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星神魔女01觸動*星星之眼的淚

作者:魔女星火

畫者:水梨

 

 

 

二、

 

  女僕露露在晨喚時間準時出現,她有些意外君兒竟然還不到晨喚時間就早起了。

  「君兒小姐早安!」

  露露開朗地打著招呼,推著裝滿用品跟服裝的小推車進入房間,便要幫君兒打理裝扮。

  而君兒看見露露帶來的女式服裝,頓時大翻白眼,埋怨道:「就不能穿褲子嗎?我不習慣穿裙子。」

  「不行唷!君兒小姐要以成為一名優雅的淑女為目標。褲子不夠優雅啦。」

  最後君兒還是只能任由露露擺布,被她強硬地拖進浴室更衣梳理。

  鬼面保鑣就像個石雕似的,不曾從他的位置上離開或是多看兩位少女一眼。

  在幫君兒打理儀容的時候,露露看著鏡裡的少女輕笑道:「君兒小姐,等等您就可以在保鑣先生的陪伴下去餐廳用餐了。相信其他的大小姐也很期待要跟君兒小姐見面呢。」

  她的語氣輕快,但君兒卻從這段話裡頭聽出了更多的訊息。

  有很多人期待跟她見面?君兒在心中冷笑。早就聽聞大世家內部競爭激烈,加上露露先前地提醒,她可不期望那些大小姐會是什麼友好善良的人。

  她過去在貧民窟長大,也明白人性的複雜。

  更別提在那個窮困的環境,女孩子為了求一個好出路、好生活,彼此間的明爭暗鬥可說是層出不窮。

  雖然現在對象換成上流社會的大小姐,但不過也只是衣裝變得華麗而已。

  或許她現在還很弱小,沒有地位,但她有一顆永遠不放棄希望的心,哪怕前方是布滿荊棘的道路,為了實現她自主人生的最終願望,她也會勇敢地走下去!

  雖然她也會害怕,但她願意勇敢。

  爺爺曾說:「勇敢不是無懼,而是勇於面對恐懼!」這句話她會牢牢記著地。

  君兒看著鏡中的自己,眼神清澈堅定。她對自己微笑,然後抬手拍了拍雙頰藉此替自己打氣。

  加油,淚君兒!可能往後會遭遇到更多的困難跟痛苦,但以前不也都這樣過來了嗎?為了離開這裡,所以要更堅強。繼續前進吧!

  就讓她見識見識,最低評等的商品是怎樣被對待的。她不怕被欺負或是遭遇挫折,就怕自己會因這個富裕的生活裡迷失了自己!

  君兒站起身,整了整衣服,嘴角彎著一抹笑弧,臉上表情堅強沉穩,黑瞳燦亮。

  「走吧。」她昂首闊步地離開浴室。

 

  戰天穹安靜地跟上君兒和露露離開房門的腳步。

  他看著少女這種勇往直前的氣勢,有種超越年齡的堅韌。如果不是過去生活遭遇很多挫折和磨難還能永不放棄,是不會有這樣堅強的意志的。

  他輕挑劍眉,看著前行走去的少女,眼裡露出一絲讚賞。

 

  似乎是有人通風報信,當君兒三人抵達餐廳時,一群少女遽然回首望向她,原本吵鬧的談論停了下來。而遠方陰暗處坐著兩名少女,此時也對陌生的君兒投以關注。

  君兒一臉平靜地看著餐廳中心的那張橢圓長桌。

  長桌在禮節中屬於主位的位置上,正坐著一位風華絕代的年輕女性。

  那是一位擁有一頭粉紅色髮絲的女性,紫色的秋水眼眸,容貌美麗卻又頗有英氣。

  此時那位女性正直朝她看來,臉上神情是無比的傲慢,眼神滿是挑釁與玩味。

  君兒簡短地為這位耀眼的女性下了評價:「傾國傾城,英姿颯爽。」

  如此極端的氣質完美地融合在一位女性身上,竟然是無比和諧。

  「君兒小姐……那位是最高評等,也是目前大小姐中等級最高、實力最強也是資歷最長的『女王大人』緋凰小姐。附帶一提,也是大小姐間最受崇拜的人。」露露見君兒毫不害怕地與之對望,忍不住悄聲提醒。

  那人投來的審視目光,氣勢鋒利如劍。君兒僅是輕輕一笑,傲然地微揚下巴。

  她發現,對方穿著一身英挺軍式長大衣,長褲軍靴。這完全打破先前露露說大小姐不能穿褲裝的話語,她有些埋怨地看了露露一眼。但她心裡卻明白,這怕是這位女王獨有的資格了。

  既然能成為現存大小姐中地位最高的女王,除了天資過人以外,個性也是一等一的強悍。

  君兒欣賞完這位女王大人的絕色風采後,就別開了視線。

  對於對方的驚艷只是一閃而逝的事情。沒有景仰崇拜、沒有討好卑微、沒有恐懼膽怯,旁人應有的情緒在君兒一雙燦亮黑瞳裡是看不到的。她青澀臉蛋上那一抹始終沒有落下的淡笑依舊,舉手投足間,無與倫比的自信傲然。

  而對於君兒的這番舉動,那些與女王同桌的少女們眼裡不約而同地紛紛露出惱火的凶光。

  對一群沒了人生目標的女孩而言,女王是她們僅存且唯一能夠仰望、崇拜的對象,那就像是一種偶像崇拜,她們並不希望有人在女王的心中是「特別」的。

  君兒的目光轉向憤怒的少女們。她的眼神帶著審視、帶著傲慢、帶著嘲笑,然後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君兒那目中無人的態度,更加烈了少女心中的熊熊怒火!

 

  朝君兒走來的是一位有著褐色長髮、身著亮橘色短版洋裝的少女。

  君兒對這位一大清早,就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大小姐感到有些好笑。不過想了想,或許這是她們用來掩飾自己內心空虛的方式吧……用更多的物質,滿足自己無法選擇未來的內心空洞。

  看著那位大小姐走來,露露顯得很是緊張恐懼。她雙手緊揪著裙襬,垂首不敢看向那位褐髮少女。

  她低聲向君兒開口:「君兒小姐,我去幫您準備餐點。」同時目光頻頻望向餐廳的料理室,像是就想馬上逃開一樣。

  君兒沒有忽略露露的緊張,拍拍她顫抖的手背,點頭示意讓露露去忙。

  在得到君兒的同意後,露露動作飛快地跑向料理室,那模樣像是身後有什麼妖魔鬼怪在追她一樣。

  君兒坐在座位上,雙手環胸,饒有興致地看著那位大小姐用著優雅高傲的步伐走了過來,她身旁也跟著一位穿著制式服裝的保鑣。如果不是她臉上那抹自大讓人看了就討厭,確實是位姿態完美的高貴淑女。

  看著她優雅的姿態,讓君兒對禮儀課起了興致。

  「廢物,妳剛剛才來還不懂規矩,沒關係我們原諒妳。現在告訴妳,新人要遵守的規矩,如果不遵守的話,自會有辦法整治妳。我想妳也不希望每天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吧?」名喚碧珊的少女張口就是威脅。

  當碧珊說完話後,君兒側頭看了不遠處那正在觀察自己反應的女王大人,隨後輕笑出聲。「哦?是什麼規矩那麼麻煩?」末了,她還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態度竟然比剛剛更加狂妄。

  「哼,以前也有人和妳一樣不想遵守『規矩』,不過現在可是怕得像小雞一樣,成為女王大人的奴隸了呢!那時她的氣燄可是比妳還要猖狂呢。本來妳還有機會成為我們其中的一員,不過現在,妳這個只有廢物評級的垃圾沒那個資格成為我們的同伴,妳只配當我們的奴隸。」碧珊冷眼看了坐得極遠處的兩人,和其他的大小姐一同發出尖銳地嘲弄笑聲。

  可君兒沒有因為她說的話臉色有所變化,這讓碧珊原本尖銳的笑聲停了下來,神情惱怒地看著她。

  「所以呢?規矩到底是什麼?」君兒有些不耐煩地又問了一次。

  「哼,規矩嘛,就是現在要舔過所有前輩的鞋子,然後再跪在女王大人的面前宣示自己是個廢物,願意成為她的奴隸。不然,嗯哼哼,就等著受到處罰吧!」

  碧珊又笑了兩聲:「懲罰可是很嚴重的哦,妳想要用餐用到一半發現餐點裡有蜘蛛嗎?妳上課的時候發現腳邊爬來老鼠嗎?三不五時收到裝滿蟑螂的禮物盒?──怎麼樣?」

  「就這樣?」君兒撇了撇嘴。她還以為是什麼可怕到不行的酷刑,沒想到只是這種鄰家小孩等級的惡作劇。

  「妳……哼!」碧珊氣得跺跺小腳,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對方氣勢輸給自己,君兒見機不可失,馬上展開反擊,聲音雖然不大,卻是字句刺人:

  「淑女禮儀第一課:『何謂禮儀篇』。所謂淑女禮儀,便是溫柔的笑容、友善的眼神、傾聽的耳朵以及適當的應對,再搭配合適的穿著打扮,此乃淑女也。請問這位小姐,妳這樣自大的笑容,藐視的眼神,極度失禮的應對,……我想,皇甫世家的大小姐教育在妳身上體現了兩個字,那就是『失敗』。」

  君兒微笑著,她昨天先預習了淑女禮儀基礎篇章,沒想到今天就用上了!如果這些大小姐都只有這樣的水平,那何足為懼?

  碧珊刷白了一張臉,腳步蹬蹬地退了兩步,最後冷哼了聲,飛快地回到那群也陷入驚訝中的大小姐群中,連優雅的步伐都忘了。

  這第一戰,原本應該是那群大小姐們給予君兒一記強悍的下馬威,卻是顛倒了立場。

  君兒的目光與那位女王大人又再次對上。然後女王先是優雅地輕點頭,面露微笑,對君兒最後投以一抹高深莫測眼神,便別過頭去,開始安撫那些躁動的大小姐們。

  君兒看不出她眼中的含意,卻明白彼此之間已無轉圜的餘地。

 

  就在大小姐們還在爭論要怎樣處罰君兒的時候,露露推著餐車從餐廳一側走了出來。那群大小姐們也因為露露的歸來而停下了對話。

  君兒微瞇起眼,看著露露此刻的模樣。一個紅艷的巴掌印就這樣出現在露露臉上,她眼裡蓄著淚花,止不住哽嚥地推著餐車走了過來。

  「哼,真正的地獄來囉!」有位大小姐嘲諷的高喊,其餘少女們冷笑著。

  「君兒小姐對不起……」露露一臉愧疚地來到君兒身旁,眼淚就這樣嘩啦落下。她邊道著歉,邊將茶飲,以及蛋糕端上君兒眼前。

  君兒在看見那盛在白瓷茶具中的茶飲,神情仍舊古井無波,但餐桌底下的雙手卻緊握顫抖著,瘦弱的手背上,因為猛力緊握而浮現青色血管。

  「今天的餐點飲品是奶蟲香茶。」露露用哽嚥的聲音介紹道:「肥、肥美的奶蟲是以牛奶養殖的蟲類,肉質滑嫩、鮮美,在製作茶飲前會先將之浸泡在高級的奶水中,是營養又美味的茶點……另……請君兒小姐一定要將這杯茶全部喝完,如、如果不願意喝下,君兒小姐就要向大小姐們道歉,請求原諒……」

  君兒靜靜地看了露露一眼。她臉龐上的巴掌印之紅,顯然被打得極重。雖然她不清楚這究竟是不是作戲,但她確實在看到露露的模樣後被激怒了。

  她看著那淡褐色茶飲中載浮載沉的肥蟲,只覺得心口淤積的怒氣就要爆炸。

  而就在此時,那屬於女王的傲慢聲音響起:「祝用餐愉快。那是廚師特別料理的餐點喔,可別浪費了。」

  這十足十的諷刺聽得君兒無比刺耳,但她沒有看向女王,而是死死瞪著桌上的茶飲。比起要向那些人討求原諒,她寧願喝下這噁心的肥蟲!

  深吸了口氣,她持起那杯漂浮著無數白色奶蟲的茶飲,在少女們恥笑跟玩味的注視下,仰頭飲下!動作自然流暢,毫無猶豫!

  登時讓原本等著她面露驚恐,跪下求饒的大小姐們倒抽了口氣,瞪大無數雙眼眸,錯愕到不行。而女王地神情則帶上了一抹深思。

  君兒閉上眼,壓下心底的怒火憤恨,還有幾欲作噁的感覺,她開始吃起那由蟲子、幼鼠與爬蟲生物製作出來的餐點。

  一時間,寬敞的餐廳卻只剩下她的咀嚼聲。

  大小姐們臉色白的嚇人,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敢吃下那噁心的料理。

  而遠方的兩位少女一位刷白了一張小臉,另一位則是面露驚訝。

  君兒她想,既然這些大小姐敢這樣對付她,就表示這些餐點吃了並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雖然很討厭也很噁心,但總好過失去尊嚴。所以乾脆就吃吧,再噁心都要吃下去!再睜眼時,她已經沒了恐懼跟慌張。

  君兒將飲空的瓷杯和吃完的盤子推開,身子靠往椅背,雙手十指交錯,臉上表情更加挑釁。

  小時候更痛苦的日子都走過來了,現在面對的只不過是一點嚇人的小東西而已,對她而言是算不了什麼!

  比起這些,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還要更糟。

  接下來的餐點一道比一道還噁心可怕,但君兒都吃得一乾二淨。

  露露已經泣不成聲了。她真的被嚇到了,不為什麼,只為了君兒的堅強跟固執。

  戰天穹沉靜地關注君兒。看著她隱忍著情緒,看著她那握著刀叉的手背上浮現的青色血管,他明白,往後沒有任何的事情會使這丫頭感到害怕了。這看似噁心的料理又何嘗不是一種鍛鍊意志的試煉呢?

  他對君兒的評價又稍微提高了些,而且讓他越來越期待她未來可能的成長了。

  「露露,請幫我跟製作這些料理的大廚說聲:『謝謝,餐點很美味。』」君兒吃下最後一口餐點後,無比認真地對著正抽搐著哭泣的露露如此說著。

  「啊?是……」露露露出震驚的神情,然後看著那些個已經被吃得乾淨的餐盤,「君兒小姐……妳不會覺得很噁心嗎?」

  君兒拿著餐巾隨意抹去唇緣上的油漬,平靜地回答:「我只知道這些都是廚師很用心做出來的料理。既然是用盡心思做出來的料理,我沒理由不吃完的。」

  這話,她說的很平靜。以前最貧困的時候,甚至還得面臨斷炊的困境……有得吃,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沒什麼好挑剔的。

  露露哭出聲了。雖然她是被派來監視大小姐的女僕,但心裡不由得佩服起君兒。

  接著,君兒冷漠淡定地看向那些臉色死白的大小姐,輕哼了聲。

  不過這一次再也沒有人前來羞辱她了。高傲的大小姐們大部分早已作鳥獸散,只剩下幾位還死守在女王身邊。

  女王最後用完餐點後,在行經君兒餐桌前時,留下了一句話:「再怎樣堅強,廢物終究是個廢物。」

  君兒明白,這一次算是她勉強過關了,只是一想到之後可能又會有更多不一樣的手法來考驗她,難免還是感覺疲倦。

 

  走在走廊上,君兒忍不住有些精神恍惚。原本她也想扮弱者,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懦弱廢物,但是當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她又不甘心了,牛脾氣冒了出來,把事情搞得亂七八糟。現在想起來難免會為自己的高調而擔憂。這樣會不會引來更多注意?尤其是來自皇甫世家上層的關注。

  鬼面保鑣看了她有些惶惶不安的小臉,突兀地小聲冒出一句:「牙尖嘴利。」

  露露因為精神不濟又走在兩人後方而沒有注意到鬼面保鑣開口說話。

  君兒從這聽似責難的話語中聽出了什麼。頓時她恍然大悟。

  她因為星力評測被評為低級,那旁人也只會料想她是一隻會吠的狗兒,卻不會咬人的那種。換個方向思考,適當地轉移注意力,也是一種模糊對方關注的手段。

  看著君兒面露了然,戰天穹心中很是滿意。

  露露一臉疲憊地說道:「君兒小姐,妳歇息一會,稍後就要開始今天的課程了。」

  「那、等下又會遇到那群女生?」君兒皺了皺小鼻子。

  露露沒有回應,只是復又低垂著頭繼續引路。

  君兒眼波流轉,看向鬼面保鑣。

  她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過往,造就了現在這個冷漠的鬼先生?

  而這與那日在雨中巧遇的男人同樣赤髮赤眼的鬼先生,到底又有什麼關聯?

  那雙赤紅色的眼眸她始終記著。帶著冷冽的冰寒與絕望的空洞,就跟現在的鬼先生一模一樣。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