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我的包包,裝我的旅行》今年暑假,送你去度假![公告] 豐掌櫃《超級吸金王》活動賽況排行及得獎名單 (7/19第二批名單公佈)[公告] 即日起,MIB也能變購物金囉![公告] 豐掌櫃《最佳銷售王》賽況排行 (6/15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 PIXNET MIB(MONEY IN BLOG)部落格廣告分潤計劃申請流程調整






 

 

 

 

 

 

 


 

 

 

  不思議近期預告

 【已完結書籍】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7/15星期三上市

《打工勇者01》天罪.著/夜風.
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1194728

 《七爺座下01》焓淇.著/梓攸.
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1239656

 

 

7/29星期三上市

《殭屍王妃03》偽裝的魚.著/水々.
新絲路網路書店連結: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kk0404349&flag=,1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3完》鳥巢.著/RURU.
新絲路網路書店連結: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kk0404654&flag=,1

 

Posted by 不思議工作室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引用(0) 人氣()

亞澈篇精采大結局──

人間結界破裂魔皇即將降臨!

欲迎回亞澈成為第二任魔皇,魔族開始賄賂林文,

各種版本的《惡魔女僕調教手冊》堆滿研究室……

(來自某宅牆角邊的心聲:我的無能已經傳遍魔界了?!)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3ss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3召喚是世界的救贖》完

 

 

 

「我們到底忘記了誰?」

「佛曰不可說~」

 

隨著亞澈顯露真身,罪業會的真面目也浮現了出來──

雙手沾滿血腥的他們,竟是為了六界安穩而執行神隱年計畫!

知曉真相的亞澈面臨了痛苦的抉擇……

(亞澈:他們不可能想起我的……)

(琳恩:你啊……就等著白馬公主來救你這位王子吧!)

 

 

 

 

已出版集數

 

召喚師物語.林文篇 召喚是麻煩的開始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1召喚是倒楣的初端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2召喚是混亂的根源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5

書名: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3召喚是世界的救贖(完)

作者:鳥巢

畫者:RURU

上市日:2015年7月29日 一般書店上市,8月5日7-11上架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文

, , , , ,

Posted by 不思議工作室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引用(0) 人氣()

飛熊隊小皇帝 戰狼隊攝政王

1 V 1

爭奪殭屍牌吉祥物

──始大斗Start

 

淳安王:「我們戰狼隊需要一個記分員,妳過來。」

小皇帝:「她答應做我們飛熊隊的……吉祥物!」

寧子薰:……可以不要把我攪進你們這對叔姪的(變態)愛裡面嗎!(╥﹏╥)

 

 

 殭屍王妃03ss  

《殭屍王妃03向情敵宣示所有權》

 

 

 

寧子薰──

職業:正式成為王妃。

上級:太后、皇帝、王爺。

下級:四美。

任務:學習「喜歡」這個課程。

 

趁著淳安王率兵親征南虞,北狄來犯。

視淳安王的命令如耳邊風,寧子薰一屍當關,萬夫莫敵!

無憂公主失勢,寧子薰蹭蹭蹭的一路從侍妾爬到了正牌王妃之位!

正當寧子薰自認為離任務成功更近了,

卻沒有想到──她與小瑜的身分竟然暴露了!

她不僅被淳安王烙下「專屬印記」,還被迫要學習「喜歡」這項課程,(((д)))

而喜歡的第一課竟是:同床共枕!?

課程還在進行中,小皇帝卻跑出來攪局,成立冰球隊誓言打垮淳安王!

被惹得不愉快,淳安王又開始「欺負弱小」,

他要讓小皇帝知道──她,寧子薰是他的女人!

 

竺太后:「寧王妃和淳安王……還未圓房吧?」

寧子薰:「圓房?稟太后,我們都住方形的房子。」

馬公公:「孕育王世子的重任就交給王妃了!」

寧子薰:但是,跨物種的戀愛,是絕對被禁止的啊~

 

正妃寧子薰,真心覺得,喜歡……真是一種複雜的人類情感。ORZ

 

 

 

 

 

已出版集數

 

殭屍王妃01這個殭屍有點萌

 

殭屍王妃02接吻是個技術活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4

書名:殭屍王妃03向情敵宣示所有權

作者:偽裝的魚

畫者:水々

上市日:

上市日:2015年7月29日一般書店和全家便利超商上架,8月5日7-11上架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便利超商,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

, , , ,

Posted by 不思議工作室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引用(0) 人氣()

大宗國八卦傳奇

霸氣外漏秦七爺X身嬌體柔二皇子

這年頭,帥姐反壁咚美男才惹眼啊!

 

京城少女的呼喚:「七爺七爺快來壁咚我~」\\(≧▽≦)//

七爺迷人的微笑:「嗯?可我只想推倒二皇子……」(‵▽′)ψ

二皇子驚喜呆愣:「咦……我……啥?推倒?!」Σ(⊙▽⊙"a

 

眼看暗戀就要開花結果,

結果……他是被推倒的那一方?

 

 七爺座下01封面s  

《七爺座下01他的帥氣娘子》

 

 

身為大宗國堂堂二皇子,韓初見的情路之坎坷……

他的初吻被秦七爺奪走就算了,還被她上下其手摸摸樂,

轉大人的第一次都送了出去……

他家七郎可以不要這麼男子力爆棚嗎!≧△≦

原本韓初見以為使出纏字訣,秦七爺會變成他的韓七娘,

卻沒想到拐個媳婦好困難,情敵根本滿地走,

讓他不僅要防男人,還要防女人?!

蒼天啊!這怎是一個苦字了得呀……(╥﹏╥)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33

書名:七爺座下01他的帥氣娘子

作者:焓淇

畫者:梓攸

上市日:2015年7月15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便利超商(超商皆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連結

  不知哪一年開始,大宗國坊間的牆壁上被朱墨寫上了各式各樣的宣傳標語。

  比如:

  少生孩子多種樹。

  優生優育只生一胎。

  要想致富,先修路;要想發家,多養豬。

  生兒生女都一樣!

  ……等等之類的。

  其中「生兒生女都一樣」,被大宗國百姓嗤之以鼻。

  笑話!自古以來男尊女卑,嫁出去的女兒有如潑出去的水,怎麼算都是個賠錢貨,怎能一樣?

  後來,「生兒生女都一樣」的宣傳標語被加上了一句……

  生兒生女都一樣,生個女兒當七爺養!

  大宗國百姓恍然大悟,五體投地,大呼:「信七爺得永生!」

  一時間「七爺風潮」席捲而來,大宗國女子空前絕後的霸氣外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七爺是誰?這話說起來可就源遠流長了……

  有一人,不論朝堂之上的重臣,還是江湖之中的豪傑,人人皆尊稱一聲——七爺!

  此人姓秦,名肖,字守七,為鎮北公秦琅生的第七子。

  秦守七之父秦琅生本就是一個傳奇。秦琅生原為一方草寇,後成江北一霸,再後來竟被封為鎮北公。

  七年前,北狄入侵邊境,燒殺搶掠,連續攻破瓊、交、嶼三州,大宗大軍損兵四萬只餘一萬,繼而被逼入行山,行山地勢繁複險要,難守亦難攻,大軍陷入兩難之境。就在此時,秦琅生帶手下千餘人前來助陣,以熟悉山勢之優勢助大宗大軍守住行山突出重圍,一舉奪回嶼州,立下大功。

  聖上得捷報大喜,封秦琅生平狄將軍,加派三萬大軍,命其助大將軍祝之和奪回瓊、交二州。秦琅生能從草寇成為一方霸主也是個有勇有謀之人,他只用月餘又助大軍奪回交州,聖上再封鎮北將軍。

  秦琅生一路勇猛直前奪回瓊州,又破均州失地,殺敵萬人,擄敵四千,斬北狄將首,其長子秦守一、其三子秦守三、其五子秦守五皆為國捐軀。

  當今聖上本就是個不拘一格、善用人才的帝王,並不惱其曾為草寇,北狄平定以後,封秦琅生鎮北公駐守江北,賞賜千金,賜府邸,賜丹書鐵卷,一時間秦家榮寵至極。

  攻破均州之時,秦守七僅二八年華,助父斬北狄名將塔爾,只因當時秦琅生威名大震,相較之下,秦守七只是聲噪一時,並未被人口口相傳,並且聖上封其鎮狄將軍之時,秦琅生替子拒賞,秦守七便就此埋沒。

  但是數年後,大宗國悄聲無息之間出現了一個「威震鏢局」。據傳言,此鏢局的主人不僅與朝廷關係密切,更與江湖各路豪傑相交好,因此威震鏢局崛起之速度讓人嘆為觀止,可謂是頃刻間就成了無人可以相提並論的天下第一鏢局!

  不僅如此,四年前,聖上興起民營學府之時,威震鏢局第一個響應號召,開起了「威震學府」授人武藝。如今,無論是皇宮內衛還是豪門護院,多半出自威震學府,威震學子遍布天下。

  人人都想一探威震鏢局主子的真身;之後,終不負眾望,被人爆出,原來威震鏢局的主子就是那傳奇人物鎮北公的第七子——秦守七!

  這個消息夠勁爆嗎?

  早已被曠世奇帝恒帝雷得裡焦外嫩的大宗國百姓表示不夠勁爆!

  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出,威震鏢局若不是有朝廷的人做靠山,怎能以如此破空之勢迅速崛起,這個根本就不算新聞嘛!

  於是,近日巨大天雷乍起,舉國譁然,即使是擁有一顆剽悍小心臟的大宗國百姓也表示——我被雷到了!

  什麼?

  秦守七,七爺其實是個娘兒們!

  此雷一出,大宗國大老爺們的心都顫了,大宗國待字閨中的小姑娘夢都碎了。

  還是大宗國年長的老者夠淡定,一捋花白長鬚嘆了一聲:「大宗國這是要變天了啊!」

  您老真相了!

  其實自多年以前,恒帝就下了一道聖旨:「大宗國女子從此可與男子平起平坐。」

  但男尊女卑的觀念豈是一張聖旨就可以顛覆的,更不是帝王施壓就可以解決的,強制扭轉那些由男尊女卑形成的成規,只可能適得其反,造成天下大亂!

  因此,恒帝下旨以後雖未見成效,但是也沒有大肆施壓強制改變,煞有幾分任其自流的感覺。

  七爺的橫空出世,才讓眾人驚覺這個世道真的變了!

  因此才出現了「生兒生女都一樣,生個女兒當七爺養!」這句話,更是形成了「信七爺得永生!」這個口號……

  京城的街頭巷尾熱議七爺,相關七爺的小道消息不脛而走,其中熱門指數最高的是……

  某大街,吆喝買賣的小哥一聲尖叫,那聲音比平時吆喝買賣都高了幾個度:「什麼!七爺要比武招親啦!」

  於是消息就如回音牆一般擴散開來,到處都是——

  七爺要比武招親啦!

 

    ※◎※ ※◎※ ※◎※

 

  碧水環繞間,就是秦府修葺最為精美的碧雲閣,此時裡面劈里啪啦磅噹作響,守在閣外的下人們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匡!」

  又是一聲玉器摔碎的聲音,緊接著一聲帶著痛惜之情的吼叫從緊閉的門內傳來:「爹!那可是八百兩銀子的清水芙蓉玉雕啊!這大宗國都難找出第二個!」

  那叫聲之大都能引起混響的效果了,足以證明此人此時確實痛惜得肉疼!

  只是話音剛落,就見雕刻精美的木門又隨著「砰」的一聲巨響轟然倒塌,碎得七零八落,升騰起一團白塵。

  那團白塵之中,一玄色身影伴著尖叫破塵而出,身姿矯健,轉瞬間就過了閣前足有三十尺長的石橋。

  隨之,一名身高體壯的中年男子一身錦袍,手持……手持鞋拔子?!出現在門前。

  那剛毅粗獷的面容此時怒髮衝冠,其吼聲中氣十足:「小兔崽子!別說那個什麼清水芙蓉,就妳這碧雲閣我也能砸了!那種大逆不道的話妳也說得出來?妳就是想氣死老子!妳今年要是不把自己嫁出去,老子就打死妳這個孽障!」

  此人正是秦守七之父,傳說中虎虎生威的傳奇人物鎮北公——秦琅生是也。

  那個被稱為小兔崽子的玄衣人就是當今街頭巷尾最為熱議的七爺本人——秦守七。

  秦守七攀至樹上,回身哀怨喊道:「爹!我都說了讓您老等一等,您怎麼就這麼急呢?我不是不想嫁,只是此時嫁人時機未到啊!」

  秦老爺三步兩步走到樹下,狠踹一腳,震得樹上的秦守七抖了三抖。

  「呸!小兔崽子,什麼時機沒到!妳這七、八年來哄老子的次數還少嗎!前些年讓妳嫁人,妳說妳在江北名聲太臭,沒有男人敢娶妳,老子就准妳去了興城,結果妳去興城幹了些什麼?開了個鏢局不說,還到處稱兄道弟和閒七雜八的男人鬼混在一起,把妳這丟人的性子搞得人盡皆知!老子差點被妳氣死!前年老子沒辦法了,大老遠的進京求聖上替妳指門婚事,妳還敢聯合那個二皇子擺了老子一道!搞什麼自由戀愛?!如今呢!妳那自由戀愛呢!連個屁的影子都沒給老子看到!老子再信妳就是王八養的!」

  秦守七見父親氣勢洶洶,不掀她一層皮絕不甘休的樣子,她又往上爬了一點,欲哭無淚道:「爹!您氣急了也別罵自己啊!我嫁!我嫁還不成嗎!」

  秦老爺一扠腰,繼續唾沫橫飛,比先前的氣勢更烈,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成!那妳得給我做出個樣子來!這比武招親一定要辦!老子就不信天下之大找不出個男人治妳這個小兔崽子!」

  秦守七聞言輕笑一聲:「爹,要我說,我名聲在那,您辦比武招親也沒用,恐怕沒有男人敢來。有哪個男人願意娶一個上過戰場又混過江湖,號稱比爺兒們還爺兒們的女人?」

  秦老爺一聽更急了,一抬手,鞋拔子準確無誤的敲在秦守七的腦袋上。秦琅生草寇出身蠻勁十足,那一出手的力道可想而知,秦守七當即痛得哀號一聲。

  「妳還敢說!打死妳這個王八羔子!說妳像個爺兒們,妳還真把自己當爺兒們了!雖說妳娘去得早,妳上面有六個哥哥,我無奈之下只能把妳當兒子養,可後來妳大嫂進門,我讓妳跟著她學規矩,妳就開始三天兩頭的往外面跑,成天到晚像個野小子,越來越不像樣子!後來還敢偷偷上戰場!妳現在是不是忘了妳三哥是為了什麼而死的?妳以為妳殺了那個塔爾就是為他報仇了?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生了妳這個不聽話的王八羔子!」

  秦守七聽到這話,眉心一緊。三哥的死一直是她心頭之痛,若不是自己當初任意妄為,三哥也不會因此枉送性命。

  當年不過二八年華的她,並沒有高超的武藝,只是空有一身蠻力,可她偏偏是個不安生的性子,偷偷隨父親、兄長上了戰場,戰場之上三哥發現了她,但又無可奈何,只能在她身邊掩護以護她周全。

  那時,北狄名將塔爾偏偏和她三哥糾纏不休,三哥既要護她又要自守極為吃力,後來塔爾漸漸看出苗頭,轉而攻她——她成了三哥的弱點,三哥措手不及被他人射了一劍,當場摔下了馬。

  秦守七當時就紅了眼睛,進攻的招式愈加急功近利,塔爾也漸漸發現秦守七不過是個空有蠻力的莽將,本不想戀戰,只欲幾招取她性命……

  倒在血泊中的三哥即使徘徊在生死邊緣,也不忘那血親的妹妹,當即大喝一聲:「小七!」

  秦守七頓時醒了神。塔爾此人本就自負,知道秦守七不過如此,便也一時輕敵,使的招術露出破綻,秦守七見機一劍刺入塔爾的喉嚨,當場取其性命!

  只可惜,三哥因失血過多而亡,即使大羅神仙也無回天之力。

  如今,若不是秦老爺氣急,是不會說出來的。

  秦守七喃喃張口喚了一聲:「爹……」但卻又不知該繼續說些什麼。

  看著在樹下說了幾句話就有些氣喘的父親,秦守七心中一緊,父親已年邁,體質大不如當初,前面還剩的三個兄長都已成家立業,唯有她這個七女兒還毫無著落,是父親心中的一個結。

  她知道父親因為從小把她當男兒養而造成了現在這個性子悔不當初,但她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性子不好,嫁不嫁人都無所謂,只是父親一直在責怪自己。

  男兒頂天立地戰死沙場雖死猶榮,三個兄長的死也並未讓父親痛心疾首。而她這個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兒,父親卻當心頭肉來疼,雖然經常對她小打小罵,但從未下狠手,而她也知道父親這樣是為了她好。

  是他的縱容養出了她現在的性子,他悔不當初卻無能為力,無計可施唯有責罵……這個闖蕩江湖柔韌有餘的男人,很想做個好父親,卻不懂怎樣做個好父親。

  他一生坎坷,年幼之時便沒有父親,他亦不知父親該是什麼樣子的。

  父女之間一時寂寂無語,皆若有所思。

  這時,顫顫巍巍的聲音傳來:「七……七爺……二皇子派人來邀您一聚……」

  秦守七還沒反應,秦老爺則先反應過來了,頓時怒髮衝冠撿起地上的鞋拔子一把扔在傳話小廝的臉上,怒道:「去你奶奶個球的七爺!」

  秦守七見父親又開始發作,趁其不注意從樹上一躍而下,拔腿就跑,邊跑邊說:「爹!就算你再怎麼不待見二皇子,人家好歹是皇家的,兒子推辭不得,咱們爺倆回頭再議!」

  秦守七身後是父親中氣十足的吼叫:「秦肖!妳再自稱兒子老子就先扒了妳那層假臉皮昭告天下!」

  已經跑遠的秦守七下意識抬手摸摸自己的臉,這張俊俏的假面下有秦守七的真實面容,也是她心頭又一畢生之痛……

 

    ※◎※ ※◎※ ※◎※

 

  萬里山河錦繡屏風在碩大的戲樓中劃出了一片天地,成了唯一一處隔間。一方檀木桌,兩把雕花椅,桌上鏤空的香爐散發出裊裊清香。秦守七正百無聊賴的坐在裡面,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子。

  此時,一人端著茶水撩起珠簾走入隔間,那人邊說話邊放下托盤。

  「七爺,這可是主子特意為您留的位置,這劇院開了大半年都沒讓人進這隔間裡來,就等著您今兒個來看戲了。」

  那人眉眼帶笑,雙手端起紫砂壺,微傾身子斟上一杯茶水,清醇的茶香瞬間隨著白氣蒸騰出來,單單聞味就是一壺好茶。

  秦守七轉頭看了一眼,是蘇妙,二皇子身邊的紅人。從秦守七認識二皇子的第一天起,蘇妙就在,對於此人秦守七不算陌生了。

  秦守七沒再看蘇妙,敷衍似的點了點頭,執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是溫的,剛好可入口,味道微苦不澀,恰到好處。秦守七一向不喜喝茶,也不懂品茶,只覺得這茶十分爽口,倒還是對胃口,便又喝了一口。

  蘇妙見狀笑意更深了些,揚聲問道:「七爺,這茶如何?」

  秦守七狀似隨口說了句:「不錯。」然後隨意的把茶杯放在桌上就環顧起戲樓來,顯然對茶沒什麼興趣。

  這戲樓呈環形,分上下兩層,座位都是以依次遞高的方式環形排列的,最底端就是戲臺,建得很是獨特。秦守七想了想二皇子為人,也就不覺得把戲樓建成這樣是有多新奇的事了。

  蘇妙看著秦守七的舉動暗自發笑,透著幾分了然。秦守七一向不同尋常女子一般心細如針,自家主子的良苦用心恐怕這人半點都沒發覺出來,虧得主子親自嚐了百種茶,就為了替眼前這人找個合口味的呢!

  蘇妙想著又搖了搖頭。算了,即使是有所察覺,估計這人也只會想到主子是不是又想出什麼麻煩事來折騰她了。

  「蘇妙,這戲樓叫什麼名字來著?」

  蘇妙正神遊天外,被秦守七略顯低沉的聲音喚了回來。

  他笑了笑回道:「七爺,首先這是『劇院』,不是戲樓,您可不能說錯了,否則主子該不樂意了!再者,方才在大門口我還望見您盯著牌匾看了老半天來著,怎麼這會兒就把名字忘了?主子替這劇院取的名字叫『入戲』,這名如何?」

  秦守七聞言眉頭皺了起來,有幾分意想不到的感覺,「原來那兩個字是入戲?蘇妙,外面牌匾上的字是二公子寫的吧?」

  出門在外,秦守七都是稱二皇子為二公子的。

  「是啊,主子寫了好多遍才找工匠師傅做的,怎麼了?」

  秦守七聞言有點啞然失笑,她就知道!

  「沒事,那字寫得龍飛鳳舞,我瞧著眼熟就多看了幾眼,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寫的是什麼。不過,既然是二公子寫的,我就明白了。」

  蘇妙聞言也想笑了,想起自家主子寫這字時說的那幾句話和那洋洋得意的樣子。主子當時是這麼說的:「蘇妙,你猜我家七郎看到我寫的這字,會不會誇我長進了?顯了她的幾分真傳!」

  如此看來,他還是奉勸自家主子不要問七爺的評價了,不然非得碎了一地玻璃心!他家主子從裡到外都是個奇葩,那字當是如人,怎麼學也學不出秦守七筆下的硬氣來的!

  他還記得主子第一次見到秦守七的字是在那本拒封的摺子上,秦守七的字蒼勁有力又灑脫,透著男子的硬氣和英氣,主子當時就大呼了一聲:「純爺兒們!真漢子!同樣潦草的字,這傢伙怎麼寫得這麼帥!」

  他當時哭笑不得,心裡直吶喊:主子那哪是潦草啊!那是灑脫好不好!

  於是,他家主子當即就快馬加鞭奔去了江北,見了秦守七真人,而後威逼利誘才讓秦守七教他寫字,如今寫字的姿勢倒是挺像,可寫出來的字還是南轅北轍!

  這時,戲臺上敲鑼打鼓,戲要開場了,秦守七和蘇妙都回了神。

  一粉衣女子娉娉婷婷伴著鼓點上臺,邁著蓮步步至戲臺中央,緩緩打開一道橫幅,上面寫有六個大字:我的野蠻娘子!

  頓時,臺下掌聲如雷鳴般響起,粉衣女子退到臺下,伴著掌聲的餘韻,演戲者上臺。是一個將軍打扮的人,他身披鎧甲舞刀弄槍,拚殺滅敵,戲臺上一片刀光劍影。

  臺下觀眾隨著臺上的劇情時不時發出驚呼,每當將軍要被刺中之際,還有人大呼:「將軍小心!」可見臺下觀眾的一顆心都被那跌宕起伏的拚殺劇情吸引了進去。

  樓上的秦守七蹙著眉頭,搖了搖頭,這也就是演戲,真正的戰場上哪容得下這種一來二去的虛晃交鋒,一時疏忽就會被一招致命,這衝出去的刀快得讓人都躲閃不及,哪還有差點被刺中又擋出去的情況出現?若是真把這些上京的達官貴人抓到戰場上去看一看,恐怕要嚇尿了褲子!

  秦守七漸漸沒了看的興趣,蘇妙一直觀察著秦守七的反應,適時說道:「七爺,這才剛剛開始呢~」

  秦守七看了蘇妙一眼,蘇妙笑意深深,秦守七皺了皺眉頭繼續向戲臺看去,心裡卻想著這二皇子又在搞什麼名堂?叫她來用意為何?戲都開始了還不現身?

  戲臺上的戲還在繼續。

  這時,臺下又一陣驚呼,秦守七才真正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戲臺上。原來戲臺上的將軍已經殲滅了敵人,單手脫下了頭盔,那頭盔下精緻的妝容頓時曝露在眾人眼前,那眉眼無論怎麼看都是個……真女子!

  原來將軍是女人!秦守七此時的表情十分微妙……

 

  將軍被勝利籠罩下激動萬分的士兵們擁護著撤到了後臺,臺上同時落下了布幕,要進入下一個場景了。

  此時,有些昏暗的戲臺上響起突兀的男聲:「聖上有旨,大將軍殺敵有功,封爵位,賜婚景博侯。」

  又一聲女聲回道:「臣接旨。」

  布幕再次拉開,是街頭萬象,人人談論大將軍的婚事,皆是不看好的、等著看笑話之人,景博侯一介文臣要娶一個武將娘子,這侯爺府以後肯定熱鬧了!

  女將軍十里紅妝嫁入侯府,風風光光。之後的都是夫妻相處的場景,將軍娘子只論輸贏不講道理,侯爺相公只講道理不比輸贏,兩人在一起鬧出了不少啼笑皆非的笑話。

  娘子愛逞強,相公好忍讓;娘子在前面闖禍,相公在後面收拾爛攤子。看似侯爺毫無男子威嚴,實則能容能忍才是真英雄,最終贏得剽悍娘子小鳥依人。

  原本罵侯爺毫無男子威嚴的觀眾也開始倒戈誇侯爺真男人!尤其臺下的女子們,此起彼伏的大呼要嫁侯爺。

  秦守七這才發現,臺下大多是女子,正是適婚年齡的閨閣小姐居多。她不禁感嘆,上京果然比較不同一般,有這麼多未出閣的小姐在這裡拋頭露面看戲?

  「『入戲』演的大都是些類似的愛情故事,看的也都是些小姐、夫人居多。起初看戲的人不太多,後來三公主來了,對『入戲』的故事讚不絕口,拉了許多達官貴人的千金來看,一時間故事在諸位小姐閨閣間傳得很廣,都慕名來看,一開始還女扮男裝遮遮掩掩,後來看的人多了,大家也就放開了,才會變成如今這樣。」

  蘇妙的話適時為秦守七解了疑惑,只是秦守七眉頭皺得更緊了,總有種又要被二皇子算計了的感覺。

  秦守七整了整衣衫站起身,說:「蘇妙,戲也看完了,二皇子既然還不來,恕我就不繼續等了。我才在上京落腳,還有許多事情要打理,二皇子來了,你就和他說一聲,我先告退了。」

  眼見秦守七就要撩了簾子出去,蘇妙趕忙攔住:「七爺!等一下!」

  就在此時,整個劇院突然暗了下來,這裡本來就沒有多少門窗,全靠燈燭照明,燈燭滅掉後四周一片昏暗,連近處的人臉都看不真切,樓下的人早就亂作一團。

  不知有誰叫了一聲,秦守七回身看去,戲臺上竟出現了耀眼的白光,那白光之下就是身姿頎長挺拔的女將軍,秦守七甚至能清楚看到女將軍那雙被妝容顯襯得十分嫵媚的雙眼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忽然,一襲紅衣的她飛身而起伴著眾人忽高忽低的驚呼聲向秦守七飄來,衣襬飄揚翻飛,整個人如同風中怒放的紅牡丹,讓見過不少世面的秦守七都呆愣了……

  可惜,這天女下凡般的美景沒有堅持多久,空中的人突兀的抖了一下停住了,那優美的動作再難保持。

  女將軍滿臉的驚慌失措扭曲了原本精緻的妝容,她吊在半空中,雙手雙腳胡亂舞動,看起來十分滑稽。

  突兀的男聲尖銳響起:「七郎!救我!」

  那聲音的源頭竟然是被吊在半空中的女將軍?

  雖然這男聲因為驚慌失措而有些變調,但是一直熟諳於記人容貌和聲音的秦守七還是能分辨出這聲音的主人是……二皇子?

  說時遲,那時快,一聲繩索繃斷的聲音響起!

  秦守七已經在聽出聲音的同時飛身而出,恰好接住了急速掉落的女將軍……哦,不,現在應該說是二皇子!還有那白光的散發物——一顆碩大的夜明珠!

  紅與黑在半空中交織,伴著幽幽的白光落在戲臺之上。此景落在圍觀群眾的眼中簡直像是又看了一齣好戲一般!

  不知誰大喊了一聲:「天啊!這不是前幾日《英雄救美》的劇情嗎?」

  於是,劇院裡頓時如炸開了鍋一般,議論聲不絕於耳!從宮廷密愛到兄妹禁戀,把戲臺上兩個人從裡到外意淫了一遍。

  事實證明,女人的意淫能力從古至今都是所向無敵的!

  戲臺上,兩個人還以相擁的姿勢四目相對著,秦守七一手攬著二皇子的腰,一手托著夜明珠,二皇子一雙手緊緊攬著秦守七的脖子。

  秦守七額角跳了跳,怎麼感覺手下二皇子的纖纖細腰有說不出的彆扭……

  她手指才動了一下,就聽到雙目波光粼粼的二皇子說道:「七郎……束腰……緊得……我喘不過氣來……」

  語畢,二皇子脖子一歪,暈在了秦守七懷裡……

 

    ※◎※ ※◎※ ※◎※

 

  秦守七是個真女人,所以她長得並不威武雄壯,只是比一般女子高出一些,身姿也更挺拔一些。但,她有強人一等的怪力,所以扛起比自己還略高一些的二皇子毫不吃力。據說,是因為她小時候被天雷劈過才多了這項異能的……

  三步併作兩步,秦守七快速的離開了喧鬧之地,將二皇子扛到一處寂靜的地方,找了一個靠牆的木箱子將昏迷的二皇子安置在上面。

  秦守七看著二皇子身上那件女裝繁複的結釦就皺起了眉頭,索性手一伸,毫不憐惜的撕開了繡工精美的紅衣。

  瞬間兩個白麵饅頭從二皇子的胸前滾落下來,一直滾到秦守七腳邊。秦守七略略驚異,彎腰撿起白麵饅頭拿在手裡捏了捏,眉尾一挑,勾起一抹邪笑,說道:「沒想到二公子的眼光不過如此,女子的胸用這麼小的饅頭就足以了?」

  原本挺屍的二皇子韓初見突然發出一陣猛咳,睜開了眼睛,忍不住醒了過來:「要那麼大的胸做什麼?」

  「做什麼?女子的胸若是都這麼小,那和男人又有什麼區別?」秦守七說著又捏了捏饅頭,狀似頗有體會的說道:「女人嘛,還是胸大點的手感比較好。」

  韓初見聞言,覺得自己有點被雷住了!雖然他深知秦守七的品行,但是每一次都難免會被秦守七霸氣的言語搞得以為她真的是個男人。

  韓初見搖了搖頭。不行!他不能忘了自己的目的!

  可就因為他一搖頭的動作,腹部的緊勒感又湧上來了,他不禁在心中低呼一聲:「幹!扮個女人太難了!老子自這次以後再也不扮了!」

  韓初見低頭看看被秦守七撕得慘不忍睹的衣服,不禁肉疼。混女人!就是學不會勤儉持家,繡工如此精美的衣服她也能下得了手!簡直沒心沒肺!他韓初見雖貴為皇子,可卻一向視財如命,丟了個銅板都要肉疼三個時辰呢!

  韓初見抬頭,看看對面抱胸看著自己坦蕩得透澈淋漓的混女人,不禁覺得自己果然身兼重任。

  韓初見三下兩下扒了自己殘餘的上衣,身子一扭,撩起披散著的髮絲,將自己半裸的後背露給秦守七,嚷嚷道:「七郎~七郎~快點幫人家解了後面的結~」

  秦守七看著眼前的景象,眼眸深深,剛才在她手下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原來是被層層的布料勒著的。韓初見的膚色很白,袒露出的肌膚在夜明珠的映照下更是散發著瑩白的光澤,那優美的脖頸弧線讓秦守七有些心猿意馬。

  她一向喜歡看膚白如雪的美人,若是脖頸和鎖骨線條優美的美人,在她心中更是尤物的級別,一時半會是絕對移不開視線的!看看眼前這個二皇子,頗有些不輸於之前在徐州看到的名妓蘇白雪。

  「七郎!妳在做什麼?還不快些!」韓初見挽著頭髮的手臂有點累,鬆了手,微微回頭催促秦守七。

  頓時,那髮絲與肌膚相襯的分明美感又讓秦守七眼眸深了幾分。她伸手解開韓初見背後的結,布條一圈又一圈鬆開,布條下被勒得泛紅的肌膚漸漸袒露了出來。

  布料越是少,韓初見越是能感受到秦守七手掌裡散發出的溫度,他微回身看到秦守七近在咫尺的俊臉,那盯著他背脊的眼眸異常專注,讓他不禁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說道:「七郎,妳此時是否有種血脈賁張、心亂如麻,恨不得化為禽獸的衝動?沒關係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秦守七聞言手指顫了顫,沉寂了一會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二皇子方才被布條綁著腰,抱起來確實有幾分女子的意思,不過此時拆了這布條,摸起來就硬邦邦的,還真不及女子手感好。」

  秦守七的手指在韓初見的腰腹上游移,時輕時重摸著那些被勒出的痕跡,面上平靜無波,心中卻有些驚異手下滑嫩的質感,二皇子與她曾經見過的男子似乎大不相同。

  韓初見身子抖了抖,為了能養出如今這白皙嫩滑的肌膚,他可是費了不少功夫,所以身子有些敏感,秦守七手上每個繭子的位置他現在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這無疑是一種刺激。

  他以回身的動作避開秦守七的手,笑道:「七郎,妳還真以為自己是男子嗎?妳認為女子酥胸細腰極為的美,但男子若剛柔並濟絕不輸於女子!妳真的不會心動嗎?」

  韓初見說完起身站在木箱之上,上身優美的線條一覽無遺。

  秦守七從小到大見過的男人上身數不勝數,卻沒有一個如眼前這樣的,他的身體並不像女子,他有寬闊的肩膀,腰雖不粗但也不細,和肩寬配起來極為和諧好看,緊實不突兀的肌肉紋理尤為賞心悅目。和她記憶裡那些或是腰肥體胖、或是滿身突兀肌肉、或是胸毛腿毛骯髒油黑的男人不一樣。

  秦守七心中有絲異動,似是因為有這樣的發現而感到新奇,又或者是別的。

  「二皇子貴為皇子,將自己與女子相提並論,又男扮女裝,不覺得太過荒唐,有失皇家風範嗎?」她話說得有幾分嚴肅,但說話的同時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揚手間蓋在了韓初見的身上。

  被帶著餘溫的外衣罩住,瞬間有清新的味道襲來,仔細聞聞,沒有半分女子的胭脂味,秦守七果然無時無刻不把自己當男人!韓初見披上外衣,居高臨下的看著秦守七。

  「七郎,妳不懂。最近上京開了間藝術學府,我男扮女裝演戲這叫做反串,這是種藝術。我知道妳一直把演戲看作不入流的行當,但它恰恰也是世間百態最真實的寫照。人間百態,世事無常,這場戲總要有人來演,不是妳便是我。」

  話到此,似乎意有所指,說這話的二皇子不是秦守七記憶裡的吊兒郎當,她抿著脣不置一詞。

  韓初見看她絲毫沒有動容的表情,跳下木箱環繞在她四周走動,「我知道妳從小到大與各式男子朝夕相對,比平常女子灑脫是必然的,但是妳後來為行走江湖,隱瞞女子身分將男人這場戲演得入木三分,這何嘗不是一種反串?妳在自己的人生裡反串,我為何不能在戲裡反串?」

  秦守七聞言一愣。回想自己的前路,比起二皇子,自己不是更加的驚世駭俗?她這樣驚世駭俗的人確實沒有資格去說別人驚世駭俗。從不覺得自己身為女子有什麼錯,但屢屢被異色的眼光看待,還不如徹徹底底扮男人來得方便,她是這麼想的,也不覺得有什麼錯。

  韓初見雖輕但顯得很有力度的聲音又一次傳來:「戲終究會散場,我還是二皇子,不是戲裡的女將軍,而妳是七爺抑或是秦守七?演戲終究不能太入戲,七郎,妳覺得呢?」

  秦守七心中有些不舒服,如今她已經被世人知道了身分,就像戲演到了尾聲,有些放鬆又有些不安。

  放鬆的是不用再為自己的身分遮遮掩掩、步步驚心,不安的是那些因為自己真實身分曝露而引起的軒然大波,畢竟女人這個身分她從未扮演過。

  正因如此,爹才急著把她嫁出去,讓她避開波瀾。

  可是她不甘!為什麼女子只能以嫁人的方式才能尋到那份平和?天大地大卻容不下一個頂天立地的女兒家?

  韓初見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的戾氣,不躲反而向前湊了湊,「七郎?不要這麼暴躁嘛~其實我覺得嫁人也不錯,妳可以找一個理解妳、支持妳,能夠助妳成就一番大業的人。不過我覺得鎮北公那個比武招親的主意實在是太俗了,我個人是表示非常不支持的!還是自由戀愛比較實在。一年不見妳,有什麼合適的人選了嗎?」

  韓初見雙手抵在下頷,眨著好奇的眼睛,動作就好似搖著尾巴的小獸一般又向秦守七靠了靠。

  秦守七被他的模樣一逗,本來有些煩躁的心情靜了下來,退了一步,抓起夜明珠橫在了二人之間,說:「二皇子,我們還是先談談這顆夜明珠的問題吧。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是前朝藩國進貢的夜明珠吧?二皇子真是越來越荒唐了,你不是自稱平生最愛財了嗎?怎麼如今把如此貴重的寶物拿出來糟蹋?」

  一看她轉移了話題,韓初見立刻沒了好心情。

  ——秦守七!妳就是個既別具一格又迂腐不堪的混女人!

  他向後一靠,坐在木箱上蹺起二郎腿,抬起一隻手,邊說邊比劃:「七郎!這話妳就說錯了!什麼叫荒唐?什麼叫糟蹋?本皇子雖愛財但不盲愛!好東西要拿出來分享,與其見它在角落裡蒙塵,還不如拿出來發揮它的作用,這叫物盡其用!懂否?」

  秦守七聞言不禁對眼前的這個財迷刮目相看,不愧為聖上之子,在用人用物這方面還是繼承了一些衣缽。

  她磨蹭著手中的夜明珠,輕笑道:「既然是物盡其用,也該好好珍惜,剛才若不是有我,這珠子豈不是碎成千片萬片了?」

  韓初見縮了縮手甩出袖子,輕抽了一下秦守七的胸口,嗔怒道:「討厭!就想著這顆夜明珠,若不是沒妳,人家也要碎成千片萬片了呢~妳怎麼不說~」

  秦守七不為所動,輕輕一笑:「二皇子,若是不做這麼危險的事,不就沒有機會碎成千片萬片了?」

  「說來說去還不都是因為妳!誰當初說……」

  韓初見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外面傳來呼喊聲。

  「七爺!七爺!」

  秦守七一聽是自己的小廝,當即回道「我在這!」,讓韓初見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那句「誰當初說我扮作女子一定很美的話來著」也吞下了肚子。

  小廝聞聲走了進來,看到二皇子在,立即規規矩矩先行了個禮,才湊在秦守七耳邊一陣低語。

  韓初見見狀,心想:成了!秦守七這混女人又找到機會跑路了!

  果不其然,秦守七聽完小廝的話便說道:「二皇子,守七有要事要辦先行告退了。」說完了不等韓初見回應,她抬腿就走。

  ——喂!秦守七!雖然我韓初見不是什麼以身分壓人的人,但是妳說走就走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啊喂!難道是我為人一向太好說話妳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啊喂!

 

 

你說說你說說,哪家的皇子像他韓初見這般如此苦情啊?

想追個媳婦兒都要自己扮女裝去勾引對方,

結果被七爺這邊摸摸那邊捏捏,然後拍拍屁股走人……(淚)

雖然追妻之路十分艱難,但他絕不放棄!

比武招親算什麼!他韓初見什麼都有,連「靠山」都特別大!

且看他如何抱得美人歸!\(≧ω≦)/

(咦,不是七爺要推倒他嗎?)

 

敬請期待7月15日,

輕鬆甜蜜愛情喜劇《七爺座下01他的帥氣娘子》歡樂上市!

 

, , , ,

Posted by 不思議工作室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引用(0) 人氣()

輕小說黃金組合,天罪夜風再度攜手!

天罪最新力作火熱上市──

 

是華麗變身戰力無雙的魔法少女?

還是俊美如詩的戰鬥系少年偽娘?

不,這是一個被大法師召喚來異界的打工少(勇)(者)

雖然他沒有小JJ!\(‵▽′)/

 

 

 打工勇者01封面(提案)ss  

《打工勇者01》

 

 

「請問,你想不想當勇者?」

打工少年莫浩然突然被異界法師召喚,

為了拯救受困的大法師,莫浩然踏上了勇者之路。

不料一到達異界,他竟成了不男不女的少女……Σ(⊙▽⊙"a

(傑洛:不是少女,你只是沒有小JJ!)

前所未有的異世界冒險物語,正式上演!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01

書名:打工勇者01

作者:天罪

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5年7月15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全家便利超商,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自7月1日起,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1》一書,

即贈「打工勇者01桃樂絲精美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1-金石堂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自7月1日起,凡於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1》一書,

即贈「打工勇者01漆黑騎士精美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1-博客來  

 

 

 

 

 

精采試閱

, , , , ,

Posted by 不思議工作室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