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議書目表】
 
飛小說系列:
《雙夜》《幻影歌劇》《靈能之森》《都市貓》《鬼事顧問》
《惡魔獵人NERO前傳》《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MAX》
《我的黑貓家教~Miaow!》《Evil Soul×少年魔人傳說》
《天字醫號》《禍亂創世紀》《芙蓉仙傳》
《星神魔女》《少女騎士》《小媽+番外》
《曉風書院的八卦事》《師父說了算!》《皇宮這檔事》
《噓!愛情保密中》《現代魔法師》《勾魂筆記本》
《廢物少女獵食記》《萌獸不易做》《紅眼怪客團》
《裝蒜三姐妹》《我的聲優王子~Love恋~》
《代理土地公執業中!》《松雅記事》《召喚師物語》
《幻魔降世》《七爺座下》《殭屍王妃》
《債主大人的人魚餵養日常》《總裁大人の求愛攻略》
《喪屍愛軟妹》《K.O他的前女友》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
《拯救世界吧!少女魔王!》《變態靈異學院》
羊角系列:
《不可以用超能力談戀愛》《紅蓮梨花 大神的潛入者》
《異靈獵人》《島國守衛戰》《戰鬥吧!校園戰爭本部》
《眼球戰車 幻瞳與百目鬼》《暴力黑牧師と求愛犬騎士》
《什麼!我是征服世界的好苗子?》《回到過去變成貓》
《臣服吧!毒士軍師的詭計》《逃家少爺的Kiss契約》
《冰箱侵略者是女神候補?!》
狂狷文庫系列:
《曹賊》《塔羅女神探》
飛小說.R系列: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創世記典Online》《邪與血》
《惡魔獵人NERO》《福爾摩斯貴公子》《風水》
飛小小說系列:
《都市鬼奇談》《幻獸王》《逆行世界》《魔法悍妻》

請洽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及全國各大書店訂購。

 



魔女的鋼鐵獵犬出動,襲擊莫浩然一行人,

獅女紅榴被抓,晨曦之刃引發暴動,

雷莫陷入大混亂!

 

這一切都是桃樂絲的錯!

她是所有事件的幕後黑手……

 

~打工勇者豆知識~

紅榴:「其實我上一集沒有出場!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呢?」

 

打工勇者04封面ss   

《打工勇者04》

 

 

「這一切都是為了迎接晨曦的降臨!」

為了推翻銀霧魔女的統治,

晨曦之刃假借桃樂絲的名義占領城市;

被人突如其來的誣衊,莫浩然怒了──

他決定進攻城主府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另一邊,魔女的鋼鐵獵犬正追蹤而來,

欲解決桃樂絲一黨,獵犬的利爪即將染血……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打工勇者01

undefined

 

打工勇者02

 

 

打工勇者03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5

書名:打工勇者04

作者:天罪

畫者:夜風

上市日:2016年7月27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7月22日起,凡於金石堂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4》一書,即贈「打工勇者04桃樂絲一黨採購去!」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4桃樂絲一黨採購去海報圖樣-金石堂s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7月22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打工勇者04》一書,即贈「打工勇者04雙美人出擊!正太席德初登場!」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打工勇者04桃樂絲與伊蒂絲雙美人海報圖樣-博客來s  

 

 

 

 

精采試閱

  自加洛依城事件後,在雷莫的官方紀錄上,對於莫浩然的稱呼已經由「桃樂絲」變成了「桃樂絲一黨」,對外宣稱這位一級通緝犯已經正式組建了一支犯罪集團。

  這時的「桃樂絲一黨」正以一輛獸車為交通工具,風塵僕僕地行走於荒野上。連桃樂絲本人在內,這個犯罪集團的成員只有四個人而已,距離「人多勢眾」這個形容詞顯然極為遙遠。

  「雖然人少,但我們全是精銳!比起數量,質量才是最重要的!您說是吧,桃樂絲大人?」

  坐在車夫位置的青年男子大聲喊道,話中的恭維之意顯而易見。

  「是、是,都是精銳。」

  坐在後車廂的白髮少女隨口回答,話中的敷衍之意顯而易見。

  這名白髮少女正是桃樂絲──正確的說,是化名為桃樂絲的地球少年莫浩然。

  由於命運的捉弄,即將迎來高二暑假的莫浩然不幸捲入了黑道鬥爭,在瀕死之際,他與異世界的大法師簽定契約,以復活為代價,靈魂被送到了傑洛,展開一場不知何時才會結束的暑期打工。然而由於世界的惡意,穿越後的莫浩然不僅變成了不男不女的體質,甚至還被當成了一級通緝犯。

  至於那位青年車夫名叫西格爾,有著黃棕色眼珠與頭髮,雖然相貌端正,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市儈的氣息。他原本是一個旅行商人,勤勉地作著遊走在白色與黑色地帶的生意,在經過一連串曲折的遭遇後,決定成為桃樂絲的追隨者。人脈寬闊的他,專門負責後勤方面的任務。

  「當然是精銳!因為工作的關係,小人以前走過不少地方,不敢說見多識廣,但好歹比一般人多知道點東西。說真的,像大人您這麼厲害的人物,小人是頭一次見到。伊蒂絲小姐與零小姐更不用說了,兩位都是萬中無一的人才。」

  奉承的話語像是不用錢似的,滔滔不絕地從西格爾嘴裡傾瀉而出。然而話才剛說完,便有人跳出來反駁了。

  「哼,你又知道多少東西了?她這種程度就叫厲害?笑話!連歐蘭茲大人的指甲汙垢都比不上……不對,歐蘭茲大人是完美的,他的指甲沒有汙垢!是頭皮屑!連頭皮屑都比不上……也不對,歐蘭茲大人不可能有頭皮屑……唔嗯,唔唔……」

  說話的是一位同樣坐在後車廂的銀髮女子。這位銀髮女子有著左藍右紅的異色雙眸,以及精緻有如人偶的美貌,不論走到哪裡都足以成為目光的焦點。銀髮女子的語言邏輯有些錯亂,但總體說來意思只有一個:莫浩然沒什麼了不起的。

  雖然遭人反駁,但西格爾不但沒有惱怒,反而用力點頭。

  「哎呀,伊蒂絲小姐說得對極了!小人的眼界確實不高,不像伊蒂絲小姐一樣知識淵博。」

  「哼哼,那是當然的。」

  銀髮女子微抬下巴,一臉得意的樣子。

  「不過,我知道伊蒂絲小姐很崇拜魔……呃,很崇拜歐蘭茲,可是這種比較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啊?要是拿歐蘭茲作標準,這世上的魔法師都跟雜草差不多啦。」

  「嗯,說得好。就是雜草沒錯,跟歐蘭茲大人比起來,你們都是雜草。」

  「不,那個,我的意思不是……」

  「你想說連雜草都不如嗎?也對,雜草的等級還是太高了,最多就是爛泥,只配被歐蘭茲大人踩在腳下。好,就決定是爛泥了!」

  「……是、是。」

  西格爾只好露出苦笑匆匆結束這個話題,免得自己的意思繼續被扭曲。他想討好伊蒂絲,但不想因此惹火其他人。

  這位名叫伊蒂絲的銀髮女子事實上並非人類,而是由傳說中的魔王所製造的魔力傀儡。由於跟外界隔絕了一百多年,以致缺乏常識,再加上擁有雙重人格,經常突然自言自語……種種因素作用下,使得伊蒂絲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腦袋有問題的傢伙。

  西格爾不知道伊蒂絲的來歷,以為她只是一個魔王歐蘭茲的狂熱崇拜者而已。這樣的人事實上為數不少,歐蘭茲這個名字在一百多年前或許是禁忌,但時間總能沖淡一切。

  當恐懼的外衣褪去後,世人對歐蘭茲的印象只剩下「幾近無敵的魔法師」與「魔導科技的天才」這兩點而已,再加上歐蘭茲留下了「魔王寶藏」這種充滿冒險與浪漫氣息的東西,因此年輕人之間流行著一種崇拜魔王的獨特風潮。

  「就跟地球的中二病一樣。」

  對於這種風潮,身為異世界訪客的莫浩然如此評價。只能說不管是地球還是傑洛,人類的精神回路都差不多。

  至於西格爾口中的「零小姐」,指的則是一直坐在後車廂沉默不語,臉上戴著鬼面具的第四人。

  零(ZERO)──此乃鬼面少女的名字。

  就在莫浩然一行人逃離加洛依城的當天,西格爾以一位新加入者的身分自報姓名,並且謙虛地請教眾人的名字時,由鬼面少女親口說出的。

  也是直到那時,莫浩然才驚覺自己竟然一直不知道鬼面少女的名字。

  由於之前莫浩然身邊除了鬼面少女之外沒有其他人,再加上鬼面少女根本不說話,因此莫浩然完全忘了問她的名字。由於平時老是「妳」呀、「喂」啊的叫著,也沒覺得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所以直到西格爾提起,莫浩然才猛然想起這件事。

  「你竟然過了兩個月才發現這件事?我知道你一向反應遲鈍,但沒想到竟然遲鈍到這種程度。」

  事後傑諾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傑諾便是將莫浩然召來傑洛的大法師,由於肉體被人封印,因此只能以精神波的形式出現,目前正化為毛髮寄宿在莫浩然頭上。

  「囉嗦!你還不是一樣沒有發現!」

  莫浩然一臉不高興地回答。

  「我早就發現了啊,在第一天的時候。」

  「那為什麼不提醒我!」

  「我以為你有自己的考量嘛,誰知道你是因為忘記了,而且還一忘就兩個月……」

  「吵死了!」

  像這樣的對話幾乎天天發生。傑諾的聲音可以直接傳入莫浩然腦中,但莫浩然必須用嘴巴說出來才能傳達給傑諾,因此在外人看來,莫浩然總是經常自言自語,也讓身為凡人的西格爾產生了「優秀的魔法師跟神經病很像」的誤解。

  零的外表年齡大約十七、八歲,有著一頭又黑又直的長髮,在那副猙獰的鬼面具下,隱藏著堪稱稀世的美麗容貌。然而她並非人類,而是銀霧魔女以自身為藍本所製造的強化人造兵,不僅劍術精湛,甚至還擁有權杖級魔操兵裝,就算稱她是披著人皮的凶器也不為過。

  零原本的任務是監視桃樂絲,但由於一連串的事故,目前正跟著桃樂絲到處跑。雖然同樣是「監視」,但性質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莫浩然、零、伊蒂絲與西格爾,這四人便是在雷莫成為話題焦點的「桃樂絲一黨」。這個小團體的戰鬥力無可挑剔,卻嚴重缺乏凝聚力。

  零是因為莎碧娜的命令,才會跟著莫浩然一起行動。在外人看來,她就像是一個忠心的護衛,然而要是莎碧娜一出現,這位忠心的護衛就會當場反叛。

  伊蒂絲之所以加入這支隊伍,是為了確認魔王歐蘭茲的生死。她與莫浩然只是合作關係,一旦達成目的,隨時會離開。

  就連莫浩然自己也一樣,只要完成跟大法師傑諾之間的契約,他就會回到地球,因此對於組織勢力什麼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基本上除了西格爾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對這個小團體的未來有所期待。

  所謂的「桃樂絲一黨」,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幅以謠言為畫筆,在名為巧合的畫布上胡亂描繪的虛像罷了。

 

    ※◆※◆※◆※

 

  亡者之檻是一塊面積超過五萬平方公里的遼闊土地,它位於傑洛四國的交界處,境內地形錯綜複雜。從地圖上來看,就像是一個小小的獨立國度。

  在一百多年前,亡者之檻還是烽火紛飛的邊境,但在魔王殞落後,這塊土地變成了貨真價實的死亡牢籠。此地終年濃霧繚繞,土地與水都充滿毒素,由於頻繁地產生魔力亂流,怪物的誕生機率也大大提高。徘徊於亡者之檻外圍的怪物最少都是六級,據說最深處更蟄伏著好幾頭九級怪物。凡是被放逐至亡者之檻的犯人,全都從這世上安靜地消失了,回來的例子一個都沒有。

  這個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就是莫浩然一行人的目的地。

  「……大概還要兩個月嗎?」

  莫浩然一邊看著地圖,一邊喃喃自語。這個日期是西格爾估算出來的,並聲稱誤差只有百分之一。

  「差不多吧,只要沒有意外的話。」

  傑諾也同意這個時間。莫浩然聞言嘆了一口氣。

  「好久啊,要是能飛過去就好了……」

  「別想太多。不管是飛行騎獸或浮揚舟,你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會操控。不要對辦不到的事念念不忘。」

  「還敢說我!為什麼你堂堂一個大法師,卻連這種小事也不會啊!」

  「我是大法師,又不是騎師或空航士。」

  「唉,要是你會的話,事情就簡單多了。」

  如果傑諾會騎飛行獸或駕駛浮揚舟的話,他們就能襲擊城市,從裡面搶走這些東西了。到時精神波形態的傑諾可以改變外形,載著他們一路直奔目的地。這個計畫早在莫浩然逃離曼薩特城時就想到了,但因為傑諾一句「我也不會」而胎死腹中,自那之後,莫浩然不時會把這件事拿出來抱怨。

  「老是想著抄捷徑,總有一天會吃苦頭的哦。」

  「少說得像是別人的事一樣!你以為我們去亡者之檻是要幹嘛的?」

  「只是傳授一下人生的經驗談罷了。」

  「你這個人生的失敗者沒資格說話!」

  莫浩然與傑諾就這樣你來我往地互相嘲諷起來。

  正在煮飯的西格爾遠遠看到了這一幕,露出憂心的表情。

  「大人又發作了……」

  年輕的旅行商人忍不住嘆氣。

  他原本是覺得莫浩然的實力非凡,而且很好相處,所以才會自願成為追隨者。但他萬萬沒有料到,莫浩然竟然是一個經常自言自語、精神狀況不穩定的病人。萬一對方要是突然腦袋短路,把自己幹掉了怎麼辦?每次一想到這裡,西格爾就忍不住詛咒自己的運氣。

  「啊,零小姐,您也在擔心大人吧?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順著這個話題,西格爾趁勢向一旁的鬼面少女搭話,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零不僅擁有與公爵級魔法師一較高下的戰鬥力,就連安靜程度也是公爵級。基本上除了莫浩然,她不會跟任何人說話。但西格爾不能因為這樣就跟對方保持距離,他知道身為凡人,自己在眾人之中的地位是最低的,就算會被冷淡對待,他也必須一直保持熱情,這就是小人物的生存智慧。

  「不用擔心。那不是病,所以不能用『發作』這種說法。」

  就在這時,坐在一旁看書的伊蒂絲開口了。從口氣來看,現在出現的是藍色的人格。

  見到伊蒂絲回應了自己,西格爾整個人立刻振奮起來。

  「原來如此,伊蒂絲小姐真是高見!」

  「嗯,那不是病,是屬性。」

  「……啊?」

  「他是一個真正的變態。自言自語只是變態屬性附帶的行為之一。」

  「屬、屬性?」

  「你不知道屬性嗎?這本書裡有講。」

  伊蒂絲將手中那本書晃了晃。那本書的書名叫做《烏拉的奮鬥》,是一部在市井小民間相當受歡迎的流行小說。內容是描述一個叫烏拉的年輕人憑著努力、智慧與運氣,從社會底層向上爬的故事。

  《烏拉的奮鬥》的最大特色,就是作者不時會跳出故事框架,寫一些無關劇情的特殊資訊,或是極度誇張的人物反應,因此又被稱為「脫線流」或「崩壞流」。顯然伊蒂絲受到了小說的荼毒,把裡面的東西當真了。

  西格爾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決定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盡其所能地附和對方。

  「哈哈哈。說得也對,自言自語什麼的,這種事我也常做。大人只是情況嚴重了一點,沒什麼大不了的。其實我有個朋友也是這樣,因為長年獨自旅行,所以幻想自己身邊有一個妹妹,沒事就跟那個妹妹講話,甚至還說要跟那個妹妹結婚呢,哈哈哈哈。」

  「……我覺得你那個朋友的確有病。」

  結果西格爾的努力換來了伊蒂絲的鄙視,旅行商人對此感到欲哭無淚。

  俗話說得好──每個年輕氣盛的男人,都有一個開後宮的夢想,哪怕只是形式上的也無所謂。

  加入桃樂絲一黨後,西格爾曾一度認為自己無限接近了這個夢想。這支四人隊伍裡面,可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是男的,另外三人全是女性,而且個個年輕貌美!說不定自己有機會像小說主角一樣,過著令人臉紅心跳的粉紅色生活……

  然而很遺憾,現實跟小說是不一樣的。身邊的美人雖然足足有三個之多,但一個比一個麻煩。完全不跟他講話的零;雙重人格而且想法難以捉摸的伊蒂絲;乍看之下最好相處卻老是自言自語的桃樂絲。不管哪一個都不是正常人,更可悲的是,任何一個都有輕鬆幹掉自己的本事。

  西格爾一邊煮湯,一邊默默地流淚。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幸呢?他要趁著今晚睡覺時好好思考一下。

 

    ※◆※◆※◆※

 

 在末春之月十七日的上午,克倫提爾城市防衛軍軍團長丹迪伯爵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行程,巡視新落成的軍官宿舍。

  丹迪伯爵有著非常符合軍人風格的臉型與五官,不久剛過三十五歲生日,在軍中屬於少壯派。不到四十歲就出任軍團長,這在過去是難以想像的事,但在如今的雷莫,像丹迪這樣的人比比皆是。

  一般說來,在兩個位階相同的貴族裡,家世背景深厚的那一個總是會被優先提拔,其次看的是年紀與資歷,最後才是能力優劣。但自從莎碧娜上位後,她不顧傳統派貴族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將這個順序顛倒過來。那些有著優秀才能,卻受到打壓的年輕人們終於躍上了舞臺,同時也成為銀霧魔女的忠實擁護者。

  新落成的軍官宿舍帶有一股濃烈的油漆味,但丹迪仍舊不以為意地在裡面巡視。他的心情很愉快,這棟宿舍是他跟沙納伯爵那個老頑固爭取來的,因此也可以看作是雙方對壘之後的戰利品。

 

  「蓋得不錯,那老傢伙還算聰明,沒有給我玩什麼不入流的小手段。」

  丹迪邊走邊點頭,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有如一頭巡視領地的獅子。

  「諒他也不敢。」

  「否則我們再堵他一次門!」

  「乾脆直接把門也拆了,怎麼樣?」

  身後的部下們紛紛大笑。

  「請恕屬下多嘴,新宿舍落成固然值得高興,但要是跟駐守城市的關係弄得太僵,其實對我們沒有好處。」

  在紛亂的笑聲突然響起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說話的人是防衛軍第二大隊隊長布魯托,子爵級魔法師。跟四周的人比起來,他的年紀明顯大上許多。丹迪不快地皺了皺眉,其他軍官也用厭惡的眼神望向這個不識趣的傢伙。

  布魯托的發言算得上成熟穩重,但包括團長丹迪在內,沒有人在意他的建議。布魯托屬於傳統派貴族,被四周同僚視為暮氣沉沉的老頭,他的言論一向不受重視。

  「我會注意的。對了,幫我開個燈,布魯托。我要看看這裡的魔力線路有沒有偷工減料。」

  「……是。」

  布魯托走向門口。明明還有位階比他低的人,丹迪卻故意叫他去做事,排擠之意顯而易見。

  「掃興的傢伙。」

  「老是幫沙納說話,他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上司是誰呀?」

  「算啦算啦,都五十多歲了還是子爵,大概是跟沙納同病相憐吧。」

  軍官們竊竊私語。他們的平均年齡不到四十歲,正值人生最顛峰的階段,對未來仍舊充滿信心。他們將布魯托這種晉級無望、來日無多的老人視為反面教材,卻沒想到對方多年征戰的功績。這種自信近乎自大的態度,近來在年輕氣盛的新銳軍官之間蔚為風行。

  「夠了,都是戰友,講話稍微有點分寸。」

  丹迪低聲斥喝,軍官們頓時閉嘴。

  突然,一股強烈的重壓感降臨了!

  「唔……?」

  「什麼……!」

  包括丹迪在內的所有人同時跪地,他們驚覺自己的身體變得無比沉重,而且動彈不得。反應快的人立刻在第一時間驅動魔力,接著他們赫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駕馭元質粒子!

  這時,天花板、地面與牆壁顯現出無數的光之線條。

  「紋陣!」

  有人大叫。

  那些光之線條正是由元質粒子所組成的特殊陣列,而且紋陣的數量不只一個。鈍化、重壓、鎖縛,這個大廳裡竟然銘刻了三個紋陣!這下再遲鈍的人也明白了,這是一個陷阱。

  就在這時,丹迪的視野中出現了一雙閃閃發亮的軍靴。靴子的主人正是剛才被叫去開燈的布魯托。丹迪的心情有如溺水之人遇到浮木,連忙求救。

  「布魯托,你來得正好!我們被暗算了!快破壞這些紋……」

  丹迪的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他見到兩枚銀色的小圓筒掉到地上,朝著自己滾過來,而那雙靴子則是向後一轉,離開了大廳。

  丹迪瞳孔猛然放大,他一眼就認出了那兩枚銀色圓筒的真面目。

  焦炎魔彈!

  瞬間,丹迪想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布魯托早就知道大廳裡刻了紋陣,他趁著開燈的時候,順便打開紋陣的魔力線路,將他們全部困在這裡。就算沒有被自己叫去開燈,他也會找個藉口離開隊伍,以便發動紋陣。對方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們死在這裡……

  「布魯托──!」

  丹迪大吼。

  下一秒鐘,他的聲音被烈焰所吞沒。

 

    ※◆※◆※◆※

 

  莫浩然表情鬱悶地走在大街上,四周行人紛紛走避,甚至有人滿臉驚慌地躬身行禮。這些人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看見一大堆箱子正浮啊浮的跟在莫浩然身後,再怎麼遲鈍的人見到了這一幕,也知道這位白髮少女是魔法師,而且還是一個心情不好的魔法師,因此不願靠近,免得惹禍上身。

  「結果拿到更多書了。」

  跟在身後的伊蒂絲說道,她的聲音冷靜,表示現在出現的是藍色人格。

  「又不是我要拿的。」

  莫浩然一臉不高興地回答。

  「再回去一次,或許可以拿更多書哦。」

  「妳還想拿?已經夠多了,車子都快塞不下啦!」

  這時西格爾帶著苦笑勸慰莫浩然。

  「唉,這個……小人之前就跟您說過了,還書什麼的根本不需要。」

  「誰知道那個書店老闆會塞更多書給我啊!」

  「這是當然的囉,誰叫您是魔法師呢。」

  西格爾搖搖頭,語氣既無奈又羨慕。

  昨天晚上,伊蒂絲帶著一大堆書回到旅館,聲稱這是書店老闆送她的禮物。以平民身分在法治觀念良好的國家活了十六年的莫浩然,實在很不習慣這種依靠權勢奪人財物的作法,因此一大清早就帶著伊蒂絲跟那些書回到書店,準備將書退回去。

  沒想到莫浩然到書店表明來意之後,書店老闆竟然當場下跪,哭著求莫浩然饒命,然後塞了更多書給他,讓莫浩然大為不解。

  「笨蛋,他以為你想用這件事為藉口謀奪財產。」

  最後是傑諾為他解開疑惑。

  在魔力至上的傑洛,魔法師位於權力金字塔的最頂端。凡人早就對「魔法師買東西不付錢」這種事習以為常了,要是魔法師肯付錢,他們反而還會認為是陷阱,由此可知魔法師在這個世界的跋扈程度。

  當初莫浩然第一次跟西格爾買東西的時候,也是西格爾將莫浩然誤認為想要隱藏身分的魔法師,才敢大著膽子跟他做生意。倘若莫浩然一開始就亮出魔法師的身分,西格爾絕對不敢收錢。

  所以莫浩然才會覺得鬱悶,明明好心想還別人東西,結果反而被認為是企圖藉機勒索的惡徒,這種遭人誤解的感覺實在令人很不愉快。

  「那個,大人,我說啊──」

  就在西格爾準備繼續勸慰莫浩然時,一道巨大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那是警鈴的聲音,刺耳、尖銳,毫無個性可言。

  警鈴聲響徹全城,街上的行人全部愣在原地。過了好一會兒,行人們紛紛回過神來,然後一邊尖叫一邊拔腿狂奔。緩慢的人流化為無序的激流,最後化為混亂的波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
  • 零 機器人 紅榴 獅子 伊蒂斯 草人 我竟然現在才發現
  • To No
    您好:
    哎呀~被看出來了!
    請持續支持桃樂絲的冒險旅程喲^_^

    不思議工作室 於 2016/11/16 15: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