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少女騎士の薔薇殿下

作者:夏澤川

繪者:MO

 

 

雜草兄控少女 Plues 自戀無上儲君

一失足成千古恨,她被迫簽下 騎 (ㄐㄧㄝˊ) 士 (ㄏㄨㄣ) 契約。

等等!她的高中生涯是從成為女僕騎士開始的嗎?!

八月七日 妳、就是我的──專屬騎士 

 

 

 

【試閱文】

 

楔子

 

  靠近歐洲大陸西北部海岸,隔著北海、多佛爾海峽和英吉利海峽與歐洲大陸相望的島國,被稱為新英倫,建立在主要領土外海、但仍屬於新英倫領土的群島──奧克尼群島上的貴族都市是全球最大的學院,被稱為「新英倫上的亞特蘭提斯」。

  它的建校歷史已經長達一百零七年,一直以來只接受貴族或者擁有優良基因的混血兒在此定居。不過,近年來也開始批准業績卓越的普通人──如技術高端的科技人員或經濟實力強大的企業家申請移民,以及允許擁有成為此等優秀人才潛力的普通學生入讀。其學院規模之龐大與優越的科技設施可媲美一個首級大城市,並且有自己完善的經濟體系,因此這所學院也被稱為The Empire of Rose

  這就是有幸通過高難度入學考試的我將要入讀的超級貴族學校──薔薇帝國學院。

 

 

 

《1》閣下。契請書。厄運啟示錄。

 

  是難得的萬里晴空。

  夏憐歌正在甲板上伸著懶腰感受著和煦陽光的安撫。因為有輕微的暈船症狀,待在房間裡會讓她覺得更鬱悶,所以乾脆一個人跑到這裡吹鹹腥的海風。

  前方小丑滑稽的表演剛剛好告一段落,夏憐歌敷衍的拍了幾下手迎接即將上場的吹奏樂隊,隨即又將目光投到一望無涯的大海上。

  這艘可以搭乘六千四百名乘客,排水量達到十五點八萬噸的超豪華郵輪──「蘭斯迪爾號」,是薔薇帝國學院接載新生到學院的專用郵輪。

  這艘郵輪的設施全部都是國際星級標準。從圖書館、購物中心到可衝浪的大型水池、小型高爾夫球場、還有露天泳池和溜冰場,只要想得到的設施,這裡幾乎一應俱全。為了配合不同國籍的學生,船上甚至還配置了至少十種不同風味的餐廳和格調各異的套房。

  剛登船的時候,夏憐歌就已經為「蘭斯迪爾號」恢弘的外觀和豪華的裝潢驚嘆不已,打定了主意要在抵達學院之前,在這艘超級豪華的郵輪上吃喝玩樂個夠。

  但事情好像並非她想的那麼好。

  「抱歉,妳持有的紅水晶徽章,不能使用這邊的設施。」

  本來她想放下行李後就馬上到設施豪華的地方參觀的,但幾乎都被服務生和管理人員用這樣的話打發離開。

  薔薇帝國學院的入學通知書是以徽章形式頒發的,所以要證明自己是學院的學生,只要出示徽章就可以,但是船上不少遊樂項目和設備的使用好像都有規定級別。

  「誒?為什麼?不是學生就可以使用的嗎?」

  「抱歉,要藍鑽級別的徽章才可以。」

  聽到這種話的夏憐歌,只能悻悻的到甲板上看小丑和欣賞露天吹奏樂隊的表演打發時光。

  「喂喂,妳看,那邊那個學生的制服是黑色和白色的耶。」站在她旁邊的兩個女生用一臉憧憬的表情望向前方,緊緊的靠在一起竊竊私語。

  因為夏憐歌和她們一樣,穿著的是暗紅色帶有白邊的校服,所以她也因為這句話而跟著好奇的觀望起來。

  那邊的女生又發出豔羨的感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看起來高級很多耶。」

  ……哪裡啊,明明紅色比較好看!

  夏憐歌賭氣般的拉了拉自己的衣角,再抬頭看向對面學生的制服時,卻還是忍不住投去了一絲羨慕的目光。

  坐在離少女們十來公尺遠的看臺上的,是個穿黑色鑲著銀邊制服的女生。旁邊站著的男生是白色制服,領邊和袖口是帶藍色的鑲邊。奇怪的是餐桌的旁邊明明還有座位,可那男生也不坐下,站在女生的身後一副等候差遣的樣子。

  「可能是支配者之類的,所以制服不同吧。」

  「『支配者』是什麼?」

  「咦──妳都不看入學通知書裡附帶的學院介紹手冊嗎?就是擁有『優良基因』的人啦!類似、類似有錢人家的孩子什麼的……」

  「笨蛋!這跟有沒有優良基因沒關係啦!」

  聽著那邊兩個女生的對話,夏憐歌也一下子想起來了。

  的確,她收到的學院介紹手冊裡,確實是有說過入讀這所學院的學生全都被分為「支配者」、「騎士」、「普通生」這幾個等級,但具體為什麼要這樣子分配,卻是簡單的以「因學生的資質而定」一句話帶過。

  這樣想著,夏憐歌看了眼拿著托盤朝那名少女畢恭畢敬的走過去的服務生,又想起自己剛才想要去使用各種豪華設施卻被一臉冷淡的服務人員打發掉的場景,不禁在心裡感嘆世間的不公平。

  而就在服務生將橘黃色的Menu朝那穿著黑色制服的女生遞過去的時候,她只是稍稍的笑了一下,舉起右手的食指憑空一點,那張Menu彷彿是被看不見的鋼絲吊著一般,自動的離開服務生的雙手,懸在了少女的面前!

  誒誒?那個女生是魔術師嗎!?

  這邊幾個人全部嚇了一跳,夏憐歌也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原本夏憐歌還以為看到這個場景的服務生也會不知所措的往後踉蹌幾步,誰知他似乎是習以為常了,雙手垂下交疊在身前,臉上仍舊掛著商業性的微笑。

  怎……怎麼回事──

  身旁的女生一下子驚喜的叫了起來,語氣裡有著難掩的興奮:「起初我還以為那只是個吸引學生就讀的噱頭而已呢,沒想到這所學院真的有接收一些擁有奇怪能力的學生啊!」

  ……接收擁有奇怪能力的學生?

  句子裡的關鍵字再次激起夏憐歌的回憶。其實她在決定入讀薔薇帝國學院之後,也曾搜索了一下關於這座學院的一些資料。

  據說是曾經有相當了得的調查組織在他們的官方網頁上列出了在這所學院中一些擁有特殊能力的學生學籍,這些學生可以隔空取物或者高空浮遊落下,而「新英倫上的亞特蘭提斯」之稱,也正隱喻了居住在這所學院裡的人,大都和傳說中的亞特蘭提斯人一樣,擁有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當時,這些小道消息還曾在世界各地引起過轟動,但因為學院本身沒有做出正面回覆而不了了之。

  她原本還將這些傳言當作飯後閒談一笑置之,然而現在這種奇異的事情居然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

  難不成,剛才那兩個女生所說的擁有「優良基因」的人,就是指這些可以使用奇怪能力的學生嗎?

  就在這時,對面穿黑色制服的女生彷彿察覺到她們鬼鬼祟祟的目光,視線瞬即轉了過來。在打量了她們與夏憐歌兩秒後,黑制服女生扯著嘴角露出一個像是鄙夷的微笑,然後如同看見骯髒的東西一般高傲的別開目光。

  「──什麼嘛!那女人,一副不屑的表情噢!」

  「就是啊!那什麼眼神嘛,真讓人生氣!」

  身旁的女生們立即惱火的嚷出了聲。

  躺著中槍的夏憐歌也感到惱火,雖然知道這裡的千金大小姐、大少爺很多,但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受人白眼!

  可惡,什麼「優良基因」!

  果然制服就是用來劃分有錢人和沒錢人的嗎!

  她氣憤的幾乎張牙舞爪起來,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站在走道上,結果在要轉身的時候猛的撞上了什麼。步伐踉蹌的她差點撞到船舷上,卻被身後的手穩住了肩膀。

  嚇了一跳的夏憐歌驚訝的瞬即把火氣拋諸九霄雲外,慌慌張張的回頭道歉:「對……對不起!」

  立在她身後的是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少年。首先映入夏憐歌眼簾的是對方那驚為天人的漂亮容貌。她當場失禮的愣住。

  少年的頭髮是顯眼的紅色,而雙瞳是妖異的金綠色,如上好的綠寶石閃耀出清冷卻柔和的光。仔細一看,他的左耳上還戴著一個銀白色的十字架耳環。

  夏憐歌想到現在自己也算半個身子靠在他懷裡,幸福感頓時洶湧澎湃,如果要配合上臺詞,這個時候就應該尖叫「王子殿下啊啊啊」。

  然而在下一秒,夏憐歌的眼角餘光掃到趴在美少年肩頭的約三十公分長的冷血爬蟲類──牠全身布滿鋸齒狀的鱗片和因為呼吸而伸展著的皮褶──結果夏憐歌的尖叫就變成「……蛇啊啊啊啊」,然後立刻離開王子殿下的懷抱,彈開了幾丈遠。

  看見她那慌張模樣的少年頓時失笑。

  他盯著一臉緊張的夏憐歌,挑高一側眉頭,並輕輕撫摸著肩頭的寵物,「什麼啊,那捷爾是蜥蜴,蜥蜴!很溫馴的。」

  「是嗎……」不管是蛇還是蜥蜴,夏憐歌都覺得一樣嚇人。

  她盯著牠看了好一陣之後,覺得牠確實是一副毫無要攻擊的慵懶姿態,才稍微有點信服的樣子。

  不過緩了口氣後,夏憐歌卻開始在心裡嘮叨,擁有這般惑人心神臉龐的美少年,一般出場的設定理應配置白馬,蜥蜴這種東西,一點也不符合少女情懷美學。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少年那身顯眼的黑色制服又一瞬吸引了夏憐歌的目光。她愣了一下,木然的脫口而出:「啊,黑色的。」

  並且,與其他穿黑色制服的學生不同,少年的制服領口處還用紅寶石點綴出一朵非常精緻的薔薇形狀。

  看著夏憐歌那樣子熱烈的眼神,少年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才領會了她的意思,「妳說制服啊?」

  「是啊。不過其實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新生的制服是不同的?跟學生的身分有關嗎?」夏憐歌順水推舟的問道。

  「是啊,因為學校的制度規定就是這樣呢。」對方這麼回答。

  「制度規定?」

  「嗯,應該也算是傳統。」少年露出微笑,爽利的點了點頭。夏憐歌頓時覺得暈船感煙消雲散。

  「你們應該是通過考試進來的吧?」他看了一眼夏憐歌身上的制服,抬手撓了撓頭髮,問道:「看來,發給普通生的學院介紹手冊果然不夠全面呢。這所學院裡還有一部分學生是強制規定入學的,這個妳知道嗎?」

  記憶裡一些沉澱的微塵被這一句話激起,夏憐歌愣了一下,於是默默的頷首。

  確實是如他所說,她是拚命努力了好幾年才爭取到這所學院的入學資格。其實這種學校根本不是自己該來的,但夏憐歌覺得為了找到哥哥非要來這裡不可。

  哥哥夏招夜是在某年的夏季收到薔薇帝國學院的強制入學通知書的,並離開家人遠赴新英倫這座名聞世界、座落於大西洋離島、甚至有著「新英倫亞特蘭提斯」之稱的豪華學院──The Empire of Rose

  然而,夏招夜卻在兩年前於這所學院裡失蹤了,從此音信全無。

  夏憐歌就是為了要找到失蹤了兩年的哥哥,才這麼拚命的想要進入薔薇帝國學院。

  想到這裡,夏憐歌不由得捏緊了掛在頸間的六芒星項鍊,那是哥哥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

  少年還想繼續跟她解釋的時候,旁邊驟然傳來了腳步聲,還有禮貌得讓人不自在的聲音。

  「您在這裡啊,莫西大人,閣下他們在找您呢。」

  「啊啊,我都忘記了。我馬上就過去。」帶著蜥蜴的少年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拍了下腦袋,有些輕佻的回答。然後他把視線又轉回到了夏憐歌身上,「那麼,我先走了。『蘭斯迪爾號』要到明早九點才會抵達新英倫,為了不讓船上的時光顯得枯燥,今晚這裡會舉辦『海上嘉年華』哦。」

  說罷,把手舉到額角做了個道別的手勢,叫莫西的美少年便隨著那位穿著筆挺西裝、戴著墨鏡的可疑中年人轉身離開了甲板。

  簡直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嘛!夏憐歌在心裡暗暗驚嘆,但一想到他剛才所說的夜晚舉行的「海上嘉年華」,原本糟糕的心情也不免開始迅速的好了起來。

 

  ◇  ◇  ◇

 

  就這樣,寄託著眾人期待的夜晚伴隨著散發出柔和光輝的弦月漸漸降臨了。

  這個時候,臨近露天泳池的甲板上已經被裝飾的燈火通明。炫彩的氣球、豪華的自助餐,和堆疊成壯觀形狀的杯塔,搭配上婉約的音樂,讓人感覺到奢華。

  雖然這個宴會十分美好,但夏憐歌完全沒能融入,只是待在一旁自助吧喝喝飲料跟享用精美又豪華的美食,或者聽聽旁邊路人甲乙丙的談話──

  「聽說今晚儲君也會來哦。」

  「啊啊!不是吧,蘭薩特閣下跟十秋閣下會來嗎?好期待啊!」

  「這麼說蒲賽里德大人也會來了耶!怎麼辦,要是碰上了一定要上去說話哦!」

  ……儲君?

  學院介紹手冊對「儲君」的描述除了名字之外,並沒有花太多筆墨,夏憐歌對他們的瞭解更多是來自於外界的傳聞──

  薔薇帝國學院的管理制度跟一般學校有著相當大的詫異。它是由島上的兩大家族──蘭薩特家族與十秋家族管理著的。與其說管理,不如說有點家族統治成分。兩個家族各有一位繼承人,他們都是就讀於這所學院的學生,這兩位將在不久的將來擁有這座豪華學院管理權的人,就被稱為「儲君」。

  不過像這種身分的人,夏憐歌料想自己也只能在他們迎接新生的時候遠遠的見上一面而已吧。

  她擰著裝可樂的玻璃杯攪動著裡面的冰塊,原本對「海上嘉年華」的期待也因自己無法融入宴會氣氛而逐漸冷卻了,於是她打算一喝完就回房間睡覺,畢竟船在明早九點鐘就會抵達學校,整理宿舍啊、辦理手續啊什麼的一定會讓她忙得頭暈腦脹的。

  結果在她剛離開的剎那,也不知道是鬼使神差還是什麼,她才剛退了一步,轉身就馬上跟迎面走來的人撞了個滿懷,更難堪的是,她手中的可樂朝著對方身上潑去。

  在心裡哀號著「今天已經是第二次撞到人了啊混蛋」的夏憐歌,連連道歉。雖然她不知道這道歉到底能不能平息對方的怒火……

  「對、對不……」

  結果在抬眼看見身前的少年時,夏憐歌的話卻梗在了一半。眼前之人是位擁有驚人美貌的少年,他柚木綠色的眼眸帶著冷漠,沒有紮起來的淺金色長髮垂到肩胛。

  一剎那失了神的夏憐歌心想:簡直、簡直就猶如夢境裡的神祇一般啊……

  然而下一秒,頭頂卻傳來了少年傲慢得直想讓人一個巴掌搧過去的話語──

  「就算想跟我搭訕想到不能自抑,也不至於做到這地步吧,普通生!」

  夏憐歌之前那美麗的幻想與期盼,從數百公尺高空直墜到無底懸崖,乾脆俐落的摔了個粉身碎骨。

  「……你說誰想跟你搭訕想到不能自抑啊!」

  「不然妳以為我這樣的美貌,是妳那種草芥般廉價的目光能看的嗎?普通生。」

  這、這人──

  「我不是故意的。誰會為了搭訕做這種事情啊!」

  對方擰起滴著可樂的制服袖角,「妳不是已經付諸行動了嗎?普通生。還是說我要理解成,因為妳見到我的容貌後覺得無地自容,所以用可樂潑我並妄想這能夠對我造成精神打擊,以此來平衡一下妳那可憐的嫉妒心?」

  ……這傢伙……

  「你是不是有被戀妄想症啊?為什麼不小心撞到你,你就非要當我是搭訕!」

  「那麼就真的是無地自容嗎?剛才不是有一剎那看我看得出了神嗎?」

  ……雖然你說的是事實!

  夏憐歌在腦海裡承認了後半句,口頭上卻繼續逞強:「我究竟為什麼要因為一個男生的臉無地自容啊!」

  「就是因為連一個男生萬分之一的美貌都不如才更加無地自容吧?」

  如果自戀也是種才能的話,眼前這個人絕對可以創造世界。被對方激怒的夏憐歌事到如今已經忘記「自己有錯在先」了,毫不客氣的頂撞回去:「臉長得漂亮點而已,用得著這樣嗎你!」

  對方似乎立刻被這句話激怒了:「而已?妳說只是『漂亮點而已』?那麼妳那張臉簡直就可以說是讓人生無可戀了!」

  真是夠了!

  「……算什麼啊!你這個自戀狂!」

  震天價響的一吼,全場的喧囂頓即冷卻,所有視線都集中了過來。到這地步,夏憐歌甚至覺得潑可樂實在太便宜他了,應該該潑硫酸或者硝化甘油什麼的。

  「雖然我覺得你吼得很對,我也認為這傢伙的自戀已經無可救藥,但我還是好心奉勸妳一句,別以卵擊石,普通生。」

  夏憐歌這才注意到在自戀狂旁邊,還站著另外一位一身黑色調的漂亮少年。

  融入了夜色的短碎髮在月光下閃耀出曖昧不清的光澤。黑木般的眼瞳在厚重的鏡片之後詭異的半瞇起來,似乎是因為角度問題,少年的右眼偶爾會跳躍出如狐火般清冽的綠光,有著一種惑人心弦的魅力。

  這個時候馬上人聲鼎沸起來──

  「是儲君……!」

  「蘭薩特閣下跟十秋閣下……」

  「真的耶──真的來了耶──」

  ……閣、閣下?

  夏憐歌當頭被一雷擊劈中。這個自戀狂是這所學院裡至高無上的儲君!?不、不是吧……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了幾個穿著白色制服的學生。

  「蘭、蘭薩特閣下,讓您困擾了,這個新生我們會處理的。」

  什……什麼處理!為什麼聽起來好像是要進拷問室或者刑房的樣子,搞什麼啊!

  但是,被稱為蘭薩特的少年卻淡淡的回應了句:「我自己處理就可以。」

  聽見這話的夏憐歌頓時不知該喜還是該悲,她根本就沒想到招惹上了這樣的人。要是這人一個火大想不開,補充一句「到直布羅陀海峽的時候,扔她下去」的話,那她的人生就到此為止了啊!

  但這個時候向自戀狂低頭的話,夏憐歌又覺得有辱自己的尊嚴。

  「……別以為你是儲君我就怕你了。沒什麼了不起的!」

  叫十秋的美少年似乎看出了夏憐歌的處境難堪,露出了點於心不忍的神色。夏憐歌心想如果這個人開口勸阻,說不定自己就能脫離這個走投無路的境地。

  「算了,彼方,不就是個普通生嗎?」十秋用手按住蘭薩特的肩膀,另外的手指向夏憐歌,用一副嚴肅又認真的口氣這麼說道:「而且她看起來就是一副蠢得要死的樣子,你跟她計較什麼啊。」

  麻煩你在助人為樂的同時,顧忌一下別踐踏到別人的自尊心好嗎!

  夏憐歌在心裡吶喊起來。

  現在的她確實生出一點後悔莫及的心理,甚至打算慌不擇路的逃跑了再說,但落荒而逃實在是太沒尊嚴了!

  雖然尊嚴在這個情況下沒有什麼用處……

  所以還是走為上計!

  夏憐歌瞬間毫不猶豫的轉身就想離開,但命運之神卻偏偏喜歡在這樣的緊要關頭愚弄人。這時候,夏憐歌突然聽見蘭薩特那句「我本來就沒打算計較……」,結果她還沒來得及感受那份「從惡魔手中脫逃了」般的欣喜若狂,便猛的一個腳底打滑,視線傾斜,往後倒去──

  ……不、不是吧!

  就這樣,逃跑不遂的夏憐歌反而在眾目睽睽之下驚悚的慘叫著,並以「大」字形摔進了泳池。像是被扔下油鍋的天婦羅,嘩啦啦的濺起大片水花。

  水灌進了氣管,一個勁的將頭冒出水面、大口呼吸卻被嗆得咳嗽連連的夏憐歌,那個狼狽樣子顯然已經夠她難堪的了,偏偏岸上的蘭薩特還要絲毫不留情面的給她那已經遍體鱗傷的自尊心致命一擊──

  「哎呀,哎呀,哎呀……真是六月債,還得快,現眼報嗎?」

  被浸濕了的瀏海貼到了臉上,眼睛因為進水而有著痠澀的刺痛感,但她就算顧不上體面,也絕對不在口頭上認輸!

  夏憐歌朝岸上的蘭薩特露出嘲諷的神色,「看見女生掉到水裡卻無動於衷,連伸手援助的覺悟都沒有,這就是你的風度嗎,蘭薩特閣下?」

  因為她的反擊而愣了一下的蘭薩特,就這麼直直的俯瞰著夏憐歌。不久後,他緩和了口吻,卻是無比冷淡的問道:「……那麼,妳的意思是,請求我拉妳一把嗎?」

  這樣的反問簡直是廢話──

  「那當然啊!」夏憐歌吼道。

  聽見夏憐歌這句話的蘭薩特脣角露出了笑容,他在泳池的邊緣俯下身子,勉為其難的伸出手。在夏憐歌的指腹碰觸到他指尖的時候,蘭薩特在陰影下的眸光微黯,用著倨傲的語調這麼說──

  「能讓我彼方.蘭薩特紆尊降貴來牽妳的手,這是妳無比的榮幸。」

  手臂被毫不猶豫的拉住,看上去明明就很纖弱的少年,不知道哪來的這麼大力氣。夏憐歌被拉上岸後稍稍緩了一口氣,被海風一吹突然覺得冷得哆嗦。這時,身旁的蘭薩特卻突然說道──

  「那麼契約成立,我的騎士。讓我聽妳的誓言吧──」

  ……咦?

 

 

 

更精采的內容,敬請期待8月7日新書正式上市!

新書贈品「少女騎士Q角票夾」活動辦法,請隨時注意官網消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