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系作者佐維+知名插畫家Riv

《現代魔法師08》20145月,終極挑戰大圓滿!

 

★完結篇超值好禮★

Riv老師特繪精美彩色拉頁

08poster_COLOR_DONE  

首刷隨書附贈全套書籤!不可錯過唷!

 

 

 

魔法師的終點與未來

現代魔法師08(完)封面(提案)ss  

----------------------------------------------------------------------------------------

 

 

還很愛你,所以,我們握手言和好嗎?

只要你願意再跟我在一起,即使你忘記我們的過去也沒關係。

只要你再愛上我一次就好……

 

我做了一個夢。

蚩黎那小子把我身邊的親朋好友全都抓來大雜燴,

讓我虛擬體驗了一番有婦之夫的快感……(啊、不對!重點錯!)

總之,看過四千七百年前的慘烈場景以及導演真情流露的囑託,

我知道毀滅黑龍的任務非我莫屬,但為何──心,是那麼的痛?

最終決戰的地點在【天地之間】,沒想到大家都來陪我組團打Boss了:

無論是一見面就吵嘴的小綾社長大人和太妍美眉,

還是合作無間的麻吉阿雪和侍劍小靜,

甚至天才巫女小瞳以及只負責當啦啦隊的督瑪公主……

這等豪華陣容,讓我總算在人生的最後尾享受個七人齊人之福(毆)

但是大Boss黑龍的破壞力也太○○╳╳的驚驚驚驚驚死人啊!!!

(雖然這集是魔法師畢業祭,但畢業禮物我才不想領便當咧!)

然而,更Shock的還在後頭……

我居然也會變身技?!不過,有翅膀真的好威呀~ヵ゛────(*Д*)────ン!!

 

 

 

 

 

已出版集數

 

現代魔法師01魔法師與封印的神劍

現代魔法師02魔法師與祖靈的怒吼

現代魔法師03魔法師的傀儡之舞

現代魔法師04魔法師的修羅地獄

現代魔法師05魔法師之全球通緝令

現代魔法師06魔法師之霧都大亂鬥

現代魔法師07魔法師與龍的千年輪迴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00

書名:魔法師的終點與未來

作者:佐維

畫者:Riv

上市日:2014年5月28日上市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90元

購書方式:可至全省7-11超商,或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誠品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套書活動好康報

只要符合以下條件,

就能獲得由知名插畫家Riv繪製的「現代魔法師超萌毛巾」1條──

1.安利美特animate購買《現代魔法師》系列全套八集。

2.在書後回函信封處蓋上安利美特店章,或是影印安利美特購書發票

3.將全套八集的書後回函(加蓋店章)寄回;若是採影印發票者,請一併寄回全套八集的發票影本。

4.可以等購買完「全套八集」後,再於2014年6月20日前寄出。

5.記得要在讀者回函最下方的欄位填上你最喜歡的封面女角是誰哦!

 

請隨時注意官網、FB、噗浪消息。

今年夏季,來與泳裝萌妹子一起清涼一夏吧!

 

備註:主辦單位有權更改活動規則。

 

 

 

 

 

★ ★ ★ ★ ★ ★

 

《現代魔法師08魔法師的終點與未來》試閱文

 

 

故事開始之前:她,和他。

 

  四千七百多年。

  對一顆隨便都嘛幾十億年壽命的星球來講,四千七百多年實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時間。恐龍在地球稱霸的時間都遠超這個數字不只一個位數。但對一個平均壽命還沒突破一百年的、自稱高智慧型生物的人類來說,就算是把零頭去掉,取整數說他四千七百年好了,這也實在是一個漫長到有剩的時間。

  經過了四千七百多年,她終於甦醒了。

  或者該說,早在二十年前,困住她的那個封印的威力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後,她就已經慢慢的甦醒了。

  與四千七百多年相比,這短短二十年簡直是眨眼一般的歲月,就好像是你在床上多賴個五分鐘才起床去上班上課一樣。

  但,也不是真的那麼短。

  她的甦醒不是一下子醒來,不是跟你們睡一覺之後從床上清醒,說聲太陽公公早安之後刷牙漱口上學去那樣簡單。睡了四千七百年,最後這二十年的歲月,她是慢慢醒過來的。而在這個悠久、緩慢、漫長的清醒過程中,她做了一個夢。

  她夢到了許多古早古早的歲月。

  那是比四千七百年前更久遠的年代。那是一個比歷史還歷史、讓傳說超越上古、使神話超越傳說的年代。

  那是一顆比太陽到地球的距離還要遙遠的星球。那是一顆比地球還巨大、比地球還美麗的星球。

  那是屬於她的,和他的,屬於他們的年代。

 

  沒人會記得夢境是從哪裡開始的,她也不例外。但她可以清楚的看見所有的事情。

  那是一座漂亮的大花園。裡頭爭奇鬥豔、百花綻放,所有的奇珍異種都是地球這個環境永遠種植不出來的華麗品種。

  她坐在花園正中間,坐在花團錦簇裡,用摘來的花朵編織兩個漂亮的花冠。

  縱使她和他根本就是那個世界的女皇和皇帝,她內心的小女孩還是讓她對於編花冠來玩這樣的瑣事感到雀躍不已。

  事情就在這個時候開始。

  她看見他們的衛兵全副武裝、面色凝重的朝她走來。衛兵向她說了收到來自宇宙的威脅,現在這顆星球並不安全,要把女皇帶至安全的地方。

  於是她跟著衛兵登上太空船,離開星球的表面,在外太空進行短暫的停留,想要避開那個來自自稱「破壞者」的威脅。

  結果她就在外太空親眼看著那個破壞者,用其強大的力量破壞了她最愛的星球,消滅了她統治的領土,毀滅了她的家。

  然而,屬於她的他並沒有死亡,但搭乘太空船逃出星球的時候卻也是傷痕累累。兩人於外太空會合後,便組織、率領著剩下的軍隊,去追擊那個破壞者。

  他們要那個破壞者對他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那是一段驚險的歲月。

  他們追擊破壞者長達二十年,穿越好幾個宇宙,最後,在他們終於發覺破壞者的力量消退的時候,展開了突襲。雖然最後成功消滅了破壞者,但他們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剩餘的族人全數死亡,她和他也因為沾染上破壞者的細胞,變成了下一代的破壞者。

  從此,破壞就變成了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

  那又是一段瘋狂的歲月。她深深的感覺不能自已,但又深深的著迷於強大力量帶給她的樂趣。

  直到他們找上那顆位在太陽系的藍色行星,這段瘋狂的歲月才終於有個逗點。

  對,逗點。

  雖然理性已被破壞者的力量侵蝕,但她並沒有遺忘掉那些事情。

  她永遠不會忘記,親眼看見自己的故鄉被消滅掉的畫面。

  她永遠不會忘記,那段沉浸在力量與破壞之中,充滿喜悅的時光。

  她不會忘記。

  尤其是那個她最深愛的他。她永遠、永遠都不會忘記。

  但是他卻忘記了。

  曾經只屬於她的他、同時是兄妹也是夫妻的他們,在要破壞那顆藍色行星的時候,決裂成了彼此仇恨的敵人。

  她看著他,為了要「保護」那顆星球上跟他們無相關的動物,揮舞著武器攻擊她。

  她的身體因此受了傷,但心理上受的傷卻更嚴重。

  她試著想要喚起他的記憶,卻換來一個要她別執迷不悟、要她回頭是岸的答案。

  她知道他已經不再愛她了。

  所以她生氣了,她破壞了那顆星球。但卻在他和那顆星球上其他動物的協助之下,她被打敗了,屈辱的被封印在那顆星球上,從此孤獨的過了四千七百多年,把破壞者力量帶給她的一切,寫下一個逗點。

  一個長達四千七百多年的逗點。

  因此,她恨他。

  她恨他把什麼事情都忘記了。她恨他忘記了屬於他們的國仇家恨,她恨他忘記了屬於他們的過往甜蜜,她恨他把所有事情都忘光之後,還將自己視為萬惡的魔王,把自己困在這個地方。

  她,恨死他了。

  這四千七百多年來,她無時無刻的不在恨他。

  仇恨化作的怒火,讓她千方百計的找出任何方法和計謀,就是要殺死他。

  同一時間,他卻也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和星球同化。經過不斷的轉世投胎,把自己的力量化作星球的武器,就是為了要拿來對付她。

  停戰了四千七百年的戰爭,其實一直不斷的在持續。

  而就在今天,讓戰爭暫時停止、換取假性和平的最後屏障,那個累積了眾人的力量、他犧牲生命換來的強大封印——那股封印的力量,終於降低至一個臨界點。

  也讓她終於得以睜開雙眼,重新看著這個地方。

  她第一眼看見的,是滿天的星空。

  好美。

  緊接而來的,是心頭一陣悸動。

  她感覺到,那個她恨了四千七百多年、千方百計想要殺死的他,終於、終於死了。

  她笑了出來。

  累積四千七百多年的恨意終於結束,她笑了出來。

  隨即,淚水迷濛了她的美麗雙眼。

  她覺得自己心裡似乎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這四千七百多年來恨的、想殺死的,終於結束了。可她卻不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喜悅。

  她,就是黑龍。

  而他,就是陳佐維。

  黑龍一直都想殺了陳佐維。

  但一直到了陳佐維真正死掉的這一刻,黑龍才終於發現,不管自己是恨他還是愛他,這四千七百多年來,她無時無刻不想著的,就一直是他,那個叫做陳佐維的男人。

  黑龍一直都很想陳佐維。

  她好想好想陳佐維,好想再一次讓他把自己擁入懷裡,聽他在自己耳邊說著那些溫柔的情話;她好想好想再一次站在陳佐維的身邊,讓他摸摸自己的頭,稱讚自己的美麗和力量;她好想好想讓陳佐維再一次回到自己身邊……

  黑龍好想陳佐維,從以前,到現在。

  就算是現在,她知道自己的僕人已經成功完成她的命令,殺死了陳佐維,讓她所奢望的、所懷念的那些美好在未來都不可能實現的當下——

  黑龍還是深愛著陳佐維,無法自拔。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龍嚎啕大哭,發出了傷心欲絕的悲鳴。

  然後,做出一個決定。

 

  逗點畢竟是逗點,不是句點。

  這表示,這個句子,還沒有結束。

  黑龍,復活。

 

 

 

故事還是沒有開始啊:After the Bad End

 

  倫敦下起了一場超大的雷雨。這場雨下得又急又大,許多沒有帶雨具出門的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但是前一天的氣象預報顯示,今天不但不應該下雨,反而還要是個大晴天。

  很明顯的,這場雨降下的原因,並不自然。

  這是因為許多強大的魔法師齊聚一堂,因為兩隻超強大的妖怪登場,因為強悍的魔力和妖氣在空氣中交擊、碰撞,所造成的結果。

  在黑龍座下兩隻妖怪——「儡」以及「虐」的橫空出世之下,原本熱鬧的大決鬥場,瞬間變成了人間煉獄。

  在那一刻,魔法師們才終於想起那些妖怪曾經帶給人類的恐懼。

  不過,由於現場聚集的魔法師絕對不是什麼一般普通的人物,所以人類很快就展開了反擊。

  由大會長J率領的大魔法師們,正在大決鬥場上,和兩隻妖怪展開激戰!

  「盧尼符文.Anzus!藏傳真言.密!歸依於自在天座前.非想非非想。」

  大會長一口氣用六種語言向八個以上的魔法結社、大魔法師下達魔法命令,用他最快的速度、用他最敏銳的魔法嗅覺、用他最擅長的觀察,對著從剛才就在虐殺魔法師的虐展開一連串的反擊。

  各種蘊含不同信仰、宗教、力量的魔法攻勢交錯縱橫的密集轟炸在虐的身上,一瞬間就將虐原本囂張跋扈的氣燄炸得體無完膚。

  這對一向以「公主」自居的虐來講,絕對不可原諒。

  「……該死的猴子們……你們真的惹火本公主了……」

  虐咬牙切齒的瞪著大會長,雙手十指的指甲瞬間爆長,連帶著雙手變成恐怖的紫黑色獸爪。接著她張開血盆大口,對著眼前的魔法師發出震天吼叫,背上也振出黑色的巨大肉翅。一瞬間,一個可愛少女馬上變成了一個半人半龍、紫色皮膚的恐怖妖怪。

  下一秒,現回原形的虐就對著魔法師們噴出黑色的龍燄,想要用龍燄燒光那些反抗她的猴子們。

  「薩滿.空氣元素、薩滿.水元素!神道.祓靜結界!居爾特魔法.檞寄生弧環之力!」

  虐的龍燄恐怖,但大會長的瞬間洞察力和反應更是快得嚇人!在虐剛有動作的瞬間,他便再度下命令,指揮魔法師們用各種不同流派、系統的魔法創造出一個滴水不漏的防守結界,成功的將虐的龍燄擋下。

  連番失利讓虐怒極,但她也因此認知,那群魔法師分開來並不可怕,只有在那個不斷下命令的男人帶領下才可怕。

  正所謂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虐當然不可能不懂。於是她決定要清出一條血路,直取大會長而去。

  身隨念轉,虐四肢伏地,怒吼一聲之後,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飛向大會長。在撞擊上剛才那個結界的當下,虐在瞬間將全身的妖氣一次性爆發出來,硬生生的震潰整個結界。接著她在空中用肉翅一揮,四肢亂掃,劃出一道直取大會長而去的、由血和肉變成的血腥龍捲風!

  「保護大會長!」

  沒等大會長下命令,左右的魔法師們就已經自動的擋到大會長面前。但虐的速度實在太快,力量又實在太強大,那些擋在大會長面前的魔法師就好像被丟進果菜汁機裡面的紅蘿蔔一樣,在瞬間就變成了血腥肉醬。

  但他們的犧牲不是毫無意義的。雖然只爭取到了「瞬間」的時間,但已經足夠讓另外一個大魔法師殺進現場,用盡力量救走大會長。

  那是貝兒,大薩滿.貝兒.伊雷格。

  雖然在大戰剛開始沒多久,貝兒就被虐在兩回合內打敗,但事實上,那多少歸咎於貝兒還沒完全進入狀況。畢竟陳佐維莫名其妙慘死面前的畫面太過震撼,就算貝兒繼承了上古大薩滿靈魂,骨子裡也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少女,沒那麼快回到狀況內也是可以預期的。

  但現在不一樣了,被打敗之後的貝兒很快就站了起來。能在那千鈞一髮之際解除大會長的危機,就是最好的證明。

  本以為這一擊會順利得手的虐,在落空的情況下悻悻然落地,渾身浴血的她看起來更是凶殘暴力。她舔舔爪子上黏膩的鮮血,瞪著貝兒說:「這麼久沒出現,我還以為妳嚇得逃走了……破壞本公主好事,嫌命太長嘛?」

  貝兒把大會長放下之後,轉身收起平常人畜無害的親切笑容,不發一語的瞪著虐。

  「唷~表情好凶我好怕呢!」相對於貝兒的嚴肅,虐倒是戲謔的說:「不過妳的頭髮被我拔掉一塊,禿了一圈看起來真好笑,笑死人啦~哈哈哈哈哈!」

  無視虐的挑釁,貝兒依然按兵不動的擋在虐和大會長之間。但其實她已經默默在調整自己身邊的元素力量,準備要和虐決一生死。

  決一生死,因為貝兒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否活著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平常老是跟在大會長身邊、不斷挨罵的科長,突然跑到大會長的身旁,說:「大會長,請您解開我們的限制!」

  那個科長是個黑人,說的英語是南美口音。在他的西裝襯衫沒有遮住的胸口,隱約露出詭異的刺青。

  大會長愣了一下,但沒有思考太多,馬上對那科長大喊:「解開。我艾瑞克以【組織】大會長的身分下命令,解開你們六個科長的限制!」

  聽到大會長這句話,那個科長露出了微笑。

  「我等您的這個命令,等好久、好久了啊!」

  說完,那個科長一把扯開自己的西裝襯衫,身上的刺青發出激烈的光芒後就消失了。接著他舉起左手移到嘴邊,用力的往手腕上咬了下去!咬斷靜脈之後,他將自己的鮮血灑向周圍的魔法師。

  或者該說,本來是魔法師的……屍體。

  【組織】大辦公室的位置一直都是公開的,它並不怕有魔法師來這裡找碴。而它之所以敢這麼囂張,靠的不是別人,正是因為這裡有六個位階只在大會長之下的科長。

  雖然這六個科長平常只有挨罵的分,甚至感覺好像一點魔法都不會,但事實上,他們不是不會……

  反而是因為他們會的魔法太殘忍,所以才會被下了言靈限制。

  他們的魔法,叫做禁術。

  好比眼前這個科長,將他的鮮血灑向屍體後,輔佐以自己口袋裡的神秘魔藥,很快就能製造出大量喪屍軍團的「巫毒」魔法。

  好比另外一邊,一個頸部以下全部包滿繃帶的科長,在解開限制之後,從地底召喚出他「醃製」很久的木乃伊,這是操控木乃伊作戰的「古埃及冥河」。

  又好比那個帶著許多瓶瓶罐罐,且不斷從褲管、衣袖中掉出許多詭異小蟲子的科長,在解開限制之後,嘔出一條發出妖異金光的巨蠶,這是可以發出劇烈毒氣的「南洋邪降」。

  再好比手上拿著鈴鐺,另一手拖著一副棺材走到會場的科長,在解開限制之後,鈴鐺一搖,一具穿著清朝官服的屍體僵直立起、破棺而出,這是驅使殭屍向前行動的道教「煉屍」。

  更好比因為長年接觸屍體、吸收太多屍氣、皮膚也呈現灰白色的科長,在解開限制之後,從大衣口袋裡拿出裝滿用福馬林浸泡著人類器官的罐子,這是對應天上十二黃道帶位置而作戰的「死靈法術」。

  最後是穿著科學家白袍、終於有個看起來像是正常人一樣的科長,在解開限制之後,竟然拿出藥劑,滴在自己牽著的小狗身上,這是把小狗變成科學怪物奇美拉的「邪獸使者」。

  六種橫跨歐、亞、非、美五大洲、貫穿科學和魔法界限的「禁術」,在今天這一刻,為了要對抗邪惡的妖怪,終於再度解開限制了。

  虐愣了一愣,看著這六個突然登場、氣勢凌人的科長,又看著他們帶來的各種邪惡魔法,再看看一直擋在自己面前、表情始終嚴肅沉默的貝兒。

  她笑了。

  「……有意思……」

  虐一邊笑,一邊搖搖頭說:「你們知不知道,其實剛才本公主一直覺得很無聊。你們想想嘛……就算是你們,一直殺螞蟻,是不是也會覺得無聊?本公主一直想要找個能陪我過個幾招的玩具……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猴子們,你們倒挺適合陪本公主玩耍的啊!」

  說完,虐突然飛上半空,居高臨下的對著那些魔法師說:「同樣的,也挺適合讓本公主繼續宣揚『恐懼』啊!」

  虐和魔法師們的戰鬥,正式進入第二回合。

 

  另一邊,大決鬥場舞臺上,另外一群魔法師和另一個妖怪的戰鬥還在進行中。

  站在舞臺上的,是韓太妍、公孫靜、藤原瞳、慕容雪,還有一些其他的魔法師。而被圍攻的妖怪,是儡。

  不過,儡基本上只是在舞臺上看虐在舞臺下戰鬥,根本沒有要出手的打算。

  因為他還在「享受」自己計畫的成功。

  沒錯,這次的計畫實在太成功了。

  儡和虐兩隻妖怪出場的時機會這麼剛好,這一切絕對不是偶然,全部都是黑龍座下專司「情報」的妖怪——儡一手精心策劃出來的年度大戲。

  早在他得知陳佐維要決鬥全世界魔法師的當下,他就已經開始計畫這場屠殺。在他的計畫裡,不管陳佐維到底能不能成功的打贏全世界的魔法師,能夠在黑龍殿下復活之前,一口氣消滅掉會威脅到黑龍殿下的主力的機會,也就只有在這個地方了。

  結果他還真是想不到,陳佐維竟然可以成功的打敗全世界的魔法師。這讓他的計畫比預期的還要成功。

  為了要決鬥全世界的魔法師,陳佐維在宣布決鬥之前,就先對全世界丟下震撼彈,讓全世界都清楚原來這個世界正處於即將被毀滅的危機之中。先讓全世界的魔法師在心裡有一個底,然後再來給他們一個希望,那就是——「就算世界即將被毀滅,還有那個陳佐維會保護大家。」

  當然,空口說白話,口說無憑,所以陳佐維才要用比較激烈的手段,藉由打倒全世界魔法師這個瘋狂的舉動來證明自己的力量比所有魔法師「加起來」還要強大。

  這才是儡這個屠殺計畫比成功更成功的原因。

  陳佐維證明自己比所有魔法師「加起來」還要強大,然後他們趁著陳佐維失去大量體力的時候登場,在眾人面前用羞辱般的殘忍方式處決陳佐維。這樣的行為,就能讓在場所有魔法師的心裡產生一個念頭——

  「連陳佐維都打不過的敵人,我們怎麼打得贏?」

  這下子,宣傳黑龍殿下的「恐怖」該要有的天時、地利、人和都有了,讓這場由儡在幕後規劃、虐上臺執行的屠殺鎮壓大秀,表演得比成功還成功,這還得感謝陳佐維真的能打倒全世界的魔法師呢!

  所謂的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雖然舞臺底下的人類似乎已經有找回一點信心,但說到底,看看血流成河的現場、看看兵敗如山倒的魔法師,儡還是覺得自己成功到極點。

  這讓儡感覺舒服極了。他不用自己下場出手,就算是全部交由嗜殺暴虐的虐去處理,他也從中獲得極大的快感,然後讓他可以開心的向黑龍殿下回報這次的成功,想讓黑龍殿下給他獎勵。

  這也是他為什麼一直沒有動作的原因。

  直到一道黃金劍氣朝他揮砍過來為止。

  儡沒有避開。

  他站得直挺挺的,任由那道劍氣劈砍在自己身上。雖然憑他的修為,這道劍氣對他根本造成不了什麼傷害,但他還是從其中獲得一點懷念的熟悉感覺。

  同時也給他一個,可以讓這整個事件更成功的靈感。

  「……軒轅劍法,對吧?」

  聽到儡突然說出自己擅長的絕招,公孫靜愣了一下,反問:「你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雙手被扭斷、經過緊急魔法治療後咬牙硬上的韓太妍立刻大喊:「別理他!那個人專門調查過我們!小靜別上當!」

  「不不不。」儡搖搖頭,輕鬆的笑著說:「我認識軒轅劍法的原因不是因為我調查過……而是因為……」

  說著,儡舉起右手,比出劍指。

  「因為我也會。『軒轅劍法.殘月』!」

  說完,儡就用劍指對著公孫靜劈出一道剛猛至極的黑色劍氣!這劍氣去勢極快,比公孫靜全力施展的還要強大!

  公孫靜立刻舉劍要擋,但身旁的藤原瞳、慕容雪一看情況不對,立刻湊到公孫靜身邊,祭出自己的神道和道家的魔法絕學,合三人之力,一起擋下了儡的殘月劍氣。

  看到這一幕,慕容雪對儡說:「少來了啦!隨便弄個好像劍氣一樣的東西出來,就說自己會軒轅劍法!這樣我也算會了啦!」

  儡搖搖頭,笑著說:「看來小丫頭還不了解呢……妳們沒注意到,妳們寄予厚望的救世主,也就是那個躺在小綾懷裡的屍體,他生前揮出的軒轅劍法的劍氣顏色,不都跟我是一樣的黑色嗎?」

  聽到儡說出這種話,眾人都愣了一下。

  也是因為這句話,大家才猛地發現,陳佐維的劍氣顏色,一直都跟公孫靜發出來的、像維●力那種健康的金黃色不一樣。

  公孫靜的劍氣是蘊含浩然正氣的金色,但陳佐維的卻是如同這個儡所說的,是極為霸道、強悍的黑色啊!

  「……那又如何?」公孫靜俏臉一冷,像是不放在心上的對儡說:「黑色如何,金色如何?能殺了你就夠了!」

  「欸~妳們難道都還不知道,其實那位救世主他……」

  就在這個時候,儡突然停止了動作。因為他聽到了他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聲音。

  於是儡停下手邊的動作,轉身往天上飛去,就好像飛得高一點,收訊會比較好一樣。他停在半空中,閉上眼睛,專心聆聽那道聲音,還有那道聲音交代他去辦的事情。

  他開心的聽完之後,緩緩睜開眼睛,表情卻不像剛才那樣的喜悅。

  他甚至是有些不太高興。

  儡緩緩的降落回舞臺上。這次他不去理會舞臺下的戰鬥,也沒有看那些剛才還在跟他打得火熱的眾魔法師們。

  他的目光,直接集中在依然抱著陳佐維、坐在舞臺旁邊哭泣的藤原綾。

  公孫靜等人和其他的魔法師也都注意到儡在看向藤原綾他們,於是再度有了動作,全部擋到藤原綾和儡的中間。

  「……你想做什麼?」韓太妍瞪著儡,問。

  「……討厭。」儡搖搖頭,嘆口氣說:「關妳屁事,讓開就對了。」

  說完,儡就邁開步伐向前走。

  儡這樣講,那些魔法師當然不可能應和他,不可能讓路給他過去啊!於是所有的魔法師再度集中火力轟炸儡。但剛才儡專心在看臺下的表演打架都能輕鬆閃開所有的攻擊了,更何況這次根本就是盯著那些魔法師在對他攻擊呢?果不其然,那些魔法攻擊沒有一個能對儡造成有效的傷害。

  這讓大家再度驚覺,自己和這個妖怪的能力等級到底相差多少。

  才一下子工夫,儡已經穿越過眾人,來到藤原綾的面前。

  藤原綾緊抱著陳佐維的屍體,緩緩的抬頭看著面前那熟悉又陌生的儡。熟悉的是那張韓太賢的臉皮,陌生的是他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把陳佐維交給我。」

  儡擠出一絲如鄰家大哥般的笑容,對藤原綾又說一次:「把陳佐維交給我。」

  藤原綾沒有回應,只是把陳佐維的屍體抱得更緊一點。

  於是儡嘆了口氣,再說一次:「把陳佐維交給我。」然後補上一句——

  「不然,我會殺了妳。」

 

 

arrow
arrow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