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變成國民總裁

腹黑star變成言情小說中毒者

 

前方總裁控出沒注意

我想讓總裁大人給我生猴子!

兄嫁結局什麼的那是不可能的!!!

 

總裁:「想玩辦公室PLAY?」

Star:「妳可以壁咚我,我絕對不會反抗的>////<

 

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02(完)ss.jpg

《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02》完結篇

 

 

 

對總裁的第三個印象:擁有直男殺手的奇怪屬性。

對總裁的第四個印象:越來越有總裁渣男的霸道feel

 

只要總裁抱著戀愛的心態去追求,就百分百會變朋友。

一邊很狠的對他說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一邊又怪他沒出現。難道真的戀愛了!?

 

不能接受被人接連欺騙兩次,因此總裁大人霍以瑾怒了!

──影帝楚清讓被休,從男友成了「前.男友」。

眼見婚禮的schedule在倒數計時,總裁大人覺得:「嗯,腳步要加快了!」

新對象有兩個,結果……一個成了好友,一個成了好友的男友!!!

而楚清讓還不停的跟蹤她,並自動加入「霍以瑾控」的行列,

連去孤兒院當志工也能亂入她的生活。

最讓霍以瑾心驚的是,哪怕她嘴上說著討厭,但眼中注意到的還是楚清讓啊!

這難道正是所謂的口嫌體正直嗎?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談戀愛了!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01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45

書名: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02(完)

作者:霧十

畫者:久木

上市日:2016年3月30日

價格:定價230

購書方式:可至全家便利商店、萊爾富(超商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枕頭戰最終沒打成,替謝副總換睡衣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算是玩過了,彼此的體力都消耗挺大。然後他們就進入了睡衣派對又一必不可少的環節──討論喜歡的男生和感情問題。

  「住在我家樓下的影帝超帥的~」謝副總迅速進入角色,扭來扭去、嗲聲嗲氣道。

  霍以瑾和林樓的回答是迅速離他三丈遠,臉上是共同的表情──前方變態出沒,注意。非戰鬥人員請儘快撤離!非戰鬥人員請儘快撤離!非戰鬥人員請儘快撤離!(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我只是為了配合妳。」謝副總表示很受傷。

  「這件睡衣是不是打開了他什麼奇怪的開關?」霍以瑾完全不聽謝副總的解釋,只是偏頭問身邊的林樓。

  「我覺得這不是開關的問題。而是有些人就是這樣,平時隱藏的很深,可關心則亂,一旦遇到自己很關注的事情,就會立刻因為情緒激動而掉馬。」林樓頭頭是道的分析給霍以瑾聽,「也許這就是謝燮的裡人格,妹妹謝謝娃什麼的。」

  「謝謝娃?」

  「以俄語為代表的東歐語系裡,一般女性的名字都會是XX娃。」

  「我知道,我只是以為你會說謝謝子。」霍以瑾對日語瞭解不多,但經常聽謝副總說,也就會比較傾向一點。

  「我對日本沒什麼好感。」林樓道。

  「謝謝娃」則表示,他下輩子絕對、絕對、絕對不要再和這兩個傢伙當朋友了!然後他難得MAN了一把,把霍以瑾和林樓重新按回原位坐著,塞給他們一人一個豬頭毛絨玩具表示懺悔。

  話題終於重新回到正軌。

  謝副總:根本從一開始就沒在軌道上好嗎!

  「妳找他留宿到底要幹什麼?」

  「這個。」霍以瑾拿出平板,一人發了一個。

  「……」謝副總看著頁面上的《劍三獸人之契約王妃帶球跑》久久無法言語。還能更雷一點嗎這標題?這種麻辣燙式的把全部題材都雜糅在一起的文,是準備要集齊全部雷點好召喚神龍嗎?「我們大半夜的為什麼要來妳家看這種東西?」

  「幫我再找找看還有沒有什麼言情模式,能找到合適的戀愛對象。」

  「戀愛?」謝副總一愣,不是結婚嗎?

  「嗯。」霍以瑾把餐廳裡和林樓的談話簡略的對謝副總說了一下,「我現在也覺得帶著只是單純為了結婚而結婚的目的去尋找結婚對象,根本是對結婚這件本應該很神聖的事情不尊重,所以我決定找個戀愛對象。」

  「……」我當初也說過差不多類似的話啊渾蛋!為什麼最後反而要林樓說了才有效!?

  「說起來,餐廳裡那對男女,你告訴我說他們是反面例子,但翻譯過來的意思不就是說即便那樣了,你也還是覺得他們之間是一種愛情方式?」霍以瑾看向林樓,終於想起來問那樣的委曲求全也能算是愛情?太可怕了吧。

  「是啊,他們演出來的也是一種愛情。」林樓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每個人對愛情的解讀方式都不同,沒什麼好壞對錯之分,只是大家不同的選擇,而我不太希望妳發展出那樣畸形的愛情,太沒尊嚴了。」

  「我還以為那根本不算愛。」

  「最起碼女方是愛著男方的,她愛他,才會不斷的退讓妥協,不想和他分開。男方的話,大概是演員演技的問題,我沒感覺到。」

  謝副總插話進來:「我爸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愛情是需要互相妥協的,雖然不能毫無底線的退讓,沒自尊到失去了自己,但一步也不讓的話根本不能被稱之為愛情,頂多是當個玩意似的在喜歡。男人就應該多讓著女人一點。」

  「為什麼不是女人讓著男人?」霍以瑾對於最後一句表達了不滿,這種說法總讓她有一種女性就是愛無理取鬧,被小看了的感覺。

  「我也沒見妳讓著楚清讓啊。」謝副總立刻反駁,有時候他總覺得霍以瑾對女權太敏感了。

  「我還不夠讓著他?」霍以瑾覺得自己之前對楚清讓已經是史無前例的各種妥協了。

  「那你們為什麼沒在一起?」謝副總不依不撓。

  「他騙了我,這是我絕對不會退讓的原則和底線!」

  謝副總另一句話就這樣脫口而出:「要是妳哥為了妳好騙了妳,妳也準備這輩子都和他老死不相往來嗎?」

  「但是楚清讓他沒……」霍以瑾反駁的話沒完全說出口就停住了,因為她意識到,楚清讓還真是為了她好才騙了她。雖然這麼想著,霍以瑾的嘴上還是逞強道:「一碼歸一碼,他怎麼能和我哥比。」

  「這就是普通的喜歡和真正的感情之間的區別了。」林樓道,「《小王子》看過吧?正是妳在玫瑰身上花費的時間才會使她顯得彌足珍貴。我覺得這就是真正的感情,妳可以喜歡千千萬萬的人,就像是喜歡一件衣服,這件不行還能買到下一件;但妳最終卻只會愛上一個人,那個妳傾盡了全部精力的人,你們只有相處過了、付出了、得到了,才會有真正的感情,等到那個時候,哪怕再出現千千萬萬個比那人更好、更愛妳的人,妳也不會想著要換掉他了。」

  「為什麼我感覺你是在替楚清讓說話?」空氣中彷彿都帶著那麼一份似有若無的偏向。謝副總瞇眼看向林樓。

  「提起這個話題的可是你,不是我。」林樓舉起雙手表示了自己的無辜,「我只是順著你的話說了下去。」

  「重點是我和楚清讓還沒有培養出感情我們就完了。」霍以瑾出聲表示話題就此打住,她不想再進行任何深入的討論,「現在看書,幫我找有用的模式。」

  「為什麼不讓我們的情感專家直接給出意見?」謝燮瞪著林樓諷刺道。

  「因為他也沒談過戀愛。」

  「……」那你之前還鬼扯那麼多!謝副總徹底暴走了,他還以為林樓經驗多豐富呢,原來大家半斤八兩!

 

    ※◆※◆※◆※◆※

 

  紅領巾義工隊的組織者宋媛媛,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了下來。宋媛媛是宋家二小姐,也是那個前不久在宴會上才邀請過霍以瑾一起去聽自家贊助的交響樂樂團的名媛,她看上去年紀不大,有一張圓圓的蘋果臉,五官很普通,卻給人一種活力四射的感覺。

  ──這不就是典型的言情小說女主角嘛!BY:這是遭受了一晚上言情小說荼毒的謝燮和林樓在見到宋媛媛後的第一反應。

  而這個故事裡的總裁很顯然就是……

  ……霍以瑾。

  「總裁大人妳喝點水。」世家小姐A道。

  「總裁大人妳要不要嚐嚐我自己做的小點心?」世家小姐B不甘落後。

  「總裁大人妳別動,放著我來!」明顯比霍以瑾要瘦小太多的宋媛媛搶下了霍以瑾手上的紙箱子,壓得她搖搖晃晃,卻依舊咬著牙不肯讓霍以瑾拿,「這個太重了,妳去拿別的。」

  徒留在外面又套了一件印有紅領巾義工隊LOGOT恤的霍以瑾在風中凌亂。

  「太受歡迎可真是一個奢侈的煩惱啊,嗯?」林樓搬著東西路過霍以瑾身邊道。

  「我已經看穿了妳的未來。」百合之魂在燃燒的謝副總幸災樂禍的補充道,「需要我提前向妳哥打聲招呼,讓他做好妹夫變弟妹的心理準備嗎?」

  「不要講話了好不好?動作快!還有一車的東西等著呢!」宋媛媛上前瞪了一眼謝副總。

  對待謝燮和林樓,這位宋家的二小姐可是一點都不客氣,簡直是猶如冬天般寒冷。然而對上霍以瑾,那自然就是春天般的溫暖了。

  「總裁大人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她能累什麼?」嚴重缺乏運動的謝副總表示不服,「從一開始她手上就沒拿超過兩個手掌大的東西,還基本上是拿一趟休三次的節奏。」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斤斤計較啊?你手裡的東西還是我們家總裁大人捐的呢!」

  「不,請務必給我一些工作吧。」先不說找對象的事,哪怕只是單純來幫忙,霍以瑾也覺得自己這樣閒著實在不好。

  「唔,其實還真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非總裁大人不可呢。」宋媛媛善解人意道。

  「什麼?」

  三分鐘後,霍以瑾搬著凳子,坐在另外一個小男孩旁邊,一起待在小院門口──看大家忙碌。

  這就是霍以瑾被委託的非她不可的重要事情──陪小男孩一邊曬太陽,一邊聊天。

  「……」

  「照顧孩子可是很累的。」宋媛媛還在哄霍以瑾,「網路上都說了,陪孩子玩半個小時等於慢跑一小時消化的卡路里。」

  霍以瑾覺得,雖然她沒在網路上看到這樣的言論,但她可以很肯定,那個言論說的小孩他最起碼是能到處亂跑的那種,而宋媛媛讓她照顧的小男孩……

  小男孩叫小橋,不是東吳的那個大喬、小喬,而是拱橋的橋,因為他是被院長在橋下面發現的。數九寒天,孩子哭的聲音還不如一隻小貓大聲,院長再晚一會兒發現估計都救不回來了。

  事實上,哪怕救回來了,這樣的孩子一般也活不長。小橋有很嚴重的先天性軟骨病,最初診斷時,醫生就斷言說這孩子活不過三歲。

  院長不信邪,明明是那麼漂亮的一個男孩,雪白的皮膚,靈動的雙眼,智力也沒有任何問題,甚至是比一般孩子要更聰明早熟一點……最後,沒有放棄希望的院長迎來了一個喜憂參半的未來,小橋堅強的活了下來,但他每天都要被推出來曬足夠長時間的太陽,吃補充維生素D和鈣的藥──沒有藥物能夠治療這種病──忍著痛也要被人扶著做運動,然後等待著每一年被醫生斷言一次他活不過今年冬天。

  「但我活下來了。」小橋笑著對霍以瑾說:「我已經七歲了。白爺爺說今年我就能做手術矯正了,我還會活很久,甚至站起來,和正常人一樣。所以先說好後不惱,妳要是敢用那種很可憐的眼神看著我,我一定會和妳翻臉。」

  「我為什麼要同情一個肯定會好起來的人?」霍以瑾挑眉看向小橋,「我小時候也做過手術,好幾次,經常需要在春天住到醫院的特殊病房裡,但我現在已經二十五歲了。需要我教你一個手術一定會順順利利的咒語嗎?」

  「妳沒騙我?」小橋抬眼看著自己旁邊漂亮的大姐姐,對方這樣的回答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幹嘛騙你?我的咒語是我哥教的,當時我比你還小一點,但是我成功了,我真的變得和正常人一樣了,只要注意定時去醫院體檢就好。你也會這樣的。」

  「咒語!」

  「默唸你最喜歡的人的名字。」

  「……就這樣?」

  「就這樣。」霍以瑾篤定的點點頭,「他們會持續給予你力量。你會因為這些名字而不斷告訴自己,你不能死,你死了他們會很傷心。你不想他們傷心,對吧?」

  「我不想院長傷心,不想白爺爺傷心,也不想媛媛阿姨傷心。」小橋如實回答。

  「阿姨?」

  「是啊,阿姨。我怎麼稱呼妳?總裁阿姨?」

  「……你這個小鬼還真是不討人喜歡啊!」

 

    ※◆※◆※◆※◆※

 

  祁謙和楚清讓乍然一起出現,楚清讓趁著眾人把祁謙圍了個水洩不通的空檔,上前和霍以瑾單獨說一會兒話,他覺得自己簡直不能更機智:「好見不見,妳最近還好嗎?」

  「也沒多久。」霍以瑾對於楚清讓的跟蹤行為可是記憶猶新,逗她笑了好久,不過這個是不能對楚清讓說的,那肯定會造成一種她在鼓勵他再接再厲的錯覺,她必須對這種行為進行嚴厲的批評,透過……精神上的反諷讓楚清讓知難而退,不要再這麼做了,「你能不知道我過得好不好?Mr.跟蹤狂。」

  「抱歉。」楚清讓沒想著辯解,很自然的就承認並道歉了,對於自己做過什麼毫不避諱,「我確實知道妳過得挺好,就是想多和妳說說話。」

  霍以瑾沒接話,因為她在安靜的等著楚清讓繼續說「我以後不會了」。

  結果……

  楚清讓這傢伙也沉默了。

  真的沉默了啊!

  積極認錯,死不悔改!

  光明磊落得讓霍以瑾想扁他!

  「我不想騙妳。」楚清讓繼續「厚顏無恥」道,他發現這樣有話直說挺不錯的,不用再費盡心思的找理由遮掩,想做就做!他喜歡!還能順便無時不刻對霍以瑾表達自己的愛意!Oh yeah

  「……」她以前怎麼沒發現他這麼不要臉呢!?

  「妳能叫我來,我很高興。」楚清讓繼續實話實話,他想的特別開,算是徹底豁出去了,人嘛,這一輩子總是要為了那麼一個人沒臉沒皮一回的。

  「你別誤會,我是為了一個重病的男孩才找你的。」

  楚清讓表示他沒誤會,他很瞭解霍以瑾不玩曖昧的態度,什麼分手了還能繼續做朋友,也許這事能發生在別人身上,卻絕對不會發生在霍以瑾身上……

  ……真不愧是他的以瑾!他喜歡!

  有一說一,乾脆果斷,不會給人沒必要的幻想,以後在一起了他完全不用擔心情敵問題,想想真是迫不及待呢!

  不過,沒有造成誤會,並不代表楚清讓不能故意混淆概念。他一雙大眼睛水潤又閃亮的充滿期待的看著霍以瑾,「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是妳願意叫我出現了,不是嗎?我很高興。」

  「……」她現在把話收回還來得及嗎?

 

  在楚清讓被孤兒院的孩子們和終於反應過來祁謙是與楚清讓一起來的紅領巾義工隊成員們包圍之後,祁殿下終於找到機會與霍以瑾、宋媛媛二人繼續了他們剛剛的話題。

  「只給別人一次機會沒有錯,這是個對自己很有利的明智作法,因為人總會輸在『再一次』上,對於拆穿騙局來說,這種堅持往往會有奇效。」祁謙首先充分肯定了霍以瑾,然後才道:「但這並不能和感情混為一談。如果感情也能這麼理智的收放自如,那也就不能叫感情了。我爸曾跟我說過一句很難得有智慧的話──被傷害了踟躕不前是謂經驗,被傷害後能再次付出信任是謂勇敢。」

  「我們當然不可能永無止境的原諒一個不斷傷害自己的人,那不叫愛,叫賤。但一次都不原諒,好像也不太合適,孰能無過呢?人類也是在不斷的錯誤中才終於走到了今天。」

  「所以,我個人在感情上比較贊同『第二次』理論,妳第一次給了他教訓,相信我,大部分真正有良心的人都能記住這個教訓並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祁謙用過來人的經驗對霍以瑾和宋媛媛道,「如果還是犯了第二次,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趁早分手。妳若是還給他第三次機會,我第一個站出來打妳。」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宋媛媛此時已經只剩下了點頭的分,她之前總結不出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幸而現在有祁謙替她說出了心聲。她還愛著吳方,所以她想給吳方第二次機會;如果吳方也愛著她,那他就會為了她去記住這個教訓,不再犯相同的錯誤。

  霍以瑾卻沒有宋媛媛這麼好說服,她很固執的說:「如果真的有第二次傷害,肯定會比第一次更痛苦,太不值了。」

  「因為一個有可能不會發生的傷害,而錯失一份本來也許會很美滿的感情就值了嗎?」祁謙反問。

  霍以瑾沒有回答,只是不自覺的看向了被熱情的孩子們團團圍住卻沒有顯得一點不耐煩的楚清讓。

  楚清讓這次來的時候只帶了祁謙一個人,連經紀人阿羅都撇下了,很顯然是不打算利用小橋的事進行炒作,這一點都不像楚清讓這種什麼都能利用的性格的人會做出的事。不是霍以瑾自戀,只是除了「楚清讓想重新追求她,贏得她的好感」這個理由以外,霍以瑾實在想不到別的能讓楚清讓這麼做的好處了。

  林樓說愛上一個人,就會為了那個人而努力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無論楚清讓心裡是怎麼想的,至少他行動上是這麼做的。

  所以說……真的是她太固執了嗎?霍以瑾忍不住問自己。

  答案是無解的,只是那天一整個下午,霍以瑾徹底歇了再重新鎖定新對象的心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就是突然對找對象這件事失去了興趣。沒意思,真的很沒意思,沒意思透了。

  那是霍以瑾第一次為了一個人主動打破她自己制定的計畫表,並且完全沒有覺得心煩意亂。

  當然,霍以瑾也沒有一直執著於對楚清讓想不通的感情上,為了分散注意力,她開始積極的和宋媛媛商量起了吳方的事。

  「妳想給他第二次機會我不會攔著,只是妳能肯定他也想和妳在一起嗎?」霍以瑾問。

  宋媛媛如實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我現在每天該如何和他相處,我只知道如果我現在放棄了,我將來肯定會後悔。後悔的感覺可不好受。所以,為了我將來不後悔,我想再拚一把。」

  宋媛媛一直都是這麼一個性格,跟著感覺走。沒想好後果的時候就已經放手去做了,不過做了她也不會後悔,會一直堅持下去,就像她最初只是憑藉著一腔熱情就把紅領巾義工隊發展至今一樣。

  霍以瑾長嘆一聲,最終還是敗給了宋媛媛。

  於是乎,霍以瑾在心裡做了個很重要的決定。她問宋媛媛:「妳信得過我嗎?」

  「信!」宋媛媛毫不猶豫的回答。她是霍以瑾的腦殘粉,要不是祁謙出現,她甚至很可能早在之前就聽從霍以瑾的話放棄吳方了。

  「我們來做個試驗吧,看看他是否還想和妳在一起,也看看他是否記得那個不能隨便當爛好人的教訓。」

  「好!」還是一個字。宋媛媛對霍以瑾的信任近乎是盲從的,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覺得霍以瑾身上有一種讓她很想去信任的強大,那麼可靠又那麼溫暖,她再一次突發奇想的對霍以瑾說:「不然……總裁大人我們來攪姬吧!要是妳,我絕對可以接受,也可以不再要任何人,吳方什麼的都見鬼去吧。」

  「……妳還是要吳方吧。」霍以瑾委婉的拒絕了。她不禁開始尋思,難道真的讓謝燮說對了?一遇到妹子,她就有可能展開什麼奇怪的發展?

  「噗!」宋媛媛終於忍不住的噴笑出聲,認真拒絕她的總裁大人怎麼能這麼可!愛!太犯規了!「總裁大人我要為妳生猴子!」

  最後這句心聲宋媛媛沒能控制住嘴,也沒能控制住音量,當場聽到這話的人都傻了,現在的妹子都這麼奔放了嗎?

  在接下來的三秒鐘裡,大家就這樣默契的進入了一個十分詭異的沉默狀態。

  楚清讓倒是沒沉默,他只是在第一時間瞇眼鎖定了宋媛媛,眼似刀,神似刃,哪怕對方是妹子,他也沒放鬆絲毫的警惕。

  然後……在場所有的妹子們先於楚清讓不幹了。

  「啊啊啊──媛媛妳好狡猾!怎麼能偷偷一個人先說!」

  「我也想為總裁大人生猴子是不是!」

  「放過那個總裁讓我來!」

  「……」BY:楚清讓&林樓&謝燮&全部在場男士。

  楚清讓心中的警鈴大作,情敵略多,還!不!分!男!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