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蛋」、帥氣的「人形」、詭異的追殺者…… 

  白修宇平靜的生活即將產生變化,而等待他的究竟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未來? 
  
 千萬不要錯過《機械人形》精采試閱
(3)--第二章‧另一個空間!




*《機械人形》精采試閱(第二章‧另一個空間)



  夜幕低垂,迷濛的雨絲輕輕飄灑,似乎有逐漸轉強的趨勢。
  一輛鮮黃色的計程車在一棟外觀頗舊的住家前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一名身材修長的少年走出車外。
  白修宇走到門牌前按下電鈴,一陣清脆的電鈴聲響後,對講機上傳來了中年男性的聲音。
  「找誰?」
  「伯父你好,我是修宇,請問雪臻在家嗎?」
  聽到他的名字,另一端的中年男子語氣中帶著驚喜,「啊啊,阿宇,是你啊?阿臻在家,你等等,阿伯馬上幫你開門。」
  「謝謝伯父。」
  沒有多久的時間,厚重的木門開啟,被白修宇稱為伯父的中年男子迎面而來就是一記熊抱。
  「哈哈哈,阿宇,你這小子很久沒過來了!」中年男子覺得抱夠了以後,這才心滿意足地放開熊臂,在白修宇的肩膀上重重拍了兩下。
  中年男子的名字叫做楊文彬,聽起來斯文,人可一點都不斯文,而且身材壯碩,光是一隻臂膀就抵得過白修宇的雙臂了。
  楊文彬的這兩下差點沒打得白修宇的肩膀脫臼,雖然疼痛,但他仍是保持著不變的溫雅笑容。
  「伯父,我記得我上個禮拜才來過。」
  「嘖,上個禮拜到今天,隔了將近五、六天啦!古人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天三年,六天就十八年啦!所以你天天來吧,最好是乾脆搬到阿伯這裡住,反正這個家裡什麼不多,房間最多了!」
  對於楊文彬的熱情,白修宇只是淡淡笑道:「多謝伯父,我會考慮的。」
  楊文彬很不滿意地搖搖頭,「你這小子不厚道啊,都已經考慮一年了,這樣還不夠久嗎?」
  「伯父,就再讓我考慮一年吧,正好磨練您的耐心。」白修宇調笑似地說著,話題一轉,問道:「雪臻在樓上嗎?」
  「是啊,你也知道她在家裡都穿得隨隨便便的,一聽到你來了,第一個反應就是跑上去換衣服。」講起寶貝女兒的糗事,楊文彬的表情顯得很歡快。
  「那我等一下——」
  楊文彬打斷道:「不用等一下,你直接上去找她,都這麼久了,她再會磨,這時候也該換好了。」
  白修宇深知楊文彬的個性,因此也不矯情推辭,微笑道:「那我就先上去找雪臻了。」

  謝過楊文彬後,白修宇步上二樓,接著一個左轉,駕輕就熟地走到一扇門前,抬手輕輕敲了一敲。
  「是我,可以進去嗎?」
  門內傳來一陣抽屜關闔聲響的不久後,熟悉的少女聲音傳出。
  「進來吧,門沒鎖。」
  得到主人的應允,白修宇轉動門把開門,便看見少女側身坐在書桌前,她穿著白襯衫和牛仔短裙,露出白藕般的細嫩雙腿,一頭柔軟的長髮綁成淑女式的公主頭。
  瓜子小臉,彎月般的雙眉,長長斜翹的睫毛下是一雙如秋水橫波的眼眸,以及小巧的俏鼻,泛著水水光澤的櫻唇……這是一個任誰都會稱讚美麗的女孩。也因此每次看著這個女孩,再聯想起楊文彬的粗獷,白修宇總是會忍不住感嘆遺傳因子的神奇。
  楊雪臻和楊文彬長得一點都不像,可是深入認識後,又會發現這對父女何其相像。
  「我沒有想到你今天會過來。」楊雪臻的語氣有著明顯的訝異與困惑。
  白修宇苦笑道:「我也沒有想到今天會過來找妳。」
  沉吟片刻,楊雪臻的美目一瞬也不移地凝視著他,櫻唇微微開啟:「……發生什麼事情了?」
  白修宇毫不逃避她的視線,不答反問:「妳願意知道嗎?知道一個人的秘密,就被賦予承擔那份重量的責任。」
  楊雪臻的表情毫無起伏,將幾縷髮絲勾到耳後,說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你在來找我之前應該就想清楚了。」
  「沒錯。」頓了一頓,白修宇形狀姣好的嘴角微揚,「可是我想給妳一個選擇的機會,因為這件事情太詭異也太不可思議,如果妳牽扯進來,也許會有生命危險。」
  楊雪臻凝視著白修宇那出色的臉龐好一會兒,纖長的眼簾低垂,發出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
  「就算你給了我選擇的機會……你也知道,只要是有關你的選擇,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白修宇嘴邊的笑意未減反增,他就是知道楊雪臻對他的心意有多麼堅定,因此才會找上她。
  雖然愛情是種虛無飄渺的東西,但不可否認,愛情卻也是一種非常值得利用的情感。
  「黑帝斯,你可以出來了。」
  隨著這一句話,白修宇全身的皮膚居然泛起一層剔透如琉璃的黑色薄膜。
  楊雪臻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因突發的狀況使得腦中一片空白,她只能愣愣地望著那層黑色薄膜倒映出自己的身影……接著那層薄膜扭曲著從白修宇的身上「滑落」到了地板上,開始組織成一個人體的形狀,赫然正是先前自血蛋中出現的「裸男」。
  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太過超現實了,楊雪臻有些艱難的轉動脖子,將視線從黑帝斯的身上,轉移到白修宇的臉上。
  只見白修宇保持著彷彿千年不變的笑容,搖頭說道:「很多事情我也還不清楚,如果妳不介意,我能告訴妳目前我所知道,也是我所經歷的部分。」
  「說吧。」楊雪臻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失措的情緒。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能被白修宇認可的人,自然也不是那種一遇見預料外情況,便慌亂害怕的人了。
  「這件事,要從今天傍晚說起了。」

  書包中忽然出現的血蛋、滴血之後出現的裸男、莫名其妙的追殺……花不到半個小時,白修宇便將這一切簡單且清晰的轉述出來。
  「在速食店的時候,黑帝斯說我可以不當他的主人,可是由於認主程序的問題,他就必須殺了我,才能去找下一個主人。」白修宇無奈地一笑,「至於我的答案,妳看到現在的情形應該也明白了,我沒有興趣拿我的生命去賭黑帝斯是否在開玩笑。後來黑帝斯說我可以做一個選擇,選擇要不要找一個助手後,他就會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情。」
  「所以你就來找我了?」
  「沒錯。有幫手總比沒有幫手來得好,而妳是我可以信任,也有足夠能力承擔起我信任的人。」
  「如果我拒絕當你的助手呢?」楊雪臻問著,視線卻是看向黑帝斯。
  黑帝斯狀似思索地摸了摸下巴,「這是個好問題。如果妳拒絕當主人的助手,那麼很遺憾,我就必須殺了妳,並且請主人尋找下一位助手,或者放棄助手了。」
  這個答案似乎早在楊雪臻的預料之中,她食指指向黑帝斯,眼不動眉不挑地問道:「白同學,你確定你是這個東西的主人嗎?」
  白修宇很配合的聳聳肩膀,露出了苦笑,「楊同學,我也很疑惑,雖然這個東西口頭上稱呼我為主人,不過我總覺得他才是主人的樣子,就連黑帝斯這個名字都是他自己取的。」
  卻聽黑帝斯一副理所當然地笑道:「我是認為以主人的品味與格調,黑帝斯這個名字才符合跟隨主人的我使用,而且我保留了『黑』這個字。」
  「……非常感激你還知道保留黑這個字。」白修宇撫著額頭,很是無力的嘆息。
  收拾一下心情,再抬眼,白修宇神色平靜地問道:「黑帝斯,我已經決定要有助手,並且也找到人選了,你可以說明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嗎?」
  黑帝斯不答,反倒望著楊雪臻問道:「在說明之前,我必須先請問妳選擇接受成為助手,還是拒絕成為助手?」
  楊雪臻綻開一抹燦爛的微笑,「接受。但如果你可以去死那就更好了。」
  黑帝斯臉色不變地回笑道:「助手小姐,妳用錯詞彙了,雖然我的外表很像人類,但實際上我屬於無生命機體,這種情況下妳應該使用報廢之類的用詞。」
  四目相對,激烈的電光劈里啪啦交錯——
  白修宇輕輕拍了拍手,說道:「好了,兩位,眉目傳情到此為止。黑帝斯,請你說明吧,就從你來的地方,你又是什麼東西開始。」
  黑帝斯慣有的輕蔑笑容收斂了起來。
  「雖然主人所處在的這個空間科技非常落後,不過萬幸不是原始人的程度。兩位應該都知道,你們地球人類所生存的這個空間是屬於三度空間吧,只要加上了時間,便成為四度空間。」
  白修宇見楊雪臻的表情困惑,心知她對這方面沒有興趣,也就沒有涉足,便說道:「嗯,像百慕達三角洲那些常常發生神秘事件的地方,我看過一些科學家的理論,他們認為很有可能是磁場產生的引力突變與大氣異常的干擾,造成了時間扭曲與空間轉換,使得百慕達成為跳躍另一個空間的『窗口』,所謂的另一個空間,很有可能就是指四度空間。」
  雖然科學不是白修宇的愛好,但他看過幾部電影和一些科幻小說,因此多少也有一點瞭解。
  黑帝斯點點頭,狀似無意地問著:「那麼,五度空間呢?」
  原來如此……雖然難以置信,但小小的一顆血蛋都能變化成黑帝斯這個東西了,所以儘管難以置信,卻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白修宇深邃的眼中掠過一絲光芒,完美地隱藏住胸中驟響的驚濤,從喉嚨吐出平靜毫無起伏的聲音。
  「五度空間,以及涵蓋人類三度空間的五度空間中可能存在另一個三度空間的這些,在我們這裡目前還只屬於假設階段。」
  黑帝斯敏銳地聽出白修宇話中隱晦的含意,臉上浮現一抹讚賞的微笑,「但是在我們那裡,由於科技的進步,雖然穿越時光隧道還很困難,但是穿越空間已經不是痴人說夢了。」
  他的右手按上胸口,笑道:「我們的科技兩位可以從我身上得到見證,不管是動作、表情,我都非常近似人類,不過實際上我是一具沒有生命的機械人。」
  「可以借一下你的手嗎?」
  「當然了,助手小姐。」
  楊雪臻將手搭上黑帝斯的腕脈處,彎月般的雙眉蹙起,「有脈搏……」
  白修宇苦笑道:「不只脈搏,連心跳都有。」雖是連回想都覺得屈辱,但剛才被黑帝斯抱著的時候,他確實聽見了從黑帝斯胸膛傳來的心跳聲。
  「兩位聽到的都只是模擬出來的聲音,即使是我面臨報廢的時候,這些聲音都還是一樣的頻率。」
  楊雪臻試探性地壓了壓黑帝斯的手腕,指尖確實感受到肌膚傳來的彈性和柔軟,眉間不禁皺得更深。
  見狀,黑帝斯主動地解釋著:「這是人造肌膚,我受傷時一樣會流血,皮膚下面也有肌肉組織和神經構造,但基本上這些東西只是讓我在這個世界盡量與常人無異,因此就算受傷、流血,我也不會感到一絲一毫的痛楚。不過為了不引人懷疑,我可以模擬出當人類受傷時的疼痛表情。」
  白修宇注視著黑帝斯好一會兒,開口問道:「你現在的對話,還有那種不可一世的態度也都是模擬出來的?」
  黑帝斯諱莫如深的笑了一笑,「是,也不是。每一具機械人在完成時,都會隨機灌輸進各種性格程式,然後我們會依據場合來做出反應。」
  「你真是神奇的東西。」白修宇輕聲感嘆。
  黑帝斯笑著回了一句「謝謝主人的讚美」後,繼續說:「我們的世界科技非常進步,可是高科技並不能帶來和平,反而使得人心更加黑暗,慾望更加膨脹。在五百年前,我們的世界爆發侵略戰爭,國家與國家之間無論是為了侵略,或者反抗侵略,都研發出具有恐怖殺傷力的武器和病毒。
  「侵略戰爭持續了整整一百年之久,世界終於被統一了,但在那時人類也不過剩下幾億人口而已。由於人口過於稀少,兩百七十年前科學家便研發出機械人替代人力。當然了,那時的機械人不如我這一代般先進,也不具備性格程式。」
  黑帝斯敘述這一段歷史時,語氣平淡中夾雜了些自傲的意味,就算白修宇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具機械,但如此人性化的表現仍是令人驚詫不已。
  「因為自然資源被戰爭破壞到僅存一二,經常發生許多災禍,而且還有不少地方已經完全不適合生命的存在,儘管侵略戰爭過去數十年了,但人口依然沒有增加過萬,對人類來說,這似乎是個非常可怕的數字。」
  白修宇的心中一震,歷經數十年,人口依然沒有增加過萬,這當然是個可怕的數字!
  人類的繁殖力很強,因此為了抑制人口過多的問題,地球上的先進國家無不絞盡腦汁,但也卻因新生兒的減少和醫療的進步,社會逐漸形成老人社會,造成許多問題……
  而黑帝斯的世界數十年人口只增加不到過萬,由此不難推測出新生兒與老年人的比例失衡得有多麼嚴重了!
  黑帝斯嘴角一個上揚,語帶嘲諷:「當權者有感於人性慾望的可怕,也或者說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命令科學家研發出能夠抑制人類情緒波動的手段。」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看了看白修宇兩人的表情後,狀似有趣地指著自己的腦部說道:「科學家的結論就是對『這裡』動手,將大腦中控制情感的區域摘除。」
  楊雪臻倒抽一口氣,只覺得有一股寒氣瞬間從腳底直接衝上頭頂,她下意識地側頭看向白修宇,那一向冷靜的少年也微微變了臉色。
  「沒有人反抗嗎?」白修宇問著。
  黑帝斯笑道:「當權者先用『肉體強化』這個名義對軍部的領導官員動手。這種『肉體強化』手術在我們那裡很常見,能夠增強體能、延長壽命。接著再由手術成功的領導官員下達命令,讓那些軍人也接受名為『肉體強化』的情感摘除手術……
  「等到當權者將武力牢牢掌握在手裡的時候,便開始強迫一般民眾必須接受手術,不接受摘除情感者,即使是沒有反抗能力的老幼婦孺,軍隊也一律捕殺。」
  白修宇沉默了,雖然他不清楚那個世界的狀況,但在絕對的武力壓迫下,無論是什麼人也不過都是可以隨意屠宰的牲畜罷了,這個道理不管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想了想,白修宇卻又覺得不太對勁。
  「既然當權者都已經把人民的情感抹去了,為什麼又製造出像你這樣具有人性的機械人?難道他不害怕有一天機械人也因為『情感豐富』生出『統治意志』,反抗他的統治權嗎?」
  機械人生出自我意識,乍聽之下也許很不可思議,但也不是不可能的,至少許多科幻小說、電影都有過類似情節。像黑帝斯那個世界的當權者,應該是屬於把危險扼殺於襁褓之間的類型,絕不容許有任何人事物威脅他的地位,哪怕只是些微的可能。
  黑帝斯的的嘴唇輕輕一撩,露出一抹任誰也看得出來的輕蔑笑容。
  「主人,我原本以為以您的聰明睿智,問出的問題應該是『是不是當權者換人了,不然為什麼會容許像你這樣具有人性的機械人出現』才對。」說到這裡,黑帝斯嘆息了一聲,說道:「看來主人您也是會有失誤發生的時候。」
  白修宇眼中急速地掠過一絲冷光,聲音不帶一絲起伏地說道:「原來如此,你們的當權者已經換人了。」
  黑帝斯挑了挑眉,隨即一笑,「主人真是知錯能改。」
  白修宇也習慣黑帝斯這種只有嘴裡恭敬的說話方式,沒有太大情緒坡動,僅以手指思考似地輕敲著地板。
  「你們那種『肉體強化』的手術再進步,也有一定的極限,不可能讓人永生不死……以你們當權者那種為了將權力牢牢握在手中,不惜殘害人民的個性,也只有他死了,才可能會有新的當權者繼位。」
  黑帝斯接過他的話,說道:「就如主人您所說的,當權者死去沒有多久,就出現新的繼任者。那位繼任者不知道是當權者何時開始培養的,但是那個時候也沒有人會『在意』了……新的繼任者要人民稱他為君王,象徵遙遠世紀前的皇帝專制以及獨裁統治。」
  「聽起來那個君王似乎比前一任的當權者更嚮往權力。」楊雪臻一個蹙眉。
  黑帝斯卻是搖頭反駁了楊雪臻的說法,「不。君王似乎也被當權者動過摘除手術,但那個手術並沒有完全成功,因此君王還殘留著些許的情感,他稱呼自己為君王,可以說是一種嘲諷的用法。」
  ——君王所統治的子民,沒有自我思考,必須聽從命令才會行動,如果沒有人命令,那麼充其量就只是一堆有著生命的肉塊……輕敲著地板的手指一停,白修宇恍然間明白了過來。
  「你們的君王,希望人民可以恢復情感?」也就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黑帝斯他們這種擁有性格程式的機械人為何被製造出來的理由了。
  「是的,主人。」
  黑帝斯頓了一頓,好像在整理腦中的思緒……不過白修宇知道,那只不過是黑帝斯的程式所模擬出來,為了更加貼近人類的一種表現方法而已。
  好一會兒過後,才聽黑帝斯開口:「前一任當權者在對人民實施情感手術後,又強制人民必須服用一種藥物,那種藥物經過長期服用,讓人民的基因產生缺陷,使得無論經由人工,或者自然誕生的嬰兒,從一出生大腦便遭受毀壞。
  「而這一個世代的人民情況比實施過情感摘除手術的人民更加嚴重,他們不管飢渴、寒熱都沒有感覺,必須有人命令才會做出因應的動作。
  「君王試過無數的方法,都無法補救產生缺陷的基因,所以最後君王只能選擇一種最無奈,同時也是最飄渺的方法——」
  說到這裡,他的話語一停,房間頓時陷入無聲的沉默。
  白修宇沒有催促,一雙深邃的黑色眼眸只是一瞬也不移地凝視著黑帝斯,而黑帝斯也將視線緩緩移到白修宇的臉上。彷彿之間,白修宇腦中靈光一現,他覺得他似乎隱隱明白黑帝斯之所以出現在地球的理由了。
  「你們會出現在地球,就是和君王的『方法』有關,對吧?」
  黑帝斯點頭笑道:「不愧是我聰明的主人。」
  毫不為虛偽的讚美所動,白修宇直直望著黑帝斯的眼眸,冷凝著聲追問:「那個女人會闖進我的住處,就是和那方法有關?」
  「主人,那個女人找上您,是為了和您進行一場生死戰鬥,對於戰鬥,您只能接受,沒有拒絕的權力——」黑帝斯線條優美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因為主人間的生死戰鬥,就是君王所找到的『方法』。」
  楊雪臻聞言一愕,不由惶然地看向白修宇,他的表情平靜,竟是沒有一點變化,彷彿黑帝斯此時所說的話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白修宇低頭思考了一下,問道:「我不明白……主人間的生死戰鬥對於你們那邊的人類找回情感有什麼作用?」
  只見黑帝斯淡淡地笑了笑,「在解釋君王的方法前,主人,請先容許我向您說明戰鬥時的規則,以免等會兒那個女人突然找上門來。請不要認為我再轉移話題,而是因為規則對主人來說非常重要,如果您在戰鬥時違反規則,那可不是舉牌警告就可以解決。
  「主人,您認為我的提議如何?當然了,如果您堅持要我先解釋君王的方法,我也沒有任何意見。」
  白修宇冷冷盯視著一臉笑容的黑帝斯,像在分辨黑帝斯說的話是真是假……過了好一會兒,他終於緩緩點下了頭,同意黑帝斯的提議。



 

*試閱預告:「第三章‧第一場戰鬥」5/23準時上傳。敬請期待!

*喜歡冰龍的朋友,也可以打開櫥櫃找冰龍聊聊天喔→人生就是個櫥櫃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