後落入AEF布下的圈套,多半也是出自於內賊之手。

  諾瓦爾究竟是誰?明明是敵人,卻屢次幫助他們,更何況……白火握住自己脖子上的寶石項鍊,那是諾瓦爾交給她的東西。

  兩人沉默了許久,暮雨等到白火的臉龐漸漸恢復血色後,接著說道:「近期內我還會再潛入一次第五星都的研究所,一旦查出了線索會立刻通知妳。」

  白火咬緊雙脣,握緊雙拳,「請讓我同行吧,暮雨先生。」

  「太危險了,我沒辦法帶妳過去。」

  「拜託了,這件事和我也有關聯……那是我的記憶,我想要自己去調查。」

 

    ★※★◎★※★

 

  歷經三十個小時的宇宙船之旅,白火和暮雨通過入境手續,正式抵達第五星都。

  「暮雨先生就是看到這裡的景色恢復記憶的嗎?」走出航空站後,白火一覽第五星都的景色。

  現在已經是下午時分,日光比正午稍稍來得微弱,天空布著碎雲。無論是飄在空中車道的浮空汽車或是密集林立的大廈建築,均和他們所在的第二星都無太大分別。

  「不完全是,我是在前往實驗室的路上想起來的。」暮雨多半也讀出她的疑惑。

  「這樣啊……」所以他們的身世也和實驗室有關囉?白火推測。說來也是,聽暮雨的說法,她的雙親是有名的科學家……等等,那該不會父母的科學研究也和人造烙印有關吧?

  離開宇宙航空站後,漫長的交通尚未結束。由於目的地偏離中央市街,交通較為不便,只能依靠鐵路,兩人需要轉搭火車,前往距離人造格帝亞烙印實驗室最近的鄉鎮。

  當然,絕對不能被世人察知的實驗室距離鄉鎮也有一大段距離,下火車後,還得租賃浮空機車代步。一想到這簡直永無止境的長途旅程,白火頭不免隱隱作痛了起來。

  乘上火車時已經是黃昏,她乖乖把行李箱安置好。歷經整整三十個小時的不可思議宇宙船之旅,緊接著又得搭乘一整個晚上的火車,他們自然得在車廂內過夜,她腰痠背痛的伸伸懶腰。

  「在火車上過夜,然後明天抵達是吧……」白火確認了一下票根上的抵達時間,預計明天上午才會抵達終點站,還有好一大半時間,她也不清楚該怎麼消磨。

  火車上設有包廂,自然是提供乘客過夜用的寢室,不過白火一想到列車在鐵軌上奔跑的搖晃度,看來她今晚的睡眠品質稱不上好。

  確認好各方面的細節後,白火來到列車裡的公共車廂──和宇宙船一樣,類似大廳的公共空間,裡頭有著小型吧檯和輕食,當然也可以直接待在窗口前瀏覽迅速轉換的車外景色。

  「已經是黃昏啦……咦?」白火挑了個角落位置的窗戶,走近一看,才發現折射而入的黃昏日光和平常有所差異。

  不只是黃昏,應該說──整個天空璀璨得好似塞滿了折射光芒的鏡片。她從未見過這種景色。

  「明明是黃昏……卻下著雨?」

  玻璃上的點點雨滴使視界朦朧起霧,白火貼上窗戶,再三篤定天空確實被黃昏燒得火紅,朱色碎雲成為濃淡不一的拼布,細弱的雨點竟然就從雲縫間接連落下,黏附在玻璃上。

  雨勢頂多只有霧氣氤氳的毛毛雨,撐傘顯得太過大驚小怪、不開傘卻又會被淋溼肩頭的程度。窗外聽不見任何雨聲,全被車輪輾過鐵軌的轟隆聲響蓋過了。

  撇開雨水,晚霞卻美得目眩神迷,她甚至能看見如綠芽般冒出的稀疏星點。車廂外的天空,截然不是烏雲密布的雨天景象。

  「明明是黃昏卻下著雨……」白火如夢囈般又低語了一次,眼前的風景未免美麗的過於虛幻,她怔忡的遺忘掉任何形容詞。發愣之餘,又有幾滴雨點打上玻璃。

  「好像是這一帶的特殊景色,我上次來也有看到。」暮雨這時也走了過來,對著窗外說道。

  「上次也有看到……很常出現這種景色嗎?」

  「我不清楚。」

  「這樣啊。黃昏色的細雨,還真是──咦?」

  白火聽到「咚」的一聲,像是豆大雨點打上傘面布料的聲響。有股非外力使然,而是疑似某種鈍器從內部襲擊她後腦杓的疼痛,促使她意識渙散。她尚未理解到發生什麼事,緊接著是突如其來的疼痛刺上她的側腦,她無法自拔的縮放瞳孔。

  她看見了。

  赤輪西墜的黃昏街道上站著一個人。

  那人有著夜晚般的深藍色短髮以及祖母綠寶石般熠熠閃亮的瞳眸。

  剎那間,猶如被烈火燃燒的燥熱竄上白火的喉嚨,她就像是吞了火星一樣,「唔,咳……咳!」作嘔的跪倒在地,按住劇烈疼痛到隨時裂開也不奇怪的太陽穴。

  暮雨一見白火的異狀,難掩平時的冷靜,立刻彎下身子,攙扶住她的肩膀,「妳怎麼了,沒事嗎?」

  「黃昏下的雨,傍晚……暮色的……雨……」

  「白……火?」

  「我是……我的名字是,白火。」

  白火引發的騷動惹來車廂內其他乘客的注目,暮雨完全忽視那些竊語聲與視線,緊緊抓住她的手。因痙攣而冒滿冷汗的手掌竟然讓低體溫的暮雨也感覺一涼,在短短幾秒內,那指尖竟然褪去了該有的體溫。

  白火脣齒顫抖,冷汗沁出額間,眼神無法聚焦。

  成千上萬的景色片段猶如煙花般炸裂在她眼前。當中存在著生離、存在著死別,每一道雨勢折射出來的晶滴都是一段追憶。

  昔日光景美好的令她眼眶痠澀,視線模糊一片。

  淚水啪搭啪搭的滑落她的下顎。她命令自己停止流淚,卻怎樣也無法控制。

  聲帶和嘴脣也失去了主導權,白火就像是被操縱般吐出夢囈般的話語:「我是……白色的火焰,我是白火,只要你抬起頭來看見太陽就會想起我的名字……同樣的,下雨時我也會想起你……我們、我們一定會再相見……」

  ──暮色下的細雨,暮雨。

  白火瞧見了,「那個人」如枯枝般的身軀逐漸遠去,消失在深紫色的深淵中。

  深紫色的流沙。漩渦。黑洞。百萬星點與銀河。

  她猶如要咬斷牙根似的,用力的將指甲埋進對方的肌膚裡,以幾乎會粉碎的力道回握住暮雨的手,「不、不要……拜託,千萬不要放開我的手……」

  記憶如洪水般灌進她的腦殼,白火發出幾乎接近崩潰的嘶吼。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

 

  「AEF的……出生地?」

  「沒錯,被擄來的孤兒和時空迷子在這裡經過無數次人體實驗,在極低的手術成功率下倖存。實驗成功後接著會被灌下大量精神藥物,植入控制行動的晶片──於這種地獄中誕生的,就是擁有人造烙印力量的AEF。」

  諾瓦爾走到電腦前,刷上白隼的識別證,輸入密碼,熟練的操作電腦。

  不一會兒,牆上的大螢幕影像一換,開始播放紀錄片。

  首先是閃過無數個孩童與青少年的照片與身分資料,孩童們無一不被剝奪所有的人權與尊嚴,無人擁有名字,全都以編號歸類,並顯示出各項抗體與藥物的數值。

  儘管是童稚未脫的孩童,白火卻依稀能察覺到紀錄片的照片裡,有著和她記憶中相似的面孔。有些成員曾與她正面交鋒過,有些則是透過路卡和荻深樹的轉述。

  身著異服、輪廓清秀的黑髮長辮少年,陸昂。

  五官深邃奪人、香檳色瞳孔閃閃發亮的少女,榭絲卡。

  草綠色短髮、蒼白無血色的男童,尼歐。

  找不到年幼的諾瓦爾。

  畫面一轉,白袍研究員將麻醉藥劑注入瘦骨如柴的孩童體內,然後將其一一推上手術檯。接著抽出血液,注入不知名的濃稠液體,甚至是用手術刀劃開四肢與腦殼。

  鮮血染紅視界,影像螢幕一片赤紅。那抹熾烈,遠遠勝過白火的朱色瞳孔。

  酸楚湧現而上,白火反胃的作嘔,明明只是紀錄影像,她卻彷彿嗅到血液與內臟的腥臭般,身歷其境的乾嘔起來。

  研究員將手術檯傾斜角度,手術途中失去生命跡象的孩童就這樣滑落手術檯,淪為垃圾被丟進廢棄物處理箱。處理箱裡的孩童瞠大瞳孔,發僵的四肢扭曲成怪異角度,唾液白沫流出嘴邊,研究員連看也不看一眼的合上箱蓋。

  實驗名單驟減,手術檯上持續傳來慘絕人寰的哀號與呻吟。

  「夠了,諾瓦爾……已經夠了……我不想再看下去了……」白火掐住自己乾咳的脖子,跪倒在地,咳出苦澀的唾沫。

  這所有的畫面絲毫不見一丁點人類該有的尊嚴。

  諾瓦爾沒有停手,紀錄片持續播放。

  腦後垂著辮子的黑髮少年被送上手術檯,和先前不同的是,少年手背上多了奇特的黑色刺青,刺青猶如黑蛇般纏繞他細瘦如柴的右手。是陸昂。

  陸昂乾瘦到幾乎只剩下皮與骨的胸口被鑽了個洞,植入機械零件。

  疼痛讓陸昂發狂嘶吼,身體像是彈簧似的不斷彈跳而上,打壞手術檯旁的器具。陸昂淒厲悲慘的哀號讓人幾欲聾了雙耳,那是才剛經歷變聲期的青澀嗓音,如今卻嘶啞的和野獸無異。

  白火湊巧看見了陸昂映照在手術檯上的影子,這下她懂了,和一般烙印者不同,人造烙印者因為是被強制改造肉體,並植入細胞與病毒,因此擁有影子。

  這時,白火看見陸昂因失去理智而劇烈的扭動身軀,他手臂上的刺青發出光輝,數秒內,光芒竟然在陸昂手上凝聚為一把軍刀。

  研究員似乎也被這突發狀況嚇著,個個呆愣在原地。

  陸昂咬緊滿口血的牙齒,不管身處劣勢,直接用軍刀朝距離最近的研究員一砍,險些斬斷研究員的胳臂。

  霎時間,血花四濺,手術室一片驚叫。

  陸昂潔白的身軀淌著濃稠的鮮血,發狂的他打算逃亡,卻立即被注入更大量的鎮靜劑。宛如被狩獵的野生動物般,陸昂再次倒回手術檯的同時,畫面一黑,紀錄片影像又換了角度。

  白火清清楚楚的看見了負責人體實驗手術的其中一位醫師。雖然手術帽與口罩遮擋住那醫師大半的面容,但那自她遺忘的記憶中流洩而出的黑色眼睛──是白隼。

  「騙人,為什麼……為什麼爸爸他……」

  「妳的父親──白隼先生他,正是參與人造烙印計畫的主要人員之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冰冰
  • 請問格帝亞少女預計會出幾集呢?
  • 您好:
    請問可以讓小編賣個關子嗎?
    等第五集出來,各位就會知道格帝亞少女會出幾集囉!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7/08/14 09: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