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典藏閣

書名:禍亂創世紀01 悲催世界──姐的苦,你們懂嗎!?

作者:凌舞水袖

繪者:lemonlait

上市日:2013年1月30日

特製動畫影片:(點選YOU TOBE視窗右下角的齒輪可以調整為高解析畫質)

 

 

起點女生網 最逆天的網遊小說

 重生」,就是最大的外掛

 看廢材玩家(死而復生)一統江湖!
她是風騷大神?
不。她是絕世大魔王!!!

滿肚腹黑壞水的蜜桃多多 攜帶 天然呆的PK殺手九夜
這一次,她要──衝出亞洲,搶向全世界!

──我蜜桃多多回來了啦!!!
 

禍亂創世紀01_封面提案ss 

 

Part1.死到哪去了

 

  這世界上有個詞叫運氣。運氣好的雜碎,即便摔個一跤都能領悟個絕世神功或者撿到把傳奇武器啥的;而運氣不好的悲催如雲千千之流,那是躲得再遠也能踩中巨大狗屎,被萬分之一機率的流彈給擊中,打到半殘吐血。

  雲千千就非常不能理解,明明廢柴公會這邊有十多家小傭兵團來助陣,隊伍擴散範圍廣闊到布滿了半座山頭,為毛敵人的火力就偏偏集中於自己所在的這偏僻角落,還堅持不懈的炸了又炸、一炸再炸!?

  難道是自己風華絕代,連在漫山遍野的人群中也掩蓋不了的亮眼,所以才會讓敵人如此執著!?

  雲千千非常不要臉的一邊吞藥一邊鬱悶,堅決不承認是自己運氣太爛。

  「靠!千千妳還沒死!?」

  旁邊有一認識的哥兒們扭頭一看,正好看到蹲在岩石後的雲千千正在一臉糾結的吞藥,而在隊伍的顯示中,雖然此妞的血條也是殘缺不全,但比起其他人的大起大落卻是穩定了許多,看上去安全到不行。已經掛掉兩級的此哥兒們鬱悶之下,忍不住就吼了這麼一聲。

  「呃!?」雲千千茫然抬頭,看到義憤填膺的此哥兒們一直怒瞪自己的藏身之地後,終於醒悟過來對方在不爽些什麼了,於是好心的招手把人家叫過來諄諄教誨:「你傻啊!?那麼多人,偷懶一、兩個誰注意得到?沒看那廢柴指揮都衝到前面去了嗎?你跟我一樣找個掩體躲起來,混到他們P完不就好了……如果那指揮記性不好的話,還不是可以照樣謊報個一、兩級損失撈點撫卹金……」

  「那他要是剛好記得我原本的等級呢?」哥兒們一聽也來了興趣,想想確實是這麼回事,於是受教之餘又追問了一句。

  雲千千翻了個白眼,從空間袋裡掏出個替身草人在對方面前晃了晃:「瞧見沒!你就說自己是用了草人才逃出一死,叫他賠你。」

  「拜託,不掉級的話他頂多賠你草人錢,一個草人才五十金,比起撫卹少多了……」哥兒們也翻眼,對雲千千的這招很不屑。其實50金也不少了,不過在大錢面前,小錢就是那毛毛雨,哥兒們他看不上。

  「說你傻你還真傻啊!?究竟用掉幾個草人不都是你自己說了算?你還指望他能一直盯著你個小兵點陣亡數?積少也能成多耶,你上報就說用掉了一百個草人,還不是照樣可以讓他賠到破產!」

  「哦……這麼一說也有道理!不過誇張了點兒,我還是厚道點兒,報八十個就可以了。」

  兩人一起躲在岩石後嘰嘰喳喳,討論得熱火朝天、紅光滿面,就站在兩人身後不遠處的老大抽了抽嘴角,黑線掛上滿頭,對雲千千這貨已經無語了。她自己不學好不說,還非要把他團隊裡的純潔孩子也給汙染了,什麼娘兒們啊這是!

  這位老大完全可以預見,如果這兩個貨真敢不要臉的一個報一百、一個報八十的話,自己傭兵團的信譽絕對就此掃地了,沒準兒這個被敲詐的公會一個不樂意,還會糾集人手滅了自己團的這兩隻禽獸。

  「咳!千千啊……」老大覺得到這一步他已經不能再繼續坐視下去了,於是清咳一聲,終於決定上前阻止這兩個貨。

  可是他才剛起了個頭,團隊頻道中就傳來了淒厲的警報聲:「快跑啊——大家快跑啊——九夜出現了——」其慘叫聲之悲戚無助,猶如柔弱的清純少女在半夜遇見了十來個色狼。

  九夜!?這貨怎麼會出現在兩個廢柴公會的戰場!?

  如果說雲千千是這個遊戲中最衰的人,那麼九夜就絕對是創世紀中站在傳奇頂點的存在了。

  雲千千的職業是廢柴,九夜的職業是唯一性隱藏高端的存在。雲千千昨天從團裡拿到的雇傭金是50金,只夠買一個替身草人;九夜的最低出場價起碼就是1000金往上喊,藥品和草人還都是別人包了的……

  啥叫差距?

  這就是赤裸裸的差距!

  不僅如此,人家九夜還很大牌。傳說中,這位大爺似乎還是個混血兒,混哪裡的不知道,但是聽說長得俊美無比,直接就是一男性公敵,所到之處雄性生物無不對其怒目之。

  而更讓人憤怒的則是這傢伙的行事風格,傳聞中的九夜喜怒無常,基本上就是一個隨時都有暴走危險的超S級罪犯,遊戲開通那麼久,即便是雲千千這樣消息靈通的人士也從沒聽說他有什麼朋友,只聽說過他又多了哪個仇家了。

  雲千千萬分感慨、感慨萬分,對這位傳說中的拉風男人嚮往不已。她春心蕩漾的嚮往著,如果自己能和那傢伙對換一下身分職業該有多好啊……

  老大心神一凜,也顧不上教育雲千千的事了,抄起兵器就往前衝,順手把剛探出個頭的雲千千給推回了岩石後面去,嚴厲的大喝:「別出來!給老子躲好!」說完,急急的往前跑去。

  「老大真爺兒們!」本來就只是想看個熱鬧的雲千千意外得到了合法避難的許可,頓時也忘了要繼續感嘆自己和九夜之間的落差,光明正大的縮回了岩石後面,喜孜孜的誇讚了自家老大一句。

  「嘿嘿,嘿嘿!」和雲千千一起避難的哥兒們看著雲千千奸笑不已,一臉的曖昧。

  「笑毛啊笑!」雲千千實在看不慣這哥兒們的嘴臉,翻了個白眼,拿出串葡萄邊吃邊鄙視。

  哥兒們一噎,一臉的挫敗:「千千啊,老大怎麼就看上妳這貨了!?」

  「噗——」雲千千噴了一地,順便把自己噎著了,嗆咳了半晌之後,她這才漲紅著一張小臉回過神來,一臉驚魂不定的看著那哥兒們,忍不住探手往人額頭上貼:「兄弟,你沒發燒吧?啥叫老大看上我了!?」

  「有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啊!我清純著呢!」哥兒們拍掉雲千千伸過來的爪子,嚴肅的聲明。看著雲千千不給面子的做出乾嘔狀,哥兒們忍了又忍,想了想,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了:「千千啊,兄弟們都早看出來老大對妳有意思了,難道妳真沒啥感覺?」

  「沒感覺!」雲千千抓抓頭髮,很老實的搖頭。

  哥兒們再噎,擺正臉色幫人理思路:「比如說,難道妳不覺得老大經常拉著妳單獨去辦事?」

  「那是我好欺負。換你經常被人撈去搬東西打架跑腿……最重要的還是無償勞動,你會樂意?」雲千千嚴重的鄙視此人,選擇性遺忘了老大經常在事後隨便找個由頭把些小極品獎勵給自己的事情,不然她這財迷肯幹白工才怪。

  「這個……可能是老大的表達方法不大對吧!」不了解其中內情的哥兒們一聽也尷尬了,猶豫了一下之後,繼續擺出其他例證:「可是兄弟們都看得出來,老大看妳的眼神就不對勁,那裡面經常透點賊亮賊亮的猥瑣光輝,就跟哥兒幾個走大街上運氣好的時候看到美女一樣。」

  「這很正常啊!難道我不是美女!?」雲千千詫異了,哥兒們無語了。

  正當兩人還在乾瞪眼較勁間,突然,話題男主角的聲音就在兩人的耳邊暴喝開來。

  「千千!跑!」

  老大的聲音帶著嘶吼的焦慮和擔心,在團隊頻道中爆開,轟得雲千千頭昏眼花,心想這老大還真給勁,中氣十足啊!

  還沒等她這頭回過神來,岩石上空一個黑影飛掠撲下,雲千千下意識的抬頭,就見著一個看上去有點邪性的大帥哥高高躍起並正在玩自由落體,落點似乎就是她躲的這石頭後面。而此人手中,還握著一柄造型詭異的匕首。

  「九夜!」雲千千迅速回神,想起了這個傳聞中聽到過無數次的傳奇匕首和傳奇男人。

  她的驚呼聲剛剛喊出,九夜已經曲膝落地,對方只這麼原地風騷的一擰身,順勢遞出匕首一劃,雲千千就感覺到胸前一涼,接著慢慢的失去了力氣。

  他大爺的!居然是秒殺!雲千千悲憤得想抽人!

  在消失於白光中之前,悲憤的雲千千抬眼一瞥,正好看到已經站起身的九夜身後,自家老大正狂暴得如同一頭怒獅一樣,一邊吼著自己的名字、一邊飛蛾撲火般衝向九夜。

  難道這人真的暗戀自己!?雲千千倒吸一口涼氣,帶著詫異的眼神終於消失在了白光之中。臨死還不忘最後鄙視人家一把——遊戲裡死了至於悲憤成這樣嗎!?而且老大是不是忘了自己有個草人,可以免掉一次死亡懲罰?……

 

  在創世紀中,玩家死亡時就是直接眼前一黑,等到再出現時,就已經是在附近的復活點內了。因為這個遊戲裡沒有復活技能的關係,所以也就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程序,整個死亡再復活的過程十分乾脆俐落。

  可是,雲千千覺得自己的頭盔也許是出了問題,她這回眼前一黑的持續時間也實在長了點兒吧!?而且在遊戲人物死亡的瞬間,她居然感覺到腦中一陣針扎般的尖銳刺痛掠過,雖然痛楚時間不長,但還是讓人很難忍受。

  雲千千一邊怒罵著果然免費沒好貨,一邊靜靜的等待著,過了好一會兒後,才終於感覺到眼前再次出現了濛濛的亮光。

  迫不及待的雲千千連忙睜眼,準備抄傢伙再赴戰場,可是下一秒,雲姑娘就被華麗麗的震撼了。

  眼前這看似自家社區的街道是怎麼回事?她不是在遊戲裡嗎!?還有,自己腰上的通訊器怎麼沒了?這是啥!?NOKIA9999?

  靠!她究竟是死到哪去了啊!?

 

 

 

Part2.這是綁架

 

  不管是任何一個網遊,在練級時若想取得一個好的效率,那肯定是要先給自己配上一套屬性不錯的裝備才行。

  畢竟誰也沒見過赤手空拳的人能打得過武裝到牙齒的現代戰士吧?如果真出現那麼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那麼那個人肯定是熱血漫畫的男主角,擁有無敵不死的隱藏屬性、每集戰鬥都能來個小宇宙爆發。

  雲千千當然不會試圖去把自己和這樣的神人做比較,於是她乖乖到新人村中向來業務最繁忙的村長家領任務搞裝備去了。

  找到村長、對話、領任務,一切順利,可是就在興奮的雲千千照著村長的囑咐來到村外,正想要殺掉20隻襲擊村子的小怪時,問題來了,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找到20隻怪殺掉。

  「……好壯觀啊。」雲千千站在村口,目瞪口呆觀察村外十秒,衷心感慨了一句。

  村裡是和平安寧,村外是人聲鼎沸。小怪是零零落落,玩家是漫山遍野……沒想到時隔兩年,雲千千居然有機會再一次領略到創世紀的風騷魅力,新手村外那人山人海的蜂擁場面,真還不是一般遊戲公司能弄出來的動靜。現在別說是出村殺怪,她幾乎連村莊門口都出不去,村外刷出來的那些小怪根本就不用打,基本上是一刷出來就被人擠死了,掛得十分委屈。

  這要怎麼打!?自己的遊戲經驗似乎施展不開耶!雲千千站在村口默然哀傷,突然發現自己所謂的火箭速度練級計畫根本就毫無用武之地。

  「姐兒們!不出去就讓個路吧!?」

  正當雲千千看著村外默默無語淚雙行時,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一回頭,一個穿著一身殘缺新人套裝的玩家就站在自己身後,對方一邊心有餘悸的打量著新人村外的熱鬧沸騰,一邊吞了吞口水,請雲千千讓路。

  「剛死回村的?」雲千千一邊讓路一邊隨口問了句。

  「嗯!」該玩家悲壯的點了點頭,站在村莊門口緊了緊手中不知道哪兒弄來的棒槌,一副想衝出去又不敢衝出去的怯怯模樣。

  「怎麼死的?」雲千千十分好奇的又問。看外面現在這情景,小怪應該根本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人給踩死啊。

  「和人多擠了幾下,就死了。」那哥兒們哀嘆,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悲傷表情。

  「不會吧?人家主動攻擊到你了?」雲千千有些驚訝了。

  「……擠在我身邊的那哥兒們是個強者,人家手上有刀,我人正好被推在刀刃上……多蹭了幾下。」哥兒們默然許久,憂鬱了。

  雲千千擦汗,也憂鬱了。得!本來還想出去隨大主流跟著擠兩下,看能不能碰運氣踩到幾隻小怪來著,看來這活動也是有風險的。

  「美眉,要不咱們一起!?」叫雲千千讓路的那哥兒們在村口又給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設,終於還是有些膽怯,於是熱情的邀請雲千千同行。

  事實證明,痛苦與人分享之後是能降低的,比如說一個人掛掉的時候,如果他知道還有另外一個人也陪著自己掛了,那麼此人的心裡肯定會好受上不少,用老祖宗的話來概括,這叫幸災樂禍。當然,如果想用個褒義點兒的詞來概括也是有的,那叫有難同當。

  雲千千是多麼聰明的姑娘啊,趨吉避凶的業務沒人比她更熟練了,於是在認真觀察村外局勢又十秒後,她認真而堅定的拒絕了該哥兒們的「好意」邀請:「不了,我再看會兒,你去吧!」大爺的!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她去村裡做些不用打怪的任務,反正這套路她熟。

  眼看這姑娘並不腦殘,似乎是沒法拐出去共患難了,哥兒們也只好放棄,又默然幾秒,深呼吸,然後一咬牙、一閉眼,以壯士赴死的壯烈表情一頭鑽進了村外的人潮人海中,不一會兒就被群眾的身影所湮沒。

  「唉,又一個前途光明的青年就這麼斷送了。」雲千千蹲在村口托腮觀望,順便象徵性的為剛才那哥兒們默哀了一秒。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站在這個角度去看外面那些人,還真是挺有意思的耶!想想原來還有過這麼艱難的時候,以後等大家等級都高了,再回憶起來肯定挺感嘆的,尤其是那些成為日後梟雄、一方霸主、等級榜高手之類的名人們,能力再是強又怎麼樣?一進遊戲還不是得跟人家擠著搶雞崽兒……

  雲千千一邊幸災樂禍,一邊睜大眼睛在人群中搜尋有沒有自己重生前認識的那些名人。

  還真別說,這麼仔細一打量,還確實被雲千千找到幾張熟臉:發現日後大幫主一隻,現在正被擠成照片。又發現冷酷悶騷高手一隻,這會兒正一臉緊張的尋找刷新的小怪。又又發現……

  雲千千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順手掏出Demo給自己看中的那些潛力股都閃了幾張特寫照片保存珍藏,看看以後能不能轉手賣出個高價。

  「妳不去打怪?」

  當發現了新樂趣的雲千千正拍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她身後忽然又傳出一個男聲。

  「我沒擋路啊,要殺怪自己出去,要找村口請往左看。」雲千千頭也不回,隨手揮了揮當打發蚊子。

  身後人默然三秒,男聲又一次傳出:「妳是不是有什麼困難?」

  「現在是個人都困難,僧多粥少,無奈啊。」雲千千很鄙視身後那人毫無水準的問題,外面的情況看不到嗎?還用問?

  後面站著的那位也挺無奈,不理解眼前背對自己蹲著的這姑娘為什麼硬是不回頭看他一眼,難道她懷疑自己搭訕是想泡她!?不會吧?現在這麼緊張熱烈爭分奪秒的時候,大家都忙著衝級想搶先一步出新手村,誰會有那麼好的閒心去泡妞啊!?

  尷尬的乾咳一聲,無奈的男玩家終於直接開口道明來意:「這位朋友,是這樣的,我看妳現在似乎也在為練級為難。正好我們隊伍做任務還差人,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

  「什麼任務!?」雲千千終於來了幾分興趣,施恩般的轉頭賞了身後那人一瞥,並且一瞬間將對方評估完畢……嗯,臉不熟,不是日後有名氣的,但是長相中等偏上,還是有點兒小帥的,唯一缺點就是看著太正直了,不是自己喜歡的那款。

  被問到的那個男玩家臉一紅,猶豫幾秒後輕聲咬牙:「……雜役。」

  「……」

  「……」

  一對狗男女在村口一站一蹲,默默無語對望良久。眼看男玩家目露期望的看著自己,一直不肯離去,雲千千想了又想,終於抓抓頭狐疑開口:「閣下口中的雜役,莫非就是村長家老婆發布的那個給她打三天下手的傳說中的每天只有100點經驗獎勵的E級隱藏任務?」

  一長串話被雲千千毫不停頓的一口氣說出,男玩家頓時更尷尬了,漲紅著臉憋了半天才終於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拜拜!」收到肯定答案,雲千千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一揮手,轉頭就跑。

  太可恨了!這個隱藏任務她知道,雖說是隱藏的任務挺難得,但任務完成後的收穫也太不符合隱藏任務的風騷名頭了,每天才100點的經驗值,重生前她咬牙幹完了三天,還以為有隱藏獎勵,結果那老肥婆什麼都不說,宣布了一個任務完成就沒了,看自己在她面前瞪眼站了半天,居然還眉花眼笑的問雲千千是不是要接著再幹三天。

  當時的雲千千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走,並且發誓再也不上這老娘兒們的當了。這段被NPC糊弄的日子也正是雲千千在遊戲中的第一個杯具。可是如今重生回來,居然還有人想拉她回去重溫往日的噩夢!?這男人也太不厚道了啊!

  「別走啊!」一看雲千千要走,男人急了,一把抓住這姑娘的小手手,焦急的挽留對方的腳步:「怎麼說也是隱藏任務來著,我們兄弟幾個都一致認為這肯定有什麼隱藏獎勵,可惜沒人信我們,而那村長夫人又一定要有十個人才肯一起雇傭……我們已經找了快一小時了,就差妳一個名額,妳就當幫幫忙吧!」說到最後,男人都想哭了。

  這也正常,換誰在村子裡轉了一小時都得哭。尤其是每次他一開口找人,人家一聽獎勵要嘛就是鄙視,要嘛就是轉頭跑得飛快,這得多打擊他的熱情啊!眼下只抓住了這麼一個人,說啥他也不能放手。

  雲千千也想哭,掙扎了好幾下都掙扎不開之後,她終於淚眼朦朧的看著男人哽咽了:「大哥!你就放過我吧,那老肥婆的獎勵真是只有一天100經驗值,每天外帶仨銅板,沒有隱藏獎勵的……我一個青春正待綻放的花骨朵,你怎麼忍心把我掐滅在這塵埃之中!?」她還想憑藉自己的重生記憶飛速衝級、飛速賺錢、飛速拉攏未來高手來著,在這破村子裡一耗就是三天,這得浪費自己多少時間啊!?

  「不!既然是隱藏任務,那肯定有隱藏的好處!妳就相信我吧!」男人堅定搖頭,真誠的勸說雲千千。

  「還是你相信我吧!咱是過來人……」雲千千抹淚傷心。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老七,找到人了!?」

  雲千千和拉住自己的男人一起轉頭,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戴著單邊眼鏡的面癱酷哥正站在兩人的身側不遠處,一副清冷的模樣。要不是他身上那身新手布衣裝,就憑這氣質,沒準兒人家能把他當成是個隱藏高手NPC。

  遊戲裡哪來的眼鏡!?雲千千恍惚了兩秒,硬是沒從自己的記憶中找到這麼個遊戲道具。

  而還沒等她恍惚回神,拉住自己的那個男人已經驚喜的開口了:「無常,我找到人了,來幫我把她拉走啊!」

  靠!原來還是一夥的!雲千千猛然回神,正要開口,那個清冷的面癱已經微微頷首,走了過來,一把揪住雲千千的另外一隻胳膊,對自己的同夥淡淡的開口:「那就別浪費時間了,你左我右,帶走!」

  兩個大男人一使力,跟提小雞仔似的就把雲千千輕輕鬆鬆架了起來,往村裡拖走。

  「靠!」雲千千被氣得頭昏眼花,憋了半天只憋出這麼一個字來,再也想不到其他詞彙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憤怒——清冷個屁!這是綁架!

 

 

 

Part3.大家來刷BOSS吧!

 

  這是有史以來最豪華的肉盾陣容,只有一個小姑娘放著小閃電打怪,而拉BOSS的成員卻有十餘人。由於主力輸出成員身上拉到的仇恨值最多,在沒有技能吸引仇恨的情況下,拉BOSS的人為了要阻擋住BOSS的腳步,需要付出怎樣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於是這十多人一起同心協力,發揮潑婦打架的那種不怕死又不要臉的精神,撞腰撞腿撞肚子,抓撓啃咬踹命根……什麼陰招爛招都玩出來了,就是為了不讓BOSS靠近那個唯一的主力輸出一步。只要他們敢稍有個懈怠,不小心漏出了個空子的話,BOSS絕對甩他們沒商量,堅定的向雲千千的方向跑去。

  而就是在這麼艱苦的鬥爭中,身為輸出成員的那個小姑娘還完全不知道感恩,在旁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放著技能,一點兒沒有投入精神不說,還使喚人家如使喚自己的小丫鬟……

  「藍!」雲千千一邊漫不經心的放著閃電,一邊隨口喊了一聲。

  「來了!」攔在BOSS面前的兩隊人中有人立刻應了一聲,接著一個掛在岩妖脖子上的玩家竄了下來,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把自己身上的藍瓶交易給了雲千千,再屁顛屁顛的跑回去繼續咬。

  「擋好點兒,它又靠近了!」雲千千打著呵欠,一邊灌藍瓶一邊指導兩隊人擋住BOSS的前進路線,不讓它靠近自己。

  「妳傷害那麼高,它肯定得追妳啊!跑兩步啊姐姐!」負責擋BOSS的那些人鬱悶咬牙,非常無奈。

  「這麼小個地方,我能跑到哪去!?還想不想打BOSS了!?認真點!」雲千千非常嚴肅的批評對方。

  「……」

  「誒!這BOSS居然還敢瞪我,小眼神看著太凌厲了,怪可怕的!戳瞎它!」

  「……」參與拉BOSS的人終於忍不住潸然淚下,大家也一致覺得真是太可怕了: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情無恥無理取鬧的姑娘!?

  經過了十多分鐘的努力後,遊蕩岩妖終於在大家欣慰感動的目光中轟然倒地,那一個瞬間,多少人想抱頭痛哭啊。這比他們參與過的任何一場戰鬥都要慘烈,而且委屈。兩支隊伍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彼此產生了類似惺惺相惜同病相憐的革命戰友情誼。

  「爆了什麼!?」雲千千完全不知道其他人的痛苦,歡快的跑過來準備分戰利品。

  按照傷害輸出來說,雲千千的輸出量始終是比不過最開始的那隊人。她打的時候,BOSS只剩1/5的血條了,於是,想看爆出了什麼東西,還得要人家下手才行。

  最開始追BOSS的隊伍中走出個看似領頭的玩家,蹲下身在BOSS屍體上掏摸了一把,拿出一堆零碎報戰利品:「材料岩石精華1顆,岩石碎片3片,金幣9枚,還有綠階力量重靴1雙……」想了想,那個人倒也厚道,轉頭問雲千千:「妳出力最關鍵,還是妳先挑吧,要什麼?」

  「力量重靴!」雲千千毫不猶豫。

  「……」那個人汗了一把,遲疑著斟酌語句對雲千千說道:「是這樣的,妳吧,估計以後是得走法師路線的,這力量重靴是近戰職業,而且還是要求力量加點才穿得上,所以妳拿著沒用……」他把雲千千當成了遊戲小白。

  「我知道啊!」雲千千詫異的看著此人,理所當然道:「我怎麼可能穿力量裝備!?又不是傻子!」

  「……那妳幹嘛還要?」其他人都鬱悶了。

  雲千千鄙視這些人:「可以賣錢的大哥!」

  「……」大家對雲千千的無恥再次有了更深的認識。

  隊伍中分配戰利品,一般是按各取所需的原則來的,比如說缺什麼材料,就拿什麼材料;是什麼類型的職業,就拿那個類型的裝備。在任何一個網遊中,都絕對不會有讓人挑著最值錢的戰利品來拿的規矩,要是大家都這麼來的話,根本無法分配不說,還很容易造成隊伍中的不合。

  於是,那個人問話的時候,其實根本沒有想過雲千千會要力量重靴。他已經在心裡分配好了,自己隊伍有個走肉盾路線的,鞋子給他,岩石精華是做重型武器的器魂,所以也是自己隊伍中的近戰拿,剩下岩石碎片和金幣……如果那女的覺得吃虧的話,大不了岩石碎片和金幣都歸她一個人好了。至於幫忙的老莫隊伍,自己付點錢當是辛苦費……

  結果沒想到人家雲千千這麼剽悍,一開口就把最值錢的鞋子要走了,說的理由還挺坦白,因為那最值錢。問話的此人深深的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雲千千等了半天,發現大家都在沉默,於是不解道:「怎麼了,不是說讓我選嗎?難道我選的不行!?」

  「……」所有人繼續無語,這話說到這分上,他們能說不行嗎!?一開始要人家先選的確實是自己,誰知道人家不守網遊規矩,到時候把這理由一說,人家沒準兒再問「這規矩誰定的!?」……算了,咱攙和不起這個亂,還是給吧,就當今天沒爆出過這靴子……

  想了想,問話的玩家終於鬱悶的把力量重靴給遞了出去。雲千千開心的接了過來,左看右看好一會兒,再抬頭,揚著手上的靴子衝大家問道:「你們有誰想買我這雙靴子的?」

  「……呸!」群眾們終於忍無可忍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見過無恥的,就沒見過無恥到這分上的。妳的!?那是妳剛賴過去的……

  雲千千的靴子最後還是沒賣出去,主要是這買賣做得也太黑了,剛扒了人家的皮,接著就要轉手處理出去再賺人家的錢,身為苦主,兩支隊伍的眾爺兒們都覺得自己憋不下這口氣。

  於是,帶著靴子的雲千千只能揮淚告別了眾人,在大家終於解脫了的目光中不捨的走遠。

  「蜜桃,妳怎麼一下升了三級!?」剛離開岩坑,七曜驚訝的聲音就從隊伍頻道中傳了出來。

  「升級了!?」不滅也詫異的出聲了,似乎到現在還沒發現這事情。

  「是啊!你看隊伍面板。」七曜隨口應了句,接著繼續盤問:「怎麼升級的?難道說創世紀還有什麼靈丹妙藥?或者妳遇上了世外高人傳妳一甲子的功力!?」

  雲千千黑線:「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

  「那麼是怎麼回事?」七曜十分之不解。

  「這……是實力!」雲千千滄桑感慨的低嘆。

  「……滾!」七曜敗退,無法和雲千千溝通下去了。

  無常的聲音接著傳出,他對雲千千的等級不感興趣,依舊是那萬年不變的平靜嗓音淡淡的問道:「找到練級點了?」

  雲千千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各位!你們不是配合默契嗎?會攔BOSS不?」

  「小看我們!」七曜嗤之以鼻。

  「當然會!」不滅堅定道。

  無常沉默了片刻,突然開口直指雲千千的意圖:「妳想刷BOSS練級!?」

  「聰明!」雲千千得意的打了個響指:「我們一起去刷BOSS吧!」

 

 

刷BOSS~刷BOSS~1月30日大家一起來刷雲千千BOSS!!^o^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