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午安,新春三月底有新書上市哦!

書名: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01別以為可愛就是正義

作者:萊茵@千人

畫者:歐歐MIN

上市日:330

新絲路網路書店: 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kk0419552&flag=,1 

 

試閱s.jpg

 

  時間回到所有事情都還未發生,仍舊是日常的下午。

  「鈴──」放學的鈴聲響起。

  「盛遠今天一個人回去嗎?」

  我收拾好書包,與剛剛認識不到一個星期的新同學道別:「有點事要做。」

  「明天見吧!」

  這幾天跟著他們一起回家,是為了認識新朋友,本來回家的路就跟他們不同,而且今天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

  「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上市的日子!

  那模仿真實場面的設計,完美重現Ultimate Fusion終結融合的合體;可多變換的拳頭零件,粉紅色和金色的螢光油漆;碳纖維機身,歷久不衰的經典,是所有男生的夢想!

  「寫作承認,唸作勝利!」一不小心我又說出心中的話了。

  這時身邊本來吵雜的聲音都靜了下來……

  朝四周望去,本來在街道上行走的陌生人全都注視著我。

  「不好意思……」我搔著臉,尷尬地快步向我的復刻版奔去。在離開的時候,我似乎還聽到那些人在討論──

  「現在的孩子壓力真大。」

  「就是就是!」

  「我家的那個不會也是這樣吧?」

  唔……好丟臉!

  不過就這麼一段小插曲,是不可能澆熄我對「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的熱情!

  雖然早在十天之前已經預訂,但如果我無法在今天四點之前取貨,就有很大的機會被那些沒預訂成功的惡鬼修羅奪去。

  這次趕不上就只能再等一輩子了,得加快腳步才行!

  話說回來,這個世界上的男生,那漫長的人生中,必要支出大概可以分成兩個重要又主要的部分:玩樂錢和維持生命用的錢。

  玩樂中的玩具用錢,重要性更是不下於吃飯。不論是筆、模型、書、車、衣服、照相機、單車……那些都是在男生的一生中,絕對不可或缺的東西。不管是三歲還是八十歲,總會有用在這方面的錢。

  正當我在趕路時──

  「啊呀、哦──!」

  一道女生的尖叫聲突然傳入我耳中,手錶上顯示著還有二十分鐘就到達極限的四點整。

  「啊──歐──」

  尖叫聲漸漸有點變調,彷彿在做些被年輕人喻為不健全行為一樣。

  「哇──歐──」

  難、難道是強暴案?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臉,深吸了一口氣。

  低聲對還沒有到手的「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還有對未來一定會悔恨的自己說了一聲對不起,我隨手在街道旁的垃圾箱裡撿起一把已經壞了的雨傘當作防身武器,往傳出尖叫聲的轉角跑去。

  不論是郭靖、武士王、奧特曼、小飛俠……

  他們都曾經教導我們:要做一個罪惡剋星,任何時候都不要袖手旁觀!

  「快點放開那個女生!」

  幸好,前方不是我想像中那種不健全又邪惡的犯罪行為,雖然有女生和武器,不過真正的受害者並不是她,而是一隻伏在地上顫抖著的小狗。

  「不──快點放開那隻小狗!」

  不是英雄救美的經典橋段讓我有點失望,但小動物也不是可以欺負的對象!

  「哎?」

  我對著應該是傷害小狗的凶手──穿著我校制服、手執一根木棍、不規則一長一短的雙馬尾髮型、身材嬌小的女生喝道:「別以為可愛就是正義,欺負小動物是不被世人所允許的!」

  沒錯,「皆生而平等」這一句話在二十一世紀裡,已經被我們人類泛用到動物身上。

  「不、不是……」看起來有點驚慌失措的她,似是被抓到的現行犯小偷一樣,猛搖著頭說道:「不、不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說!」

  我冷笑了一聲,已經完全把她的企圖識破了,無非想要拖延時間而已。

  「不用多言,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不,代替這小狗懲罰妳,跟我去警局吧!」

  她把手上的棍子拋下,「碰」的一聲,兩道馬尾一直在擺著,用急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道:「這、這是有原因,我立即解釋的說!」

  「是什……?」

  我沒有等到她的解釋,小巷的盡頭出現了幾十個大漢,還有在他們身前一隻似是帶路的小狼犬……

  「站住!」

  難道是小狗的狗朋友找來幫手?

  世上果然還是有和巴特拉一樣的義犬,這朋友之間的互相幫助之情,讓我感動得快要落下眼淚。

  身為正義的伙伴,我高聲對那群大漢叫道:「這邊、就是這個女的!」

  說罷,我張開手把小巷的出口攔著,現在就算這個雙馬尾女生使出惡魔四次元都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我自信我可以攔阻下來!

  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因為那群人對我的回應是──

  「你們這對凶徒男女給我站住!」

  你們?這對?等等……

  我思考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穿著相同校服的高中男女,男的手上有一根已經破碎但依然可以用來作為武器的雨傘,女的腳下有一根同樣可以作為武器的木棒,重點是……地上有一隻受了傷可憐云云的小狗。大概任誰看到這個景象,亦會生出不同程度的誤解,例如認為我和她是欺負小狗的同伙,又或者以為她是我的同伴。

  跟大漢們對望不到半秒時間,讓我明白他們的心中有著無盡的憤慨,以及對保護小動物的熱血……

  當然還有對我的誤解!

  「不、不對,我不是──不是你想那樣的!」

  我說出剛剛女生說過的話,但我的抗議和幾分鐘之前一樣完全無效。他們像一群用了戰鬥藥劑的陸戰隊,大喝著直衝過來,「給我站住!」

  糟糕了……這回真是用黃河水也不可能把我身上的罪名洗清,現在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快逃的說!」那個雙馬尾女生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欸?」

  「別蘑菇的說!」

  「哇……」一道不可能屬於女生的怪力傳來,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我就被她拉著走。

  她就算揹著一個粉紅色背包,亦沒有影響敏捷度,就像天生的逃跑好手。在大街與小巷之中左穿右插、左轉右轉,漸漸把身後的那些惡漢甩開。

  「別跑──」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也漸漸遠去,似乎我們已經成功逃脫……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在小狗的帶領下,我們兩人都會被抓住,因為小狗們都有一個靈敏的狗鼻子!

  在我的腿有點痠之際,她帶著我走到了一處轉角……

  不,是死巷子才對。

  「沒、沒路?」

  「不,這邊的說!」

  她很熟練地把建築物的門打開,是一間沒有上鎖的小型機電房。

  「進去的說!」

  我愣了一下,看著這個連一個人躲進去都明顯是擠沙丁魚般的空間,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擠上兩個人?而且與女生硬擠在小型機電房裡,然後抱在一起……唔,這麼不健全的想法,真是太過糟糕了!

  她拉著我就差把我硬塞進去,「快點,不然就來不及的說!」

  那本來已經遠去的聲音,又再次傳來:「站住!」

  「哎……好吧。」

  對天神以及在天國的親生母親發誓,我絕對沒有什麼不健全的想法……再瞄了一眼幼女體型和一長一短雙馬尾髮型的她……至少現在沒有!

  「來──」沒有辦法之下,我和她兩個人用面對面的方式,一高一矮地配合著,把我們自己塞了進去。

  唔……

  她抱著我腰部的方式,伸手到我背後,「卡喀」一聲,把門關上。

  好……好軟!

  這是傳說中的軟妹子嗎?

  她似乎很習慣這種身體接觸或是這種躲藏的方式,完全沒有一點慌亂,關上門之後,還近距離盯著我的臉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的說?」

  這裡的燈光不算昏暗,還有一盞小型的LED,讓我和她可以看清彼此的臉。

  有點嬰兒肥的圓臉,相應地也有一對像嬰兒般炯炯有神的大眼,要說漂亮也不算是,但加上本來不高的身高和聲線,是個可愛到讓幼獸也會妒嫉的少女。

  可是──

  「誰會告訴妳啊!」

  哪有心情告訴她!現在我只想快點去買我的「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和逃離那些大漢的追捕。只可惜此處實在太過擠迫,我連把右手抬起看手錶的空隙也沒有。

  「唔……」她單手搔著臉,「看來你對姐姐我有點誤會的說。」

  看著她可以在這個狹小的空間活動自如,至少可以擺動手,不得不說真是有點妒嫉,嬌小的身材有時真的不錯。

  帶著這樣那樣的怒氣,我衝口而出:「誰誤會妳啊!」

  「你、你一定以為姐姐是傷害小狗凶手的說。」她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哀傷,本來用來托著臉的手,變成掩著臉,一副快要哭的樣子,「姐姐根本沒有傷害那隻小狗的說!」

  這麼做作的表演誰都知道是假吧?不要以為可愛就是正義!

  她是男生的話,我一定打飛她。

  「我當然知道,但是我們可以跟那些人解釋!」我咬牙切齒地說了一句,片刻才道:「不是說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嗎?」

  「哎?」她頓了一下,過了一會才又說道:「你說得的確有道理,是姐姐太習慣逃跑,一時忘了還有這種計策的說。」

  欸?

  既然她知道錯,那就算……

  「嘛,我叫江盛遠。」

  反正……可愛在很多時候就是正義,這次就原諒她好了。

  「是江忠源的江,平清盛的盛,遠山景綱的遠嗎?」

  「是、是啊……妳呢?」難道這女生喜歡讀軍史?怎麼引用的不是將軍就是武士?

  「李靜。」

  哦喔喔──既然她已經用了三個同屬性的人物,這個時候我也絕對不可以被她看輕,讓她知道我也是個軍史的愛好者!

  想了一會,學著她的語氣說道:「是李清照的李,靜御前的靜嗎?」

  接招吧,這都是有關聯的人物哦!

  「哈哈……」她被我的語氣逗樂了,大笑起來,「你也喜歡軍事和歷史嗎?」

  「有一點。」

  「真好的說……嘻嘻~~」

  接下來,我跟著哈哈地笑了幾聲,只不過在大笑過後──

  「我們現在要怎辦?」

  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依然橫在我們的面前。

  雖然現在是初冬,可是在這個通風不良、而且十分狹窄的小機電房中,我已經覺得有點熱,而且被一個妹子抱著總有那麼一點不太好意思。

  「等吧,耐心等待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必修項目的說。」

  既然她像是不介意,我也不好說什麼,應了一聲:「好……」

  感覺等了一個世紀似的那麼久,外面連一丁點聲音都沒有傳來。為此,我質疑道:「其實我認為他們應該沒有追來。」

  李靜輕巧地調整了一下位置,點了點頭說道:「也許可以試探一下的說。」

  說罷,她緊緊靠到我身上,彷彿要融入我的懷裡,用著十分不健全的姿勢,再伸手扭開我身後的門把。

  「推開的說!」

  聞言,我馬上用右手的手肘把門輕輕推開一小半,艱難地轉過頭望去──似乎沒有人進來這條死巷子。

  「……似乎真的沒有人在。」

  「可以出去的說。」

  「好!」說話的同時,我用手肘把門撞得全開。

  「啊……哈?」當我想要把另一隻手抽出機電房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影響極其嚴重、情節非常惡劣的問題。

  「怎麼了?」

  「我的手……」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裝作冷靜地說道:「好像卡住了。」

  「欸!」她非常意外地睜大了眼睛。

  我不甘心,嘗試把手再抽出來,可是一根根電線就似觸手系的藤蔓一樣,把我的右手緊緊地纏住,每當我抽出來的時候,就越纏越緊。

  「是真的……」

  李靜慌張了起來,「要怎怎、怎辦的說?」

  因為李靜比較矮小,所以是她先進來機電房,接著才輪到我,所以要是我無法出去的話,她也同樣被困在這裡。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李靜用力推了我一下,說道:「快想辦法的說!」

  「哇……」被她一推我的內臟就像是受到了一噸重的卡車以時速六十公里撞擊。

  「對不起……姐姐是太急了,沒事的說……」

  「沒事……」我搖了一下頭,因為她的巨力衝擊,我發現用暴力是不可能把纏著手的電線扯斷。現在最可能的解決方法,大概就是做出人體無法承受的扭曲動作,讓出空位李靜先出去,接著再由她來解救我……

  哈哈,怎麼可能,她跟我也不會軟骨雜耍技巧──

 

  「盛遠是你嗎?」

  耳邊傳來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我下意識就應道:「是我。」

  「你在幹嘛?」

  確定了,這聲音是屬於我的那些新同學中的一員,而且是剛剛才拒絕他們一同回家的同班同學。

  「喂──!」我轉過頭……

  「盛遠的動作很滑稽……哈哈……」

  「你在幹嘛?」

  不只一個人,身後是那些本來要一起回家的同班同學,一男二女,三人手中都拿著一杯冰摩卡、奶茶的東西,就像昨天的我一樣。

  「可以來幫我解──」

  正當我想要說出下一句的時候,馬上就想到剛才被惡漢們追著跑的事:一男一女,在一個有點昏暗的小型機電房中。

  怎麼解釋?

  不管怎麼說,也一定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因此──絕對不可以讓他們知道我的困境!

  吞下了本來想要說的話,我裝作沒事地嘻嘻笑了一聲,「沒什麼,就是在研究這裡的電學,你看我們都是理科,哈哈,是不是?」

  「哦哦……」他們點著頭,可是我慢慢地發現他們的注意力和目光似乎、好像、或者都不在我身上,而是瞟到了我的身旁。

  我低頭一看──

  不知何時,李靜由我的腋下鑽出頭。她看了我的同班同學一眼,接著對我說道:「是認識的說?」

  「哈、哈哈……」我覺得自己的高中生活似乎被毀了,「是啊,我們認識的……」

  「快叫他們幫手,說你卡住了,抽不出來!」

  啊呀──!

  要不是她是個女生,我一定會打飛她。

  一號男同學瞪大眼睛,「抽不出來?」

  二號女同學退了一步,「卡住了?」

  三號女同學輕掩著嘴,「一男一女的……」

  由他們的臉上,我看到複雜但不難懂的表情──盛遠是個淫棍。

  為了不讓誤會加深,我馬上對他們解釋道:「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只是右手卡在電線中,抽不出來,沒事,很快就好……真的……不是那種意義上的抽不出來!」

  本來跟我關係不錯的二號女同學指著我罵道:「流氓!」

  「等等,真的不是!」

  一號男同學賤賤地笑了一聲,學著二號女同學的語氣說道:「流氓!」

  「誤會,在各種意義上!我不是流氓,真的是右手卡在電線中──喂,不要關門!不要──你們聽我解釋……」

  在外面的他們臉色有點不太好,「哈哈」了數聲,然後關上了門。

  通風口傳來一號男生那猥瑣得突破天際的聲音:「慢慢來、放鬆點就可以了,別心急。」

  「喂喂,不是那樣的!」我瘋狂地叫道:「你們想歪了!」

  李靜很不合時宜地勸解:「對!不要著急,慢慢來就可以的說。」

  ……可以打飛她嗎?可以打飛她吧?可以打飛她呢!

  「不是那樣,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加油。」三號女同學又輕輕拍了一下機電房的門。

  一號男同學那可惡的聲音再次傳來:「卡住就去研究冷次定律嘛~欲拒還迎……哈!」

  「下流!」二號女同學補上了最後一刀。

  他們的腳步聲還有說話聲,都漸漸離我們遠去。

  「吶──」李靜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道:「別灰心,慢慢來的說!」

  對著很天真很傻的李靜,我放棄解釋了……

 

  最後經過我和李靜的一番努力,終於離開了小型機電房。

  「他們不是你的朋友的說?」

  「是啊。」

  話說,為什麼我會有種莫名其妙的悲哀……

  「哦哦,姐姐知道了……喂,別垂頭喪氣啦,不用因為他們的小玩笑而灰心的說。」李靜輕輕拍了我肩膀,「放心,姐姐以後會照看你的說!」

  「痛──」我揉著肩膀,思考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似乎是為了鼓勵我,李靜舉起手,直指著天上的白雲,「看!現在的我們就像河越合戰前的北條家,只要發動夜戰,就一定沒問題的說!」

  哈哈……這傢伙腦子沒問題嗎?

  而且我不想發動夜戰,我現在只想要回家……

  鳴──

  「哦……再見的說!」

  「再見。」我頭也不回地走了,同時在心內補充,不要再見比較好。

 

    ◆◎◆※◆※◆◎◆

 

  那天我沒有買到「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不過真正對我造成致命打擊的事情,是在第二天回到學校時才發生。

  「連小女孩也不放過的地上最強淫棍回來了!」

  我一進教室就聽到這樣的歡迎詞。

  「我不是、我不是……」

  因為我被一號男同學傳誦成為變態極惡鬼畜色情狂,連小女孩也不放過的淫棍魔王。雖然我個人不介意被叫作「魔王」,可是我絕對不想做淫棍!

  不論我如何解釋,反正沒有一個人相信,更被越描越黑。

  因為當時也看到的三號女同學同樣繪影繪聲地把我「卡住了」的情況,在眾人面前重現了一次,而且還加上不少人工效果音……

  「不是那樣!」

  本以為時間會洗刷一切,但──

  過了整整兩天,仍沒有女生跟我說話,關係不錯的二號女同學把我當成瘟疫,就連我主動去找她都被躲開了。最可怕的是連女班導也一副小心翼翼地跟我討論功課的問題,彷彿我隨時會化成人狼,把她一口一口地嘶咬開。

  可惜,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三天之後,我那些被添油加醋的所謂的事跡傳遍了整間學校,只用了七十二個小時,我由班上的淫棍魔王,變成全校的女性公敵。每當她們看到我,就像看見瘟神一樣。

  難道……我的高中生活還未開始,就已經完結了嗎?

  難道我想要交多一點朋友,成就一個充滿回憶的粉紅色高中生活,就要完結了嗎?

  悲傷如溺死在浪中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就算再怎樣思考,也無法得出澄清的方法。

  到底要怎麼扭轉所有人對我誤解的淫棍主義少年形象!

 

  「──哎呀!」

  原來我的討厭程度,已經到了「就算是走在回家的路上,也會被小孩子丟紙球」的大惡霸了嗎?

  我深吸一口氣,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所以我忍耐。這些惡作劇只要無視,對方就會覺得無趣而停手。

  「哎呀!」

  「哎呀!」

  「哎呀!」

  無視之後,是更多團紙球丟過來。

  「──誰!」

  就算是泥人也有火,我轉過頭,咬牙切齒地喝道:「到底是誰丟我!」

  在黑暗的轉角處,一個戴上魚夫帽和口罩、身材嬌小的人,口中發出了「殊殊」的聲音,向著我揮手。

  「誰?」

  「是姐姐的說……」

  她拉開了口罩,正是那個讓我蒙受不白之冤的李靜。

  「啥!」我立即退後了一大步,雙手擺出防禦的姿態,警戒道:「怎怎、怎麼了?」

  李靜重新戴上口罩,急著說道:「跟姐姐來的說。」

  「不,妳先說一下是什麼事!」

  我對李靜一點好感都沒有,只是偶遇一次就被誤會,黏在身上的汙名變得像強力膠一樣,除此之外,她還造成了另一件憾事──

  我可能這一生都無法再得到「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了。家裡放模型的櫃子裡,有一個位置永遠是為它留白的憂傷,沒有人會明白。

  「跟來再說。」

  我搖了搖頭,看著眼前這個女生──一切的壞事、一切的汙名都是因為這個傢伙!

  「姐姐可以幫你洗脫汙名的說。」

  「哈?」我沒有沒聽錯吧?

  「姐姐可以幫你洗脫汙名的說。」

  我瞪大了眼睛,問道:「真的?」

  李靜有點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對著混雜著疑問視線的我說道:「讓你變成地上最強淫棍的蘿莉控,一定是因為姐姐太出眾的關係,所以……姐姐有著不少責任的說。」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被她突破防線、拍著我的肩膀,「放心,姐姐很有義氣,一定沒問題的說!」

  「痛──」我揉著肩膀。

  「雖然我覺得妳話裡的邏輯有點不太對勁,不過還是很感謝妳。那我們要怎麼行動?一起澄清嗎?」

  「Gaogaigxr武士王復刻限量版」的仇可以暫時放下,現在我要先洗脫汙名!

  「總之……姐姐會幫助你的說!」

  「哎?」

  跟上次一樣,我被她如同帝王蟹蟹鉗的右手鉗住拉著走。

  李靜帶著我穿過一條條橫街斜巷,繞了很多個圈圈,最後由學校的後門回到學校。

  我記得這個時間,學校的正門應該還未關閉才是。

  可是她沒有給我發問的時間……

  如果這時的我知道將來的事,大概會明白,這一刻是我粉紅色高中生活轉換成硝煙鐵血的開端──

  Are you ready

 

 一名宅男高中生,明明豔福不淺(看看那其他三位美女~)

為何他還一副「大人冤枉啊~」的衰臉樣?

原因就在這個這個那個那個……(究竟哪個?看書就知道囉~)

使他獲得「極惡變態鬼畜捆綁play蘿莉控淫棍破壞魔王」無敵稱號!

他的夢幻高中生活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這三位學姐、來自社團「戰爭本部.零七小隊」──

「馬前卒」李靜、「軍師」官冰蕙、「大帥」張玲

以及神秘的「情報忍者」蜘蛛(因為太神秘了所以沒有圖)

這個戰爭本部社團成員願意幫盛遠挽回名聲,

交換條件除了要他加入戰爭本部之外,更要他──

男扮女裝去打工賺取社團經費!!!

這……這是什麼寫作美麗、讀作邪惡的想法啊?!

究竟戰爭本部的目的為何?盛遠何時能洗白?

而學姐們又有什麼樣無厘頭的行徑呢?

三月底即將上市,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