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五龍、七地煞、九水鬼……沒錯,是巫蠱召!」

「這樣整個東區會被毀掉的!」

呼叫阿宅教授!島國的未來就靠你了!

召喚師與惡魔女僕再度出擊,打鬼怪打死神,

獲得的戰利品則是──魔界小王子1枚……咦?!Σ(⊙▽⊙"a

 

新銳作家鳥巢現代奇幻戰鬥劇第二彈,魔界王子登場!

 

召喚師02正封2s   

《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1召喚是倒楣的初端》

 

 

 

「主人,你看,有『龍』來敲門了!」

「為什麼麻煩總是從天而降啊!」

 

阿宅教授再次出場,這次要安撫的目標對象是龍族和死神,

還要「照顧」因為神秘組織的召喚而出現在人間的魔族小王子!

(琳恩:主人,恭喜你增加保姆技能!)

(林文:教練!我想回研究室!)

小王子亞澈對人間充滿好奇,研究室頓時成了中途之家,

林文不只要當奶爸,更要阻止神秘組織誘拐(正太)亞澈!

 

 

 

 

已出版集數

 

召喚師物語.林文篇 召喚是麻煩的開始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28

書名:召喚師物語.亞澈篇01召喚是倒楣的初端

作者:鳥巢

畫者:RURU

上市日:2015年5月20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文

  明亮的室內,周圍滿是匆匆忙碌的人們,人來人往的彷彿一停下來就會發生追撞一般。

  喝斥聲、哭泣聲甚至是求饒聲此起彼落,讓林文習慣專研召喚學的大腦,開始有些脹痛起來,他很少後悔幫助別人,但這次他真的後悔了,如果他知道幫助人之後,會被帶到這裡——傳聞中的秘警署,他絕對會冷眼旁觀的,現在回想起來,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出手,反正秘警署一定有自己的方法對抗那發狂的龍。

  但千金難買後悔藥,萬金難挽沒想到,他就是白癡白癡的衝了出去幫忙制伏那隻龍,結果好了,現在被帶到這裡,跟眼前這位慌亂的女警大眼瞪小眼……

  「林文先生,你難道不知道所有的魔法師都必須自主申請登記嗎?」

  好不容易那女警終於從資料夾堆中,抽出了張被壓的有些爛的登記表,放在了他眼前詢問。

  「我剛剛才知道的,就在十秒前。」

  他苦笑了,他連現在是哪位總統執政都不清楚,怎麼會知道魔法管理條約的演進?身為一位研究型魔法師,長達數年關在象牙塔研究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說實話,要不是琳恩剛好跑去參加魔界的婚禮,冰箱又剛好沒有食物,他才不會離開研究室,結果一離開就被攪和到這種突發事件……早知道就拜託琳恩多買兩箱泡麵。

  「你、你具備制伏龍的力量,如此強悍,要是沒有登記立案,我們要怎麼確保一般社會大眾的安全?」

  女警緊張的吞了吞口水看著他,講話有些結巴。

  他嘆息了,無知不是罪,但無知還跑去跟龍對抗就真的是愚蠢!龍、鳳這種高等靈獸,平常根本不屑降格來到人間,更遑論發狂這種可能性,真的出現這種瘋狂的高等靈獸,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定是人為的可能性最大。

  而自己並沒有制伏龍,他要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制伏龍,那他早就去跟軍方玩屠龍冒險去了!要知道龍鱗、龍牙都是天價般的藥材。還犯的著每天為了研究經費在那邊拍桌和官員爭論?

  「我沒有制伏龍,我只是調整空氣中的魔力係數,讓詛咒的波長混亂,依照所羅門法則第一條當波長亂序的時候,法術會喪失力量,那短短的一瞬就能夠讓龍掙脫詛咒了。」他平心靜氣的講完了,但回報的卻是滿是問號的雙眼。

  他深沉無力的頹肩了。

  終於體認到什麼叫做學海雖然無涯,但無知更是無邊無界。可不可以來一位修過魔導學概論的人過來溝通啊?他實在是很懶得從基礎從頭開始教育啊……

  「總之,你必須登記,現在!立刻!馬上!」女警強作氣勢的喊著,眼眶卻開始泛淚了,生怕下一秒他就大開殺戒似的。

  「是。」

  他意外的頭疼了。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寫過如尼符文以外的文字了,實在是很想舉手發問說……這份表格可以用如尼符文來寫嗎?

  他絕望的仰天長嘆。

 

  「碰」的一聲,研究室那古色古香的門扉就這樣應聲倒地了,門的後面站著一位看起來比他們更驚訝的青年。

  「抱歉,太久沒敲人類的門,忘記你們的門是很不耐敲的這個事實。」青年愧疚的低下了頭。

  太久沒敲人類的門?不然小朋友你平常都是敲誰的門啊?

  林文皺眉的打量著眼前的青年,那是一位過分英俊的青年,藍青的髮色,清秀的五官,勻稱的肌肉,就連笑容都顯得陽光燦爛……

  「我這裡可不是演藝經紀公司喔?」林文呢喃的講道。

  「我知道。」青年手一揮,沉重的木門隨著手勢浮了起來,緩緩的闔上去,確定門合實後,他一個彈指冰霜頓時固定好了門扉,拍了拍手,他露出了白皙的微笑,「我是專程來感謝你的。」

  看著青年的手勢和法術,林文就有一些頭緒了。一聽到感謝這兩個字,他腦袋頓時有些發麻的確定了。

  「你是早上那隻龍?」

  「對。」青年高興的點了點頭。

  「你的感謝我收到了,我就不收什麼實質的謝禮了,請回吧。」林文心中的警報大響,連忙揮了揮手。

  開什麼玩笑,他才不相信對方只是單純過來道謝的,看那龍嘴上神秘的微笑,用腦幹想也覺得一定沒什麼好事!

  「我還有很多法陣要研究,事情真的很忙碌,就不送了。」林文強行振作的站了起來,抖了抖白袍的領子,眼看轉身就要衝入研究區中,一隻手不慌不忙的揪住了他的衣角。

  「從沒有人會推拒我的說。」青年的手握的很緊,帶著點受傷的表情說道。

  「恭喜!經過這麼一天你就體會到被婉拒的感覺了,你可以考慮立個紀念日之類的。」林文敷衍的應和著,雙手卻怎樣都掰不開那緊握的手指。

  他拋了個求救的眼神給琳恩,只見琳恩不慌不忙的站了起身,走到廚房去……

  Good job!但她該不會去拿鹽巴還是掃把之類的東西吧?林文不安的腦補,雖然這龍看起來是好人,但拿掃把出來會不會太不給這隻龍面子了?

  但當琳恩再度走出來之時,他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又更加驚愕了。

  「龍先生?我看我們先來喝杯茶吧。」琳恩露出親切的笑容,手中端著三杯茶碗。

  「為什麼要喝茶啊!我還想要去研究法陣啊。」林文絕望的大喊,「況且龍先生應該也很忙碌吧?你不用去管哪裡要降雨之類的事情嗎?我們不應該打擾如此忙碌的龍先生吧!」

  「不忙不忙,再忙也要跟你喝杯茶。」青年語氣平靜的說著曾經的經典廣告詞,甚至露出媲美當年廣告中男主角的笑容,另一手拉著不斷哀嚎的林文,逕自的坐了下來。

  「我愛莫能助。」琳恩淡笑的彎身在林文耳旁悄語,「不是有句話說,『有時人生就像強姦,推不掉就只好接受了』。」

  「但我真的不想啊!」林文掩面無助的喊道。

  琳恩嘴角微彎的,捧起茶碗輕啜不發一語。

 

  「我這趟除了感謝之外——」青年清了清喉嚨,話才說到一半,就被林文的手勢打斷了。

  「拜託,掐頭去尾說重點。」他悲傷的不能自抑,低聲喃喃期盼道,「我希望至少還能有時間,可以破解法陣外圍的符文鍊。」

  「幫我找出召喚我的召喚師,我要他為戲弄龍族付出代價。」

  青年接續的說完,完全沒有被林文的不敬惹怒,只是用更加充滿興趣的目光看著文。

  「龍先生,你不覺得這種事情你應該去拜託右轉兩百公尺再左轉五百公尺,那棟看起來很莊嚴,實際上一堆人在裡面爭吵的秘警署嗎?」林文虛弱的伸手指著窗外秘警署的方向。

  「但你比較有趣啊。」青年十指相扣,笑的比太陽還要燦爛的說。

  原本正要跟他爭辯的林文,在聽到青年的話和看到他的笑容時,腦神經頓時抽搐……去你的有趣!那我的研究進度到底要怎麼辦啊!

 

  ◆◆  ◆◆  ◆◆

 

  「我已經跟你說很多次了!那隻龍骨上次法院已經判定了,一人一半!不要在跟我扯什麼最後的地獄之火是你放的!你要就把那龍骨分一半給那道士,要不就由我們秘警署強制執行!不過我的業務真的很忙,你要是真的希望我專程過去就只是為了幫忙分屍的話……秉持著為民服務的精神,我會不辭辛勞的趕過去,但你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了,你可能會看到比地獄之火更加熱烈的……怒火!」

  「磅」的一聲,電話筒被摔了回去。

  看著坐在接待處的女警生氣的身體抖動不已,愣在秘警署入口的林文反而靜默了。

  「有事嗎?」女警不友善的提問著,眼中怒火未消的盯著林文。

  「我只是在想那電話的品質真好,如此耐摔防震。」林文緊張的顧左右而言它。

  「這是幻術。」女警似乎是注意到林文的緊張,脾氣收斂了一些:「秘警署的電話都是諾●亞3310,據說這是為了避免花在通訊器材預算過高。」

  林文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他很能夠了解,同時對於管理預算的人獻上無盡的尊敬,這做法真是太聰明了!

  「所以你是過來借洗手間的?」女警嘆了口氣,熟練的指著右後方:「左轉到底,有怪聲音不要太在意,最近水鬼太多了,局裡沒太多地方收容,只好將一些水鬼塞到洗手間。」

  林文尷尬的乾笑了幾聲。不過這解釋了他心中的疑惑,畢竟遠遠的不用靠近,就能感受到遠方洗手間內的怨氣之重,他還以為是日本的花子組旅遊團來台考察……

  「但這樣不會把來借廁所的嚇跑嗎?」

  「來這裡的只有兩種人——」女警托著腮舉起兩根手指淡定的說:「超越人和不是人,這兩種不論是哪一種都不會把水鬼放在眼裡的。」

 

  ◆◆  ◆◆  ◆◆

 

  看著秘警署的警員異常狼狽的將警車內瘋狂的地煞拘捕到局內,如此暴躁瘋狂的意識……林文的腦海中浮現了一種可能性,一種荒誕的假設。

  「我可以方便知道作亂的龍、地煞、水鬼的數量嗎?」他躊躇了一下,還是跟耀慶發問了。

  他的猜想……理論上來說是可行的,假如實際上真是如此,那對方在想什麼,就一目了然了,但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就太誇張了。

  「嗯……我看一下。」耀慶翻了翻手機,瀏覽著文件資料,「五條龍、七隻地煞、九隻水鬼。沒了!光這些就搞得我們人仰馬翻了。」

  林文一聽到耀慶所說的內容時,臉色一瞬蒼白,聲音也乾啞了,「獸、魔、鬼,缺神啊。」

  「你在說什麼?教授?」耀慶完全不懂其含意。

  「我是說對方還沒有召喚完,還少了神,而且數量應該是三隻。」林文輕敲著耀慶的肩,隨即轉身離去,臨走之前還不忘交代的大喊著,「對方的目的是巫蠱召。」

  「巫蠱召!?」耀慶只能喃喃重複,正想繼續追問之時,林文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巫蠱召,是中國傳統蠱術和西方召喚術的結合,利用詛咒促使祭品們相互殘殺,這是傳統的蠱毒,但巫蠱召則是有些許差異,有些召喚體需要用特殊的召喚方式,例如殺戮,甚至是性交……

  所以整做城市被當成巨大的蠱毒場是嗎?林文啞然了,他理智上知道這方法,但實際上卻有一些很困惑的點。

  巫蠱召通常是些三流的召喚師,想要拼上一博召喚高階生物的技巧,例如用數量龐大的冤魂去召喚更高階的骨龍之類的。

  究其原因是因為高階的使魔被拿來進行巫蠱召就顯得太荒唐了,但對方的目的卻只有可能是巫蠱召,除了種族符合之外,更重要的是數量也剛好吻合。

  用龍族當二級祭品,到底想召喚出什麼?林文他身為學者的部分非常好奇甚至到了期盼的地步,但除了學者以外的部分都非常的不安,越是高階的召喚體就越是危險……

  尤其召喚師本人又是個完全不管巫蠱召對城市所造成危害的瘋子,讓危險的召喚體落到瘋子的手中,就跟把核彈送給精神病院的人是相同意思的。

  林文的身旁光華湧現,琳恩從光芒中走了出來,幸災樂禍的笑說:「就在剛剛我感覺到冥府之門被開啟了,依照女性不合理的直覺,我判定至少有三位死神被強行召至人間。」

  「死神……」林文抿了抿嘴:「琳恩可以麻煩妳嗎?幫我拖住死神們。」

  「如果這是你的希望的話。」琳恩彎下腰行了個禮,淡笑的別了別手,身影逐漸朦朧消失掉。

 

  秘警署現在正處於一級警戒當中,這塊海島上從來沒有遭遇過比當前更大的危機過,包含龍、地煞、水鬼等異界生物所造成的混亂之外,現在又更加雪上加霜的跑來了冥界的死神,而且一來就是來三隻瘋狂的死神……

  「耀慶你率領第一到第四分隊,去把城北的那隻死神搶先封印掉。」局長額頭上的汗水不斷冒出:「小莉你和中部都市的秘警署會合後,跟第五、第六小隊把城南那隻給拖延住,重點是拖到耀慶他們的援助。」

  「可以……但這樣還有一隻死神?」耀慶凝重的點了點頭,卻遲疑的指著投影螢幕上的第三個骷髏頭。

  「通報一般員警進行地區疏散。」局長雙手十指交錯的靜默幾秒,然後聲音乾枯的開口了:「我們只能先把兩隻死神封印掉之後,再來處理這第三隻死神。」

  小莉愣住了,不解且氣憤的撐著桌子站了起來:「我們可以請第零小隊出動,第零小隊是特殊編制小隊,憑著他們的實力應該可以和死神抗衡的。」

  「不行。」局長擦了擦額上的汗珠,「他們必須留在局內鎮壓住龍、地煞、水鬼們,退一步來說,就算我們現在處理掉地煞和水鬼,現況還是沒有改變,幾隻瘋狂的龍,和一隻瘋狂的死神難度所差無幾。」

  而龍是不可以冒然傷害的生物。這是在場所有人不可說出口的共識。

  但一隻瘋狂的死神放任不管所能造成的危害……

  「這樣整個東區會被毀掉的。」小莉的聲音冷靜中帶著絕望。

  所有人靜默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員警慌慌張張的衝進了秘警署內。

  「電、電視!」他大喊著。

  當電視打開時,只見新聞直播著東區一遍狼藉的畫面,到處都是被切割破碎的車子和樓房,但圍觀的群眾卻都舉起手機和攝影機照著煙霧瀰漫的中心點。

  那是一位身穿女僕裝的少女,高舉著掃把和死神的鐮刀互相抗衡著,少女掛在臉上的微笑,完全不把眼前的死神放在眼中。

  「趁現在出動!有人拖住東區死神的情況,以最快速度解決另外兩隻!」局長站了起來大吼著。

  「遵命!」所有人大聲回應著,腳底下傳送陣光輝同時湧動,下一刻所有人同時消失了。

  但那少女到底是誰?除了耀慶所有人都在心裡納悶著。

 

  琳恩左閃右躲的,銀白色的刃光在空中帶著令人心懼的寒光,每每劃破空中的聲響,不難想像一但擊中,必定是一刀兩斷。

  但前提是……要能擊中,這才是重點。

  「啊啊……怎麼大家跑到一半就停下來看熱鬧了。」琳恩苦笑了。

  看來即使時間過了再久,有些天性就是會隨著時間流傳下來,至少……大多數的人類還是一樣愛看熱鬧呀。

  一開始當死神一刀把公車攔腰砍斷之時,大家還會帶著驚恐的往四面八方奔跑,但就在她擋下了死神那即將要腰斬司機的鐮刀時,開始有人停下腳步了,而當她把死神掃退到水泥牆上時,她耳朵清楚的聽到了快門拍照聲了。

  這到底該說是無畏?還是應該說不知道找死這兩個字怎麼寫?她也不清楚該怎麼判定。

  但林文的指示很清楚,拖住死神避免造成無謂的傷亡,而就在剛剛她遠遠的就感覺到秘警署內巨大的空間魔法陣起動了。

  看樣子另外兩隻應該是不用麻煩自己特地跑過去了,那到底應該跟眼前這隻發瘋的死神玩恰恰還是快點解決為上策?

  她很為難的困惑了幾秒,但看在死神眼中,只是更加掀起祂的怒火。

  眼前的這女人竟然完全沒有恐懼的意思,雖然在平時祂會感覺到詫異與新奇,但在此刻卻只是更火上加油。

  鐮刀如同收割稻麥般大範圍的掃蕩,但幅度越是廣大,反而讓琳恩更加游刃有餘的閃避掉,然後死神的惱羞成怒促使祂更加喪失理智的亂揮舞……

  這樣戲耍著死神是不是不太好?琳恩心裡有些歉疚。

  說起來林文不在身旁的她和死神的實力差距沒有如此懸殊,甚至她應該會略遜於死神,但那是在對方冷靜的情形下,現在眼前這隻狂爆只會拿著鐮刀亂舞的神祇,只要確實的避開來,完全沒有輸的理由。

  「咯咯咯咯咯咯!」死神的下巴因為氣憤而發出牙關咬緊的聲音,雙眼中的黑火燃焚的更加閃耀,就連鐮刀也蒙上了一層令人感到不安的黑霧,所到之處皆是腐蝕侵溶。

  但那黑霧卻沒有繚繞太久,當琳恩手中的掃把彿過鐮刀之時,那群黑霧頓時煙消雲散掉了。

  一直處於盛怒中的死神,終於出現了別種情緒─驚愣,別看那層黑霧看似不起眼,可以說是死神的看家法寶,那是所謂『死亡』的具現化,不論生命體或著無機物在觸碰的當下,就會迎接到所謂的終點。

  但那掃把卻像是掃掉灰塵一般的輕鬆掃掉,甚至連根掃把毛都沒掉下來!

  「這不科學!那只是柄女僕手中的掃把!」死神嘴巴微張的看著琳恩,手中的鐮刀因為過於驚訝而鬆開硄然落地。

  「不,這很科學。」琳恩優雅的拉了拉裙角行禮淡笑,「畢竟身為林文家的女僕,怎麼能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

  死神愕然了,啞口無言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鐮刀,原先滿腔的怒火在不知不覺中被驚恐給覆蓋過後,這才回過神來冷靜下來。

  祂看著滿目瘡痍的街道完全不知所措。

  「我……到底都做了什麼?」

  「這個嗎?你只是太高興了,就一邊拿著鐮刀一邊跳多年前流行的騎馬舞,結果舞姿不小心波擊到周圍去了。」琳恩指著周遭的刀痕。

  「妳……妳騙人。」死神完全不相信。

 

  ◆◆  ◆◆  ◆◆

 

  只見法陣的四方方位各站著一人,披著黑色的斗篷不見其面貌,手中的法書早就攤開來,和地上複雜多變的符文陣相互呼應著。

  耀眼的光輝讓這座山頭彷彿嘉年華會一般……遠處一人一馬就這樣站在雲端之上,俯視著底下的法陣光輝。

  「你不阻止嗎?」夢魘眨了眨眼。

  「我沒辦法。」林文苦惱的抓著腦袋的蹲了下來:「那群混蛋,就這樣突然張開了次元之門,我現在要是毀了召喚法陣,大概眼前這片光景都會被那次元裂縫給吞噬了。」

  「對方打算先斬後奏?」夢魘呢喃道。

  「我看是只打算斬沒打算奏吧!」林文將頭低了下去,消沉的用手指在雲上劃圈圈,濕冷的觸感從指尖傳了過來。

  「就最好不要給我惹出麻煩,不然……我就……」林文握拳的雙手發顫著。

  「就?」夢魘很好奇。

  「就只好把研究室搬去中部了。」林文憤怒喊道。該死!搬家真的是件很麻煩的事情!一想到那麼多的文獻資料書冊,他就越發感到煩躁。

  沉默不語的看著發怒的林文,夢魘越來越感到困惑了。

  自己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想和眼前這位簽訂契約呢?這真是百思不解。

  次元的裂縫隨著刻印在大地的法振光輝,逐漸拓展成一道門扉的形狀,不過卻和林文所召喚出的門扉樣貌全然不同,那是由黑色荊棘纏繞而成的門扉,哥特式的華麗風格,帶著無盡的幽暗……門開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